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父亲的回忆

楼主:草绿依旧 时间:2018-11-30 12:05:04 点击:9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父亲的回忆
                           
     今天是农历十月初一,按农村习俗是晚辈给已故先人烧纸送钱的日子。因为孩子都不在家 ,中午我和爱人到超市买来了一应冥物,准备下午去上坟地,此刻我想起了父亲。
     先父二0一四年去世,享年97岁。那年三月份我退休,五月份小孙女宝宝出生,同月乃父仙故。有人说这一年我们家是喜悲参半,我却认为这是我们的大喜之年,因为在农村自古就有高寿老人离世其子女将丧事当作喜亊操办的规例。
     农村五月是麦收的季节,乡里人特别忙,城里儿媳妇又要临产,儿子随部队在内蒙住训回不来,因此除爱人在医院里忙着伺候月子外,我还得来回接送大孙女上下学,不得已只能将年迈的老父托付给二哥照看。
     端午节那天,我一早从城里回来,买来了父亲最爱吃的粽子,油糕,油条,糖包,回来又煮了鸡蛋。那顿他吃的特别香,也特别多。中午我又做好他更爱吃的红烧肉,并且倒上两杯白酒,试图陪老人家乐哈乐哈,因为他平时特爱喝酒。但他这次却摇头笑着说:“不行,今天早上吃的太多了,现在还不饿呢,这天中午他只喝了点白开水。随后我跟二哥招呼一声又回城了。
     第二天,二哥电话告诉我父亲一天又没吃饭。于是我感觉情况不太好,因为父亲从来就没有一连两顿不吃饭的时候,于是赶忙回家给他请来了医生,结果不但他说没事,就连医生也说他一切正常,最终只是喝了点健胃葯。就这样自那天端午节饱餐后直到他老人家去世前后十四天的时间他再也没吃没喝,但也没有住院治疗,也没有吃药,打针,输液,因为他一直坚持自己没病。
     近半个月的时间,他一直静静地躺着,没有痛苦的呻吟,没有任何诉求的喊叫,平静的像个熟睡的婴儿。然而只要有亲人朋友前来探视他又都能及时地察觉并半坐着与人侃侃交谈,临别又很礼貌的摆手示送。现在看来父亲真的像诗人徐志摩那样“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轻轻的我走了”,只不过父亲告别的是这个他百年来一直挚爱着的美好世界和与他朝夕相处无限眷恋的后世子孙。
      父亲是个开明的人,记得小时候我们家很穷,尽管当时上学的费用不贵,但每到开学季来临他都免不了东家西家的讨借。然而他一直勉强支撑着让我读完初中,读完高中,直至最后完成学业。工作以后家里农活再忙,他从不让我帮手,即使母亲病重卧床他也从不以任何理借口耽误我半天的工作时间。
     父亲是个热心肠的人,对人对己,于公于私都一样。亲朋邻里之间虽然没有多少钱物资助,但总以一颗善良的心和一双勤劳手真诚奉献。早些年我们村头有一个十字路口,这是全村几百人共同出入的咽喉,但地处却非常险恶,两面环沟且路面狭窄,每到雨季来临,整个路面烂泥过膝,即使放晴半月人车也不能暢行,一旦暴雨来袭,咽喉中的咽喉将会被水流冲出一个偌大的水沟,严重时半个路面全部冲垮。也正因为如此,父亲与之结下了几十年的不解之缘。开始他用捡来的碎石瓦片一次次的填补修复,后来干脆用半整的砖块顺着水沟修了一个泄水的凹槽。几十年的坚守终于在他93岁生日那年春天迎来了当地政府筹资修建的全镇第一条混凝土乡村公路。
     父亲还是个孝子,这要从我听到的一个关于他早年近乎传奇的故事说起。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是我们国家经济最困难的时期,尽管那时父亲还很年轻,但饥饿和病痛使他骨瘦如柴,无力行走,行动只能坐在地上用双手支撑着地面往前挪动。那时候奶奶已经年迈卧床,每天都有不少的脏衣尿布需要清洗。尽管父亲兄弟也有几人,尽管他的行动如此的艰难不便,但他对此一直是当仁不让。那时候全村半个庄只有一口土井,没法从远处取水,门前的大池塘是他最好的选择。一次由于体力透支严重加之下肢的近乎瘫痪一头栽进了水塘,求生的本能驱使他拼命的往岸上爬。结果奇迹出现了,父亲不但成功上岸还猛地站直了身体。......
      我从来不迷信鬼神,更从内心里腹非福报轮回,善恶有应的宿命理论,但纵观父亲的百年人生我似乎动摇了自己。父亲人生历经97个春秋冬夏,无病无灾健康至终,到老又安然辞世是否来自他的菩萨心肠和常年坚守的善念良知呢?
     我和爱人静静地伫立在父亲的墓碑前,目光一直注视着眼前这片欢腾跳跃的火苗和缕缕升起的青烟,心里默念着那一如既往简单而又朴素的虔诚愿词……每次来这里我们总是以这样的方式表达着自己对这位世纪老人,我亲爱父亲的不尽哀思和敬慕之情。
    



  草绿依旧二0一八冬月于茨水白丁书屋
作者 :有效含桃远方 时间:2018-12-03 20:57:41
  《父亲的回忆》读后感
  这是一篇成功的叙事散文。
  全文采取倒叙的方式,清晰明白,语言通俗易懂,情真意切,彰显出作者娴熟驾驭文字的能力。
  其父,一个跨世纪历经沧桑年逾百岁的长寿老人。一生饱受战乱、饥饿和生活的磨砺。勤劳善良,吃苦耐劳,忍辱负重,孝敬父老,热爱家庭,注重子女后代们健康成长,培育他们学业有成。欣逢盛世后,身体依然健康硬朗,睿智乐观,热心慈祥。得以党的惠民政策的恩泽,幸福安享晚年。这是我国皖西北大平原千千万万个新时代幸运老农民的缩影之一。
  作者,曾接受过良好的国民教育,大半生供职于国家基层基础教育事业,有较高的公民素质。自觉带头传承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不忘父辈的养育之恩,在缅怀先人的节日里,寄托着自己和家人对已逝先父的不尽哀思。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