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为什么而活着 ?

楼主:precom 时间:2018-11-04 08:34:21 点击:4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为什么而活着 ?



  在“通识课”上,我和平、心一起(花了约30个课时)完成了第遍的《非暴力沟通》的学习。 “非暴力沟通”核心的核心就是“倾听自己或别人的需要”,有一次我问平:“平,你有什么需要?”

  平:我需要300元钱。
  邓:需要300元做什么?
  平:买手机。
  邓:买手机做什么?
  平:玩游戏。
  邓:玩游戏做什么?
  平:喜欢玩。
  邓:为什么喜欢玩?
  平:玩游戏爽啊。
  邓:说到底,你是需要爽,是这样吗?
  平:是的,需要爽。
  邓:我看你游泳也很爽啊。
  平:玩游戏的爽与游泳的爽不一样。
  邓:你想体验各种各样的爽?
  平:是的。
  邓:科学家已发明了各种药丸,吃不同的药丸就可以有不同的爽,你需要吃一点吗?
  平:你开玩笑,没这种药丸。
  邓:有的,只不过政府不允许卖。


  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如果我们问一个孩子需要什么,最终都可以归结为:孩子需要各种快乐;如果我们问一个成年人需要什么,最终可以归结为以各种快乐为主的各种体验。

  如果科学家发明了一台机器(或是各种药丸),输入不同的体验名称,你坐上去指定的时间,就可以体验到不同的快乐或是其他你指定的体验,而且与你在实际生活中那种体验到了完全相同,那么人类还需要像现在这样的生活吗? 会不会某一天,人们什么事也不做,除了补充能量,就吃点快乐药丸,就这样快乐地度过一生? 或是至少有许多人选择这样度过一生。

  可能很快乐,可这难道不是机器人了吗?

  ---

  偶尔,你会忍不住想:终究,我们与一个机器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机器人被程序控制(智能机器人仍是如此),我们被激素控制,被文化控制,被情绪控制,被已有的经验控制,如此等,受我们自己的心智所束缚。

  这个时代,“做自己”是最潮流的三个字,照我所能想到的,“做自己”就是一句很空荡且很自恋的东西,当然人类本就是自恋的物种。 或许你可以摆脱父母的控制,摆脱老师的控制,可终究还是受着其他不明物的控制,“做自己”只不过是自己摆脱了能意识到的控制,那么那些意识不到的控制呢?

  我有一个梦想,就是办好一所学校(虽然这句话很模糊,什么是“办好”?,什么是“学校”?),何尝我又不是被这个梦想所控制呢?

  为了摆脱控制,有人开始修行,修行也不过是另一种被控制的形式罢了,而且有的修行者还会争辩着“我的修行才是真的修行” - 你看,被控制得严重着呢。

  ---

  有人羡慕孩子活在当下,我认为这是误解,孩子只不过是原始人罢了,还在进化中。 原始人的需要是食物,他们为了食物会经常战斗。 有一次徒步,我看到平为了一点好吃的食物,那极力讨好别人的样子,我就忍不住想笑。 在学校,10岁的平常领着3个幼儿进行战斗,想到近日有人指责金庸的小说让小孩子喜欢打架,真是胡乱指责啊,小孩子这样的未进化好的原始人,喜欢战斗是本性啊。小孩子不是活在当下,而是活在本能中,成年人有了理性,就活得有烦恼了,活得不当下了,这是进化了的结果,用不着羡慕小孩子,用不着羡慕古人。

  孩子的需要就是生存,而成年人总想活出自己想活的样子来,或说活出自己喜欢的意义来。

  可意义是什么呢? 一个渺小如你的自己,活的意义,对父母对朋友,自然是明显的,但对一个城市,对一个国家的意义又有多少? 伟大如牛顿或爱因斯坦,对人类,他活的意义也是明显的,可对于这个浩瀚的宇宙的意义又有多大呢?

  我有时也会想一想:自己办学8年,才4个学生,办学的意义呢? 人生的意义呢?我有时也会这么认为:自己存在的意义就在于 - 如果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人都死了,地球上的人类就灭绝了,所有的个体的存在保证了人类这个物种的存在。

  意义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追寻人生的意义,推敲起来,终究也是很虚无的东西。是以,我放下“意义”,如果有人问我“办学的意义”,我会笑而不答。

  ---

  如果我们各种需要的满足,最终都可以用大脑中分泌的化学物质所替代 - 给你打上一针就可以完成,渺小如你我,也完全谈不上活着的意义,我们的一切努力和认真,都是为了满足我们的什么需要? 满足了这些需要之后呢又是为了什么?


  我办学,从刚开始时,满怀梦想,到现在的“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我不再谈梦想,只是有许多好奇,想看看“如果...会怎么样?” - 这也是有人责骂的“你这是拿人做实验”。

  我有比较浓的各种各样的好奇心,难道我的需要就是满足这些好奇心,难道我生存的意义就是满足这些好奇心,满足之后呢? 也似乎没什么意义可言。这么多的“无意义”,你可能会觉得我悲观厌世,实际上,我是完全相反的人,我非常地乐观积极。

  在我的智慧之内,我没有觉察到有什么意义,因此,我放下“意义”,转而寻求“意义”之外的答案。 答案是偶然而得,这当然是我自认为的答案。 许多失恋的人都曾有过短暂想死的一念,我也曾有,但又正如许多人一样,我也没有死去,为什么? 因为,我害怕。



  从此,我把诸种无法解释的东西都归为“害怕或恐惧”:
  . 为什么我(想)活着? 我怕死。
  . 为什么我忙碌着? 我怕无聊。
  . 为什么好奇心重喜欢阅读还喜欢折腾? 我怕自己不知道。

  ---


  关于无聊的例子,我在乡下见过些奇葩,很有意思,说给你听。

  在村子里,我曾见过4个妇女(也就50岁的样子),她们打麻将,赌资竟然是一粒葵花籽:每输一次给赢家一粒葵花籽。 我相信她们已无聊得快要死去了,她们比我都还害怕无聊,以至于玩这种游戏度日。

  你见过了,我住在小溪边。 每天5点钟,就有妇女在我房子后的小桥下洗衣,那棒槌声常把我从梦中叫醒。 她们时间很紧迫吗? 需要那么早起来洗衣吗? 其实,她们家一般都是有洗衣机的,但就是不用,我问过一位,回答是:洗衣机洗不干净。理由不错,但并未说服我。 在我看来,她们就是像我一样,找事打发无聊。我一开始曾认为,她们需要得到别人的认可:我很勤劳,我还有价值。但我现在认定是她们实在是无聊,害怕这种无聊,不做点什么是没办法继续活下去的。 我的生活和她们一样,也是解决无聊的问题。

  我喜欢(想)当老师或是办学,是高中时就开始有的“梦想”,但阴差阳错,一直到工作了19年后才重拾“梦想”。 19年后,那也是公司方面的变化,就那时候,我一天的工作量不足半小时,而公司其他的职位,我又不喜欢,我无聊透顶,最后受不这种无聊,突然想起自己的“梦想”,毅然开始办学。

  城里的人们整天忙忙碌碌,而在乡下,留下的老人和孩子,我观察到,他们真的是无聊得很,而且又没有什么好玩的打发这种无聊。 我们乡每周三和每周六在镇上有市集,在这里,有的人看到了商品交换,有的人看到了新奇,我更多地看到了村民的无聊,赶集也是他们打发无聊的一个方式,就和他们喜欢打麻将一样,从这一点上来说,赶集和打麻将本质是一样的:打发无聊。



  ---

  人是特别自恋的物种,哪怕我们是一个流浪汉,甚至每天都担心着吃穿的问题,我们活着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拥有全世界,如果自己死了,就失去了全世界,我们活着,是因为我们不想失去自己拥有着的全世界。 人们有所信仰,我觉得就是解决这种自恋,自己死了后,仍然拥有全世界,而且是一个更好的世界,什么也没有失去,不用害怕死去,不用担心。 没有信仰的估计比有信仰,对死亡有更严重的恐惧。

  我也特别自恋,自恋得甚至不认为死亡就失去了全世界,但我更害怕死亡,我觉得自己害怕是因为死了后,就无法看到未来的世界变得怎么样了? 原来心中种种的猜测,在未来是不是一样,自己没法看到,像一个大的疙瘩卡在喉咙里,极为难受。

  ---

  从生、死或是无聊,甚至是快乐上来说,对每一个人都很平等,对每一个人来说,更为平等的是:无意义感 - 我们找不到意义。 人们只好说,我们活着本身就是意义,生活本身就是目的。

  你觉得迷失了,我也找不到原因,是以,我只好猜测你尝试去寻找“生活的意义”,但又不可能找得到。 如果我要劝你:还是放下意义感吧,这当然不会有什么结果。

  意义感,是一个太浩瀚的东西,就如宇宙那样的不可测,是我们人类给自己套上的枷锁,根本找不到 - 也就差不多可以说,不存在。 如果对你说:生活本身就是目的,生活本身就是意义 - 这些话,想必你早就听别人说烂了,对你也没有任何意义。

  ---

  一度,我也就这样迷惑,如果有人问这个问题 - 活着的意义,我大脑里也只有一点大家都传播泛滥了的曲调,因此只能傻傻地什么也说不了。 到目前火为止,我们还没有说到一个特别重要的 - 爱。 我当然曾试图用“爱”来试图诠释“生存的意义”,但在自己的心里面,仍然没有走得顺畅。 每一个人都有爱,但似乎许多人还是那么迷茫,或许你会说,有的人爱得不够,那么什么是“爱得够”?

  直到,我把两个东西关联起来,爱 与 好奇,自己感觉差不多顺畅了 - 至少 对我自己来说是这样。

  我的观点就是, 爱 与 好奇 成某种函数的正比。 如果你爱这个世界,就对这个世界有好奇心,爱这个世界多一些,你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就多一些。你可能会反问:那么科学家是最爱这个世界的物种了么? 是的,我正是这么认为。 你会继续反问:那么问题来了,也有反人类的科学家啊,难道反人类也仍可以说他爱这个世界? 这一点是很好解释的,爱并非万能,爱并不能保证一个人的身心健康,如果一个人心理变态,但他仍可能是爱这个世界的。 或许你会接着又问:这种不健康的爱难道也叫爱么?

  我的观点是,爱不要分类 - 好与坏,健康与变态。 但是与“爱”同行的,还有人的理性 ,这两个方面构筑一个人的好奇心,理性与好奇有递归的关系 - 好奇可以促进理性,理性又可以促进好奇,但如果没有“爱”,两者这种递归关系就不存在了,同样,两者又可能促进爱 - 越好奇,越理性,越爱这个世界。

  但这并不是说,如果给孩子越多的爱,孩子就有越强的好奇心 - 而是说,一个人对世界有越强烈的爱,他就会对世界有越强的好奇心,反过来说,一个人对世界有越强烈的好奇心,他就会对世界有越强烈的爱。

  如果在这里插入教育的问题,那么,如何让孩子爱这个世界? -- 教育方面,我曾一直强调培养一个“自主自爱独立自由”的孩子,总觉得缺少了什么,后来才发现需要补上这一点 - 如何引导孩子越来越爱这个世界,合起来为:培养一个“独立自由自主自爱,爱这个世界”的孩子。

  是啊,“爱这个世界”,便是我们生活的意义,我们的生活本身就是“爱这个世界”,如果仅仅是生活的意义就是生活本身 - 这多少有一股糊味。

  我没有死去,因为我怕死,因为我爱这个世界,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心。


  ---

  中国的传统学校,越来越多隔断着学生与真实世界的联结,中国的学生越来越多的自杀,居世界第一。 政府知道问题所在,但教育改革一直是敷衍了事,更多的家长也是配合着政府,把自己的孩子与世界隔断着。

  我观察到,村里的孩子比城里的孩子对大山还陌生。 城市里的孩子在假期,父母带着孩子会有不少的机会去接触大山,我们学校夏令营的来自城市的孩子,我就曾听过一些孩子爬山顶发出的感叹:真美啊。 学校的每周一次徒步,我们以前并不是周五,而是周六,常邀请村子里的孩子,二次后,他们就不愿意再参加了,宁愿在家看电视或玩手机。

  追求快乐是人的天性,但那种与世界联结少(或没有联结)的快乐的追求,将来科技全可以满足,人类生活的画面就如“玩具总动员”。

  不知道你看过一本书没有,中译名叫《一所收获幸福的学校》,描述的是美国一所公立学校(从小学到高中),这所学校没有考试,主要的学习模式就是:做项目,长期跟踪这所学校的学生,他们幸福度很高。

  项目教学(PBL),固然是一个优秀教学法,可以锻炼学生的综合能力,但更重要的是,我认为,项目教学来自生活,与真实世界有最多的联结,让学生更热爱这个世界,学生有更好的好奇心。

  我的梦想就是办一所这本书所描述的与夏山学生自治相结合的学校 - 这样就可以培养“自由自主独立自由自主自爱,爱这个世界”的孩子。 杜威的生活教育,我以为是最好的让学生与世界联结的理念, 有人认为杜威的东西已过失了,在我看来,《一所收获幸福的学校》中的项目教学也是一种生活教育。

  我一直以为,为了孩子的身心健康,政府应该支持至少在小学及幼儿园阶段实施“生活教育”为主的教育,而不是现在的教育 - 从幼儿园就开始脱离生活,大部分时间在教育里像和尚一样的念经,回到家里又是动画片。

  ---

  我们为什么活着? 我们为什么而活着,因为我们爱这个世界,那么我的教育是不是也应该多关注到这一点,那么当我们说到一个人的成长,是不是也应该关注到这一点,人的成长,就是独立、理性、爱世界、好奇心不断提高的一个过程,好的教育应该为之服务,而不是阻碍。



  (求关注,求转发)



  (*微信订阅公众号:皮蛋老师 *个人微信号: precom *微博: weibo.com/precom 博客: blog.sina.com.cn/precom )

  *覃山学校是一所实践“夏山+杜威”的微型理念学校,我们提倡“按照孩子自己的节奏来生活、学习、工作”。
  *“好好玩幼儿园”是幼儿健康成长的乐园,我们的幼儿园就是要让:幼儿好好地玩儿!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