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散文芳华】桔子

楼主:东海闲鸥 时间:2018-01-08 14:06:54 点击:33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初识桔子,是在我六岁或者七岁的时候。那天随我母亲进城,弟弟面对一个价格十多元的玩具火车满眼喷火,赖着在商场打滚;好不容易拖走了,我却看中水果架上一堆金黄灿烂的桔子,哭着拉着妈妈要。妈妈无法,叹着气买了一个,剖开来分给我和弟弟。虽然对所得之少颇为失望,但那口齿间散发的芬芳气息,弥漫了我整个的童年,并足使我记忆至今。那是七十年代末期。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个桔子的代价是两毛钱,而那时我并不理解两毛钱的价值。在当时,这个桔子等于我们全家一冬少吃三十斤白菜或者萝卜,还可换得七八斤生产队果园产的小苹果,或者一块足够我们姐弟其中一人添置一件上衣或裤子的次品布头。
  十三四岁的时候全家回城,生活也随着大环境的好转而一天天宽裕起来。再后来,交通上的便利,使得来自遥远南方的桔子由稀贵之物变得极为平凡普通,甚至比北方特产的苹果还便宜许多,其他美味的水果也渐次丰富。而我从未忘记儿时领略的那种芳香与甜蜜,桔子成为我水果中的最爱,每年从立秋的青涩开始,一直吃到春天将要霉烂的时节。在那个充满幻想的年纪,吃桔子竟是我读书之余的主要消遣,坐在家里一面吃,一面在脑子里编辑着各种故事玄想,有时接着昨天的继续,有时另起一个开头重新幻想,桔子于不经意间,一天便可消耗四五斤。
  
  如幼橘般酸涩的青春年代一晃而过,似乎也没存下什么特别的留恋。将近而立,颇感疲倦的我告别父母兄弟,负起行囊,奔赴比桔子的故乡更为遥远的南方。南方的花花世界迷乱了我的眼我的神,翘着涂满丹蔻的小指,燃起一支香烟,我开始习惯于坐在咖啡楼的玻璃窗内,漫无目的地浏览过往的行人。理所当然地,我接受了亚热带的水果以及它们的传说,并且从口音的逐渐变化,努力使自己区别于北方我的产地。桔子的芬芳渐渐离我的记忆远去,我狂热地爱恋起昂贵的进口水果。在那些花花绿绿的果皮下,我吞食着或甜或苦一伙平淡无奇,正如在我华丽的特卖场买来的廉价衣服的包装下的心,百般滋味,惶惑不已。
  再后来,更加疲倦的我躲进温情弥漫的江南。生活突然少了喧嚣和光彩,内心不很情愿地一点一点回归平静。我不再特别在意装束仪容,我可以乱着头发拖着鞋,穿一身不伦不类的旧衣出入菜场,满不在乎地和小贩讨价争论。只是依旧嗲着的嗓音,使我内心仍固执地区别于本地人,依旧保留残存的那一点少女的高贵假象。
  忽而有一天,菜场中一堆金黄灿烂的果实吸引了我。是桔子,还是那么平凡朴素的桔子,随意地堆于地上。小贩高声叫卖,一边毫不吝惜地任意添加几个给斤斤计较的老太太。掰开一个,旧时熟悉的芬芳热辣辣地直刺心底,我的眼开始模糊。
  那一刻我似乎明白了生活的真谛。我想我是该老了。

  


  作者:东海闲鸥
  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转载,侵权必究。
  All rights reserved,the right infringement must investigate!



  

  
  
作者 :衣宝泰 时间:2018-01-25 15:31:22
  支持!支持!再支持!
作者 :槐黄子 时间:2018-01-26 22:30:56
  @东海闲鸥
  贫穷的时候,我爱吃肉。
  富足了的时候我爱吃青菜。
  岁月是一把标尺,丈量了我们的生活水准,同时也让我们渐渐老去。
楼主东海闲鸥 时间:2018-01-26 22:34:22
  是啊,怀念过去,觉得还真是一杆秤
作者 :如心爸 时间:2018-01-28 20:17:37
  初识桔子!还以为桔子是个人!哈哈![d:赞]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