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社会那点事]饶是林冲亦低头,何况小杨武

楼主:逆行斋主 时间:2011-11-10 10:18:06 点击:1617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饶是林冲亦低头,何况小杨武
    
    10月23日晚,深圳宝安区西乡街道,一位联防队员手持钢管、警棍闯进一间小店,一通乱砸后,对老板娘进行长达一个小时的毒打和强奸。她的丈夫杨武则躲在几米外,不敢做声,一个小时后才悄悄报警。甚至在打电话报警时,都吓得哆哆嗦嗦,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
    无疑,这位最窝囊的丈夫,成了人们指责的对象,因为他的行为的确突破了常人眼里的道德伦理底线,缺少了那怕一丝男人的血性。人们“哀其不幸”。
    但,是否可以“怒其不争”呢?
    不得不问一句,他怕什么呢?
    有人说那位联防队员身高1.80米,平素为人凶狠,横行霸道;而这位最窝囊的丈夫1.60米,一贯老实巴交,胆小怕事,打不过那个恶棍,只好忍气吞声。
    不由想起另外一个人物,《水浒传》里面大名鼎鼎的林冲。
    这林冲,可是《水浒传》里面最有名的大英雄,上梁山之前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上山后名列五虎将之一,武功高强,生得豹头环眼,燕颔虎须,人称“小张飞”。
    按说,这样一位英雄,如果遇到别人调戏自己的妻子,而且是三番五次,理应拔刀相向,不会有什么顾虑吧。
    事实恰恰相反,有顾虑,而且顾虑得很。
    《水浒传》第七回写到,高衙内调戏林娘子,林冲本来要打,“却认得是本管高衙内,先自手软了”。
    后来,陆谦使坏,把林娘子骗至家中。这段描写有一个细节特别有意思:林冲跑到陆虞候家。抢到胡梯上,却关着楼门。只听得娘子叫道:“清平世界,如何把我良人妻子关在这里?”又听得高衙内道:“娘子,可怜见救俺!便是铁石人,也告的回转。”林冲立在胡梯上,叫道:“大嫂开门!”
    明明妻子就要被人玷污,作为丈夫的不是一脚踢开门闯进去,而是“立在胡梯上,叫”,一个“立”字,活画出林冲当时的忐忑心态,这和杨武的做法,也相近不远了。
    奇哉怪也。
    是林冲打不过高衙内吗?肯定不是。
    只是因为高衙内是高俅的干儿子,高俅是当朝太尉,一品大员,况且又是林冲的顶头上司。
    所以,林冲怕的不是高衙内,甚至也不是高俅,怕的是官府,怕的是衙门,怕的是权力。
    《水浒传》里面还有一处描写,写殷天锡霸占了大周柴世宗嫡派子孙、小旋风柴进的叔叔柴皇城的庄园,还把柴皇城打死了,后来还连带柴进打进死牢。而这个殷天锡,依靠的是他的姐夫、新任知府高廉,而这高廉,则是高俅的叔伯兄弟。
    由此可见,面对权力这只张牙舞爪的老虎,无论你是平民(武大郎),还是官员(林冲),乃至曾经的贵族(柴皇城、柴进),都有可能成为老虎口中的食物、爪下的祭品。
    面对这只老虎,怎么办?
    一种办法,和武松一样,把老虎打死。就像可爱的黑李逵说的那样:“条例!条例!若还依得,天下不乱了!我只是前打後商量!”
    另一种,就是乖乖地献上子女玉帛,就像中国老百姓几千年来一直过的那样。
    换句话说,不是打人,就是被打;不是吃人,就是被吃;不是做奴隶,就是做奴隶主;不是做暴民,就是做顺民;不是做杨武,就是做杨佳。
    就在这两个极端的轮回中,中国从茹毛饮血的洪荒时代,走到今天;中国老百姓从“长幼侪居,男女杂游”的野蛮时代,走到今天。
    我们会怎样走下去?
    一个社会,如果有殷天锡,有高廉、高俅,就一定会有柴皇城、林冲、杨武,也一定会有李逵、杨佳。面对高衙内手软的林冲,也会成为草料场里杀人不眨眼的嗜血林冲:“把尖刀向心窝里只一剜,七窍迸出血来。将心肝提在手里。”也许今天拨打110的手机,明天就成了一把砍头的利斧。
    君不见,利比亚的皮卡和冲锋枪吗?
    十分喜欢那个牛仔气十足的小布什,他曾发表过一段十分精彩的讲话:“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因为只有驯服了他们,把他们关起来,才不会害人。我现在就是站在笼子里向你们。”
    把中国的“老虎”关进笼子,是我们这一代人应该承担的历史使命。
  
作者 :安琪的伊甸园 时间:2011-11-10 21:28:00
  这使命和艰难呵!
作者 :绿洲68 时间:2014-01-03 10:03:00
  @逆行斋主 http://club.china.com/data/person/059/03/50/4_list.html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