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调皮捣蛋——我的中学时光中的浓墨重彩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2-03-08 18:28:01 点击:528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 自我介绍
  我是谁?您连我都不认识?那简直是法国人不知道拿破仑、美国人不知道华盛顿,孤陋寡闻得让我瞠目结舌了。
  我是老吴。什么?我姓吴?不是,我不姓吴。那为什么叫老吴?因为我是智多星吴用啊。我这智多星可不是自封的,在整个寄宿学校,我这名头,可是大大的有名,只要一提起智多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后来,班主任出面干涉,这名字便转入了地下,由智多星吴用简称为老吴了。
  我们这个班里的男孩子,个个都是鬼点子的专家,搞个恶作剧什么的 ,绝对一流。因此,被班里的女孩子们戏称为“二炮部队”——导弹。
  因为我既是学校文工团的乐队指挥,又鬼点子超群,当然地就成了二炮的司令。不只是什么时候,竟然成了“军师”。
  我这军师可没白当,但凡二炮有什么需要出点子搞恶作剧的事儿,一准地得找我。看看,这生意不是来啦吗?
  (二) 整老鲍
  老鲍是学校电工,四十多岁。平日里为人倒还和气,可我们最烦他不让我们延长开灯时间,最烦的是他向班主任回报,说我们偷用电炉什么的。为这事儿,我们“二炮部队”被班主任修理了一顿。于是。经“炮委会”研究决定,要整整老鲍。
  怎么整法,这光荣而艰巨的筹划任务,责无旁贷地落到了我这军师的头上。我自认有运筹帷幄的本领。指挥杨一鸣把宿舍的灯泡拆下来,在灯头里放上一张纸,然后把灯泡装上。天黑了,让老鲍来修照明灯。
  老鲍首先检查灯泡,有手电照照,灯丝好好的。小于插话道:
  “是不是线路出了毛病?”
  “是空气开关出了问题,也说不定。”小关说。
  老鲍想了想,决定出去查查看。老鲍走出了宿舍。我急忙安排下一步的作战部署。
  让侯德龙把门半掩,把装有半盆水的脸盆,放到了虚掩的门上方。这就算设伏完毕,我们都一声不吭地等待“猎物”入伏。
  不一会,许是老鲍在别的地方没找的故障原因,便回到宿舍来,可能是想再检查检查灯泡。当老鲍一脚踏进门,一盆水便如瀑布般,飞流直下,把老鲍浇了个劈头盖脸,脸盆也砸到老鲍的肩膀后,掉到地上,叮叮当当好一会。早就被憋得难受的二炮部队,此刻,终于爆发出了震天动地的狂笑声。
  老鲍一下子懵了,他在大家的狂笑声中,简单地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水,开始检查灯头灯线,最后,将灯泡拆下,发现从里边掉下了一张小纸片。他把灯泡拧上,亮啦。
  (三) 后记
  第二天,正如我们预料的那样,班主任让我们交出策划者、实施者,可是,谁也不交代。
  我们到底年轻了些,世上哪有铁板一块的同心同德?就在第二天,班主任知道了详情。自然,我是要挨板子了的了。后来,我们的高级侦探查出了叛徒是赵明其,于是,“皇协军”便代替了他的名字。后来,他告到了班主任那里,我们二炮又挨了一顿尅,同时,我们把“皇协军”简化成了“老皇”。
  一转眼,多少年过去了,如今想起来,仍然觉得好笑、好玩儿。
  上个月,在马路上,和在南京当医生的赵明其相遇了,我一眼就认出了他,我大喊一声:“老皇!”他也看清了我,喊道:“老吴!”他打了我一拳,道:
  “你这家伙,还喊我的外号?”
  我问他:
  “你喊我什么?”
  “老吴啊!”
  “我姓吴?”
  “啊?哈哈哈哈哈…军师!”
  
作者 :寂寞的光 时间:2012-03-10 22:37:00
  往日快乐的时光,让人向往。
作者 :荷小蕾 时间:2012-03-12 20:27:00
  楼主的文字越来越精炼啦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