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别开玩笑,梦想不能当饭吃 ?(转载)

楼主:89789nice 时间:2018-12-18 10:39:25 点击:1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梦想就像维生素,缺了,生活迟早要得坏血症。”中年人配有梦想吗?梦想今年几岁?
  当梦想遭遇现实
  “有些人二十岁就死了,等到八十岁才被埋葬”这是罗曼·罗兰在他的著作《约翰·克里斯多夫》写下的话。罗曼·罗兰认为:大半的人在二十岁或三十岁上就死了,一过这个年龄,他们只改变了自己的影子;以后的生命不过是用来模仿自己,把以前真正有人味儿的时代所说的,所做的,所想的,所喜欢的,一天天的重复,而且重复的方式越来越机械,越来越脱腔走板。那么,人到中年还要追寻自己的梦想吗?
  有人说,还追什么梦想,房子,车子,票子,这是世俗的东西,逼着我们向钱看齐,梦想只不过是奢侈品罢了。还有人说,钱财身外物,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两样?
  人,年青的时候难免会因为阅历、经验局限,处于贫穷境遇。
  有的人因为背叛梦想,过上了稳定的日子,当你问他当年梦想的时候,他会笑笑,摆摆手,叹口气。
  当然,还有人,他们追逐过梦想,挫折过,放弃过,等到油光满面,等到大腹便便,午夜梦回,觉得心中空落落。生活中缺了梦想,就像少了维生素,迟早要得坏血症。
  他们抖擞下精神,放下酒杯,向着梦想再次启程。


  “那时候的自己作为一个大提琴手,在乐团里像个香菜,不能多放,没有还不行,虽然是配角,但是很享受”
  大提琴追梦人——张先生
  我们采访到一位从事服装高端定制的张先生。张先生四十多岁,打着发胶,面色红润,穿着很考究,微微凸起的小腹,让他看起来是个中规中矩的中年人。
  张先生介绍自己的时候,三句话不离服装。“我小时候住在汉正街后面的长堤街居仁门,那时候半夜三四点都能听到缝纫机的咔哒咔哒声,我家就是加工服装的小作坊,一楼二楼是车间,有二十多个缝纫机,三楼住人。那时候有衣单子就加工衣服,有时候也做毛绒玩具,我五岁起就开始帮家里剪线头。也算是耳濡目染吧。”


  


  当我们问张先生,做衣服是不是从小的梦想。张先生却跟我们说了他年轻时候的故事。
  “爸妈做服装加工,赚了点钱,但是大多数服装老板都不愿意让儿子承父业,太苦了。初中开始培养我学乐器,选来选去就选了大提琴。学的人少,好考大学。那时候的想法就是,不管怎么样,先混个大学上上。一方面我努力,一方面报考大提琴的人少,乐团虽然表演分量不多,但又不能缺。所以勉强考上了武汉音乐学院。那时候我经常开玩笑,说自己像个香菜,不能多放,没有还不行。当时,学校有重大演出,小提琴啊,钢琴啊竞争很激烈,大提琴专业一共没多少人,我上台的机会很多,虽然两个小时的交响乐,我只占一两分钟,但是那份满足是很享受的。”
  我们问张先生,为什么没有继续自己的音乐梦想。张先生摇摇头,说起了毕业那年。2002年,非典。全国上下人心惶惶,本来准备去北京考乐团,结果耽误了。那时候全国的表演行业都不景气,没办法就先放下了,帮着家里打理生意。在张先生的谈话中,我们看到了一闪而过的不舍与遗憾。


  “音乐这东西,天分太重要。今天就算跟青春时的梦想做个告别吧”
  谁的青春没有遗憾,再见,那些年的梦想
  张先生的高端定制在武汉小有名气,收入不菲,不过张先生很低调,自己设计的衣服很合体。虽然谢顶,但是头发梳得一丝不乱,黑皮鞋光可鉴人,左手食指戴着磨得没有了光泽的白金婚戒,手上还戴着一块精工表,一辆开了十多年的卡罗拉,还不舍得换。这个月丰田车友粉丝会给寄了一张交响乐门票。张先生喜出望外,早早准备好天鹅绒的西装,黑色的小领结,像是自己的演出一样,来到琴台音乐厅,欣赏了整场表演。


  


  “毕业那年就想到北京去听国家交响乐顶级乐手老师演出,没想到忙生意,十多年也没有如愿,如今来了武汉,来了琴台,在家门口就听到了。”张先生说到交响乐,还是一脸的幸福,他又接着说:“听了顶级的交响乐,我心里没有遗憾了,大提琴并不是配角,张博老师拉得很好,有我们教授说的浓烈的松香味。我就算那时候不放弃,也到不了这种程度,音乐这东西,天分太重要。这就算跟青春时的梦想做个告别吧。”



  


  “这不是一个可以赚快钱的产业,想做好这一行,需要有信仰,需要坚持,需要热爱”
  高端定制设计师——张先生
  当我们问张先生,是如何选择了高端定制,他说的很轻描淡写:“嗨,为了生活嘛。非典那年在家帮忙,那时候都是去广州买一线牌子的衣服,回来拆,做1:1的水版,后来大家都这样做,利润就不行了。2000年到2005年生意不好做,非典,汉正街改造,收入少了很多,有的时候根本就没活儿干。我就在家学剪裁,去职业学校去上课,开网店。那时候小姨在大厂里面做打版,行业里有点名气,因为手艺好,经常有大老板有钱人找她做衣服,忙不过来我就去帮忙,一套定制西装好的时候能赚四五千。当时我们加工一件衣服才五六块钱。从那我就开始了高定,这些年也积累的一批这样的客户。”


  


  一谈到高端定制,就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张先生开始收不住,滔滔不绝:“这不是一个可以赚快钱的产业,想做好这一行,需要有信仰,需要坚持,需要热爱,高端定制对技术要求非常高,工人至少要有10~15年经验。30岁以下的人,无法从事高端定制。”
  “材料不能含糊,比如要做羊绒衫,一定要选120支的细毛纱,具有很好的保暖性和弹性,穿着使人感到特别舒适。选有少量锦纶的,羊绒衫更加耐磨。夏天定制西装,我一般建议客户做亚麻的,透气,有型,手摸上去,那粗粝的质感,妙不可言。有的女士定做睡衣,我都推荐织花绢丝,如果有钱,一定要有一件真丝睡衣。我喜欢用皮尺量尺寸,喜欢看国外的时尚杂志,出国的朋友都帮我带过,喜欢跟客户聊天。”


  



  “我想我其实有梦想,我的梦想就是做好我的高定,做到武汉最好,湖北最好,在整个行业做出点名堂”
  暮然回首,伊人灯火阑珊处
  我们问张先生,“那张先生,你现在还有梦想吗?你的梦想是什么?”
  他回答道:“大提琴的梦想我已经放弃了,可能那也不是我的梦想,是为了考大学的投机,是虚荣心吧,现在我彻彻底底的放下了。我想我其实有梦想,我的梦想就是做好我的高定,做到武汉最好,湖北最好,在整个行业做出点名堂。其实啊,年轻的时候哪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没有怎么努力就开始标榜自己的梦想了,我啊,在服装行业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才找到自己的梦想,人年纪越大越成熟,务实,越知道到底什么是梦想,珍惜眼前,活在当下,设计出更好的版型,做出更好的衣服,这就是我的梦想。”


  


  众里群她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王国维先生用宋·辛弃疾《青玉案·元夕》的词来描述读书三境。梦想又何尝不是,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张先生在十几年的奋斗中找到了自己真正的梦想。
  梦想不是年轻人的专利,中年人的梦想来的更扎实,更有力量。


  “老卡罗拉,开了十多年了,今年要换一辆了,算是来个辞旧迎新的仪式吧。”
  决不妥协的高级感
  当我们问到高端定制坚持的信念是什么。张先生想了想说:“那就是决不妥协的高级感。真丝,羊绒,亚麻,手工缝制,纯橡胶纽扣,大量的高级服装杂志阅读,积累,日复一日的磨练。”我们在张先生的谈话中,发现了睿智,竞逐美的精神。
  最后我们参观了张先生在江边的店面,张先生的店面不大,但装修得很精致,橱窗里陈列着的样衣件件面料考究式样别致,走近了看,浅灰色休闲西服前胸口袋那细细的针脚,据说是一针一线手工缝制的,小巧玲珑形态各异的各色扣子,在陈列柜中闪闪发光。在这里,每一个细节都展示着主人的独特品位。


  


  那个客户觉得衬衫的袖管有点紧,于是两人在法式扣两个扣眼间内径到底是23毫米还是22.5毫米的细节上沟通了20分钟,最后结论是改了重做。以男装为主,衬衣价格在3000元左右,西服在5000元至3万元之间。客户大多是企业主,也有部分白领和公务员。
  2002年,张先生在汉正街开出第一家制衣店时,做出的西装也就三四百元,绝对谈不上高端。10多年的时间,凭借慢慢积累的口碑,他逐渐把80%的精力放在20%的优质客户身上,开始尝试高端定制。这些客户不太在意价格,但比较注重西服的品质,有自己的想法,也会对细节提出更多要求。
  停在店外停车道上的老卡罗拉显的格外扎眼,张先生说:“老卡罗拉,开了十多年了,今年要换一辆了,算是来个辞旧迎新的仪式吧。听了这次音乐会,看了一汽丰田的亚洲龙真不错,主要是喜欢他的那句融大智,琢细美。智美双极,哈哈,跟我们高端定制行业是一样的精神嘛。”


  


  告别了张先生,我们会感叹:
  梦想,不是年轻人的专利,中年人的梦想更有力量。
  梦想,不一定要一鼓作气,还可以半途更改。
  梦想,不必向生活妥协,可以让生活变得更好。
  梦想,是人生的维他命,愿大家都有自己的梦想。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