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揭露上海同泰火安科技有限公司制造虚假劳动合同侵夺员工血汗钱(转载)

楼主:小sousou 时间:2016-05-06 13:47:39 点击:12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个基本月工资为9500人民币的资深的注册电气工程师,经过单位的协议、徐家汇劳动人事调解委员会、徐汇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徐汇区人民法院,工资直接从税后9500元变为税前3000元,连扫垃圾的环卫工人也不如!而在职期间曾经为长江隧桥项目垫出的所有费用全盘否认,不给报销。这是中国高级人才的悲哀吗?这所有的一切到底是咋样的一个不为人知、暗箱炒作的一个过程呢?

  有必要说明下,这期间无良律师裘兆炯成为上海同泰火安科技有限公司最重要的帮凶,刚开始在徐汇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时,其以同泰人事的身份出现,那时他还没拿到律师执业资格证,2013年9月17号是他的首次执业时间。
  好小子,刚出道,就开始与正义做斗争了!公然违背律师职责!怪不得他代理的案子大部分是失败的,偶或有胜诉的案子也是和社会公德有所违背的。其只不过是钻法律漏洞,成为所谓的“强者”的帮凶,伤害那些无知而善良的人们!在百度上一搜“无良律师裘兆炯”立马就出来了。

  第一、关于劳动合同:
  上海同泰火安科技有限公司,原上海亚泰消防工程有限公司。
  2012年4月5日,注册电气工程师甲进入上海同泰火安科技有限公司担任电气工程师职务。没多久,就与公司签订了一份劳动合同,合同期限为三年,2012年04月05日-2015年04月04日,试用期为2012年4月5日-2012年10月04日。试用期工资为7500,正式期工资为9500。试用期工资的3500元是打入工资卡的,而其余4000元则通过现金发放。
  因甲当时住的租房是一个仅有5平方的隔间,为群租房中的一小间,安全隐患大有问题,不时有东西丢失;于是公司的人事职员黎丽就提出,帮忙保管此劳动合同,后黎离职时,想把合同归还甲,但甲正好在外地出差,黎就把合同交给了公司,刚好给公司有了篡改合同的机会。(目前找不到黎丽此人)
  2012年10月04日后,同泰公司拒不支付正式期工资9500元,甲几番和对方交涉,未果。于是甲提出离职;但由于甲当时负责着公司的长江隧桥项目的维护工作,那时已到收尾阶段,因此应公司副总李妙福的要求,要求甲完成工程再走。碍于公司老大一个老总的面子,没办法,甲只好打算早些把事情结束掉,好早些离开该公司。转眼到了2013年4月,公司突然单方面提出解除劳务合同,并提出赔偿;以试用期月工资7500元为标准,赔偿3个月的补偿金;当时是一个叫秦禄全的上海人,做同泰公司的人事部门负责人,该人以公司名义和甲签订了赔偿协议,该协议有公司方的签名和甲的签名。但协议只有一份,为公司单方拥有,公司拒绝给甲一份。赔偿金额近三万元,因为跟该公司有了那么多的不愉快,甲也不想呆在该公司了,三个月的试用期工资赔偿也觉得能忍忍,算是可以过去了;于是离开了公司,等待公司的“发工资时能一起拿到工资和赔偿款”的承诺兑现。
  哪知道这是噩梦的开始,等到了该公司发工资的日子,甲查了工资卡里,一分钱都没有给,连已经递交上去本该报销的款子都不见影子了,工资也被扣住了。电话过去一问,对方不仅乱扣帽子,还说东道四,以各种理由推托,开始说:“老板说了,高级技术人员辞退要经过开会讨论通过和老板批准,但老板还没批准。”又等了一个月,说:“老板批下来了,在等老板签字。”再等了一个月对方的说法转成:“公司资金周转不灵,要等一段时间。”问具体时间,说“不知道”。

  万般无奈下,甲只好麻烦我们的徐家汇劳动人事调解委员会了,各位都知道,既然走了这一步,就要首先经过调解了。调解中,当时的公司人事姜慧丽表示愿意就当初协议所写的那样来赔偿。让甲有空去公司拿钱。甲又相信了,后又去公司跑了几趟,还是拿不到该有的钱;那时甲已经找到新公司,在新公司上班,出来都要请假,可是无奈,为了这笔血汗钱,不得不又一次受公司的耍弄。

  无奈之下,甲只好把公司告上徐汇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这时,一个很关键人物出现了,那就是裘兆炯,当时作为同泰公司的代理人。庭审时,其居然拿出一份令人目瞪口呆的劳动合同!如此高明的篡改技术令我等刮目相看啊!那时他还没有考取律师证,还在同泰做所谓的“人事”,后来才知道,那是他实习的地方。
  假合同里,有试用期,却没有试用期工资,只写了正式期月工资为税前3000元。
  假合同只有最后一页是甲的签名,前几页皆是后面打印上去的。可是我们的徐汇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的喻铭新仲裁员裁决结果是,此劳动合同有骑缝章,所以是真的。这骑缝章最后一页的印子和前几页的印子仔细辨认,还是能辨出补上的痕迹的,还有订书机的印子都能说明。但尊敬的仲裁员同志只认准骑缝章,无论真假。
  这时是甲和公司第一次上法庭,由于之前没被黑公司骗过,居然没有任何准备,没有准备任何证据,就裸奔上场。眼睁睁的看着人家律师拿出好多所谓的“证据”。现在才明白,原来对方拖了那么久,只是在为制造假证据争取时间而已。那么就等着被裁吧!
  裁决结果,自然非常的不近人意。不过仲裁员还是能把裘律师所说的一部分假话给扳正的,虽然裘律师说是甲不遵守公司的规章制度才被开除的,仲裁员还是以公司单方面辞退员工、赔偿三倍工资来裁决,只是工资份额要按裘律师的“合同”上所写的了。
  裘“大律师”算盘算的很如意啊,在庭审陈述,因甲的过错被开除,甲还欠了公司好几千元;然后再造个假的劳动合同,工资直接从税后9500跌到税前3000元;而报销款的单子一部分掌握在他手里,另一部分则被公司的领导李妙福所掌握(一直没签字);如此一来,要能全胜的话,一分钱都不用陪,还要甲倒贴去还公司的钱,再退一步说,要赔也只赔个3000元工资的三倍而已。一个实习律师,能打出这么个如意算盘,实属不易啊。只是你裘兆炯刚当律师没多久,好不容易爬到这个位置,却用几十年学到的知识对抗正义和真理!真是给培养你的上大和香港中文大学丢脸!
  再次无奈之下,甲花了血本,找了律师,再往上告。轮到徐汇区人民法院了。有了律师,再加上上次的经验教训,这次就要拼命找证据了。于是甲去公司领导李妙福那里好歹拿了早该报销的报销单,一看傻眼了,基本上没签字,当然也无法报销了;李一句“让仲裁裁好了”,一概推卸掉自己所有的责任。
  而劳动合同,徐汇区人民法院照样以对方的假合同为标准。虽然庭审中,对方裘律师出了很多漏洞,包括对于能够证实甲工资收入情况的财务账册的拒绝提供,拿出一个与假合同不符合的1000多元的工资条来证实甲的工资标准,等等。再者,公司和另一个员工杨xx的官司很明显可以说明,此公司的工资分打卡和发现金两部分;假合同上的工资虽然和银行收入明细符合,但无法包括现金部分。甚至连公司曾经为甲买房所写的收入证明(上面清楚写明9500月工资,有公司盖章)也一概不承认。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条[试用期工资]规定:劳动者在试用期的工资不得低于本单位相同岗位最低档工资或者劳动合同约定工资的百分之八十,并不得低于用人单位所在地的最低工资标准。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十九条[确定和调整最低工资标准的因素]规定:确定和调整最低工资标准应当综合参考下列因素:
  劳动者本人及平均赡养人口的最低生活费用;
  社会平均工资水平;
  劳动生产率;
  就业状况;
  (五)地区之间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
  而上海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网官方已经给出,上海市的平均月工资2012年就已经达到4692元,注册电气工程师的平均工资也已经达到7887元;可是作为处于发达地区的徐汇区的上海同泰火安科技有限公司居然比甲现任奉贤区的公司的工资还低数倍之多。同样作为电气工程师,甲现任的公司给出的月工资是11000元。
  同时,甲于2008年就已经取得注册电气工程师的资质,在电气领域工作年限超过10年。对方的裘“大律师”楞是弄出一个税前3000元的月工资的假劳动合同。这难不成是想让所有人的眼睛都瞎掉??把所有人当傻子??
  法官看着也比较同情甲了。可是徐汇区人民法院最后的判决结果,还是和仲裁员基本一致,只是多了一小笔李妙福签了名的报销单(其大部分没签)上的钱而已。不由的让人怀疑,同泰公司是否给了法官很多好处??

  第二、关于报销:
  2012年10月20日,上海同泰火安科技有限公司负责的长江隧桥项目开始后,甲被派往长江隧桥工地上班。期间所用到的变频器维修、电动执行阀和差压控制器的采购,及处理器控制板部分维修、电源板维修、IGBT模块更换、控制板维修等服务于长江隧桥项目的费用,甲悉数为公司而垫付,按公司规定,必须报销相关费用。但公司领导李妙富却说,等工程全部完成后,再一起报销。到时由他签字并负责报销。
  2013年1月8日至12日,甲再次受公司指派至长江隧桥项目服务,为变频器安装需要,经主管副总李妙富同意,在当地找了两名具有电气资质的计日工,5日共垫付计日工工资2500元。该款项有两名计日工邱xx、陈xx本人的签字的证明。
  以上长江隧桥项目中,甲所有垫出的费用共计12575元,公司理应报销全部。领导李妙富当初也是答应签字并负责报销的。可是直到闹到徐汇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徐汇区人民法院开庭之际,从李妙富那里拿来的报销单依旧没有签字,更无从谈起报销的问题了。电话打给李妙福,其一直在推托,从头到尾重复一句话,你让劳动仲裁裁决好了;还说老是骚扰他。官司从2013年6月打到现在也一年了,期间就打过他3、4个电话,居然和骚扰挂钩了??典型的一个不负责任的上海小瘪三,给上海人民丢脸!!

  大家看看,上海同泰火安科技有限公司伙同无良律师裘兆炯,就是这样用粗劣的手段制造假证据,销毁我方的真实的证据,侵夺我方的血汗钱的!只是一直不明白,为啥在对方漏出那么多马脚,出那么多漏洞的情况下,徐汇区人民法院居然还能支持他们,维持原仲裁站不住脚的裁决???
  从2013年4月到现在,一年多的时间啊,浪费了当事人多少精力和时间……现在已经向更高一级的上海中级法院提起上诉,又一个月过去了,那边还没立案……这坑人的官司啥时候是个头啊??
  自从甲离开之后,上海同泰火安科技有限公司就一直在招电气工程师,善意的提醒那些准备去应聘的工程师们,这种黑公司,要三思啊!
  求传播,求扩散!抖出上海同泰火安科技有限公司和无良律师裘兆炯!
作者 :jcj12 时间:2017-03-10 12:57:22
  很黑,上了黑船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