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抗美援朝507-511页

楼主:小楼一夜听冬雨 时间:2015-11-13 14:52:55 点击:50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人们欢呼起来。只见李永泰驾着受了伤的战机飞过来。飞机不稳,摇摇晃晃。

  塔台在指挥:“○一○,拉起来,拉起来!好,好,平飞!”

  机舱中,血从李永泰的皮衣服里渗出来,他的脸坚毅得如同一块生铁。

  人们握着拳头担心地望着跑道,女同志吓得闭眼不敢看。一阵轰鸣,李永泰颠簸着安全着陆。所有的人跳起来欢呼,冲上去。师长一边跑一边喊:“第一次空战,击落敌机八架!李永泰是打不烂的空中坦克。”

  在弹痕累累的飞机上,机械师费了好大气力才把舱盖拉开,李永泰已经昏迷过去。人们小心翼翼地把他抬出来。

  第一次空中大捷的消息传到桧仓志愿军总部,彭德怀看过电报,竟把两手举在空中高喊:“我们有空军了!我们自己的空军上阵了!”他喊着喊着,泪水夺眶而出。彭德怀命令:“起草嘉奖令,嘉奖空四师和李永泰!”

  司令部的人也都欢呼起来:“我们再也不受美国鬼子的气了!”

  彭德怀说:“从前,太阳是美国鬼子的,月亮是我们的;有了飞机,太阳月亮将都是我们的!”众人拍掌。


  4

  敌人的秋季攻势一开头就没占着便宜,刚刚接防,逐步熟悉地形和打法的六十八军就在文登公路两侧打了个漂亮仗。美军第七师、二十四师正猛攻六十七军阵地,每天向全城阵地发射十万余发炮弹,李湘军长率领他的六十七军激战三昼夜,已经消灭敌人一万七千余人,而敌人仅仅前进两公里。彭德怀说:“好好教训一下李奇微,让他乖乖回到谈判桌上来吧。谈,你捞不到便宜;打,你也要丢盔卸甲。”

  李奇微不得不在1951年10月25日同意恢复中止了两个月的谈判,会场改在了板门店。为了给谈判找个好地点,中朝方费尽了心思,后来在板门店小村子中间临时搭了一个大帐篷,作为谈判主会场。

  这一天,双方谈判代表分乘吉普车到来。乔埃在与南日握手的时候,发现志愿军都穿上了新冬装,十分惊奇,说:“没想到,你们比我们先换上了冬装。”

  解方说:“你们应该哀叹,你们的空中封锁是没有用处的。你们不愿好好谈,就打,我们随时都愿意奉陪。”

  南日望着乔埃神魂不定的样子说:“在中止了六十三天以后恢复的谈判,我们希望你们有诚意。”

  乔埃说:“我们从来是信守诺言的。”他转过身来说,“有一事,与谈判停火无关,可否谈?”

  中方新到任接替邓华的边章五说:“既然与议题无关,请在这里谈。”于是双方都站到了枯黄的草地上。

  乔埃说:“第八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将军的儿子是飞行员,在执行任务过程中失踪,也许做了你们的俘虏,范佛里特将军希望能帮助查找下落。”

  南日看了边章五一眼,边章五说:“这是很容易办的事情。明天就叫我方的各部队协助查找,一定有一个满意的答复。”

  乔埃说:“谢谢。”

  人们向大帐篷走去。双方代表面对面坐下。朝中方边章五代替了邓华,郑斗焕代替了张平山;对方李亨根代替了白善烨。

  南日先开场:“休会前争论的焦点是军事分界线问题,是不是先从这儿讨论起?”

  乔埃说:“没有意见。我想,你们经过这么多天的思考,该有新的建议了吧?”

  南日说:“我们提出的以‘三八线’为军事分界线的方案,你方并没有充分的理由反对。”

  乔埃说:“‘三八线’算什么线?没有历史根据,当初是为了对日本受降,临时划分的纬度线,它从来没做过政治分割线。”

  解方用红蓝铅笔叩了叩桌面,说:“我提醒乔埃将军,你们一再声称,这里的谈判是军事的,不涉及政治,那不正好用‘三八线’为军事分界线吗?”

  霍治摇晃着他那旗杆样的身体说:“你们所以要划在‘三八线’,是因为‘三八线’我方不好防守。”

  中朝方代表现出不屑的微笑,霍治还是为了打,不打自招。

  乔埃说:“开战以来,你们已经四次突破‘三八线’。”

  南日讥讽地说:“这么说来,你们是为了打,而不是为了停战啊!”

  解方说:“在过去的七个月中,我朝中方有五个月时间占了‘三八线’以南,而你方只占了两个月。”

  乔埃说:“按你们的逻辑,当初我们退到洛东江畔,如那时举行谈判,你们也会同意以‘三八线’为界吗?”

  南日说:“你忘了,谈判是一种均势,你们已经料定打不败我们了,才肯老老实实坐下来!谈什么洛东江!再打到洛东江,我们会把你们赶下海去!”

  霍治说:“我抗议这种说法。”

  会场顿时出现剑拔弩张的气氛。乔埃四顾一番,为了打破僵局,说:“我们都不必斗气。我要说,如果按你们提出的‘三八线’方案划分,那么开城也就永远成了非军事区。如果不是谈判地点选在了开城,我们早已夺取了开城。”

  解方反问:“那你们想把军事分界线划在什么地方?”

  霍治在地图上画了一条线。解方看了一下说:“这等于让我方从现有阵地后撤三十八到五十三公里?你们很会打算盘啊!”

  南日道:“根据你们这一方案,你们不费一枪一弹,可以白白得到一万二千平方公里的土地,你们不感到这荒谬绝伦吗?”

  乔埃看着地图说:“开城,我们是一定要划在我方的。可以交换,我们宁愿放弃一些被我们控制的沿海岛屿,换取开城。”霍治补充说:“开城对李总统是十分重要的,这是一座古都,代表着朝鲜的文明。”

  南日说:“难道开城在我们一边就不代表朝鲜的文明了吗?”

  乔埃不再说话,木雕泥塑般坐着。南日叼着象牙烟嘴,也虎视眈眈地望着乔埃。乔埃忽而玩弄铅笔,忽而两手捧腮,忽而掏出一只烟来慢慢吸着,喷着烟圈。美方其他人有的在面前的白纸上乱画,霍治在白纸本上画了个美女,细细的腰,硕大的乳房。

  双方无一人出声,时钟的秒摆声咔咔地响着。

  坐在后排的柴成文看看表,悄悄走了出去,向百米以外的李队长办公室走去。柴成文推门进去,李克农、乔冠华、安孝相三人在研究什么资料。李克农问:“又卡壳了?”

  柴成文说:“乔埃被驳,无言以对就耍起赖来,半个多小时过去了,一言不发,就那么干坐着。怎么办啊?”

  乔冠华说:“这是他们的一种战术。”

  李克农不慌不忙地说:“怕什么?就这么坐下去。”

  柴成文领命飞跑出去。

  时钟嘀嗒作响,双方仍像比赛耐性和忍耐力一样静默着。

  霍治面前的白纸本上又多画了一个小丑,尖帽子,红鼻头,大皮鞋。

  柴成文轻手轻脚进来,在膝上写了个小纸条,上面写着:“就这么坐下去!”他把纸条交给了边章五,边章五看后一笑,移交给南日,南日看了交给李相朝、郑斗焕,最后传给解方。纸条在解方手中捻成个小纸蛋。所有的美方代表都盯着解方手里的小纸蛋。解方发觉了他们的目光,显得极为悠闲地向后一弹,纸蛋弹出了窗外。

  我方代表个个正襟危坐,一言不发地坐着。美方的人打着哈欠,抓耳挠腮,却也依然沉默着。

  时钟咔咔地响着。太阳落下了地平线,帐篷里的光线暗下去了。乔埃看了看一动不动的朝中方代表,终于沉不住气了,说:“我建议休会,明天上午10点继续开会。”

  南日看着腕上的手表说:“欢迎乔埃将军在静坐一百三十分钟之后,终于建议明天继续开会,而不是建议继续静默。”

  双方都绷着脸,收拾东西起立。

  回到代表团驻地,讲起今天的静默,大家都忍不住大笑。乔冠华也说,这种“风格”开创了人类谈判史的先例,不敢说后无来者至少是前无古人。

  解方说:“一百三十分钟,真憋人哪。”

  李克农说:“一声不吭,也是一种斗争方式,比耐力嘛。”

  李相朝说:“如果他们一直坐到黑怎么办?”

  南日说:“他坐三天三夜,我们陪他坐七十二小时,怕什么!”

  人们又笑。

  李克农说:“他们夏季攻势、秋季攻势没占着便宜,又想谈了,这也有国际上的压力。他们为什么不愿以‘三八线’为军事分界线?他们在‘三八线’以北占的地盘比我们在‘三八线’以南占的多,他们觉得不合算。”

  乔冠华说:“实际接触线和以‘三八线’为分界线的差别究竟有多大?我们认真讨论一下。”

  李克农说:“在东线,‘三八线’以北,美国占的地方比我们在西线占的多。可他们占的地方多是山区,交通不便,人口少,耕地不多。而西线我们在‘三八线’以南占的地方人口多,产粮多,又有开城的高丽人参,又是一个古都。如以‘三八线’为界,停战后我们就得退出开城,在政治上不利。所以,无论从政治上讲还是从实际利益出发,以实际接触线划分,对我们并没有坏处。”

  乔冠华分析说:“李奇微在8月14日记者招待会上提出,坚持大致以现有战线来划定军事分界线,如果他是诚恳的,我看我们可以接受。”

  南日说:“可以接受。”

  李克农说:“中国老百姓有句俗话,叫做牵着不走,打着倒退。我们的对手就是这样的蒸不熟、煮不烂、切不开的滚刀肉。”

  人们大笑起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