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三、恶人须用恶人磨

楼主:听蝉弈棋 时间:2018-01-11 23:09:50 点击:38 回复: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上回书说到,烧盐匠正龙门阵摆得吼(这里指谈兴正浓),刚要说到“偷青”的时候,一个身材单调,五十岁左右的男人慌忙火急地跑道堂屋门口道:
  “儒辉!着……着了,幺……婆背……背时了。”
  儒辉回头一看,来人正是李幺婆的干儿子张吼包儿(hou1ber1)(有支气管哮喘的人乡下叫吼包)。
  李幺婆有事,儒辉赶忙起身着急地问道:“张大哥!幺婆又咋个起了?快进来坐斗说。”
  张吼包儿仰天大大地吸了一口气,喉咙发出一阵轰鸣。艰难地抬了一下腿,又不得不软塌塌地放下。右手爬在门方上,左手轻轻拍打胸口,一阵猛咳,那架势要是一部机器,怕是螺丝都要被抖松。张吼包儿又扎实地喘了几口气,使劲轰了一下“油门”,才像一架老爷车蹿过门槛,儒辉赶紧双手接住。
  看到张吼包儿累得啷个造孽,儒辉把他扶到板凳上坐下。一只手轻轻给他捶背,一只手不断地在他胸口抹着,生怕他一口气不来‘熄火’。心里着急又不敢催,只好散坛子(开玩笑)缓缓地道:
  “哥哎!你这架车是该好好修哈了,唉……晓得自己马力不足你跑慢点嘛!不着急,把‘发动机’转匀均(读:yun2jing2。均匀之意)了再说,好幺不到台吗?”
  姚纤在后面听儒辉宝噻噻(宝里宝气)地话语,忍不住蒙起嘴巴偷笑。慧卿见张吼包儿紧斗开不了腔,于是站起来道:
  “张大哥!你好生歇哈稍,我和儒辉去看看,是不是李老幺这娃又要打翻天印?”
  张吼包儿仰着头喘着粗气,费了好大的劲才艰难地点了一下头。
  于是慧卿对黄嫣等三人道:“三位姐姐!失陪一哈儿,我和儒辉去看哈。”
  说完拉起儒辉就走,儒辉冲到门口,回头对灵秀道:“三妹!我和慧卿跑前面,你赶快把我的药箱背起,脚跟脚地来!”
  从黄桷湾到幺婆住处有近两公里路。不敢怠慢,儒辉带着慧卿一路小跑。他们知道,老幺是个天棒(不讲道理、打架斗殴、做事不知轻重等的人),毛了是六亲不认的主。万一管不住手脚,幺婆重病在身,咋经得起这爆参子(多指不听话,调皮捣蛋倒大不小的娃儿)摔摆嘛!整出点渣草(问题),后悔药都找不到地方买。
  跑到半路,慧卿就按斗肚子,脸青白黑地喊跑不动了。没法,儒辉只好对慧卿道:
  “九月!你歇哈缓口气慢慢来,我先去照看幺婆。”
  慧卿喘着气道:“要得。你去看哈没啥大事就算了,别去和李老幺这种人生事。”
  慧卿话说完,儒辉已经跑出几十米开外。
  儒辉到李幺婆家的时候,李老幺两口子还坐在幺婆门口的干檐坎上,时不时地对里屋骂两句。儒辉恶叫叫地盯了老幺一眼,老幺沟子一紧(屁股一夹,有害怕之意),抬了一下屁股,脸上明显露出怯意。
  儒辉没有理他,直杠杠地来到里屋。幺婆正躺在床上哭,老大两口子守在床前,拿着帕子给他妈擦眼泪,似乎对门外的李老幺一点办法都没得。
  儒辉问了一下,才知道事情的由来。李幺婆这两天拉肚子,初二这天到中午的时候,突然内急,本来行动不便,没搞赢就拉到裤子里了。这几天恰好该轮到老幺家经佑幺婆,就让人代口信,让李老幺两口子去烧水洗澡换衣服。当时,老幺家正在吃饭,一听说就烦。老大两口子催了几遍,狗日才老大不情愿地放下碗筷。到了幺婆面前,见幺婆披头散发,呻吟不止,一身乓(pang1)臭(乓臭:臭气熏天),老幺两口子心里立时就生出十几分地厌恶。老幺本来就是个天棒,加上喝了烧酒,一不认黄(认事)就破口骂道:
  “老叫化婆!过年你都忘不了罗唣人,我要是你,黄桷溪没得盖盖,早跳下去了。”
  李幺婆一身重病,自己痛苦不说,还给后人添麻烦,自己都恨自己还厚着脸皮活着。听李老幺这样一撅(骂),立时万念俱灰,爬起来就要去撞墙。李老幺一见,怕幺婆当真死了,自己猫儿抓蓑衣——脱不了爪爪。几步卡(迈)过去,逮着幺婆的手用力一扯,幺婆就是一个逗坐摔在地上,顿时觉得手倒拐就是一阵钻心地痛。恰好张吼包儿路过看见,赶快拉住老幺,让人喊李老大两口子来。
  张吼包儿与老大两口子好不容易把幺婆搂到床上,见李老幺两口子还在外面跳起脚地撅,一副要卖屁股地样子(想横发狠之意)。估黯(估计)今天要出事,于是让老大两口子守斗起,赶快跑去找儒辉。
  再说儒辉进屋,见幺婆喊手倒拐痛,就把袖子给她捞起来,一看手腕脱臼,心里就是一阵刺痛,眼泪一哈就滚了出来。于是,赶快捏住幺婆的手腕,轻摇两下,然后右手一扯,左手在手腕一捏,在幺婆惊叫中把关节复位。
  听着李老幺还在撅他妈装病,想诬栽他,儒辉直觉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于是很平静地走到李老幺面前,从荷包里摸出烟递了过去道:
  “幺表叔!来巴杆烟(抽只烟),大过年地别骂了,人家听到也不好。”
  李老幺有点迟疑地看了儒辉一眼,顿了一下,伸手来接烟,儒辉突然右手逮住李老幺左手颈子,左手迅速捏住手腕关节,右手用力一扯,在电光火石间,李老幺左手关节立时脱臼,接下来就是一阵杀猪般的嚎叫。
  此时,慧卿已经到了跟前,一问知道李老幺的恶行,轻蔑地对地上嚎叫的李老幺道:“该背时。这哈够你啃半天,大过年地好好享受!”
  儒辉轻轻地道:“去给你妈认错,好好悔过自新,你妈原谅了你,我自会帮你减轻痛苦。否则,你自己去医院治,有脸你去做起呈子告我。”
  一哈儿,灵秀带着金秀、银秀、黄嫣、杨柳、姚纤也到了。见老幺在地上惊叫,脸上坨子汗直冒,一边喊痛,一边还和婆娘一起日撅(谩骂)篾匠娃儿。黄嫣来到里屋对儒辉道:
  “弟娃儿!外面那个男的你把他咋个了?一直在骂你。”
  儒辉简单说了一下前因后果,杨柳听后道:“你这样整别个好像要不得哟,咋做事不知轻重呢?还不快把他送医院,晚了要是把手整残了你付不起汤药(负不起责)。”
  黄嫣道:“恶人须用恶人磨,这种人就该让他吃点苦头。柳!你忘了弟娃儿就是医生,他心头有哈数(知道轻重,能掌握度)的。”
  儒辉也不管李老幺两口子放踹(撒泼),让老大婆娘去烧水,自己去抱了点干柴,放到洗澡间点燃,好暖和一些免得一哈儿幺婆洗澡感冒了。
  洗澡水烧好后,儒辉就让银秀、金秀、老大婆娘去给幺婆洗澡,自己则和慧卿、黄嫣等坐在堂屋里,听门口坝子里老幺两口子大声朗诵《自贡脏话大全》。任两人口水四溅,就是不理视(理睬)。这时,坝子里已经围起了一些看热闹的人。
  姚纤有点听不下去了,对儒辉道:“你就是个疯子,大过年地让他咒骂安逸嗦?”
  儒辉轻轻一笑道:“没事,骂的风吹过,打的贴膏药(读:yo2)。”
  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估计老幺就是铁打的,也熬不住疼痛,渐渐地只有坐在地上呻唤,再也没精神吵闹。看斗男人像一只焉气球一样,老幺婆娘恨恨地道:
  “你狗日宁愿割颈子也不愿意割耳朵,说几句折财话会死人哪?你看你背心头都湿透了。”
  于是站起来走进堂屋对儒辉道:“篾匠娃儿!你做个好事把我嗯老幺手膀子逗起。”
  儒辉头都没抬一下,装起没听到。老幺婆娘回头看了一下,见老幺一边“哎哟”不停,一边身子发抖。转过头就给儒辉跪下:
  “兄弟哎!看在你还喊他一声幺表叔的份上,你饶了他,别整出个好歹,我们一家人还要靠你幺表叔过日子哒!”
  慧卿赶忙伸手扯了一下儒辉的衣袖,儒辉看了老幺婆娘一眼道:“你们两口子不是房顶开门——六亲不认吗?咋突然又当起表叔来了,你还记得我们是亲戚?”
  老幺婆娘赶忙道:“记得,记得!”
  儒辉道:“那记得你还有个妈吗?”
  老幺婆娘赶快点头:“咋会记不到哦,我嗯老幺又不是石头旮儿(石头缝)爆出来的。”
  儒辉道:“行,你让老幺去给他妈人个错,只要幺婆原谅他,我立马就给他治。”
  老幺婆娘哭兮兮地道:“你看他都痛成那个样子了,咋还说得出话吗?你先给他治了,我们两口子马上给我妈磕头作揖,求她老人原谅小辈不懂事。”
  儒辉道:“说话算话?”
  老幺婆娘道:“算话,算话!”
  于是儒辉来到院坝里,拿起老幺的手臂,一捏一扯,老幺又是一阵杀猪般的嚎叫。过了一哈儿,儒辉道:
  “你活动一下,看还痛不?”
  老幺站起来,甩了几下,又用另一只手捏了捏。突然,一锭子(拳头)就向儒辉打来,儒辉猝不及防,赶紧身子一侧,就觉得脸上一丝凉风扫过。
  老幺一击不中,知道吃不到欺头(占不了便宜),骂了一声:
  “篾匠娃儿!我日你祖先人板板。”
  骂完提起裤儿挂五档就跑。儒辉没有张视他,跳进门,抓起老幺婆娘的手腕,老幺婆娘知道要被趸(方言读:dui4)时(吃大亏),吓得惊抓抓地骂道:
  “老幺!你个龟儿子,老娘把脸抹下来给你求情,你狗日地居然把老娘丢下来受罪。晚上要是让你上身老娘跟你姓。啊……啊……”
  老幺蹿出坝子,听婆娘惊抓抓地叫,回头一看,立时就被钉在坝子边,不敢趱半步。
  儒辉对老幺道:“敢跑我立马让你婆娘手杆子变腊猪蹄,在肩膀上吊起秋(烟熏)半年。”
  围起看热闹的人跟着起哄道:“老幺,跑嘛!将才(刚才)你不是飚得多快哒。跑了家里就多出一根腊猪蹄,整二两苕粉(红苕粉条)来炖起,有盐有味地好安逸哟!”
  李老幺刚才已经尝到手杆变腊猪蹄的滋味。楞了一哈儿,估计是将心比心,或者是想起了理解万岁这句时髦语,居然面带惧色,扑爬礼拜地倒回来,轰一下就给儒辉跪下,求儒辉放过婆娘。
  儒辉在老幺屁股上爪(踢)了一脚道:“滚!去给你妈说。今天要是你妈不原谅你,我让你们两个背时行头天天唱《今天是个好日子》。”
  这时,金秀、银秀已给幺婆洗完澡,把幺婆弄到床上躺好。银秀抱着一抱脏衣服出来,往老幺婆娘怀里一揍道:
  “光说不练,必定是个笨蛋。让幺表叔在他妈面前去背书(检讨),表叔娘你去练手手儿。”
  老幺进去大概十几分钟后出来,对儒辉和慧卿道:“我奶母让你们两个进去。”
  两分钟后,儒辉和慧卿出来,儒辉在墙壁上取下李幺公的遗像,端张凳子坐在堂屋门口,然后对李老幺道:
  “去喊你婆娘过来。”
  两个背时行头来到儒辉面前,儒辉道:
  “跪下。今天当着你老汉和众人的面,我替幺婆给你们约法三章,第一、今后必须孝敬幺婆,不得忤逆。第二幺婆身患重病,你们三兄弟须尽心尽力医治,不得有任何怨言。第三严禁当面做人,背后变鬼。要是今后我发现幺婆身上少根头发,我第一个要找的就是你。做得到不?”
  两口子连忙答道:“一定,一定!”
  儒辉道:“你们的臭德行改得了不?”
  两口子道:“改,一定改。”
  儒辉道:“不改咋个说?”
  老幺楞了一下道:“不改……不改……就着(被)劳改!”
  众人一听哄堂大笑。
作者 :李华瑞 时间:2018-01-12 08:19:44
  @听蝉弈棋
  拜读佳作。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宜宾文豪 时间:2018-01-12 10:47:30
  @听蝉弈棋 读来令人手不释卷,故事简直妙趣横生。方言硬是有盐有味,听蝉弈棋文章笑星。

  “儒辉!着……着了,幺……婆背……背时了。”-----着----背时了----遭了、糟糕、出事了、遭罪了等意。
  “张大哥!你好生歇哈稍,我和儒辉去看看,是不是李老幺这娃又要打翻天印?”。歇哈稍----稍微休息一下之意。翻天印----指下对上、小对老言或行不恭不敬。
  ,幺婆重病在身,咋经得起这爆参子(多指不听话,调皮捣蛋倒大不小的娃儿)摔摆嘛!整出点渣草(问题),后悔药都找不到地方买。摔摆----折腾之意。
  这几天恰好该轮到老幺家经佑幺婆,----经佑----照顾、护理、侍奉之意。
  “老叫化婆!过年你都忘不了罗唣人,----罗唣---添麻烦之意。
  见李老幺两口子还在外面跳起脚地撅。----撅---骂的方言。
  两个背时行头来到儒辉面前,--- 两个背时行头----两个不成材的不争气的不象话的倒霉的家伙之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我的心在飞扬2011 时间:2018-01-12 14:05:58
  @听蝉弈棋

  儒輝的以恶治恶的方法很奏效哦,老师的自贡方言说得很地道哦,谢谢老师的分享~[d:可爱][d:可爱][d:赞][d:赞]
  • 宜宾文豪

    举报  2018-01-12 14:21:52  评论

    @我的心在飞扬2011 听蝉兄的方言小说,在文毫目力所及内,是名副其实的佳作。老师江南人,看了此书犹亲到蜀地一游了!
  • 听蝉弈棋

    举报  2018-01-13 18:44:14  评论

    李老幺这种人,讲道理是行不通的。所以,以恶治恶才是最有效的办法。这里我要表现的是儒辉善于针对不同的人用不同方法,做事灵活的性格。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娥江青山妩 时间:2018-01-12 19:06:51
  [d:赞][d:赞][d:花][d:花]
作者 :ty_紫裳音儿 时间:2018-01-12 20:06:19
  原来《黄桷树》在这儿,乘会儿凉!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