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现代江湖、当代黑帮》专区]《现代江湖、当代黑帮》第二部分 作者:月映竹影 QQ交流群:212697207

楼主:淡定1090964453 时间:2012-05-04 16:45:46 点击:5365 回复:11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上页12下页 到页 确定
楼主淡定1090964453 时间:2012-05-04 19:15:00
    第二十八章 广州交货
    斗败了丁老板,刘庆刚亲自去医院接回了张海。在给他们准备好的房子里,张海的老母亲接了出来。
    “海呀!你没事吧?你可把妈吓坏了。”老太太一边说,一边看张海有没有缺胳膊少腿的。
    “妈,我没事。就打了几下,庆刚非得帮我要什么医药费。”张海说着,将刘庆刚让进了屋。
    “庆刚啊!张岩都没了这么多年了,你还对我们娘俩这样,我一个穷老太太可怎么报答你呀?”
    刘庆刚将老太太扶到沙发上,让老太太坐了下来。然后,刘庆刚向后退了两步,“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张岩是我最好的同学、朋友,他没了。以后,我就是您儿子,您就是我亲妈。妈!”刘庆刚说完,就要给老太太磕头。
    老太太和张海吓得不轻,赶紧上前扶起了刘庆刚。
    “庆刚,庆刚,别这样,我和我妈都受不起这个。自从张岩一走,所有人都躲着我们家。只有你呀!唉!”张海将刘庆刚扶了起来,自己和老母亲也一起坐了下来。
    刘庆刚坐下以后,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两大捆人民币,二十万。
    “哥,这是我帮你要回来的医药费。”刘庆刚将钱放到了张海手上。
    “这……这……”张海母子可能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哥,出租车你就别干了。你要是有好的项目,就拿这钱做点小买卖,要是不够只管找我要。要暂时没什么好干的,就到我公司去上班。妈,您老以后就什么都不用干了,就在家享清福吧!”
    “好,好。张岩这个朋友没白交,没白交。”老太太说着说着,流下了眼泪。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刘庆刚为张岩和他的父亲各自购买了墓地,让他们可以入土为安了。要是没有刘庆刚,死去的张岩和他的父亲,将永远没有自己的墓地。活着的张海和他的母亲,永远也没有自己的房子。是谁,让他们生买不起房,死买不起墓?又是谁让他们工作了一辈子,却生活如此困苦?
    安顿好了张海母子,刘庆刚总算完成了他多年的一个愿望。
    接下来,刘庆刚打电话叫回了大宝、二宝。家里的事已经过去了,他俩也该回来了。要不然,他俩在外待时间长了,不惹出事才怪了。
    两个人在外面晃荡了半个多月,一接到刘庆刚的电话,马上就回来了。在这期间,哥俩参加了几个赌局,好好过了一把手瘾。不过,这哥俩现在也学会了收敛。几场赌局下来,基本上没赢什么钱。哥俩现在也不缺钱,赌就是为图一乐。
    其实,刘庆刚把他们叫回来,主要就是怕他们在外捅蒌子。至于别的,还真没他俩啥事。现在他们这一伙人,东北这头有游侠和杜三等一大批人,广州那有二强领导的另一伙人。所以,现在对于他们兄弟来说,除了在家数钱,基本上就没什么事可干了。刘庆刚现在也就是动动脑子,没机会动手了。其他兄弟,现在连动脑的机会都没有了。
    刘庆刚的车被撞报废了,已经没有了维修的价值。再买一辆一样的,大伙谁都不干心。
    “姓丁的能开宝马,咱们差啥呀?要不咱们也买宝马?”李建军对于丁老板的宝马很是喜欢。所以,他第一个提议换宝马。
    “不行,宝马那是暴发户开的。没听说过开宝马,坐奔驰吗?你看人水哥那大奔,那才叫派呢!”吴昊天看上水哥的奔驰了。
    “我说二位,又是奔驰又是宝马的,你们忘了当年的二八大踹了?要不咱哥几个再一人来一辆?忆苦思甜一下?”黑子对于车,不是很感兴趣。
    “黑子说得对,做人要低调。奔驰、宝马都太招摇了,不好。我看,咱们换奥迪吧!”刘庆刚最后拍了板。
    兄弟七个,每人一辆奥迪,开了不到半年的皇冠,全都分给了游侠、杜三这样的中层干部。其实对于车的态度,兄弟几个态度还真有很大的差别。刘庆刚觉得,车是门面。要好,但不要招摇,只要是好车,都喜欢。这里最低调的,可能就是黑子了。他对车没什么兴趣,有一台桑塔娜足够了。大宝、二宝和老疙瘩则是无奈坐车啊!这几个小子没事的时候,还会把摩托骑出来过过瘾。苦于现在身份不同了,都是江湖大哥了,再骑着摩托和小混混在一起,那真就永远是小混混了。
    东北的冬天总是来得早,去得晚。黑子和刘庆刚说,老婆想去南方玩一圈,就算给他们打个前站。等他们把路线弄明白了,将来冬天就去南方过。反正家里也没什么事,刘庆刚就让黑子去了。
    他们这头没什么事了,我们也该说一说二强的事了。因为东北这头,这一段时间忙得很。敲诈、暗杀、绑架,事实在是太多了。使我们没时间去想广州的事,但这并不代表二强在广州闲得没事干。
    本来斗牛和张井天谈好了,要出一些货让张井天先试试看。二强联系好了峰仔,又叫斗牛给张井天打电话,让张井天派人来取货。可这一切都安排好的事,操作起来却出了岔子。
    自从斗牛从东北回到广州,二强知道了事情经过之后,就开始和峰仔联系进货的事。当时峰仔一口答应,什么时候来人就什么时候拿货。
    二强自己在家算了算时间,又和刘庆刚商量了一下,决定让斗牛和张井天联系,让他派人取货。
    张井天接到斗牛的电话,把手下这帮人想了一遍。这种事,要找一个对自己忠心,又机灵能干的人去。像二鬼子这样的,要不是他能用十几年时间,一直等狱中的这个大哥,张井天早就把他废了。所以,不管是报恩也好,在江湖上留个好名声也好,二鬼子只适合养着,不适合办事。而且,二鬼子独立办什么事,张井天都不放心。
    自己的得力干将也不能用。因为,一但要折进去,张井天的损失太大。最后,张井天从他的手下之中,挑出了一个叫马杆的人。这个马杆人如其名,长得又高又瘦。脑袋长成一长条,上面安了一双大眼睛、大耳朵。他比张井天小不少,但却是张井天的心腹。
    这个马杆是张井天从小的邻居,张井天四处和人打架的时候,马杆还不大。每次张井天在外打架,马杆都跟在后面替张井天看衣服、看书包什么的。等马杆大了一点,就开始替张井天藏凶器。张井天捅完人,随手就把凶器交给马杆。因为马杆当时还小,没人注意到他。所以,张井天打架很少让人抓到带凶器的时候。等马杆再大一些,就开始和张井天一起动手了。但没打几年,张井天就进去了。
    张井天进去之后,马杆消停了几年,等严打风过去之后,马杆又开始混社会了。因为他当时年轻,没什么基础。而他本人又不是什么猛人,只是靠张井天才混出一些小名气。可张井天一进去,他就没什么好日子过了。
    马杆虽然没有二鬼子有心计,但开始的几年,马杆也去看过张井天。后来马杆成了家,慢慢的就放弃了混社会的念头。可是他两口子过的生活,却是十分的清苦。
    张井天出狱之后,找来了不少之前的朋友,其中一个就有马杆。说实话,马杆当时真不想再踏入江湖了。可是他怕张井天,而且是从心里往外的怕。再说,张井天来找他的时候,看他生活挺困难,当时就给他扔下五千块钱。这五千块钱,在当时够马杆两口子挣一年的。但马杆也明白,这钱也是卖命钱。
    马杆在考虑了几天之后,决定跟张井天出山。马杆对张井天的忠,是源于他从小对张井天的怕。但马杆有一个好处,就是不多说话。有什么事他都能藏在心里,从不张扬。
    张井天叫马杆去广州,除了取货,他还想让马杆打听一下,广州的走私市场。张井天这个人野心很大,只要是挣钱的买卖,他什么都想干,从来不嫌多。
    马杆就是带着这两个使命,从东北飞往了广州。但是马杆不知道,张井天除了马杆之外,还派了另外一个马杆不认识的人。这个人的目的,就是监视马杆的一举一动。
    从马杆一到广州,这个人就盯上了他。张井天对谁都不放心,怕马杆出卖了他。另外,这人也作为通风报信的一种手段。如果马杆半路被警察抓了,这人马上就会通知张井天。张井天也好提前做好准备,怎么去对付警察。
    马杆到了广州之后,斗牛并没有马上和他见面。而是让他自己先找一家宾馆住下来,等安排人去见他。
    在马杆住下之后,斗牛找了一个没露过面的兄弟,背地里跟踪马杆。就是为了想看一看,有没有人跟踪马杆。
    斗牛坐在家里给马杆打电话,让他打车去某个地方。然后让那个弟兄留神注意,看马杆有没有尾巴。在斗牛打了几次电话,让马杆去了几个地方之后。那个跟踪的兄弟确定,马杆有尾巴。不过,这个人是官是匪,就不好说了。
    斗牛先是给马杆打电话,告诉他可以回宾馆了,然后马上通知了二强。二强想都没想,让斗牛马上通知张井天取消交易。让马杆立刻回东北,连面都不能和他见。
    张井天接到斗牛的电话,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却不能说出来。他只是在电话里表示惊讶,随后直接叫回了马杆。
    这个小插曲,不但没有让张井天有所怀疑,反而使张井天更加相信,斗牛就是个毒贩子。
举报 | 收藏 | 101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淡定1090964453 时间:2012-05-04 19:17:00
    第二十九章 跟踪
    当马杆回到东北之后,张井天马上给斗牛打来了电话。电话里,张井天对斗牛的细心和专业表示佩服。所谓的佩服,无非就是给斗牛带个高帽。可能是为了让斗牛安心,张井天准备择日让马杆再去一次。而且,张井天决定,再定一千粒麻古。
    二强叫斗牛给张井天打电话,让他派人来广州,然后自己再向峰仔要货。这种事情,宁可让人在这多住几天,也不能让货在自己手里多待一秒。
    对于马杆,张井天让他加位小心。虽然他自己心里清楚,之前是他派人跟踪的马杆。可马杆没有发现有尾巴,对于这一行来说,可是致命的失误。
    于是,马杆回到东北仅几天之后,再一次来到了广州。这一资,他依然是等待着广州的人联系他。几天之后,马杆还是和上次一样。接到电话要他去这、去那。最后,让他回酒店休息,别的事等消息。
    斗牛确定了马杆这次没尾巴,就打电话通知了二强。二强马上联系峰仔,说要一千粒麻古。峰仔一口答应,让二强马上派人去取。
    又是老规矩,二强马上调回了外地的哈雷。哈雷带着两名手下,在广州火车站给峰仔打电话。但这一次,却出现意外了。因为峰仔的手机关机了,哈雷找不到人了。哈雷将情况告知了二强,二强马上和峰仔联系,但结果也是一样,找不着人了。
    二强叫哈雷先自己找个酒店住下,然后再等他的电话。
    二强随后拔通了斗牛的电话,问他峰仔为什么消失了。本来约好了交货的时间,峰仔却突然玩起了失踪。是峰仔有了察觉,还是峰仔出了事情,二强心里画了个魂。但接下来斗牛的回答,让二强更是吃惊不小。因为,负责跟踪峰仔的那个马仔,也失去了联系。
    什么事呢?二强不敢耽误,马上通知了刘庆刚。刘庆刚对于两人的失踪也很意外。不过,他还是告诉二强,一定要沉住气。并嘱咐二强,叫斗牛通知张井天,说这批货出了点质量问题,不能把纯度不够的货买给张井天。所以,请张井天理解一下,让他的人在广州耐心等上一段时间。然后,让斗牛的手下,密切注意峰仔手下和阿鬼的一举一动,看有没有什么动作。
    接到了指示,二强马上叫斗牛先给张井天打了电话,然后稳住马杆。再把其他兄弟都派出去,有情况马上汇报。
    接下来的事情,让人摸不到头脑。阿鬼和峰仔的那些手下,全都一切正常,好像峰仔就没从他们的世界里消失一样。这看似一切正常,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半天的时间过去了,还是没有两个人的消息。这个时候,就已经到了第二天的中午了。二强在住处一直睡不着,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峰仔的萍姐。可以说,峰仔对她的依恋程度,已经达到了不可分割的地步。二强马上叫斗牛派人去查一查这个萍姐,看看她是不是也失踪了。可让人感到意外的是,这个萍姐没有一点的异常,还在进行着自己的工作。看来接下来的时间,大家就只能等了。
    直到第二天的中午,那个和峰仔一起失踪的马仔打来了电话,才使这件事情有了些许的眉目。
    当天负责跟踪峰仔的马仔叫阿豪,这个阿豪已经跟踪过多少次峰仔了。可这次让他没想到的是,峰仔将车开出了广州。本来阿豪以为,峰仔出广州是要见什么人,或办什么事,应该时间不会太长。可峰仔的车出了广州,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阿豪这个时候,才觉得事情有些反常。当他想给斗牛打电话汇报的时候,却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信号。没办法,阿豪只能一直跟了下去。
    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峰仔才在路边一家小旅馆住了下来。阿豪没敢住店,因为不知道峰仔什么时候走,他怕把人跟丢了,所以决定在车里睡一会。阿豪怕峰仔走的时候,自己醒不过来。在这人生地不熟,又没人能通知他。阿豪想了半天,从车里拿出一袋牛奶,悄悄的放到了峰仔的汽车轮胎底下。等他回到车里再想给斗牛打电话的时候,却发现手机已经没电了。没办法了,睡吧!
    开了一夜的车,阿豪实在是累了,躺在车的后排座就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睡梦中的阿豪就听见“嘭”的一声闷响,然后就是有人骂了几句。阿豪在迷迷糊糊之中,突然反应了过来,这是自己在峰仔车下安装的信号。
    当阿豪坐起来的时候,峰仔的车已经开出去有一段了。这一觉,他们只睡了几个小时。阿豪马上打着车,在后面就追。接下来的时间,又是漫长的公路之旅。
    快到中午的时候,峰仔的车慢了下来,停在了路边的一家小饭店。这个时候,阿豪也是饥肠辘辘的了。车里为数不多的食物,早就被他吃光了。正好峰仔去吃饭,阿豪也去填胞肚子。
    在离峰仔吃饭那家饭店不远,阿豪找了一家饭店。开门告诉老板,什么快来什么。随后,他又向老板借了电话,向斗牛汇报了情况。接下来,就是一级一级的汇报情况。
    阿豪的饭,只吃到一半的时候,就见不远处的峰仔又上路了。阿豪赶紧付了饭钱,也跟了上去。峰仔这一路,走得很急,就连休息都没睡几个小时。谁也不知道,峰仔要去哪里?干什么?
    阿豪现在没有办法,只能远远的后面跟着,跟到哪算哪。一直跟到快天黑了,阿豪才见到峰仔把车驶进了一家宾馆的院子。这是一家中等规模的宾馆,院子里能停十几台车。阿豪没有把车开过去,而是远远的停了下来。他在车里等了一会,没有见峰仔出来。估计,峰仔可能是住下了。阿豪坐在车里,两眼皮直打架。
    阿豪下车抽了几颗烟,这才强打起精神。今晚他要是再不睡觉,那明天他开着车就能睡着。于是,阿豪也来到这家宾馆。他先是在前台开了间房,然后又给了前台服务生五百元的小费。阿豪告诉服务生,之前来的那个广州人如果退房,马上就打电话通知他。得了五百块的小费,服务生自然高兴,他叫阿豪放心去睡,到时候一定通知他。
    阿豪拿了门卡,进入了自己的房间。在房间的地图上阿豪得知,他们已经开出来一千多公里,现在已经到了贵州境内了。
    宾馆的房间里,阿豪给斗牛打了第二个电话。然后,阿豪倒头就睡。一天一夜,他几乎都在开车,终于可以睡床了,阿豪几乎是倒在床上的同时,人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阿豪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了。
    “哦,谁呀?”阿豪闭着眼睛接了电话。
    “你好,我是前台服务生。你说的那位广州客人,已经办理了退房手续。”
    阿豪听到这话,一下就窜了起来。他昨天睡觉的时候,连衣服都没脱。阿豪下地穿鞋,直奔楼下跑去。
    “人走多长时间了?朝哪个方向走的?”
    “你别急,那人在餐厅吃早餐,现在还没走。”服务生知道这是在跟踪,可是他什么也没问。
    “哦!”阿豪应了一声,然后拿出自己的房卡,办了退房手续。
    “那个电话是你的吗?”阿豪无意中,看到了一部和自己手机相同款式的电话。
    “哦,是的。有什么事吗?”
    “我的电话没电了,我能不能和你换一下电池,我再给你一百块作为补偿,怎么样?”
    “我的电池电也不足了,不过不可以用一阵。你要是需要就拿去用,反正你是跟我换,我又不损失什么。至于钱,我看就算了吧!”服务生说完,将自己的手机电池拆了下来,交给了阿豪。
    阿豪接过电池,装到了自己的电话上。开机一看,是没多少电了,不过总比一点电没有强啊!之后,他又随便买了点吃了,出了宾馆朝自己的车走去。
    来到自己的车前,阿豪刚想上车,突然之间就愣在那了。他想,从广州到贵州已经一千多公里了。以峰仔的经验,应该早就发现了自己才对。既然发现了他,又不摆脱他的追踪。那么,峰仔是出于什么目的呢?阿豪想了想,然后看了看周围。他发现一个不太引人注意的角落处,停着一台贵州牌照的汽车。阿豪四下里看了一眼,从自己的车里拿出几样东西。看没人注意到他,就悄悄来到这辆车的旁边。
    阿豪是个偷车老手,打开车门只用了不到十秒的时间。从坐进车里,到把汽车打着,一共用了不到一分钟。阿豪将车开到宾馆大门的前方,他坐在车里用后视镜看着宾馆大门。不一会,峰仔的车开出来了。阿豪向下缩了缩身子,峰仔的车从他的身边开了过去。在峰仔的车就要消失在视线之中的时候,阿豪开车跟了上去。
    峰仔的车离市内越来越远,慢慢的开进了贵州的大山里。阿豪的车离得很远,虽然换了贵州当地的车,但在这样人迹稀少的地方,阿豪也不敢跟的太近。有的时候,阿豪离得太远,根本就看不到峰仔的车了。还好这里的山路只有一条,阿豪在追了一会之后就看到了峰仔的车。
    在山路上不知开了多长时间,峰仔的车开进了一条不算路的小路。阿豪没法,不能再开车往里跟了。阿豪将车又向前开出了一段距离,在拐了一个弯之后,他将车停在了路边的树林里。然后,阿豪步行来到这条不起眼的小路上,准备步行向里走。
    阿豪开始爬山的时候,已经看不见峰仔的车了。还好,这是一条土路,阿豪跟着轮胎的痕迹向前走着。他向前走了很长时间,这里已经是没有人烟的地方了。
    在走了不知道多远之后,阿豪看见前方有了一个人工的建筑,看起来十分的破旧,峰仔的车就停在这个建筑的旁边。
    到此为止,全都是阿豪向斗牛汇报的情况。之后,斗牛又接到了阿豪电话所打过来的电话。斗牛没有先说话,这可能是他们这些人所共同的特点。电话那头没有人说话,只是能隐约听到风吹树叶的声响。
举报 | 收藏 | 102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淡定1090964453 时间:2012-05-04 19:19:00
    第三十章 交货
    阿豪失去了联系,从此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中。对于阿豪所说的那个地方,谁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峰仔去那里又是干什么?阿豪是死是活?都成了人们心中解不开的结。
    数周之后,一则新闻的报出,使人们对这件事情有了一些可靠的猜测。
    新闻的内容是这样的,贵州当地的警察联同武警部队,在贵州的大山深处,捣毁了一家制毒工厂。这家工厂专门生产新型毒品,主要以冰毒、摇头丸、麻古为主。新闻中所报道的地点,就是阿豪最后失踪的地点。
    另外,新闻中还报道,这个工厂绝对不是生产的顶胜时期。因为,从工厂的规模来看,这是一家大工厂。但从缴获的成品和半成品来看,规模并不是很大。而且从被抓的人员口中得知,工厂的骨干人物在几个周之前,就已经换别的地方了。那个时间,正是阿豪发现制毒工厂的时间。
    这家制毒工厂虽然抓到了一些人,也查获了大量的毒品。但是,工厂的幕后老板和主要的技术人员都没抓住。
    通过这些信息,刘庆刚在和二强的通话之中,才慢慢的捋清了峰仔的底细。以下是刘庆刚和二强根据各种信息,推论出阿豪后来的情况。
    峰仔的制毒工厂,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需要这个幕后老板出马,阿豪也就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在阿豪发现这个建筑,并给斗牛打了最后一个电话之后,被人抓住了。由于刘庆刚嘱咐二强,所有人都必须保持单线联系。所以,被人抓住的阿豪,只供出了斗牛一个人。因为别人他根本就不知道,跟踪峰仔是什么目地,他也不是太清楚。
    峰仔查了一下阿豪的电话,里面只有一个没注名字的电话号。于是,峰仔拔通了这个电话。在两人一分多钟的沉默之后,峰仔挂掉了电话。
    被人跟踪到这,以峰仔的经验,应该早就发现了阿豪。但后来,峰仔什么也没问出来。以峰仔的脾气,阿豪根本就没有活的机会。不知道阿豪生命的最后时间,有没有后悔踏入江湖。有没有后悔,有那么多金盘洗手的机会,他没有去珍惜。所以,当你还没有走到阿豪这个地步的时候,退出江湖吧!至少在离开人世的时候,还能给自己留个全尸。
    这个地方被人追踪到了,峰仔马上让心腹人准备准备,之后把技术人员全都调走了。剩下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人。
    到这,刘庆刚才明白,为什么峰仔会有两种货。而他自己的货,不但比市价要低一些,而且纯度比别人的要高。按常理分析,阿鬼应该不知道峰仔有这么个工厂。
    不管怎么说,这些都是之后发生的事情。当峰仔再一次出现在广州的时候,二强已经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峰仔回广州之后,马上给二强打了回来。他找了好多的借口就是想稳住二强。二强知道当中是怎么回事,但还要故作生气。他问峰仔是不是不想合作了,怎么第一次要货,就玩了个失踪,这让东北的庆刚大哥怎么能放心跟他合作。峰仔也是说了不少的好话,然后又给刘庆刚打来电话,一个劲赔不是。
    生气,那是在演戏。主要目的还是要出货。刘庆刚对峰他说,叫兄弟马上和他联系,让峰仔准备好货。东北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峰仔的货了。
    接下来,在峰仔安排好的地方,哈雷的一个手下和峰仔的手下,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两人没有多余的话,各走各的路了。
    哈雷接到货,告诉手下的兄弟,住在宾馆哪都不能去,一切听他的通知。半夜时分,哈雷带着一千粒麻古,悄悄的上了一辆出租车。不知道是当天半夜广州车多,还是哈雷的心理原因。他总是觉得后面有车一直跟着他。因为在这辆出租车后面,始终有汽车的灯光。哈雷不敢确定那灯光是不是来自同一辆汽车。
    哈雷坐着出租车,在广州街头漫无目的的向前游荡着。这时,他看见马路对面停着一台出租车。于是,马上叫司机停车。哈雷扔下一百块钱,下车就跑向马路对面。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汽车从他身后驶了过去。这辆车没有停,而是一直向前开去。
    哈雷坐上对面的出租车,又向来时的方向驶去。当出租车开出去不到两公里的时候,哈雷发现后面还是有车在跟着。之后,哈雷又开始了漫无目的地游荡。在过了几个路口之后,哈雷确定依然有车在跟踪自己,就提前付了车费,自己则做好了准备。
    在出租车转过一个弯之后,哈雷突然叫停车,然后马上下车向最近的小区跑去。哈雷东拐西拐,也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他又步行穿过了几个小区,确定没人跟踪之后,才到马路上又叫了一辆出租车。
    虽然觉得尾巴已经甩掉了,但哈雷也不敢掉以轻心。这辆出租车还不是他要到目的地的。哈雷让出租车驶进了另外一个小区,然后故伎重演。他步行穿过小区,又叫了一辆出租车,才来到二强的住处。
    “强哥,开门。”哈雷站在门口拨通了二强的电话,只打电话不敲门,是他们之前约定好的。
    “进来。”二强闪身让进了哈雷,又看了看楼上、楼下。确定没人了,他才关上门。
    “怎么才到?”二强给哈雷点了一根烟。房间很黑,二强没有开灯。
    “今天遇到尾巴了,好不容易才甩掉,所以晚了点。”哈雷说完,将绑在腰间的一千粒麻古拿了出来。
    “尾巴?八成是峰仔的人,别人没必要跟踪你。你不要回宾馆了,一会你再转几次车,然后包一台车直接出城。至于你那个兄弟,让他回东北。以后别让他接货了,换一个生面孔。这个你拿着,别让兄弟们屈着。”说完,二强递给哈雷一张银行卡。
    “还有,咱俩的联系电话也该换了。你不用找我,等我换了号,自然会打给你。行了,走吧!”二强交待好一切,连夜就把哈雷打发走了。
    哈雷一走,二强马上带着货去了另一间出租屋,然后给斗牛打了个电话。在天亮之前,斗牛来到了二强的出租屋。人到了以后,二强还在被窝里趴着,看上去就像睡了一宿觉一样。
    “斗牛,太早了,你到那屋先睡一会吧!有事我再叫你。”二强说完,闭上眼睛又睡了。
    “唉!强哥。”斗牛应了一声就到另外一个房间睡觉去了。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睡梦中的斗牛被二强叫醒了。斗牛揉了揉眼睛,天已经大亮了。看样子,应该是中午了。
    “带着东西,马上走。确定没有尾巴之后,直接回住处,哪也别去,等我电话。”二强将货交到斗牛手里,然后让斗牛马上回去。
    由于斗牛是广州人,对广州市内相对熟悉。他带着货穿商场、过车站,哪人多他往哪去。从中午一直逛到晚上五点多,斗牛才回到自己的住处。接下来,他需要的是等二强的消息。
    斗牛一等就是三天,三天没有二强的消息。其实,这三天里,二强一直待在住处没有出去。他是想让这批货稳一稳,不要太着急。而且,他也是在等哈雷的那个手下,等他顺利地到达了东北,才能进行下一步。
    哈雷的手下安全到达了东北,二强通知斗牛,可以交货了。在二强详细交待给斗牛每一个细节之后,斗牛拨通了张井天的电话。
    马杆在广州住了有一段时间了,一直没能接到货,张井天的心里十分的着急。毕竟是第一次交易,稳妥一点没什么不好。所以,张井天心里再怎么着急,也没打电话催促斗牛。今天接到了斗牛的电话,张井天十分高兴,马上将马杆新的联系方式告诉了斗牛。
    挂掉了张井天的电话,斗牛马上派人和马杆联系。马杆连续走了几个交货地点之后,被安排进了一家大型超市。
    “你到储物箱那,第78号箱。你右边的口袋里有一把钥匙,把它打开。”对方说完就挂掉了电话。马杆一摸自己的口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钥匙。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储物箱里传出了电话的响声,马杆急忙打开储物箱,里面有一部手机在不停的响着。
    “喂!”马杆接通了电话。
    “箱里还有一张车票,你把它拿出来。然后,把你的电话放进去,不要关机。”现在的马杆就像一个提线木偶一样,人家让干什么,他就得干什么。
    马杆把自己的手机放了进去,并拿出了里面的车票。
    “好了,现在干什么?”
    “把箱子锁好,把钥匙丢到垃圾桶里。拿着车票赶紧去车站。到了地方,我自然会联系你。”说完,对方挂掉了电话。
    马杆看了看车票,这是一张到广州周边某城市的长途客车票。他看了看表,时间不多了。于是,他马上离开超市,上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长途汽车站。
    马杆上车之后没多久,汽车就出站了。汽车在市内走了一段之后,就上了高速。车一上高速公路就平稳多了。被人来来回回折腾了一天,马杆慢慢的就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马杆被旁边坐着的人给捅醒了。
    “朋友,你电话响了。”
    “谢谢!”马杆赶忙掏出了电话。
    “喂。”
    “别挂电话,叫司机停车,你马上下来。”电话那头,不容商量。
    “司机,停车,我要下车。”马杆拿着电话向司机走去。
    “停车?开什么玩笑,这是高速,你说停车就停车啊!”司机看了一眼马杆,根本就没有停有意思。
    “艹你妈,我叫你停你就停,要不我捅了你。”马杆说完,掏出一把弹簧刀,顶到了司机的脖子上。
    “大哥,别乱动,我停车就是了。”司机一边说,一边将大客车减速,直到停车。
    车门一开,马杆下了车。
    “你个死东北仔。”马杆身后传来了司机的骂声,然后大客车一加油跑了。
    “你翻过旁边道隔离带,从上面下去,下面有一辆黑色的汽车在等着你。”对方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马杆
举报 | 收藏 | 103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淡定1090964453 时间:2012-05-04 19:19:00
翻过隔离带,向下看了一眼。在几十米高的坡下面,停着一辆黑色的汽车。这辆汽车里,是两千粒新型毒品。它也代表着峰仔制毒工厂里的货,正式进入了东北。
举报 | 收藏 | 104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xcqq1029 时间:2012-05-07 21:45:00
  继续啊
举报 | 收藏 | 105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淡定1090964453 时间:2012-05-08 12:04:00
  @xcqq1029  我说你也看得太快了,楼主闭关了,有消息我会及时转发的
举报 | 收藏 | 106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伊路风情 时间:2012-05-16 21:06:00
  转了没
举报 | 收藏 | 107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淡定1090964453 时间:2012-05-21 19:25:00
    第三部 三足鼎力
    第一章 迎新年
    2001年的元旦到来之前,峰仔制毒工厂里的货,通过刘庆刚转手,最终由张井天进入了东北市场。
    张井天把出货这事,全权交给了二鬼子。因为二鬼子是个瘾君子,他对货的好坏十分在行。而且,他了解下面的需求和价格变动情况。看来这个二鬼子还是有点用处的。
    一开始的时候,张井天嘱咐二鬼子悄悄地卖货,打枪地不要。因为这两千粒新型毒品,是张井天用来看市场反应的。如果收益和他所付出的风险成正比,那么他才会正式进入毒市。如果他挣到了很多钱,但他认为和自己所要承担的风险不成正在比,也许他就会放弃这个行业。所以,他再三嘱咐二鬼子,一定要躲着点毒品强的人。躲着他不代表怕他,而是在事情没有正式敲定之前,不想无故树敌。
    二鬼子的毒友很多,平时一起嗨的人也不少。以前都是他从别人手里拿货,现在他成了放货的了。二鬼子在朋友面前,终于可以牛逼一回了。
    “来,来,来。大家一起嗨!我请客。不就是药嘛!哥有得是。”这是二鬼子出去嗨的时候,最爱说的一句话。
    就事论事,峰仔的货在毒品行业里,可谓质量过硬,价格合理。花钱买个驰名商标,免检产品什么的,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他的产品和现在的毒油、毒奶、毒胶囊比起来,只是毒性大了那么一点而已。如果有一天,中国人再一次被称作“东亚病夫”的话,那么罪魁祸首决对不是毒品。因为,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民(只是民)被动吸毒的时代。毒品,那只是有钱人才能享用的。
    二鬼子打架虽然是个熊包,但做生意还是有一定能力的。他不但把自己的货卖得比市场价低一些,而且还搞买五送一、买十送三等一系列优惠促销活动,就差没反券了。对于那些没接触过毒品的人,不谈钱,只谈感情。还是那句话:“大家一起嗨,哥请客。”
    天上不能掉馅饼,这事谁都知道。既然不能掉馅饼,那就更不能平白无故的掉毒品了。请你一次没问题,请你两次也没问题。只要你还没上瘾,一直请你都没问题。但你总会有上瘾那一天吧!只要你上了瘾,对不起,哥做的是买卖。人情归人情,买卖归买卖,不拿钱想拿货?别做梦了。
    电影、电视当中,这种情节见得多了。但有些人却对自己的第一次,用不好意思来解释。朋友请客,不吸不给面子啊!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总是你给别人面子,而不是别人给你面子?因为你什么都不是,所以没人给你面子。只有你自己把自己当人看,别人才会把你当人看。而吸了毒的人,就不是人了。所以,当有人劝你吸毒的时候,你不用给他面子,你就告诉他“去死吧!”。
    二鬼子的货一开始只在一个小的圈子里销售,这些人都是多年的瘾君子,对于品质他们可以称作行家了。这些人用了二鬼子的货,腰不酸了、背不疼了、腿也不抽筋了,一口气能上五十楼没问题了。所以,有几个有头脑的,就研究着准备给二鬼子当个下家。就是从二鬼子手里拿货,他们在挣个差价,买给那些真正吸食的人。张井天的意思也是发展一批这样的人。一粒一粒的卖,什么时候才能卖完啊!所以,张井天是要做个批发商。
    虽说毒品强是当地的毒王,但也不是说所有的毒品都是从他手里出去的。有些人会从省城拿个批发价,供自己和朋友吸食。当然,有一些朋友是要给个本钱的。对于这样的人,毒品强的手下也不能怎么样。因为他们都是在一个小圈子里,外人是不会知道的。还有一部分人,会找自己的途径进一些货。然后回来俏俏地卖出去,私下里挣一点钱,不过这个钱可不是好挣的。如果被毒品强的人抓着,轻的收了钱和货。重的,缺胳膊少腿都是正常的。
    前些年,有一个比较有实力的大哥,他也想涉足毒品行业。他找了几个手下去云南那带了不少毒品,准备回东北挣一笔大的。后来,他的货进入市场之后,就和毒品强发生了冲突。这位大哥最终没斗过毒品强,手下全都让人废了。他看事情不妙,就跑到了外地。结果,被毒品强派出去的人给跨省了。从此,这位大哥再也没出现过。
    二鬼子每晚出货,都会在刘庆刚所管辖的众多场子里跳来跳去,没个一定。在二鬼子周围这个小圈子,完全接受了他的货以后,二鬼子手中的货也消耗得差不多了。这些货除了卖掉的,还有一部分赠送和自己享受了。可就是这样,张井天扔进去的钱,还是打着滚的回来了。这使得张井天更加信心百倍,决定大干一场。
    张井天给斗牛打电话,说再要一批货,斗牛说要先请示大哥才行。电话一级一级的请示,最后刘庆刚和兄弟几个商量了一下。张井天开始大量要货了,这说明他挣着钱了。而且,他也做好了要和毒品强开战的准备。一但两方面开战,江湖就消停不了。他们虽然是幕后策划者,但面子上的一些事,他们还是要出手的。这样一来,大伙谁都别想过年了。
    一是为了让大伙过好年,二是控制一下张井天的进度。毕竟,这个局是刘庆刚等人一手策划的,不能让张井天牵着鼻子走。最后刘庆刚通知二强,让他回东北过年,其他人也放假。至于张井天,让斗牛通知他,就说过年查得严,让他年后再说。
    电话打过来,张井天也觉得十分有道理。大过年的,也正是春运最忙、人最多的时候。这个时候带货,不管选择什么交通工具,风险都非常大。所以张井天决定,春运之后正式开拓市场。换句话说,就是春运之后,和毒品强正式宣战。
    二强在广州安排好了一切,叫哈雷从峰仔手里买了一辆走私越野车。这车的价格和东北买一台捷达的价格差不多。二强买这辆车,是有他自己的打算。
    离过年还有不到半个月,二强和哈雷两个人,开着新买的越野车,开始往东北开。两人一路上也不是特别着急,停停走走的,开了四天才到东北。哈雷虽然也是东北人,但和二强不在同一个城市。二强先将哈雷送回了家,最后才一个人开着车朝家的方向驶去。
    二强下午到的家,他在家只休息了一会,就和刘庆刚通了电话,然后直奔酒楼。刘庆刚说,要给功臣接风洗尘。
    在酒楼的门口,二强将车停在那里。他并没有直接上楼,而是坐在车里等刘庆刚的到来。等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时候,刘庆刚坐着他的奥迪来了。二强先是一愣,因为在二强的印象里,刘庆风兄弟几个还是那辆皇冠呢!而且那皇冠是绝对的新车。自己这才走了几个月,怎么一下变奥迪了?难道是大哥开始抵制日货了?二强不再多想,赶紧下车去迎接刘庆刚。
    “二强?怎么不进去呀?”刘庆刚身穿一身蓝色的西装,外面披了一件黑色尼子大衣。这架势,和发哥差不多。
    “大哥,我特意在这等你,想和你说个事。”二强刚从广州回来,从上到下还都是单衣单裤。身上的夹克还是过山海关之前买的,他就站在外面说了几句话的时间,就冻得不行了。
    “啥事?说吧!这挺冷的,说完好进屋。”
    “大哥,我没和你商量,在广州买了一辆越野车。我让哈雷从峰仔手买的走私车,挺便宜的。你看。”二强说着,把刘庆刚引到了越野车前。
    两人相继都上了车,刘庆刚坐在主驾驶位置上,不停看着车里的每一个细节。然后,他挂上了四驱的挡,一踩油门,车就蹿了出去。马路上还有冰雪,可刘庆刚却把车开得飞快。当他把车开到一个路口的时候,脚下一踩刹车,手上来回打着方向。这辆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下横着滑到了马路对面,就听后面“嘭”的一声,两辆车撞到了一起。
    刘庆刚根本没停车,一口气又将车开回了酒楼。
    “不错,这才叫车。这要是让老疙瘩看着,还不玩疯了。回头让三哥找找人,把车牌子上了。你就为这事啊?”刘庆刚一边问,一边下车向酒楼走去。
    “大哥,过年我要去一趟内蒙。看看救我一命的大爷、大妈。山里有雪,没这家伙根本进不去。所以,我就自作主张买了这辆车。”
    “买就买了,游侠买块地都没和我打招呼,你买辆车算个啥。那老俩口对你有救命之恩,应该去看看。去的时候多带点东西,缺啥少啥,你吱个声。”两人一边聊着,一边向楼上的包房走去。
    来到楼上包房,两人闲聊了几句。不一会,除了黑子一家还没回来,其他几个兄弟都来了。另外,刘庆刚还叫来了杜三和游侠。这些人现在就是刘庆刚团伙的核心力量,也是社会上许多罪恶的根源。
    老疙瘩来到酒楼的时候,知道这辆车是二强刚买的,马上就到前台拿了钥匙,然后钻进了车里。老疙瘩开上车,可比刚才刘庆刚猛多了。五分钟不到,老疙瘩回来了。他把车往门口一停,人上楼了。
    门前的保安走过来准备停车,仔细一看,车的前杠坏了,一个大灯也碎了。而且,车身还有好几处刮伤。刚才还是没上牌照的新车,现在变破车了。
    老疙瘩刚一上楼,后面就开过来好几辆被撞坏的车,这些人都是一路追来的。本来都是来找肇事者的,可到这一打听,全都走了。
    酒楼的包房里,大伙坐在一起聊了起来。
    “几位大哥,我在广州待了这几个月,发现那面走私东西特别多。即便宜又实用,我看这买卖不错。”二强这些年成熟了很多,不只完成了大哥的任务,还注意市场动向。
    “二强,你那辆车能换辆奔驰。多少钱买的?”杜三一边抽着烟,一边问。
    “三哥,就是一辆捷达的钱,你信吗?”二强说话时,一脸神秘的模样。
    “啥?就一辆捷达的钱?我操。”杜三不说话了。
    “这买卖可干,利润高、风险小。但这事得从广州找关系做,峰仔那王八蛋能让咱们挣这钱吗?他不得变着法把咱们当枪使呀!”吴昊天对峰仔没什么好印象。<
举报 | 收藏 | 108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淡定1090964453 时间:2012-05-21 19:25:00
br>    大伙你一言我一语,说什么的都有。但刘庆刚却始终没有说话,他是在听大我让意见。
    “大家都说完了?”刘庆刚问了一句,大伙全都不说话了。
    “都说完了那我说了啊!毒品咱们肯定不做,干这行不光风险大,而且缺德。等咱们要干掉的人干掉了,咱们就再也不碰这东西了。对于走私,二强说得对,比起毒品风险小多了,而且利润不低。这买卖,咱们干。不过不是和阿鬼或峰仔做,而是和他们的上家,香港的威哥做。”刘庆刚说出的话,那就是拍了板了,谁也改变不了。
    这一段时间,无论是东北还是广州,都没什么大事发生了。所有的人都在准备迎接新的一年的到来。
举报 | 收藏 | 109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淡定1090964453 时间:2012-05-21 19:40:00
   第二章 春节
    马上就要过年了,黑子一家不但没有回来,还打电话要钱。
    这一天,刘庆刚在家里陪吴昊天和李建军打麻将。三缺一,他们又叫来了杜三,刘庆刚打麻将纯属被绑架。吴昊天和李建军现在是越来越爱打麻将了,可能是他们闲得没事干的原因。但他俩和大宝、二宝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吴昊天和李建军,单纯就是爱打麻将。就算不玩钱,磨爪子他们也能玩一宿。而于家哥俩,那才是真正的赌徒。
    他们在刘庆刚家里正打着麻将,突然电话响了。打电话的是黑子,要刘庆刚准备十万块钱。刘庆刚以为是黑子在外面遇到了什么麻烦,结果不是那么回事。
    据黑子说,他们全家去新、马、泰玩了一圈,回来后又到了海南岛。在海南他们全家可享福了,大冬天的穿着沙滩裤,在天涯海角吃海鲜呢!
    黑嫂说,喜欢海南这地方,准备以后每年冬天全家就到海南度假。黑子的意思,如果真要年年都来,那还不如在海南买套房子。有了这个想法,他们就开始留意当地的房子。那个时候,全国的房价还没有开始疯狂,海南的房价甚至比东北还低。最后,黑子在三亚看中了一套海边别墅。这套别墅,足够他们兄弟都来三亚度假住了。
    黑子找到当地的中介,了解了一下别墅的情况。中介说,这套别墅卖家原来很神秘,只是把别墅低于市场价格不少的报价,在中介做了登记,别的什么都没说。因为价格太低,中介的老板怕当中有什么事,将来再给自己惹上什么麻烦。中介老板通过各种关系,了解了一下别墅主人的底。
    这栋别墅的主人,是某省一名高官,用他儿子的名字购买的。至于别墅的钱,不用我说,你懂的。
    本来这栋别墅是那位高官打算退休之后,在这里养老的。可没想到风云突变,这位高高在上的官老爷,被反贪局请去喝茶了。
    老子进去了,够普通人打着滚花几辈子都花不完的家产,不到两年时间,就被他儿子挥霍光了。以前是进得比出得多,现在是只出不进了。最后,这小子以低于市场价不少的价格,把他老子准备养老的房子,挂上了中介。他那老子,国家给他分配了一套终身制的房子住。
    知道没什么尾巴了,中介也敢卖了,黑子也敢买了。黑子、中介、房主,三方谈好,先交十万块的订金。年后三个月之内,把余款交齐。就这样,黑子赶紧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叫刘庆刚汇过去十万块订金。
    刘庆刚觉得,黑子怎么像是被绑架了一样。而自己则像是在交赎金。汇完款后,刘庆刚给黑子打了个电话,让他全家除夕之前一定要回来。一年前,他们跑路去了广州,连春节都没和家人一起过。今年什么事都没有了,兄弟几个也好聚在一起好好过个春节。
    黑子还真不错,一直到阴历二十八才赶回东北,因为二十九就是除夕了。他们一家三口,这一趟走了足有一个多月。兄弟们都在家张罗着过年的事,这个老黑却玩到年根底下才回来,大伙都无语了。
    黑子刚刚回来,刘庆刚又迎来了另外一个朋友,一个意想不到的朋友,曲士鹏。
    曲士鹏是在日不落给刘庆刚打的电话。电话里没说什么,只是叫刘庆刚过来唠唠。刘庆刚放下黑子不管,坐车又来到了日不落。
    “媚”包房里,胖儿、雷公、四狗子正陪着曲士鹏在一起聊天。见刘庆刚走了进来,几人赶紧站起来打招呼。然后,他们相继离开了包房,只留下了刘庆刚和曲士鹏。
    刘庆刚坐在曲士鹏旁边,两人都没有说话。曲士鹏拿过酒杯,给刘庆刚和自己倒满酒,然后将酒杯递给刘庆刚。两人碰了一下杯,然后一饮而进。
    “一年多了,这里什么都没变。庆刚,我真要谢谢你,能给他们口饭吃。”曲士鹏的左手不停的握上在张开。这是他的手指接活之后,一个习惯性的动作。而刘庆刚则多一个,用残手摸脸上那道疤的习惯。
    “说这些干啥?你永远是这的老板,他们的大哥。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回来。大鹏,怎么样?”刘庆刚对于曲士鹏的态度,绝对是真心的。
    “庆刚,这件事我还没想好。我这次来,是接莹莹和儿子回去过年。”
    “是嘛!乌燕接受了?她怎么说的?”
    “燕,没说啥。她就说,让我把孩子接回来过个年,让我爸、妈高兴一下。至于过完年之后怎么办,这个我心里也没个总准数。”
    “哦……大鹏啊!你这个事……唉!喝酒吧!”刘庆刚想说什么,可又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两人相互给对方倒酒,然后连喝了三杯。
    “庆刚,听说你准备对其他几位江湖大哥开战了?有没有这事?”
    “有,但不十分准确。不是我要对他们开战。这期间不管谁灭了谁,都对我们有好处没坏处。而且,我们只需要动动脑就可以了。”
    “庆刚,你这么做,不但是在消灭敌人,同时你这也是在培养敌人。不管谁能最后生存下来,那他将会是你是最大敌人。其他江湖大哥都灭了,他还能容得下你吗?”
    “哈,哈,哈。能把其他人都灭了,他自己也就没什么实力了。到时候,我不灭他就算够意思了。”
    “庆刚,三国时期,魏、蜀、吴,三国赤壁之战,你知道为什么诸葛亮要派关羽守华容道吗?”
    “这是诸葛亮失误,要是换个别人,曹操非死不可。要是那样,中国历史就该改写喽!”
    “你说对了一半,如果换了别人,中国就是孙权的天下了,就没有后来的三足鼎力了,诸葛亮高就高在这。他不但让关羽卖了曹操一个人情,同时又免去了关羽的死罪,也算卖关羽一个人情。最主要的,他放走了曹操。只有曹操才能制约孙权,没有了曹操也就没有了刘备。”
    “什么意思?你叫我再多留一个敌人,以制约另一个敌人?……好像有点道理。不过没关系,等我们强大到一定地步的时候,就不需要用敌人去制约敌人了。到时候就是咱们的天下了,回来吧大鹏,咱们一起干。”
    “一山不能容二虎啊!庆刚。好了,不说了。我去接莹莹和我儿子,走了。”曲士鹏说完,起身和刘庆刚告别。
    曲士鹏一走,本来挂在刘庆刚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他用那支残手,来回的摸着脸上那道疤,他的脸色阴沉得吓人。
    刘庆刚从一个社会最底层的劳动青年,到全市赫赫有名的江湖大哥。随着他势力的不断壮大,他的权力欲望也在日益膨胀。曲士鹏说得对,一山不能容二虎。就算曲士鹏出山,也只能做为刘庆刚的帮手,而不是平起平坐的大哥。就算是他的结拜兄弟,在看似平等的背后,其实早就分出了等级。
    朱元璋打天下的时候,可以和兄弟同吃同住。可当他得了天下之后,最先要杀的,就是这些兄弟。为什么呢?因为这些人的权力太大了,大到可以对他的权力加以动摇的地步了。所以,兄弟是用来利用的。得势之后,一个也不能留。纵观历史,就只有一个朱元璋吗?人性之中,都有贪婪的一面。有对金钱的贪婪,有对欲的贪婪。但归根结底,都是对权力的贪婪。因为当你有了无人制约的权力,你就可以拥有一切,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刘庆刚也是人,刘庆刚也有贪欲。他的贪欲,就是在江湖中说一不二。他的贪欲,就是能黑白通吃。他的贪欲,就是权力集中。最终的目地,是要为所欲为。这些,是不是听起来很耳熟,大家自己慢慢想吧!
    曲士鹏带着莹莹和儿子,回到自己的老家过年。对于乌燕,她既是曲家的媳妇,又是曲家的女儿。曲家和乌家,已经是三代关系了。做为女人,她是不能容忍自己的丈夫,带着和别人生的孩子回到自己家的。可做为女儿,她多么希望老人能看到自己的亲孙子啊!两相权衡,乌燕决定让曲士鹏接回孩子。这么小的孩子离不开妈,乌燕这么做,就算是默许了。
    除夕晚上,刘庆刚把众兄弟都叫到了酒楼。这么多的人,刘庆刚的家里根本就装不下。为这事,刘庆刚第一次有了换房子的想法。如果有了大房子,过年过节的,大伙就可以在家里聚会了。虽然酒楼也是自己的,但和在家里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
    酒楼的热闹是非同一般的,除了自家的兄弟,还有其他人来拜年。够级别的,上来还有个位置,不够级别的,到这报个道马上就得走。
    酒楼最大的一间包房,只有刘庆刚兄弟七个和他们的家人。几个孩子一会上一会下,疯的不得了。大伙正聊着,就觉得孩子安静了下来。只见刘庆刚的女儿,小佳佳正在给另外几个孩子排队。小黑子和吴大宝、吴二宝都已经懂得怎么玩了,唯独李建军的儿子还小,还在推车里躺着。
    小佳佳将几个孩子排好队,又将李建军的儿子推到了队列里面,然后又搬过一把椅子放在前面。这个时候,大伙谁都不知道这帮小祖宗想要干什么。大伙都放下了手中的餐具,想看看他们想干什么。
    这个时候,小佳佳坐到了队列前面的椅子上。小小的身躯,和这把椅子极不成比例。小佳佳往后一靠,双手搭在椅子扶手上说:“给大姐问好。”
    “大姐好。”几个孩子向小佳佳鞠了一躬。
    大伙一看这架势,笑得差点没背过气去。
    初一一早,二强过来和刘庆刚告了别,一个人开着越野车向着内蒙方向开去。
    刘庆刚也准备了不少礼物,开始逐个拜年。除了自己的长辈,就是政府的官员。
    春节期间,张井天还亲自带着重礼来拜年。这就是说,过了春节之后,张井天要对毒品强下手了。
  
  
  
举报 | 收藏 | 110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淡定1090964453 时间:2012-05-21 19:49:00
    第三章 快点呀!我等到花儿都谢了
    春节很快就过去了,所有的人也都回到了工作岗位上。二强一个人走的,却是两个人回来的。
    二强走的时候,开车先到了通辽,他在通辽找到了老两口的女儿张静。张静在通辽的一家饭店做服务员,她家里虽然不怎么缺钱,但张静却有自己的打算。
    二强找到她后,劝她回家过年。张静不是不想,可过年期间的工资,可是平常的好几倍啊!二强看出了她的心思,直接就告诉她。在东北和广州都给她找好了工作,过完年可以直接去上班。这份工作,可以辞职了。
    随后,二强拉着张静,直接回到了她阿尔山的老家。那一年,雪虽然不大,但要是没有那辆越野车,他们也没办法回家。
    老两口对突然出现在家门口的女儿和二强,感到十分的意外和惊喜。张大爷赶紧杀牛宰羊,大妈也开始忙活饭菜。
    二强在张大爷家住了几天,就准备告辞回东北了。临走时,大爷、大妈把他和张静叫到了一起。老人对二强说,自己就这么一个女儿,所有的希望都在她身上。她和二强年纪相仿,二强和他们家关系又非同一般。所以,老人对两个孩子说,如果两人有情有意,将来就让他俩结成夫妻。如果有一方不愿意或是别的什么原因,那就让他们结成兄妹。大爷、大妈认准了二强这个人,这就是把女儿托付给二强了。
    二强当场就表了态,自己这条命都是老两口救的,不管老两口提出什么要求,二强都答应。只要张静愿意,他回去就和张静登记结婚。
    老两口转过头问女儿,张静一转身,红着脸回了自己的房间。女孩子脸皮薄,这举动就代表同意了。二强和张静当晚就同了房,山里人不讲究别的,一个人的承诺比什么证都好使。第二天一早,两人收拾好了行李,告别了父母,就踏上了回乡的旅程。
    刘庆刚听说二强带了个媳妇回来,马上把相关人员都聚到了一起,在酒楼给他们办了几桌婚宴。刘庆刚还包了一个8888的红包给张静。
    办完了婚礼,二强就准备去广州了。在那个地方办那样的事,二强是不方便带着张静的。刘庆刚把她安排到了李梅手下,也算解决了二强的后顾之忧。
    安顿好了张静,二强回到了广州。分别找来了哈雷和斗牛,让他们将手下的兄弟进行彻底的大换血,一个也不留。但是走的这些兄弟,谁也不能亏待,给够他们钱,让他们都离开广州。这个,是刘庆刚的意思。
    另外,哈雷准备回东北招人,而斗牛则在广州周边招人。这次,底下所有人相互间都不要见面,一切都靠电话联系。
    就在哈雷和斗牛四处招人的时候,张井天打来电话,开始要货了。二强联系了峰仔,说准备再进一批货。峰仔一听说要货,那是比见了亲爹还亲。马上准备货,随时可以来取。
    哈雷没有找够想要找的人,但广州需要他赶紧过去,没有办法,哈雷一个人坐着飞机先到了广州。至于他找到的几个人都各自乘火车去往广州。因为,这些人相互间都不认识,而且不知道其他人的存在。
    在广州取货、交货,就不必多说了。虽然每次的人员和地点都不相同,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那就是九曲十八弯的路径。
    货还在广州旅游的时候,张井天就做好了对毒品强下手的准备了。以张井天的脾气,是不会等到毒品强来找他麻烦的。对于挡在他发财道路上的绊脚石,如果不自己滚蛋,就会被直接清除掉。张井天现在要做的,不是除掉毒品强。而是要剪断他的双翼,也就是废掉他的帮手。对于一个没有帮手的江湖大哥,那就是名副其实的光杆司令了。
    毒品强的手下很多,主要分成三大类,由三名得力干将所管理。
    锅巴,此人姓郭,又是个结巴。所以,从小就得了这么个外号。锅巴手下的人不多,主要任务就是接货,这个岗位和啥雷差不多。
    锅巴这个人,长得很普通,对穿着又没什么讲究。陌生人看见他,就像八十年代的工人打扮一样。锅巴从小就结巴,所有的小朋友都取笑他。在这个环境中长大的锅巴,变得少言寡语。不在沉默中变态,就在放荡中学坏。锅巴最先变态了。
    锅巴上到初中的时候,学校里有个混混经常欺负他。对于锅巴来说,这个小混混对他最大的污辱,不是打他,也不是骂他。而是让他当着所有同学的面读课文。这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是一种心灵的摧毁。
    本来锅巴这个外号,只在同班同学中流传。可是被这个混混这么一整,全校都知道有这个锅巴了,锅巴一下子还成名了。所以,这个姐、那个哥什么的,要是想出名,不妨学锅巴的口音读一篇课文,然后把视频发到网上,也许一下就红了也说不定。
    不管别人红不红,反正锅巴是红了。在学校里,不管锅巴走到哪,都有人学他结巴的样子,就连老师也不例外。锅巴最狠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学校的那个混混。因为他只要看到锅巴,就把他拉过来朗读一段。然后大伙一阵嘲笑之后,锅巴就可以走了。如果锅巴敢反抗,或是不读课文,那就只能是一顿拳脚。
    锅巴另外一个狠的人,就是语文老师。因为语文老师,总是让他来读课文。其实老师的目的是好的,就是要当众锻炼锅巴的口语,好让他改掉结巴的毛病。可锅巴的心灵已经受到了打击,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对锅巴来说,都是再一次的污辱。
    锅巴变态是在他升到初二的时候,那个时候,经常欺负他的那个混混已经毕业了。本来以为忍到混混毕业,自己就可以解放了。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开学第一天,在校门口,锅巴又被逼着朗读了一篇课文。
    锅巴受不了这种无休无止的污辱,一气之下跑回了家。锅巴把他爸爸的少半瓶白酒都喝了,这也是他人生第一次喝酒。喝完酒之后,他抄起家里的菜刀,直奔学校杀了回去。可能是心中的愤怒被压制得太久,可能是他看清了,忍解决不了问题。但我想,最有可能的就是酒壮熊人胆。
    锅巴将菜刀别在后腰,直奔学校的方向而去。当锅巴来到学校门口的时候,那个混混领着一帮人,还在那待着呢!当他看到锅巴,习惯性的就把他招呼了过来。
    “锅巴,过来。给大伙来一段‘床前明月光’。”小混混蹲在校门口的花坛上,嘴里还叨着根烟。
    锅巴站在原地没有动,可能他酒劲还没完全上来,也可能走了这一会,酒劲有点过去了。反正锅巴就是没动,他犹豫了。
    “快点呀!我等到花儿都谢了。”小混混一句话,叫醒了还在犹豫的锅巴。看来这句话不能随便说啊!不但容易挨炸,还容易挨砍呢!
    锅巴走过去,二话没有,上去就砍。等小混混反应过来了,这一刀也砍上了。其他人一看锅巴真敢砍人,一下全都跑了。混混也跑,可锅巴不放啊!混混一着急,跑进了学校。一个人在前跑,一个在后追,这下锅巴又出了名了。
    最后,混混被锅巴逼到了死角,在锅巴一顿乱刀之后,混混给锅巴跪了下来。他这一服软,锅巴停下了刀。
    “我告诉你,再让我读课文,我宰了你。听见没?”锅巴不知道是喝了酒的原因,还是因为太兴奋,他说话还不结巴了
    那个混混再也没去过学校,锅巴也不用去学校了,因为他被开除了。从此,锅巴被无情地推向了社会。
    锅巴被推向社会之后,没什么可干的,就是到处瞎晃荡。没事偷个自行车什么的,也能换几个钱花花。直到有一天,锅巴遇见了社会上小有名气的赖强,也就是后来的毒品强。
    那个时候的赖强,也是一个没有什么目标的混混。但赖强明白,不找到赚钱的途径,光靠偷自行车是没什么大出息的。当时赖强已经有了几个手下,其中还包括日后主管中转的倪涛,人称大涛。还有主管出货的刘涛,人称二涛。在之后的几次群架之后,赖强发现,这个锅巴平时不怎么说话,打起架来却是不要命,是一员虎将。
    改革开放之后,有一部分人先富了起来。先富起来的这部分人,并不有带动其他人一起致富,而是开始享受。每天花天酒地已经不能满足他们了,他们需要比酒精更大的刺激。于是,开始出现了毒品。最早出现的,就是医用吗啡和大麻,当然也有一些大烟膏。
    赖强看准了这门生意,就把手下几个常在一起玩的都找了过来,问他们毒品这一行敢不敢干?这帮小子可能也是穷怕了,就算是死罪,只要不是当时就掉脑袋,干。
    干归干,可这货从哪来呀?总不能从人手里买,再卖给别人吧!如果是那样,那就只能挣个跑腿钱,还发个屁财呀!赖强对他们说,货他会想办法,只要他们敢干,别的都不是问题。
    这件事定下之后,大伙开始酬钱准备进货。当大伙把皱皱巴巴的一叠大团结交到赖强手里的时候,大伙看到了希望。赖强拿着这笔“巨款”踏上了寻毒之路。
    赖强走之后,大伙就像盼星星盼月亮一样,每天都盼着赖强能早点回来。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大伙的希望变成了绝望。赖强一走就是四个月,连一点消息都没有。是半路出什么事了?还是携款潜逃了?要不就是被跨省了?
    随着时间的推进,当所有人都要忘掉那人、那事、那钱的时候。赖强回来了,是学会了长生不老之术,才回到了花果山。不对,那是孙悟空。赖强是带着毒品,像一个乞丐一样的回来了。
    原来,赖强的寻毒之路并不是十分坎坷。坐车到了云南,很容易就找到了货源。事后赖强才知道,当年的货也是从二道贩子手拿的,不过这都不要紧了。赖强见到了货,一激动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换成了货。回来的路,赖强是一路要着饭走回东北的。其实赖强不是傻,不给自己留后路。赖强是怕路上被警察抓了,或是让人偷了。一路要饭,没人能注意他。就这样,赖强走了四个多月,才从云南要饭要回了东北。
  
  
举报 | 收藏 | 111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淡定1090964453 时间:2012-05-21 19:58:00
    第四章 深夜车祸
    赖强回到东北之后,马上先找到了二涛的家里。因为二涛是个孤儿,父母死后给他留下一间不大的平房,二涛就一个人住,有什么事比较方便。赖强摸到二涛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他轻轻的敲了敲二涛家的门“谁呀!”就听里面有人答话。一阵门响之后,二涛推门走了出来。
    “滚,跑他妈这来要饭来了。”二涛一看眼前这个人,蓬头垢面,胡子长得老长,身上的衣服都没法看了,说是一块块抹布拼的都不为过。二涛骂完,就想关门进屋。
    “你他妈让谁滚?我是赖强,滚开。”赖强一把将二涛扒拉到一边,抬腿进屋了。
    二涛对这位貌似乞丐的强哥,看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赖强在二涛家洗了个澡,又换了身新衣服,这才叫二涛把大伙都找来。虽然大伙知道是强哥回来了,虽然赖强洗了澡也换了衣服,可大家见到留着一头长发和大胡子的赖强,还是被他一身的艺术气息所镇住了。
    赖强把货拿给他们看,告诉他们卖了这些货,他们就可以发财了。那个年代没什么夜场,他们也不知道货拿到哪去卖。总不能拿到菜市场论斤约着卖吧!最后大伙商量,挖别人墙角。就是别人在出货的时候,他们俏俏跟着买主,然后以更低的价格买给他们。有了第一次,下次人家就会主动找你了。
    战术制定了下来,大伙马上开始实施。正如赖强所料,有了第一次,买家就会再一次找到你。可让赖强没料到的是,除了买家找到也,还有仇家也能找到他。
    他们挖了别人的墙角,没过几天,对方就找上门来了。对方不但抢走了他们的钱和货,还把他们几个打个半死。有的人被打之后,不想再干了。可赖强没有服软,因为货就是财,财就是命。没了货就是没了命,没了命还有什么不敢干的。这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好在那个时候,毒品这一行没几个人做,而且都没形成规模。赖强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摸清了对方的底。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赖强一个人拎着一把刨根,藏在了这人家门口的煤坯垛后。
    当年打架,除了枪刺就是菜刀。赖强创造性的使用了刨根,这对日后的抢劫杀人,提供了指导性意义。
    刚刚入冬的东北,气温虽然不是很低,但半夜时分也在冰点之下。那个年代大都是平房,家家户户都有打煤坯的习惯。就是用碎煤面掺点黄土,用水合开了,再放到方形的模子里。等晒干了之后,就可以代替煤来烧火了。没在东北生活过的人,可能不是很理解,为什么用煤坯代替煤,而不是直接烧煤呢?废话,能开得起汽车,谁还骑二八大踹呀!没钱呗!
    赖强就在煤坯垛后面藏着,一藏就是几个小时。等抢他们货那人回家准备开门的时候,赖强俏俏从后面下了死手。刨根抡圆了朝这人的后脑就砸了下去,不知道这人是有感觉,还是命不该绝。刨根落下的同时,这人头一歪,刨根一下砸到了他的右肩膀上,这人一声惨叫,被砸倒在地。
    随后,刨根就像雨点一样落了下去。一分钟不到,那人就躺在地上像死狗一样了。赖强从他身上搜出了不少钱和货,然后对他“呸”了一口,转身就要走,但刚走了几步就站住了。赖强犹豫了一下,转身又走到那人身边。“嘭、嘭”两刨根,将这人两个膝盖骨砸碎了。从此以后,挡在赖强发财道路上的人,全都没有好下场。慢慢的,赖强这个绰号再也没人叫了。取而代之的,则是鼎鼎大名的毒品强。从前和他一起集资进货的,都成了江湖大哥。张井天要做的,就是先废掉毒品强身边这些大哥。
    张井天叫手下人,密切注意毒品强手下的三位负责人。直到有一天,手下带回了一个好消息。锅巴的手下,又要接货了。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搞不懂一件事,那就是这些人的情报来源。
    江湖上有这么一种人,专门靠出卖情报为生。不管是黑道的还是白道的,只要花钱,就能买到想要的情报。用电影中的一句台词说“有钱有情报,没钱有狗屎。”这些人的消息真是灵通,江湖上所有的事,几乎没有他们不知道的。名行有各行的生存法则,只要能买到有用的情报,没人管他们是如何得到的。但这一行风险也非常高,不是什么情报都能卖,不是每次买卖都能挣到钱。像之前的吴老嘎,差一点没让杜三弄死。
    这一次,张井天就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估计干这行的,没人敢卖假消息结张井天。如果谁这么做了,那不是卖消息,那是卖命。
    在一切都安排好之后,张井天和他的手下等着猎物进入圈套了。夜幕下,一个路灯照不到的角落里,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轿车的里面,有一双眼睛在紧紧盯着路口。那是一双狼一样的眼睛,那是张井天的眼睛。
    这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一点多了,张井天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嗯!”张井天挂掉电话,随后打开了车的双闪,车灯闪了几下之后就熄灭了。
    东北的冬天,马路上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积雪,司机开起车来都十分的小心。这个时候,一辆转弯和一辆直行的车撞到了一起,将这个路口堵得严严实实。两个司机都下了车,看了看自己的车以后,就相互指责对方不会开车,随后就是谩骂加推搡。
    这个时候,从这个路口驶过来一辆银灰色的夏利。司机看到了前面的事故,远远的就减速。见两人越吵越凶,一点没有把车开走的意思。夏利司机就按了几下喇叭,示意给他让个道。但两名肇事司机吵得正欢,根本就没人理他。没有办法,他打算倒车换一条路走。但车子刚一动,就听见“嘭”的声,应该是他的车也被人给撞了。这大半夜的,什么时候后面又上来了一辆车,夏利司机根本没注意。
    这个时候,后车的司机骂骂咧咧就下了车。刚才吵架那两个人也不吵了,转过头看这头的热闹。后车的司机走到夏利的旁边,使劲敲着玻璃,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着脏话。夏利司机坐在车里没有动,他可能意识到了什么。他慢慢摇下车窗,双眼却目视着前方。后车司机一看车窗玻璃降了下来,伸出双手就抓住了夏利司机的脖领子。
    “砰!”几乎就在同时,夏利司机抬手就是一抢。后车司机一闪身,可这一枪还是打在了他肩膀上。枪声响过之后,夏利车像疯了一样向前冲去。在撞开了前面两辆肇事车之后,被一辆一直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帕萨特给撞停了。
    现场的人一起动手,将撞得半死的夏利司机拉了出来,然后塞到了另一台车上。那辆夏利,也被另一辆车牵走了。几分钟过后,这个路口又恢复了平静。
    在郊区的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张井天的手下把夏利司机从上到下翻了个遍,一共翻出了五千粒摇头丸和一斤左右的冰毒,这可都是钱啊!
    张井天把夏利司机那把手枪拿了过来,然后顶在半死不活的夏利司机头项。
    “给锅巴把电话,就说你出了交通事故,在市二院治伤呢!如果锅巴要问,你就说货没事,要锅巴过来接一下。如果你敢多说话,我一枪崩了你,明白吗?”张井天语速很慢,但说出来的话,却很有分量。
    “我明白。”夏利司机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
    “喂……大哥,我出车祸了……货没事,还在车里。你能不能来二院一趟,把车先弄回去……好……好……好。大哥,我等你。”
    “砰”就在电话挂断的同时,张井天的枪响了。这个人已经没什么利用价值了。
    为了万无一失地除掉锅巴,张井天安排了几套方案。可以说是下了个连环套,不管锅巴进了哪个套,结果只有死。
    张井天在锅巴的住处,安排了一伙人。如果这个电话没把锅巴叫出来,那这伙人就准备想个办法摸进去,然后再找机会下手。这伙人由大李子带队,一共就五个人。
    如果锅巴出门了,那么在医院门口还有猪血带的一队在等着他。锅巴的车到了医院门口,如果锅巴不下车,只是让手下人进医院,那猪血带的这一伙人,就对车里的锅巴下手。
    最后一种情况,是锅巴也去了医院,同时也下了车。这种情况是最理想,最完美的。因为,二鬼子带着两辆车,准备给锅巴来一起交通意外。
    凌晨一点多,大李子给张井天打来电话,说锅巴已经出门了,还带了几个兄弟。二十几分钟过后,锅巴的车出现在市二院大门口对面的马路上。车子开得很慢,但没有停。从医院的大门前,一晃就过去了,然后就只看到了慢慢消失的车尾灯。
    这种情况是大伙谁都没有料到的。猪血赶紧给张井天打电话,请示下一步该怎么办。
    “那辆车他们能看到吗?”
    “那破夏利就在医院大门口,锅巴肯定能看到。”
    “别急,你们就在那等,他一定还能回来。”张井天的分析没有错,这是做为一名毒贩多年养成的习惯。
    十几分钟之后,锅巴的车从之前来的那个方向,再一次经过了二院门口。这一次,锅巴依然没有停车。
    锅巴的车在转了第五圈之后,终于停在了医院对面的马路上。车虽然停了,但并没有熄火,也没有人下来。车就这么停着,足足有五分钟。这时的锅巴,其实并不在乎那个兄弟的生死,而是在乎那批货。如果不是因为有货,那锅巴是不会出面的。
    锅巴停车的位置,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那辆夏利。五分钟过后,车上下来一个人,但不是锅巴。这人到夏利近前转了几圈,又向里看了看,然后空着手回来了。
    那个人回到车里之后,也就是一分钟左右,车门再一次打开了。这次,从车里同时下来三个人,其中还包括司机。但是,这三个人之中没有锅巴。
    这三个人下了车,径直朝医院里走了过去。见锅巴没有下车,猪血带着人从隐蔽处慢慢的向那辆车靠近。就在猪血这一伙人离车还有二十米远的时候,只见锅巴突然打开了车门,从后排坐近了驾驶室。
    “
举报 | 收藏 | 112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淡定1090964453 时间:2012-05-21 19:58:00
别让他跑了。”猪血在车后一声喊,这伙人像疯了一样冲了过去。
  
举报 | 收藏 | 113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淡定1090964453 时间:2012-05-21 20:08:00
    第五章 你可别告诉别人啊!
    猪血带着人也追到了车后,锅巴的车也蹿了出去。他们手里的家伙都砸到车的后备箱了,但也阻止不了车向前开。锅巴的车开出去不到五十米,从马路对面开过来一辆车,斜插着就撞到了锅巴的车上。
    锅巴打开车门,满脸是血地下了车。他跳过这两辆车,摇摇晃晃地向前跑。刚才撞他的那个司机,下车抡刀就要砍锅巴。锅巴抬手“砰”就是一枪,那人愣了一下,随后转头就跑。因为锅巴这一枪,根本就没打着。锅巴这一下撞得不轻,要不也不能这么近都打不到。
    “砰、砰”锅巴回手又是两枪,这随意开的两枪,居然还打一到了一个人。这一枪,把这人脚给打透了。飞来的足球你可以踢,飞来的子弹你可不能踢啊!如果有子弹向你飞来,你就赶紧躲。让子弹再飞一会吧!
    锅巴摇摇晃晃地跑到路口,横向飞过来一辆车。之所以用飞来形容,那车速实在是太快了。锅巴做了一个高难度的腾空加翻转的动作,最后来了个完美的大头朝下。以一个精妙绝伦的方式,结束了他憋气的一生。
    任务完成,大伙迅速撤离现场。医院门口不远的马路上,只留下两辆基本撞废的车。最后经警方鉴定,车主人找到了,和这事一点关系都没有。撞死锅巴那辆车,算是肇事逃逸。这件事,最终为认定为一起没有目击证人的交通事故。
    干掉了锅巴,不但使毒品强折了一只胳膊,同时张井天还获得了大批的货。更重要的,这事除了张井天和刘庆刚的人,江湖上没人知道这事是谁干的,至少当时没人知道。
    干掉了锅巴之后,张井天没有急于出货。这主要是给毒品强摆一个迷魂阵,让他摸不着方向。锅巴的死,虽然警方定性为交通肇事,但毒品强不是傻子,这点事他要看不明白,那还混个屁呀!况且,当时还有锅巴的三个兄弟在场,他们可是清楚怎么回事的。
    毒品强被张井天的迷魂阵给弄迷糊了,他让手下注意那批货的下落,看看这货从谁的手里出来。而且,注意有没有其它货进来。
    一周的时间过去了,毒品强没有发现任何不对。这下毒品强弄不明白了,这是冲着他毒品强来的,还是针对锅巴才下手的呢?
    张井天也真能沉得住气,自己手里不但白来了一批货。而且,马杆带着另一批货,已经在回东北的路上了。但张井天每天保持以往的生活习惯,就是不出货。这使得毒品强在短时间之内,查不出是谁干的。
    马杆回来之后,张井天叫马杆把两批货混到一起,然后找个安全的地方,先把货藏起业。接下来,张井天要考虑怎么对付大涛和二涛了。对付大涛和二涛,要同时下手。要不毒品强手下三员大将让人干掉两个,瞎子也能看出来,这是冲着他毒品强来的了。所以,干掉两个人要同时进行,不能有时间差。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就等于给毒品强留下了反击的机会。硬碰硬拼一把,谁输谁赢可就不一定了。
    张井天在大涛和二涛的周围,安排了几组人马。随时随地报告两人的消息,随时做好战斗准备。
    张井天虽然给毒品强摆了个迷魂阵,但毒品强还是做足了准备。他自己和大涛、二涛,没什么事基本不出门。即使有事非出门不可,那也是前呼后拥的。就连他们的家人,也都有专门的人每天跟着。所以,想对他们下手,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看来,想捡他们落单的时候下手,是不太可能的了。所以,张井天决定,明着干。反正就是一层窗户纸的事,早晚得捅破。早捅破,他可以早出货。
    既然要明着干,那就最好别死人,要不然谁都不好过。张井天把手下所有的人,一共分成了三组。他自己带一组人对毒品强下手,大李子和猪血各带一组人,去对付大涛和二涛。他准备打毒品强一个措手不及,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
    锅巴被干掉之后的第二天,刘庆刚就给毒品强打了个电话。其主要内容就是表示一下慰问。顺便问一下,知不知道这事是谁干的,需不需要帮助什么的客套话。有人会觉得刘庆刚太假,也太笨。太假是因为,这件事他比张井天都清楚是怎么回事。张井天虽然干掉了锅巴,但幕后却是刘庆刚给他画的道。这就等于人家牵驴你拔撅,有家装枪你放炮,人家画道你就走哇!刘庆刚这话问的,假,太假。
    说他傻,是因为这种事你太靠前,容易让人怀疑。别说是毒品强一步步摸到刘庆刚全盘计划,就是毒品强错以为是刘庆刚干的,也得不偿失呀!
    说刘庆刚假,刘庆刚确实很假。那个真实、耿直、正气的刘庆刚已经被社会杀死、被江湖淹死了。现在的刘庆刚已经化身成为江湖中的一条蛟龙。他能使江湖翻江倒海,也能使江湖平静如初。是江湖造就了刘庆刚,是刘庆刚主宰了江湖。
    说刘庆刚笨,其实他一点都不笨。能坐到这个级别的江湖大哥,谁都不笨,只是看谁比谁更聪明而已。刘庆刚在和毒品强一阵虚伪的客套之后话峰一转,问毒品强这件事影不影响出货,他到时候可是要收钱的。这话让毒品强觉得,刘庆刚就认钱。虽然他很讨厌刘庆刚,但他不会怀疑到刘庆刚身上了。、
    和毒品强通过电话之后,刘庆刚一直在思索这个事。江湖上敢动毒品强,而且还有这个能力的只有三个人,张井天、大民和他刘庆刚。如果是针对锅巴的,那就另当别论了。他这个电话,让毒品强取消了七成对他的怀疑。对于大民,毒品强应该可以放心。这两人几乎同时代成名,而且走的是相互合作的路线。这么多年来,这两伙人就没发生过什么大的争执。就算下面有什么过结,两位大哥一出马,基本上就没什么深仇大恨了。如果说锅巴私下里得罪了大民,大民只要和毒品强打声招呼,锅巴就没什么好下场。所以,大民没必要这么干。那么剩下敢动毒品强,而又有这个实力的,就只有张井天这一个大哥了。
    刘庆刚能想得到的,其他人也同样想到了。可想归想,就算谁都知道,也要有个证据才行。捉贼捉脏,捉奸成双。这没有证据的事,毒品强也不敢就这么捅老虎屁股。想来想去,刘庆刚又拔通了大民的电话。
    “大民,锅巴出车祸死了,你知道不?”
    “出什么车祸,扯蛋。锅巴是让人干了。”
    “是吗?他怎么得罪你了?”
    “他……什么?别他妈瞎扯蛋,这事和我没关系。”
    “哦……和你没关系,也不是我干的。难道是强哥清理门户?”
    “他有病啊!我跟你说,这事九成九是……不说了。”
    “别呀!话不能说一半啊!说说,让我心里也明白、明白。”
    “这事肯定是张井天干的,只不过,我想不出来因为什么。他和强子没什么过节呀?他要是把你、我的手下干掉一个,那还有情可原。可强子……我想不通。”
    “你说的有点道理,我想起个事,不过这事……不太好说……唉,算了,不说了。”
    “你看你,话不能说一半,这不你说的嘛!快点说。”
    “我告诉你,你可别告诉别人啊!这事我没亲眼看见,真假我也不知道。”
    “唉呀!你快说吧!怎么跟老娘们似地呢?”
    “得,我说。我听别人说,前一阵子,看见二鬼子也在卖药。这事,你看……”
    “二鬼子嗑药,谁都知道。你不是听错了吧!”
    “你看看,卖和嗑我还分不清了?就当我没说啊!”
    刘庆刚对大民说:“我告诉你,你可别告诉别人啊!”这就等于说:“我告诉你,你告诉全世界啊!”真正守秘密的人,是会对任何事情,任何人都守口如瓶的。能说这种话的,不是像刘庆刚这样别有用心的,就是个大喇叭。
    至于大民怎么和毒品强说的,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刘庆刚给大民打过电话不久,毒品强就开始秘密抓捕瘾君子了。抓着之后,直接把枪顶脑袋上。
    “说,有没有从别人手里拿过货?不说打死你。”
    毒品强留了个心眼,这种轻易就传到他耳朵里的消息,一定要小心处理。你不能问他“是不是从二鬼子手里拿的货?”那他们肯定会说“是”。你就是问他们“是不是从外星拿的货?”他们也会说“外星的货没有添加剂。”所以,不能提名字。
    毒品强让手下秘密抓过几十人。从这些人的嘴里,毒品强一共问出了五、六个人的名子。乖乖,这段时间有这么多人往外放货,看来老虎睡着了也就是个Hello Ketty。
    毒品强又把这几个人之中,除了二鬼子以外所有的人,都一一询问了一遍。结果,所有人都把矛头指向了二鬼子。看来,传言没有错。
    二鬼子是张井天的手下,而他又只是个不入流的货。像他这样的,是不可能有货的。所以,传言和之前的分析一致了。而且,现在还有了证据。毒品强不能坐在家里,等着张井天再对其他人下手了。毒品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就在张井天追查毒品强的时候,毒品强已经开始派人跟踪张井天一伙人的行踪了。二虎相争,必有一伤。不管最后哪只老虎死了,刘庆刚都能得到一张上好的虎皮和一付虎骨。这,正是刘庆刚想要的。
  
举报 | 收藏 | 114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大漠如烟2010 时间:2013-05-17 11:11:00
  好看啊,赶紧转哈。:)
举报 | 收藏 | 115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月映竹影 时间:2015-11-16 21:52:58
  月映竹影新作《现代江湖:浪子跛豪》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962206-1.shtml
举报 | 收藏 | 116楼 | 打赏 | 评论
上页12下页 到页 确定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