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灵异故事30~40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1-12-18 22:05:51 点击:783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三十)
    七夕夜,薛女泪眼模糊,凝视结婚彩照。思念未婚夫丧生于高铁追尾,阴阳阻隔,欲谋一面,势必登天。伏案恸哭,哀哀不止。忽闻一男曰:“何事悲伤若此?”女抬头,含笑立于身旁者,未婚夫也。女大惊曰:“闻君死讯,宁谬传乎?”男以“讹传”对。女大喜,泣诉相思之苦,男温存慰藉之。继而相拥而卧,恩爱良久,女忽醒,知为梦境。于身旁男卧处,嘿然置一血衣,乃未婚夫首次与己约会所穿衬衣也。衣内藏书一封,字色殷洪,血书也:“今此诀别,相见无期矣。”薛女细审血书,未婚夫之笔迹也。薛悲痛刺心,昏厥于地,良久始苏。
   
  (三十一)
    王玲程磊相恋数年,因双方父母力阻,终致二人化蝶般携手坠楼身亡。
    两坟相距百米。凄风愁雨、日行月华,新坟之上,已然遍生小花野草,惨烈爱情故事,已为世人淡忘。
    七夕。夜阑更深,残月西沉,万籁俱寂。王玲程磊白衣如雪,各自坟冢出。久别重逢,相拥而泣。有夜行者,曾闻其且泣且诉,恰如杜鹃啼血,令人心碎。
    天将破晓,二人依依惜别,各自归墓。
    每年七夕,均现此景,十数年未改。
    评曰:人世未成偶,冥间亦阻隔,相距仅百米,犹如隔天河。借问月下老,来生可撮合?
    
    (三十二)
    冯庄东南小路蜿蜒,向因路旁坟地邪盛而少有行人。某夏日,一老妪蹒跚而至此,甚觉疲倦,即于坟侧树荫下依仗小憩。凉风徐徐,煞是舒畅。未几,老太忽自言自语:馒头好白也。遂俯身拣土块塞入口中,边塞边高呼:“馒头好香也。”恰于此时,两骑马者路过,见老妪昏厥于地,急下马抢救,良久始苏。
    
    (三十三)
    毛某酷爱钓鱼。某日,独钓小河,林木浓密,坟冢憧憧,寂静异常。风吹树叶沙沙作响。毛静心垂钓,专注忘我,忽闻身后男声:独钓安逸否?毛大奇,方才四顾无人,此人何来?转身看时,自觉视力模糊,对反面目莫辨,五官若有若无。毛知有异,急聚气敛神。男冷笑离去,逡巡坟冢,俄顷而没。
    
    (三十四)
    卖绣线王婆,每经过蔺府叫卖,必有一丫鬟出门买线,却总赊账,因是大户,王婆亦不惧。十数天均如此,王疑。入门讨账。家人回说并无此人,王怏怏而返。次日,王经蔺府,丫鬟买线赊账如故。王暗以针线缀丫鬟衣,线随丫鬟走而放长,线停,王扯线追踪至蔺府厨房灶台后,花线数团均缠绕于带血迹刷把之上。据说,此刷把上之血迹,系厨娘刷锅不慎手破出血所致,当时随手掷于灶台之后,不一日究竟成妖孽也。遂架火烧之,升腾支农研制中,隐隐闻女啼哭声,众厨娘与王婆无不面面相觑。
    
    (三十五)
    张某忤逆,动辄持刀强索其父钱财,呼朋唤友,彻夜聚赌。其父与近邻不堪其扰,渐次徙居他处。某夜三更,张某一众,赌意方盛,忽闻叩门。门启处,白衣人展纸作宣读状,声若夜枭:“查张忤逆不孝,减寿叁纪,即刻拘拿,阴司受刑。”言讫,掷纸于地,转身而没。张忽扑跌,众急扶起,七窍流血,气绝矣。
  (三十六)
    上元节,陈玉含泪祭祀高铁追尾亡故之夫,饮泣良久,沉沉睡去。梦中见丈夫含笑推门入。玉似忘其已死,温存良久,玉欲为夫做饭,夫曰:无须,吾于外地为汝带来果品糕点,聊可充饥。玉甚感激,吻夫面颊,忽觉血腥之气刺鼻,随见血流自丈夫发际泊泊而出,玉大惊而醒,睡衣尽湿。回望餐桌,糕点果品嘿然置桌上。全家无人敢食。玉焚香哭拜,叩首触地 ,咚咚有声,额头血迹隐隐焉。果盒开启,尽玉喜爱之果品,玉垂泪再拜之后,取而食之,甘甜可口,无异端。
    
    (三十七)
    ? 李郎家贫,居陋室。某日晨,妻煮面置案上,李忙于收割,中午归来方用。须臾,李郎腹痛如搅,妻急延医救治,郎中未至而李气绝也。官严审李妻无果,遂亲至现场。役等沏茶置案上。官低头思索,忽闻丝丝之声,见一蛇。红若赤练,自房檐伸头,似欲饮茶状,口中涎液,滴落杯中。官抚掌笑曰:“杀李郎者,此畜生也。”遂令衙役:“李妻无辜,速放。”此后,官获“青天”美誉。岁终考课,官升一级。
    ?
    
    ? (三十八)
    ? 王庄一财主门前有两棵杨树,高达数丈,笔直挺拔,枝叶浓密。怪哉!从无鸟雀再次筑巢,村民甚奇之。
    ? 一日,数人奉财主之命,来鉋杨树。时值正午,风丝无有,而杨树枝叶摆动,哗哗作响,如人啼哭,众皆骇然。中有一胆大者,高声叫道:“树叶摆动,吾何惧哉?”言讫,举斧伐杨,铿然有声,斧不得入而反震猛击大胆者额头,立时跌扑于地,昏厥不醒。斧砍之处,有如血液体泊泊流出。众见怪异,遂罢。
    ? 是夜,一老丈白发苍髯,扶杖入正厅见财主,礼毕,曰:“我祖孙阖家百余口,拜您所赐住所,得以安居乐业,全家长幼,无不感恩戴德。为此,老朽理应尊称您一声主人。今有人奉主人命,欲拆我家,家人已略施薄惩,伏望莫怪。”,至此,财主已知就里。施施然,道:“仙家落驾于此,本不应滋扰仙居,怎奈,家人众而房少,须得扩院建房,惊扰仙家,实属不得不耳。敬希见宥。”老丈道:“主人拆意既决,伏请稍延一日,容我等谋选新居,即刻徙居他处。”言讫,一揖而没。
    ? 次日,夜。月明星疏,灯笼火把,赛若长龙,亮如白昼,百余之众,熙熙攘攘,老妪少妇,分乘轿子数顶,轿旁有从人相随;男丁骑马,壮汉多人,或抬或扛,俨然大家族举家搬迁一般。似此,近乎一个时辰,始寂然。
    ? 先是,王财主系外乡逃荒来此,他为人谦恭勤快,深得张老汉夫妇青睐。张老汉膝下只有一女,便将王招赘为胥,张年至古稀而卒。王与其妻王张氏,便于大门两侧各栽一棵杨树,取发扬富裕的意思。不意,数年后,树高数丈,竟然招来仙家居住。自那时始,王家日渐富裕,粮食食之不尽,售之不竭,数年之后,富甲一方,举家尽知此乃仙家之功也。
    ? 自仙家被撵迁徙之后,王财主家境每况愈下,接近岁末,一场天火,王家仅存瓦砾数堆。虽靠浮财尚可勉强度日,然,当年风光已然不再。未愈数年,已然穷困潦倒,家人外出乞讨度日者者众。
    ? 一日,一白发长髯老者侧杖行经王家旧址,摇头叹息,缓缓离去。村中有识得老丈者,悄声曰:“此即世居杨树枝之上仙家之尊者。”
    
      ? (三十九)
      赵郎楚女,喜结秦晋,感情甚笃。次年临盆,喜得贵子,取名锤儿。不意,楚女产后中风,百治无效,一命呜呼。遗下嗷嗷待哺婴儿,愁煞赵郎。为备婴儿哺育用奶,举家出动,四处张罗,堪堪供得婴儿之用。
      数日之后,怪像环生,婴儿日间酣睡不醒,入夜,则依依呀呀,似与人语,时或发出笑声;婴儿不再进食,却是不哭不闹,体重身高日渐增长。全家甚奇。数月后,赵郎夜梦楚女,相拥而泣。女告曰:“ 妾虽身死,魂魄未散,怜锤儿无母,故隐形抚养。虽阴阳阻隔,总归母子同体一心,亦无大碍。料君哺儿有难,故妾以阴奶饲之,所幸锤儿阳气炽盛,未为妾之阴气所伤。如今与锤儿相处日久,妾之阴气渐弱,阳气日盛,于锤儿愈加无碍。妾之乳汁颇丰,饲儿可无忧矣。”赵郎怵然而醒,赫然楚女卧枕边也。赵郎拥之于怀,解衣宽带,云雨甚欢,无异常人,每每天将破晓,楚女离去,斑斑点点,精污褥垫。时日既久,楚女出入厅堂,操持家务,井然有条,久之,家人渐忘其为鬼焉。
      时光易逝,转眼之间,锤儿入塾,聪慧异常,四书五经诸子百家,一目十行,过目不忘,深得学究赞赏。数年之后,已是满腹经纶、学富五车。经乡试、会试,锤儿高中解元、会员,后经殿试,天子钦点状元及第,夸官三日,放任杭州,其父赵郎其母楚女随儿到任。
      锤儿为官清廉,T恤民情,深为百姓爱戴。后升至吏部侍郎致仕。
      其父赵郎,时年已近耄耋,须发皆白,其母楚女,却依然美艳照人。锤儿始终不知终日对己疼爱呵护有加者,并非生母,实鬼母耳。
      
      (四十)
      一对恋人相识数月,某日,同去拍照,数日后女生取照片,照片上却没有那男生,约男生重照,取照片看,仍然如此,女生甚觉奇怪,决定去男生家中探望。一位白发老婆婆开门,女生说明情况后,老婆婆哭诉,儿子已死去数月。婆婆与女同赴坟地,开棺,见男面如冠玉,胸前还插着拍照时女生所赠钢笔。女生哭拜于地,此时,男尸口唇似有微动、眼角有泪珠滚落。。。。
      ——【第一册完】——
  
作者 :冬水田清亮 时间:2011-12-23 13:25:00
  朋友之子,十九岁,初夏与同学跳入冷水塘游泳,因脚抽筋而溺水身亡。存尸于髌仪馆冰棺内。其母于外地出差,两日后乘飞机回家,到髌仪馆见其子时,其子此时七窍流血,因见至亲之故。此为我亲眼所见,不能理解!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1-12-29 23:53:00
  @冬水田清亮当下有好多现象无法用已知的科学解释,只好把它统统归于灵异。
作者 :张清0513 时间:2012-01-13 10:12:00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M5OTkxOTA4.html 你知道奇异的事情不仅仅是故事么??有些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有些东西确实春在这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