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水浒潘金莲故事传奇>>(潘诗剧第200集)[ 第四卷终]

楼主:宝贝小菩萨 时间:2017-03-11 11:00:00 点击:11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水浒潘金莲故事传奇>>(潘诗剧第200集)[ 第四卷终*第五卷待续]

  <水浒潘金莲回京>(潘诗剧200)


  诗话云云 幽幽一梦 有狐绥绥

  有狐绥绥 在河之畔
  一步一徊 一步一望
  谁在梦里倘徉
  谁在风里彷徨
  唯有狐影梦绕魂
  梦里忽有一阵刺疼袭来
  那是一道无情的咒语
  是那情花毒 深 深不知几许
  是那想思劫 缘 缘不知几度
  往事如烟 十里桃花
  谁说忘尽前尘
  三世三生 九转梦回
  幽幽一梦 有狐绥绥
  谁言妖媚
  却是一路荆棘丛丛
  前世是谁 不再仰问
  今生是谁 宿命已定
  长长的河畔隔着彼岸
  只因菩提之下有诺
  我愿化身石桥
  待你打马而过
  有狐绥绥 南坷一梦
  三生石桥 三生凝眸

  汴京 清明季节
  到处是春意盎然
  潘金莲和白玲等八剑客看着
  绿油油的麦浪已含苞待放
  心里充满着春的喜悦
  又荡漾着自身的青春躁动
  她们以春意的眼光看着想着麦浪
  它们一个个新生命
  正在绿床的梦呓中甜笑
  它们抱团吸吮着母亲的乳汁
  它们要用抽穗的力量
  从内向外要将母亲的胎盘肉身紧衣剖开
  又不让母亲痛苦的啼叫
  母孕育了几十颗血肉同胞生命
  又经过了寒冬腊月的痛苦
  它们一露头 第一次见青天之日
  立志要同母亲一起笑盈春天
  几十只笑脸
  向着母亲一同道谢
  道谢母亲把它们送进了
  春的天堂 地的希望
  谁在梦里倘徉
  谁在风里彷徨
  是那相思劫 绿不知几度
  潘金莲看到春的麦浪
  浮想联翩 悟道人生

  潘金莲春游的雅兴浓浓
  她像孩童一般
  在广阔的麦浪的阡陌中穿行
  她与同伴们又说又笑
  她又在幽幽的思幻中
  突然跳出靓男倩女的甜密的清影
  她要四对男女八剑客
  从她身边远去再远去
  走向那看不边的麦浪波涛中
  去追随那像麦浪那样的青春活力
  在和煦的春阳下
  让春风吹甜他们的心田
  让麦浪卷没她们的云鬟
  让他们眉间中刀光化作一片叶的柔云
  让她们玉脸中剑影化作一朵桃的红粉
  她只要白玲随行
  在阳光春风吹拂下去体验道统的光环
  去体验空穴来风的春风密码
  怎能为激亮大地的苏醒
  怎能为吹绿田野的盛装
  怎能为拨醒人们的故念

  一阵春风卷起
  绿浪中纸锭和冥币卷起
  在天空飘飘悠悠
  他们好像不愿下地狱给鬼魂增长财富
  冥火烧过的残身还想在空中自由一番
  或者它们在冥冥之中
  想给孤坟野鬼送去的温馨
  让本在阳间不平等的财富在阴间获得平衡
  尽到安稳鬼魂财富的天职
  不让无亲人的鬼魂出去倒乱的人间
  潘金莲知道
  一股股春风助力整在调节冥币分送
  那个悼念故人的季节
  天地人道 魔鬼魂道
  也想创造一个和谐的他们的世间
  如烟往事 十里桃花
  谁说忘尽前尘呢
  三生三世 九转魂回

  潘金莲
  看着随风起伏的青青麦浪
  忽然在近处
  听到一个老妪的哭坟声
  凄忏得催人泪下
  她带着忧伤同情的心情向她走去
  才知老妪八个儿子在征辽中壮烈
  老妪的丈夫不幸悲痛而亡
  一个好好的村落农家就这样被战争摧毁
  她又孤老体弱不知今后如何度日
  大宋的抚恤金少得可怜
  她只能活够一年半载
  她举目无亲
  她的泪洒在坟前
  连老翁的魂也不会安宁
  潘金莲
  眼前一片苍白泪水
  忽觉绿油的麦浪如一片血海在涌动
  春风吹拂麦浪的声音如战场的厮杀声
  在空中飞飘上落的冥纸
  如壮烈将士们的英魂寻找着故乡的亲人
  她好像看到
  成百上千的英魂拥蔟着这位伟大母亲
  潘金莲按纳不住内心的悲悯
  一把抱住了这位伟大的母亲
  她们俩的悼坟哭声
  似乎憾动了天上的散片白云的连结
  把太阳遮暗
  把春风打湿
  把麦浪垂头
  把春鸟倾听
  把整个世界凝聚在她们的泪珠中
  在旁的白玲想起她自已的生世
  因孤儿孤苦出家修道
  泪珠如雨的倾下
  清明的泪水是故人的魂魄

  清明节当夜
  汴京春叙阁茶楼
  灯火昏暗
  没有乐器声和歌舞升平声
  故人的幽灵
  如在香烛中飘舞
  纸锭和冥币的火焰在盆中叹惜
  故魂的烟香绕绕如钻进活人的心肺
  一种冥冥的气氛正在追思着亡灵故人的业
  春叙阁的树叶也静静地悼念着什么
  雀儿无声地在星光下注目着故魂的到访
  一个冥冥的阴间如在春叙阁里游动
  茶楼中央大堂的壁灯时亮时暗
  如鬼灵在那里喘息
  房顶梁柱上挂下的垂灯暗暗绰绰
  如魂眼要向人间索要什么
  大堂的中座上
  坐着曾在麦地哭坟的老妪
  她穿着端庄富相的衣衫
  乌黑的头发云寰垂耳
  脸色憔悴 但双眸粲粲如星
  潘金莲等所有春叙阁的侍待
  把哭坟的宋氏老夫人视作母亲看待
  宋氏老夫人正要说着
  她的八个儿子在征辽大战中的壮烈故事
  此时此境
  在汴京禁军三品都统戴宗的主持下
  由潘金莲领衔全体春叙阁侍待们
  向宋氏老夫人跪下三叩首
  潘金莲庄重的宣布
  本阁人员不论男女年岁大小
  即时起称老夫人为母亲大人
  话音一落
  戴宗向老夫人跪下说
  母亲大人
  孩儿向母亲大人有礼了
  三叩首


  注:<<幽幽一梦 有狐绥绥>>诗文有 青山绿水眉黛间创作, 引自<<天涯诗会>>(2017年2月23日) 。

  注:[第四卷50集终] *( 第五卷50集待续) 2017年3月11日 总字26万左右。
作者 :流浪诗人波波 时间:2017-03-29 21:15:24
  其实,我是一直捉摸不透。 大作继续加油。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宝贝小菩萨 时间:2017-04-30 10:43:31
  <<水浒潘金莲故事传奇>>(潘诗剧215)

  <水浒潘金莲喜子>(潘诗剧215)

  初夏四月初六
  阳光灿烂 白云吐丝
  和风羲羲 鸟儿鸣鸣
  京都汴河的水绿油油的奔流直泻
  载货的重船如十月怀胎的女人
  摇摇晃晃的慢行
  船尾橹桨击浪的漩涡
  惊动了深水中的沉鱼
  时不时的随浪花蹦出水面
  岸边人们呼声欢笑
  喜悦的盯着浪花神鱼跳跃
  潘金莲
  披着宽大的白衣斗篷
  挺着大肚子在汴河边的果园里
  摇摇晃晃的散步
  和吸呐着田野的花香
  清风夹着暖阳线条正在吹拍她的大肚皮
  她的乳房饱满得有的涨痛
  她露出痛感的苦笑和荣耀
  她觉得世上的什么伟大都比不上
  此景的女人挺着临产的大肚伟大
  世间三皇五帝和
  鸡鸣狗盗者都是这样诞生的
  她在深思
  田野的花朵其色差天壤地别
  但结局都在安稳中一样的过去
  而人降生时其色差倒不大
  但人生的过程和结局倒天壤地别
  她看看身后的一群伴随女人
  她想他的力量倒不是她的蓝天下的孕肚
  而是她的白皑皑的银子和黄灿灿金条
  自古以来世俗之眼都往里盯往里住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
  其实人生下来都应该是平等的
  但上天怎么弄了个不平等呢
  人生不平等了又往天命想
  想穿了感到平等了
  早晚如花朵一样都得谢去
  叶落归土
  有钱有权的鬼魂倒更禁闭死守
  无钱无权的鬼魂倒很开放自由
  她们阵阵笑语声
  把潘金莲的思绪拉回眼前
  她看着百亩梨花盛开绿枝更娇容
  梨花冰洁胜玉肤凝脂欲滴
  妩媚多姿香浓胜脂粉
  嫩叶碧绿披白衣刚柔相济
  风吹叶飞舞又如千万白蝶聚会
  和煦阳光的下
  花朵白得耀眼厚道
  远看梨花连成一片似乎与
  蓝天白云相连
  白云在做梨花梦
  梨花在做白云梦
  一阵劲风吹拍
  远近的梨花飘飘落落飞飞扬扬
  如九天仙女散着朵朵白花
  一阵劲风吹打
  无数的枝条叽叽嗦嗦
  如织女金梭穿云织布
  白花纯洁无比
  终身不染尘埃
  梨花瓣瓣坚挺向上
  它好像在藐视肮脏的世道
  白花白云白光
  好像在催动她胎儿的降世
  她感觉孩子在宫中伸展拳脚
  他要睁眼看看纯白的世物
  他要闻闻梨树的花香
  他要吃上母亲的第一口乳奶
  他希望雪白的梨树花撒满田野
  潘金莲在梨树下玄想
  她担心孩子降世在田野
  他喃喃自语.梨园的景色再好
  但不是生孩的地方
  她忧愁得嘴里好像在祈祷
  不知哪里来的大朵云块
  一块块地铺满梨园上空
  她想
  但到天要织布.天要下雨
  天要给梨树白花和胎儿淋浴
  一股股清气充满她全身
  一个胎儿
  在她玉宫的天堂里要出征了
  天空
  突然雷声隆隆
  闪电金光四射
  梨花飘起裹在她周边
  稀落的雨点不敢靠前
  她要生了 天要她生了
  胎儿要她生了
  世间人道要她生了
  一种新的思维力量要她生了
  她在一棵百年梨树下躺下
  粗壮的树干像神一样在保护她
  茂密的枝叶和花朵像产婆那样来回关爱她
  突然一个圆圆地
  金色闪电从她上方略过
  她闭起眼睛正在运气
  她感觉外然的
  一股香气劲力扑向她的隆起肚皮
  她似何还听到一下拍打声
  哇的一声
  一个婴儿诞生了
  一个久盼的婴儿诞生了
  雪白和血红相辉
  婴儿的哇哇声和四肢蹬动的神力
  把天上云雨纷纷四散
  太阳和月影张开了笑脸
  温暖的和风旋转在他们身边
  潘金莲见婴儿生在田野的梨花丛中
  相信他会清白一生
  她向天空和梨园深深地换气
  她的随从们笑开了怀
  接生婆唐妈李妈说
  这虎子天生地养福星高照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