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画 心

楼主:美丽的阿朱 时间:2016-09-11 10:47:38 点击:13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第一章
  看《画皮》这场电影,是因为先听了《画心》这首歌。“看不穿是你失落的魂魄,猜不透是你瞳孔的颜色,一阵风一场梦,爱如生命般莫测,你的心到底被什么蛊惑?”那忧伤的旋律,那凄美的声音,那诗意的歌词,一下子就把我的心揪紧了。
  我决定去看这场电影,那是一个夏天的夜晚,街上风很凉,我来到电影院的时候,电影已经开演。在这个网络盛行的时代,已经没有多少人还到电影院看电影了,但电影院的人也还不算少,当然也不多,我找到我的座位坐下,同时看到一个美丽的女孩是我的邻座,这不禁让我窃喜。
  这是个有着一头飘逸长发,肤色白皙的女子,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虽在黑暗之中,也让我一眼便感觉到她的美丽。
  电影上演,很快我便被电影所吸引,随着影片即将结束,当看到赵微忽然之间满头白发的时候,心中是那么悲凉,当看到她的双眼中流出血泪,却依然对着自己所爱的人说:“我是妖”的时候,我禁不住的泪流满面。
  做为一个男人,不管因为什么原因流泪,我都感觉羞愧,所以下意识的望了一下旁边的女孩,她也刚好回头看向我,看到我的时候她笑了笑,她的笑容很甜美,灿烂得像夜晚的星光,我不禁一阵惭愧,不知她这笑容里包含的是友好还是嘲笑。
  我看到她的眼角很干爽,没有一滴眼泪,看来她的神经比我大,根本就没有感动,更别说哭泣。
  电影结束,我看到她率先起身,经过我的时候,我把自己的脚尽量收拢,但我还是感觉到了她纤美的小腿肚摩擦到我膝盖的清凉感觉。她朝我微微一笑,笑容依然是那么清凉,我也依然不知道这是友好的笑容还是嘲弄的笑容。
  出了电影院,我在街上漫步,老实说,这并不是一场特别让人感动的电影,看过之后,心头并没有那种荡气回肠,被悲伤紧紧环绕处处弥漫的感觉。我轻轻一笑,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流泪而感觉受骗上当了,能够哭一回,在这个年代不容易,因为能够感动我们的人和事都太少了。
  我们已经缺少感动太久。
  来到我和菲菲约定的见面地点,那是一家咖啡店,叫爱心咖啡,我们常一起在那里喝咖啡,我喜欢喝茶,对咖啡没有特别爱好,也没有特别讨厌,所以每次坐下,我都为不知点什么咖啡而头痛,而这时菲菲总是为我做主,帮我点一种咖啡,她每次帮我点的咖啡都是不同类型,说是要发现我到底喜欢什么,结果我几乎把这个爱心咖啡店里的所有种类都尝了个遍,她仍然没有发现我到底喜欢哪一种。
  我站在门口,背对着那个画着心型的店牌,看着街上的车来车往,这时我看到了刘晓。刘晓的手上牵着一个小男孩,大约五六岁的样子。她依然那么漂亮,生过孩子后,体型不但没有变形,而且更加的显得婀娜多姿。
  我看着她,没有要打招呼的欲望,但她径直向我走了过来。
  朱。
  她像以前那样称呼我,脸上洋溢着甜美的笑容,一如从前。我也微笑,然后看着她的孩子,那是个漂亮的男孩,脸上挂着顽皮的笑容。
  叫叔叔。刘晓说。
  叫爸爸。我说。
  我是你爸爸。那男孩子飞快的说,说完还挑衅的看了我一眼。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刘晓轻轻在男孩子头上敲了个暴粟,责怪说。
  我就是他爸爸,哼。男孩不哭,也不怕,不屑的继续说。
  第二章
  我看着刘晓,她的长发在夏风中飞扬,紫蓝色的裙裾轻轻飘起,露出洁白修长的小腿。
  你也真是的,说话还像从前一样没遮拦,跟小孩子也是这样玩笑。
  她似娇似嗔的横了我一眼,说。她的样子依然那么美,不像有些上年纪的女人撒娇时那么的做作恶心。
  我笑了,说,你看他的样子,说话的语气,谁若说不是我的儿子,我跟谁急。
  谁你儿子呀,你想得美。刘晓轻轻在我胸前捶了一拳,就像她从前在我胸前捶打一样。我看着她的样子,忽然忍不住,伸出手,轻轻的抚向她的脸,我看到她的眼里动了一下,似乎有什么晶光轻轻的一闪。
  唉哟,我的手刚触摸到她的脸,忽然便叫了起来。刘晓也笑了,她看见她儿子搂住我的一条大腿,狠狠的一口咬了下去。她忙弯下腰,一把扯过她儿子,一边笑着喝斥,彬彬,干嘛呢,你再这么没礼貌,妈妈生气了。
  多少年没见了啊,回想起来,我感觉我们分开的日子就是昨天。
  男孩似乎很怕妈妈,终于安静了下来,刘晓向我笑笑,感慨说,这时候才看到她脸上的苍桑,我忽然发现,她已经老了,眼角都有了鱼尾纹。
  她毕竟不再年轻,也不再像以前那般漂亮了。
  我只是笑笑,心中有许多感慨,但我不愿意感慨。
  你还是像以前那么冷漠无情,一点没有变。她说,然后拉着男孩的手,走了,我还有事,她说,向叔叔拜拜。
  啪。男孩却用食指对着我,比了个扣动板机的动作。
  刘晓笑了,像你这种人,真应该枪毙。她说,飘然而去,姿势一如昔日一般潇洒。一别经年,能够重逢,她竟不屑问我的电话号码。好像我们真的是昨天才分开,而且天天都能够见到。
  这女人是谁?
  菲菲站在我身后,我不回头,也能看到她脸上不悦的神情,那是种黑青色。是别人,会因为她的脸色而感到威压,对于我来说,却只感到讨厌。
  你不是都听到了吗?
  我其实早知道菲菲已经来了很久,我跟刘晓的对话她全部听到耳中了。我不是故意要让她听到,但我也没必要要让她听不到。
  她真的是你的女人?那个真的是你的孩子?
  我听到的声音是愤怒的,我甚至听到她咬牙切齿的声音,我讨厌她现在的样子,但我还是回转头,微笑看着她,说,是进去喝杯咖啡吗?
  去你妈的咖啡。她大吼,我早知她会发飙的,然后我看到她眼中的泪滴像黄豆一般大颗大颗的流了出来,滚落地上。
  她转身向前奔去,过马路的时候因为太急,一辆小轿车急忙刹车,才没有撞到她,刺耳的刹车声让我的牙根阵阵发酸。
  你他妈的不要命了吗?那司机从车窗口露出头来骂。
  你才他妈的,你们全家都他妈的。菲菲大骂,同时提起脚来狠狠的踢在车头上。那司机也许从没见过如此彪悍的女人,一时惊得呆住了,菲菲再次转身奔走。
  第三章
  我坐在爱心咖啡店里喝着咖啡。当我坐下的时候,一个美丽的女侍过来问我喝什么咖啡,我说随便。她礼貌的微笑,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没有随便咖啡。
  那你就去买。我粗暴的打断了她的优雅。
  对不起,那蓝山咖啡好吗?她优雅的微微躬了下身。
  说了随便。我说。
  咖啡很快端上来,我机械的喝着,不知道到底给我点的是哪一种,也不识其中滋味,我点上一根烟,很优雅的抽着,眼睛望着窗外,像一个高深莫测的沉思者,其实我什么也没想,目光瞪着外面的车流,看到了,又什么也看不到。
  如果我刚才被车撞死了,你也还是能这样镇静的坐着喝咖啡的是吗?
  菲菲站在我的桌前,大声说,她的语气里除了愤怒,还有伤感。
  我意识到她又回转来了,于是收回目光和空白的思绪,我笑了笑,说,你撞死了吗?
  哼,你希望我死是吗?告诉你,我不会如你所愿。
  我没有这样的希望,我干嘛要希望你死?我淡淡的说。
  喝杯咖啡吧。我说。
  她终于冷静了下来,在我的对面坐下。
  那其实是你的妹妹是不是?你故意想气我对不对?菲菲低声说,她的眼睛里充满热烈的期待,对于站在旁边的女侍问她喝什么咖啡,理也不理。是的,我记起来了,她的眉眼跟你是有三分相像。
  我有些想笑,她总是这样神经质,可是我笑不出来,我想点点头,但我却没有,我只是淡淡的说,不是。
  我知道我的脸上是没有表情的,我心里的表情再丰富,就好像被删节的电影,也不会在面上演出来。
  不是。她的脸上写满了悲伤,你就不能骗骗我吗?
  她猛的站了起来,大声叫道。
  整个咖啡店的人都朝我们望过来,我泰然自若的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如果他们的眼光像太阳一样灼热,我的脸就像一片波澜不惊的湖面。
  她站了起来,伤心的说:你太让我伤心了。最伤人的不是欺骗,而是根本不屑欺骗!你连欺骗我的心情都已经没有,我还赖着你干什么?
  她再次转身飞奔出去。
  我想起曾经在哪里看到的一句话:最酸的不是吃醋,而是没有资格吃醋。她真的已经不值得我骗了吗?不是不值得,而是厌倦了吧,我的心忽然还是有点痛,好像被蚊子叮了一口,虽然不是很痛,却让我心里的某个最柔软的地方动了一下。
  过不多时,她再次走了进来。
  没关系。她说,脸上有着眼泪和微笑,你们不是夫妻,那孩子都不肯叫你爸爸。纵然是你的儿子,也是多年前的事了。我不计较,那时你还不认识我,无论你做了什么,我都接受,我不在意。
  我的心有点痛,是为了她对我的深情?还是为了她的神经质?
  原来分手也是这么的艰难。我受不了她的神经质,可我更受不了的是她对我一片痴心。生活还得继续,爱情还得继续,我看不到爱情的坟墓,正如我看不到我死后坟墓会在什么地方一样。
  可是我知道,爱情迟早会死亡,正如我迟早有一天会死亡一样。与其待她腐烂之后再死亡,何如现在正如烟花般灿烂的时候消散?
  第四章
  你是一个冷漠的人,无论你流多少的泪水,也无法掩饰你灵魂里的落寞。
  我优雅的端着酒杯,仰头一饮而尽,心中想起《英雄泪》里王杰那个经典的动作。我没想到我会在这个酒吧里碰见她,那个看《画皮》时坐在我身边的女孩,而且主动跟我打招呼。她没有说你好,却微笑着表示了这个词的所有含义。
  她今天穿的下身是一条紧身牛仔裤,颜色已经微微洗白,却显得更加素净,上身是一件黑色的无袖衫,露出的两条臂膀很细很白,像两段光洁无暇的嫩藕。让人有想上去握一握的冲动。
  这么说那天你在电影院,脸上露出的笑容是在嘲弄我?
  没有,我只是有点好奇,男人的眼泪不多见。
  是吗?男人好像还没有这么坚强,哭的人并不少。
  那都是些软弱的男人,但一个冷漠无情的男人流下的泪水,可就难得了。
  你看得很准,那你还看出了些什么?
  她微笑看着我不回答,忽然伸出手来从我的手中抢过酒杯,我的酒杯里已经斟满酒,她仰起头一饮而尽,饮酒的姿势极美,修长的脖颈因为仰头而显得极为动人。
  我伸出双手,搂住了她的腰,猛的用力拉拢,让她紧紧的贴在我的胸前。
  我还很好色,这个你看出来了没有?我挑逗的看着她的眼睛,微笑说。
  她不语,双唇无声的贴到我的嘴唇上,轻轻的一吻,舌头灵巧的伸进了我的口中。
  阳光从窗口照进来,洒落在有着金黄菊花的被子上。她还在沉睡中,长长的睫毛随着悠长的呼吸微微颤动。她的脸上带着笑意,似乎正做着一个好梦。
  我打量着房子,这间房子很宽敞,昨晚进来的时候我已经粗粗看了看,是一套很大的房子,有四室两厅,装修得很豪华。这间卧室尤其华丽,床很宽大柔软,散发着淡淡的香,像她身上的香气。
  你不用沉思,我不会是你的麻烦,无论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都不会有任何的麻烦。
  她已经醒来,看着我甜甜的笑着说。
  正如你所说,我无论流多少的泪水,也无法改变我冷漠的本质,而你,无论笑得多么灿烂,也无法改变你伤感的内心。我说。
  你看得也很准。她说,似乎并不打算掩饰什么。
  我起来穿衣服。我得走了。我说。
  不送。她说。
  你真是个奇怪的女孩,我说。看着她笑脸背后那无法隐藏的忧伤,终于忍不住,你不打算问问我的名字?
  你也没问。
  那我现在问。
  那何必。名字只是个符号,无论我们的肉体曾贴得多么近,也无法改变我们心灵的距离,她们是那么的遥远,也许永远也无法接近。
  当我走出门的时候,我听见她在身后说,你想来的时候随时可以来,虽然我们无法在心灵上彼此慰藉,但至少我们可以在肉体上互相温暖安慰。
  看到我回头望她,她灿烂的一笑,不是吗?
  我无法体会一个有着如此灿烂笑容的女孩,为什么会有着那样忧郁的眼神。
  你说得不错。我回答,然后转身走了出去,轻轻的带上门,却还是听到重重的砰的一声,让我的心震了一下。
  第五章
  我没有再去过那间华丽的房子,无论是灵魂的,还是肉体的,我都已经疲倦,我打不起精神去爱一个人或与一个人做爱。
  我白天上班,用繁忙的工作让自己波澜不惊,晚上我便会被无穷无尽的寂寞侵袭,无论菲菲在不在身边。我甚至开始爱上寂寞,那种感觉虽然很痛,却让我沉溺其中。
  我又来到遇到女孩的那个酒吧,酒吧的热闹喧嚣并不能驱除我心中的孤独,但我喜欢,我端起酒杯喝酒,看着在台上疯狂扭动身躯甩动脑袋的年轻男女,长发在酒气中飞扬,狂野的气息在寂寞里滋长。
  你怎么不去我那里?
  那个女孩再次出现,她无声无息的站在我身边,从我手中抢过酒杯喝酒。她喝酒的姿势大胆放肆而优雅性感,她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笑笑的看着我的脸,好像要从中发现什么秘密。
  不想去。我淡漠的回答。
  我不漂亮?不动人?她依然笑着问。
  你很漂亮,很动人,可是我没激情。
  是吗?看得出,你的激情早已经耗干。她大笑起来,似乎发现了什么特别可笑的事情。
  她忽然仰起头,把嘴凑了过来,她长得很高挑,我一米八的个子,她也只须微微仰起头,就把湿软的嘴唇贴在了我的唇上。她把左手放在我的左肩上,右手勾着我的腰,舌头灵动若水蛇,在我的口中扭动。
  深吻过后,她离开我的唇,让我点燃你的激情吧。她笑着说。
  我没有说话,只是低头深吻,她的唇有种冷艳的感觉。无论你多么疯狂放肆,也无法掩饰你内心的逐渐枯萎。
  我回到我的住所,这是一套两居室,墙壁已经暗淡,灰黄的石灰墙到处是剥落的痕迹,到处是花纹与字迹。家具简单破旧,但收拾得很干净。那都是菲菲的功劳。
  第二天我起来后,菲菲随即也提着菜进来。
  今天是星期天,我给你烧个好菜。
  我淡漠的点点头,我有时很感动生活中这个女孩对我的照顾,但我又已经厌倦了这种生活。
  菲菲麻利的收拾房间,因为我昨晚把衣服丢在地板上而不停的数落着我,她把我的衣服泡在水桶里,然后进了厨房,马上便传来炒菜的锅铲相撞的声音,香味弥漫。
  我一直不太说话,脸上无怒无笑,菲菲就像和我是老夫妻一般,自顾忙着,自顾说着话,菜端上来,饭也送在了我手中,我就吃。她跟我讲着许多话,听到的看到的,不管我回不回应。
  吃完饭,她便去洗衣洗碗,待一切都收拾好,她才在我身边坐下。
  她轻轻勾住我的脖子,然后亲吻我,我们开始做爱,我的动作慢条斯理,仿佛是为了完成一项工作。
  她忽然有些伤感,眼中流下了眼泪。
  你还是无法原谅我,她说。
  她是一个有着歇斯底里性格的女孩,伤感与疯狂结合在一起,暴躁与沉静完美相融。有时候我宁可她歇斯底里,也不想看到她沉静。
  我没有说话,我的心中只剩下疲倦,我怀疑我的心已经开始腐烂,所以任何事物都难以让它有什么波澜。
  第六章
  这是我每个周末都会来的公园,这个公园不大,很寂静,离我住的地方也不远。我到这里的草地上坐一坐,躺一躺,看着四季交替,园子里的景物也不断变幻,我会想起史铁生的《我与地坛》。
  我进去的时候,一眼便看见坐在秋千上荡来荡去的那个女孩,是刘晓,小男孩在远处一花从里捕捉着蝴蝶。
  我走到她面前的草地上坐下,仰面看着她,像仰面灿烂的阳光。
  真巧啊。
  不是巧,我知道你每个周末都会来。
  有事吗?我问,并不因为如此直接冰冷的问话而怕伤了她的心。
  就想看看你,这次回来,还想告诉你一件事情,我觉得你有权利知道,如果你一直不知道,那对你不公平。
  我看着远处正玩得欢的小男孩,淡淡的问,是他吗?
  不错。刘晓点点头。
  真的是我的?我的语气依然平淡,但心里却开始有什么在动,好像肌肤撕裂的痛楚,好像衣帛碎裂的声音。
  是的。我觉得你有权利知道,他也有权利知道。刘晓说,我对他没有隐瞒,无论他在不在意,我都不喜欢欺骗,那样不公平。
  明白。我说。
  当初我跟菲菲的恋爱就像一场大地震,惊天动地,但震到的却是我们自己,我们缠绵,我们冲动,我们不顾一切。可是我们的性格就好像香烟遇上火柴,虽然谁也离不开谁,可是在一起却注定了痛苦,注定了燃烧至毁灭的命运。
  终于我们精疲力竭,我们决定分手,分手后我遇见了刘晓,这个大气的女孩,脸上永远是灿烂的笑容,爽郎的笑声总是像春风吹拂着我受伤的心灵,我把头靠在她高耸的胸脯上,好像小船进入了一个宁静的港湾。
  我以为我爱她,但我没有,我忘不了菲菲,纵然那场恋爱只留给我痛苦,我还是忘不了她。菲菲也一样,所以我们最后还是走在了一起,仍然天天争吵流泪,似乎那才是正常的爱情生活。就好像香烟和火柴,只有燃烧,才能体现它们生命的意义。
  刘晓静静的跟我分手,没有哭没有吵,就好像两个好朋友的离别。她总是那么坚强,所以我放心,以为她的心不会痛。
  我望着那个调皮的男孩,原来他是我的儿子,是我的骨肉,我的心中波涛汹涌,可是我的脸上淡漠依然。
  不知他肯不肯叫我爸爸。我笑着说。
  叫不叫有什么区别吗?刘晓也笑了,她轻轻的扬了扬头,把散落胸前的长发甩到肩后,可我分明看见洒落风中的几颗泪滴。
  这次走后,我可能就不会回来了。她看着远处的孩子,轻轻的说,只有在这句话里,我才感受到她无比的伤感。他要去美国了,我跟他一起去。
  好。
  我只说了一个字,不想祝福,觉得那太矫情太恶心,对于她的心情,我能理解,但也只是理解得那么浅,在生命中,她是曾经给过我安宁给过我幸福慰藉的人,而我,只给过她伤害。
  我们就这样沉默,让风在空气中颤抖,我们不想再拥抱一次,再亲吻一次,那样会像那些俗气的肥皂剧,显得矫揉造作,像演戏而不像真的生活。
  第七章
  听到敲门声,我懒懒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去开门,门外站着那个女孩,她今天仍然穿着那套纯白色的连衣裙,嘴上没有抹口红,平素鲜艳的红唇显得有些苍白。
  没想到吧?你不去,所以我就来。
  她的笑容依然是那么妩媚,她是一个寂寞的女子,包她的男人已经五十多岁,是一个台湾富商,一个月才来一次,她有的是钱,但除了钱便什么都已经没有。
  我不想跟这样的女子过多纠缠,但她伤感的眼神和妩媚的笑容是那么的不合拍,让我的心一阵阵的扭痛。
  为什么来找我?
  不是说过吗?虽然心灵上我们无法互相贴近,但肉体上我们可以彼此慰藉。
  大街上的男人多得是,何必找我。
  我的语气依然冷漠,一如我总是不变的冷漠表情。
  但像你这么高大英俊的男子太少,而像你这样又英俊又冷漠的男子就更少。她在我身边坐下,纤细冰冷的手指放在我的脸颊上,说,我是个好色的女子,所以喜欢英俊的男子,我更喜欢冷漠的男人,冷漠的男人有种冷酷的气息。
  她一粒粒解开我衬衫上的钮扣,冰冷红唇吻在我的胸前,心脏跳动的地方。我能感觉到你心的跳动,那里面藏着一个残酷的灵魂。她说。
  我们就在那破烂的沙发上做爱,一次又一次,无止无息,仿佛世界已经到了末日,天地间只剩下黑暗和片片冰冷的海水,而我们只有互相安慰,才能在冰冷黑暗的世界里生存,否则就会被冻得死去。
  菲菲打开门的瞬间,看到我们痴缠的样子,她的脸上写满了震惊与悲伤,愤怒和绝望。女孩被她脸上的神情所惊吓,把头伏在我的怀中。
  我望着菲菲,脸色平静,似乎我只是坐在台下看戏的一个观众,而菲菲,是台上表演的演员。
  当初我们分手,菲菲在伤心与思念中放纵着自己的绝望,她整天出入舞厅酒吧,夜夜欢歌醉酒,醉了随便倒在一个人怀里就睡。
  我讨厌她那放纵的姿势,想到她美丽曼妙的身体曾在别的男人怀中纠缠扭动,我就又恶心又伤心。
  我等着她歇斯底里的发泄,是哭喊叫骂,是扭住女孩抽耳光,还是到厨房里拿把菜刀劈头盖脸的砍向我们?无论是什么我都不意外,无论是什么我都接受。我用平静的心情等待将要发生的事情,是什么都已经是我们生活的常态。
  我已经习惯,已经淡漠。
  但菲菲忽然变得很平静。
  你说得对,我们的爱情就像香烟与火柴的相恋,只有燃烧只有毁灭,才是正常,才能让我们爱得淋漓尽致。
  她忽然笑了,笑得有些诡秘,伤感从她的内心身处弥漫出来,散播到空中,让伏在我怀中的赤裸女子不断的颤抖。
  她忽然转身,奔到阳台上,然后纵身一跃,飘落了下去,身体轻盈得像一只蝴蝶。我没有站起来,我的身体似乎已经僵硬,我听到怀中女子尖锐的叫声,像火车急刹车时的声音那么刺耳。
  我似乎看到一只跌落的风筝,飘飘荡荡的在空中。
  飞翔的感觉是我们俩都最想体验的感觉,站在高处,我们有时会有种想一跃而下的冲动,然后手拉着手,在空中飘摇,好像两只飞来飞去的蝴蝶。所以我们不约而同的选择,如果能够,从高处跌落而死,那将是最美丽的死法。
  我似乎看到她的身体撞击地板时血雾腾飞,像绽放的烟花一般灿烂。我似乎还看到我自己也从空中飞落,听到自己撞击地板时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火柴燃烧,点燃了香烟,就像我们的爱情,完成了她的使命。
作者 :乐源静雯 时间:2016-09-11 13:55:24
  文笔很漂亮,没得说,可读性也很强,故事铺陈很有吸引力!
  不过情节过于虚构,没有震撼力……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