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文明的起点,生活在这个有限星球上的人和人类

楼主:CH传奇LC 时间:2012-01-13 09:12:32 点击:623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第一章 文明的起点,生活在这个有限星球上的人和人类。
  
  似乎要先给“人”下一个定义,而给人下定义是困难的,据说亚里士多德曾下过这样一个定义“人是无毛的二足动物”很快就有人抓个拔光了毛的鸡来质问他,“这是人吗?”
  我们先来看一下,什么是定义?下定义的目的是什么?
  定义是认识主体使用判断或命题的语言逻辑形式,确定一个认识对象或事物在有关事物的综合分类系统中的位置和界限,使这个认识对象或事物从有关事物的综合分类系统中彰显出来的认识行为。——百度百科 .看来,下定义的目的是为了帮助认识主体的人更好地确定某物是某物而不是其他,那么,我们在实际生活中有过不能判断“某事物”是不是人的情形吗?从来没有。我们要向另一个人解释“苹果”,只要给他一个苹果,说,“这就是苹果。”实在没有必要给苹果下个定义写再篇上万字的说明文。有许多思维“严密”的人,他们意识到语言符号和思维之间的差别,却不能好好地通过语言来把握思维概念,他的思想在语言的不同意思之间游走,并不停地将概念具体化,结果将自己和交谈者都弄得一头雾水;比如,我说:“人是怕死的”他就会说:“刚出的小孩,植物人怕死吗?”我说“人是智慧生物”他说“植物人是智慧生物吗?”遇到这样的情况,交流就困难了。实际上,他犯了逻辑上偷换概念的错误。这种偷换概念也能得出让他不能承受的推理:你爸是男人——我是男人——我是你爸:在这个例中,两个句子中的“男人”是不同的概念。
  人们用语言和文字来表达思维,以达到交流思想的目的,但思维就是思维,语言只是交流用的符号。语言符号只是人与人之间对思维表达的约定,中国人约定用“苹果”来表示的思维和英国人约定用“apple”来表示的的思维是同质的,正是这个思维同质的原因,所以不同的语言符号之间可以翻译。显然,一个人通常会获得一定范围上的语音符号的约定,但“文盲”是没有获得文字符号的约定的。作为约定的表达符号的语言,在表达思维的时候,是有局限性的。因为人的具体现实生活太丰富,而约定的符号特别是这符号在非具体现实的情境下,所表达的只能是具有同质的“关键属性”的某类事物,具有一定的抽象性。比如“人”这个符号,大人,小孩,男人,女人都是“人”
  在思维逻辑上,语言概念的获得,实质上是对同一类事物的关键属性的把握。每一个认识主体的人对“人”这个概念应该来说是能很好地把握的。认知心理学认为,每一个人的思维中,绝大多数的思维的基本单位——概念,并不是通过某个书本或语言上的定义获得的,而是来自现实的具体的多方位多层次的感知和思考而获得的认识。那么,“人”作为一个最普遍的感知和最丰富的概念,语言上的定义已不必要。
  但概念的把握只是最基本的认知,一个人通常能很容易地认知苹果,但如果想自己生产出苹果来,就需要对苹果有更深入的认识。
  认识“人”,这是一个古老而艰深的话题——虽然我们在实际生活中从来没有过不能判断“某事物”是不是人的情形。
  我们先来看看人的一些有别于动物属性;因为相异实在明显,显然,和植物的比较就没有必要了。
  一、智慧
  说人和动物的最大差别是智慧,也许会有人反对:‘动物也有智慧。’其实,动物的智慧和人的智慧是不同的概念你可以说动物是有智慧的,而我可以说动物是没有智慧的,这样的争论是不会有结果的,这只是各人心中对“智慧”这个词的理解上的差别。无论如何,人所以是今天的“人”最大的原因是人类的有别于其他动物的智慧——这大概不会有太大的异议。
  现在,我们有理由认为,如果还有其他智慧生物,他们可能生活在宇宙遥远的某个星球,但他们对于自然世界的认识,和我们人类的认识是相似的,因为自然之物和自然之中的物之间的关系,在宇宙的范围上,是统一的,智慧生物所能能创造文明正是因为这个生命体的智慧对他自身和他所生存的居所有了一些正确的认识,并在这些认识的基础之上开拓了本物种的自由。对于人类来说,由于智慧,人类成为地球上最繁盛的生物,并创造了人类文明。
  二、生物学特征:手、大脑、最长的生长期和最发达的群居生活
  手和直立行走显然是人的最突出的生物学特征,同时,进化论学者认为,手的运用刺激了大脑的发育促成了人的进化——这当然只是一个不可证实的观点。大脑作为人类的神经中枢,直接控制和主导人的许多行为,这是一个已经证明的事实,人类的大脑和其他大多数动物的大脑相比,就占体重的比例来说,确实是出奇的大;另外,和其他哺乳动物相比人的生长期(性成熟期和寿命)也是最长的。无疑,这是一个原因,人类因而形成了生物界最发达的群居生活方式。将人类的智慧除掉,人类显然并不是地球生物界最强大的动物,但正是因为这个不够强大和人的智慧,让人类选择和发展了群居,才有人类的今天。现在,我们有理由认为,智慧,是人类所以成为人类的最主要的原因。
  那么,智慧是怎样引导人类走到今天,又将把人类引向何方?
  我们先来看下智慧是怎样让人认知自己和世界的。
  首先,人有先天的感觉,我们人类能能通过‘看,听,嗅,尝,触摸……’来感知世界;我们会因为饥饿而难受,我们会感到疼痛并想避免这些不好的感觉。毫无疑问的是:没有感觉,人类将不能认知世界。我想强调的是,人的感觉通常是不完全的,片面的,最常见的例子是我们常看到的魔术表演,就是充分利用了人的感觉的局限性让人产生一种“神奇”的效果。时至今日,还有不少人把魔术当成真实的人的“特异功能”,在古时候,有魔术技巧的人如果自己愿意,他会被许多人当成“神仙”。
  其次,记忆是人类认识世界的必要条件。几乎可以肯定的说,没有其他任何一种生物的记忆力可以和人类相比。人记忆的信息当然是来自感知,没有记忆的人是不可想象的。因为人的成长就心智上来说,可以看成是观念的形成和积累过程,一个人在每一个时点,都可以看成是独立的有限观念的集合。如果这个人在这个时点要对一件事做出反应,这观念就很自然地参与进去了。比如我们看到对面阳台上一个人的上半身的图像,我们就先判断自己看到的是一个人,并且不会认为看到的是一个只有上半身的残疾人。更准确地说,这观念的参与是和以往经验的概率大小相关。再比如,我们我们看到对面阳台上一个人的上半身的图像,第一个判断是一个正常人,然后如果继续观察,发现这个图像的活动和正常人有不同的地方,就可能产生进一步的判断,认为这个人可能是残疾人之类,如果继续观察发现这图像根本不动,我们就考虑这是不是就是一幅画。这当然只是一个很简单的事例,更复杂的决策,人就会调动更多的记忆中的经验和知识。
  另外。现代心理学研究表明,人的记忆并不总是正确感知的的忠实的保存,一些并不明确的记忆,会受到自己或他人语言陈述和思维判断的影响,人们通常会在回忆的时候进行一定程度的重构。
  
  与感知和记忆相比,思维显然是更深层次的观念存在,如果说感知是扫描或拍照等方式的电脑输入,语言,绘画等则是声音显示的输出,记忆显然是硬盘的功能而思维则更象软件或处理器中的运算程式。在形式思维上是整理记忆的条理,寻找记忆之间的联系,一般来说,我们思考一个问题,目的是想在观念中通过对已有的记忆的整理来推测未来。
  虽然我们目前对人类心智活动基理还不是很清楚,但这并不影响我们认识世界和认识自己。好比一台电脑,我们并不需要很了解这电脑的每一个部件是怎样生产或是怎样工作的,但我们一样可能运用这台电脑。智慧,就是这样一台久已被人使用的电脑。而现代心理学的研究正在不断地揭示人类智慧的运作的越不越多的细节和误区(这误区和电脑程序的漏洞十分想似,以前通常被人们想当然地理解,其实魔术师和政治家们一直在利用这漏洞)
  人的成长和观念的获得
  人的成长过程中身体发育和心智成长当然不可分割,但显然也不是同步的。
  我们先想象一下没有精神只有肉体的的自己,然后,再想象一下没有肉体只有精神的自己,多数人都会觉得,后者是更容易想象的,这就是宗教得以存在的根本原因,但是,正常的人并不会因为这样的想象而不要自己的肉体。
  实际上,所有生物的身体发展似乎都离不开一定的意识,至少动物是如此,就人来看,假如在做父母的人意识中没有强烈的物种延续的意识(这意识甚至并不被人所感觉),人这样一生下来如此弱小的动物,可以说是没有成活能力的。另外,就拿人来说,生存一定要吃东西,否则不能生存,而在吃之前,也要先有一个“饥饿”的让人想吃的意识。当然,现在许多人没有过强烈的“饥饿”的经验感受,但是只要你想体验一下,这还是很容易的;因为“饥饿”而让人产生觅食行为之类的生存本能意识,在得到满足的一般情况下,甚至并不被人所感觉,但在一定的条件下,它会显现出来,并且十分强大。
  人的成长就心智上来说,可以看成是观念的形成和积累过程现在,我们想一下三岁时的自己的精神存在,——这时我们就会对人的成长有一个简单的认识;对相类似的事,一个人在不同的年龄会有不同的想法,这就是观念的形成和积累产生人的成长过程。一个人在每一个时点,都可以看成是独立的有限观念的集合。
  
  观念形成的几个其本问题:一、 客观的确定,每个人都只是一个主观,这有点像电脑,所有的过程都必须先转化成电信号,人认知世界也一样,所有的感知都要先成为人的意识上的东西,而所有的动作行为也必须先有一个意识或潜意识的驱动,那么,客观是什么,也就是说我们为什么认为一个事件是客观事实。
  先来做一个思想实验:假设这地球上只有一个人,我,我感知不到有别的人出生,感知不到有别的人死亡,那么,我能确定我所感知到的是客观存在的事物吗?
  这个思想实验让我们认识到,人的主观确定客观是这样一个思路:有一些事件能让很多个人的各自的主观得到一致的感知,当然,如果没有人与人沟通,我们还是不能确定这感知是不是一致的。有些事物是可以在确定的条件下被充分多的人得到一致感知的,比如,在某个地方的一辆车,如果有足够多的人在感觉的感知范围内,是都会得到一个大至相同的感知的;再比如,丢出去的石头,会掉落到地上。这样的“感知”被个人的主观确定为“事实”。当然,上述思想实验中的“一个人”其实不用思考“客观”“主观”这样的问题。
  有些事物,能让许多人得到一致的感知,比如魔术表演。但这因为表演者肯定不会有这感知。同时,我们还会根据以往类似情形的经验确定这不是真的。但是,显然有些人过于相信本有局限的感觉,而被欺骗。最常见的现象比如:一个运动的发光点总是会看成一条线,这在生理上被叫视觉暂留,正是这个原因,我们才能看到电影,电视上的一直在动的画面。这个现象在现代信息科学看来,人的视觉如果要处理真正的不间断的连续画面,那么要处理的信息量就未免太大了,而人的“智能”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对信息进行了恰当的选择。
  虽然,严格地说,没有一个具体事件是可重复的,但我和充分多的人丢过石头并且发现会掉落到地上,让我的主观得到这样一个“客观事实”。
  有些事是很主观的,比如,我头痛。这对我来说肯定是真的;但是,别人说他头痛呢?我怎样肯定他头痛呢?这只能是一个在具体现实中的条件下做出我的判断的事件了,如果这个说他头痛的人在具体的现实中没有说谎的理由,我则通常会认为他真的头痛——这里当然有一个先在的观念,就是一般来说,除非有利益驱动,人通常并不说谎。当然,人的会头痛是一个客观的事实。因为我会,在人的交流中很多人表示过他也会。
  但也有些事件,是不可重复的,而抽象的模拟的重复也是没有意义的,比如,一个人开车将一个伤者送到医院后,伤者说是这个人的车撞伤他的,而送人者说不是他撞的,他只是路过看到伤者,是做好事救人。偏偏没有第三方目击者(也可以有,但找不到),这样的事件,我们是无法确定谁说的才是事实的。这类事如果在现实中找不到更多证明条件,又一定要做出判断(比如这两个人打官司了)就只能按现实的法律或社会效应来做出判定的——显然,这很可能是错的,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上帝并不判案。在这种情况下,当然肯定有一个人说的不是“事实”。但实际上,有可能这两个的都觉得自己说的才是“事实”因为其中一方的记忆可能在陈述的重复和思维中利已选择进行了“利已选择”的重构——而这他本人并没有意识到,也就是说他对记忆进行了选择性的遗忘和重构,进而他无意识地“说谎”了。
  
  另外,有些观念是通过语言的交流习得的,这是一些无法让人得到一致感知的事物。但它们也会在我们的观念中存在,比如:上帝,神鬼。
  现在我们应该能理解,一个人说某个“存在”是客观的,其实质是这个“存在”的可被多少人的主观认可的程度。也是我们各个个人对这“存在”的相信度。
  相信度的获得和加强
  人很容易相信自己直接感知得到的信息,“看到”“感觉到”“听到”等从个人的感官直接得到的信息,这类信息是能被我直接感知也能被别人直接感知的“存在”,就是我们常说的客观事实。这类信息可分为具体事实和抽象事实,比如,“我头痛”虽然不能被其他人感知到,但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毫无疑问的具体事实。而我在“某时某地丢出某个石头,掉在某地”当时虽然只有我一个人,但也是无疑问的事。这是具体事实,具体事实中含有很多“某时某地某人”等确定的具体条件,而这些确定的具体条是不能被充分多的人通过感知而确定的,在你做这事的时候,如果只有你一个人在,其实只能是“你感知到某个事件”;显然,人的智慧能通过对众多的同类的具体事件的抽象来认识世界,这样的认识让人一定程度上预知未来,通过抽象,我们得到“丢出去的石头,会掉到地上”,“人会头痛”这样的能被充分多的人感知和认同的“抽象事实”。一些关乎生存本的能对抽象事实的认识,是人以外的动物也会有的,比如一个不会飞的动物不会跳下悬崖,这样的认识可能在生物的生存发展中产生了对应的基因,当然,按达尔文的学说,没有这个能力的生物在生存竞争中被淘汰了。
  现在,我们看到,这个能力让人类产生了科学。当然,由于语言的局限,科学这个词现在在各人以至各个文化范畴内的概念还有很大的差别,在中国,很多人说五行八卦,易经风水之类也是科学,但是,人类范围上,说自加利略,牛顿以来的自然科学理论为科学,是没有人反对的,这来自一条最简单的原则——真理是经得起检验的东西。
  科学规律不仅是对过往事件的总结和解释,还包含对这事件的“质”的正确的抽象把握(当然还含有正确的语言表达)。在对未来的同质事件的发生发展上能很好地让人预知结果,科学规律会在我们人生的不断累积的经验中得到一次次的证明,不断加强个体对科学规律的认可的信度。我们看到,科学的东西很容易被人的感觉器官所直接地感受到而被接受,并不断在我们的生活经验得到证实,同时不断在我们的个人观念中累积着认可度;
  而一些通过语言的交流习得的理念则会因为在同样的人生经验中的不可经验性而“信度”不断减小。
  但是,作为一个有漏洞的信息处理系统的人的心智,虽然会在可以直接感知的生活经验中不断修复,但其误区也是显而易见的,最明显不过的是人的心理上的“先入为主” 现象( 指先听进去的话或先获得的印象往往在头脑中占有主导地位,以后再遇到不同的意见时,就不容易接受)。罗素是这样描述的“一个人要是相信一桩毫无根据的事,这说明他愿意看到这类事情——他常常意识不到自己的这些愿望。假如一个人碰到一个与他本能相违背的事实,那么他就会非常他细地调查这件事,而且除非铁证如山,他会拒绝相信它;相反,假如他得到一个可以按照自己的本能行事的理由,他会毫不犹豫地接受他,而不管它的根据多么的地足。”(《自由之路》第六章 《罗素论自由》第50页,世界知识出版社)
  
  另外,我们对世界的认识的具有确定性科学知识,通常都是对群体性质的认识,是一个统计学数据,比如,我们认识到水会在摄氏零度结冰,并不是对一个水分子进行观测的结论,当然,有一个明显的事实是,水分子太小,而数目又足够多,以致人一开始观测水的时候,极为自然地选择了群体视角。而正是这群体视角之下,人类得到自然世界的一些确定的认识;比如:水会在一定的条件下结冰,也会在一定的条件下融化,而在另外一些条件下会沸腾,会液化,河会流向大海——这些对于一个水分子来说,都只能是偶然事件。现在也许有一些聪明的读者想到,每一个人就象一个水分子,一个水分子一样的人能对人的群体存在的状况获得确定性的认识吗?——如果说每一个水分子因为受到重力作用而产生向下的行为而确定河流向大海,那么,人类的绝大多数会不会有一个共同的愿望,这愿望让人类汇聚成河流,流向大海?——有的,人类从来有一个最本能最朴素的愿望,就是每一个人都想活着,活得更好。
  二、意识和潜意识
  我们有些观念是被思维用语言组织过的,毕竟,一个人要表达个人的意识,用的最多的是语言,就是说,有些“我”想表达的意识必须先被组织成语言。而有些意识可能不是通过语言获得的,也没有想过要对谁表达(在弗洛伊德看来有一些不想表达的“压抑”),而且,要将意识组织成语言还有一道程序,不是每个人都能很容易地做到。这些意识因为从来没有被组织成语言而具有较大的模糊性,这类意识被弗洛伊德称为潜意识,好比一个人看漫画,你看懂了漫画的意思,可是要将这看到的用言语表达出来,却有不小的难度,潜意识确实存在,而且对我们的行为有深远的影响。
  后面我们还将分析一些行为,“无意识的欺骗”可能是一个相当普遍现象。
  
  
  走向实证的人
  先要强调的是,由于人类的记忆,人的行为肯定是经验主义的倾向的。上面“看到对面阳台上一个人的上半身的图像,我们就先判断自己看到的是一个人”这样的例子让我们看到,人做出一个判断,首先是将感知到的情景和以前经验中的最大概率事件的记忆联系起来。
  
  生存——所有生命的本能和人的被干扰的第一理性。
  无论如何,智慧只是一个工具性的存在,人类的文明是“智慧”这个工具下的产物,那么,人为什么而使用智慧?为什么创造和发展了文明?也就是说,作为个人的人目的是什么?作为群体的人类的目的又是什么?
  有些事情是很自然的,自然得我们从来不曾思考它,比如我们活着。如果说“生存”是所有的动物的的第一本能,应该不会有多少异议;但许多人,许多著名的思想家认为,人和其他动物不一样,人当以理性战胜本能。那么,我们来看一下,所谓战胜了生存本能的理性是不是真的“理性”,第一个问题是:如果一个“理性”的行为是让这个“理性”死亡,这是理性的吗?
  自杀和舍已救人,人肉炸弹,战争。
  我们先来分析一下人的“自杀”。
  虽然有一些动物“自杀”的消息不时见于报端,但由于人和动物不能进行思想交流,动物的“自杀”不过是人加给动物的说法,是被“自杀”。一头鲸总是往没水的海滩上冲,人当然知道这会造成鲸的死亡,问题是,鲸不一定知道前面是海滩,是它的死亡之地。在这个事件上,我们“人”有一个思想的误区:我们总是认为,我们“人”知道的,鲸也知道;但事实上,“人”以外的动物是如何认知世界的,这个问题,我们所知甚少。但“人”的自杀,是真的。因为很多人都想过自杀,我想过,所以我认为别人也可能想过, 并且,事实上显然有些人付诸行动并且成功“自杀”。
  首先,有一些自杀并不是真的“自杀”,被抓的按法律应当判死刑的犯人的自杀,战争条件下明显强大的一方发出“交出守城将军的人头,否则,屠城”这样情形下守城将军的自杀,类似情形中,自杀者其实已进入“必死”的现实条件之中,这情形下自杀者所做的是“怎样死”的选择,而不是“生或死”的选择,这种自杀行为的前提是个体理性对生存境况作出了一个“必死”的判断,这当然是理性的,但这不是真的自己愿意死。
  但也有一些人的自杀行为,并没有明显的事实上的逼迫,这些人在“可以活着”的现实条件下选择了自杀的“死”。 失恋的男女,破产的商人,输得血本无归的赌徒,提拔不成功的官员,等等。请大家注意这样一个事实,当我们听到这样的自杀的事件并作分析时,绝大多数人会作出这样一个判断“没有自杀的必要”。应该说,这些自杀者的现实情境,很多人都有过经验,也有许多人经历过比这些死者更残酷的现实情境,但并没有自杀。诚然,对相同的现实情境,每个人会有不同的思想,选择自杀行为肯定是因为心理上有一个过不去的坎。但和有过相类经历而没有自杀的人相比,我们只能说:自杀是不理性的。
  下面我们来做个思想实验:找足够多的人,一个个地问他这样的问题“给你多少钱?你肯自杀。”
  这个思想实验中,有些人是不能把握语言概念进入思想情境的:给我一百万就够了,可是钱一定要先到手。他的思维中立刻将问题现实化,并判断出我拿不出或不可能拿出一百万来要他自杀,然后给出一个不正经的回答。人是会玩蹦极跳的动物,所以有不少人会说:“我不怕死”另外有些人可能会做出一个简单的功利的计算:我一年的工资才2万,100年算才200万,200万以上就值得了,类似的情况,实际上是没有对生命做出真实的思考——思考是一件烦人的事,不是真的事到临头,很少人肯花心思去想,反正想也想不明白——这是一个人性的事实。
  这样的思想实验中,有些人正在现实中为钱所困的人是可能真的愿意为一笔钱而“自杀”的——家庭拮据而年纪偏大的老人,儿女患病而等钱医治的父母,这样的情况,我们是能理解的,现实的逼迫,是许多人能真实地感受到的。
  但无论如何,在这个思想实验中,绝大多数的人会给出一个明确的回答“无论给我多少钱,我都不会自杀!”“即使整个地球都给我,可是我死了,又有什什意义呢?”
  我想这思想实验应该能让我们确定这样一个事实:每个人会把自己的生命确定为最高的价值 。
  实际上,人类一直以来就有一个朴素的实证主义的认识——生命对于自己有充分大的价值,所以,杀人偿命而不是赔偿成为最古老的法律规定之一。
  有很多人把安全事故死亡的赔偿当成人的生命的价值,这观念应该说有一定的普遍性,现在再来做个思想实验:假如一起交通意外事故,一辆车撞死一个行人,交警判定开车一方负完全责任,死者家属与车主双方协商一致,由车主一方赔负死者家属100万元。现在,如果把这100万当成死者生命的价值 ,那么,死者是不是在还没有死的时会是愿意为100万被撞死的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可以想象,如果有一个人心里想着:“撞死我赔死你。”而毫不在乎川流不息的车辆而“勇敢”地在公路上穿行,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但我们还有这样一个事实,就是即使我自己决不会为最巨额的钱自杀,但是有人会愿意为一笔数目并不大的钱而杀了我;事实上,一直有许多人为争夺钱财而杀人。这是因为,人对他人生命的价值判断是由不同的个人依据这个他人的存在对于自己的意义而做出的,具有相对性,每一个人,是自己生命的第一责任人。
  舍已救人毫无疑问是人类理念中为数不多的确定的道德之一,舍已救人行为在道德上的确定性,本书将在后面的章节中阐释,这里我想说的是:舍已救人者在救人之前,是不是想过要“舍已”的,没有,而且很显然的是,救人者肯定将遇险者的生命置于极高的价值评价之上,才断然采取救人的行为,以致忽略了自己的危险;救人者的目标是:遇危者和我,都不能死,显然,这类的事件上,有的人达成了目的,有的人没有达成。
  没有人能拥有“舍已救人”的光荣,也没有人想拥有“舍已救人”的光荣。同样,没有人能拥有“烈士”的光荣,也没有人想拥有“烈士”的光荣。只是有些事我想做而没成功。
  人肉炸弹可以说是舍已杀人,实际上,在“生或死”的选择的自由度上,人肉炸弹并不比普通的自杀者更大,并且,有一些更加显然的欺骗或逼迫让人肉炸弹事件得以发生,请看下面的短文:
  人肉炸弹,做?还是不做?这是一个问题。
  我一直以为自己很勇敢,不怕死,现在想来这不过是纯粹的幼稚。                                                         
  “活着还是死去?这是一个问题。”其实,我从来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这是一个想都不用想的问题,因为我现在还活着。
   就在一分钟之前,就在接那个尾数139的电话以前,这都是想都不用想的问题,
   他们绑架了灵儿。
   尾数139的电话:
   “我是圣战军团的”
   “现在,你女儿在我们手上”
   “你必须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炸死规定的人,并且,要表现出规定的情绪。”
   “否则,我们只好让你12岁的女儿来完成你未完成的工作。”
   “我们可以提供炸药,但要另外出钱买。”
  我在这只是想说,人要是邪恶起来,还真有人这么邪恶。而一个具体事件的背后的欺骗和逼迫,不为我们所知,但我们总在做出判断,并自以为是。但很显然,一个人即是自愿地做了人肉炸弹,也决不是理性的。
  有的人说,人的目的是死亡,问题是,如果死是人的目的,每一个人显然随时都可以达到这个目的,但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想达到。
  也有人说,一切都是虚幻,但如果从十层楼上跳下也是虚幻,我们为什么不肯跳?
  有人说活着不是目的,活着另有目的,那是因为活着在通常情况下是一个已经达到的目的,是想都不用想的问题,这时候,人会去追求新的目的。一旦不期而来的灾难,疾病将人推到死的边缘,这时候我们才意识到,活着是每一个人的最大的目的。
  
  总之,活着必须被确定为一个目的,一个真实,一个意义,要不,我们没有理由活着。
  
  自由
  有人说,人是没有自由的,每一个人受制于肉体的本能的生理需要,只能生活在枷锁之中。这当然只能是一种暂时的思想,实际上,这种说法中的“自由”是无条件的自由,一种概念延伸的想象的自由。但并不存在无条件的现实,好比数,我们根据一定的规则确定了数的概念,同时心中会想到一个“无穷大”的数的概念,但这个无穷大的数其实并不存在于现实中;许多哲学上的争论不休的问题不过是思维的表达符号和思维的本质之间的矛盾,与其说是哲学问题,不如说是语言学问题。而且,随便一些事件,都能用“阴阳相生”“物极必反”之类的来得到总结和解释,但这毫无意义。
  把“肉体的本能的生理需要”当成枷锁,是不成熟的思想,如果你愿意,这枷锁现在就可以不要,但有一个问题是,没有肉体的精神虽然可以想象,但我们并不想接受这个“充分自由”的自己,因为除了想象之外,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没有肉体的精神能够存在;相反,我们对于肉体的消灭有一种最强烈的本能的恐惧,正是这种恐惧和人的对无肉体的精神的可想象性,让人类产生的宗教。
  每一个生命体,都必须接受一个有条件的现实,人显然不例外。对于每一个人来说,自由只能是在现实的条件下活着,并活得更好。
  因为每个人是一个独立的存在,所以每个人对自由的感受并不一定是相同的,但由于人有相同的的生物本能和需求,所以在最基本的需求上,自由的感受是一至的,比如,饥饿是让人难受的,而且,我们也都知道人是会饿死的,所以,我们都会想拥有更多的食品,以保证我们有不饥饿的自由,也许有人会想,鬼才会想拥有一生都不会饥饿的食品呢,我们只要有足够的钱就行了,是的,但这是有条件的,如果钱不能买到食品,钱就毫无意义,正是赖于社会化的条件,钱才能让人们在绝大多数的时候买到食品,有钱=有食物,这是有条件的,当然,不仅仅是食品,人类生存的必须品,水,空气,生病的时候,药品也很必须。在一定的条件下,一个沙漠中的旅人只能放着黄金不要,而一定要带够水和食物,平时你并不要药品,但生病且必要的时候,钱肯定用来买药,并在所不惜。因为水太重要了,以致人们选择生存环境的时候,首先要考虑的就是水,而回避了没有足够水的地方选择了水充足的地方生活。正因如此,人类历史的多数时候,人们倒并不因为水的缺乏而感受到不自由。食物成为人类过去为生存劳作的第一目的。
  (待续)
作者 :寂寞的光 时间:2012-01-13 18:28:00
  有深度
作者 :荷小蕾 时间:2012-01-13 18:50:00
  读后思维开阔!
  期待下文。
作者 :高山对虾 时间:2012-01-14 20:32:00
  肉体消亡,精神也随之消失,曾所谓“人死原知万事空....”,只有革命时期的共产党员们,在面对敌人屠刀时,才能够大义凌然地只留“主义”而放弃肉体。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