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爱我的他们哪里去了?

楼主:香草山人33 时间:2014-12-23 12:04:48 点击:106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因为 神不偏待人。凡没有律法犯了罪的,也必不按律法灭亡;凡在律法以下犯了罪的,也必按律法受审判。

  ——《罗马书》2:11-12


  四年前的今天,表哥叫我们回外婆家过冬至节,我嫌麻烦没有去。我不知道那是我最后一次回外婆家的机会。那天之后,没有外婆了。
  每年的冬天都会冷,今年似乎格外冷,阳光怎么也晒不暖我的衣服,还有心情。
  外公,赵老师,二姨妈,然后是外婆,他们在数年内一一去世。
  你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吗?
  我有时会梦见他们,那是你在启示我吗?可惜我醒来总也记不住。

  外公去世时我还没有认识你,当然也无从说起关于你的好消息。他从小就是孤儿,后来又做人家的上门女婿,而且外婆还是那家的“拖油瓶”,我的外公,他的一生真的很苦。我妈有时吃点好吃的就会提起外公,说他曾想尽办法给我妈和表姐吃他找来的食物,自己却饿得水肿。我却只记得,他喜欢提着一个大大的壶到洱海里打水,来浇他小院里的花草树木。空闲的时候,他喜欢含着一个长长的旱烟锅,看着满园的花果,静默不语。我总觉得那时候的他不似在人间。他是在想你吗?他认识你吗?年少迷茫的我曾问过他,到底有没有天国?他说有,并且他常常会看见天使在飞行。
  他在你那里等我吗?我现在也种了一些花花草草,每当我给它们浇水的时候,总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滋润。我想念他。他会在天国注视着我吗?他的儿孙那么多,我却觉得他从没有忽略我。

  赵仲牧老师,是我读研时的导师,满腹经纶,终身未娶。他或许是我此生所能遇到的最有学问的人。我曾郑重地问过他,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他沉默良久,缓缓地说,我也一直在摸索中,并且前面没有光。那时,他坐在他家里的书山书海中,夕阳的余晖一点点淡去。后来,我认识了你,把你介绍给他。他有没有信你,我不知道,这至今是一个谜。那年四月,我最后一次见他,他在春城的医院里,已经瘦得只剩一把骨头。我从未见过那么瘦的人。他已经没有力气跟我说话,看见我,眼睛亮了一下,很快又陷入昏迷。我听见他在昏睡中只能够痛苦地叫“妈妈!”
  赵老师的学生满天下,最有才华的最有成就的都不是我,我却记得他把我介绍给他朋友时的那种语气,满含着骄傲和自得。他一生求索,我总觉得他寻求的是你。他的学识成为认识你的途径了吗?他会在天国的大门口迎接我吗?

  我有三位姨妈,二姨妈是一位医生,妈妈总是在我耳边念叨,我小时候二姨妈救了我,不然小儿麻痹后遗症不会这么轻微的。她住在楚雄,见面机会不多。每一次都那么亲切,那么好。总以为会有天长地久的时间留着,不料她说走就走了。我再也没有机会报答她了。我似乎给她讲过关于你的故事,然而你知道我多少年都是这么软弱,我没有在她面前坚持传讲你的消息。我知道她爱我,即使她侄儿侄女那么多。我特别后悔没有在最后一次见她时坚持见证你。她会在你那里等我吗?

  外婆去世时已经98岁了,她没有缠绵病榻,一直都耳聪目明,即使她从小就瞎了一只眼睛。她自幼丧父,随母改嫁,而她的母亲只是做人家的小妾,给人做生育的工具。我曾问过她这一生最恐惧的时刻是什么时候?她说是17岁那年土匪进家门,她带着两个妹妹(同母异父)躲在桌子底下,那是她人生中最恐惧的时候。那时我是多么的羡慕她,因为她的恐惧已成往事,甚至她的妹妹们也已作古,而我的恐惧才刚刚开始。
  那个荒寒的早晨,我紧紧拉着外婆的手,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她的手动了一下。她面容平静,一如睡了。是的,死了就是睡了。我眼看着他们把她放进小小的木棺里。我没有下跪。 她不会怪我,我知道。我给她讲过你的名字,可是我没有多说。我以为她会活过100岁。我一直活在自己各式各样的痛苦中,没有想到她会离去,即使她已经年纪老迈,即使我知道人人都有一死。一夜之间,我不再是拥有外婆疼爱的孩子,我已经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她会在你那里等我吗?如今我也可以一坐就是一个下午,不看书不上网不听音乐。

  许多时候,我特别不想活,想到总有一天可以彻底脱离这样的劳苦重担,我就放心了。你会亲自来接我的,我相信。现在,还求你什么呢?我想求你让我余生的路平顺一点,想让你爱的人多几个悔改,少几个沉沦。
  我做不到,你能。
  你愿意给我爱他们的力量吗?如果我不是那么专注于自己的痛苦,也许我会确定我的老师、我的姨妈、我的外婆是否已经得救。求你把我的痛苦都变为喜乐吧!这样,我是不是可以放胆无惧地走到你爱的人们面前说,耶和华是我的神,耶稣是我的救主,我的好处不在你以外!

  2014年12月22日

作者 :离荫营不远 时间:2014-12-30 11:01:00
  同样的生于1973,同样的满怀感慨,只不过性别不同,人生而孤单,唉。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