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旧话重提,伤了谁的时光

楼主:紫燕清風 时间:2019-06-18 11:24:42 点击:7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洛城挪动着沉重的脚步,缓缓地走向病房。“买了些早餐,吃点东西吧!”洛城松弛下来的脸,微笑着说。
  “给您添麻烦了,你也一块吃点吧!”黄叶轻声细语道。
  洛城打开热气腾腾的早点,一股浓郁的肉香揉和着麦香充斥着叶子的味蕾,叶子毫不顾忌地捏起金黄的牛肉煎包来填满那早已咕咕叫的肚子。一口气连吃了四个,嘴角上扬的满足感溢于言表,洛城看着那满脸充溢着幸福的黄叶,不由地也笑起来了。
  叶子被洛城的笑怔住了,瞪着大大的眼睛:“怎么了?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顺势用左手抹了一下嘴,原本在嘴角的油渍被叶子抹了一下巴。
  洛城抽出纸张,满脸醉意的笑容将纸巾递过去。叶子接过纸巾,擦了擦,心满意足地说道:“饱了,真舒服!”
  “你男朋友真贴心……”一位带着天使般微笑的护士走进来说道。洛城和黄叶满脸的羞涩,俩人脸上都泛着红晕,洛城忙问道:“她怎么样?”
  “也没什么事,静养几天就好了。”护士看着黄叶说道。
  “我今天可以出院吗?”叶子追问道,话音未落,只见洛城说:“多休息休息,别那么着急出院。”一旁的护士看看黄叶,看看洛城,俩人脸上又泛起了红晕。护士满心羡慕的神情离开了病房,留下两人相视,瞬间整个病房的空气都凝聚了似的,气温骤降了许多。洛城先打开僵硬的场面,说:“老躺着也不好,今天阳光特别的好,出去走一走,活动活动对身体也好。”
  黄叶应道,便坐起身来。此时,舒坦的筋骨失去了舒服的姿态,一阵剧痛刺激着叶子的每一根神经。洛城看到黄叶满脸紧绷的肌肉,便上前扶着说:“还是躺着吧,别逞能了!”洛城将病床摇到相对舒服的高度,看着伤痛的她心生怜爱之心,便试着问:“要不要给你的家人说一声?”
  “我一个人就可以了”叶子吞咽着说道。
  “这怎么可以呢?你一个女孩子家的……在医院身边有个人,你也能安心养身体。”洛城忙说到。“你男朋友……或身边的朋友也行……”洛城再三担心地说到。
  叶子的眼睛瞬间猩红起来,清澈的眸子里酝酿着的泪花,晶莹的泪点在眼眶里摇曳。叶子扭过脸,哽咽地说到:“落雨梧桐,谁怜失路之人;青春肥美,谁惜无限春光。”
  洛城焦急地安慰道:“抱歉,我不该问那么多的,让你想起伤心事。”
  叶子回过头来,擦拭后的眼睛依稀留下斑斑泪痕。“谁的青春不犯浑呀!”别起嘴角的叶子笑眯眯说着。
  “你呢?别光说我,你不会也是‘狗’一只吧!”
  “我……我……”洛城闪烁其词地说着。人人都有难堪的回首呀!青春无限美,只道当时太天真。萍水相逢同为沦落人,洛城和叶子越聊越多,彼此不再为“失路之人”而怜伤,更多的是给彼此未来可期的向往。
  

  阳光由床头拖到床尾,树叶由清爽捱到倦意,人心由天涯拉至咫尺。洛城自那落雨梧桐后再也没有舒畅的心,终吐出了堵塞的气息。洛城内心压抑的浊气自然而然流散于叶子的笑容和话语间,直冲万里云霄。洛城淤塞的心敞开着迎接叶子洒脱的气息,呼吸着万物生长的蓬勃力量。谈话间,叶子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洛城看着睡觉时的叶子脸上洋溢着笑意,内心也被熏染着。他起身悄悄地走向窗边——期望从不日落。




楼主紫燕清風 时间:2019-06-18 14:20:21
  谁的人生不曾有过一段孤独,在我们呱呱落地时便成为了孤独的隐者,随着渐渐长大我们越发感觉到孤独的怪圈越来越大。洛城逐渐也堕入了孤独的怪圈,可那一个个的孤单便堆砌了一群人的狂欢。KTV,酒吧集聚了各路的狂欢者,洛城也不例外,在孤独的边缘踽踽独行,时常也能在狂欢中找到生灵的慰藉熬过一天。
  自风吹雨打风吹去,落雨梧桐话凄凉的那天,洛城便成为了失去航标的舵手。时间并没有因为洛城的失意而停留不前,它依旧如那“嘟嘟……嘟嘟”奔驰的列车,碾压着冰冷刚硬的铁轨呼啸而去。时间的匆忙在洛城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那一道道褶皱的皮肤如蛮荒的谷壑开裂在眼角处。
  洛城踉踉跄跄地走着,昏黄的路灯拉长了,扭曲了洛城消瘦的身影。一闪而过的汽车将洛城远远甩在昏暗的街旁,洛城嘴里不时发出窸窸窣窣的碎语被疾驰而过的汽车震的粉碎,在苍茫的夜色中没有泛起一丝声波。转角之处,连泛黄的灯光也厌倦了这夜色,纷纷沉睡在路旁。洛城东倒西歪地行走在路牙子旁,看着无尽的夜色,洛城顺手拿起裤口袋里的手机,打算照明。忽然,一声急促的刹车声从前方传来同时伴随着轮胎的摩擦声,可紧跟着便是发动机的轰鸣声。洛城心里一惊,猛然颤抖的身体让大脑清醒了一些。洛城疾步朝前小跑,只见一束光越来越近,愈近愈亮,洛城本能地扬起手尽量遮挡住刺眼的强光,在遮挡的瞬间那道光便消失在黑色的夜幕里。洛城打开手机上的照明功能,在微弱的灯光下,向前摸索着。走了大约十分钟,隐隐约约看见一个人横躺在马路上。洛城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去,俯下身子查看,一股浓烈的酒精直扑过来,洛城生理性地掩一下鼻子,头向后扭了一下,虽有厌烦不过还是瞬间回过头来查看伤者。洛城试着喊了喊并摇晃了一下女子,伴随一声“呻吟”便又昏厥过去了。洛城随即拨打了120急救中心,并再次尝试喊醒女子……五六分钟过去了,依旧没有苏醒过来,洛城只得等待救护车的到来。
  夜幕下,洛城坐在马路边焦急地等待着,空寂四周让洛城感到一丝的悲凉,随即掏出口袋里的一包香烟。洛城从皱瘪的香烟盒里笨拙地抽出一支燃起来,一股清香从口腔直冲大脑,瞬间让洛城精神了许多。洛城夹着香烟,站了起来,向四周查看了一番,在伤者的不远处散落着一些物品和一个黑色的包包。生命的等待,每一分钟都是漫长的,洛城再次蹲到伤者跟前,轻轻摇了摇并不断地呼唤。一丝微弱的呼吸让死寂一般的夜有了生机,洛城急忙凑前:“你感觉怎么样?救护车很快就到了,需要帮你报警吗?”
  女子努力地摇了摇头:“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谢谢你……”
  救护车的鸣笛声好似洛城莫大的救星,在灯光和鸣笛声中一阵匆忙,将女子送往医院。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洛城微笑着说。
  忘了自我介绍,你叫我“洛城”就好。“昨晚是怎么回事,怎么称呼你?”洛城问道。
  “黄叶,你称呼我叶子便好了。”说道。
  “昨天的事不提了,都过去了。人生谁不犯点错,只是遇到了不该遇到的人,信了甜言蜜语的话才落了今天的下场。”姗姗苦笑道,说时满眼早已经充满水花。
  洛城安慰道:“没有错误的人生是不圆满的,恭喜你——向人生的高度又迈了一步。”
  洛城心里这时也泛起了涟漪,再次想起了曾经的夏,不觉地脸上显现了一丝愁容。
  叶子看着眼前的洛城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叶子轻轻呼唤几声:“你怎么了?想什么呢?光顾说了,还没有向你道谢呢。”叶子微笑着:“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就……!”
  洛城回过神来:“没什么,任何人碰见了都会做的,昨天可能太累了。”
  “我没有什么事了,你赶紧回去休息,你一夜都没有回家,你家里人该着急了。”刘姗匆匆说道。
  “我一个人在这座城市。没什么担心的,昨天喝了那么多酒,我去给你买些早点吧!都有些饿了!”洛城说完便走出了病房。
  早晨的阳光洒在了医院的门口,好似迎接新生命的诞生。洛城径直走向医院门口的早餐店,手里提着散发着清香的早点大步向病房走去。只见远远的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那个让他碾转不寐的——鹧夏——正朝门口走来。洛城下意识地走向早餐点的人群中去了,心里不断地上演着十万个为什么——旁边的那个男人。他不断自问自答,忍住不想回头去多看一眼,又生怕遇到了。爱或恨都是如此的让人备受折磨么?
  心里的魔鬼争斗了好久,还是输给了那份私念,洛城回过头来,却怎么也寻不到了鹧夏的身影。
  站在人群中,洛城孤寂寻寻觅觅,扫描着来来往往的人,却空落落一场。散了的人,相见多了一丝恐惧,不见多了一分思念,如此还不如“萍水相逢把酒欢,人生初见莫相知”来的惬意舒畅。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