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过往·祈愿45]我到楼下抠了两坨泥巴吃了

楼主:凡小乞 时间:2014-12-30 16:18:14 点击:65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又名:《装》。

  这深圳的冬季,非要到临春才有些冷意。一件长袖打底,加一件永远敞开的外套,鞋子甚至可以是拖鞋,以此便可以挨过整个冬天。我自以为这样很酷。而且,工友们也大多是如此的穿着,但凡别人多穿了一点,便强忍着冷意理直气壮地挖苦道:傻屌,你他妈穿这么多不热啊?

  我以为自己过得很好,如黛玉初进大观园一般小心翼翼地处理着人际,很少与人有过结,挖苦的讽刺的甚至谩骂的,一概笑脸相迎。吃饭也留心着剩下一点来,担心把盘子吃得太干净被人说是八辈子没吃过饭。

  大伙儿都那样做,如果有丝毫于此相背,那你一定是错了,没有理由。

  今天去观澜的路上,我依旧是上述的着装,公交车很挤,到后面甚至连扶手都已经没有了。庆幸我上的车站比较靠前,上车时前排还有空的位置。

  公交车大概行驶了半个小时,此时虽然不挤但位置却是没有了,这时候偏偏上来一个妇女,牵着她四五岁大的孩子。

  妇女投完钱后,抬头寻找座位,但车上根本没有座位了。然后她求助地望向我,我愣了愣,下意识避开了。就任她垫着脚尖握住我头顶的扶手摇晃着,孩子紧抱她的腿,毫无愧疚之感。。

  我无聊地想想,以前的自己应该不是这样的,我会主动给她让座,然后礼貌地答复她的谢意。

  但我想我是想错了,冷漠还不是源于这自私的社会。人一旦进入社会,必先受其荼毒。

  但我想我又想错了,以前让座的情况,基本是众多熟人在侧,或者和女友一起,醉翁之意不在酒。如今四周没有熟人,下车后各奔东西,从此互不相识,那么我让座给谁看,有什么用?

  这些情况自然是以前,换成现在,如果也是有熟人,也是有女友,上来一个妇女,牵着她四五岁大的孩子,我主动给她让座,并且礼貌地回应她。

  那么下车之后,势必遭到一顿讽刺。“你他妈真是个人才,自己有位置不坐,去管别人那么多屌事。”

  好像人们的对话当中不加“他妈”二字,那肯定是个病句,断然说不出口。前卫一点的就加“我靠”、“晕”,并以此开头或者结尾,通过贬低对方来抬高自己的身价,乐此不疲。甚至还可以有事没事朝着你上下打量一番,然后从中挑出一点不良的地方,再肆意挖苦一番。

  我又想起了上夜班时候的夜宵,夜宵固然是难吃,但是是免费的,也没到无法下咽的地步。每次吃完夜宵回来,便有人问起来了,你夜宵在哪里吃的?天呐,厂里?我靠那他妈是给猪吃的你都吃得下去啊?

  再后面有人问我,思想就不再诚实了。“外面,吃了碗面。”或者,“我到楼下抠了两坨泥巴吃了。”

  我很想见到这么一个人,他心地善良,和蔼可亲,做事不会考虑太多,不在乎别人的言语,只要自己认为是对的。他可以穿一件厚厚的棉大衣上班,可以把碗里的饭菜刨得干干净净,甚至可以有些不修边幅,我一样敬重他。

  尽管别人会骂他傻屌。

  但现实不允许存在这样的人,存在即为合理,而这种人是不合理的。

  时间以无比残忍的方式改变着一个人,现实以无比惊艳的速度教化着一个人,让他们趋于理性,而那些非理性的,则必将被定义为疯狂。我目睹真理在权威的蹂躏下渐渐地改变了它的形状,而这被改变了形状了的真理,万千人受用。
  包括自己。

  在签名写过这样一句话:一个人的我,是抑郁的;两个人的我,是虚伪的;一群人的我,那不是我。

  我们在玩一场游戏,游戏的名字叫装逼,在我们相处的时候。
  后面我看到真实的自己和装逼的自己打架,最后装逼的自己赢得了胜利,他唱着凯歌把真实的自己头颅破开,肠子扯出来,任其腐烂。
  装逼的自己成功上位,也就意味着世界上又多了一个死人。

作者 :知一6423 时间:2014-12-30 18:41:00
  品读,祝福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4-12-30 20:59:00
  走自己的路
作者 :蛇行四海 时间:2014-12-30 23:03:00
  何必呢?别人怎样是别人的事,做自己就够了,装的那么累值得么?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