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丫头萧萧殇的随笔] 时光深处有家图书馆

楼主:丫头萧萧殇 时间:2015-11-05 13:57:23 点击:108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萧萧远树流林外,一半秋山带夕阳。

  秋,黄昏弥漫,时光路的尽头,有家图书馆,此刻,咖啡香扑满怀。走进,木制的门不古朴但很优雅,蓝色的竹匾,精湛的刀工,四个字“时光还在”。
  带着欢喜,轻身踏入,橘黄色的光,朦胧,照射在木制的漆红书架上,瞬间萌化了我的心。喜欢这样温馨且古色古香的书吧,没有尘世的喧闹与浸染,傲然独立与这巷子的尽头,品尝时光的味道。

  书店布局不大,却不显得拥挤,进门左手边,是一个小小的吧台,吧台上陈列着两张小店美食pop的介绍,上面标注了甜品咖啡的名字以及价格,吧台旁边有一个透明的橱窗立柜,里面放着刚刚出炉的华夫饼和马卡龙,还有一些西式小点心。顺着吧台往里面走,是几排一米左右的漆红书柜,陈列着烹饪,茶艺,糕点,和咖啡制作的各种书籍。背面的墙上,是几幅颜色鲜明的风景油画,很突兀,却又有一种别样的格调。再往里面走,就是整个大厅的中央,共八排立式书架,琳琅满目的陈列着各种书籍,从法律,到医药学,再到哲学导论和演讲,很整齐也让人一目了然。最后一排书架后面是一个大大的落地窗,窗户旁边有两张不大的圆形桌子,桌子上都立着一个牌子写着“文明阅读,请勿大声喧哗”。圆桌不远处,有一块小型的台阶,上面放着几块坐垫,可供读者小坐阅读。台阶的拐角,是一处畅销书摆放的长方形书桌,上面陈列着近期比较热门的畅销书和一些作者简介,我随手看了看,有我喜欢的大冰老师的书,还有柴静的(看见),汪涵的(有味)等等。随手拿起一本画册,我坐到了旁边的台阶上,抬头环顾四周,小小的书店,灯光弥漫,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来,深秋的午后,很惬意,并不觉得刺眼。四周的墙壁上分别展示着不同的字画,有人物,也有小朋友的童真。右手靠墙的方向有一处木制的楼梯,那里通往书店的二楼,楼梯口的上方,也有一块木制的竹扁,上面刻着四个字“等个旧人”。我突然就湿了眼眶,久久的凝视着那块竹扁,被竹扁上那四个字深深的打动。

  午后,静坐与这样的图书馆,为一本书,几个字,一段过往,时光深处,时光还在吗。起身,去到吧台,点了一杯很苦的美式,老板娘看着我笑笑说,“小丫头,喝美式不怕苦吗”。我也笑笑说,习惯了就不苦了。我坐到一楼靠窗的那个拐角,手捧纸质的咖啡杯,看吧台独立忙碌的老板娘,看窗外路过的行人,阳光打在我的脸上,我尝到了眼角无端滑落眼泪的味道,屋子里很静,好像可以听到心跳的声音。门口的风铃清扬,走进来一个白衣男子,仙风道骨得好像不似人间烟火,和老板娘礼貌的打了个招呼,然后熟门熟路的上了二楼,我轻轻的避开了眼,突然想起一个很久远的旧人。书店的人一直不多,三三两两的,倒也很是清净。拿出笔记本,胡乱的写了一些字,思绪好像回到了某个午后,也是这样的深秋,静坐与靠窗的图书馆,一杯咖啡,一本书。

  夕阳逐渐开始西下的时候,我起身离开,回头看了看二楼的方向,我想,我还会再来。临出门,和老板娘微微道别,简单一笑,时光还在,我还在。

  未完待续
作者 :流浪诗人波波 时间:2015-11-06 19:42:34
  喜欢这样的书馆,舒适的午后,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读书,快哉。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丫头萧萧殇 时间:2015-11-17 09:42:11

  两点,五公分高跟鞋,黑丝袜,白衬衣,西服外套和短裙,红唇,包包,干练的出门。午后的时光路,安静,素雅,书香弥漫。依旧是浓浓的咖啡香,踏入,就是一种温馨。老板娘依旧笑颜如花,问好,仿佛就是回家一样。点了一杯拿铁,等待的间隙,眼角停留在了上次坐过的地方,此刻坐着一位长发女子,微微隆起的肚子,是个准妈妈。拿起咖啡独自去往了二楼的方向,木制楼梯,不长,楼梯的扶梯上雕刻着各种字体与花纹,很有一番意境。沿途的墙面上,是很多张不同人物的写真和风景照,有合影,也有白雪皑皑的拉萨风光。我定格在一张有些年代的照片上,照片的主人是个小伙子,人很黑,笑得无比的灿烂,背后的雪山与他的笑容浓烈的融合,那一瞬间,照片里缺少双臂的小伙子和眼眶里某些炙热在颤动东西感动了我,我知道,那是梦想。
  二楼的布局和一楼有一些小小的出入,琳琅满目的书架之间,多了一些四方的小凳子,坐落与各个转角,书架上的书大多是古代文学,现代文学,美容,建筑,还有心理学等等一系列书籍。最后一排的书架后面仍旧是一个大大的落地窗,陈列着六张凳子和三张桌子,落地窗旁边的墙上有一块长宽一米左右的留言栏,上面有各种颜色的便利贴和黑蓝两种颜色字体的留言。有一张上写着“我在你喜欢的城市等你,等你不会太久,因为只有半辈子了”。拿起一本尼采的书,走到落地窗前坐下,天空开始阴沉,握着拿铁的手,渐渐有了暖意,心突然就安静了许多。打开日记本,开始记录这段时日的一些过往,雨开始落下,我在心里,想念一个人。突然看到右面的墙上挂着一副奥黛丽赫本的素描肖像,曾经的某一段时间,我也对她有过一段时间的痴迷,素描很精致,眉眼间仿佛似真人。雨开始越来越大,老板娘上来询问我们是否需要开暖气,楼下有热水可以续杯,我笑笑,说谢谢。翻开尼采的书,刚看完目录,楼梯上走来一个人,黑色的中长外套,干净的五官,手里的咖啡,和棕色的办公包,好儒雅的一个男子。他环顾,然后走到我临桌的位置,轻手轻脚的放下手里的咖啡和包,拿出随身带的书,一切都显得那么的从容,没有一丝杂乱。我收回思绪,在蓝色的日记本上,写下“2015年9月19日,雨后的图书馆,遇到一个男子,他缓缓而来,儒雅,似曾相识得仿佛一个故人,只是怀念,似念似念”。
  楼下的咖啡香,弥漫在书架之间,空气里,都是思念的味道。纸张的沙沙声,彼此的呼吸,雨水的嘀嗒声,静静的坐着,看楼下雨中路过的行人,落地窗开始模糊了视线,行人渐行渐远,时光路的出口,是尘世的喧嚣。
楼主丫头萧萧殇 时间:2015-12-01 10:18:31
  那天,也是和今日一样的小雨,坐在图书馆的落地窗前,接到了母亲的电话,一直很庆幸,有一个如闺密一样的母亲,她像朋友一样陪伴我成长,知性,也时常如个孩子。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们家也是如此。我们家有一宝,已经年近知天命之年的老太太,老太太年轻的时候很是吃过一些苦,经历过大大小小些许的事儿,以至走过世态炎凉的老太太性格很是诙谐幽默和乐观。今儿个一早,老太太打来电话,接通就问“在哪呢”,我说“图书馆啊”。老太太一听图书馆三个字立马来劲儿了,说‘“你说你成天泡图书馆,就没遇到个入眼的,没事儿看看前后左右啊,合着看得过去就递个联系方式呗”’。彼时作为主角之一的我嘴里正喝着草莓味的香飘飘奶茶,只差没惊得喷出来。我立马起身转移阵地,忙吞下嘴里的奶茶说“嘛呀这是偶像剧看多了吧,真以为图书馆转角都是爱啊”。老太太一听自己也乐了。老太太这辈子,没别的心愿,唯愿自己的两个孩子健康幸福。老太太逢人就爱说自己的宝贝女儿,别人总说女儿就女儿吗,至于加个宝贝吗?可老太太倔啊,她总说“我虽给不了她千金小姐的命,但也是我捧在手心里的掌上明珠啊,怎么就不宝贝了”。这就是母爱啊。记得前不久看老舍的文,他在文中曾写过这样一段关于母亲的话,很是喜欢,大意是“生命是母亲给我的。我之能长大成人,是母亲的血汗灌养的。我之后能成为一个不十分坏的人,是母亲感化的。我的性格,习惯,是母亲传给的”。我想,这样的文字,大抵也是我想给母亲说的。
  我喜欢文字,喜欢在文字的世界里找不一样的自己。始终觉得,有些许共鸣,是能催生出相惜之情的。正如秋雨绵绵的午后,桌角一杯咖啡,手里一本书,细细品读,谁说生活就一定要过于奢华和复杂呢。喜欢老舍,是在很久以前,大概是中学课本上的某一篇散文,后来,读他的生活者,就更是感慨于他对事物刻画浅入深出的阐述。如理想家庭的描述“一间是客厅,古玩字画,全非必要,只要几张很舒服宽松的椅子,一二小桌。一间书房,书籍不少,不管什么头版与古本,而都是我爱读的。一张书桌,桌面是中国漆的,放上热茶杯不至烫成个圆白印儿。文具不必讲究,可是都很好用。桌上老有一两枝鲜花,插在小瓶里。”每每看到这样的描述,都会觉得惊奇,只有爱生活的人,大致才可以把生活填充得如此美好吧。在另一篇观画记中,也有过一段大快人心的描述,大意是“看我们看不懂的事物,是很有趣的。看完而大发议论,更有趣。幽默就在这里。怎么说呢?去看我们不懂得的东西,心里自知是外行,可偏要装出很懂行的样子。譬如文盲看街上的告示,也歪头,也动嘴唇,也背着手,及至有人问他,告示上说的什么,他答以正在数字数”。这样微妙的描写刻画,及至今日与我们而言也是屡屡受益的,大多时候,我们总是站在现有的立场突出自己的言论,无论是我们明白或者不明白的,总要先那么慷慨陈词一番,无非对错也不过就是各自心里的那一杆称。阅读,总是会有共鸣,有分歧,有争议,也有感同身受。浮躁是当下的我们最常有的情绪,而思考反而越来远离我们。读一本书,寻找一个观点,写一段文字,在时光的咖啡馆里,听雨声,读书声,声声入我心。
  第一次知道萧红,是公司一个爱读书的大姐告诉我的,后来,有幸在图书馆的漆红书架上,看到了她的(呼兰河传),紫色的封面,和简单的四个字,还有书籍里素描的自画像。从书籍里的插画,到文字接地气的契合,我突然就感觉到了丝丝期盼,这个女子想必是会带给我文字的惊喜的吧。初冬的图书馆里,暖气并不是很足,我能感觉到手脚的冰凉,和冷气席卷全身的寒冷,可是,我依旧不愿起身离开,因为有一些文字,真的会让你欲罢不能的喜爱。我不曾能够体会那时候战火硝烟漫天的武昌,萧红如何恪守那份执着与坚持。多年以后的现在,我有幸去到了她曾经短暂停留过的千家街,时代的硝烟已经褪去当年的那份历史情怀,残留下一道长长的红墙,目及之处,是铁轨的错综复杂和汽车的鸣笛,那里再无当年那个女子皎洁娟秀的身影。书中有这样的一段描写,那个看似愚昧的有二伯,也许比很多人都活得明白,有二伯说“你二伯虽然也长了眼睛,但是一辈子没有看见什么。你二伯虽然也长了耳朵,但是一辈子也没有听见什么。你二伯是又聋又瞎,这话可怎么说呢?比方那亮亮堂堂的大瓦房吧,你二伯也有看见了的,可是看见了怎么样,是人家的,看见了也是白看。听也是一样,听见了又怎样,与你不相干,你二伯活着是个不相干,星星,月亮,刮风,下雨,那是老天爷的事情,你二伯不知道”。我喜欢有二伯,喜欢他简单的简单,我们总是会被世俗的各种声音所扰乱了心绪,本应是简单的东西,我们总会把它不厌其烦的复杂化,何必呢,人生苦短,何不像有二伯一样,做个又聋又瞎的糊涂人。
  窗外的雨声还在嘀嗒嘀嗒的敲打着大地的音符,我拿起已经丝毫没有暖意的咖啡,霓虹渐起,没有余晖的时光路,五颜六色的雨伞,像是一道彩虹,筑起我心里的阳光。

楼主丫头萧萧殇 时间:2015-12-02 23:45:44
  图书馆开了很久了,朋友们来做客吧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