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大话东坡][大话东坡]苏东坡的书法(转载)

楼主:不如脚踏实地 时间:2006-08-25 20:05:06 点击:937 回复: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北宋文学家苏轼的诗词、散文、绘画、书法及至画论名垂千古,非本篇所能尽述。鉴于他的绘画著述世间颇丰,此文拟单从书法学理入手,作一扼要评述。
    苏轼(1037——1101),字子瞻,号东坡,四川眉山人,苏洵的长子,人称“苏长公”。与其父、其弟苏辙并称“三苏”。他在宋神宗时曾受重用,然因新旧党争,屡遭贬抑,出任杭州、密州、徐州、湖州等地方官;又因作诗“讪谤朝政”,被人构陷入狱。出狱后贬黄州。此后几经起落,再贬惠州、琼州、儋州,从此随缘自适,过着读书作画的晚年生活。为人正直、性旷达,所传忧国忧民主说,为世称道。苏轼的书法重在写“意”,走自己的路,“苏门四学士”之一黄庭坚谓“其书姿媚……至酒酣放浪,意忘工拙,字特瘦劲……至于笔圆而韵胜,挟以文章妙天下,忠义贯日月之气,本朝善书,自当推为第一”。气韵,可以说是他的书法最大特点;明董其昌更盛赞他“全用正锋,是坡公之兰亭也”。故世称苏的书法之美乃“妙在藏锋”、“淳古遒劲”、“体度庄安,气象雍裕”、“藏巧于拙”,是“气势欹倾而神气横溢”的大家风度,而他的书论寓意之说则更加精辟,既为当世重视,又为后世楷模。
  
    碑学:寄妙理于豪放之外
    宋代的碑学与唐代碑学相形见绌,唐碑刻之雄风至宋代已渐衰。然而宋代书家也有继步前人、
  身手不凡者,如蔡襄之书碑卓然可观,此后则为苏轼。今人侯镜昶说:“蔡书知名之时,正是颜书大盛于宋代之日。然而当时书家能碑者极少,独蔡能之。东坡能承唐碑之余绪,足见其书法功力之深。”“宋书家善碑者,除蔡襄以外,东坡一人耳。”(《书学论集·论苏黄米书艺》)虽然由于北宋在政治上的斗争复杂,苏轼所书碑刻也被毁,但尚有拓本流传,可睹苏轼碑学上的成就。
  
  
  中山松醪赋
     《表忠观碑》,苏轼撰并书,碑成于宋元丰元年(1078)八月,石原刻在杭州钱塘钱氏坟。分四石两面刻,每面正书六行,行二十字。明嘉靖三十六年知府陈柯重刻,摹勒书体不佳。原碑笔法操纵娴熟,方整俊伟,也间以圆笔宛温,如其竖钩颇有特点,将“我”、“相”等字取其方,“承”、“行”字又取其圆。多用三分之笔,显其丰腴,且每笔均不为虚锋,实笔书碑一丝不苟。结体峻拔右角,如“承”、“行”、“之”等等均右角耸竦,在方整中得气韵生动。此碑颇近颜真卿《东方画赞》,前人评此碑“比之蔡君谟,有过之无不及。坡公最用意之作
  也”。明王世贞《弇州山人稿》云:“《表忠观碑》苏文忠公撰并书,结法不能如《罗池》老笔,亦自婉润可爱。”此为苏轼书碑的代表作之一。
    《醉翁亭记》,欧阳修撰,苏轼书。宋元祜六年(1091)十一月刻石,在安徽省全椒县。原石宋时已毁,明嘉靖间重刻石。宋刻本字有漫漶,但书体远在明刻本之上。今拓明刻本分四张拓,前三张七行,末张五行,行二十字。此碑书于欧阳修逝世后近二十年,无一笔松懈,无一字不缜密。在笔画的披拂之间既得其遒劲,又显示洒脱之美,其捺与撇往往十分舒展,如举手投足之自如萧散。笔笔用力,沉着宽厚,显出雄强;而又巧寓对比,错综变化,显示灵逸。比如“醉”字的“酉”旁共有四竖画,先用一分,继用二分,最末用三分笔。“提携”两字均为左右结构,又上下相联,苏轼却将下一“携”字改为上下结构,使“宁”旁置于“乃”字上。赵孟頫《松雪斋》云:“余观此帖潇洒纵横,虽肥而无墨猪之状,外柔内刚,真所谓绵里裹铁也。”王世贞评:“苏书《醉翁亭记》,结法遒美,气韵生动,极有旭素屋漏痕意。”李长善认为:“文忠早师颜鲁公,大书《醉翁亭》、《袁州学记》,不改鲁公家法。”可谓知言。苏轼正书碑刻较著名的尚有《司马光碑》、《赵清献公碑》、《浴日
  亭记》等,不一一介绍。
    从苏轼的正书碑刻,可知他的书艺功力即自正书始。苏轼《论书》云:“书法备于正书,溢而为行草。未能正书,而能行草,犹未尝庄语,而辄放言,无是道也。”他在(跋君谟〈书赋〉)中也强调了这一观点:“书法当自小楷出,岂未有能正书,而以行草称也。君谟年二十九,而楷法如此,知其本末矣。”他是按正书——行书——草书的传统路子循序渐进的。从正书中先继承传统,然后脱出古人畦径,别开生面。
  
  
  
  
楼主不如脚踏实地 时间:2006-08-25 20:06:00
  帖学:无穷机轴出清新
    刘熙载《艺概·书概》云:“观人于书,莫如观其行草。东坡论传神,谓:‘具衣冠坐,敛容自持,则不复见天。’《庄子·列御寇》篇云:‘醉之以酒而观
  
  醉翁亭记
  其则。’皆此意也。”苏轼固然在正书碑刻中显示了他的气韵与艺术个性,但在行草中的神韵传达得更为淋漓尽致,更体现了他的创造性。下面分析几件典型作品。
    《前赤壁赋》,行楷书,纸本,前有缺行。曾经贾似道、文徵明、项元汴、梁清标等收藏过,后人清内府,现存台湾。此赋用笔锋正力劲,欲透纸背;在宽厚丰腴的字形中,力凝聚收敛在筋骨中,此谓“纯绵裹铁”。这种力又往往从锋芒、挑踢、转折中闪烁出来,就像宽博的相貌中时有神采奕奕的目光流观顾盼。特别耐人寻味的是,苏轼选用行楷表现出一种静穆而深匹的气息。明董其昌赞扬此赋“是坡公之《兰亭》也”。试作剖析:王羲之的《兰亭序》既有诗情画意,又渗透玄理,《前赤壁赋》的内容与之相近。苏轼的旷达胸襟、高洁灵魂与羲之亦有相似之处。王羲之将他风神萧散、不滞于物的襟怀在行书《兰亭序》中表现出来,而苏轼情驰神纵,超逸优游的心神也在此赋中显现。董氏还赞扬此书墨法:“每波画尽处每每有聚墨痕,如黍米珠,恨非石刻所能传耳。”
    《寒食诗帖》,又称《黄州寒食诗》,苏轼撰诗并书,行书十七行,五言诗二首。现藏台湾。曾刻人《戏鸿堂法帖》、《三希堂法帖》。和《前赤壁赋》相比,《寒食诗帖》彰显动势,洋溢着起伏的情绪。苏轼中年贬黄州团练副使,在政治上从高峰坠人低谷,在物质生活上遇到种种困难,在精神上感到寂寞。他只得在山水间放浪,与樵渔杂处,寻求精神上的寄托。正是在这种境遇中,他的艺术境界升到一个新的高度。此帖用笔或正锋,或侧锋,转换多变,且多藏其锋。如“我”字之“戈”,“黄”字之撇,“寒”字之捺,均敛而不发,然而又数次用悬针长竖耀其锋钴,如“年”字、“中”字、“苇”字,在藏与露中显示其情感的波澜。“病起须已白”五字,字形由大而小;“坟墓在万里”五字,“墓”字写得特大,另三字则缩得很小;再转为大字“哭涂穷死灰”等。苏轼将心境情感的变化一一寓于点画线条的变化中,随意俯仰,顺手断联,自然错落,浑然天成。难怪黄庭坚为之折腰,叹曰:“东坡此诗似李太白,犹恐太白有未到处。此书兼颜鲁公、杨少师、李西台笔意,试使东
  坡复为之,未必及此。”(《黄州寒食诗跋》)董其昌也有跋语赞云:“余生平见东坡先生真迹不下三十馀卷,必以此为甲观。”
  
  
  梅花诗帖
      《东坡苏公帖》,又名《东坡书髓》、《西楼帖》,为苏轼书迹刻帖。宋乾道四年(1168)汪应辰撰集,刻于成都。末尾跋云:“东坡苏公帖三十卷。每搜访所得,即以人石,不复铨次也。乾道四年三月一日,玉山汪应辰书。”又有陆游跋:“成都西楼下有汪圣锡刻东坡帖卅卷。”“西楼下石刻东坡法帖十卷,择其尤奇逸者为一编,号《东坡书髓》,三十年间未尝释手,去岁在京师,脱败,再装缉之。”清道光间,南海廖甡选翻此帖部分而成《观海堂苏帖》,其后又有长白瑛桂翻刻此帖部分,仍名《东坡苏公帖》。原石刻拓本,今藏天津博物馆。
     苏轼还有许多名作,如《祭黄几道文》,行楷书,真迹藏于上海博物馆。《天际乌云帖》,苏轼书蔡襄诗,行书,真迹曾由明代项元汴收藏,清归翁方纲,还有翁氏题跋。又有《新岁未获展庆帖》与《人来得书帖》,均为行书,安
  
  
  岐称为“坡公杰作”。《王斋翰勘书图跋》,原迹藏于南京大学,行书,书于元佑六年(1091)。《李白仙诗卷》,行书,书于元佑八年(1093),现藏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又有《春帖子词》、《书和靖林处士诗后帖》、《姑熟帖》、《次辩才韵诗帖》、《爱酒歌》、《梅花诗帖》、《养生论》、《归去来辞卷》等等。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苏轼尺牍的书法特色。中国传统文人极重信札之书艺,尤以魏晋人为最。苏轼
  
楼主不如脚踏实地 时间:2006-08-25 20:07:00
  崇尚晋韵,也倾心于此。岳珂《宝真斋法书赞》曾述苏轼若对所书信札不满意,会再写一遍,可见其用心。苏轼的尺牍书艺赢得了后人的推许,王履道认为“至于尺牍狎书,姿态横生,不矜而妍,不束而严,不轶而豪,萧散容与,霏霏如甘雨之霖,森竦掩映,熠熠如从月之星,纡徐宛转,缅缅如萦茧之丝,恐学者所未至也。”下面再举例简略评析。《宝月帖》,信札,行书,藏台湾。曾编人《苏氏一门十一帖》。此帖四行,四十二字。每字各具姿态,皆以筋骨立形,以神情润色,灵变无常,神采飞扬。行间气脉贯串,全幅气韵生动。笔法精严,但不拘束;姿态妍美,但不做作;一切自在有法、无法之间。作者的学问才气发于笔端,与书札的萧散风格相吻合。
    《啜茶帖》,信札,行书,藏台湾。曾编人《苏氏一门十一帖》。内容是通音问,谈啜茶,说起
  居,落笔如漫不经心,而整体布白自然错落,丰秀雅逸。苏轼名札甚多。如《治平帖》熙宁二年(1069)三十四岁时书,可见其早年书艺的风韵,赵孟頫誉为“世间墨宝”。《一夜帖》,又名《致季常尺牍》,行书,书法遒劲茂丽,肥不露肉,神采动人。《久留帖》、《屏事帖》、《作书帖》、《京酒帖》、《令子帖》等,或端庄圆润,或丰秀雅丽,编人《苏氏一门十一帖》。今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的还有《江上帖》、《致运句太博尺牍》、《渡海帖》、《假寐帖》、《廷平郭君帖》、《遗过于尺牍》、《尊文帖》等等。
    苏轼的《答谢民师论文帖》后有明陈继儒题跋:“东坡碑版照四裔,不如尺牍天真烂漫。所谓‘吾写字觉元气十指间拂拂飞出’,此卷等是也。”陈氏又一次指出苏轼尺牍书艺的特色,比之碑版更为“天真烂熳”。由于在不同时期给不同对象写信,书艺风格也有不同。如果按时间排列,其风格大致由流丽而至老辣,由绚烂而归平淡。
  
    寓意:适意无异逍遥游
    苏轼又是一位杰出的艺术评论家,于文学、于书画等都有深刻、独到的论述。他曾透过书法与诗的演变,发现由魏晋至唐代的特点、转捩及其两者的沟通处。如<书黄于思诗集后)云:“予尝论书,以谓钟(繇)、王(羲之)之迹,萧散简远,妙在笔画之外。至唐颜(真卿)、柳(公权),始集古今笔法而尽发之,极书之变,天下翕然以为宗师,而钟、王之法益微。至于诗亦然。苏(武)、李(陵)之天成,曹(植)、刘(桢)之自得,陶(渊明)、谢(灵运)之超然,盖亦至矣。而李太白、杜子美以英玮绝世之姿,凌跨百代,古今诗人尽废;然魏、晋以来,高风绝尘,亦少衰矣。李、杜之后,诗人继作,虽间有远韵,而才不逮意。独韦应物、柳宗元发纤脓于简古,寄至味于澹泊,非馀于所及也。”正由于颜、柳体兴起,致使钟、王之法式微;又因李、杜崛起,才使六代的古诗中衰。可见诗、书之道是相通的。此类论诗文、书画之见解,苏轼发秘者甚多。
    这里着重探讨苏轼书论中“寓意”说。从中可见他对时代书风及以往书史的认识的深度。苏轼在<次韵子由论书)诗中说:“吾虽不善书,晓书莫如我。苟能通其意,尝谓不学可。”又<石苍舒醉墨亭)诗:“自言其中有至乐,适意无异逍遥游。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这些以诗论书的言论闪烁着书艺智慧的光辉。宋人将书法艺术用以写意、乐心、游息,可以不计工拙,在自由的挥洒中,抒发精神的自由,视为人生一乐。苏轼认为在明窗净几的环境中挥毫,且笔砚纸墨又极精良,这是人生的一大乐趣。欧阳修曾有书法“乐心”说,苏轼也视书法为求适意、寓意而已:“自乐于一时,聊寓其心,忘怀晚岁,则犹贤于博弈。”他从作字中体会到“有至乐”,“适意无异逍遥游”。这是一种获取心灵快感、调节生活色彩与节奏,又是寄寓作者意志、抒发情怀的雅行,因而至老不倦。
    书法既为寓意,当自出新意。苏轼就自我剖示过:“吾书虽不甚佳,然自出新意,不践古人,是一快也。”自出新意,是一种抒写自我的意趣;不践古人,是一种别出心裁的创造。苏轼的书法确实是追求自我精神的遨游,信手遣兴,显其天真烂漫。宋人尚意趣,有苏轼振响于前,又有黄庭坚反“俗气”、米芾讲“真趣”继响于后。而一以贯之者,即是不作“奴书”,超越世俗,让书法自由地抒写性灵,表现意趣!苏轼认为,新意之出,当在变法,因此他赞扬颜真卿:“颜公变法出新意,细筋入骨如秋鹰。”(《孙莘老求墨妙亭诗》)。苏轼不拘古人成法,广学博取,变化镕铸,才形成独特的风格。他的“变法”书法观,曾遭到当时一些人的非议,说“东坡用笔不合古法”。黄庭坚则反问道:“今俗子喜讥评东坡,彼盖用翰林侍书之绳墨尺度,是岂知法之意哉?”黄庭坚、米芾都从苏轼的变法观中得到有益的启示。
  
  
  
  
楼主不如脚踏实地 时间:2006-08-25 20:08:00
  书法既求寓意,所以不必计较工拙。苏轼曾说:“貌妍容有膑,璧美何妨椭?”(《次韵子由论书》)苏轼书法不计工拙,也遭到当时一些士大夫的讥刺,或谓其书多病笔,“作‘戈’多成病,又腕著而笔卧,故左秀而右枯”,等等。黄庭坚也有辩:“此又见其管中窥豹,不识大体。殊不知西子捧心而颦,虽其病处,乃自成妍。”心有灵犀一点通,黄庭坚可谓深识苏轼书艺之妙谛。 书法既求寓意,就不必矫揉造作。苏轼说:“书初无意于佳乃佳尔。”(《论书》)书法作品既是自我心灵的坦霹,又何必刻意做作呢?在火候未到时苦求其“佳”,“佳”偏偏不来;待瓜熟蒂落时,“佳”不召
  而自来。他提倡“浩然听笔之所之,而不失法度,乃为得之”(《论书》)。胸中有浩然之气,便能发之于胸,应之以手,便能听笔之所至,犹如
  
  归去来辞
  
  
  万斛泉源,不择地而出,在平地滔滔汩汩,虽一日千里也不难。及其与山石曲折,随物赋形而不知也。所可知者,“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不可不止”。当然,苏轼指出的“不失法度”是辩证的,主要的法度即是“书必有神、气、骨、肉、血,五者阙一,不为成书也”(《论书》)。如能神而化之,则法意互得,互辅互行,无意于佳而自佳。苏轼的书艺便是如此,大小不论,纵横斜直,率意而成,却无不如意,达到自然天成的境界。
    书法既求寓意,当以晋贤为榜样。苏轼在《题王逸少帖》诗中写道:“颠张醉素两秃翁,追逐世好称书工。何曾梦见王与钟,妄自粉饰欺盲聋。有如市倡抹青红,妖歌嫚舞眩儿童。谢家夫人澹丰容,萧然自有林下风。天门荡荡惊跳龙,出林飞鸟一扫空。为君草书续其终,待我他日不匆匆。”苏轼在这里指出张旭、怀素,追求世俗所好,欺世盗名。他赞赏钟、王书法中的萧散韵趣,他称道谢道韫(王凝之妻)的书法澹雅丰容,潇洒超脱,有林下之风。他在《书刘景文所藏王子敬帖》绝句中赞赏王献之短短两行十二个字,“气压邺侯三万签”(邺侯,指唐代李泌)。在这一贬一褒中,透露出苏轼书法审美的理想是以晋人风格为依归的。“退笔如山未足珍,读书万卷始通神。”(《柳氏二外甥求笔迹》诗)他认为书法艺术不能仅靠一种秃笔堆成山的苦练,高品位的书法更需要高度的文化素养。读万卷书,学养深厚,学问与艺术间相互渗透,才能妙悟通神,才能够手眼不凡,新意迭出。这两句诗含意深刻,耐人体味。
    苏轼的“寓意”说,在黄庭坚、米芾那里又得到进一步发展,从而凝结出宋代书法审美的“尚意”思想。黄庭坚就说:“随人作计终后人,自成一家始逼真。”(《以右军书数种赠丘十四》)米芾在《书史》中说:“要之皆一戏,不当问拙工。意足我自足,放笔一戏空。”这是以游戏态度来看待书法。从书法中看到娱乐性,可以说是传统书学中的新的认识。宋代书家尚意,摆脱唐法之束缚,追求晋书的真趣。但是晋人书法之韵趣是与彼一时代的政治、经济、文化息息相关的。时代、环境、社会意识、风尚不同,宋人已不可能恢复到晋代那样崇尚玄学、崇尚清谈,也不可能像晋人书法那样冲淡神远。因此,同样是追求真趣,宋人与晋人并不一样。宋人书法放纵不羁,恣肆横逸,在率直中得其意;晋人书法是在新鲜活泼、自然天成中得其韵。朱熹说到宋代书家,“至于黄、米而欹侧怒张之势极矣”(《朱子文集》)。今人宗白华也说:“苏、黄、米、蔡等人的书法也力追晋人萧散的风致。但总嫌做作夸张,没有晋人的自然。”(《论〈世说新语〉和晋人的美》)宋人虽未达到晋人那种神韵,但毕竟与唐人风格迥异,他们创造出新的书艺境界,这与苏轼的书学观念和实践是密切相关的。
  
    四家之首 百代风流
    “宋四家”中谁居其首?历代书家评论不一。综合诸种情况审视,苏轼应居首位。这里主要申说一
  点,即苏轼对宋代书风的创造与形成起了关键性的作用。在实践上,由于他的倡导,宋代碑刻形成了异于唐代的新风貌,在帖学方面开创了宋代行草的独特风格。在理论上,由于他的寓意说的影响,尚意的观念渗入书家之心,成为创作思想上的一种指向。在社会上,由于他的特殊地位与感召力,其书艺特色、书学思想影响到一大批人,影响到一代书风。正如杨守敬所说:“苏东坡书,自是有宋第一,流传既多,沾溉亦众;二王后独出冠时,别开生面。”(《学书迩言》)在宋代,学苏书者甚众。苏辙的字一如其兄,古拙刚健,晚年尤佳;次子苏过的笔法近似乃翁。黄庭坚出于苏轼门下,先学苏字,后自成一家。又如周邦彦、李纲、陆游等,皆力学苏书。宋代士流以得苏轼的书迹为荣。黄庭坚曾说:“东坡居士极不惜书,然不可乞。有乞书者,正色诘责之,或终不与一字。元佑中锁试礼部,每来见过,案上纸不择精粗,书遍乃已。性喜酒,然不过四五龠已烂醉,不辞谢而就卧。鼻鼾如雷,少焉苏醒,落笔如风雨。虽谑弄皆有意味,真神仙中人。”黄庭坚在《山谷题跋》中记录了一段故事:东坡南窜,议者请悉除其所为文,所在石刻多见毁。徐州黄楼,东坡所作,子由为赋,坡自书。时为守者不忍毁,但投其石城壕内,而易楼名“观风”。宜和末年,禁稍弛,一时贵游以蓄东坡之文相尚,苏轼所写的碑,人们不忍毁掉;收藏其字的却大发其财!宋以后学苏书者,代不乏人,明代吴宽、唐寅,清代张之洞等都是学苏书的好手,而从苏书中汲取营养与灵感的人更是不胜枚举。苏轼其人其书,自当世世传颂,百代风流!
  
楼主不如脚踏实地 时间:2006-08-25 20:09:00
  研究不深
  转载一篇
  共同学习
  一起进步
作者 :苏猫不抓鼠 时间:2006-08-25 21:09:00
  小如跟我想一块去了,我也写了篇有东坡先生的“苏黄米蔡”书法的,不想你先了一步了,那就省的我献丑了
作者 :最爱翘楚 时间:2006-08-26 09:26:00
  怎么木图?
作者 :苏猫不抓鼠 时间:2006-08-26 20:20:00
  东坡字画价值连城,能随便上图的吗?哈哈
作者 :我是奔哥 时间:2006-09-10 20:23:00
  ↑↑↑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