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1、幸运的牛顿和不幸的巴克尔

楼主:CH传奇LC 时间:2013-10-08 12:59:32 点击:185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1、幸运的牛顿和不幸的巴克尔
  “19世纪中叶,当时20岁的巴克尔——英国海运富商的儿子——欧州最好的国际象棋玩家。玩腻了国际象棋之后,巴克尔开始专注于世界历史,开始写作一本真正研究人类科学的书。也许没有人曾有过如此大的信心,觉得发现人类真正的科学是一件可能的事……
  巴克尔指出,在物理学中,那些之前看似“最无规律,最反复无常”的现象后来被证明遵循了普遍的法则。他坚持道:“如果人类事件遭遇了类似境遇,那么我们完全有理由期待相似的结果。”他进一步指出之前之所以没有人能达到这样的理解,原因很简单,因为过去的所有历史学家和哲学家都“明显不如”像伽利略、开普勒、和牛顿这样的科学家……
  空洞的哲学没有成为现实,这是不用说的事实。从约翰?斯图亚特?密尔(John Stuart Mill)到亚当?斯密再到卡尔?马克思(Karl Marx)所有这些智者都努力说服人们在人类社会能找到“法则般”的模式,可最后那些努力都是徒劳无果的,近代探索人类真正科学的梦想转向了经济学理论……
  研究者们对于经济发展的法则,犯罪的规律或文化发展的模式等,提出的想法数也数不清,然而没有一种想法像物理学的法则那样经得起仔细审查。人类社会的科学仍然还在等待它的开普勒和牛顿。但这是为什么呢?是什么让人的科学变得那么难,比其他科学都难得多呢?也许是因为人类社会存在某些本质上完全不同又独一无二的东西,使得发现社会的“法则”变得不可能。许多哲学家和社会理论家也表示,出于某种原因,人类社会的“法则”实在是大过复杂了。” ([美]马克?布坎南(Mark Buchanan)著 李晰皆 译《隐藏的逻辑——乌合之众背后的模式研究》 天津教育出版社2011年6月第一版 第33页。)
  
  人类对规律的认识,首先是来自对直观的重复现象的观察和统计,越是没有同类个案的重复,观察得到的次数就越少,所谓的规律性就越不靠谱,同时还有一个问题是,一个事件总是有时间的,这时间越长,重复就越少,就越不容易被认识。现在的问题是:人类的文明进程可能还没有走一个循环,而且,人类的所有人——所有观察者都在这循环之内,没有人能站在这个循环之外作为一个旁观的观察者来进行观察和统计。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人类认识世界,小至分子原子,大至星球宇宙,人都有一个“旁观”的视角。但是对于整个人类社会进程,没有人可以是“旁观”的。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山越大越高,内容就越多,认识就越困难。
  截取历史中的一个时段,也许会看到一定的循环,如《三国演义》开头就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许多人也不假思索地认为这是必然之理,人类的社会就是这样的无限循环。黄宗羲在对中国历史的研究基础上总结出“黄宗羲定律”。不过——简单的经验主义是危险的,“女主人每次走到鸡舍边,就有吃的了,鸡的经验虽然重复过许多次,但总有一天,女主人要杀鸡招待客人,她会和往常一样走向鸡舍。”
  多数人习惯地认为,今天会和昨天一样,而明天会和今天一样。
  只是,不一样的明天肯定会来。
  人类创造了文明,不用说是变化日积月累的结果。1879年爱迪生发明了世界上第一盏有实用价值的电灯。拉开了人类电能时代的序幕,至今不过134年。其间的巨大变化,在现在的我们看来极为自然,每一步都水到渠成,理所当然。但在当时的人看来,则是不可想象的,是完全不同的明天。
  “如果说我所看到的比别人更远一点,那只是因为我站在巨人肩上的缘故”——牛顿。现在看来,巴克尔没有找到可以让他在社会科学上看得更远的巨人的肩膀,而且,到现在都还没有人找到。
  和巴克尔比起来,牛顿是幸运的,自然科学因为其本身有一种人可旁观性,中立性,是非分明并可感知的特质,它的发展进步的脉络一直是清晰的,任何一个时代,自然科学的巨人是显而易见的——现在虽然领域分得很细,但在每一个领域中,仍然是明显的。
  社会科学则不同——研究社会问题的学问其实一直不叫科学,叫学科,至今还许多人认为社会学的问题和自然科学问题完全是两回事。
  科学是有很强的确定性的,这确定性在重复中得到验证,而与人紧密相关的社会性事件的可重复性好象是不存在的。所以社会学到现在还是公说公理,婆说婆理。
  人类的所有真正的进步,都是经验知识的积累,这一点在科学上优为明显,没有哥白尼,伽利略,开普勒,就没有牛顿,牛顿如果早生100年,最多就是伽利略。社会科学没有迎来他的牛顿,也许只是因为还没有足够的积累。
  
楼主CH传奇LC 时间:2013-10-08 13:01:00
  2.要站在谁的肩上?
  时至今日,一个人要成为社会学上的牛顿其实比当时的牛顿更为不易。当下的现实,正如乔治?弗兰克尔(George Frankl)所说:
  “对于外部世界,人类需要一个内部表征,需要一个表象,使他能够理解周围发生的种种事件的原因和目的。而现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大堆无法消化的杂乱信息,他无法用一个统一的理念来联糸它们。媒体从世界各个角落向我们传递信息,我们处于信息爆炸的狂轰乱炸之下;我们的智力被零乱的信息淹没了,无法把信息组织成一个连贯一致的整体;与此同时,专家们也告诉我们,这种努力完全是自以为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因为任何一个个人都无法完全整合现有的如此大量的信息。由此,我们的智力受到胁迫和禁止,不敢再试图去理解整个世界,也无法形成一个连贯的印象。我们的智力中最重要的部分,即综合能力,窒息幻灭了” ([英] 乔治?弗兰克尔(George Frankl) 著《文明:乌托邦与悲剧》褚振飞 译 第224页 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好在,人终究是以个体的形式存在的,弗兰克尔描述合符大多数人的情况,但并不是所有人。
  人们在矛盾的表象的世界中挣扎生活至今,但是,人也从未停止过解决这矛盾的追求。
  总有某些最理性而顽强的个体,冲破群体的从众思维,给整个人类文明带来伟大的进步,哥白尼,伽利略,牛顿,爱因斯坦等人,正是这样的个体。
  从人类文明进程这样一个宏观的整体的视角来看,哥白尼,伽利略,牛顿,爱因斯坦是这样的个体人。是必然出现的,他们的出现决定于人有与生俱来的探索世界的好奇心和人的智慧,但是从个体视角来看,一个人成为牛顿式的影响世界的人物,完全是一个小概率事件,好比彩票,中大奖的概率很小,但总有些人会中大奖。
  
  20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罗素有一种常人无法企及的敏感,罗素在他的作品《政治与自由》的开篇第二句写道:“因为我认为当前绝大多数关于政治学和政治理论的讨论并没有充分考虑心理因素……”我认为他凭着天才的敏感,朦胧地意识到解开人类社会进程的密码是心理学。
  不过我们再来看看心理学的发展,就会发现其时心理学才刚刚起步。心理学界许多科学家认为,比罗素(1872-1970)略早的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1856.-1939.),凭他对潜意识的发现,是有资格获得诺贝尔奖的,可是那时心理学还没有被认为是一门科学。
  “认识你自己 Know yourself (Γλ?θι σαν?)”,相传是刻在德尔斐的阿波罗神庙的三句箴言之一,也是其中最有名的一句。其时是公元前七世纪或更早。但是这一课题在近三千年的文明进程中并没人多少实质意义的进步。
  传说1590年,伽利略在比萨斜塔上做了“两个铁球同时落地”的著名试验,从此推翻了亚里士多德“物体下落速度和质量成比例”的学说,纠正了这个持续了1900年之久的错误结论。(但后来被严谨的考证否定了)
  (有历史记载的第一个完成这类试验的人是斯台文,在《自然科学史》中记载,荷兰人斯台文在1586年使用2个重量不同的铅球完成了这个试验,并证明了亚里士多德的理论是错误的(http://baike.baidu.com/view/332471.htm?fromId=4162百度百科)
  我想说的是自然科学上,“两个铁球同时落地”这样的问题在今天的每一个小学生看来,都是常识性的,而且,做这个实验也极为简单。在亚里士多德提出这个理论到证实这个错误,中间的时间跨度竞然有1900年之久,人们不禁会问:在这1900年里,难道就没有人偶然看到高山悬崖上同时落下一大一小两个石头或楼上丢下两个不同的重物吗?这个一定是有的!虽然,这样的情形绝大部分人都经历过,但显然的是,绝大部分没有“注意”,而偶然有一两个人注意到了,却不知道亚里士多德的理论里有不符的描述,而另外一些人,他们读到亚里士多德的书,却连这样一个简单的实验都没做,他们迷信书本和文字,以为书本上写着的都是无可怀疑的真理。——错误这样被因循1900年之久。考虑到社会科学的问题相比于自然科学问题,缺乏可以“看到”“听到”的明显的可感知性和可实验性,更长时间因循错误的观点就可以理解了。
  长久以来,人们有一个误区,就是认为人可以通过内省认识自己,并能以内省的结果来推已及人以认识人类。但现代心理学通过严谨的实验证明了这不过是人类的良好愿望。
  
  戴维?迈尔斯说道“事实上,心理学作为一门科学,它揭示了一个令人惊叹的无意识心灵——一个由直觉在幕后操纵着的心灵——这是一个弗洛伊德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们的心灵。在我们没有意识到的年或更长时间之前,思维不是在舞台上进行的,而是在台下进行的,我们目光所不及的地方。”《社会心理学》人民邮电出版社 2006年1月第1版  第 3页
  
楼主CH传奇LC 时间:2013-10-08 13:02:00
  其实,弗洛伊德正是看到了人类许多在显文化的社会“道德”的外衣下被抑制了的欲望,才提出“潜意识”理论。
  认为“潜意识”是每个人直觉性的或者本能性思维,而人的行为常常是潜意识所主导的。这一点上戴维?迈尔斯和弗洛伊德是一致的。当然,弗洛伊德没有用“科学的方法”来开展心理学研究。
  基本上,每个正常人都能学会骑自行,但是很少人明白两个轮子的自行车是怎样在人的操控下保持平衡的,为什么不是一个轮子?——其实人骑自行车前进的时候,一直在左右两个方向摇摆以保持平衡,只是辐度如果不大,我们会认为没有摇摆,自行车轮子的轨迹一定是S形的,最多弧度很小被我们认为是直行,人并不是不能骑独轮车,但一个轮子的情况下为了不掉下来,就要前后左右四个方向摇摆来保持平衡,因为要向后,就会让向前的速度减小,前后两个轮子(想想为什么不是左右两个轮子)解决了前后的平衡这个问题。人们通过前进中的左右的重心控制保持平衡,这个事例说明,很多技能,人是能“直觉”地学习到的。但我们通常没有意识到这种直觉性的能力——好比骑自行车,多数人并不明白是怎样做到的,就学会了。
  E?阿伦森 在《社会性动物》的序言《我为什么要写这本书》中提到:“第一个系统的心理学实验是1898年垂普勒特(Tripulett)完成的,他测量了竞争对成绩的影响。然而真正意义上的实验社会心理学则诞生于20世纪30年代后期,主要是因为库尔特?勒温(Kurt Lewin)以及他的那些出色的学生们的推动。同样值得关注的一个有趣的事实是,尽管早在公元前350年亚里士多德就首次提出了有关社会影 响和说服的一些基本原理,但这些原理直到20世纪中期才得到了卡尔?霍夫兰德(Carl Hovland)和他的同事们的实验检验。(《社会性动物》序P5)
  “每个社会问题都是心理问题的一部分,心理学家的责任就是去定义社会问题中的心理要素,并创造出针对这一要素的干预手段”——格雷格?沃顿
  诺贝尔奖获得者赫伯特?西蒙(Simon,1957)第一次提出了人类理性的有限性。
  “西蒙认为现实生活中作为管理者或决策者的人是介于完全理性与非理性之间的“有限理性”的“管理人”。“管理人”的价值取向和目标往往是多元的,不仅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制约,而且处于变动之中乃至彼此矛盾状态;“管理人”的知识、信息、经验和能力都是有限的,他不可能也不企望达到绝对的最优解,而只以找到满意解为满足。在实际决策中,“有限理性”表现为:决策者无法寻找到全部备选方案,也无法完全预测全部备选方案的后果,还不具有一套明确的、完全一致的偏好体系,以使它能在多种多样的决策环境中选择最优的决策方案。”
  http://baike.baidu.com/view/266334.htm(百度百科)
  I当然,西蒙的“有限理性”是站在经济学的立场上提出的,在经济学上,这是一个具有开创意义的说法。
  
作者 :黑丝带hsd 时间:2013-10-09 12:30:00
  CH传奇LC  很久不见,谢谢支持!
作者 :荷小蕾 时间:2014-02-06 14:05:00
  问好 CH传奇LC
  祝新春快乐,马年万事如意吉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