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测字(原创)三部曲之——3

楼主:luwu883 时间:2009-09-29 10:51:32 点击:1469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溯源
  
  两人讨论着上,乙拽着甲。
  
  甲:吃您这顿饭,非得有铁打的筋骨,钢铸的胃。
  
  乙:好饭不怕晚嘛,待会儿山珍海味随你点,你急什么?
  
  甲:您又把我拽回来,干什么嘛?
  
  乙:您说过,您所分析的字都能考证?
  
  甲:没错,我是说过,我分析的字都能验证。
  
  乙:我不与你咬文嚼字,考证或者验证,反正只要能印证您所分析的字就行。
  
  甲:考证或验证略有不同,印证是没有问题的。
  
  乙:那就好,您现在就给我印证那五个字,不搞明白了,我吃饭都不香。
  
  甲:您还真是够执着,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叫花子不留隔夜食’。在这儿验证?那可不行,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乙:我知道在这儿没法验证。
  
  甲:您既然知道,还拽我回来干什么?
  
  乙:您只需要告诉我这些字的出处,上哪个图书馆,到哪本书里去查证就行了,我自己去查。
  
  甲:图书馆里可不好查。
  
  乙:哪,您告诉我上哪个博物馆里去查证,我也自己去查。
  
  甲:博物馆里也难查。
  
  乙:这么说,您这是骨灰撒大海啊。
  
  甲:此话怎讲?
  
  乙:死无对证啊。
  
  甲:谁告诉您死无对证的啊?
  
  乙:图书馆里不好查,博物馆里很难查,没地方可查,不就是死无对证嘛。
  
  甲:当然能查证。
  
  乙:怎么查证?
  
  甲:要想查证,其实很简单,但是您可不能猴子坐地上。
  
  乙:唔?此话怎讲?
  
  甲:专拣现成果。
  
  乙:这个我知道,考证是项累人的、严谨的活儿,需要付出辛勤的劳动。我有心理准备,只要您告诉我如何去查就行了,辛苦点无所谓。
  
  甲:我们上学校读书,别光盯着书本上那些知识,却忘了还有社会这座大学堂。
  
  乙:那是,不过,这与我们查证有什么关系?
  
  甲:关系大着呢。俗话说得好: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三人行,必有我师。社会这个大学堂,能学的东西多着呢。
  
  乙:甭跟我来泥鳅这一套,粘糊糊、滑溜溜,尽说些空洞的大道理,您也不用学那老母猪撵狗——瞎哼哼。
  
  甲:您真的要查证?
  
  乙:那还用说?否则我们又返回来干什么?不查清楚了,别说我吃饭不香,观众朋友们回家睡觉都不踏实。
  
  甲:您不怕行万里路?
  
  乙:不怕。这回儿我听出来了,您是想说我们去考古现场?我怎么这么傻哪,会忘了这个茬。
  
  甲:您也许不傻,只是着急跑回家。
  
  乙:我着急跑回家?
  
  甲:您是“笨”到家了。我们去考古现场干什么?
  
  乙:去查证啊。
  
  甲:考古现场去查证?考古队的人也不会让我们进去啊。
  
  乙:那怎么查?
  
  甲:这个容易。
  
  乙:这回儿又容易了?
  
  甲:是很容易,您只要出去旅游就行了。
  
  乙:啊?旅游?这个是很容易,我几乎每年都出去。游山玩水,饱览祖国锦绣河山,拍些照片心情舒畅,闲来无事,还能自我欣赏。可是,旅游和我们查证有什么关系?
  
  甲:当然有关系啦。出门旅游,不能光顾着疯玩,走马看花意义不大,旅游的同时也是学习中国历史,学习中国文化,了解风土人情的过程。
  
  乙:那是。
  
  甲:出门旅游要学那“齐天大圣”孙猴子。
  
  乙:学孙猴子干什么?
  
  甲:具备火眼金睛。现在旅游市场上坑蒙拐骗太多,没有火眼金睛寸步难行。
  
  乙:这倒也是,不过,山人自有妙计。
  
  甲:妙计?说出来大伙儿学一学。
  
  乙:很简单啦,只要捂紧口袋子,想出手时绝不出手,一直捂到手心出汗眼发花坚决不松手。看不清形势先捂紧袋子,准没错。
  
  甲:这算哪门子妙计嘛。
  
  乙:没招胜有招么,这个你都不懂?我也想痛痛快快化钱,可是没招啊,于其上当受骗,不如捂紧口袋,也算没招的招吧。
  
  甲:您这种杯弓蛇影的自我保护意识,也许真的管用。
  
  乙:当然有效果,不过有时真的防不胜防,还是会入圈套。盼只盼深山出太阳,盼只盼水清天蓝市场健康。
  
  甲:人人都盼望健康。
  
  乙:好吧,我就学那孙猴子,带着火眼金睛。
  
  甲:出门旅游,不能学那孙猴子。
  
  乙:您这人怎么回事?一会儿叫人学孙猴子,一会儿又不让人学孙猴子,您到底耍什么把戏嘛?
  
  甲:该学则学,不该学别乱学。
  
  乙:别说废话,直说哪些不该学不就完了。
  
  甲:孙猴子,一个筋斗到五指山下,撒泡尿,写下“到此一游”的墨宝,一股骚味直冲云天。
  
  乙:这成了“齐天大圣”的笑柄,也太不像话。
  
  甲:所以说不能学孙猴子搞什么“雁过留声,人过留名”的损招。
  
  乙:这个是不该学。
  
  甲:有些人出门旅游,到哪儿都得留下“到此一游”的“墨宝”,令后人不可避免地闻他那直冲云天的骚味。
  
  乙:这么做太缺德。
  
  甲:您也别学那熊瞎子。
  
  乙:熊瞎子又怎么了?
  
  甲:那熊瞎子到苞米地,掰一个掉一个,糟踏满地庄稼,还把环境搞得脏乱差。
  
  乙:我可没这么笨,掉东西?那得自己化钱。我会吃不了兜着走,精着呢。
  
  甲:吃不了兜着走?是够精明的。我的意思是:到旅游点,或者在旅游途中,别乱扔杂物,糟踏环境。
  
  乙:您这话直说多痛快,学什么猪八戒念诗经。
  
  甲:此话怎讲?
  
  乙:楞充斯文。行了,您也别再弯弯绕了,我们到底上哪儿去查证?
  
  甲:您是说我们?
  
  乙:当然是我们,怎么了?
  
  甲:出门旅游您买单?
  
  乙:只要能查清楚,我买单没问题;无法查证的话,您自己买单。诓我化钱?没那么容易。
  
  甲:这可要先说好了。
  
  乙:君子一言,这就说定了。说吧,我们去哪儿?
  
  甲:我们去泸沽湖。
  
  乙:泸沽湖?那地方我确实一直想去。
  
  甲:这不是正好?
  
  乙:听说那地方出美女,号称:女儿国。
  
  甲: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风光秀丽的地方当然出美女。
  
  乙:听说那地方男不婚、女不嫁的?
  
  甲:有这么一说。他们施行走婚。
  
  乙:听说那地方大姑娘、小媳妇晚上睡觉不锁门?
  
  甲:没听说过,也许吧。
  
  乙:锁了门,如何走婚?
  
  甲:这倒也是。不过,这和您又有什么关系?
  
  乙:听说,我们晚上可以钻进大姑娘被窝,和她共度良宵。
  
  甲、、、、啊?!
  
  乙:第二天一早,可以拍拍屁股走人。
  
  甲:您想什么呢?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听说,还全都是一些猪八戒娶媳妇的“好”事,尽做美梦。
  
  乙:当然美啦,和大姑娘共度良宵能不美?也不枉到泸沽湖走一遭。
  
  甲:人家那是走婚,不是随随便便哪个男人都能进屋上床,和谁相好的决定权在女方。
  
  乙:是这样啊?
  
  甲:当然是啦。您也不看一看自己的尊容,人家美女会看上你?真是井底蛤蟆掉进天鹅湖,只想着吃天鹅肉。
  
  乙:您别看我长相不济,特别有女人缘,有一堆女人喜欢我,我可是个“抢手货”。
  
  甲:就您这幅德行?还会有一大批女人追?还是“抢手货”?别自吹自擂了,谁信哪。
  
  乙:是真的,不信?我报一些女人的名称给您听听。
  
  甲:千万别说出来,您自己知道就行了。这是您的隐私,还是您自个儿留着美去吧。一旦您说出来,待会儿回到家,您爱人一反脸,反而不美。
  
  乙:我可不像你,说真话的勇气都没有,怕老婆怕得没一丁点骨气。堂堂男子汉大丈夫,说出自己有一大批女人喜欢,这有什么了?有嘛可害怕的?
  
  甲:我是为您好。不是我怕老婆,而是尊重爱人。
  
  乙:作为男人,有众多女人喜欢是好事,是因为男人有魅力,男人应该感到骄傲才对。大伙儿说:是不是?
  
  甲:我只怕到时你们夫妻关系不和,真的会令您吃不了兜着走。
  
  乙:怎么会夫妻关系不和?真是的,您这是杞人忧天,纯属多虑。男人有魅力,只会夫妻关系更好。
  
  甲:您这人还真是竹筒倒豆子,直来直去,豪爽。
  
  乙:直来直去不好么?
  
  甲:好,当然好。可是,说话要注意场合,公开场合讲自己有一大批女人喜欢您,风光是风光,也许风光过后会有麻烦。
  
  乙:您这人真是太差劲,人前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太圆滑、两面三刀,阳奉阴违,还要在这儿教训人。
  
  甲:谁两面三刀了?谁阳奉阴违了?您说话得负责任。
  
  乙:当然是您了,真话都不敢说。
  
  甲:我?不敢说真话?我只想善意提醒您:说话得掂份量,哪些该说、可以说,哪些不该说,不能毫不负责地乱说一通。
  
  乙:这么做人多憋屈,实话直说多痛快。
  
  甲:实话直说是痛快。痛快是痛快了,也许后果将很难收拾。我可是已经劝过您了,说实话也得分场合。
  
  乙:看,把你吓得那熊样。又用不着您来承担责任,我都不怕,您怕什么?
  
  甲:我怕什么?引出麻烦的是您自己,我可管不了。
  
  乙:谁要您管来着?真是的。您可要听好了,都有哪些女人喜欢我、、、对了,我说出来,您不会吃醋吧?
  
  甲:我吃哪门子醋嘛?这是您自己的事儿,和我无关。
  
  乙:我说出来,您不会羡慕吧?
  
  甲:您哪来这么多废话?是福、是祸还没准呢,有什么可以羡慕的?
  
  乙:那好,您听仔细了:第一,我老婆喜欢我。
  
  甲:真新鲜。这个不用您说谁都知道,您老婆不喜欢您就不会和您结婚。这是一般常识,有什么可炫耀的?
  
  乙:我没炫耀呀,我只是说事实。除了我老婆之外,您更要听仔细了:我老娘喜欢我,我奶奶喜欢我,我外婆喜欢我,我丈母娘喜欢我,我大姐、、、
  
  甲:你婶喜欢你,你姨喜欢你,你舅妈喜欢你、、、
  
  乙:您怎么知道?
  
  甲:就这么些个女人啊?
  
  乙:这些全都是些百分百女人,如假包换。
  
  甲:是百分百女人。
  
  乙:不少了吧?
  
  甲:确实不少,我还能帮您报出一些来。
  
  乙:不麻烦您了。
  
  甲:您还是省省吧。
  
  乙:这么多女人喜欢我,不会出问题吧?
  
  甲:不会。
  
  乙:不是每个男人都能讨这么多人喜欢的。
  
  甲:这很难说。
  
  乙:我们别只顾着说有多少女人喜欢我。
  
  甲:那是您要说的。
  
  乙:我们到了泸沽湖,怎么验证您所说的那五个字?
  
  甲:我们总算说到了正题。
  
  乙:我们去泸沽湖,不就是为了验证这五个字么?
  
  甲:旅游的同时验证那五个字,没错儿,可是您只想着如何去钻人家大姑娘被窝,梦想着与美女共度良宵,第二天拍屁股走人。
  
  乙:我只是说说而已,我有这贼心也没那贼胆。您还是说说我们怎么去验证那五个字吧。
  
  甲:我们一到泸沽湖,那五个字的来龙去脉基本就清楚了,您自己就能分析那五个字了。
  
  乙:这么容易?
  
  甲:当然啦,您只要认真观察泸沽湖的走婚习俗,分析泸沽湖的社会结构,差不多就明白了。
  
  乙:不可能吧?
  
  甲:您看啊,泸沽湖的社会结构,和我们古人当时的社会结构大同小异,只是他们的走婚习俗,他们的社会结构保持得较为长久罢了。我们当代人称那个地方谓:女儿国。也许不太准确,他们的社会结构,可能只是晚期的母氏社会而已。
  
  乙:女儿国内不仅仅只有女人?
  
  甲:那当然啦,否则怎么繁衍生息?所以称为“女儿国”不太准确,容易被人误解。
  
  乙:我还以为“女儿国”内都是些女人呢。
  
  甲:泸沽湖保留的风俗、习惯,适应着他们的社会结构。这样的社会结构,也许是目前我国仅存的母氏社会,可能还是世界上仅存的母氏社会,是人类的非物质宝贵遗产。
  
  乙:他们没有向“联合国”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吧?
  
  申:也许吧。
  
  乙:那,太可惜了。
  
  甲:泸沽湖不仅风光秀美,有很好的旅游资源,并且有难得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其文化价值也许远远超过旅游价值,值得人类学家、社会学家好好地分析、研究。
  
  乙:中国有那么多的世界文化遗产,“女儿国”显得特别珍贵,他们真的该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甲:您还真是“喝黄浦江水,管太平洋事”,“女儿国”的事您也操心,真是难能可贵。要不,您帮他们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得了,省得您在这儿干着急。
  
  乙:我哪行啊,我又不是女儿身。
  
  甲:这个方便,我们可以把您给做了。
  
  乙:做了?做什么呀?
  
  甲:改造性别呀。
  
  乙:您倒好,说话间就把我给“做”了,就是真“做”了也不行。
  
  甲:为啥不行?
  
  乙:即使做成功了,充其量也是个太监。
  
  甲:现代医药科技可发达了,可以把您做成女人,比太监进步。
  
  乙:那也不行。
  
  甲:这又是为什么?
  
  乙:人家“女儿国”里女人多的是,多我一个太多,少我一个不少,我去凑什么热闹?
  
  甲:您去帮人家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哪。
  
  乙: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我又不会。
  
  甲:啊?!您不会?那您说得这么热闹干嘛。
  
  乙:再说了,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不一定非要女人不可呀,男人也可以的嘛。
  
  甲:说得也是噢,您一点也不糊涂嘛。
  
  乙:吃一堑,长一智么。以后还不知道谁入谁的套呢。
  
  甲:您对“女儿国”的事真的是挺关心,谢谢您。
  
  乙:不用谢。我俩在这儿瞎客气什么?不过“女儿国”这个名字真的很好听。
  
  甲:那是,没错儿。
  
  乙:别没错了,您还是说说那五个字吧。
  
  甲:都是您在打岔,怎么反而怨我?
  
  乙:我可没打岔,只是发了些感慨。
  
  甲:那还不是打岔?
  
  乙:我不和您争辩,您接着说怎么能搞清那五个字。
  
  甲:我们一到泸沽湖,您就能看到,“女儿国”里家中由女人们掌权,男人没自己的子女,孩子们通常认娘不认爹。我们祖先造字的时候可能正是处在这种社会状态中。这个“好”字就说明了当时的状况,女人有子谓:好。
  
  乙:“好”字出自这样的社会结构中?
  
  甲:明白了吧。这样的社会结构,男人在家中地位低,甚至继承权都没有。
  
  乙:还有这种说法?
  
  甲:对这种说法您又要考证?
  
  乙:别废话,你说你的。
  
  甲:在母氏社会中,男人没继承权,中国古代,继承权也写在文字里。
  
  乙:古代还有法规条款?真够先进的。
  
  甲:要这么复杂干吗?制定出一大堆法规,由讼棍们玩“游戏”。我们的祖先处理问题高明多了,只用一个字,就说明了家中财产由谁继承。
  
  乙:一个字?这么简单?别胡说了。现代,我们有那么多的法规条款,还老是在说法规不齐全,总是有纠纷发生。就一个字?没有具体的法规条款,到时候谁说得清楚?继承权嗳,这么大的事情,是由儿子、还是由女儿来继承,不写清楚,免不了你争我夺,岂不是麻烦?
  
  甲:不会有任何麻烦,一个字就清清楚楚了。
  
  乙:嗷?哪一个字?
  
  甲:闺女的“闺”字。
  
  乙:就这么一个字,能说明财产归谁?
  
  甲:是啊。您看这个“闺”字,门里面两个“土”字。
  
  乙:是这么写。
  
  甲:我们习惯上把“门”代表家族、家庭,我们平常所说“一门忠烈”,也就是一家忠烈的意思。
  
  乙:这个我懂,不用您多解释。
  
  甲:这就简单了。
  
  乙:别先简单啊,接着往下说。
  
  甲:这个“闺”字,门里面两层土,土地在原始的农耕社会意味着什么,这个您显然知道。
  
  乙:我知道。
  
  甲:土地在农耕社会是最重要的财产。两层土则代表着家里所有财产。
  
  乙:这也说得过去。
  
  甲:这个“闺”字明白无误地说明了:家里所有则产由女儿继承。这个“闺”字只能女儿使用,闺女,多好听的称谓,象征着财产的归属。儿子们绝对不能用这个“闺”字,不能有财产继承权,多清楚明了。
  
  乙:儿子连继承权都没有?太吃亏了吧?家中财产,儿子应该也有份儿。
  
  甲:您在当时想继承家中财产,也可以。
  
  乙:我说的嘛,儿子也有份吧。
  
  甲:您就做“闺”儿子吧。
  
  乙:“闺”儿子?有这么称呼的吗?也太难听了,宁可没有继承权,也不能做“闺”儿子,太不像话。
  
  甲:有志气。不过人家也不会让您使用这个“闺”字。这个“闺”字是女儿们的专属字,决定着财产的归属。
  
  乙:不用就不用,谁稀罕哪。好在社会进步了,现在提倡男女平等,儿子、女儿一样都有继承权。
  
  甲:您赌什么气嘛。我们的祖先只用一个字,不需要“完善”的法规体系,就能解决复杂的继承问题。
  
  乙:我们的祖先还真神了。
  
  甲:您不服不行。现在的法规日趋完善,和此相对应的是争夺财产的官司越打越多。
  
  乙:是啊。
  
  甲:中国自母氏社会前就开始创造内涵丰富的文字了,中国的文字比文字记载的历史还要早。
  
  乙:废话。没有文字,哪来文字记载的历史?文字当然比文字记载的历史要早。
  
  甲:人类的历史在创造文字以前就有了,人类历史比文字历史还要早。
  
  乙:又是废话。没有人类历史,哪会创造出文字,当然人类历史更早,您别弯弯绕了,别说那么多废话行不行?
  
  甲:这可不是废话。
  
  乙:这还不是废话?那,世界上也许真的就没废话了。
  
  甲:我这是在说明原委。您看,知道了原委,只一会儿功夫,一个“好”字,一个“男”字全清楚了,还外带分析了一个闺女的“闺”字,本人够意思吧?
  
  乙:您别“王婆卖瓜”了,接着下面那个“恋”字怎么验证?
  
  甲:这个“恋”字就更简单了,一到泸沽湖您就能看出来。
  
  乙:我可看不出来。
  
  甲:您看人家走婚的习俗。
  
  乙:走婚习俗怎么了?和“恋”字有什么关系?
  
  甲:女方看上男方,芳心相依,只需暗示给男方,男方心有所动,直接去就是了,不需要带着房子、票子、、、这些身外之物。两心相悦就恋爱上了,一个“恋”字多明了,多浪漫。
  
  乙:月上柳梢头,急赴美人楼,红杏屋内梳妆候,鸳鸯戏水混白头。真甜美。
  
  甲:您还真行啊。
  
  乙:那当然。
  
  甲:您还能出口成诗,不简单,看不出来,真人不露相。
  
  乙:小菜一碟。
  
  甲:您的水平这么高,后面那几个字就不用我多解释了。
  
  乙:那不行。我这是灵感突发,您那是深思熟虑,不一样。
  
  甲:还得我说?
  
  乙:那当然。
  
  甲:您一到泸沽湖那个地方,必然能明白。您看人家那地方,女人在家坐阵“中军”,多安祥,多和谐,根本不需要打什么世界大战,打什么核大战。和和睦睦最安全。按您的话说,大姑娘晚上睡觉都不用锁门。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多安全。家的温馨那就更不用多说了,那种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活方式,已经说明了“家”字的原委。这个“安”字,家中放个“女”字多英明。
  
  乙:我只是猜测,既然是走婚,那么大姑娘晚上睡觉必然不锁门,要不然的话,怎么走婚?
  
  甲:您的这个猜测也许有点道理。
  
  乙:这么说,我们还真能溜进大姑娘的被窝?
  
  甲:您怎么还一直想着溜人家被窝?
  
  乙:这有多美。
  
  甲:嘿,这真是“世上本无事,凡人徒生事”,有您这种心怀叵测的男人,世界怎么会安全。人家走婚有走婚的规距。
  
  乙:走婚还有规距?
  
  甲:那当然。没有规距,不成方圆。没有规距,走婚习俗能沿续到今天?没有规距,被您这种心术不正之人钻空子,那不乱了套了?
  
  乙:我们去旅游,也得遵守他们的规距?
  
  甲:多新鲜哪,入乡随俗嘛。不管到哪儿,您都得尊重当地的习俗。别跟野生动物似的没教养,只想着乱钻人家被窝。
  
  乙:那好吧,不钻就不钻。
  
  甲:这才像话。
  
  乙:逮着机会再钻。
  
  甲、、、唔?!您这是怎么回事?
  
  乙:开个玩笑,何必当真。我早就和您说过,我没那贼胆。
  
  甲:噢,我还真忘了这个茬。好、男、恋、安、家,这五个字,到了泸沽湖都能验证是不是?同时也了解了我们的祖先,在创造文字时的社会结构是不是?
  
  乙:是啊。
  
  甲:那,我们什么时候去旅游?
  
  乙:很好。
  
  甲:什么叫很好?
  
  乙:您已经都说清楚了,很好。
  
  甲:没错吧?
  
  乙:我还和您一起去旅游?我吃饱撑的?
  
  甲:这可是我俩原先说好的。
  
  乙:和您一起去旅游?白白浪费我的钱财,我犯傻啊?要去旅游,也是我自个儿去,和您说拜拜了,您老。
  
  甲、、、?您这人怎么能这样?
  
  乙:我啥样了?这就叫作:老鬼不松口,松口糊涂鬼。您还是先学学孙猴子吧,带着火眼金睛,看清楚和您说话的是个什么人。现在坑蒙拐骗的事儿多了,诓我化钱,没那么容易,您也该吸取教训了。
  
  甲:您在这儿等着我哪?
  
  乙:说对了。我早就说过:还不知道谁入谁的套呢。
  
  甲:做人要讲诚信,这是做人的基本原则。
  
  乙:少来这一套。您也有着急的时候?少了一次旅游的机会,吃亏了是不是?
  
  甲:不是,吃亏的是您。
  
  乙:我吃亏?我省下了一笔供你旅游的钱,我吃什么亏?
  
  甲:我只是少了一次旅游的机会,这有多大关系?您丢掉了做人的原则,您自己掂量着,谁真正吃亏?世道是很公平的,有所得必有所失;有所失亦会有所得。钱财与诚信,您看重哪个,由您决定。
  
  乙:走吧。
  
  甲:干嘛去?
  
  乙:外甥打灯笼——照旧,我们旅游去呀。在旅游期间我还想听您瞎摆豁呢。
  
  甲:这就走啊?
  
  乙:谢幕啊。
  
  甲、乙:作揖、谢幕。
  
  全剧终
  
  山石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