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正义的解析和作为正义的公平

楼主:CH传奇LC 时间:2012-01-14 20:39:00 点击:620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第三章 正义的解析和作为正义的公平
  正义的解析
      
    
        我一问什么是公平,第一个回答是没有公平,问什么是正义,第一个回答是没有正义或是只有相对的正义,问什么是平等,得到的回答也是没有绝对的平等只有相对的平等之类。所以有此文。
        什么是正义,这是一个恼人的问题,照例在网上搜索一下,没找到满意的答案。
        
        
        战争的双方无不举着“正义”的大旗。
        “我(我们)代表正义”是人们对他人施暴时最常用的借口。
        人们以正义之名所为的恶,简直是不可胜数。
        我不想说什么绝对的正义,但是我们该寻找最接近绝对的正义。
        “相对”通常只是欺骗的借口,语言上的诡辩,什么问题都回答了,人却更加困惑了。
        
        
        正义当然也只是一种观念性的东西,这种东西有一个特点,就是在个体或者小范围的群体上看来这种观念会比较一致,一个信仰坚定明确的人看来,凡与他的信仰相左的思想行为,都是非正义的,交战的一方中,大多数人都认为自己是为正义而战并且在战斗中杀死对方是正义的。
        
        我们看到,正义观念是建立在各自的信仰之上的,而人们的信仰并不是统一的甚至是矛盾的,这信仰还总是确定自己拥有唯一的正确性。
        一个思想者在更大的范围上来考量的时候,因为信仰自由是要被认可的,正义就淹没在信仰的大海之中而迷失了。
        从已有的观念上来探讨正义,注定是不会有结果的,因为一个教徒定说“我教是正义的”交战的一方一定说“我们是正义的一方”我们探讨正义的时候,心中通常早就有了一个个体的自以为是的“正义”的观念。
        
        
        好在,所有的观念都是基于某些事实来讲的,人类讲正义与非正义,也从来没有脱离过这种事实。我们可以从一些在人类范围内有普遍认同的“正义”或“非正义”的事实来考量、推导。
        
        还是先举些最简单的例子:
        例①、一个杀人狂,连杀多人。这被杀者(不是自愿的)和他是没有多少关系或陌生的。(不是战争也不是行刑)
        这个情况下,这个杀人狂的行为判定为非正义的。肯定是绝大部分人都没异议的。
        这个例子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无理由剥夺他人生命是“非正义”的。 当然,他该是自认为有理由的,但他的理由根本就因为绝大多数人反对而不成理由。你也可以说他是有理由的,但你要是觉得他的理由成立,就必须承认他有杀你的权利。(我们看到,成立的理由必须是有普遍性的认同的)
        
        进一步的:例②、一个人,关押另一些人多年,这被关者(不是自愿的)和他是没有多少关系或陌生的。(也不是监狱之类,是纯个人行为哈)
        这个情况下,这个人的行为判定为非正义的,肯定是绝大部分人都没异议的。
        这个例子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无理由剥夺他人自由是“非正义”的。你也可以说他是有理由的,但你要是觉得他的理由成立,就必须承认他有关你的权利。(叹一下:在因不懂逻辑学而诡辩横行的国度,好累)
        
        第一个例子中;你有充分理由(成立的理由必须是有普遍性的认同的)证明这个人就是这个杀人狂,在他正要杀第10个人的时候(AK47枪瞄准好了)。你先杀了他,你的行动会被肯定为正义的。
        这第二个例子中,如果你解救这些被关押的人(没有杀他),你的行动会被肯定为正义的。
        这样,可以说“阻止无理由剥夺他人生命是‘正义’”;“解放无理由被限制自由的人是‘正义’”
        
        法律正是因为规定了这些人们普遍认同的“非正义”的惩罚而得到一定程度上的“正义”的认可,但是,当前各国各种法律各个条文的规定所含的“普遍认同”还有很多是不同范围内的人群的认同,这认同也还可能是在某些欺骗性的教育下获得的,甚或是个别人的认同欺骗性地写入法律,假正义之名以行.
        
        在人类范围内有普遍认同的“正义”;当是人们所能获得的最大正义。
        
        上文中所设的两个例子让我们找到一个接近绝对正义的正义是吧。
        我们把第一个例子中的先设条件改动一下:如果杀人者是教徒,信的是A教,而被杀的是异教徒,是信B教的。假如A教的教义是视异教为敌对,而所有异教徒都是该杀的;那么,这个杀人者不但自认正义,而且A教的教徒也会认为这样杀人没有错,甚或这杀人者被当成英雄。
        但是基于第一个分析,我们坚信:这个杀人者一定是非正义的;是A教错了!
        我们还可以得出一个推论:任何一种宗教不能允许剥夺不信本教者的生命和自由。
        现假设第一个例子中的杀人者是国王,国王杀的是他的子民吧,他当然公开地杀,也没自己动手,但国王是肯定有理由的,因为国王“不高兴”也不是说不出口的理由。但是这国王要是仅仅以“不高兴”为理由杀了多人;肯定也是非正义的;因为“不高兴”这个理由太说不过去了,是肯定得不到普遍认同的。当然,国王这样杀人,一般是不会得到这个国家的法律的惩罚甚或是合法的。
        基于第一个分析,我们当坚信,这情况是正义不存了,这时,我们当明白:是国家错了!
       
        我们不得不承认,正义是依赖于非正义而存在的,而且,通常情况是,非正义是先在的,上面的两个例子中,如果没有不义行为的先行的存在,正义就没有了存在的基础,也没有了被认同的理由,在法学上,应该说很早就认识到了这一点,法学上有一个原则,就是在执法上,只能针对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行惩罚(通常也要求该行为已经造成了确实的损害后果)。
      
      上面我们看到,通过一定的条件假定,我们解析出两个可以说是人类的最接近“绝对” 的非正义,进入得到两个接近绝对的正义,大家要注意的是,上面例①、例②中的当事人和作为判断者和认同者的“绝大部分人”是剔除了A教教义之类的观念左右的人(人类观念的形成决不仅限于宗教,但宗教是人类观念形成教育上最为典型的形式)这是一类天然的,赤子的“人”,好在这种“赤子的人”的普遍存在,我们上两个例子中解析出的“绝对的非正义”能得到绝大多数人的认同。
      不过,在人类历史上,类似A教的宗教绝非没有出现过,在某些历史时期,这类宗教甚至有相当多的信仰者,所幸人类普遍的赤子之心的思考,显然认识到了此类教义的非正义性并逐渐摒弃了这类的教条,现在,宗教信仰自由已经被确认为基本人权:人人有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权利;此项权利包括改变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以及单独或集体、公开或秘密地以教义、实践、礼拜和戒律表示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世界人权宣言,第十八条)。
      
      我们再来设想一下,假设有一个地方,居住着一群A教的信仰者,因为A教的教义是不允许异教徒的存在的,这个地方的人至少在表面上,是人人都信A教的,如果我,传奇在为一个学习班的A教徒讲这“正义的解析”,肯定在解析第一个例子的时候,“非正义”就不会得到认同,就会有A教徒站出来:“不,传奇,那不是非正义,如果我杀了那么多的异教徒,那我就是英雄,我一直想做英雄。”看,这就是所谓的“正义的相对性”了。
      显然,A教的教徒是不可能以赤子之心来分析正义的,在他们看来,A教徒杀非A教徒是正义的,但非A教徒杀A教徒却是非正义的,在他们的观念中,有一种A教徒和非A教徒的区别,在A教徒分析正义的时候,基于这种先在的不平等的观念,竟然不能认识到最绝对的非正义,将正义完全弄反了;当然,A教徒是一个比较极端的情况。但是很显然,一个人如果有这种“先在的不平等观念”就不可能正确地理解正义。
    
      上面的分析我们看到:平等是正义最基本的的要求,没有平等,就不会有真的正义。也可以说,平等是最基本的正义。这里的平等,是全人类范围的平等。如果不是人类范围的,是有宗教,民族,国家之类范畴的,那么就很容易陷入“A教徒的正义”这样的情形。(待续)
      
     
  
  
作者 :荷小蕾 时间:2012-01-16 12:33:00
  学习。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