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江山如画]拜谒三苏祠(文/雷金贵)

楼主:我是奔哥 时间:2006-09-07 21:51:02 点击:1520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拜谒三苏祠
  文/雷金贵
  
  一
  
  三苏祠是苏洵、苏轼、苏辙的故居,就在我讨生活的这座城市的西南一隅,在一条叫纱縠行的街上。南大门和北大门都很醒目,赭红的围墙里面,绿树和翠竹交相荫翳,清代风格的楼殿亭阁隐约其间。在钢筋水泥垒砌的城市里,绿影一堆蓊蓊郁郁的三苏祠就很另类,就象三苏父子,又特别是苏东坡,在历史的长河里特立独行着。
  我们文明的进程中,亘着一道“唐宋八大家”的巍峨风景,而且蔚为壮观。苏洵、苏轼、苏辙乃是一门三父子,八家占其三,成为这道风景里突兀的峰峦。
  拜谒三苏祠,我的心里揣着寻求,一景一物,都是寻求的源头。
  南宋来的陆游,在眉州城环湖的披风榭里,拜了苏东坡遗像,用他的诗句——孕奇蓄秀当此地,郁然千载诗书城——贯穿了眉州的血脉。光阴千载,同一座眉州城,自然是大不一样了。风车形状的宋时眉州城,处在成都平原的岷江水道边,算得一个通衢之地,石砌的城墙,威风威严。尤其那座远景楼,望玻璃江平铺十里,望瓦屋寒堆春后雪,望峨眉翠扫雨余天,望秋冬迭秩春夏,望纱縠蚕市,望蟆颐踏青……这些诗意的记录,永远的成为了历史。岷江已经时常的枯涩着,蟆颐观长年冷清着,惟有三苏祠,千年的风雨荡涤,三苏父子的“家有五亩园”,如今是一方五万多平方米的葳蕤之地,在犬牙交错的水泥阵地中,在喧嚣鼎沸的市声中,林木荫荫的三苏祠不抓眼不行了。
  时间检验了一切。历史检验了一切。人心检验了一切。
  一个暖冬季节的酝酿,今年的春天来得特别的早,早早而来的春天的风、雨和阳光,蓬勃了三苏祠的生机。虬曲的榕树,伟岸的银杏,所有的植物更加葱郁;玉兰花,樱桃花,所有的花儿更加灼约;亭台和楼阁,曲径和回廊,掩隐出没,情景交融。
  三苏祠是在元代时候改宅为祠的。但是,一路上,她走得曲折而坎坷,如同三父子尤其是苏东坡的生前,命运多舛。明末清初的战火,几乎使三苏祠成了废墟;上个世纪的“文化革命”中,三苏父子的塑像被捣毁了,千古文豪的故居,竟成了工农兵展览馆。秦始皇焚书坑儒,开了恶劣的先例,我们的文化和文明,遭遇了太多棍棒的抽打和刀斧的杀戮。三苏祠的衰落,乃是文化遭遇的鄙视。三苏祠的时来运转,始于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初。三苏祠的昌盛,乃是我们历来的乡亲,对三苏父子最崇高的景仰;乃是我们的民族,对文化的最崇高的敬仰。
  
  二
  
  飨殿里,父亲苏洵居中,而且高坐太师椅,儿子苏轼和苏辙于左右坐绣墩。没有供桌,没有香火,飨殿里有的是宁静和朴素。三苏父子,都以煌煌诗文而彪炳千秋。但论成就的卓著,影响的广大,儿子苏轼号东坡居士者当为最。论官阶的大小,父亲苏洵的官做的最小,官位曾经最为高显者,乃是苏辙。飨殿里的座次安排,不以官位,不以名气,是很本色的贴切。
  《三字经》上说:“苏老泉,二十七,始发愤,读书籍。”苏老泉就是苏洵。这十二个字的苏洵,以及我读到的有关老先生二十七岁前的叙述文字,多责怪,多批评。一个“门前万竿竹,堂上四库书”的世家子弟,竟然是“少年喜奇迹,落拓鞍马间”,而无心“学句读,属对声律。”科举的背景里,苏洵的如此行为,是嫌疑了自毁前程的“浪荡仔”形象的。但是,没有苏洵广交社会遍游山川在前,在后就没有东坡子由青少年时期的自由游学。关在家里,朝朝暮暮的之乎者也,三苏父子也许能够登秀才榜中进士名,仕途或许平步青云,但是今天的教科书上就没有“唐宋八大家”这个概念了。我每天讨着生活的这座城市里,就没有三苏祠了,还有许多相关三苏相关苏东坡的东西,都是没有了的。这种结果好没生趣啊。
  社会是百科的全书,自然是智慧的钥匙。一段时间以来,我都在想,今天的课堂上,课业是太繁重了,书包是太沉重了,欠缺的是社会的大课,是自然的大课。城里头的孩子把麦苗认为韭菜,农村里的孩子不知道要把听筒拿起才能按电话号码,装了满脑子的概念和公式,出了教室却不知其所以然。孩子们那天然的灵性,都快被周而复始的作业机械了。分数是高高在上的,能力是拣轻怕重的;理论是满腹经纶的,实践是漂水浮萍的。
  苏洵二十七岁前的“游荡”,当可古为今用的。
  
楼主我是奔哥 时间:2006-09-07 21:52:00
  
  三
  
  三苏祠,三分是水,二分是竹,有岛居之称。
  一池水——池不大,砌了石栏,浸透了风雨颜色,水不深,也不清澈见底,水底下或许有着鱼有着虾。程夫人站在池水中,风里,雨里,一直就站在那儿。程夫人,苏洵的妻子,东坡兄弟的母亲。历史上有“孟母断机”、“岳母刺字”的经典,程夫人的业绩,是完全可与她们平起平坐的。
  或许是三苏父子声名赫赫的缘故,这位对三苏父子影响至深的北宋女子,几乎不被人提及。苏轼兄弟是有三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在前的,仅有一个姐姐活下来了,其余皆早卒了。这在千年以前的状况里,实在是普遍着的,但是,无论如何,对于做母亲的打击,用无论怎样痛楚的语言都是不可陈述的,十月怀胎,毕竟不是种瓜点豆。
  程夫人,出身书香门第的千金小姐,实在是一位了不起的教育家。苏轼是在十三岁那年的春天,和小他两岁的弟弟苏辙一同进的州学堂。在此之前,程夫人是他们的老师。教人的启蒙,如同牛犊的穿鼻子和实习犁田耙地拉车,关乎重大。
  程夫人没有从四书五经启蒙,而是从史记传记入手。她对要外出游学的苏洵说,史记让人明理,传记让人立志。苏辙后来在《东坡先生墓志铭》说过母亲教他们读《范滂传》的情景——正直的范滂要被杀头了,他年迈的母亲去看他,他要母亲不要伤心。他的母亲说,你死得有价值,我怎么会伤心呢。当时是苏轼对母亲说,长大了要做范滂那样的人,问程夫人行不行。程夫人说,你能做范滂,我就做范母。苏轼兄弟后来做官,果然是行得堂堂正正的,从来不会放弃自己的原则,去阿谀奉承,去瞻前顾后,去攀附权贵。想想那些跑官买官者,那些为官言是瞻者,那些欺上瞒下者,那些投机钻营者,活得多累,活得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苏东坡有一篇《先夫人不发宿藏》的文章,讲了这样一个故事:苏家租赁眉州城里的纱縠行旧居后,发现有前人窖藏的金银,苏家当时并不富得流油,仅得不愁吃穿而已。马无夜草不肥,人无外财不富。面对意外的财富,苏家即使将其据为己有,既是无可厚非的,也是无人知晓的。程夫人却让人把金银重新埋了——非分之财,分文不能妄取!
  用现今物欲横流的说法,程夫人的脑壳里是有乒乓了,但是它对苏轼兄弟的影响却是一辈子的,兄弟俩后来的清明为官,不能说与其从小的教育无关。想想那些贪官污吏,使尽浑身解数,绞尽脑汁,侵吞国家,诈取他人,北宋的这位家庭妇女的高风亮节,照出了贪官们的卑鄙和渺小。
  立志,做人,不是喊口号可以解决的,它应该是涓涓溪流,需要的是潜移默化。今天的母亲们父亲们,教育孩子,动手是比程夫人还早的,孩子还在母胎里孕育着,就开始了的。母亲们父亲们也是舍得投入的,舞蹈班、音乐班、书画班、钢琴班……,学校里办,社会上办,美其名曰素质教育,家长们是搞不懂了。看看今天的孩子们,几多的可怜啊,家庭、学校、社会不可调和的教育,孩子们茫然不知所措。读书的目的越来越功利而纯粹,考名牌大学,找轻松工作,领大把薪水,买豪华房子,过潇洒日子,家长如是说,学校如是说,社会如是说。
  孩子是无辜的。家庭要检讨,学校要检讨,社会要检讨。
  不仅东坡兄弟受益于程夫人的言传身教,夫君苏洵,后来能够精通六经百家,也有程夫人的劝勉之功。苏洵年轻时候屡试不中,很有些灰心,程夫人看了他的文章,指点他“读书要深入探讨古今天下兴衰成败的道理,用来治理国家;学习圣贤穷达独兼之道,用来修养自己为人处世的德行。”苏洵于是焚烧了自己从前所有的文稿,重新研读六经百家,果然就豁然开朗了,文风大变,新意迭出。他在《祭妻》文中说:“孤居终日,有过谁箴?”
  司马光虽与苏轼兄弟政见不合,但他在《苏主簿夫人墓志铭》里称颂程夫人:“勉夫教子,底于光大。”程夫人是受之无愧的,苏门三杰是这位北宋女子奠的基。
  
  四
  
  三苏祠里有两样景物,最贴切了苏东坡。一个是船坞,一个是苏东坡的盘陀石雕。
  回想苏东坡一生的足迹,所到之处,江河湖海,水都很充沛,苏东坡于是与船与水就密切的联系了。
  三苏祠里便少不了那个船坞,也少不了苏东坡在水中盘陀而坐。
  感谢千年前的木船,感谢千年前的江河湖海。是船的航行,是水的浸淫,成就了苏东坡。那条石砌的船坞,一直静在那里,水也不拍打船舷,还在青瓦的船篷遮风避雨。苏东坡累了,需要休息。苏东坡盘陀而坐的那池水,池小而水浅,但是常常是平静里正是波翻浪卷的涌动呢。
  千年前的苏宅门前,岷江之水平铺十里而无声,苏东坡和父亲以及兄弟,从家门口登船而去,过嘉州,穿戎州,越夔门,飞三峡……一只鲲鹏,飞越四川盆地,寻求着展翅九万里的广阔空间。假若不是那条船的航行,死不离川的苏轼或许做了一个开明的乡绅,又或者做了饮酒和诗的贤达……但是历史上必然没有了苏东坡。还是船,载着苏东坡到杭州、徐州、密州、湖州……去作地方官;还是船,航载着被贬谪的苏东坡,黄州、惠州、儋州;逆境中为官一方的政绩,千年以后的今天依然让人津津乐道;贬谪中的苏东坡,不改其操的人格魅力,千年以后的今天依然让人崇敬仰望。
  有船到达的地方就有水,有水生存的地方就有生命,有生命萌芽的地方就有诗歌。那条船和那些水是荣幸而功不可没的,世界级的大文豪苏东坡,是在那条船上和那些水里诞生的。设若苏轼一直就在朝廷里,收敛了自己的锋芒,停止了惹祸上身的笔墨,或许是一位太平官吏,或许就平步青云了,但是我们文明的历史必然就失去了一道灿烂的风景。
  盘陀而坐的苏东坡,如同他流离四海的一生,是很不安分的,手捋胡须,翘首远方,围在周围的那些树木,无论怎样的茂密,都挡不住他洞穿世事的锐利目光。表面看上去,正如他的弟弟苏辙写道的:“乐哉子瞻,居水中坻。”这是苏东坡,又不是苏东坡。苏东坡辉煌的诗文和坎坷的贬谪生涯,造成了豪放、旷达、洒脱的苏东坡形象。但是他一生的暗淡、艰辛、痛苦的一面被掩盖了,苏东坡是七情六欲很浓的人,他的每一次醉书,他的每一次梦写,都是一种痛苦的表达。
  胸怀治国平天下的大志,却只能在密州的猎场里“西北望,射天狼!”苏东坡难道不失落?手足兄弟,天各一方,也只能举杯对冷月,苏东坡难道不无奈?离开权力斗争的漩涡,想要做个为老百姓做些实事的地方官,却以文字得罪锒铛入狱,苏东坡难道不痛楚?已经六十二岁了,又遭重贬,“子孙痛哭于江边,以为死别。”苏东坡的心难道没有流血?
  苏东坡是豪放的诗人。苏东坡更是苦吟的诗人,苏东坡的苦吟,不是为一词一句捋须的推敲,苏东坡的苦吟,乃是生命永不停息的冲动的苦吟。
  
  五
  
  每一次去三苏祠,都会有新的感受在心里冲动。所以在我的心里面,三苏祠是应该常去的,不为看风景,真的。
  
楼主我是奔哥 时间:2006-09-07 21:55:00
  
  我喜欢的一篇写三苏祠的文章,转贴于此,朋友们共赏。
  
作者 :苏猫不抓鼠 时间:2006-09-07 22:03:00
  三苏祠还有个网站了,也可以去那看看的
  
  汗,在自家这给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