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惭愧的,太惭愧的

楼主:狗狗叫小美莫 时间:2016-03-10 02:16:28 点击:16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赵柏田在宁波,沉思,写作,在写了许多部好书之后,又突然出版了这样一部《南华录》。这是一部刚一出版就获如潮好评的书。在这之前,我听他说起过陈洪绶(陈老莲),说起过汤显祖、张岱,当他谈论这些晚明文人时,眼神深邃,语调低缓,在他那里,那些遥远往事都是有迹可寻的。这些往事,在他的叙述中是如此地意味深长,又如此地让人顿起追寻索解之兴。我不止一次听他谈论、叙述历史深处的人物。他对这些往昔文人的兴趣远大于对今人的兴趣,是啊,今人是多么的索然无味亦无趣,一个现代的隔断与几近的毁灭,彻底重组了中国的文化时空。赵柏田《南华录》写下的晚明南方文人的生活情状,极大地激活了他曾经口头叙述过的那一段已沉睡了数百年之久的诗意时空。在我的阅读过程中,特别着迷于这本书中的各个细节叙述。我的阅读直觉是柏田建立了一个全新的历史个人史的叙述时空。

  一个好的文学写作者,必有好的思考方式、发现方式、叙述方式,必有内心的自由,内心的充沛诗意,以及内心的沉默。这几点是一个杰出作家所具备的,而赵柏田都做到了,且具备了。毫无疑问,赵柏田首先是一个诗人,在他的青年时代,写下了大量唯美的诗篇。他在诗中写自己内心的波动与对世界的试探以及对女性的真诚歌赞,那时的他一身诗性,他用诗性建筑自身与内心。这一阶段的完成对于今后的他的进入别的体裁的写作非常重要,构筑完成一个真正诗性的自身之后,对后来在他的一系列的先锋小说叙事中产生了大影响,这影响即是诗性的,微妙的,并有着尖锐的内在倾向。此后,我以为,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是他对自由的实现,这自由是思考、发现、进入,并叙述。特别是在对历史的叙述中,他寻到的不仅仅是晚明南方文人,而是在其中寻到了一种内在的自由与深处的诗意,当然,这自由与诗意首先来自赵柏田本身,因为他不仅仅是一个对历史与时间的思考者,更是一个自由与诗意的体验者与考察者。我想,也正因此,才有了他的系列的历史叙述,有了今天这部《南华录》。在他的文化学者与作家的双重身份中,我更倾向于作为后者的他,我认为他的学者身份是为自己作为一个作家服务的,也因此而塑造了一个特别的作家。

  在读《南华录》时,我想,我是惭愧的,为这个时代,也更为自己。这是在读了赵柏田的《南华录》之后,合上书,桌前静坐,这充一种感觉自深处而来(或应为自深处而升起,但升起一词,太诗意,感觉坐在杂乱无章的房间里,是那么不配这个词,而它也加深着我的惭愧),于是,在这个阅读《南华录》的午后,惭愧一词成为了一个深度词汇。

  比如,项元汴所拥有的是一个物的大海,庞大,深邃,博杂,诗意(《古物的精灵》篇)。如此一来,即使单件的古物,也就具有了斑驳的形而上的时间传承意义。而他的人生,也因了器物,或这些器物因了他的人生,而生辉煌。即使的古的毁灭,在项元汴那里,也是如此地惊人地辉煌。那么,现今人所获器物 ,比如我所获器物,会怎样?我离器物不是一般的远,比如,我会偶然很装逼地获得一件器物,当这件器物确是一件好物,但是我总是会太在乎这么一件器物,以致器物弃我如敝履,而我则死皮赖脸地自觉得是在体验器物之美。这是一种多么浅俗而又粗鄙的装逼。连装逼也装得如此粗鄙可笑。

  在而作为汤显祖《牡丹亭》的女性读者(《终为云水心》篇),冯小青,陈同,谈则,钱宜,这几位组成了一道于《牡丹亭》广泛的女性读者中的尖级风景线,这道女性风景线来自杜丽娘柳梦梅的魂魄延续。尤其是陈同,谈则,钱宜,我不止一次听赵柏田以低沉缓慢的声音讲述这个奇异的故事。她们在赵柏田《南华录》的叙述中又再次复活了过来,凄美,惶然,而《牡丹亭》绝美唱词,正是典型的晚明文风,既低徊,舒缓,更是凄美,动人,同时带有一定的文化异端意味,而它的语言力量,其情欲的极度诗意的天才表达, 是我们这个时代所严重欠缺的。而我以为《终为云水心》的意义是让当代读者重新感受了一次天才的文学与最惊异的读者的关系,一个有意味的时代,正因为其既有天才的文学家写出的旷世巨著,又同时有着一批用生命用时间包括用自身疾病与缺陷来理解与阅读的真正读者,只有这样,才能构成一部文学杰作的深邃文化景观。

  当阅读赵柏田叙述的陈洪绶时(《醉眼青山》篇),我惊异于柏田对绘画的切入之深。 我由此想到整部《南华录》的叙述,已然是一方文字的山水,沟壑,丘陵,森林,古树,流水,浅滩,深潭,虎豹,山妖,构成了一个异常丰富自足的文学体(此为我的一个生造名词)。柏田在其中找到了叙述的自由,而这自由,是由作者自身的自由所延伸出来的。当读着《南华录》的时候,自由的叙述,确实复活了晚明南方的丰沛文人生活之核。关于陈洪绶,女性,绘画,酒色,惊人的才华与时代,如此云水波澜,如此浪迹江湖而洒脱不羁,却又有别于魏晋时代,更多了些俗世之趣,也因此少了许多装逼的成分,从另一个层面看,是一种真正的自由,而魏晋的放浪过于角色化,过于刻意,近似于一种放浪之宣言,之姿态,一如今天的行为艺术。而到了陈洪绶他们,则自由而真实。因此,《南华录》对于晚明,并不以简单好坏来对那个时代下判断,而是提现出那个时代深处的南方人士的生活与文化,更多的是那个时代与个人生活史的丰富细节。

  而反过来观照今天与自身,粗鄙,无趣,浅薄,坐在书桌前的我几乎汇集了这个时代的所有文化缺陷。惭愧的,太惭愧的,为自己,也为这个时代。

  回到布罗茨基的话,他说,“对散文而言,诗是一个伟大的训导者”。同样的,对其它一切艺术形式而言,对生活而言,诗也永远是一个伟大的训导者。只有去除那些装逼的诗意,去除那些可笑而浅薄的伪美,从而到达真正自由的诗意,赵柏田做到了,《南华录》做到了。
楼主狗狗叫小美莫 时间:2016-03-10 03:19: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