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爱宠皮皮,总感觉一直在我身边,给我温暖。(转载)

楼主:u_112578344 时间:2016-10-26 15:31:37 点击:8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故事有两种,一种浓墨重彩,能让满堂听者大呼过瘾;另一种则清汤寡水,讲出来的意义,大概仅限于让讲故事的人自己一吐为快。我这儿的故事属于后者。
  我的皮皮走了,就在1天前,在几步小跑中毫无征兆地倒地,而再也睡不醒了。
  这应该是一次自然死亡。如果身边有人的话,我也许会立即嚎啕大哭,好在身边并没有人——准确地讲,是总也没人。无论孤独是主动还是被迫的,它都可以把人变成一副很难形容是好是坏的样子:表面锈迹斑斑,内心高速运转,偶尔甚至会超速。着眼于事物时,你总能下意识地抓住最关键的点,这是因为生活在孤独中的人不必像在众人之间那样,去注意过多的问题。当然,这也会带来一些问题,譬如在旁人看来,你或许很像一个精神病儿。

  

  如果朋友你也是一个玩味过孤独人,那一定不难理解我与皮皮-这只雄性腊肠犬的关系。几乎是在这位老迈的伙伴猝然躺倒的瞬间,我小声嘀咕了一句:“嗯,十三年了啊。”这次突如其来的别离完全没有让我惊奇,反而是自己的这句嘀咕,让我怔住了。忽然觉得自己像一架打开了自动驾驶模式的飞机,要知道,在此之前我从未关注过皮皮我养了多少年,也没有特地为今天的离别做过什么心理准确,但刚才的嘀咕显然说明,一切都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完成了。
  皮皮的一生乏善可陈,它不是我从死亡边缘拯救回来的流浪狗,而是我从通州狗市买回来的,冻得直哆嗦的狗贩子在把它递给我时,还把手上的鼻涕在它背上蹭了蹭,这一动作被伪装成了一次爱抚。它也没在洪水火灾中救过我的命,08年汶川地震给北京带来震感时,还是我一把它弄醒,才一同“奔命”的。
  而作为铲屎官的我,截至目前的人生同样乏善可陈,在学业和工作中庸碌,在闲暇中孤独,疲惫的业余时间里我一直以“诶”和口哨声称呼唤它。
  虽然皮皮挺爱我的,我也挺爱他的,但这些感情的顶点,似乎也就止于它抱着我的腿深情地“蹭”上一会儿。记得有一次,我心血来潮学着视频中的样子,用摄像头观察了皮皮独自在家的情形:早上七点四十六分我摔门奔向地铁站后,它花了约两分钟尥着短腿助跑着蹿上了床,在“性侵”了枕头大约十分钟后,趴回了门垫上,直至我在晚上七点十分进家门,狗仅仅起来吃了几次食、喝了几次水、干了两次枕头,剩下十余个小时都静静地趴在门垫上,等待着我回来。由于实在不想再睡“狗日的”枕头,我看完视频的五分之四后不得不揍了它一顿,但在看到视频最后时,我也无言了许久:皮皮最终看到进门的我,只会象征性地摇几下尾巴,但在此之前,听到我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时,它会一跃而起——虽然每次见面都是那么乏善可陈,可它仍然愿为每一次毫无新鲜感的见面一跃而起。
  可你瞧,最感动的一次,也只是对网络上热门做法的一次跟风而已,这个故事就是这么波澜不惊。我记得那次的感动确是异常强烈的,但也没流下几滴眼泪。我不知道那次感动的程度,该以自己的记忆来评判,还是以流泪的量来评判。正如我至今都没有真正学会从容自信地享受孤独。虽然从孤独中获益,但我的孤独向来是生活节奏的副产品,无奈罢了。所以我没能像那些主动选择离群索居的睿智的人一样,从容地穿梭于孤独的世界与纷扰的人海,既把握着自己的节奏,又不与大多数人的标准相冲突。我花了很大的气力适应孤独,但当我带着孤独世界的习惯走向工作、爱情与正常些的生活,我总是在旁人的眼光中尴尬痛苦着。这种痛苦微乎其微,却是实打实地存在。
  昨天,感知皮皮走了的几分钟后,我坐在沙发上,心里竟然闪过一丝轻松。因为记忆里有太多疲惫的段落,诸如出长差时四处求人喂养,房子到期时为了寻找下一个准许养狗的房东而焦头烂额。
  这些记忆喷涌而出,险些让我回忆不起养皮皮的初衷。直到接下来,我忽然被一种恐怖的孤独感淹没。上次遭遇这种感觉还是十三年前,我毫不犹豫地冲向通州狗市的前夜。
  这就像没人会每天都亲吻房梁一样,房梁就在那里,支撑着你远离风雨寒暑所需的一切重量,你不会太过注意它,但当它不复存在时,你会觉得它原来是那么重要,孤独再一次在我身上滂沱。
  不知为什么,想起了八月份一个同样乏善可陈的周末,终于不用加班的我睡了一天,晚上独自一人去看了场《爱宠大机密》。

  

  片子里有个Buddy,当时看到忍不住笑了出来,虽然它没有“侵犯”枕头或腿这么高雅的爱好,但那种高冷的小死样,还有趁主人不在偷偷犯二的时候,简直跟我的皮皮如出一辙。想到这儿,我的眼泪就下来了, 一发不可收拾。又忽然发现自己很少掉眼泪不是因为坚强,而是慢热。
  想起那年冬天,实在找不到允许养狗的房子,我牵着皮皮搬进了一户没要暖气的旧板楼。屋里阴冷得呆不住人,夜里我只能把它塞进被窝,就这样,皮皮盖着我,我盖着皮皮,度过了又臭又温暖的一冬。
  孤独呢,比寒冷还要寒冷。如开始所说,我也不知道讲出这个乏善可陈的故事有什么意义,大概就是让自己心里舒服些吧。刚才写着写着,又有一点起身奔向通州狗市的冲动,但似乎十三年时间过去,我已不是那个想起来便去做的孩子。又在想,是否可以把我的狗做成一顶帽子,让我记得那种温暖,但这似乎太过cult了。至少我还没老,我决定起身去商场。

  

  

  因为有款Buddy的羽绒服,如果不能再抱着我的狗取暖,那把它穿在身上总还是可以的吧。皮皮啊,请你在我身边不要走远,一直给我温暖。
作者 :咨询欢迎芽 时间:2016-10-26 20:34:10
  人不都说说狗狗的寿命一般十年吗?十三年好长了已经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