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小说大观】洛城故梦

楼主:赶路人ABC 时间:2018-02-10 15:46:27 点击:60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作者:黎想


  

  一

  四月的洛阳,是人间最为温暖繁华的地方。集市里车水马龙,淡妆的妇人牵着黄发垂髫的孩童循循而走,卖汤饼的小贩沿街吆喝。陋巷之外的城头,傍午的斜辉落寞地照射着大地。
  我徘徊在伽蓝寺外,走进那尘封许久的记忆之门。
   许多年前,我出生在晋陵的一户贫苦人家中,那一年,塞北外族突破长城,大举南侵,所过之处,寸草不生。烽火漫过中原,我从此成了孤儿,辗转流离到了洛阳,为伽蓝寺所收留。我生性顽劣,寺里寺外的人都不喜欢我,唤我作寄奴。后来,寺里来了一个与我年纪相仿的小女孩,她父亲是守城的将军,在城外战死,她母亲送她来寺里的时候,已然身中三箭,失血而亡。
  她叫甄素,依稀记得,初次见到她时,年少的我就懵懂地动了心,我简直怀疑她不是这个俗世的人,一路逃难苟活求生的我,见到的不是面黄肌瘦的难民,就是粗野狰狞的胡人,亦或是肠肥肚满却满面脂粉的东晋士族。只有她,清润净透的面容宛如出水的芙荷,她的声音让人联想到林间清脆的泉水,而她的脸上,总是挂着天真朴素的微笑。
  人们都唤我寄奴的时候,只有她唤我阿裕。我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同在寺里长大,常常在一起玩耍。
  我很喜欢她,也常常想像着我们将来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可是鸿鹄之志,在于高远。每当凌晨鸡鸣声响起,我便起床,到郊外习武,数年不辍。
  夷狄乱华,山河破碎。国无宁日,何以家为?
  有一天她问我,“阿裕,你长大后要做什么呢?”
  “离开伽蓝寺,反正寺里都不喜欢我,都讨厌我。”我说,“我要投身戎马,当大将军,把胡人逐出中原,建功立业!”
  “我不讨厌你呀,你会带上我吗?”她提高了嗓门儿,睁大眼睛看着我。
  “带上你做什么?打仗很危险的!”我脱口而出道。
  “哦。”她失落的应了声,眸子里的光泽暗淡下来。
   “别丧气嘛,等我赶跑胡人,就回来娶你。怎么样?”我笑呵呵地盯着她。
  “哼!谁说要嫁给你了?!”她一把推开我,通红着脸,又羞又气的走了。我望着她的身姿和背影,在心里默念着歉意。
  淝水之战以后,中原再度大乱,胡人各部纷纷在中原建国。
  二十岁那年,我离开伽蓝寺,南下晋国。告别的时候,阿素站在佛堂前,背对着我。向她道别的话语如石沉大海般,得不到任何回应。只见她一身玄衫,乌茂的青丝顺肩披下,肩膀微微颤动,伴着轻轻的啜泣声。
  “走吧,既然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住持师太捻动佛珠,叹了叹。
  我略一迟疑,毅然离去。为了自己的抱负,也为了胡汉之间的仇恨。
  走出洛阳城时,身后响起一阵马蹄声。我回头,她已下了马,将手中缰绳递给我,连同一把长剑。我记得那是他父亲的战马和佩剑。她说道:
  “你还会回来娶我吗?”她的双眸明亮有神,看着我问。
  “我会的。”看着她素净的脸庞,明眉皓齿的动人模样。我很想抱住她,但我不敢这样做,我怕我会更舍不得走,我怕我心中的抱负因一时的留恋而烟消云散。
  我轻抚着她的脸庞,说:“等我。”
  我纵身上马,朝着远方飞驰而去。
  落日的余晖照射着起伏的山峦不断与我擦身而过,直到天黑我才停下,朝身后望去,来时的路早已被暮色吞没。我在想,凄冷的城门外,那个等我的人是否还站在原地,久久不愿回去。
  东方的山岭上空升起一轮皓大的明月,清寒的光芒透过密林斑驳地照亮着我前行的道路,我策马南奔,没有再回头。
  途经一片荒山之时,我听到有孩童在撕心裂肺地哭喊。驻马而顾,一团篝火,原来是一伙山匪正在烤食人肉,想来是逃难的一家人不幸遇见了山匪。那个孩童正被绑在树下,看着父母被山匪们烤食。
  “哭什么!老子这顿吃了你爹娘,下一顿再吃你!哈哈!”山匪们哄然大笑。
  “放了那个孩子!”我拔出剑,驱马向前。
  “你是何人?!”山匪们一惊,旋即目露凶光。
  “赶路人。”凄寒的月光下,我手中的长剑折射出森冷的光芒。
  “兄弟们,杀了他!咱们下顿又有肉吃了!”他们饿狼般扑来。
   刀光剑影之间,断肢鲜血横飞四溅,我将他们尽数击杀,救下了那个孩子。
   一路上,白骨露于荒野,千里不见人烟。偶尔看见出来寻找猎物的胡人,和一些逃难的汉人饥民。我自赶行程,再没有迟顾,不是见死不救,而是好好活着,将来建功立业,驱除鞑虏,拯救的乃是整个天下。
  在风餐露宿中,我终于到达晋国。


  

  二

  光阴荏苒,我在沙场战阵中度过我的弱冠之年,在烽火狼烟刀光剑影中建立功业。
  我从未忘却素素,也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她。然而,何时能在见到她呢?又怎么才能见到她呢?她是否还在等我?!
  我开始领略到思念的痛楚,这世上最痛苦的莫过于生离和死别了吧。
  我开始怀疑当初的决定,假如我当初没有离开她,我们现在会不会已经幸福的厮守在一起了呢?罢了,还是再等等吧。
  数年之后,机会终于来了,我累积军功,升为东晋偏将军,随晋军讨伐后秦。
  素素,等着我!
  两军相战于洛阳,我军此次出征的尽为精壮之士,连战连捷,兵临城下。后秦节节败退,坚守洛阳。
  秦军坚壁清野,任我军在城下如何挑衅,始终不出城迎战。
  我军久攻不下,直至粮草耗尽,而后秦的援军正南下往洛阳而来。
  军帐之中连夜召开会议,其他将军以孤军远征,粮草难继为由主张退兵。
  大将军犹豫不决之际,我请下军令状:
  “末将刘裕,请以本部夜袭洛阳,如若不成,愿受军法处置!”
  我迫切地想要攻下洛阳,救出素素,不惜一切代价。我知道这一次如果不能攻下洛阳,秦国日后必将加派重兵驻守,洛阳将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收复,而我怕是再也难见到素素。这几年来,我受尽思念之苦,若能再见她一面,死也不悔。
  “后秦的援军马上就要赶来了,经过与众将的商议,本帅决定退兵,明日起班师回朝,返回建康!”大将军对我的请命视而不见。
  我怔怔地跪在帐中,原来是我等级太低,人微言轻,无资格进言。这一刻,我第一次明白了权力的重要性。  
  次日午时,趁着后秦援军赶来之前,我军分批撤退。
  后秦守将窥出端倪,带领士兵出城追杀而来,我率两千人马殿后,抵挡住敌军,且战且退。
  不一会儿,后秦援军赶到,我和我部下的士兵陷入重围。想到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素素,我情愿战死在这里,但我不能白白牺牲了手下的军士们。
  这一战从午时持续到傍晚,双方力量悬殊,我们突出重围之时只有不到百骑。我身重数箭,在部下的掩护下向南驰骋。
  敌军紧追不舍,血色般的霞辉染遍山河大地。
  望着身后的洛阳城越来越远,我恍然想起离别时素素的脸,那时她站在洛阳城外,离我越来越远。
  最后的期盼伴随着夕阳一起坠落。
  我们逃到了淝水,在晋军的接应下渡过淝河。
  我们将桥梁焚毁,后秦兵马无法渡河,终于缓缓撤去。
  军中响起了阵阵欢呼声,将士们都在庆幸自己的劫后余生。
  我遥望悲凉的天际,想像着我心爱之人此时的模样。
  巨大的残阳在远方的山谷处仓惶下坠,觅食的飞鸟归往深山密林。苍茫的暮色似无边黑网般笼罩而下,冰冷暗沉的淝水褪去血色,在暮风中掀起浪花。
  此后的几十年,东晋再也没能收复洛阳,我孑然半生后,终于也娶妻生子,有了自己的家室。
  “走吧,既然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我常常在夜半惊醒,恍然记起当年在佛堂前住持师太如是说。梦中的素素一袭白衣背对着我,默然不语,而我在向她告别。
  乱世之中,身不由己,能活着已属不易,哪里该顾得上儿女情长?!
  但我要如何才能心中不痛,我找不到别的借口。


  

  三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间,数十年已过。在风云变幻的九州大地上南征北战的这些年,我杀乱民,平桓楚,灭南燕,收巴蜀。在鲜血尸骸和尔虞我诈中一步步登上权力的巅峰,已然从当初的寒门竖子成为如今权倾东晋的宋王。刘裕,这个名字,四海闻之,莫不丧胆。
  这一年,我率数十万大军北伐,挥师洛阳,敌国的守将望风而逃,我不费一兵一卒收复了洛阳。
  我踏入洛阳城,踏入这曾经的国都,穷街陋巷,斜阳草树,一切如旧,只有那原本宏伟的城墙久经战火之后,变得残破不堪。
  洛阳城里的百姓们面色惊恐的看着我和我的军队,但我不会伤害他们,而且许多人还曾是我少年时的旧相识。看着一张张熟悉或陌生的面孔,我仔细寻找着,祈盼能再见到那熟悉的面容,就算她的容颜已经变得苍老,我想我应该还是能够辨认出的,可是我没有见到。我已年过五旬,想必她也早已嫁作人妇了吧。当初年少轻狂的戏言,她也不会去当真的吧。
  我来到伽蓝寺,将寺中之人全部召集出来,果然没有见到素素。我问众尼:“这寺中曾有一个叫甄素的弟子,她如今在何处?”
  尼姑们皆惑然不知。
  那曾收养我的老尼们早已圆寂,寺里都是新的面孔,恍惚之间,才发现,我离开伽蓝寺已经有四十多年了。素素呢,她早已经嫁人了吧,她嫁给了谁?又嫁到哪里去了呢?就算是这样,我也要找到她,告诉她我曾经日夜思念着她,如今虽然不能在一起,我也要给她和她的家人荣华富贵。
  我转身欲走,却看见寺院的南墙处一株梨树枝繁叶茂,在煦日和风中轻轻摇晃,树梢高过院墙,不少枝干伸出了墙外,像一个扒着院墙向外张望的孩子。
  霎那间,我的思绪如斗转星移江海逆流一般,回溯到很久很久以前,那遥远的灰烬般模糊的记忆骤然清晰起来。
  安静的寺院,低垂的南墙下,两个孩子偷偷地吃着梨,稚气未脱的两个孩子,一脸开心满足的样子。
  “好吃吗?”男孩问。
  “好吃,我最爱吃梨了!”女孩开心地答到,“阿裕,你在哪里弄的啊?”
  “我在城外东郊玩的时候,看到有颗梨树,就摘了两个回来。”男孩得意的说道。
  “真的吗?!”女孩睁大眼睛,双目散发出光泽。
  “当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你么。”
  “寄奴,素素!”一个老尼突然来到了他们身后,“你们俩在吃什么?!”
  男孩吃了一惊,慌忙将梨核吞进了喉咙。
  “佛堂香案上的梨少了两个,是不是你们偷吃了?那是供奉给佛祖的!”老尼脸上乌云密布。
  女孩一听,吓得手中的半个梨掉到了地上。
  男孩连忙捡起那半个梨,藏在身后,一边捂着嘴不停地咳嗽,一边手忙脚乱的对女孩偷偷示意。
  看见男孩在眨眼睛,女孩吞吞吐吐的说,“师太,我们……我们什么也没吃。”
  “真的吗?”老尼又转向男孩,“寄奴,你把手拿开!”
  男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那果核咽下,把手拿开,伸出舌头对师太做着鬼脸。“我们什么也没吃啊,你凭什么说我们偷吃了佛祖的梨?!”
  “嘿!你这臭孩子,再调皮我就把你赶出寺里。”
  “哼!赶出去就赶出去,这破寺庙我早就不想待了!”
  “还敢顶嘴!”
  老尼拿出戒尺,赶鸭子似的追得男孩上窜下跳。
  良久过后,寺外的小溪边,男孩坐在一棵参天古槐上,看到师太走远了,才从树上跳下来。
  “你怎么能偷东西呢?早知道是你偷来的梨,我就不吃了。”树下,女孩嘟着嘴,生气道。
  “今天天气真好啊,你看!”男孩避开女孩嗔怒的目光,指着湛蓝天空中悠然的白云,得意地笑道。
  俩人回到寺院,男孩拿出那半个梨,埋在南墙下,说:“我们把它种下,天天给它浇水施肥,以后就天天有梨吃了。”
  “真的吗?”女孩问。
  “当然是真的,我还会骗你么,我干农活最在行了。”
  日月如梭,恍惚之间半生已过。难道这棵树真的是我们当初种下的吗?
  光影斑驳间,一树梨花洁白胜雪。我不禁想起当初离别时,素素一袭白衣。
  “这株梨树是何人所栽?”我问。
  “回禀宋王,是我寺的一个俗家弟子种下的。”寺里的人大都不敢抬头答话,只有一个胆大的小尼姑说道。
  “哦?俗家弟子?”当初寺里的俗家弟子素素一个人,难道是她?
  “这人现在何处?”我又问。
  “这人数年前已经死了,听说她是我寺上一任住持师太的弟子,因不肯忘却红尘,未曾削发为尼,一直留在寺院中。”
  “她死了?!”我心中骤然一沉。难道真的是她?!
  我平复下心绪,又问,“你可曾见过她的容貌?可知她姓名?”
  “弟子皈依之日尚浅,不知她姓名,亦未曾见过其真容。”小尼姑答道。
  “那她葬在何处?”
  “因她未入佛门,灵位不得供入佛堂,听说是以俗家之礼葬在南郊古槐下。”
  我慌忙赶到南郊,那里早已荒无人烟,枯藤野草随地蔓延。落叶覆盖的溪岸,一株古槐寂然挺立。古槐下的老树根旁,是一座简陋的坟墓,墓碑上的文字被枯草挡住。我拔出剑斩断拦路的荆棘,开出一条路,望着那被野草遮住的墓碑,迟疑地走将过去。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希望这里面埋葬的不是她。
  素素,里面沉睡着的,是你么?
  拨开藤草,那墓碑上的一列字经过多年的风雨侵蚀,虽已模糊,但依稀可辨:伽蓝寺俗家弟子甄素之墓。
  难道……难道她在寺里等了我一辈子?苦等了一辈子?!
  我仰天长叹,是我当初年少轻狂许下的誓言害她苦等一生。
  我长跪不起,已然肝肠寸断。
  身后传来脚步声,是我的儿子,刘义隆。
  “父亲!前线飞马来报,我军攻取了潼关,关中百姓已被安抚下来。”
  “我知道了。”胜败已不能再让我动心,因为我已经永远的败了。你已不再人世,我要这天下何用!?
  “父亲为何在此?这墓中又是何人?”义隆走近前来,疑惑的问道。
  “一个故人罢了,我来看看她,想不到她早已入土为安了。”我艰难地笑了笑。
  “父亲,孩儿听说建康城中有人散布留言,恐于父亲不利。”义隆看着我,却不说透。
  “你带三万人马返回建康,将那造谣之人揪出来,以防生变。待我收复了长安,班师回朝,再行处置。”
  “是!孩儿这就出发!”义隆纵身上马,驰骋而去。
  此时后秦国势已如风中残烛,中原尽在我手。晋室气数已尽,班师回朝之日,便是我取代之时。
          
  四

  两年后,我登基为帝,建国大宋。
  见惯了朱门凤阙华灯美人,此心荒芜,再多的荣华富贵也于事无补。
  在位的这几年,我日理万机,勤勉为政,中原大地一派安定繁荣。胡人不敢来犯,百姓们安居乐业。
  终于实现了最初的抱负,这世上却已没有了值得我开心的事情。
  人终有一死,弥留之际,我最心心念念的那个人还是你,素素。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不是得到了天下,而是曾经和你一起度过的那些时光。
  假如时光可以倒流,我情愿在那寺中清苦地过完一生,也不会再对那个我生命中无法割舍的人说:“等我。”


  

  


  作者:黎想
  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转载,侵权必究。
  All rights reserved,the right infringement must investigate!



  

  
  
楼主赶路人ABC 时间:2018-02-10 15:48:36
  第二次在天涯发作品,用的是手机,这排版是咋回事?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赶路人ABC 时间:2018-02-10 20:09:01
  @赶路人ABC 1楼 2018-02-10 15:48:00

  第二次在天涯发作品,用的是手机,这排版是咋回事?
  —————————————————
  谢谢
作者 :昔今2011 时间:2018-02-11 07:28:11
  待一切尘埃落定,方觉:原来事情还可以那么做,可是,那么做的世界根本就不存在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