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纹身不是垃圾是艺术

楼主:djy116832 时间:2014-09-15 10:31:21 点击:81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阅读推荐:什么样的纹身针更好用http://www.diauan.net/a/xinwendongtai/xingyexinwen/2014/0826/374.html


  我们都不相信那是一幅用纹身设备(纹身机)做出来的的一幅画,那是一张刻满岁月沧桑的脸,低垂的头发,浓密的胡茬儿,中间一抹沉默而单薄的嘴唇。浓重的眉毛略带忧郁地倾斜着,点缀着那双出神的眼睛。眸子是棕色的,仿佛一潭秋水,深邃而悠远,看不见初春的躁动,看不见盛夏的激情,看不到寒冬的冷漠,有的只是晚秋的成熟和光阴的故事。这张略显颓废的脸逼真地纹刺在一只粗壮的胳膊上,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这是一位日本文身大师的作品,喜龙9年前第一次见到这件艺术品的时候,立刻被深深吸引住了。“这是多么完美的表达人内心世界的艺术形式啊!”喜龙震撼极了,只是一时间,他已深深爱上了这门艺术,迷惘的心找到了方向。

  文身不专属于“江湖”

  (我不想让自己的技艺埋没于“江湖”,我要让它真正的放射出艺术的光芒。)

  喜龙很小的时候就对画画情有独钟,9岁开始学习国画,成年后做过陶瓷、根雕、石膏、篆刻……他涉足文身业是1999年,在那个年代,文身似乎与艺术和时尚无关,只涉及“江湖”。

  1997~1998年间,随着香港电影“古惑仔”的热播,文身在内地渐渐流行起来,那是几乎还没有正规的文身馆,多数文身师都寄篱在美容院、浴池、咖啡馆等地。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喜龙在成都一家咖啡馆遇到了一位日本文身师。文身在国外已经有很长时间的历史,发展也是相当成熟。喜龙遇到的文身师来自一个文身艺术世家,祖祖代代研究文身艺术,有很高的造诣,经过他的热情指导,再加上深厚的绘画功底,喜龙的文身技艺与日俱增。

  喜龙的文身事业是从改造失败文身开始的,那时,不少从监狱出来的人都试图把身上胡乱用墨水涂上去的文身除掉,他们找到喜龙,喜龙在失败的文身上适当加以改造,重新绘制出居于艺术感的图案,还有一些小青年为了出去失败文身的痕迹,也纷纷上门来找他,经过他的精心设计,常常会把一塌糊涂的垃圾文身改造得相当精致漂亮。渐渐地,喜龙在“江湖”有了一些名气,可是,由于没有专业的文身馆,小打小闹地弄这些活计毕竟谈不上是艺术,喜龙不想让自己的技艺埋没于“江湖”,要让它真正的放射出艺术的光芒,于是,在位于吉林市繁华的珲春街中段门市171-10号,喜龙创办了吉林首家文身工作室——吉林喜龙刺青馆。

  那时,文身在国内也渐渐流行起来,喜龙边学边干,一步一个脚印地置身于文身行业。同时,他不断参赛,也不断获奖,在吉林省乃至东北三省区域内,喜龙曾获得各种文身艺术大赛的多个奖项,他只担任评委或者进行作品展示。前不久在北京举行的2007(中国)国际文身艺术大会“TATTOO绣”文身大赛上,喜龙又荣获了黑白大组第二名,他是吉林省唯一一名前去参赛并获得大奖的文身师。

  文身师的画板在人身上

  (文身和绘画作为同门艺术,不同的只是文身师的画板在人身上。)

  休闲周刊:喜龙是你的艺名吗?

  喜龙:不是,“喜龙”是我的真名,没想到我父亲那么有先见之明,我一出生就给我起了这个预示着未来职业的名字,“喜龙”和我所从事的行业还真挺匹配。

  休闲周刊:文身师毕竟是比较另类的职业,你选择做这行,家人没有什么看法吗?

  喜龙:当然有了,我做这个职业我父亲是非常反对的,总觉得那不是一份正经的工作,直到我逐渐取得了一些成绩,收入渐渐丰厚以后,我父亲才渐渐接受了。包括前段时间参加的国际级的比赛,我父亲也总是念念不忘,经常挂在嘴边:“全国第二啊,多不容易啊!”

  休闲周刊:妻子呢?她对你从事这个职业有什么看法?

  喜龙:妻子倒是一直全力支持我的事业,在做文身师之前,我做过雪场生意,经济效益特别好,可我却在最辉煌的时候转行做了文身。妻子没有抱怨,而死一直默默的支持我,并为我辞去了自己在事业单位的正式工作,专职做起了我的经纪人,负责我创作出来的作品的对外宣传和推广。

  休闲周刊:在你看来,绘画和文身的本质区别在哪里呢?

  喜龙:我认为,文身和绘画的差别并没有想象中的大,作为同门艺术,文身和绘画所不同的只是文身师的画板在人身上。经过技术不断完善和改进,现在文身师也不用一针针地在人身上刺,现在正规的文身师用的“画笔”都是专业的文身机,机头上固定几根针,机器通电启动后,针头会反复刺出,速度可达2万次/分钟,这样,文身师就不必一下下地扎针了,只需像用画笔一样,正常画就行了,而这种快速针刺也使得文身者所需成熟的痛苦降到最低,大多数人文身时都是谈笑风生,若无其事的。

  文身师要受道德限制

  (我对于自己的要求不仅仅是技艺方面,文身师要比画家多受道德的限制。)

  休闲周刊:文身不像画画,可以随时抹擦掉,所以对文身师的要求非常高,那么,你认为,作为文身师,最基本的素质是什么呢?

  喜龙:没错,正是因为文身不可以像画画一样轻易抹擦掉,所以每每下笔前才要非常慎重。作为文身师,我对于自己的要求不仅仅是技艺方面,文身师要比画家多受道德的限制。

  首先,在纹身针的使用上,必须一人一针,这是卫生上的要求,针头容易传染疾病,而大多数顾客对此是不了解的,这就要求文身师具备责任心和道德水平。在文身之前,我会向顾客展示真空包装的崭新针头,文身结束后,我会要求顾客把针头带走。我认为,正规的文身艺术家应要求顾客将自己用过的针带走。

  另外,“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我对自己的定位是艺术家而不是生意人,所以,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有关宗教、不将康图案、黑社会标志的图案,对这些顾客,我都是婉言拒绝。而那些因为烫伤、胎记,或者做过阑尾炎、破宫产等手术留下疤痕需要遮盖的人,我会拿出我最大的热情为他们精心设计、文刺。我有一个顾客,她三岁时烫伤,背部的皮肉都纠结在了一起,看上去特别吓人,我看过之后,根据疤痕走势设计出了几枝梅花图案,并用最短的时间完成文身,特别漂亮,每每有这样的作品出炉,我都会特别的有成就感。

  休闲周刊:除了针头之外,在文身中还有什么是需要注意的呢?

  喜龙:纹身色料也是很关键的,现在市面上出现一种荧光的色料,看上去特别炫目,有的顾客就想使用这种色料,但我从来不给用,因为这种色料没有经过权威认证,不知道色料是否有毒,我绝对不愿意拿顾客的身体健康做实验。我的刺青馆采用的色料都是纯植物、达到国际标准的,不但质量检验合格,色调也非常柔和,对人体没有一点伤害,而且出来的效果也非常好。

  休闲周刊:你的客人中,以什么样的人居多呢?

  喜龙:我的客人中,人数最多的、也是我最喜欢接待的客人是追求艺术、懂艺术的人,这其中有很多高等院校的年轻人,他们文身大多有自己成熟的价值观和审美观,懂得欣赏美,也能摆脱世俗眼光的束缚,对文身艺术也有自己的理解,他们通过文身来张扬个性或表达心境。

  完不成作品睡不着觉

  (我会不断地设计标新立异的艺术作品,一画起来就没日没夜,总要画到自己满意为止。)

  休闲周刊: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你认为,最关键的因素是什么?

  喜龙:我的原则是,精益求精摈弃垃圾文身,刻苦钻研力求作品达到最完美境界,并多年如一日,坚持手稿创作,我认为,文身是艺术,是艺术就要给人以美的享受,一旦下笔就要对顾客负责,为了更新文身图案,我会不断地设计标新立异的艺术作品,创立了自己独特的文身风格。一画起来就没日没夜,总要画到自己满意为止。有无数次到半夜,我都会爬起来去完成我白天未完成的作品,只要有了灵感,无论多晚,我也会起床去完成它。在创作每一幅作品的过程中,我也会按阶段地拍摄下来,晚上就把照相机放在枕头底下,我经常会半夜醒来几次拿出相机看看,吓得我老婆以为我梦游呢,后来她习惯了,也就好了。

  休闲周刊:还有什么类似这样的“无厘头”事情吗?

  喜龙:好多呢,一次,妻子着急外出办事,临走前百般叮嘱我要看好正在烧水的水壶,可我一潜心画画哪还记得水壶的事,结果,妻子回来以后,一水壶的水烧干了不说,水壶也被烧漏了。

  还有一次,我陪妻子到早市买菜,走着走着我就不见了,妻子找了半天才发现,我蹲在一个卖鱼的摊床前,妻子以为我要买鱼,其实我正在细心地观察鱼游动时的神态呢。而且,每次妻子买鱼回家,我都会要求他先不要刮鳞,等我仔细研究完鱼鳞的结构后才行。

  休闲周刊:你会把对艺术如此严格的要求也带到培训学员中吗?

  喜龙:当然,对于学员的要求我也一样严格,我向来要求他们要采用手绘与文身技法相结合来完成自己的作品。我妻子在招收学院的时候总是强调:“你们要跟他学习得做好吃苦的准备,受得了委屈,因为他要求特别严格,甚至有些苛刻,但是我可以保证,你们只要拿出他60%的劲头去学习,就一定能成为省内顶尖水平的文身师。”

  东北文身业因我而骄傲

  (通过我的努力为吉林省乃至东三省的文身业在全国争得了一席之地,改变了过去人们心中‘东北都是垃圾文身’的看法。)

  休闲周刊:你认为最有成就感的事是什么?

  喜龙:我的顾客来自五湖四海,日本、美国、加拿大、阿联酋、印度等国家的文身爱好者都慕名而来,因为我的作品多是原创,所以,很多人都要求在文身图案旁附上“喜龙”的字样,并引以为豪,“喜龙”也真的成了一个品牌,一个在文身艺术界叫得响的品牌。现在,我的文身创作手稿一副至少可以卖5000元,这些都是对我多年来努力最大的肯定。

  休闲周刊: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喜龙:随着人们观念的转变,文身已经引领了时尚的潮流,我意识到,做这个行业不进步就退步,所以,我每天都坚持学习,我相信,这是一个时尚的行业,而且会越来越好。我接下来的打算就是在近一两年内,在国内开几家分店。

  休闲周刊:做文身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喜龙:在以往人们的心中认为“东北都是垃圾文身”,通过我的努力,目前已经在国内文身界小有名气,也为吉林省乃至东北三省的文身业在全国争得了一席之地,这是我倍感骄傲的事。

  记得一次上台领奖时,主持人介绍我的时候说:“来自吉林长春的喜龙刺青馆……”我当时立马更正,说我是吉林市的,吉林省吉林市。我要让他们知道,别一提吉林就是长春,吉林还有一个吉林市。

  休闲周刊:你的性格是很叛逆的那种吗?

  喜龙:应该不是吧?我平时脾气挺急的,又不爱说话,也许会给人这样的感觉,其实我挺好相处的,而且我也过了叛逆的年龄了啊。

  休闲周刊:你很喜欢带银饰吗?

  喜龙:这个应该算是“行规”了吧?但凡做我们这行的,都带银饰,据说可以辟邪(笑)。

  休闲周刊:你现在最想过什么生活?

  喜龙:简单,简单最重要。简单,从容,快乐。

  记者手记:巩喜龙比想象中消瘦得多,面相上看起来是一个敏感而又饱经风霜的人。他不笑,只是抽烟,腰杆一直很直;话不多,决不喧哗,似乎还有些羞涩。

  采访中,一直是他的妻子在回答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在采访的最后,喜龙却掷地有声地说了这样一番话:“这几年做文身感受最深的就是,因为我的努力为吉林省乃至东北三省的文身业在全国争得了一席之地,改变了过去人们心中‘东北都是垃圾文身’的看法,这是我倍感骄傲的事!”

  到了这里,你似乎看到了:一个平常的人,一个长久地张扬着不平常旗帜的平常人,回望旧时疆界,徒然地抗拒、也徒然地接受了这一切,并为此感到自豪。

  人物档案:巩喜龙,喜龙刺青馆馆长,专业刺青师。现任中国文身师联合会会员,吉林省文身协会、文身技术监督协会专职评委,98年从事刺青行业至今。

  曾荣获:2007北京TATTOO绣国际文身大赛黑白大组第二名。每年在长春举办的两届文身比赛中担任专职技术评委工作,本人作品不做比赛,只做展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