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6月灼灼同题----《天空突然变得明亮》010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6-08 13:58:03 点击:218 回复:2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听听千年雨声,顿然天庭清亮开朗起来了.............

  (一)听雨
  在万籁俱静的夜间,独自灯下听雨,滴滴答答的雨声,富有节奏地敲打在玻璃窗或檐沿上,宛如敲打在自己状如木鱼的额头上,不知怎么地,就一骨碌滑入心湖,如涟漪般荡漾开来,衍生出一种从来没有过如此这般接近自己的感觉,顿然天庭清亮开朗起来了。

  听雨,就好像是一个自己与自己对话的过程,兼而获得奇妙的感受。酒是越久越醇香,那雨呢?是否也是如此,比如千年前唐诗宋词的雨,或是你天长地久的交心知己,选择一个想象时空,或大或小,静下心来,聆听彼此的倾诉,或许这对我们现代人来说,可能是件奢侈的事情。

  著名汉学家吉川幸次郎在其《宋诗概说》一书中,提到唐宋诗之间最大的区别,体现在题材风格上:唐诗激情奔放,月亮就成为当代诗人激情的主要载体;相比之下宋诗则显得冷静,对激情加以抑制,写得较多是连绵的雨。我以为这应该是和当时的气候无关,但却和风雨飘摇的时代背景相关。

  我粗略把唐诗宋词看了一遍,发现还是后唐的李昱和南宋的李清照,以雨抒怀的长短句深受历代文人和读者喜爱及推崇,这一下子即把那雨声定调到聚结着深深青苔哀伤的梧桐雨以及杏花烟雨的江南。

  (二)梧桐芭蕉雨,点滴心头到天明
  听雨,最怕听到梧桐芭蕉雨,水滴石穿,而这雨滴全都落在心上;但这心啊,却不能坚硬如石。

  宋朝苏轼《木兰花令》有诗云:“梧桐叶上三更雨,惊破梦魂无觅处。夜凉枕簟已知秋,更听寒蛩促机杼。梦中历历来时路。犹在江亭醉歌舞。尊前必有问君人,为道别来心与绪。

  元朝徐再思的散曲【水仙子-夜雨】则描写的更为精彩:“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归梦三更后。落灯花,棋未收,叹新丰孤馆人留。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忧,都到心头“。

  翻译成今天的白话的意思就是说:夜雨一点一滴打在梧叶上,秋声难禁。打在芭蕉上,惹人愁思不断。半夜时分,在梦里回到了故乡。醒来时,只见灯花垂落,一盘残棋尚未收拾。可叹啊,我孤单地留滞在新丰的旅馆里。靠在枕边,十年的经历,远在江南的双亲,都浮上心头。

  这曲子首句,以雨打梧桐破题,烘托出“梧桐一叶落,天下尽知秋”的萧瑟落寞氛围,梧桐作为凄凉悲伤的象征,赋予文学深层的悲情含义。作品借景抒情寓言写物自然流畅,真切地宣露了游子旅思之情;其最大的特点是善用数字,开头“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归梦三更后”确是耐人寻味,连用几个相同的数量词,音调错落和谐,正好表现忐忑难安的心情。画面里秋雨绵绵梧叶声声,雨打芭蕉愁滴心头,细腻真切地表达了羁旅惆怅光阴易逝的感慨,道出了因思乡而断肠的情怀。

  其他以梧桐雨入诗的名句还有,白居易的“秋雨梧桐叶落时”,王昌龄的“金井梧桐秋叶黄,珠帘不卷夜来霜。熏笼玉枕无颜色,卧听南宫清漏长”。温庭筠的“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李煜的“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苏轼的“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孟浩然的“微云淡河汉,疏雨滴梧桐”。晏殊的“绮席凝尘,香闺掩雾,红笺小字凭谁付。高楼目尽欲黄昏,梧桐叶上萧萧雨”。还有李清照的“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芭蕉同样具有独特的离别愁绪。比如李商隐的“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杜牧的“一夜不眠孤客耳,主人窗外有芭蕉“。李煜的“秋风多,雨如和,帘外芭蕉三两窠,夜长人奈何”。林逋的“此夜芭蕉雨,何人枕上闻。”

  (三)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假如你像我现在一样,一个人在灯下听雨,你是否会油然起想念远方亲友的心绪?就像广为传颂的唐朝李商隐的【夜雨寄北】写的那样:“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用今天的话就是说:你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还没有确定的日子。此刻巴山的夜雨淅淅沥沥,雨水涨满了秋天的河池。什么时候我才能回到家乡呢,我们同坐西窗下,一边剪烛一边谈心,相互倾诉今宵巴山夜雨中的思念之情,那该多好啊。

  诗人当时在巴蜀,而他深刻思念的亲友与妻子却在遥远的长安。诗的第一句一问一答,先停顿后转折,跌宕有致,其中羁旅之愁与不得归之苦跃然纸上,这更与绵绵密密淅淅沥沥的夜雨交织,涨满秋池,弥漫巴山夜空;然而诗人并没有诉说什么愁苦,而是从眼前这景象另辟新境,表达了“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的美好愿望。诗中提到的剪烛西窗,就是剪去燃焦的烛芯使光线更明亮,这里形容深夜秉烛长谈。这样构思之奇,真有点出人意外,然而若设身处地,又觉得其思归之切的情真流露呢;而今夜思念之苦,又成了未来剪烛夜话的话题,增添了重聚时的欢乐;这是何等曲折婉约含蓄隽永,余味无穷啊。

  (四)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你若喜欢听雨,还有一首非常感人的【夜雨】,那要数宋代黄庭坚的【黄几复】:“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持家但有四立壁,治病不蕲三折肱。想见读书头已白,隔溪猿哭瘴溪藤“。

  翻译成今天的意思就是说:我住在北方海滨,而你住在南边海滨,欲托鸿雁传书,它却飞不过衡阳。当年春风下观赏桃李共饮美酒,江湖落魄一别已是十年,我常对着孤灯听着秋雨思念着你。你支撑生计也只有四堵空墙,艰难至此。古人三折肱后便成良医,我希望你不要如此,即使如今头发已白,但还是清贫自守发奋读书,隔着充满瘴气的山溪,坐看猿猴哀鸣攀援着深林里的青藤。

  这首诗作于公元1085年(宋神宗元丰八年),此时诗人任职山东德州,而好友黄几复则在广东四会,故诗中言:“我居北海君南海”。两人已经很久没见面了,十分相念对方,也明知书信难达,但还是无限激情地回忆起昔日相聚宴游,在盛开的桃李花下举杯畅饮,当年的少年情怀,春风得意,可见一斑。十年来,漂泊江湖,每当夜雨潇潇、漏尽灯残之时,不由得更加思念远方的友人。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这两句描绘情景所形成的巨大反差和强烈对比,充分表达了诗人的哀伤与欢乐,更凸现了思念之情如此清新隽永。诗人回忆昔日相聚宴游在盛开的桃李花下举杯畅饮,但自己遭遇贬谪一下十年就过去了,故有“江湖夜雨十年灯”的感慨。今天的苍凉萧瑟,念在嘴里,联想起人生际遇的艰难曲折,只觉得尽是铺天盖地的愁绪,流露出人生的一种空幻沧桑感。以“十年灯”与“一杯酒”相对,不仅在时间上给人以“长夜难熬”的感觉,还突出了作者独对孤灯的沉重和思念的痛苦。

  黄庭坚还有一首著名的作品,但不是听雨而是《听崇德君鼓琴》:“月明江静寂寥中,大家敛袂抚孤桐。古人已矣古乐在,彷佛雅颂之遗风,妙手不易得,善听良独难。犹如优昙华,时一出世间。 两忘琴意与己意,乃似不著十指弹。禅心默默三渊静,幽谷清风淡相应。丝声谁道不如竹,我已忘言得真性。罢琴窗外月沉江,万籁俱空七弦定。“

  作者以禅心听雨的体会来听琴,所谓禅心即清静寂定的心境,由丝声度入禅心,由幽谷清风直至万籁俱空,几达庄子得意而忘言的境界。诗中的情思显得纯净自然,带有山林间的清逸之气;平淡之中,隐约可感到精神挣脱名缰利索后的自由和舒展,表露出澄静趣远之心。这种创作心态的形成正与宋朝禅宗盛行有关,比如当代的欧阳修、王安石、苏轼等名家,也都保持着这种内心精神宁静的自我解脱与士大夫“独善其身”时崇尚消淡闲逸的老庄思想相结合,故有一种共同的追求平淡清远境界的审美情趣。

  是的,追求一个纯净的“理”的世界,或许是宋人对自然天地之美的新发现。在这个世界里,很多东西都可以被澄澈清明,人们虽然可以藉此超越尘世,游心于天际;但江湖风一程雨一程那种漂泊的无奈,只有漂泊者自己清楚。面对苍茫大地谁主浮沉啊,不无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孤雁在风中凄凉鸣叫,我们还能掌控什么?故而,我们还是羡慕黄庭坚至少还有一个好朋友可以倾诉。

  (五)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看到这里,你还想继续听雨吗? 那一定要续读南宋陆游的《临安春雨初霁》:“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

  这“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一联是陆游的名句,语言清新隽永。诗人只身住在小楼上,彻夜听着春雨的淅沥;次日清晨,深幽的小巷中传来了叫卖杏花的声音,告诉人们春已深了。绵绵的春雨,由诗人的听觉中写出,而淡荡的春光,则在卖花声里透出,写得形象而有深致。

  实际上这“小楼一夜听春雨”,正是说绵绵春雨如愁人的思绪。这一夜听春雨也暗示诗人一夜未眠,国事家愁正伴随这雨声涌上了心头眉间。陆游虽然用了比较明快的字眼写得含蓄深蕴,但用意还是要表达自己的郁闷与惆怅,借用明媚的春光作为背景,与自己落寞情怀构成了鲜明的对照。于是有了第五六两句的”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这“矮纸”即短纸,而“草”乃指草书,擅长行草疏朗有致风韵潇洒的陆游,这一句暗用了张芝的典故。据说张芝擅草书,但平时都写楷字,人问其故,回答说,“匆匆不暇草书”,意即写草书太花时间,所以没功夫写。陆游客居京华,闲极无聊,所以以草书消遣。因为是小雨初霁,所以说“晴窗”。“细乳”即是沏茶时水面呈白色的小泡沫。“分茶”指鉴别茶的等级,这里就是品茶的意思。无事而作草书,晴窗下品着清茗,表面上看,是极闲适恬静的境界,然而在这背后,正藏着诗人无限的感慨与牢骚。陆游素来有为国家作一番轰轰烈烈事业的宏愿,而当前的职位却与他的素志不合,何况觐见一次皇帝,不知还要在客舍中等待多久!国家正是多事之秋,而诗人却在以作书品茶中消磨时光;于是写下了结尾的两句“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诗人问道:是不是不等到清明就可以回家了?实为捺不住心头的激楚之言,偌大的一个京城,竟然容不得诗人有所作为。

  (六)千年绵绵夜雨,温馨思念如故
  夜雨,它既是一种自然现象,也是一种心灵的意象,它是历史的也是时代的。夜雨传达的不仅是一种时代情绪,更是千载之下文人仕子,身上所体现出来的一种民族文化精神。诗词中的夜雨飘洒着离别相思、忧愁失路、前途未卜的哀伤和世事多舛的感慨,更有思念远方亲友的温馨思念,这种夜雨意象的独特文化蕴含着一种审美的追求,而这种意象模式对后来的诗歌创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但今天的我们,生活在五光十色的繁杂浮躁的生活环境,我们听着夜雨,少了那种自然环境下的天籁体会和宁静心境里的超时空感悟,而通讯的方便与感情的疏离,更让我们的思念变得苍白。

  小楼一夜听春雨,你能听出什么?明早清晨,触及眼帘的是‘花落知多少“还是青山绿树?

  人啦,也只有把自己的心,安放在淡然处;夜雨孤灯,桃李不言,倾听自己内心的独白,蓬勃的生命在忧伤之后就是欢喜,千年的雨声断断续续,不时在我耳际响起,温馨思念如故。

知音:1

赏金:100

最高打赏: 美到心间(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美到心间

作者 :garden2 时间:2017-06-09 11:51:29
  雨,浸润心田,如诗如歌;雨后,天空突然变得明亮。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去笑飞花2015 时间:2017-06-09 12:42:17
  雨中听音,音中寻意。古落幽咽,云开新霁。行文如诗,悦读。
  • 薛依云

    举报  2017-06-09 23:01:17  评论

    宋朝欧阳修留词有云:落花浮水树临池,年前心眼期。见来无事去还思,而今花又飞。浅螺黛,淡燕脂。闲妆取次宜,隔帘风雨闭门时,此情风月知。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美到心间 时间:2017-06-09 13:27:11
  感谢倾力支持,点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有效含桃远方 时间:2017-06-11 22:23:47
  听听千年夜雨声,
  晨光熹微亮天庭;
  迎接光明新天地,
  巍巍中华正复兴。
  • 薛依云

    举报  2017-06-14 14:54:07  评论

    问好@有效含桃远方 桃花嫣姣,远山含笑。生活有诗,还有前方。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思思云儿A 时间:2017-06-14 12:49:39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喜欢古韵文化之新风彩,昨看到苏明月之《好一朵牡丹花,谁将它接过去?》大意是古文化底蕴丰厚,只要你愿意,想挖取多少新意古风词汇都行。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6-14 14:36:24
  问好@思思云儿A 谢谢楼上留言,颇有同感。

  笔者在拙文【林樾自苍翠,花落春仍在】末段结语提到:“这千百年来,文化道路两旁树荫成林,在岁月里,苍翠自怡;园里的花开花落,春意犹在,就像一些历史染尘模糊了的许多文化记忆,还在某个幽静亭落的一角,显露其莹然剔透的本色与本真,等待我们的到访”。

  另在【唐诗宋词的音乐性与丝竹管弦】系列文字九篇的前言序文题有诗云:

  湖上的荷花都盛开了
  夏天尽是一片喧妍
  是谁?
  还在静静地回眸等待

  这朵花语啊
  含苞千年
  就在今宵 楼西凝望处
  为你绽放成一轮满月
  清风徐徐拂面而过
  那是内心深处久违的唐诗宋词啊

  你见或不见
  她都在哪里等你
作者 :有效含桃远方 时间:2017-06-15 18:33:30

  @薛依云好友:
  “ 笔者在拙文【林樾自苍翠,花落春仍在】末段结语提到:‘这千百年来,文化道路两旁树荫成林,在岁月里,苍翠自怡;园里的花开花落,春意犹在,就像一些历史染尘模糊了的许多文化记忆,还在某个幽静亭落的一角,显露其莹然剔透的本色与本真,等待我们的到访’。”
  读着您的这段美文,看到了您的为人;钦佩您的观点,更增添了我对中华民族古文化辉煌璀璨的赞叹!
  • 薛依云

    举报  2017-06-16 12:29:11  评论

    问好@有效含桃远方 南北朝诗人陶弘景有诗云:“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但我心存遐思奇想如何把文字的秋水山色,如何毫无保留地赠送给大家。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有效含桃远方 时间:2017-06-16 19:55:29
  [d:赞][d:赞]
作者 :美到心间 时间:2017-06-17 13:04:36
  @薛依云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文鱼武凤 时间:2017-06-18 06:50:31
  杭州现有一陆游故居,不大,在一小巷里,(虽在闹市中,却很清静),据说就是诗中的杏花小巷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6-18 10:41:58
  问好@文鱼武凤 谢谢来访,留言助兴。

  文字提到‘杏花小巷’当指陆游写的《临安春雨初霁》:“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这时62岁的陆游在家乡山阴(今浙江绍兴)赋闲了五年,于淳熙十三年(1186)的春天,陆游又被起用为严州知府,赴任之前,先到临安(今浙江杭州)去觐见皇帝,住在西湖边上的客栈里听候召见,写下了这首广泛传诵的名作。诗的尾句;“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意思是:‘身着白衣也不要感叹会被风尘之色所玷污。我回家时仍要穿着它赶上清明’。

  ‘杏花小巷’确指杭州(临安)而‘回家’则指(山阴)。另查陆游授委知府的严州地区,在宋宣和三年(1121年)由原来隶属浙江东道的‘睦州’(即有"六睦"之称的建德、寿昌、桐庐、分水、还淳、遂安6县)改为为‘严州’。新中国成立后改成了今天的桐庐县、淳安县和建德市。
  为严州







作者 :熊耳山农民 时间:2017-06-21 11:51:34
  值得一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美到心间 时间:2017-06-21 13:04:14
  已经推荐
  • 薛依云

    举报  2017-06-22 10:07:44  评论

    问好@美到心间 谢谢推荐上"天涯聚焦_微论精华"栏目。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