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一封信卖2.07亿算什么?这件破事还做了近千年呢!

楼主:石屏山 时间:2016-05-16 15:43:49 点击:37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通常会发现之后在选择大学课程和自由旅行时受阻中国嘉德2016春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古代”专场昨晚在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举槌,共推出45件拍品。其中,曾经在2009年刷新当时中国书法作品拍卖纪录的曾巩《局事帖》以1.3亿元起拍,1.8亿元落槌,最终以2.07亿元成交,创造其个人作品拍卖纪录。(北京商报2016/05/16)
  今日起得早,睡眼惺松看网页,被这新闻把瞌睡吓醒了。
  买主叫王中军。
  王中军是谁?我不认识。但曾巩,我知道啊,历史书里学过,与苏轼、欧阳修、王安石同列唐宋八大家之一。
  不过,话说回来,相信不少人同我一样,提到曾巩,马上就能想起他是宋代名人,但至于他具体做过些什么事,却不甚了了。
  《宋史 列传第七十八》曾巩的传记里,记载了这样一件事——
  他在越州做通判的时候,发现,此地有个规矩,就是酒场出钱给衙门,作为办公费。但酒场人家也是要利润的呀,不可能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吧?官员们也知道,若全逼酒场,人家只怕会要散场,啥都收不到。于是,把不足的钱,摊到百姓们身上,并约好,七年为期。
  说句实话,我不知道他们当时这样做,是否有足够的依据,是不是乱整。但我们知道,中国老百姓的抗压能力,在世界上,那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呀!只要你不把他压到活不下去,他都会苦中作乐的。何况,官府还说只收七年——那好吧,七年就七年,谁叫你官字两个口呢?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我们犯不了为了几块钱,揭竿而起啊。
  哪晓得,百姓们好不容易熬到七年过去,官府竟然食言了——期尽,募者志于多入,犹责赋如初——钱这么好收,收钱的人,根本停不下来呀,继续收。
  百姓们肯定不愿,却又仍忍着,他们手里有刀啊——幸好,曾巩来了,他平日里听得民众们怨气颇大,一察究,原来是这么回事。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这事,他管定了。最终,此笔苛捐被取消,百姓们松了口气——至于多收的如何处理,《宋史》里可没记。不过,若有退,当会写进去。所以,应该是根本就没退。很多事情,不得不妥协啊!罢除苛捐杂税,曾巩已得罪人了,若还想追查他们责任,只怕以后做事,寸步难行。
  曾巩生活的年代,离现在,有近千年呢!若长时间里,无论是科技还是文化还是经济,都有了很大发展,但有一些事,却仍顽固的发生着。
  曾巩废掉的苛捐就是。明明已与民众约定了收费期限,想来,当时也一定把布告贴在了城门上,并传达到了乡村老百姓那里吧。但时间一到,费照样还收。原因呢?书里没写,但我们可以合理猜测一下,应该还是最开始收钱时的理由——衙门经费不足——市民们,村民们,捕快没钱发工资啊,他们的工作积极性不高啊,请你们做好家里被盗、老婆被偷却抓不到人的准备……什么?你们想过安定日子——好啊,交钱……交钱就没事了嘛,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嘛……
  很熟悉吧?之前不常在新闻里看到,很多高速公路,就是这么搞的吗?收费年限写得清清楚楚,时间一到,翻脸,不认,说我们债还没还完,说路经常要修——好啊,不交钱可以,路坏了,我们也没钱修,你们要么不走这条道,要么,自己出修车的钱吧!
  承诺,很多时候就是个承诺而已。就像做儿女的时候,怨父母爱唠叨,要从他们那争自由,并暗下决心,自己做了父母,一定会很开明;一旦自己有了唠叨的权力,却又要给儿女们扎笼子。被控制时,自然要打破控制;有了控制权,才发现,这东西好有味。(屏山石2016/05/16)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屏山石(历史,时评)
作者 :老海博客 时间:2016-05-17 08:44:11
  回头看来要想富,就得出名啊,随便写个啥都能变现,子孙们会享受到这些吗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