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夜曲-2

楼主:chenpengpengya 时间:2015-10-06 21:35:38 点击:195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6 树墙
  村子的树越长越多,郁郁葱葱,村子变成了森林。但是树木实在太多了,人都没有地方站了。全村的人都生活得忧心忡忡,连出门都蒙着头,只露出一双恐慌的眼睛。月光想透过那微小的空隙流进来,可是刚到一半就被卡住了。连蝴蝶,小鸟都不见了踪影。我们生活在暗无天日的日子里了。
  村长带领男人们开始伐树了。他后来说,其实好多事情都是突然之间想明白的,不知不觉就有了答案。我想村长一定是遇到了一位神仙,在给他指点迷津吧。
  我淌过一片又一片潮湿的月光,走在那时的岁月里,女人们都坐在被砍倒的树干上沐浴着月光,小心翼翼的闲聊着。她们还没有完全从那巨大的恐慌中逃离出来。
  男人们都去睡觉了,他们的梦是透明的,还在白开水里煮熟了的,能够闻到一股甜甜的味道。
  母亲越加消瘦,已经开始闭门不出了。一次,我走过去问她饿不饿。她说不饿,眼睛半阖着,看向别处,而我就站在那里,只想陪着她。
  第二天一早,我就动身出发,只拿了一个小行李箱,无非是一些简单的换洗衣物和日常用品。到达指定旅馆,付钱,开发票,然后进房间。手续办完,时间已经到晚上七点多钟了,也不打算出去,于是冲了个热水浴,把全身上下洗了个干干净净。
  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身体,我又一次想到了帆,想她那玉白的手,月光下的背影,还有一泻而下的头发。我想了解她,想去触摸她。但我不知道她为何要离开,难道是不想再见我了,还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我越想心里就越加烦躁。突然之间,就被一团黏稠的东西裹住了,前进不了。
  风把窗帘吹动,月光一丝一缕泄进来,不知何时我已进入了梦乡。
  那晚,我梦到了帆。
  7 覆水
  世界被浸泡在了水里。
  村庄难得的雨季变成了一场噩梦。
  雨接连不断的从天上落下来,刚开始人们还挺高兴,可渐渐地就陷入了另一场困境。这样的雨没有尽头,也掐断了村庄所有人的盼望。
  于是,村长又一次突发奇想,村子的人也跟着行动,他们在充满雨水的街道上养起了鱼。
  一般人看到一张白纸就是一张白纸,可村长就能把那张白纸看穿一个洞。
  村里的人又开始活跃起来,他们把长成的大鱼拿到市集卖成钱币,又买回来一袋袋粮食。
  隔壁的王婶肚子一天天变大,没事了她男人就盯着她的肚子傻笑。我看到后,很想去用手摸一摸,那样的好奇心持续了很久。
  一个晚上,女人的肚子疼,要命的疼。男人一看没办法,就赶去叫产婆。女人死命的叫喊,她的声音压住了雨声。那个晚上,整个村庄都被这样的声音包裹着,孩子们都藏在了母亲的怀里,母亲用手抚摸着孩子的头。
  第二天听妈妈说,又有两个火把灭了,一男一女的。我后悔没能摸一下女人的肚子,但又开始期待着下一个晴天的夜晚,想数一数头上的星星。
  那晚,我的确梦到了帆。
  帆从一团白雾中渐渐清晰,我刚看到她的轮廓,她又隐退在更深层次的白雾中。我喊她,她不回头,还是渐次隐退。我拨开退一直追着,却跑不动,一直留在原地。最后一次清晰的时候,她回头看了我一眼,并没有什么表情,眼神尽是一片无尽的空漠。我急忙跑上去用手抓她,可一脚踩空,掉入悬崖。
  我一睁眼,原来是在做梦,全身是汗。
  看了看表,凌晨五点多,睡了八个多小时了,天微微亮了,周围一片陌生,心里多少增添了一丝寂寞。如果帆现在出现就好了。
  一天的时间都在培训,总公司把我们都关在一个密闭的小房间里,空气沉闷,人们脸上都呈现着困倦和不乐意。真不知道这个狗屁培训要开到什么时候。
  人们发明了工作,把自己囚禁,这样就没有时间去无聊了吧。但有的时候,工作比不工作还要无聊。
  回到旅馆,夜已深了。
  我沿着一条无人的小道缓缓前进。明月如镜,月色如水。这里的城市没有更多的霓虹,树木高大繁茂,建筑也没有“欲与天公试比高”的欲望,多少增添了一些可爱。我沿着那条小路一直走,月光也一直照着。而我却感觉到了一种压迫,来自身后的一双眼睛,仿佛就是那个寂寞的夜晚,我所感觉的一样,是的,我确定它的存在!
  它一直盯着我,我只能回头了,我想。我慢慢地扭头,以免惊吓到它。可当我往后看的时候,只是一地的月光,还有记忆中的那片黑暗。它到底想预示些什么呢?
  没有答案!
  8 路
  每个人的梦都有一条路,有的长一些,有的短一些。
  王婶的梦里就有这样的一条路,下着大雨,泥泞的小路。
  “我听到了!”她拿起被子,把头埋进去,男人转过身,用手抱着她,眼里噙满了泪水,月色依稀,他们的每一滴泪珠都装了一个月亮,滚得身体上,被子上还有地上到处都是月亮。
  王婶的梦里有个路口,她的两个孩子蹲在那里,他们见了王婶便哭,声嘶力竭的哭声把王婶和他们之间的距离一段一段拉大,待回到终点,王婶也就醒了。一大滴一大滴装满月亮的的泪珠围绕着她。
  在一个皓月当空的靡靡之夜,妈妈在她的枕头里惊喜的发现了一窝老鼠崽,从此,她脑子里的虫子也消失了,她有对生活又充满了信心。她像一阵龙卷风,立马席卷了整个村庄,将这个好消息和大家分享。村庄似乎又开始变得明亮一些了。
  前台是一位戴着眼镜的女子,大概是房东的女儿。脸上浅浅的两个小酒窝,细白面皮,皓白的牙齿,嘴角左上方一颗小小的痣,笑起来十分讨人喜欢。
  “我想,你或许是个老板,或是个富二代?”她瞪大眼睛,手肘撑在桌子上,托起脑袋,一直看着我。心中的稚气通过眼睛蒸发出来。
  “再猜猜看。”我故作深沉,并不表示。
  她显然失去了耐心,眼睛一眯,手从桌子上也拿了下去,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说,“不猜了,不猜了,反正世界上的职业这么多,一个一个猜下去,明天都猜不完呢!”
  我笑了笑,年轻人就是这样,凡事三分钟热度,何况还没到三分钟呢!
  “职业不重要,做什么都一样,无非都是忙前忙后,到最后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我手在桌子上敲着,面前的茶水泛起一圈圈波纹,最后打在茶杯壁上消失。
  这时,身边出现了一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前来登记,她立马献上招牌式的微笑,五分钟搞定。这样熟练地程序,她一定烂记于心了。
  “是啊,无非都是消磨时光罢了。”她又来了兴致,眼睛慢慢恢复光彩。
  “那。。。何时请你吃个饭?”
  她显然吃了一惊,上下打量了一下我,犹豫了一会儿,说,“走不开啊,每天都得坐在这里,有人没人都得坐着。不像你们,每天想去哪就去哪,阳光无价呀,现在连晒阳光都没空。看我够忙吧!”
  “呵呵,那是,我们忙得晒太阳,而你却忙得没时间晒太阳。”
  喝完一杯茶水,道声晚安,匆匆上楼。毕竟才认识不到几天啊。这样一想,心情也不坏。
  9 遇见
  死亡是生活的一部分,永远无法将它从我们的生命中去除,像一块口香糖,狠狠地贴在生命的另一侧。本以为只是一步之遥,没想到却是万重深渊。
  我遇到了帆,是的,这不是梦。
  时钟缓缓移动,在一个酒吧的角落里,一个女人手里点了一支烟,在黑暗里可以看得到火光忽明忽暗,像一只不大的萤火。
  我要了一杯干啤,围坐在靠近舞台的位置,钢琴流出美妙的音符,沉静,缓慢,很适合这个城市。酒吧里基本没有什么人,对面窗下一对情侣面对面悄声细语。
  喝完干啤,一刻钟不到,角落里的亮光一下子就消失了,那个女子,轻扭腰肢,预备结账出去,暗黄的灯光下,我隐约感觉到她的背影似曾相识。只是一下子想不起来了。待她转身那一刹那,我看清了她的脸,是帆。
  世界有一个入口,就有一个出口,总会在一个平衡的支点上。一场大风吹弱了一些火把,就会有另外的一些亮起来。
  村庄里的人们睡得很深,在梦里走得想必也很远了,一下子很难回来。王婶一定是算好时间的,当人们在梦里走得很远的时候,她就离开了村庄。她像一阵风,一下子就消失了。后来,人们踏着稀薄的月色,又走进了另外一场更深的梦。
  那个夜晚的月亮是一条细线,可以穿过针眼。
  起初的时候,人们还不是特别担心,顶多也只是稍微怀疑一下,但是自那之后,月亮就消失了,村长急忙召集大家聚在一起,共同抵抗这无边的黑暗。
  黑蝴蝶扇了一扇翅膀,就带走了一群人的梦。
  立说过,其实她很喜欢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没有人认识她,也没有人关注她,更没有人颠三倒四地盘问她的历史,就像一颗蒲公英,幸福的飘渺在世界的海洋里。
  帆坐在我对面,神情有一点忧虑,我想,她大概遇到了一些问题,但又不好直接开口。只能再等一等,见机行事吧。
  “为什么突然就走?”我又要了一杯干啤,男侍给她端来了一杯柠檬水。
  “有想我?”她略微低着头,眼睛向上抬起,双眼皮显得更加层次分明,漂亮至极。雪白的肌肤犹如一杯月光,净白透亮。
  “的确,没日没夜,无时无刻!”我控制不了,倾盆而出。
  她略微叹了一口气,用手顺了额前的一缕黑发,嘴角牵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度。
  “其实也是不得已,父亲经营生意时突发脑溢血,动了手术。”
  她一开口,我心里的一块石头就落了地,她还是对我坦白的。被人信任也会产生一丝幸福感。
  的确!



  10 潮水
  一个周末的晚上,前台戴眼镜的女孩突然敲我的门,刚一开门,一张年轻的笑脸就迎了上来。
  “去赛车?”
  我愣了一下,没有回答。
  “怎么,不去?”她继续说道,眼睛里充满了一丝怀疑。
  “好,准备一下。”
  “那十分钟,回见!”说完,门发出一声轻轻的“啪”被关上。似乎刚才的一幕只是想像的一瞬,门似乎也没有被打开过。
  整理思绪,回归现实,从行李箱拿出一件长衣,穿上运动鞋,头发略微归位。看一看时间,过去七分钟。
  赛车?以前根本没有接触过,一条长长的跑道上,一辆时髦的跑车,司机头戴头盔,以300多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向前急速滑行。这就是我所有的想象了。
  还有二分钟,开门,出门,锁门。
  “说你还挺准时!”她看了一眼手表,身穿花色运动装,顺手递给我一个头盔,她手里还有一个。
  然后转身指着身边的一辆超大号摩托车,说道,“上车。”
  我看着这辆“跑车”,略微有点迟疑,原来是赛摩托,我在心里嘀咕。不过,她身穿运动装的样子还挺迷人,身体的弧线一应俱全,凹凸有致。
  月光轻轻的围绕着我们,也围绕着这座城市。
  她身体前倾,手握油门,脚踏离合,剑一般窜了出去,我死死地抱着她,心里还有一丝害怕,我仿佛心神分离一般,把自己交给了这片陌生的月光。
  夜晚的风还有一丝丝凉意,吹着人的身体。呼呼的风声通过车速的摩擦,变得更加尖锐。她躬着身体,完全不像平时有点端正的,女孩子的温柔的形象,或者说,更像一个具有魅力的成年的专业赛车手。夜晚的城市多了一丝静谧,少了一丝喧闹,偶尔超越一辆四轮汽车,我第一次觉得赛车是一件非常安全而且很享受的事情。我们沿着城市最边缘的道路一直开下去,慢慢地前面铺展开了一面海的世界,水波荡漾,映着柔软的月光,美不胜收。她把车停在一颗大叶树下,放下头盔,带着我走入海边,一排排脚印跟着我们,弯弯折折,很好看。期间我们很少说话,我觉得她似乎不是她了。
  “每当我不开心了,我就来着儿。”她伸开双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又徐徐的吐出来,微眯着眼睛,嘴巴形成一个上玄月。似乎很是享受。
  海在夜里安静了许多,远处的海面触及月亮,似有吞没之感。
  “就是说,你心情不好现在?”声音伴随着涛声,起伏有致,
  “说来话长,简单一点,就是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明白?”她收起双臂,眼睛看了过来,倒是相当地平静。
  “失恋?”我试探性的问她。
  “算是吧,拖拖拉拉有半年了,我从来没有这样喜欢过一个人,别看我平时大大咧咧,其实也有认真的时候。”
  “明白,每个人都会有认真的时候。就是说,对方不喜欢你,你喜欢他。最后死磨硬泡,还是被人家甩了。”我一口气说出,没敢看她。
  一阵沉默。
  她突然大笑了出来,一会又变成了哭,稀稀拉拉。像一阵阵雨,下在我的心里。
  “对不起,我不该这样说话。”她把头放在我右侧的肩膀上,随后哭声越来越大。我可以感觉到她抽搐的震动。
  潮水一波一波袭上来,在月光里发着亮。
  爷爷身后总是围着一条大狗,没事了就添人的手,外婆从另一个村子走过来,黑灯瞎火的。她一来,那条大狗就摇着尾巴围上去,卧在她的身旁,她用一把梳子帮它理毛,它就在那打盹。
  直到一天,人们在一口井里发现了一具尸体,已经腐烂了。我存着好奇心,从人群中挤进去,看到了一个肿大的,泡烂了的肉包。母亲一把抓住我,用手捂着我的眼睛。那个晚上,我做了一个噩梦,一个女人披着头发,面部僵硬,怀里抱着两个婴儿,一直向我走过来,脸部越来越大,像一个倒悬的头颅。我哇一声哭了出来,外婆在一旁嘟囔着神明保佑之类的话,还用手轻轻地拍打着我的身体。
  月亮再一次照亮了整个村庄。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5-10-08 11:02:57
  鹏鹏文笔真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5-10-08 11:35:56
  红脸支持鹏鹏
作者 :幸福加速度abc 时间:2015-10-08 14:42:18
  我感觉鹏鹏在穿越时空呢-_-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心灵莲儿 时间:2015-10-09 09:05:39
  支持你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