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部落精华058】写在草上的雨(系列诗文)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2-16 11:55:44 点击:1018 回复:3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点击进入>>>>>灼灼其华  
寻   梦


  



  写在草上的雨《之一》
  不要向我说:你对这一切感到厌倦,站在山上,立在风里,不是有很多草牵着我们的手共同歌唱吗?这里记下的,只是几回风响,几许豪笑,虽然已不是那片山色。

  这系列诗文写于高中毕业后参加国民服役两年半的军训日子,时过多年,犹如写在草上的雨,依然闪烁着青春年少的青涩情怀,附载为记。

  【之一】:短诗十四首

  (1)行军山道中
  六月军旅 写不尽绿色的盼望
  足音啊足音
  响遍万山
  挺眉凝眸时
  有鸟 衔着我的枪声
  投入一片蔚蓝

  (2)登陆战演习
  闽江两岸的山和树
  都在这里绿着 塔呢
  玩泥鳅的童年
  会浮的庙门
  都飘到何处
  问周郎 尚欠东风否
  蓝蓝的柔佛海峡已经摆好船阵了啦

  (3) 值哨岗岩上
  飞来峰的巨石
  几时化成望夫石
  飞来
  马西岭福春村的山上
  我啊 盘蹯如石
  守着众山
  聆听如雨的林涛
  诵唱千万年的故事

  (4) 渡河战演习
  登格河
  是李白酿就就的绿酒吗
  飘携着两岸的红树椰林
  且看我们吧
  系绳缚浪 挽涛飞渡
  一手拉弯椰树
  一手拉弯新月
  翻腾在发笑的河面上的风里

  (5) 星下夜思
  顶着锌板上声声的细雨
  我从五尺深的战壕里
  向外探首
  一声虫叫也会碎裂的荒山的夜
  不为隐去的枪声失眠
  只是卧看
  流浪的风 如何为我
  点燃童年盏盏如蕾的梦幻

  (6) 山中暮色
  攻占那山后
  回首 已黄昏
  偶发的枪声炮声
  击碎满天的彩霞
  看云 涌起一道天墙
  侍卫在祖国的前方

  (7)乱涛孤舟
  闪出
  巨浪滔天
  哪深深的谷啊
  峭壁云巅
  我逐探首
  另一个浪头
  风雨万千

  (8)坐山所见
  在风的赞诗中
  山和山环手跳着呼啦圈
  绿发飘扬
  云袖起舞
  鼓羽的鸟啊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也是这里的山呀

  (9)乱山遇雨
  是谁挥起叶旗
  招来满山风涛
  千军万马
  雨箭飞扬
  我啊散发翼袖
  如秃鹰
  擎起万丈苍穹
  傲视足下荒茫的一片尘宇

  (10)发现敌踪
  鸟飞到天上便不见了
  这样的蓝天
  静似深潭无漪
  砰---- 裂了的是枪声
  伏地窥看
  蓦然升起的野草几丛
  山竟出奇地静了

  (11)瞭望台夜哨
  是谁把夜摔粉如碎片
  让执枪的黑影
  去值守这鬼堡似的世界
  听狗追吠着没骨的风
  即使爬上25尺高的瞭望台
  也掬不住
  一片月色和半点相思

  (12)行军万礼森林
  蝉的长嘶
  润绿了满山的树
  像回响曲在万礼森林间盘旋
  披着秀发的树
  都多情地揽住蓝天轻舞
  唯有枯黄的落叶
  愁般堆积

  (13)深夜听潮
  拂拨这亿万条琴弦
  自远古弹奏至今
  浪潮啊
  对这庸俗的世界
  你已不再奔放如中秋钱塘
  牵着你脆弱的手
  我悲号
  几时啊这空旷的宇宙
  只剩下这不息的潮?

  (14) 军旗大检阅演习
  绿色的浪墙
  凝如大理石
  持守一种死寂
  当意念酿到沸点
  潮起浪涌
  碰!碰!
  不是深夜坠椰声
  而是我们震撼历史的巨响!
  

知音:1

赏金:100

最高打赏: 美到心间(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美到心间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2-16 11:58:21

  

  【写在草上的雨】之二:青山之外

  刚走出考场,换上军装,一切布景全变了,面对着一座孤城,莽莽万山中一座孤城,四周是数不尽的山峦,自裕廊十八里绵恒到柔佛海峡,其间系统地巍立着数十座建筑物,那便是新加坡武装部队训练学院。

  迎着威严的营警,挤满人的军车便驶入大门。他脑海中不禁浮现着友人的劝语:“从一个学生摇身一变而成为一个军人,其间的转变,犹如一个玻璃器皿从沸水中捞起即被投入冰冷的水中,必须忍受强力收缩的痛苦。”他也明白自己不是属于仙人掌的一群,第一个礼拜的训练,使向来强调勇刚强的他也叫起苦来了。不足的睡眠,起脓的指甲,乏力的双脚,麻木的思维,真使他要倒下去。在这种环境下,有人拼命支撑自己,像风雨中的劲草,有人装病喊痛,有人牺牲自己的利益维护团体;也有人私字当头,人性的百态在这里都可以看到,你也许会感叹教育的失败和人性的丑恶,像这里的朝霞也是淡淡的。

  渐渐地,他有点喜欢起兵营的生活来了,因为这样他又可以恢复童年故梦的回忆,飞奔在旷野山峦,蠕伏在草丛野林,这一切,在他回忆里都是熟悉的,但有时他也会诅咒山路的崎岖陡峻,可是当临高望着起伏的青山,他的胸怀又不禁为之豁然。他会望着山后升起的白云出神。那绿色、蓝色的长弧构成他的梦幻,良久,他发觉自己已化为远山秃顶的一株孤树。他有点喜欢山中落雨的情景,但这里不常下雨,即使有也是小小的,像秋天的雾雨和着阵阵林涛,成为群山间唯一的声籁,像夜间潮韵,檐下蕉语,那么飘逸,那么自然。不过遗憾的是,这里很少听到空山鸟语,偶尔传来几声鼓臊,显得那么临近,又似并发群山深处,像在呼唤春天的名字。

  又是跋涉在山路上,插得满身枝叶蔓草,把自己装饰成一棵树,避过敌人的防守线,攻向那座擎着红旗的山峰。但,请不要迷失在山中,记得如何判断方向,哪--- 那是宾干山,那是早安山、那是红毛丹山,那是侦查站山,那是莫达山,那是…….. 那是青山之外,青山之外是什么?当然他会望着高竖的南洋大学图书馆,那即使在宿舍也能望见的建筑物。

  在兵营,他很少有时间思考,甚至忘记自己的存在,他时常把自己抹化在无意的凝望中,什么思家之情或创伤都在悲哀的泪水下融化。但他并没逃避一切训练课程,即使含着满眶的泪,他还是扳直轰然身躯;响午火毒的太阳烤着头顶,他坐在山上听课,像块欲融的石头;有时在深山演习鼠窜,弄得手脚伤痕累累,要避敌伏地,即使泥沼刺草也得迅速匍匐。他似乎已经麻木了,对着那蓝空的白云,绿野的飞鸟,他知道忘记自己就能忘记痛苦,更何况刚进兵营时军官说:“你不属于你的,你是属于国家的“。

  他不会忘记这是一条崎岖漫长多难的征程,他更明白这对他来说是一种考验,他不足要握抢在30分钟内跑完三英里,或背伏二十磅配备行军六英里,十里,他还有两年半或更长的征程在等待他,他不属于那些喊漂亮口号的一群,因为有人告诉他,强盗也懂得真理;但他不会忘记那天在深山修路的情形,一条漫长凹凸,野草蔓生的山路,在大伙儿的努力下,终于成为坦途,一位战友感概说:人生何尝不是这样。

  青山深处的兵营,除了严厉的处罚,破口大骂,真得就没有什么了吗?望着群山下高崇的建筑群,他不禁要深思起来:要改造社会,要锻炼青年,不但应从学校着手,兵营更是主要的一环,新加坡需要的不是一群书呆子,不是沉湎在歌舞中的青年,而是能把桨于惊涛骇浪的舵手。

  入睡前,他常想一些问题,然后亮起手电筒在被窝了写下军训日记。哪里有趣味的一面也有苦不堪言的一面,但他还是喜欢兵营的受训课程。

  夜幕一低垂了,整齐的步伐操进山谷小径,行军山道中,或坐在山腰,让暮色浸满山谷,看到吗?对面山顶的红灯,那是他们要进攻的目标,各人分开单独自漆黑的深林草丛间摸索,爬上山坡,越过山谷,攀向另一个高峰,一手紧握着枪,一手披草拨枝,屈脚低头,在密林中钻来钻去,没带手电筒,跌倒,迷途都是自己倒霉。夜已越来越黑了,山势也越来越陡了,但在途中碰到的人也越来越多,攀上山顶,松了一口气,让夜晚的山风吹拂瘦削的脸颊,望着裕廊簇簇的灯串,他又忘了一天的疲劳。

  有时他们也会在漆黑的夜里,躺在山顶,望着漫天亮晶的繁星,“哪,看--- 那是北极星,那是大熊星,那是……..”同伴们指手画脚地嚷着。“但是我的星星呢?”他偷偷闭上眼睛,让夜无语地把黑衣披上树上,幌着幌着,良久,蓦然化作梦里的皇宫。

  “喂,醒醒,换班啦”。

  在兵营,每月常有几次轮到守夜值勤,有时在兵营,有时在山里或到柔佛海峡旁了。

  亮起手电筒,瞧瞧手表,是凌晨二点了。

  他执枪上刺刀,沿着小径向山上走去,淡淡的月光照得满地斑驳参差,望着笔直的长梯,爬上二十五英尺高的瞭望台,蚀骨的寒风吹得毛孔紧竖,而旋转过急或穿林拂草的山风长掺杂成种种怪声,加上裂心的狗吠,吱唧的虫鸣,真使人心中产生幻觉。他竖着身子,转动着探射灯,让黄白的灯晕投向漆黑,他不敢自望四周漆黑的群山,只是望着山脚灯光稀疏的兵营,和远处霓虹灯闪烁的水晶世界。

  有时,他被分配到柔佛海峡旁荒废的别墅值勤,深夜俩人巡逻在小路上,或坐在堤岸,听海涛拍岸的回响,海风拂树的淅沥,梦里误以为是雨声,而柔佛海峡对岸的屿山,只剩下模糊的轮廓;向东望去,新柔长堤的路灯,构成美丽的珠串,发出和谐的光芒。

  天亮了,吉普车在山谷外响着,他们又得回营作正常训练。忘了昨夜何夕,误以为置身在假日营中。车已自山谷驶上深山,沿着回旋的山路飞奔,忽在山脚,忽在山崖,窗外上数十丈的陡坡,真是惊险万状,他在车内望着渐亮的蓝空,不禁出神,良久,满天的白云伴着新月五星旗在飘扬,飘扬……..

  “朋友,你来自哪里?

  他蓦然一惊,立刻骄傲地说:“青山之外”。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2-16 12:00:28
  

  【写在草上的雨】之三:谁伴我 醉青山

  帘卷西风时,便有一窗山色簇拥而来,几声鹧鸪逸荡在淡烟疏雨里,这样的生活已经响往很久了;是文学作品影响了我,还是弥漫不去那段江南的童年回忆?

  投入军训以来一年半的日子里,常有机会接触到山,以致闭上双眼,仍觉有山向你纵来,有山自你心底涌起。

  虽然「山」时常在童年的回忆里隐现,但那毕竟显得遥远而模糊,所以当第一次面对着那一片葱茏的绿,绵延起伏不尽的山峦,涵蓄着盈然的生意,高耸抚云的山势,令我惊悸不已,那份喜悦就如钱塘潮涌。

  接触了这么多山,如隐没云中的金马仑高原,巍峨的武吉智马山,奔马立势的马西岭……但心花万朵,我只拈一瓣,独爱「巴西勒巴训练区」的群山,那推开宿舍便能望到的翠绿,龙腾虎踞紧接着蔚蓝的柔佛海峡。

  终日看山不厌山。生活在山的怀抱里,很容易与她结上不解之缘,闲时,你望着山,山也静对着你,自有一番禅妙滋味。

  直到有一天,你甚至会感到山与你已化为一体,山中的一切仿佛全为了你,舒卷的白云,沾雾的花草,澄澈的溪涧,绿挺而起的一伞潇洒,你有携山纵向远方,仗剑君临天下的豪情;古人「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我想也不过如此。

  攀上山头,几许寒烟中看环结的山峦盘踞整个空间,不要去想现在是作什么野战训练,像去国的浪子,回首望中原,不学古人「念天地悠悠,怆然涕下」,只是心理默想:「鸟啊,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亦是这里的山啊。」望着高远的天空,飘逸着几朵云彩,一切庸俗的杂念全都净化,「风定花犹落,鸟鸣山更幽」,那时我的心境澄清如不皱的湖。当风起时,有声响从远处扬蹄而来,并形成柔柔的哗响而去,这时千山万山似乎都在悸动,满山翻飞的茅草也出鞘仗剑,就像远处有军队在攻山冲杀,有时急遽,有时静止,你的心能不激动吗?

  冥坐在山头,望着四周山峦,触目青翠,影浮山动传绿沁,湿润的草野不正是闪耀着生命的喜悦吗?暖凉的山风更吹得满山绿发招展曳摆,豪迈地徐拂过我的面颊,带有几分温馨,于是你说:「好蓝的天呀!所有的鸟呢?」(鸟在云深不知处),走在山径,迎着蒲公英纤小的绒球,这样的季节,该搧着诗集,坐在树荫下编织一卷翡翠色的窗帘,倦的时候,望着那片波动着壮丽的近似凄怆的景色,带有苍凉的古意,于是你问:陶渊明呢?辛弃疾呢?真是不恨古人不识我,只恨我为什么要生在现代?你唯一能找到的心灵慰藉,便是…山。

  有人说:「仁者乐山,乐者智水」,我虽非仁智之士,但却酷爱山水,也许是因为我生于山水之乡的缘故,不过我爱山尤过于爱水,生活在山的怀抱不会使你有大海般空旷孤寂的感受。

  在早晨,欣赏阳光从弥漫雾帘的远山如浪花般涌来,发出微响,然后又带着一阵草香涌去,那种幽静夹带几分热闹,寂寥中仿佛有音乐在流动;转瞬间,覆盖绿纱的峡谷,横卧如象的群山都被阳光所吞没,偶尔的鸟啼,是佳妙的诗句,轻轻挥手,便叫云扬风飞起。

  黄昏时候,若在红屋山,尽可幻想倚在篱东窗下,持着一盏菊花灯,在八荒昏曚的暮色欢涌中遥指南山,但南山呢?那是班歌山,巴西勒巴山区最高处,要看黄河落日图吗?一轮橙黄色的落日徐没在远处马六甲海峡的屿山背后,于是所有的山便浸在浓浓的咖啡色里,童年,闽江岸山寺的晚钟呢?震荡着芦苇众的霞光,泻落一江金片……我爱巴西勒巴山区的群山,不仅是因为无穷的山色,也因为她每触及我的心灵深处。

  还记得去年重阳登高处,云山万叠中,望尽天涯路,忽想起王维的「每逢佳节倍思亲,偏插茱萸少一人」,能不黯然吗?如今绵绵群山中,谁伴我?是闽江的大姐吗?你什么时候再拉着我的小手在江畔山上看赛龙舟?是三哥吗?你已远在金门湾,若你听到教堂的钟声,你会想到新加坡河口的大钟楼吗?而父亲,在我刚入伍的时候抚着我的肩膀和蔼地说:这暹罗佛像把它挂在胸前吧!话犹在耳,而今你已航海漂泊在外;山风中频呼唤着你们的名字,而你们都在千山万水之外,即使登上最高的山啊,也望不见你们,「明日重扶残醉,来寻陌上花钿」,但即使缀满萸囊菊,又谁能与共。

  当炮弹划破晴空,扑面的黄沙便抖落风尾草尖凝聚的梦露,生活在山的怀抱里便应像山,在我静和无浪的内心,山已成为不可磨灭的形象;气馁委屈时,便推开小窗,望着那片无止尽的绿;豪气万千时,便在群山之首挺胸扬眉,「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一年多的日子多靠山撑伴着我,但随着环境的转变,与山在一起的时刻已渐减少,但这段感情我会深念着,像那不老的绿,扎根在我每一絮记忆里……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2-16 12:01:26
  
寻   梦


  

 

  【写在草上的雨】之四:塞外蹄声

  暮色中,浑沌的号角声颤抖在两片萧瑟的风里,平旷的边塞外,可以看到橙黄的落日被网在海角的奎笼上,我披着荒漠上的狂风,鞭扬达达的蹄声,一如浪迹天涯的游侠。

  没有挥手,就别了武装部队训练学院的那些巍崇的山,那些险巇的路。如今的窗外,已不再是昨日的窗外,但盈泪的,仍是那些望星的花蕾。

  禅坐叠叠深山中,拥着满袖满怀的绿意,凝望一发青山,中原何在? 南洋岗何在?偏有山风不解意,携来如云雾帘;满山斜飞的茅草啊,就是凑不成一阕诗词。

  绿波翻鸥的柔佛海峡仍然像蓝纸在风中飘幌,那些抹了亿万年蓝天的白云也是,沉默的像一块不喜欢说话的石头;他们都说:进了兵营,要学会用香烟写日记,要像野孩子般充满活力;我笑着说:不会啦;军营外的山那么翠绿,我会好好利用闲暇时间进修自己,谁知今天我在数日子过活,圈着可以回家的每个星期天。 像杂乱无章的枝桠随意地把身子倚在暗黑剥落的墙角,那个候车棚被两根灯柱紧紧桎梏在路旁,十字路口的红灯亮了又熄了,车声人声四处并发,就像实弹演习,但对熟悉的山鸟不足构成种种惊惶。那些抱着厚厚书本的南洋大学的都搭174号巴士车走了,我被一群身穿淡马锡绿军服背大包挤向另一条道路,长途颠簸后即是一阵刹车声,我被抛弃在离家二十多里的荒村,窗外的串串的霓虹灯已不复见,残存的只是几盏暗淡灯光下的小贩摊位;几步之外,柔佛海峡撑着渔火点点,一股无助的凄凉涌上我的心头;毫无选择地,我只有爬上九点半的军车,奔向漆黑的乡道荒漠,一如怒涛中冲浪的孤舟,啊! 那令人激奋的达达蹄声又在我耳际响起………。

  英雄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医院出来后的N带着惨白的笑走了,来的是一个新大毕业生,满面茫如黄沙扑面的边疆荒漠,不挂一丝微笑。有人每星期挤在礼堂看着他们喜欢的电影,有人吐着满口的烟雾,唱它三百六十五回流行歌曲,或者埋首在武侠的刀光剑影中,开口就是夹着三字经及猥亵的笑料,我笑不出,我以一种近似哭的声音告诉自己:不要谈理想,再大的浪花碰到的礁石仍然会被击得粉碎。

  夹在军官和士兵之间,睁眼,从磅秤机跳出的卡片所指的磅数又少了几磅,该的怨都怨过来,该恨的都恨了,挣扎算得了什么,难道能挣扎似网的现实吗?那颗脆弱的心已平静淡宁得不带一丝涟漪。他们都说派做“讯号兵”好,文书工作也轻松,某兵营靠近市区,有女孩子可以看,靠家更方便;谁叫你去老远的荒漠;夜晚从宿舍外望,只有裕廊工业区一边闪耀灯晕,其余三边黑暗远接天边。

  在黑暗中,除非你愿意随波逐流,否则,只有自撑灯烛。看,茫然的脸,随俗的态度,消极的眼光,还有那些炫耀改变本性的,是可喜还是可悲? 两年半国民服役后,醒来是另一天。

  记得在校的朋友总爱问我有关兵营的生活和训练情形,我告诉他们说很爽,可以领会夜行军山道的感受,实弹演习的壮伟场面,并且游遍新加坡乡道南北,吃尽各种水果,也告诉他们行军几十英里后的凄惨;但我也在心里对自己说:肉体的创伤是可以痊愈的,精神上的创伤却留下不能抹灭的烙印。当然,我还记得在德光岛训练的那几个礼拜,椰风沐月听潮中,我有步向渔火的欲望,那些丑恶虚伪奸诈都向我扑来,但即使跳进茫茫大海,也除不去除去这丑恶的现状。 当了八个月的兵,实际上,我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临镜自照,看到的竟是一团陌生,我还是我吗? 我茫然地摆着无奈的双手。从山中回来的朋友对我说 :我看到你的名字刻在深山的一棵挺秀的树干上;几时呢? 几时我才能化为风中的一片云彩?

  浑沌的号角声又在苍茫的暮色中响起,我骑着电单车飞奔在边塞平旷的荒漠,看淡烟落日,枝桠作鞭,一如浪迹天涯的游侠,携带着万里长风,让袖飞发扬,黄沙扑面中,傲然长啸,像征服地球的第一人。我知道这其中带有几分疯狂,我也知道人太过醒觉徒增几分苦楚。

  听----- 达达的蹄声又在滚滚的沙尘中响起,震荡在寂静的空间,企图冲破那片已浓的暮色……… 。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2-16 12:02:35
  
寻   梦


  

 

  【写在草上的雨】之五:偏挿茱蓃少几人

  有一季小小的雨洒在异乡多落叶的庭径,猛抬头,便望见你愕立在教堂外,钟声锵然中,便想起闽江岸边山寺的梵钟,还有新加坡河口大钟那亲切的韵律,于是金山湾的雾更浓了。三年前,你像乱涛中突起的飞鸥,冲破世俗重重的障碍,到太平洋的东岸追求你的理想,铁翼犹在云深处轰然,但一切已烟远了。

  生命中,那山依旧是那山,月依旧是那月,但窗外的树三年来经已苍郁挺揽到栏杆前,小鸟的一声啁啾,便溅起回忆的浪沫,还记得过去吗?我们住在前后二个不同房间里,一天说不上几句话,爸航海在外,家中一切大小事情几乎全由你负责,竟造成我们之间的矜持和隔阂,能够维系我们的只有童年那些琐碎的故事了。

  隔着万重云山,一夜天籁,在静默的月光下,细读你的来信或大姐的乡信,总有一种特别的感受。回想十三年前离别故乡,姐姐掩面痛哭的情景虽然已经模糊,割舍流离的痛苦,却深深拴在我心田。回忆童年晚霞交错的黄昏,暮色朦胧中,我们团聚在屋前廊台挨在妈的膝旁,望着天上不尽的繁星,争着要那颗最亮最大的星儿;当时间年龄增长了彼此间的距离,青苔已爬满故居的短墙,遮盖了童年的痕迹,但回忆啊,却像山崖出坳的白云,莽莽冒涌。

  鹧鸪从树林了飞出,掠过闽江、山峦、稻田、小溪、古井,我们的童年便写在那里。还记得中秋花灯之夜,灿烂的灯串耀灼在通往邻村的田埂上,妈坚持不让我去,但拗不过我的哭闹,你们终于只好带我同去,但没走多远,小小灯笼的烛火给大大的风吹熄了,于是又哭又闹,吵倦了又要睡,真气得你们呱呱叫。端午赛龙舟,挤在人潮里,只听到鼓声和喝彩声,当然还有我看不到龙舟的涕哭声。稍大时常在饭后瞒着家人到芦苇翻白的小河戏水,有一次还拆了后山破庙的大门作船,险些没顶,辛亏你及时援手。玩到饿的时候,便偷采人家的番薯,躲在山上烧焦了来吃,偶尔风起,焚了一大片草坡,也吓得面无血色。后来姐姐到县城念中学,而妈妈也常去看她,家中只有我们二个人,不只把家弄得天翻地覆,连菜园也面目全非,这些都是很久很久的童年趣事,不知你还记得吗?

  如今,姐姐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十三年来的乡信屡屡呼唤我们的归去,以便团聚共享天伦之乐,而你在三年前,又轻易地离开我们到异乡念书,虽然伯父一家待你如亲出,但字里行间仍掩不住寄人篱下的痛苦和异乡人的孤寂。你走后,家里显得更孤单,爸航海在外,偌大的房子,只剩下三四个人;搬进你那间大房,留下的只是你满书架的书,回想机场临别时你默然无语的表情,我也说不出什么感情的话来了。三年来却再乱书中发现你赠送的日记本,什么会比亲情更可贵呢?

  人的成长总是带来令人感到负荷过重的思想和感情,尤其是在孤独的心灵中成长。听,当炮声划破满天星斗,扑面黄沙中抖落了风尾草尖玲珑如露的梦,投入矫情的人群和乖离的社会,我开始思考寻析,天地凝和,躺在兵营的宿舍里,过着自己照顾自己的独立生活,便想起有你们在的时候家中热闹的气氛,而如今,你们像我一样孤独,分散天涯海角,隔着汪洋大海,万里云山,能不惆怅?

  又是一季小小的雨,从兵营飞奔回家,刚好迎上妈端出来的除夕团圆饭,摆在爸爸在家时特订制的大圆桌上,望着妈持香的默祷以及满桌的鱼肉饭菜,过分的静默,竟使二个年幼的弟弟露出迟疑的表情,不禁想起王维的“每逢佳节倍思亲”,可是“偏挿茱蓃少几人”?在异乡的你且说说看?
  

作者 :美到心间 时间:2016-02-22 17:04:08
  @薛依云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这文笔不错,精彩,特地犒赏一下!【我也要打赏
  • 薛依云

    举报  2016-02-22 20:23:43  评论

    谢谢首席@美到心间 打赏,祝元宵节快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2-23 17:01:09
  这几篇是早年青涩年华留存的文字,当年没有电脑储存的便利,若曾在杂志发表过,尚有迹可寻,不然早已随着写在草上的雨,化作记忆里的绿野山色。
作者 :美到心间 时间:2016-03-05 21:02:27
  偏挿茱蓃少几人,嘿嘿,在外的人是最懂得的。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03-07 14:26:25
  @薛依云 推荐[xyc:赞]
  • 薛依云

    举报  2016-03-07 14:44:01  评论

    拜谢庄主@贾庄当真 这里记下的是青涩年华挥洒在草上的雨,每当帘卷西风时,便有一窗山色簇拥而来,几声鹧鸪逸荡在淡烟疏雨里,那满山不老的绿,依然扎根在我每一絮记忆里……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美到心间 时间:2016-03-07 16:21:21
  恭喜先生!
作者 :故乡有约 时间:2016-03-07 17:50:59
  拜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美到心间 时间:2016-03-08 13:17:16
  [xyc:顶]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美到心间 时间:2016-03-08 13:32:36
  @人间惆怅客SD
  此帖子几经编辑之后,出现重复的编辑字样,请老师看下为何会这样?
作者 :美到心间 时间:2016-03-08 13:34:33
  附代码:<STYLE>body{background:url(http://img3.laibafile.cn/getimgXXX/3/4/photo3/2011/12/3/82272956_47217491.jpg);background-attachment:fixed}</STYLE><STYLE>.content{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COLOR:#000000; FONT-FAMILY:楷体_GB2312; LINE-HEIGHT:30px; FONT-SIZE: 18px}</STYLE><DIV align=center><TABLE cellSpacing=25 width=750 align=center background=http://img3.laibafile.cn/getimgXXX/2/5/photo2/2011/12/3/82286472_44303193.jpg><TBODY><TR><TD><TABLE cellSpacing=7 borderColorDark=#000000 cellPadding=0 width="100%" align=center borderColorLight=#530305 background= border=1><TBODY><TR><TD><TABLE cellSpacing=3 borderColorDark=#000000 cellPadding=10 width="100%" align=center bgColor=#ffffff border=1><TBODY><TR><TD><CENTER><img src="http://img3.laibafile.cn/p/m/242127414.jpg" /> <DIV style="FONT-SIZE: 30pt; FILTER: shadow(color=black); WIDTH: 100%; COLOR: #eeeed1; LINE-HEIGHT: 150%; FONT-FAMILY: 华文楷体" align=center>寻   梦</FONT><P></P></DIV><DIV></DIV></FONT><P></P>
  <BLOCKQUOTE style=left"MARGIN-LEFT: 190px; MARGIN-RIGHT: 20px" dir=ltr><P align=left><FONT face=华文楷体 color=#000000 size=4>

  </FONT></BLOCKQUOTE></DIV></CENTER></TABLE></TABLE></TABLE>
作者 :美到心间 时间:2016-03-08 13:35:24
  还有编辑的封口码有什么讲究吗?
作者 :美到心间 时间:2016-03-09 12:57:21
  @人间惆怅客SD
  试了也还是不行,会不会是封口码不对?
作者 :槐黄子 时间:2016-03-09 20:04:51
  @薛依云 http://tysurl.com/Ws5d5t
  打开链接。点击收藏一下。多有打扰,敬请谅解。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3-09 20:31:55
  问好@槐黄子 定当拜读大作,笔者确实喜欢历史军事小说。
作者 :槐黄子 时间:2016-03-09 20:35:36
  @薛依云 老师好。不过是历史传奇。根本没有军事上的一点事。天涯文学分的类别不精细,我只好将就一下。勉为其难的凑个数。还望老师多多支持。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3-10 13:52:17
  问好@槐黄子 看到了大作【村痞】的介绍文字及关键词:民国,土改,抗战,传记,乡村,野史。对我这个老外来说,确实充满吸引力。
作者 :美到心间 时间:2016-03-10 19:35:00
  写在草上人雨,纯美如雨。
作者 :槐黄子 时间:2016-03-10 19:53:25
  @薛依云 要讲华语来说最美的语言环境还是新加坡。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3-10 22:05:00
  问好@槐黄子 新加坡自八十年代开始即以英语为教学媒介,在那里学华文科目就好像中国学英文一样,一般人能讲华语,但能写华文及有兴趣阅读的已经逐年减少。我读书的那个年代,算是中英兼通,学过马来文,生活上能听及讲多种南方的方言(闽南话,潮汕话,广东话),但新一代学习及工作语言都纯英文化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