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检举控告书

楼主:18669141748B 时间:2018-11-12 14:36:19 点击:14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控告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周喜珍,女,汉族,1963年4月16日生,现住云南省临沧市耿马傣族佤族自治县孟定镇居委会313号。身份证号:430521196304160502,系死者徐铁巨之妻。
  联系电话:18669141748

  被控告人: 湖南省邵阳市大祥区人民法院
  被控告人:湖南省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由: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
  湖南省邵阳市大祥区人民法院,湖南省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上诉人周喜珍、徐胜男、徐善杰与被上诉人邵阳市城市建设投资经营集团有限公司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案(下称“本案”),于2011年6月14日作出(2011)大民初字第54号,2011年9月13日作出(2011)邵中民三终字第24号民事判决书(下称“原审判决”),控告人认为原审判决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之规定,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后被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八条、第二百零九条之规定,特向贵单位申请控告。
  控告与理由:
  控告人周喜珍之夫徐铁巨于2009年5月1日在云南省发生交通事故致一级伤残,并于2010年7月4日死亡,遗留有控告人周喜珍及两个子女徐胜男、徐善杰,在控告人周喜珍之夫徐铁巨伤重无法自理期间,本案第三人杨香及母亲徐秋英趁控告人周喜珍在云南省处理交通事故事宜、照顾抚养子女之机,在2009年7月被控告人已发拆迁通知、2009年10月拆迁补偿款就全部到位、徐铁巨已有钱治疗的情况下,却以徐铁巨急需用钱治疗为借口,在2009年9月5日,将徐铁巨婚前添置第一层一套房屋和婚后1995年与控告人周喜珍共同购买的第三层一套房屋共两套房屋(市区黄金地段市场价值40万元,房屋内还有大量生产、生活用品)以一纸所谓10万元超低价格的“买卖房协议书”即空转给了第三人自己,第三者杨香是拿控告人14万多的拆迁补偿款买控告人10万元钱房屋,10万元也未实际支付,不花一分钱还到赚4万元钱就套走了控告人家的房子。在控告人将此事诉至法院后,第三人又勾结身为政府工作人员的第三人母亲徐秋英的亲侄女徐红梅,骗取政府证明,把前述房屋的产权定性为徐铁巨个人财产,湖南省邵阳市大祥区人民法院、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均置案件事实与法律规定于不顾,判决驳回控告人的诉讼请求,控告人认为原审判决存在以下错误:
  一、死者徐铁巨无权处分涉案房产,原审判决确有错误
  (一)原审判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涉案房产系夫妻共同财产
  控告人周喜珍与死者徐铁巨早在1993年结婚,至徐铁巨死亡已有将近二十年婚姻并有两个子女,按照当时的婚姻家庭财产法律制度,即使涉案房产真的是徐铁巨婚前的个人房产也早就成为了夫妻共同财产。原审判决依据现行婚姻财产法律制度认定涉案房屋系死者徐铁巨婚前财产以及徐铁巨自愿处分自己财产,明显适用法律错误,法律不溯及既往,不能适用现在的法律去处理在当时的婚姻家庭财产制度下已经成为夫妻共有的财产。原审判决适用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是2001年12月27日起才施行的,不能适用于处理涉案房产。
  (二)据以作出原审判决的主要证据已经被证明制作机关证明收回,涉案房产不是徐铁巨个人财产
  原审判决认定涉案第三层房屋一套为死者徐铁巨再婚时的婚前财产,并在原审判决第7页第13行认为“祭旗坡村委会和城南乡政府也出具了证明,证实该两套住房系徐铁巨与周喜珍再婚时的婚前财产”,事实是,城南乡政府在原审判决下发后已经发现本案第三人母亲徐秋英与其亲侄女城南乡政府工作人员徐红梅骗取政府证明,把徐铁巨婚后与控告人周喜珍共同购买的那套房屋的产权定性为徐铁巨个人财产的事实,故于2011年9月26日再次出具证明“我乡2011年3月16日出具的祭旗坡社区居委会8组722号居民徐铁巨房屋所有权的证明,由于对具体事实不清楚,现予以收回”,据以作出原审判决的主要证据已经被证明制作机关证明收回。
  (三)原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涉案房产不是徐铁巨个人财产
  原审判决认定涉案房屋系死者徐铁巨婚前财产以及徐铁巨自愿处分自己财产的事实,均是以本案第三人有关利害关系人的证言为基础,而这些证人证言,一是与本案第三人存在利害关系,不具有证明效力;二是没有根据法律规定出庭,接受双方当事人及人民法院的质询,严重违反程序,原审判决违反法律规定采信没有经过出庭作证的所谓证人证言;三是原审判决确认涉案两套房屋一套是在1986年修建的、一套是在1992年购买的,这样的认定是没有有效证据予以支撑的,因为徐铁巨前妻冯玲在《证明》中陈述的是两套房子都是在1986年修建分得的,而被城南乡政府发现错误主动收回的那份《证明》中写的又是一套是在1986年修建的、一套是在1992年购买的,两份证据内容在关键事实上各自相互矛盾。冯玲的《证明》是第三人向一审法院提交的证据2,城南乡政府的《证明》是第三人向一审法院提交的证据4,该两份证据明明各自相互矛盾,却被法院同时采信,见一审判决第13页倒数第二行“10、被告的证据9、证据12及第三人的证据1、证据2、证据3、证据4、证据5相互印证,均予以采信”,典型的胡判乱断;四是三楼那套房屋确系控告人周喜珍与徐铁巨婚后1995年购买的,原审判决认定是徐铁巨与其前妻在1992年购买的,与1994年办理的土地使用权证该套房屋仍然是徐志明的名字是矛盾的,因为如果是1992年就购买的,1994年办理的土地使用权证名字就应该是徐铁巨。原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
  二、徐铁巨处理涉案房产的行为不合法、不真实,原审判决错误
  (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非法的、不真实的,徐铁巨处理涉案房产不合法
  死者徐铁巨处于一级伤残,没有行动能力,不能够签字,原审判决置控告人周喜珍系徐铁巨的法定监护人于不顾,在控告人周喜珍没有任何签字的情况下,原审判决竟采信了第三人方非法制作的买卖房协议书、委托书。单就《买卖房协议书》和《委托书》这两份证据来看,都是不真实的:买卖房协议书显示签订的时间是2009年9月5日,出具时间为2009年9月26日的《委托书》却称“上个月我已将此两套旧房转卖给杨香”,两相矛盾,卖方和委托明明都在同年同月,为什么要写“上个月”。法院竟然就此认定本案第三人已实际取得了该两套房屋的所有权,徐铁巨亦全权委托第三人处理两套住房的事宜,这样的认定的事实证据在哪里??????!。而邵阳市罡大公证处所做的公证错误明显:一是第三人方接受徐铁巨委托,自己充当卖方的代言人把房子卖给了自己,而且是以极其不合理的超低价空卖给了自己,恶意损害控告人权益,明显违法;二是在当事人都没有提供充分证明材料证明徐铁巨拥有两套房屋的独立的、完全的处分权的情况下,就擅自作出了公证,为第三人损害控告人权益铺平道路;沦为了第三人的帮凶;三是根本不顾及徐铁巨尚有抚养未成年子女义务在身,肆意损害未成年人权益。公证处作出的公证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法》第三十一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公证机构不予办理公证:…(四)当事人之间对申请公证的事项有争议的;(五)当事人虚构、隐瞒事实,或者提供虚假证明材料的;(六)当事人提供的证明材料不充分或者拒绝补充证明材料的;(七)申请公证的事项不真实、不合法的;(八)申请公证的事项违背社会公德的;…”。原审判决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不合法、不真实的。
  (二)第三人乘人之危、隐瞒真相,胁迫徐铁巨在违背真实意思表示的情况下作出的超低价处理涉案房产的行为是无效的
  本案第三人母女隐瞒拆迁通知、藏匿徐铁巨,强行被迫无行为能力的徐铁巨录制光盘以非法形式掩盖合法权益,在制作 “买卖房协议书”时,徐铁巨明明已经有拆迁补偿款治病了,仍然将控告人徐胜男扣押九天,不让其返校读书,最终用一纸“买卖房协议书”、什么对价都没有支付就获得了高额利润:在31号地获得一块43.2平方米的宅基地,并取得拆迁补偿费141373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规定“下列民事行为无效:…(三)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所为的;…(七)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第三人对控告人一家乘人之危的行为,两审法院却置若罔闻、颠倒黑白,失职渎职,徇私枉法,采信非法证据,判决偏袒第三人强霸掠夺控告人家产的恶劣行径。
  (三)第三人无权代理徐铁巨超低价转让控告人家房产给自己,而后从被控告人处获得拆迁补偿款,原审判决不顾法律的明文规定,失职渎职,枉法裁判,严重侵害控告人和未成年人的物权权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四条规定“国家、集体、私人的物权和其他权利人的物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第一百零六条规定“无处分权人将不动产或者动产转让给受让人的,所有权人有权追回;除法律另有规定外,符合下列情形的,受让人取得该不动产或者动产的所有权:(一)受让人受让该不动产或者动产时是善意的;(二)以合理的价格转让; (三)转让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照法律规定应当登记的已经登记,不需要登记的已经交付给受让人。受让人依照前款规定取得不动产或者动产的所有权的,原所有权人有权向无处分权人请求赔偿损失。”,无处分权的第三人明显就是以恶意不合理的超低价处理的控告人家的房产给自己,将房产交予被控告人拆迁,在被控告人处获得了拆迁补偿利益,中饱私囊。不管是第三人还是被控告人,根本不具备善意取得的条件,应当赔偿控告人损失。但原审判决不顾物权法的明文规定,不顾未成年人的生存,以权压法,以法压人,明目张胆,失职渎职,枉法裁判,明显错误,应当予以纠正。
  三、漠视被控告人与第三人制造伪证,武断驳回控告人方追认的用4.8万元买议价地的请求,置控告人合法权益于不顾
  原签订的一份拆迁补偿协议不仅包括被控告人支付拆迁补偿费97650元,还包括控告人方用4.8万元购买43.2平方米的议价宅基地,但在徐铁巨死后4天,第三人母女就伙同被控告人将该份协议收回,湮没议价购地协议证据,重做了份假协议,只补偿97650元,没有了购议价地的条款。控告人在案提交徐铁巨名下4.8万元购买议价宅基地证据时,被控告人又谎称购地款4.8万元已经打回了徐铁巨账号,但控告人方却是分文未得!钱估计还是落入了第三人腰包。因为控告人家十多年都在云南生活,在当地根本没有银行账户。
  控告人家人房两空,房子被拆迁了什么都没有,徐铁巨也被第三人杨香母女藏了起来见不到,通过公安、信访,妇联,法院、邵阳市电视台都找不到徐铁巨,后来在湖南省电视台的帮助下才见到了徐铁巨的尸体。控告人周喜珍在邵阳市当地信访,被控告人还通过公安机关抓走控告人周喜珍并关押了5天。控告人周喜珍一边要承受着巨大的经济、精神压力,一边还要打工挣钱,以独力抚养两个孩子读书、生活;赡养老人;偿还债务;打官司维权。
  四、本案应当错案追究到具体承办人员
  控告人人房两空、孤儿寡母,因为原审判决给控告人家精神和物质均造成了巨大损失,控告人希望法律监督机关并不止于原审判决的纠错,更严厉打击枉法裁判的执法人员,这些拿着纳税人的钱财却来不能秉公执法,肆意侵害未成年人,践踏纳税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比控告人夫家的这些见利忘义的亲戚、比被控告人、比第三人更可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在民事、行政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高检发﹝2001﹞13号规定“六、民事、行政枉法裁判案(一)重大案件1.枉法裁判,致使公民的财产损失十万元以上、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财产损失五十万元以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第三十二条规定“法官不得有下列行为:…(三)徇私枉法;…(七)滥用职权,侵犯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八)玩忽职守,造成错案或者给当事人造成严重损失;…”、第三十三条规定“法官有本法第三十二条所列行为之一的,应当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控告人的房产当时就已价值40万元!却被法官给枉法裁判得一无所有!控告人强烈请求追究枉法裁判者的刑事责任!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确有错误,严重侵害控告人合法利益,肆意损害未成年人权益。导致两个未成年人流离失所,捡垃圾为生,控告人特请求贵院作出提出抗诉的决定,为控告人主持公道。
  此 致


  控告人:周喜珍
  2018 年 11 月 12 日


  附:1.湖南省邵阳市大祥区人民法院(2011)大民初字第54号民事判决书;
  2.湖南省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邵中民三终字第24号民事判决书;
  3.湖南省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邵中民申字第68号民事裁定书;
  4.2011年3月16日,原审第三人母亲徐秋英亲侄女徐红梅书写的、原审第三人骗取的邵阳市大祥区城南乡人民政府证明;
  5.2011年9月26日,邵阳市大祥区城南乡人民政府证明,承认对徐铁巨房屋所有权具体事实不清楚,原盖章给原审第三人的证明有误,予以收回;
  6.申请人徐胜男被第三人扣押九天不得回校读书而迫使徐铁巨同意低价卖房给第三人的自述材料。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