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兄弟 文:税清静(四川成都)

楼主:睡清静 时间:2015-12-22 23:00:25 点击:53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花椒右脚解放鞋前端磨了一个洞,大脚姆趾从洞里探出头来好奇地四处张望,因为瘸腿使不上劲,走了大半天山路,花椒右脚掌已经磨破了一层皮,地上的黄沙和野草从洞里钻进来,故意把他的伤口垫得跳跳的疼。
  狗日的莽娃!
  花椒肚里传来山呼海啸的鸣鼓声,他狠狠紧了一下裤腰带,怪自己早晨出门慌张,只灌了一瓢凉水,现在饿得前心贴后背。都是莽娃骗了他!拉走黄牛时,花言巧语说是买去犁地的,花椒妈清早割猪草,不知从哪得了消息,鬼撵似的小跑回来,一叠声“不好了不好了”,原来莽娃黑了心,将黄牛卖给了屠宰场呢!
  花椒脾气坏,三寸丁的身高,和村人吵架时双脚直跳,将对方祖先问候个遍,连亲妈都惧他三分,这天花椒妈倒也胆肥,气嚷嚷地冲着儿子骂杀千刀的莽娃,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捎带着,还是骂花椒这个狠心狼!黄牛有什么错?竟然铁石心肠卖给莽娃,还以为人家是买劳动力,哪知莽娃眼里只有一堆牛肉一堆人民币!
  花椒妈骂着骂着,自己忍不住哭起来,花椒晓得她又想起死鬼爹了,心烦意乱,冲到厨房灌下一葫芦瓢凉水,将昨天卖牛的钱揣进怀里,一瘸一拐就上了路。他跨出院门时还不忘冲老娘发狠:今天不把黄牛给你牵回来,我就是狗养的!
  天哪!老娘愣了一下,哭得更是凄凄惨惨,她又开始骂花椒短命的爹了:怨你,买头黄牛回来,还以为给儿子寻个兄弟,结果找了个夙世冤家!
  说起来,花椒爹几年前拉回黄牛时,那黄牛是个半大牛儿,花椒是个半大小伙,他还真把儿子和牛拉到一起,看了又看,瞅了又瞅,满意地下结论:一对好哥俩!事实他看走眼了,花椒爹还活着时,黄牛尚算听话,犁地干活都能使唤得动,这老人一死,花椒发现麻烦来了,父亲哪里给他留下一个帮手,简直是一个刺头!
  花椒让黄牛往东,它偏往西;让黄牛耕地,它偏啃草。花椒气急了,对着黄牛屁股就是一皮鞭,黄牛也不含糊,牛角一拗,就把花椒拗进了冬水田里。花椒一身泥巴地爬上来,嘴里骂骂咧咧,操遍了黄牛祖宗。黄牛大概听不懂人类的骂人话,只一味骄傲地哞哞叫,将顶人的凶器昂得老高。花椒气得骂道,总有一天,老子要把你杀了卖肉!
  花椒是谁,怎会吃下这哑巴亏?快过年了,家家户户都备了炮竹,花椒有次经过牛圈,看到邻家放鞭炮时,黄牛吓得身子一哆嗦,他两眼一转,嘿嘿冷笑,计上心来。
  黄牛不待见花椒,平时喂草添料都是花椒妈在张罗,这天花椒妈割了嫩嫩的青草,亲自喂到黄牛嘴里,想起亡夫,忍不住又滴下几颗泪,絮絮叨叨说个不停。花椒趁着黄牛专心听他娘唠叨,往牛尾上挂了一串小鞭炮,点燃,惊得黄牛一蹦老高,还把花椒妈顶到地上。
  花椒笑得打跌,犹如看戏,黄牛火烧屁股般跑出院门,惊天动地地跑了不知多远,花椒笑闹着去追赶,远远的,一人一牛在路上遇到了,岂知黄牛报复心这么重,它红了眼,对着罪魁祸首就是埋头一撞。黄牛那一弯,犹如千钧,花椒重重撞倒在地,听到左腿骨头咔嚓一声响,他脸上的笑容还来不及收敛,疼痛的黑云已经粗暴地覆过来,盖了花椒一头的汗,一脸的泪。你这个温殇,老子一定要把你杀了卖肉!
  花椒要卖掉黄牛,简直是刻不容缓,这不,人出了院医药费还欠着呢!花椒瘸着脚,将牛绳交到莽娃手上。黄牛大概知道自己犯了大错,从他撞断花椒骨头那天,就不怎么吃东西,十多天下来,瘦得只剩下一副骨头架,莽娃还嫌弃了老半天,花椒妈撩围裙擦眼睛,反反复复只说一句话:好好喂喂,开春就壮实,能犁地啦。莽娃不耐烦地牵过绳子来,扯到门口,黄牛回过头,冲着花椒哞哞叫了几声。花椒冷不防地撞上黄牛眼睛,他惊呆了:黄牛竟然会哭,两颗又圆又大的泪,像是珍珠滚出眼眶。花椒眼底一潮,妈的,他不是恨牛么?害他断了腿,还欠医院一屁股债,别说卖了它,就是宰了它都天经地义,自己这是怎么了?心头牵牵连连像娘们似的!
  如果花椒预先得知自己一天之后要为黄牛生死奔波,他也许昨天会从莽娃手里抢过牛绳吧?也不用受现在的洋罪了。又翻一座山,终于到了屠宰场,拖着瘸腿一进门,就看到黄牛正在“受刑”。
  这黄牛哪里还是他家的牛?五花大绑着,嘴巴插了一根粗水管,身上也有好几根,几个小伙子正在往水管里拼命注水,这牛肚已经胀成一个圆球,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地受着这帮黑心屠夫摆布。他们忙得热火朝天,还想多注一点水,增加牛肉水份,看上去肉质还鲜嫩,价格也高。
  住手!屠夫不知从哪空降一个小个子,像疯子般挥舞手中木棒给他们一通乱打。花椒脸皮胀得通红,他边挥打边威胁屠夫:我刚刚已经报警了,你们卖注水牛肉,黑心牛肉,看警察抓不抓!
  屠夫也不是吓大的,他们凶神恶煞将花椒围住,眼看拳头就要招呼到他身上了,花椒忽然咚的两腿跪地,将手往怀里一掏,随即一叠人民币飞飞扬扬如蝴蝶,他哭着说我不卖牛了,你们放过我的牛吧,求你们了!
  妈的,瘸子!
  僵持片刻,一个屠夫往地上狠狠吐了口唾沫,带头拾捡钞票。他们开黑心屠场,内心也是虚火的,还不如捡了钱,在警车开来之前赶紧逃跑。
  很快,四下寂寥,花椒眼泪纵横了满脸,他手忙脚乱去给牛松绑,牛身伤口流血,连跪下都艰难,小个子踮起脚,在肿大一圈的牛身上颤抖摸索,急得乱抖,牛竟然温柔地望着他,眼含深情地望着花椒脏兮兮的脸,伸出舌头,打了个水呃,摇了摇尾巴,艰难地舔了舔他脸上的泪。
  许久,风吹过来,暮色合过来,星星亮起来,一牛一人都没有动,他们化成了沉默的雕塑,暗暗的,倒真像是一对患难兄弟。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