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写作课堂】乡愁怀旧与离散文学的思考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3-15 08:13:16 点击:228 回复:2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乡愁与怀旧

  我们欣赏唐诗宋词三百首,其中半数是写乡愁思绪。乡愁好像是中国人集体意识里的生活基调,它源自时局的分割与历史的断层,或有因战争或仕途或生活而离乡背井,又比如现代化社会经济发展带来的大量城乡流动以及国际奔波留学又增加多少游子思乡?

  唐朝孟浩然的《早寒江上有怀》有诗云:“木落雁南渡,北风江上寒。我家襄水曲,遥隔楚云端。乡泪客中尽,孤帆天际看。迷津欲有问,平海夕漫漫“。这是一首怀乡思归的抒情诗。借鸿雁南飞,引起客居思归之情。望见孤帆远去,想到自己无法偕同的怅惘,最后写欲归不得的郁积。诗人的情感是复杂矛盾的,既羡慕田园生活有意归隐,但又想求官做事以展鸿图,所以诗词中的乡愁有时也隐含其他寓意。

  宋朝柳永的《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这首词抒写作者漂泊江湖的愁思和仕途失意的悲慨。上片描绘了雨后清秋傍晚关河冷落夕阳斜照的凄凉之景,下片抒写词人久客他乡急切思念归家之情。全词语浅而情深,融写景抒情为一体,通过描写羁旅行役之苦,表达了强烈的思归情绪,也写出了怀才不遇的典型感受,从而成为传诵千古的名篇,被苏轼称赞其佳句为“不减唐人高处”。

  中文文学中的乡愁(home-sick)和外国文学描述较多的怀旧(Nostalgia)具有不同的语意(semantics),后者属于一种甜蜜的忧伤,比如记忆中某种音符,旋律、气味等感官刺激遽然勾起浓烈鲜明的回忆。英文歌曲中的《乡村音乐》牵动着很多留学海外学子的心,一如《红歌》它牵动着更多上山下乡《知青》那段燃烧岁月的回忆。而乡愁,它是漂泊游子的思乡情怀,这主要是由于地理(空间)隔离引起的;而怀旧则是对过去时光所生的眷念之情包含思乡的情绪,它更关乎个人对历史(时间)的感喟。

  著名的张继《枫桥夜泊》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当时张继进京赶考,名落孙山,郁郁还乡,途经苏州,夜宿枫桥触景生情,写了这首意境深远千古绝唱的《枫桥夜泊》,表达了诗人旅途中孤寂忧愁的思想感情。诗人运思细密,全诗以一愁字统起,短短四句诗中包蕴了六景一事,用最具诗意的语言构造出一个清幽寂远的意境。一缕淡淡的客愁被点染得朦胧隽永,在姑苏城的夜空中摇曳飘忽,为那里的一桥一水,一寺一城平添了千古风情,吸引着古往今来的寻梦者。后来张继重游寒山寺时,又写了一首《枫桥再泊》。诗文是:“白发重来一梦中,青山不改旧时容。乌啼月落寒山寺,依枕尝听半夜钟“。

  也有一种寻根情怀衍生的新的乡愁,它不完全来自百分之百对故土的眷念,而是一种对历史对文化的向往与牵挂,也算也一种转型的乡愁,普遍存在于海外华人的心上,其中深藏着一种念旧的情怀,既想握住或寻回过去既往的心里。

  享誉海峡两岸的台湾著名作家余光中的《乡愁》就被大家广泛引为美谈。

  全诗如下: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诗人用这头外头两个简单的指示代词,巧妙地将彼此隔离的人物时间和空间,以愁绪的两端紧密融合,就是这若有若无的距离和联系,给那些整日在相思别离和相聚奔波的人们一种强烈的共鸣,一种难以言表的哀愁和欢欣。尤其诗中叠词的运用,在音乐上造成一种回环往复,一唱三叹的旋律,为全诗营造了一种低回怅惘的氛围。

  除了追念既往也遥想无穷的未来,更有一种诗性哲理性的乡愁,一如旷古的大寂寞,杀那的悲情和頴悟。比如唐朝陈子昂的“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怆然泪下。” 抒发人生当何去何从,对生命本身感到迷惘的思绪。

  比如曹操的《短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相比较曹丕的《燕歌行》:“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群燕辞归雁南翔,念君客游思断肠。慊慊思归恋故乡,君何淹留寄他方”,这对父子一缠绵一苍凉,一婉约一慷慨。这个文学史上称为《建安风骨》的慷慨悲凉意象,乃形成于战争频仍饥荒饿殍的时代背景,乱世的生命极其脆弱经常要面对死亡,触发人们对世界有了新的认识,开始用诗歌把苦难的历程和痛苦的内心书写出来的渴望,在文学史上形成了人的自觉和诗的自觉的新篇章,并将千百年来诗歌的悲情推向了极致。

  至于聚集人生感慨旅途寂寞,抒发了叹流年悲迟暮伤离别的复杂情感的,其代表作还有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这首诗在意境情趣韵律上开拓了新的天地,描写了春江花月夜的奇丽景色,展示了大自然的美,抒写了相思离别之情,表现了对青春年华的珍惜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诗篇用浓淡相宜的笔触,描绘出一幅春江花林江月的画卷,从江月美景中托出客子离愁的情怀;那徘徊在明月楼的月光,竟成了知人意通人情的有情体。那月夜扁舟中的游子,楼上镜台前的思妇,月光中飞离的鸿雁,江流跃水的鱼龙,是景是情难以区分。《春江花月夜》的许多诗句还富于哲理,比如“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照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抒发了个人生命短暂,宇宙永无穷尽的哲理性感。
  
  又比如张孝祥的<念奴娇-过洞庭>: “ 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色。玉鉴琼田三万顷,着我扁舟一叶。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应念岭表经年,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短发萧疏襟袖冷,稳泛沧溟空阔。尽吸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宋孝宗乾道元年(1165)张孝祥出任静江府,次年六月遭谗降职北归,途经湖南洞庭湖,时近平湖秋月之夜,诱发了词人深邃的“宇宙意识”。勃然诗兴挥笔写下了这首词。他以星月皎洁的夜空和寥阔浩荡的湖面为背景,创造出了一个光风霁月坦荡无涯的艺术意境和精神境界,充溢着一种皈依自然天人合一的宇宙意识,而这种意识又在下文的“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中表现得更加充分。诗人写观湖楼上所见之实景,实际上也是在写他所经历的心路历程。他要吸尽长江的浩荡江水,把天上的北斗七星当作勺器,而邀天地万物作为陪客,高朋满座地细斟巨饮起来。诗人近似超然忘形,时光瞬间凝滞了,空间也已缩小了,幕天席地;先前那个更无一点风色安谧恬静的洞庭湖,霎时间似乎变成了万象沓至群宾杂乱的热闹酒席,一个“扣舷独啸”的词人形象充塞于画面,啊,不知今夕何夕!

  文学中的乡愁与怀旧总是那么的迷人,就像席慕蓉的诗写的那样:“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离别后,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 。

  (二) 海外华文文学的离散情怀
  
  离愁是短暂的,因为故乡还在思念的那一头,哪里仿佛永远有盏明亮的灯,在楼窗前等待游子的归来。但离散则是一种身份的失落,这是很多中国读者无法理解的海外华文文学或多或少的文化失落感,因为先人迁徙由唐山下南洋了,表现在文学作品中而形成特殊的所谓【离散文学】这样的题材与思潮。

  “离散”(Diaspora)这个课题在目前的文化研究领域里已经逐渐成为显学,它可以是身体政治的离散,也可以是文化认同的离散,尤其在这个全球化事物高速流动的世界里,离散无所不在,也无可避免地更加多元复杂。

  旅台的马来西亚作家李有成在2013年年8月出版《离散》一书。他在书中说:“离散的当代意义显然必须超越寂寞悲情苦难怨怼,传统上离散经验所造成的心理或情感反应,中文中有几个相当生动的成语,颇能表达离散意义的延伸与变动,就是从‘花果飘零’到‘开花结果’,或者从‘落地生根’到‘开枝散叶’,我们看到离散意义所反映的不同生存态度。作者也认为,离散不再是苦闷的情境,反而创造了一个更具生产性的“第三空间”。生存在家国和居留地之外,让离散社群有更大的思考空间,带来更多创意。作者也认为“离散“不仅仅是个人身体的离散,其具备所谓的“文化记忆”,更是共时的也是历时的。“一个人可以成为某个国家的公民,但他的文化记忆未必一定只能以国家单位来界定,他的文化记忆往往指涉更为广阔的离散社群”,很多时候我们会发现,公民身份并不等同于文化身份,一个个初来乍到的新移民,是无法融入一个国家的共同体想象之中,因而产生了文化冲突,比如马华文学现状就是这样,就因为不以马来文(国语)书写,于是不能成为国家文学,只能算是马来西亚(地域性)文学,国家与地域的概念突然间割裂了。据悉作者李有成出生于马来西亚,中学毕业后负笈台湾师范大学修读英语系,后修读台湾大学英美文学硕士班及比较文学博士班,曾任欧美研究所所长,研究领域包括非裔与亚裔美国文学、当代英国小说、文学理论与文化批评等。旅台多年也是诗人的李有成自身便具备丰富的离散经验,关心离散的相关议题仿佛也是一种自然而然的选择。

  让我们再来阅读 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游俊豪助理教授出版的《移民轨迹和离散论述:新马华人族群的重层脉络》。(注:新马即新加坡与马来西亚的简称)。这本学术专著为读者梳理了新马华人移民的几个切入点,从国家侨乡与文学,分析新马华人移民的历史与文化变迁。收录的论文分为国家、侨乡、文学三辑,反映了作者多年深入华侨华人研究的脉络与面向。这是由于二战以来超过五十年的时间里,海外华人移民所在地的国家的社会架构深刻地影响着他们的处境,而中国历经的变动又重新造塑了华人新的认知与想象,从家乡到祖籍地的过渡,其中牵涉华人的政治、社会、经济等多重因素转折构成繁复的华人文化,在他们的文学作品里可以普遍找到铭刻。
  
  作者提出围绕着华侨华人的命题召唤的许多悬念,让人思索的是分散各地的华人如何接受新国度而又被这些国家所吸纳,让人好奇的还有他们跟作为移民起点的中国千丝万缕的关系,以及他们的共同经验和记忆,如何凝聚为国内与跨国的族群。这些命题的认知和叙事从来就不是单面也不是单向,因为华侨华人的历史话语与社会语境是通过多重势力在被建构着的。新加坡与马来西亚的华人亦是移民历史中的一环,华人几百年前开始下南洋,到清朝末年华工移民的浪潮,新马接收了许许多多移民者,并在二战后与当地其他族群一起建立国家。作者沿用了王赓武教授的移民历史范式,将华人南来按历史性分为:1850年前的华商、1850年后的华工;1900年至1950年中国各种政治运动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期间,海外华人确立了的华侨身份;1950年后身为移民后代的华裔,最后是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后新一轮的移民群体,新移民。

  在离散的论述中,移民与出生地、居留地之间总有千丝万缕的复杂关系,文章重点试图归纳出早期两大移民典型:落叶归根与落地生根。对前者而言,祖籍地始终是离散族裔魂萦梦牵的核心地带,对后者而言,移民过程一旦启动,就是和祖籍地疏远的开始,就是往居留处在地化的过渡。

  这种“落叶归根”与“落地生根“的分类,笔者以为其实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新马独立建国之前,就有过轰动一时的侨民文艺与马华文艺的辩论。前者主张作为侨民自然是中国的一支,所以中国的文艺路线就是侨民的路线。而后者则主张马华文学自有其道路不同于中国,马华文学界必须摆脱附庸中国的状态,要有自己要写的题材,有自己要发掘的创造的典型人物与典型事件,有着自己要负担的时代任务,所以马华文学自有其前途。

  《移民轨迹和离散论述:新马华人族群的重层脉络》一书也提到:新加坡本身作为一个移民社会,适合放置到离散的语境之中,但这种离散情境未必就是切断历史或文化上的离散连结,它所呈现出来的符号不断在构成、解构、重构,而且让不同群体与机构从不同角度阐释及解读。这种文化符号的变化,冲突与磨合,其实就是华人移民及其他移民群体的历史缩影,虽然离散社群在现实中面对许多文化困境,但这种文化困境其实也创造了更广阔的空间,至于是要归化中心,或是坚持站在边陲,就见仁见智了。

  中山大学朱崇科教授2004年出版的《本土性的纠葛》一书中提到他的研究重点置于“边缘放逐,南洋虚构与本土迷思”三方面,是作者近年对马华及新华文学的反思及建言,反映了新马华文写作者的”本土性的纠葛“。笔者以为这是中国近三十多年来经济改革开放以来,文学摒弃政治意识形态,所带给海外文学新的思维空间,以及我们看到大陆开始在台湾回归文化认同上另辟新路初见芽头,但这种的文化接触对海外的【离散文学】形成涟漪性的影响似近实远,毕竟那个时代已经走远了,而新马这么多年来已经分别以非中文作为学校教育的教学媒介和主流官方语言。

  完稿于2015年4月12日

  备注:本文部分资料改写自2014年6月的文学评论旧作【出走,离散与归来】。文中提到新加坡作家英培安的小说《不存在的情人》与《骚动》;旅台马来西亚作家李有成的《离散》;以及南洋理工大学游俊豪教授《移民轨迹和离散论述:新马华人族群的重层脉络》;美籍华人严歌苓小说《陆犯焉识》以及张艺谋导演将之改编拍摄的电影《归来》。这几本跨越新马中美台的小说与文学论述组成了【出走,离散与归来】文学走向的新思考。
  


  作者:薛依云
  本文版权归作者薛依云所有,严禁转载,侵权必究。
  All rights reserved,the right infringement must investigate!
  


  作者:媚影生活
  本文版权归作者媚影生活所有,严禁转载,侵权必究。

  All rights reserved,the right infringement must investigate!
  


  

  
作者 :孤客独酌 时间:2017-03-15 22:05:01
  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3-19 08:52:21
  虽然海外华人之离散社群在现实中面对许多文化困境,但这种文化困境其实也创造了更广阔的空间,至于是要归化中心,或是坚持站在边陲,就见仁见智了。
  • 清晨紫君

    举报  2017-03-19 10:51:44  评论

    @薛依云 :本土豪赏1个赞(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清晨紫君 时间:2017-03-19 10:51:33
  @薛依云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清晨紫君 时间:2017-03-27 06:20:13
  @薛依云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 薛依云

    举报  2017-03-29 11:45:30  评论

    @清晨紫君 谢谢首席对异乡人的再次鼓励。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雪山落梅 时间:2017-04-14 01:58:46
  @薛依云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晴天的雨1995 时间:2017-04-19 19:39:18
  @薛依云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6-24 00:10:45
  不知何故,正文被架空,空了天窗,剩下漫天星斗,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6-24 00:16:11
  乡愁怀旧与离散文学的思考

  (一)乡愁与怀旧


  我们欣赏唐诗宋词三百首,其中半数是写乡愁思绪。乡愁好像是中国人集体意识里的生活基调,它源自时局的分割与历史的断层,或有因战争或仕途或生活而离乡背井,又比如现代化社会经济发展带来的大量城乡流动以及国际奔波留学又增加多少游子思乡?

  唐朝孟浩然的《早寒江上有怀》有诗云:“木落雁南渡,北风江上寒。我家襄水曲,遥隔楚云端。乡泪客中尽,孤帆天际看。迷津欲有问,平海夕漫漫“。这是一首怀乡思归的抒情诗。借鸿雁南飞,引起客居思归之情。望见孤帆远去,想到自己无法偕同的怅惘,最后写欲归不得的郁积。诗人的情感是复杂矛盾的,既羡慕田园生活有意归隐,但又想求官做事以展鸿图,所以诗词中的乡愁有时也隐含其他寓意。

  宋朝柳永的《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这首词抒写作者漂泊江湖的愁思和仕途失意的悲慨。上片描绘了雨后清秋傍晚关河冷落夕阳斜照的凄凉之景,下片抒写词人久客他乡急切思念归家之情。全词语浅而情深,融写景抒情为一体,通过描写羁旅行役之苦,表达了强烈的思归情绪,也写出了怀才不遇的典型感受,从而成为传诵千古的名篇,被苏轼称赞其佳句为“不减唐人高处”。

  中文文学中的乡愁(home-sick)和外国文学描述较多的怀旧(Nostalgia)具有不同的语意(semantics),后者属于一种甜蜜的忧伤,比如记忆中某种音符,旋律、气味等感官刺激遽然勾起浓烈鲜明的回忆。英文歌曲中的《乡村音乐》牵动着很多留学海外学子的心,一如《红歌》它牵动着更多上山下乡《知青》那段燃烧岁月的回忆。而乡愁,它是漂泊游子的思乡情怀,这主要是由于地理(空间)隔离引起的;而怀旧则是对过去时光所生的眷念之情包含思乡的情绪,它更关乎个人对历史(时间)的感喟。
  

  著名的张继《枫桥夜泊》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当时张继进京赶考,名落孙山,郁郁还乡,途经苏州,夜宿枫桥触景生情,写了这首意境深远千古绝唱的《枫桥夜泊》,表达了诗人旅途中孤寂忧愁的思想感情。诗人运思细密,全诗以一愁字统起,短短四句诗中包蕴了六景一事,用最具诗意的语言构造出一个清幽寂远的意境。一缕淡淡的客愁被点染得朦胧隽永,在姑苏城的夜空中摇曳飘忽,为那里的一桥一水,一寺一城平添了千古风情,吸引着古往今来的寻梦者。后来张继重游寒山寺时,又写了一首《枫桥再泊》。诗文是:“白发重来一梦中,青山不改旧时容。乌啼月落寒山寺,依枕尝听半夜钟“。

  也有一种寻根情怀衍生的新的乡愁,它不完全来自百分之百对故土的眷念,而是一种对历史对文化的向往与牵挂,也算也一种转型的乡愁,普遍存在于海外华人的心上,其中深藏着一种念旧的情怀,既想握住或寻回过去既往的心里。享誉海峡两岸的台湾著名作家余光中的《乡愁》就被大家广泛引为美谈。

  全诗如下: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诗人用这头外头两个简单的指示代词,巧妙地将彼此隔离的人物时间和空间,以愁绪的两端紧密融合,就是这若有若无的距离和联系,给那些整日在相思别离和相聚奔波的人们一种强烈的共鸣,一种难以言表的哀愁和欢欣。尤其诗中叠词的运用,在音乐上造成一种回环往复,一唱三叹的旋律,为全诗营造了一种低回怅惘的氛围。

  除了追念既往也遥想无穷的未来,更有一种诗性哲理性的乡愁,一如旷古的大寂寞,杀那的悲情和頴悟。比如唐朝陈子昂的“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怆然泪下。” 抒发人生当何去何从,对生命本身感到迷惘的思绪。

  比如曹操的《短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相比较曹丕的《燕歌行》:“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群燕辞归雁南翔,念君客游思断肠。慊慊思归恋故乡,君何淹留寄他方”,这对父子一缠绵一苍凉,一婉约一慷慨。这个文学史上称为《建安风骨》的慷慨悲凉意象,乃形成于战争频仍饥荒饿殍的时代背景,乱世的生命极其脆弱经常要面对死亡,触发人们对世界有了新的认识,开始用诗歌把苦难的历程和痛苦的内心书写出来的渴望,在文学史上形成了人的自觉和诗的自觉的新篇章,并将千百年来诗歌的悲情推向了极致。

  至于聚集人生感慨旅途寂寞,抒发了叹流年悲迟暮伤离别的复杂情感的,其代表作还有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这首诗在意境情趣韵律上开拓了新的天地,描写了春江花月夜的奇丽景色,展示了大自然的美,抒写了相思离别之情,表现了对青春年华的珍惜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诗篇用浓淡相宜的笔触,描绘出一幅春江花林江月的画卷,从江月美景中托出客子离愁的情怀;那徘徊在明月楼的月光,竟成了知人意通人情的有情体。那月夜扁舟中的游子,楼上镜台前的思妇,月光中飞离的鸿雁,江流跃水的鱼龙,是景是情难以区分。《春江花月夜》的许多诗句还富于哲理,比如“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照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抒发了个人生命短暂,宇宙永无穷尽的哲理性感。

  又比如张孝祥的<念奴娇-过洞庭>: “ 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色。玉鉴琼田三万顷,着我扁舟一叶。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应念岭表经年,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短发萧疏襟袖冷,稳泛沧溟空阔。尽吸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宋孝宗乾道元年(1165)张孝祥出任静江府,次年六月遭谗降职北归,途经湖南洞庭湖,时近平湖秋月之夜,诱发了词人深邃的“宇宙意识”。勃然诗兴挥笔写下了这首词。他以星月皎洁的夜空和寥阔浩荡的湖面为背景,创造出了一个光风霁月坦荡无涯的艺术意境和精神境界,充溢着一种皈依自然天人合一的宇宙意识,而这种意识又在下文的“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中表现得更加充分。诗人写观湖楼上所见之实景,实际上也是在写他所经历的心路历程。他要吸尽长江的浩荡江水,把天上的北斗七星当作勺器,而邀天地万物作为陪客,高朋满座地细斟巨饮起来。诗人近似超然忘形,时光瞬间凝滞了,空间也已缩小了,幕天席地;先前那个更无一点风色安谧恬静的洞庭湖,霎时间似乎变成了万象沓至群宾杂乱的热闹酒席,一个“扣舷独啸”的词人形象充塞于画面,啊,不知今夕何夕!

  文学中的乡愁与怀旧总是那么的迷人,就像席慕蓉的诗写的那样:“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离别后,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 。

  继续下文...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6-24 00:16:27
  (二) 海外华文文学的离散情怀
  


  离愁是短暂的,因为故乡还在思念的那一头,哪里仿佛永远有盏明亮的灯,在楼窗前等待游子的归来。但离散则是一种身份的失落,这是很多中国读者无法理解的海外华文文学或多或少的文化失落感,因为先人迁徙由唐山下南洋了,表现在文学作品中而形成特殊的所谓【离散文学】这样的题材与思潮。

  “离散”(Diaspora)这个课题在目前的文化研究领域里已经逐渐成为显学,它可以是身体政治的离散,也可以是文化认同的离散,尤其在这个全球化事物高速流动的世界里,离散无所不在,也无可避免地更加多元复杂。

  旅台的马来西亚作家李有成在2013年年8月出版《离散》一书。他在书中说:“离散的当代意义显然必须超越寂寞悲情苦难怨怼,传统上离散经验所造成的心理或情感反应,中文中有几个相当生动的成语,颇能表达离散意义的延伸与变动,就是从‘花果飘零’到‘开花结果’,或者从‘落地生根’到‘开枝散叶’,我们看到离散意义所反映的不同生存态度。作者也认为,离散不再是苦闷的情境,反而创造了一个更具生产性的“第三空间”。生存在家国和居留地之外,让离散社群有更大的思考空间,带来更多创意。作者也认为“离散“不仅仅是个人身体的离散,其具备所谓的“文化记忆”,更是共时的也是历时的。“一个人可以成为某个国家的公民,但他的文化记忆未必一定只能以国家单位来界定,他的文化记忆往往指涉更为广阔的离散社群”,很多时候我们会发现,公民身份并不等同于文化身份,一个个初来乍到的新移民,是无法融入一个国家的共同体想象之中,因而产生了文化冲突,比如马华文学现状就是这样,就因为不以马来文(国语)书写,于是不能成为国家文学,只能算是马来西亚(地域性)文学,国家与地域的概念突然间割裂了。据悉作者李有成出生于马来西亚,中学毕业后负笈台湾师范大学修读英语系,后修读台湾大学英美文学硕士班及比较文学博士班,曾任欧美研究所所长,研究领域包括非裔与亚裔美国文学、当代英国小说、文学理论与文化批评等。旅台多年也是诗人的李有成自身便具备丰富的离散经验,关心离散的相关议题仿佛也是一种自然而然的选择。

  让我们再来阅读 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游俊豪助理教授出版的《移民轨迹和离散论述:新马华人族群的重层脉络》。(注:新马即新加坡与马来西亚的简称)。这本学术专著为读者梳理了新马华人移民的几个切入点,从国家侨乡与文学,分析新马华人移民的历史与文化变迁。收录的论文分为国家、侨乡、文学三辑,反映了作者多年深入华侨华人研究的脉络与面向。这是由于二战以来超过五十年的时间里,海外华人移民所在地的国家的社会架构深刻地影响着他们的处境,而中国历经的变动又重新造塑了华人新的认知与想象,从家乡到祖籍地的过渡,其中牵涉华人的政治、社会、经济等多重因素转折构成繁复的华人文化,在他们的文学作品里可以普遍找到铭刻。

  作者提出围绕着华侨华人的命题召唤的许多悬念,让人思索的是分散各地的华人如何接受新国度而又被这些国家所吸纳,让人好奇的还有他们跟作为移民起点的中国千丝万缕的关系,以及他们的共同经验和记忆,如何凝聚为国内与跨国的族群。这些命题的认知和叙事从来就不是单面也不是单向,因为华侨华人的历史话语与社会语境是通过多重势力在被建构着的。新加坡与马来西亚的华人亦是移民历史中的一环,华人几百年前开始下南洋,到清朝末年华工移民的浪潮,新马接收了许许多多移民者,并在二战后与当地其他族群一起建立国家。作者沿用了王赓武教授的移民历史范式,将华人南来按历史性分为:1850年前的华商、1850年后的华工;1900年至1950年中国各种政治运动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期间,海外华人确立了的华侨身份;1950年后身为移民后代的华裔,最后是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后新一轮的移民群体,新移民。

  在离散的论述中,移民与出生地、居留地之间总有千丝万缕的复杂关系,文章重点试图归纳出早期两大移民典型:落叶归根与落地生根。对前者而言,祖籍地始终是离散族裔魂萦梦牵的核心地带,对后者而言,移民过程一旦启动,就是和祖籍地疏远的开始,就是往居留处在地化的过渡。

  这种“落叶归根”与“落地生根“的分类,笔者以为其实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新马独立建国之前,就有过轰动一时的侨民文艺与马华文艺的辩论。前者主张作为侨民自然是中国的一支,所以中国的文艺路线就是侨民的路线。而后者则主张马华文学自有其道路不同于中国,马华文学界必须摆脱附庸中国的状态,要有自己要写的题材,有自己要发掘的创造的典型人物与典型事件,有着自己要负担的时代任务,所以马华文学自有其前途。

  《移民轨迹和离散论述:新马华人族群的重层脉络》一书也提到:新加坡本身作为一个移民社会,适合放置到离散的语境之中,但这种离散情境未必就是切断历史或文化上的离散连结,它所呈现出来的符号不断在构成、解构、重构,而且让不同群体与机构从不同角度阐释及解读。这种文化符号的变化,冲突与磨合,其实就是华人移民及其他移民群体的历史缩影,虽然离散社群在现实中面对许多文化困境,但这种文化困境其实也创造了更广阔的空间,至于是要归化中心,或是坚持站在边陲,就见仁见智了。

  中山大学朱崇科教授2004年出版的《本土性的纠葛》一书中提到他的研究重点置于“边缘放逐,南洋虚构与本土迷思”三方面,是作者近年对马华及新华文学的反思及建言,反映了新马华文写作者的”本土性的纠葛“。笔者以为这是中国近三十多年来经济改革开放以来,文学摒弃政治意识形态,所带给海外文学新的思维空间,以及我们看到大陆开始在台湾回归文化认同上另辟新路初见芽头,但这种的文化接触对海外的【离散文学】形成涟漪性的影响似近实远,毕竟那个时代已经走远了,而新马这么多年来已经分别以非中文作为学校教育的教学媒介和主流官方语言。

  完稿于2015年4月12日

  备注:本文部分资料改写自2014年6月的文学评论【出走,离散与归来】。文中提到新加坡作家英培安的小说《不存在的情人》与《骚动》;旅台马来西亚作家李有成的《离散》;以及南洋理工大学游俊豪教授《移民轨迹和离散论述:新马华人族群的重层脉络》;美籍华人严歌苓小说《陆犯焉识》以及张艺谋导演将之改编拍摄的电影《归来》。这几本跨越新马中美台的小说与文学论述组成了【出走,离散与归来】文学走向的新思考。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7-06-26 16:57:15
  我读了五遍仍爱不释手。文笔流畅,如高山流水,还夹着竘丽的音符,读来如享受天籁之音。我闲暇酷念书稿,不说破万卷,也差不离了。读过徐志摩的诗、余秋里的散文,更有赵树理,周立波,大文豪胡适的华文。叙述至此,要证明一点:不怕识货就怕货比货。先生的文采就此一人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雨纷纷1986 时间:2017-11-25 09:15:04
  @薛依云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 :雨纷纷1986 时间:2017-12-18 05:32:38
  @薛依云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 薛依云

    举报  2017-12-18 12:00:07  评论

    @雨纷纷1986 谢谢再三打赏顶帖支持,盛意拳拳不胜铭感。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12-18 11:56:49
  正文提到“也有一种寻根情怀衍生的新的乡愁,它不完全来自百分之百对故土的眷念,而是一种对历史对文化的向往与牵挂,也算也一种转型的乡愁,普遍存在于海外华人的心上,其中更深藏着一种念旧的情怀,既想握住或寻回过去既往的心里。享誉海峡两岸的台湾著名作家余光中的《乡愁》就被大家广泛引为美谈”。

  今天诗人虽然远去,但他的诗句和情怀永远留在我们的心中。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7-12-18 12:19:32
  问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旖旎霓裳 时间:2017-12-20 19:07:03
  好文采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7-12-23 11:01:35
  问好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8-01-10 18:11:24
  写得精典精准生动。文眼雅致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