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一曲

楼主:卜迷 时间:2014-12-22 10:05:24 点击:150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战争还未结束。”干杂店的老板叼着一根烟,一屁股坐在我的面前,眼神飘忽。一口烟从他口中爬出来。
  我感到不快。
  当时我买了一包盐,一瓶酱油,盘算这中午准备自制卤鸭掌,其实我更想吃卤鸡爪,但是感觉那个肉太多有些肥腻,我正在酝酿制作卤水的细节。这个中年人就一屁股坐在我的面前,一个准备掂上购物袋出门的顾客面前,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而且一身汗臭还抽着烟。
  “什么战争?另外,八角三奈咋卖滴?”我耐着性子问。
  他起身去厨房,端来一个碗,满满全是卤味。大肠,鸡腿,牛肉。
  “你这是……?”我问。
  “随便吃,不要钱,如果你要喝酒的话有歪嘴郎。”他递给我一双筷子,“听我说说话,我心里有话,一切都还未结束,我得说一说。”

  这很合算。我点头。

  “你看,”他手指不远处。一家西式蛋糕店,老板和三个伙计坐在门口的一张桌子上,手搓麻将。“他们在干吗?”
  “打麻将,”我在碗里寻找一节卤得较久比较入味的大肠。
  “不,仔细看。”他面带一种讥诮。
  我停下筷子,仔细观察。他们端坐在四方,但好长时间都没有人动一动,表情麻木,彼此之间沉默不语。
  “彷徨。”他轻敲桌子,“我理解这种感受。”
  我不理会他,夹着一根大肠,看到上面还连着屎星子,臭气扑鼻。
  “你知道么?河南罚了一异地用盐的家伙巨款。”他好像在告诉我一个秘密一样。
  “嗯嗯……。”我换根鸡腿,咬一口含糊答应,差点噎住了我的嘴,有些咸还硬,或许不如肥肠刺身的好吃。

  “所以,战争还未结束。他们还未输,我们也未赢,”他表情悲戚。“但有一点一样,从明天起,我们同样是是失牧的羔羊了。”
  我重新端详这个老板,微黑,秃顶,络腮胡子,有一种不起眼的劳动人民特有的质朴之气。

  “老板你是不是最近生意做得不顺?”我问。你脑子坏了吗?你卖干杂卖傻了吗?你忘吃药了吗?

  “你见过工商来这里收钱么?”他问。
  “似乎是没有。”
  “你见过地痞来搅事么?”他问。
  “好像是也没有。”

  他俯起身子贴近我,在我耳边很深沉的说。“因为我是国安局的。”
  我再次端详这个老板,微黑,络腮胡子,有一种环球时报的伟大使命感。
  “啥?”我说。操你丫的。
  “我不是开干杂店的。我是一名情报人员。”他翘起二郎腿,坚毅,目视远方。
  “啥?”我说。干你娘的。
  “干杂店不是为了挣钱才开遍各乡镇县城的,是为了应对西方反华势力渗入中国内陆城县市,才特设的特别行动机构,隶属于国安局第13分局。”他说。
  “他们?”我吓到了。
  他手一扬。
  “蛋糕店?”我扭头看。
  “不止。”他左右张望。“还有火锅店店,蒸蒸宵夜店,冷锅鱼,稀饭庄……”
  “不是吧。”我回头看蛋糕店,难得去光顾那家,感觉脏兮兮的。
  “比你想象的更黑暗。”
  “牛逼啊!哪里有这么多钱搞这么多店。”
  “西方敌对势力很有钱的,花大力气买通一些意志不强的人,通过这些店给我们人民提供异地盐甚至是不加碘的盐。”他说。
  “不是,我说这么多家干杂店……”
  “你交过税么?”他问。
  “你这不是屁话么?抽颗烟都有税。”
  “房价高么?”他问。
  “高的要死。”
  “那么多税,年年创新高,那么多地,每天新地王。”他停顿一下,给我思考的时间。“钱到哪里去了?”
  “咦,难道不是被吃喝贪掉了么?”

  “放屁!”他跳起来,根根青筋凸起,好像要拿大耳光抽我。“我们的官员为此背负多少骂名!”
  “你的意思是说?”我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是的。”他环指整家店面。“国家的钱都用在了这些地方!这里是加碘盐专卖机构。国家稳定,人民和善的坚强盾牌。”
  “你听说过五千亿维稳经费么?”他问。
  “听说过。”
  “实际投入的钱十倍都不止!”他慷慨激昂。“中国根本就没有贪官!”
  “没有贪官?”
  “一个都没有!”
  “那么?”
  “都是幌子!迷惑国际敌对势力!”他说,“你看到那些肠肥脑满的官员……”
  “是幌子?”
  “忍辱负重。他们为国家付出很多。”表情深沉。

  “你设想一下。”他循循善诱。“如果我们一分钱都没有大吃大喝,一分钱都没有被贪污,官员只是装出无能和贪婪的样子,让国际上以为我们的财力都被内耗了……”
  “我的天!”我震惊了。被这宏大的真相所震撼,屋里一片寂静,两个人相视无语。

  “中央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他周身放出环球时报般的盛大光芒来,好刺眼!

  “我们已经近乎全能了。”他骄傲的说。
  “不是吧……”
  “哼,河南严惩异地购盐的,你知道么?”
  “你刚才问过了,我知道……”我忽然停住,意识到了这句话的意思。
  “信息是我们河南分部的兄弟提供的。”他故作轻快的说。
  “我的天!”再一次震惊,“这么说是干杂店在卧底提供情报,怪不得一抓一个准呢”
  “不,”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准确的说,这个情报是由遍布各地的简阳羊肉汤馆子截获到的,他们是隶属总参250部的,但我们是同一个旗帜下的战友。如果你吃羊肉汤的时候用内部暗号‘一曲忠诚的赞歌’,还能有八折,足斤够秤……”
  “甘撒热血谱春秋。”他站起来,激动的用唱腔诵道。

  然后他面露颓唐之色,重重的坐下来。
  “怎么了?”我问。
  “一切都还未结束。”他沉痛的说。“我们国家一直在碘盐中添加让人安静不亢奋无条件服从上级指示的成分,并且按照各地人民的生活习惯分配剂量,现在西方敌对势力掌握了这个情报,正在各地渗透,利用老百姓贪便宜图方便的心态,不按地区特点肆意倒卖未加这成分的盐,妄想让我们的人民渐渐的狂躁激进,最终变成暴民,反抗政府的领导。庆幸的是,他们还未掌握的另一条看不见的战线,已经在中央的部署下紧锣密鼓地进行着,而我们干杂店,即将撤编重组转入这个隐秘的战场去了。”
  “我并不憎恨西方敌对势力,他们也是一群有理想,为了信仰奉献一生的人。”他喃喃的说。“但是这是上头的意思,我们表面上丢掉了将特殊成分加进盐中的渠道,让敌人暂时得逞,从而麻痹他们,拓展并保全了另一条也能在生活必需品中添加特殊成分的渠道。”
  “我将要离去,这个工作了许多年的岗位。”他猛抽烟。“我见过许多你们难以置信的景象。羊肉汤的雾气中,浮动着所有悲喜与沉默;吃火锅蘸干碟子时都会猛加盐,只是为了让我们更冷静的对付敌人。吃寡淡的蛋糕,不胜防就会为国捐躯;宵夜店的爆炒猪尻尻,无不时在提心吊胆怕咬着同志们的指骨,甚至在喝着水时都要不停告诫自己,多吃盐,吃咸点看淡点。”
  “而这一切都将归于湮灭,就像你这瓶刚打的酱油,终会用完。”
  “离开的时刻到了。”他捂着脸,我从他的指缝中看到一片黑暗的泪水。

  当他再度站起来,那个坚毅的情报人员消失了,他重新变成了一个干杂店的老板,微黑,秃顶,络腮胡子,漫不经心的收拾着肥肠屎星子。
  “你走吧,不要告诉任何人。”他说。



  那天晚上,我特意去叫了一份羊肉汤,嘱咐多加盐。

  若干天之后,我又经过那条街,没有了干杂店也没有了蛋糕店,但却开了很多桶装水店,其中有多少暗流正在涌动?有多少警惕的眼睛在望着这个世界?我不知道,但失去了干杂店的这条街,正变得陌生而失去灵魂。

  但我意外的市中心的送水工人中又看到了他。的确是他,穿着蓝色的制服送着蓝幽幽的桶装水。我万分激动,上前招呼他,“找了新工作了?”他目光游移,并不理我,向一个方向稍一颔首。我向他指的方向看去,一个染着黄毛的发廊小弟正冷冷的隔着玻璃注视着这边。
  “战争尚未结束。”他擦过我身边低声说。
  “一曲忠诚的赞歌。”我低声回应...
[$COMEFROM_IPHONE$]
楼主卜迷 时间:2014-12-22 10:08:24
  改编自杂谈神文~
  
作者 :anneybaoer 时间:2015-03-10 15:08:26
  跨年来看你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