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抗美援朝 书摘

楼主:戴氏小草 时间:2015-11-11 22:08:03 点击:26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抗美援朝》书摘

  第 一 章
  东京的夏夜潮湿而闷热,但比起麦克阿瑟梦绕情牵的菲律宾来说,仍然称得上凉爽。
  这是1950年6月24日晚饭后的悠闲时光。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叼着他那特制的玉米棒心烟斗,在美国驻东京大使馆官邸的长廊散步。这条长廊有一百多米长,足够他机械地迈开他那军人的大步。院子里四只古老的带绿漆铁斗的玻璃角灯幽幽地照射在“田”字形花圃的花丛中,那些白天在马蹄莲、百合和郁金香花间嘤嘤飞舞的蜜蜂都不见了,只有那沁人心脾的一缕缕幽香四处飘散。
  麦克阿瑟已经七十岁了,他依然坐在美国驻远东部队总司令的位置上。这位五星上将看上去完全不像他的实际年龄那般衰老,他腰板直挺,高高的个子,清瘦而漂亮,他的助手和密友惠特尼少将说他的脊柱仿佛是一根旗杆。他头发乌黑,只在鬓角染了些许白霜,他的眼睛甚至也是黑的,颇像东方人,可从他的脸形和气质来看,那确是典型的西方血统了。他十二岁的儿子阿瑟从餐厅里走出来,问:“爸爸,我们今天看什么片子?”

  麦克阿瑟一见儿子,眼睛立刻放出温和慈爱的光来。这是他唯一的儿子,从出生后就没有回过美国,而是随着父亲在太平洋沿岸和岛屿上漂泊。

  麦克阿瑟从1945年把日本使馆这栋房子选做他的官邸以后,就养成了一种习惯,除了周日,每天晚上要在大餐厅里放一部好莱坞电影。不但自家人,还有中国保姆阿珠、事实上成为大管家的哈佛上校,也一起观看,连警卫人员、厨师他也请来一起看,这成了他的一个“保留节目”了。麦克阿瑟停下脚步,笑眯眯地对小阿瑟说:“你妈妈挑了一部《哈姆雷特》。”

  “不看,不看。”小阿瑟叫道,“我喜欢看打仗的片子!”

  麦克阿瑟说:“你才十二岁,就跟我打了十二年仗,从菲律宾的巴丹半岛到澳大利亚,再打回菲律宾,在塔克洛班的雷德海滩登陆,你还没有听够枪声吗?”

  小阿瑟说:“你不是说,麦克阿瑟的儿子必须成为将军吗?”

  麦克阿瑟欣慰地说:“是的。你的祖父是将军,你的伯父是将军,我们是将军世家嘛。”

  小阿瑟说:“妈妈说,自从不打仗了,你就觉得什么都没有意思了。”

  “是吗?”麦克阿瑟哈哈大笑起来,“那我不是‘战争狂人’了吗?”

  这时麦克阿瑟的妻子珍妮·玛丽·费尔克洛斯笑盈盈地接话说:“大家都叫你‘军中恺撒’,这和‘战争狂人’也没有多大区别吧?”

  麦克阿瑟也笑了。

  珍妮今年五十二岁,可看上去只像三十多岁,她是当年麦克阿瑟第三次去菲律宾任职时在船上认识的。那时他俩搭乘同一条船,想到中国上海去旅游,费尔克洛斯小姐时年三十七岁,尚待字闺中。这个娇弱而端庄秀丽的女子先是得到了麦克阿瑟妈妈的喜欢,随后与麦克阿瑟共坠爱河。这个田纳西州面粉厂主的女儿,天生有着叛逆的性格,矜持而勇敢。结果是她到底没有去成上海,倒是在神父的祝福声中成了麦克阿瑟的妻子。

  珍妮问:“你们在说什么?”

  麦克阿瑟说:“我们的儿子不想看言情片、复仇片,要看战争片。”

  珍妮说:“那就再看一遍《乱世佳人》吧!”

  麦克阿瑟说:“那不还是言情片吗?”

  珍妮说:“是南北战争时代呀!”

  麦克阿瑟笑了:“我明白了,你和影片里大庄园主的女儿郝思嘉是同样出身,因此同病相怜!”

  这倒让他说对了。珍妮的祖父就当过南部联邦陆军上尉,她从小就是听着南北战争的故事长大的。也许因为《乱世佳人》的作者就是带着同情南方的观点和韵味写这部书的,这令珍妮感到亲切。而此前麦克阿瑟却告诉过他的夫人,不幸的是麦克阿瑟的父亲作为北方勇士,代表着正义一方,曾在传教士山和石河同珍妮的祖父真刀真枪地对垒过。

  麦克阿瑟这时妥协地说:“那好吧,让我们的郝思嘉小姐借机重温一回庄园主子的好梦吧,就重看《乱世佳人》!”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小阿瑟却说:“《乱世佳人》也没意思,我要看《西线无战事》。”

  麦克阿瑟耸耸肩,说:“那就要叫哈佛叔叔去调片子了,今晚怕来不及。”

  小阿瑟说:“别的不看。”

  麦克阿瑟只好大声呼唤哈佛去借片子,同时在心底叹息了一声:五年,已经五年没有战事了!没有战争,将军是无可建树的,想起太平洋战争那炮火连天、一夕数惊的生活来,那才有味。按照美国的法规,他六十四岁就该卸下戎装去过养老生活了,可日本离不开他。日本人从上到下,无论裕仁天皇、吉田茂总理大臣,还是平民百姓,都把麦克阿瑟当成了崇拜的偶像和救世主。也许正因为此,他拖到了七十岁尚未退役。而这五年,恰恰是他感到手心发痒的五年。军人和安宁是格格不入的,这话是哪个统帅说过的,麦克阿瑟忘记了,可他却把这话记得牢牢的。


  2

  就在麦克阿瑟在他东京官邸的小放映厅里看《西线无战事》的时候,位于日本海西面的朝鲜“三八线”上,却爆发了意想不到的战事。

  此时远在汉城的军官俱乐部是听不到炮声的,达官贵人和军官们照例在这灯红酒绿的销金窟跳舞、玩乐,度他们的周末。美国驻大韩民国大使约翰·穆乔正在舞池里搂着韩国少女跳得起劲。穆乔是个五十岁的快乐单身汉,平时总是穿着整洁的礼服,白胖的圆脸上永远挂着绅士派头的笑容。他是个有学问的人,出生于意大利,在拉丁美洲做过事,精通英、意、法和西班牙文,是个干练的外交官。他不结婚不等于精神生活空虚,他是舞厅的常客,而且舞伴常常变为情侣。他喜欢哼西班牙情歌,每天都无忧无虑的样子,反正在这里可干的事并不很多。李承晚1948年才建国,不过两年的历史。穆乔觉得,杜鲁门政府对待李承晚政府比对待日本差远了,不可同日而语,似乎李承晚政府在美国的政治链轨上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环节。

  汗流浃背的穆乔被美国顾问团的豪斯曼上尉拉出舞厅时,他晃晃大脑袋,不耐烦地问:“怎么了?”

  “‘三八线’上炮声隆隆,战争爆发了。”豪斯曼上尉郑重地说。

  穆乔并不怎么惊讶。他认为,朝鲜半岛的战火是不可避免的,只是哪一天点燃而已。李承晚决不把北纬三十八度线当成“国界”,金日成又何尝不想用武力统一朝鲜呢?

  “可笑的‘三八线’。”穆乔在灯光昏暗的门厅里轻声笑笑,说,“‘三八线’本来是个地理学的名词嘛。”

  当然是这样。

  1945年,因为日本突然宣布无条件投降而造成朝鲜的真空,为划分在朝鲜对日寇受降范围,美国五角大楼陆军上校查尔斯·博尼斯蒂尔武断地在《朝鲜地图》上拦腰画了一条线,它就是地理学概念的北纬三十八度线。人们也许从未曾想过,围绕这条纬度线,五年后竟然展开了一场正义与邪恶的生死搏斗。

  穆乔已经不可能回到舞厅翩翩起舞了,他对豪斯曼说:“走吧,我们去看看究竟,是大打还是边境的小摩擦。”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