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夜曲-1

楼主:chenpengpengya 时间:2015-08-28 20:39:38 点击:2778 回复:1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1 静夜
  帆的出现,是在一个浩荡的的月夜里,那夜的月亮凝聚着隐隐的光华,硬生生的白照着她丰腴的身体,有时细想甚至觉得这是一次她与月亮私自的协议。
  “好吧,我的时间也许不够了。”她低眉搔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着。
  我看了看表,表针刚过10点50分,“我送你吧。”我定睛注视着她。她习惯性地拢了一下头发,玉白的手指从浓密的发间一划到底,像一个木桨在水面上掠过。夜色朦胧,路上就我和她两个人,偶尔飘过一辆汽车,公交大都停了,两旁的树木长长的拉着自己的影子,安静的不出一丝声音。
  这是我们所习惯的一条路,她在前,我在后,细微的风从我们之间自由穿梭。偶尔,她会回过头来含笑说一句不痛不痒的话,我极力配合,脑子里尽快搜索出相关的话语。但基本上,我们都是沉默的,有时候,不说话,好像会更加和谐一点,因为夜本身就是安静的。
  十五分钟的路程,我送她到楼下,她用手拢了一下头发,脸上洋溢着感激的神情,轻轻地说道:“谢谢你送我,恩。。。要不要。。。上去再坐一会。”
  “时间不早了,我明天还得早起,早点睡吧。”
  她点了一点头,走了进去,门房的大叔打着盹,没有注意到她。我看着她慢慢地消失在有限的黄灯下,自己就默默的沿着原路返回。
  帆,她是适合黑夜的,自打我第一次见她就觉察到了。她就像是被关在一个神秘的不见天日的地方,等待着你去发现,可当我打开一扇门时,却还有另一扇门,就这样一直重复着,无穷无尽。
  一个人,从小到大,都是要经历黑夜的。我也是。
  明月皓白,如一块黑炭里裸露的一口白牙,反射着白光,这样的夜足以摄人心魂。轻生的生命是不会选择这样美丽的月色的,他怕自己的不洁净的生命会弄脏这片白。它存在于每个人的心里,也存在于每一片树叶的梦里,它会随着花香飘到很远的地方,那个地方只有梦可以到达。如果一不小心被一个蝴蝶噙了去,蝴蝶的梦就会变白的。
  我就是从这片月光里走出来的。
  漫天的星光盈盈,我就坐在高高的荞麦包上,旁边还有一个生命,我的妹妹。父母用架子车拉着我们,磕磕绊绊前进。当然,月光是不会把一个人绊倒的,更不会把一辆架子车绊倒。能够绊倒我们的就是一路的土疙瘩,他们合起伙来,存心要灌满月光,蒙蔽我们的眼睛的。他们偶尔会来一个踉跄,当然,是不至于绊倒的,他们的腿已经吸足了月光。腿就是月光的一部分了,他们和谐美满,充满快乐。他们达成了美好的协议了。
  妹妹一定是在梦里遇到美好的事情了,她嘴角上扬,显得无比满足。而我,被颠簸的实在无法入睡,就只能仰天观赏月色了。
  2 再见
  接下来的几日,我都没有见到帆,她像一股烟,完全的消失了。
  我整日坐在办公桌前,敲击着电脑,邮箱里始终有未读文件。窗外是一片明媚的阳光。
  突然,QQ里一个图像闪动了,带着一阵熟悉的叮叮声。
  “在哪?”立说。
  “办公室。你,回来了?”
  “今晚见,老地方!”说完,图像又变黑了。
  我从久远的记忆里爬了出来,现在我已经等不及了,我要的只是一个答案。
  匆匆回到宿舍,冲了一个热水浴,把胡须重新剃刮干净,镜子里的我显然又老了一个台阶,这样的速度令我害怕,强硬的挤出一点微笑,竟像是一个石雕,冷冷的,逼着你承认自己回不去了。
  不过还好,身材依旧,我喷了一点古龙牌的香水,清幽的味道弥漫开来,心情立马好多了。收拾妥当,我驱车直入“老地方”。
  天色突然灰蒙蒙的,整个天空的愁烦都聚拢在一起,乘着雨点飘洒下来,也没问过我们愿不愿意。这就是老天爷,他自己整出一套规矩,强迫每个人都去接受,无论你同不同意。
  半个小时的车程,我关掉车门,撑一把雨伞,从车上踩进雨水,又踩进咖啡店。一步一个脚印子跟踪着我,不离不弃。
  立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一身紧身淡蓝色连衣裙凹凸有致地包裹着她的身体,头发呈淡黄色,简单的束成一个结,扎在头的后面。她一定是看到我了。
  我大摇大摆的走过去,坐在她的对面。
  她把眼光从外面的雨天收回来,是的,她还是没变,她的眼睛始终装满了那样的雨,水汪汪的,一颗乌黑色的眼珠子沉在里面,说不清有多深,就是看不到底的那种。
  “也许,回来的不是时候。”立说。
  “怎会?”
  “要不你怎么也不说话。”她故作神秘地一笑。
  我也跟着一笑,她自然会在合适的时间出现的,就像这场雨,总会在合适的时间从天空落下来。我想问她为什么离去,现在又为什么回来,可我还是无法开口。
  “这次回来住多久?”我试探性的问。
  “不知道,有可能不走。”她又转向了窗外。服务员帮她又换了一杯热咖啡。她喜欢加糖的,所以她的咖啡冒出来的汽就浓一些,也飘得缓一些。
  我的记忆又被这些雨带进了那深深的岁月里去了。
  天空总是阴沉沉的,一个男人在一个女人的身体上翻腾着,起初是有点羞涩的,动作也是缓慢的,他用手抓着女人的乳房,那种感觉很刺激,但肯定不是被闪电击中的那种。雷电越加浩大,他的动作也越加快速,他把他硬硬的阳物插入女人的身体。她开始是害怕的,她怕她的身体装不下他那活物,像一根硬邦邦的棍子,又长又粗。但当他完全插进去的时候,她就放心了,她叫出了声音,比雷声还要大,隔壁人们的一定以为是打雷的。他们大战八个回合,他们一次次冲上云霄,就这样,女人的肚子就变大了。里面装了一个小星球,一天天地在长大。也只有那些雨才知道一些秘密。
  3 离去
  在寂静的夜里,地上似乎铺满了盐,脚踩上去会留下一排排深浅不一的脚印。月色朦胧,微风送爽。一排排的影子欢快的嬉闹着,它们是月光一群群的孩子,而且它们还是偷梦的高手,如果你想知道一个人在梦里都干了什么,就要问问这些影子了。至于它们为什么要偷梦,据说是月亮要求的,人们把白天给了太阳,那么夜晚就要给月亮了,这样才能阴阳平衡。地球才不会自西向东转了。
  不过,有的时候,人们是不会做梦的。那样是可怕的,如果你一个晚上不做梦,你的白天就会少一天,两个晚上就会少两天。所以,喜欢熬夜的人们都会以各种方式离开这个世界的。
  女人的肚子越来越大了,可她还是要下地的,田里的麦子越来越黄了,她得帮助男人把它们照顾好,来年,他们才不会饿肚子。风把尘土一撮撮的吹起,它们又一撮撮地落下,它们在阳光里欢悦起舞,但总会有一些迷失的尘土找不到回家的路,它们陷进更深的迷茫里,一去不复反了。
  就是在一个阴沉沉的午后,女人的肚子开始疼了,她死命地叫喊,豆大的汗珠一粒粒滚下来,藏进泥土,就算你张着眼睛找也是徒劳的。男人急忙再叫来几个男的,一起把她拖了回去,是用一头牛。牛是通人性的,一般情况下,牛是要用鞭子赶的,可是遇到人们有急事的时候,它就不用赶了,它自己会比一匹马跑的还快。
  到家里了,产婆也来了,女人的力气也快用完了,产婆一抹一把血,最后露出了一只脚,产婆也急了,她催女人再用力啊用力,死命的用力,女人也想啊,可是她没有了。一个人没有东西你是要不出来的,当然,她也是给不了的。就这样,一个男婴活生生的给憋死了,他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世界就走了。
  他肯定是在她的肚子里熬夜了,所以上天就收走他了,他也就没有白天了。
  立住在哪里我并不知道,她是说一不二的人,来硬的她会比你还要硬。如果她想告诉你了,那么就会像她回来一样,理所应当,水到渠成了。
  每次晚上她约我,我都会准时赴约,她会在老地方等我。
  “知道我为什么不回家吗?”一天,她神色凝重,口里叼着一只中华。透过烟雾,可以看见她的一只眼睛。那黑珠子沉静地躺着,一动不动,似乎这个世界与它关系并不大。那一次,我惊奇地发现她的眼白明显是多于常人的。
  “我也不喜欢回家。”我说。
  “一个没有家的人是无家可归的。”她一口气喝完了剩下的半杯啤酒。
  外面的雨不停地下着,越来越大,一些想回家的人都被挡了回去。雨幸灾乐祸地下着,它们看到惊慌失措的人就开心,可它们一个不注意就磕到地上,脑浆四溅了。
  立是抱养的,她从小就没有家了,继父的家顶多算一个旅馆,住够了也就不想住了。所以她会继续找下一家,就这样一直找下去,却不会回去。她把世界当成自己的了,她愿意住哪就住哪。
  我比她幸福多了,我有家,可我也不想回去。
  4 咫尺之间
  一天,我下班回家,月色迷蒙婉约,它仿佛是从远古走来的一位蒙面的女子,淡淡的装束,却不停地吸引着你,等你靠近。
  就在我驱车穿过一座吊桥时,我似乎看到了帆。当然我说的是似乎而已,她一个人在路边行走,穿着一件略微束腰的连衣裙。那样的时刻是没有时间用脑子思考的,仅仅刚刚穿过视网膜的那一瞬,她就又溜走了。
  我心不在焉的开着车,因为是单行道,后面还有许多的车辆,我无法再开回去。但是我还是被电击中了。我无法集中思绪,我无法思考。我的脑子里全是帆,甚至我又闻到了她的味道——一种来自身体里的味道。
  月色一样的照着我六岁时的岁月,那时的月光比现在的要白一些,要透亮一些。家里没有人,诺大的村庄也是没有人的。我不知道他们都去了哪里,门前的两颗大桐树密密麻麻的伸着自己的肢体,它们在黑夜里散发着一股可怖的味道,闻不到,只能感觉到。我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听着寂静中存在的一些声音。
  月光为一些东西开辟了一片天地,它们存在,它们在月光里进行交易。
  于是,我就不停地向后看,一片黑暗。过了一会,我又向后看,后面依旧没有什么。可我知道一定有一只眼睛在盯着我,可我发现不了他。他好像只存在于我的身后。
  妈妈一直发着牢骚,说晚上有只动物在啃食她的脑髓,只要她一做梦那只动物就会出来。可等她醒了,它就消失了。为此,她整夜的开始失眠了。
  玉米地静静的享受着月光,它们做着美梦,却又被自己的影子偷走了,白天连自己都忘记做梦这回事了。
  可只有那些尘土知道发生了什么,它们似乎是超越时间存在的,历史的车轱辘一直转,可它们还是那些尘土,它们活的比时间还长,所以时间就管不了它了。
  那一晚,我枕着一片月光,似乎也没做什么梦。
  5 灯灭了
  由于工作原因,我要出差一个周。打电话给立,说最近恐怕没有时间陪她了。立绝地反击,坚持说是我需要她的陪伴她才屈就的。我笑了笑,说是这样的。
  立只有安排别人,却永远不会被人安排。
  一场狂风肆虐的晚上,村子里的人全都睁着眼睛。爷爷说过,我们都有另一个自己,在时间之外,每个人手里都举着一个火把,没日没夜的奔跑。可如果遇到大风就得小心了,火把一灭,世界就会暗一些,我们就得离开这个世界了。
  我一直把天上的星星当做我们举起的火把,他们就是那个世界的我们,有些火光正亮,有些奄奄一息,一不小心,一颗星灭了,月光就会更加稀薄,夜晚就变得越加黯淡。
  那夜,所有的星星似乎都隐藏起来了,妈妈无论如何也是睡不着的,那只虫子长在她的脑子里了。我忘记我是不是会有一丝害怕了,在一个六岁孩子的心中,死亡意味着什么?消失又意味着什么?我想,我还是会担心的,因为未知的东西都是会引起我的不安的。
  风一直吹着,吹着房子,树木还有田间的庄家,吹得它们都发出一声声惨叫,鬼哭狼嚎啊。
  那晚过后,夜晚的确暗一些了,我们村子老王跳井自杀了。我想那一晚的大风肯定把他手中的火把吹灭了,他不得不离开了,至于跳井,只是一种离开的途径罢了,每个人离开这个世界的方式都是不一样的。就像树叶,细微之中总会有差别。
  那一晚,我们都没有梦,包括那片玉米地。
  立清了清嗓子,像开一场发布会,郑重地说,“那么,明晚我们在老地方见面,给你践行。”我还没从帆的世界走出来,本想拒绝,可又不想让立尴尬,随即便答应了。再一个,拒绝本不是我的强项,若是太干涩,只会影响我和立之间的关系,细算下来,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临出发之际,天空乌云遍布,厚厚的碾压着天空,像一个推土机。电话响了,一看是立打来的。
  “十分钟之后出发,现在交通不好。”
  这样的天气最怕堵车,现在又是下班高峰期,实在不用急于这一时。于是,我重新回房间,躺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那么,帆现在会干些什么,此时,她会不会也在想我呢?
  乱七八糟地胡想一通后,雨渐渐大了,雷声变小了。看看时间,还差两分就出发,我拿了一把雨伞,再重新整理了一下睡乱的头发,车钥匙随手一抓就走了出去。

知音:1

赏金:100

最高打赏: 幸福加速度abc(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幸福加速度abc

作者 :幸福加速度abc 时间:2015-08-28 20:44:28
  *^_^*鹏鹏要出长篇连载小说的节奏啊,姐第一个阅~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5-08-28 20:47:12
  先顶一个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幸福加速度abc 时间:2015-08-28 20:47:28
  嘿嘿,等后续,去见立清了吗?
作者 :幸福加速度abc 时间:2015-08-28 20:49:14
  我怎么感觉读起来有些神秘色彩呢,不知道后续是什么样子的,帆又怎样了呢?
  • chenpengpengya

    举报  2015-08-28 21:05:45  评论

    @幸福加速度abc 还没写完呢,估计还有一个月左右就结束了,谢谢姐姐捧场哈~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幸福加速度abc 时间:2015-08-28 20:57:44
@chenpengpengya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楼主这么赞,更新这么勤快,打赏一下楼主以示鼓励吧!【我也要打赏
作者 :幸福加速度abc 时间:2015-08-29 09:29:08
  连载的帖子,等会儿姐帮你置顶吧,续的时候好找~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蛇行四海 时间:2015-08-29 14:13:13
  要连载小说啊?不简单,加油~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心灵莲儿 时间:2015-08-30 08:46:22
  支持你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5-09-01 09:12:35
  九月啦,问好亲们~
作者 :幸福加速度abc 时间:2015-09-05 20:08:47
  @chenpengpengya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