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住户外出过平安夜房屋被拆 拆房者身份不明

楼主:dds2128 时间:2010-01-07 09:15:00 点击:573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时报驻宁波记者 朱锦华  时报讯 只是一个晚上没回家,自家的两层楼居然被拆掉了,电器和家具埋在废墟中,几十年前的老照片不见了,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拿出来……去年12月24日,59岁的陈爱莉遭遇了有生以来最令她难忘的怪事。
  十多天过去,陈爱莉奔走于各个相关部门,终于分得了一套安置房。但直到昨天,她还是没有找到答案:“到底是谁拆了我的房子?”
  20多年的家一夜间没了
  陈女士的家位于宁波市海曙区曾经的中山立交桥旁。昨天下午,记者在她的带领下来到了房子所在地。
  记者看到,这里已经被夷为平地,工人们在附近搭起工棚,开始了紧张的施工。虽然周边已经面目全非,但从地上的废墟依然可以看出,这里曾经是一个居民区。而陈女士的家就在现场的一根电杆旁。
  “我在这里住了20多年,一夜之间,房子就没了。”她哽咽着向记者讲述了去年平安夜发生的事情。
  去年12月24日晚,陈女士和老伴前往市区的教堂做午夜弥撒,结束时已经是凌晨时分。由于老房周边都在拆迁,夜路不好走,陈女士的儿子担心老两口的安全,便邀请他们到自己家里住一晚。
  第二天早上8点半左右,陈女士和老伴买菜后返家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走之前还好好的2层楼的房子已经成了一堆废墟,电器、家具全部被埋在里面,老两口甚至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一套。
  周边居民:拆房者为“老手”
  陈女士的第一反应是:肯定是拆迁办找人拆的,他们的工程要到开工期了,肯定是趁着家里没人,就派人来把房子拆了。“否则,除了他们,谁有这设备,这胆量!”
  住在附近的刘大姐讲述了当晚的情景:“那夜两点多,过来了一个小工程队。就十多个人,一台挖掘机。”她回忆说:“那帮人是老手,三下两下,房子就倒了,也就十多分钟的事情,房子倒了以后,他们就开着车走了。”
  住户被两个部门踢皮球
  陈女士是在二十年前买的这套房子,因为当时她没有宁波户口,只能借外甥女的户口本买房,产权一直没有过户。去年,宁波市开始实施轨道交通施工,陈女士的房子也在拆迁之列。
  陈女士告诉记者,早在两个月前,当地居委会就发了书面通知,要求周边所有住户在11月18日到12月23日之间把拆迁手续办好,尽快搬离。附近的居民大都已经签好合同搬走了,但因为产权方面的纠纷,陈女士的合同一直拖着没签。
  没想到,这一拖,就出了事。
  事情发生后,陈女士当场报警,望春派出所民警很快赶到了现场。之后,她又赶到望春街道拆迁办公室,拆迁办却说没有拆陈女士的房子,让陈女士赶紧去报案,让警方来调查这件事。
  陈女士感觉被两个部门“踢皮球”,“当时只觉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拆迁办:不是我们干的
  难道真的是因为工期快到,拆迁办半夜偷拆民房?望春街道拆迁办公室一位姓朱的工作人员对此表示否认,“我们也是陈女士报完警过来质询后,才知道发生了这种事。作为政府单位,我们怎么可能做这种违法的事情?”他说,“陈女士没签拆迁合同,拆迁区年底治安较差,可能是破烂王见财起意,拆了也说不定!”
  昨天,望春派出所内勤部门的一位民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目前公安部门还没有查出谁是拆房者,等查出后,肯定会给陈女士一个交待。
  可能是拆迁工程队赶工期
  安置归安置,房子到底是谁拆的?因为没有目击现场,这次“半夜拆迁”事件发生后,附近居民的猜测不少。
  “肯定是拆迁办赶工期强拆的!你看房子刚拆完,新项目就上马了!”一些居民认为拆迁办就是这事件的始作俑者,“为了政绩这么搞老百姓,太没安全感了。”也有不少人认为,说是破烂王也不是没可能,“现在有些破烂王很嚣张,捡不到就偷,偷不到就抢,发现家里没人拆人家房子,卖材料也不是不可能!”
  施工现场,一位工人跟记者闲聊时,倒是透露出一些“夜间拆迁”的内幕:不少拆迁工程队都是临时组建的,承包了拆迁的活之后,就想早点完工早点拿钱,再去接下一个工程。眼瞅着拆迁工期快到了,这些工程队就会趁着拆迁户家里没人时,偷拆民房。
  当然,这些只是猜测。
  住户列出20多项清单索赔
  昨天,陈女士告诉记者,目前她正和相关部门就赔偿事宜进行协商。“损失的东西起码值4万-5万元,我列出了一个清单,有20多项,包括各种电器和家具等,希望他们能够赔偿我的损失。”尤其令陈女士伤心的是,“我几十年前的老照片也没了,这些珍贵的东西不是可以用钱来弥补的。”
  记者了解到,在陈女士原先房子仅一河之隔的地方,将建起一批安置房,陈女士也在那里分到了一间60平方米的房子。
  “如果他们能够尽快赔偿,那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我也不想再追究。”昨天晚上,在记者临近发稿时,陈女士特意打来电话补充了这句话。
作者 :1550874571 时间:2010-10-19 19:35:48
  我叫李宏校,1985年携全家到宁波市海曙区西郊乡联丰村承包农田,1990年依照乡村旨意择优留在联丰村种田,1994年2月根据无稽之谈。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政府颁布的《关于“农迁农”户粮有关问题的通知》提交了建房落户的申请。1995年下半年经海曙区土管局西郊乡政府,西郊乡土管所,联丰村委会批准的建房批交下来的时候被时任村民主任陈卫国扣压。由此多处反映,1996年4月25日承蒙原浙江省委常委.副省长刘锡荣对我的信访信件的批示,请宁波市海曙区了解,酌情按政策规定妥善处理,浙江省信访局督办了此事,然而村长陈卫国再次欺瞒领导,提供了虚假材料,致使我的建房落户申请完全落空,由于得不到因有的处理结果,我走上了漫长的上访之路。
  1996年4月在刘锡荣同志批示后,村长陈卫国向海曙区提供了一份虚假报告(大致内容):
  “李宏校一家4口人,1985年7月18日从临海到宁波市海曙区西郊乡联丰村承包土地,由于李宏校在宁波市海曙区西郊乡联丰村的农业生产水平属一般水平,所以为给上报解决落户问题,后来联丰村的土地经宁波市土管局的批准被宁波中房公司征用,李宏校的土地被征用,而停止了对他承包耕种土地的规划使用,并给予一次性经济29279.50元,由于李宏校不再是联丰土地承包户,所以无法解决它的落户问题。
  在这份报告中,陈卫国完全忽视了本人在1990年是被联丰择优留下继续承包土地的,而在1996年就已满足海政办【1993】15号文件规定的落户,完全符合【1993】15好的规定,小人行为无中生有,向我脸上抹黑,29279.50远的一次性补偿更加是子虚乌有,村里也拿不出任何证据说明我拿了这些钱。而在1996年之后我一家仍在联丰承包土地。其称我不再是联丰土地承包户,纯属
  从1996年开始,我到宁波信访办、海曙区信访办、西郊乡办公室、联丰村办公室反映问题请求解决,陈还说:“你告到省里交省里解决我绝不解决”。十余年上访数百次均石沉大海,在此期间联丰村领导换了好几届,西郊乡改为宁波市海曙区望春街道联丰村,因没有房子,我大儿子成年后不得不租住同村村民房子达十余年。
  2008年旧村改造开始了,此时曹明任联丰村书记,因我仍在一家的建房落户问题奔波,2008年2月底,联丰村领导开始指派专人进行24消失的跟踪,制造事端,不让外出上访,
  2009年2月开始,村委会因我证据充足又不断承诺会按实际情况解决,有理一定办。6月13日告诉我建房问题已解决,但要我从现居住的房子搬出去再签合同。
  2009年7月村委会态度开始斗转直下,他们组织了专业拆迁队,7月22日开始,对我家门喷油漆砸砖头,对我不断恐吓,8月6日,10月19日,已做了断水断电的野蛮行为,又个别领导说村官不是行政官违法乱纪无人管。
  在2010年6月21日晚8时许,天下着雨,在无灯光照明和工程设施的情况下,开来两辆挖土车到我们的住房前施工,将1米多高的泥土堆到我们的住房门口前,堵住我们进出,我再三要求实施工人留一条小路让我们走,这时村民曹富义(曾因抢劫,强奸判刑14年8个月,刚刑满释放不久)带了4,5个人一起冲上来,动手将我一阵毒打。因我毫无准备连逃都来不及,就这样任凭他们毒打在地。我老伴看到如此惨景,急忙打电话给儿子,让他立即报110,民警赶到将我送到医院。
  经医院调查:1多处伤;2多处肋骨骨折;3头部外伤;4全身多处皮肤软组织挫伤(附:医院诊断意见)。因我经济困难,为节省开支我只得回家治疗养伤。
  此事不知在什么情况下得到了有关部门的支持,改变事实,公安机关也不动法,百姓没有办法,只好将25念得吃苦经历向社会和群众公布,让广大群众说说吧。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