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书影]落头民

楼主:王雁2006 时间:2012-11-17 18:56:54 点击:1349 回复: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落头民
  
  
  暮秋的庭院散落满红色和黄色的叶子,一个丫环装束的少女手执扫帚,正在细细清扫。
  霜日明霄,天清似水。此时方是早晨,宅院的主人,吴国将军朱桓却已起身,悄无声息站在少女身后不远处的屋檐之下。
  朱桓眼望她弯腰劳作的背影,一副严肃的神情,似在思索什么重大的问题一般。
  过了一会儿,少女猛回身看到主人,又见主人脸色严峻,吃了一惊,连忙上前跪倒:“将军,我……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惹您生气?”
  朱桓摇摇头道:“起来,我并非怪责你,只是想到了一件事情。”
  “那就好了,”少女慢慢站起来,微笑道,“小离自蒙将军收留以来,什么都学不会,一心只怕将军生气。——将军有什么忧心之事,能不能让我稍稍分一点忧呢?”
  朱桓淡淡一笑道:“你啊,一个小女子,能为我分什么忧。你扫了这么久,也该累了,这就休息去吧。”
  名叫小离的少女点点头,说了一声“谢将军”,转身离去。
  朱桓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房屋拐角处,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而已……可为什么……他们都对我说……”
  半年之前朱桓领兵南征,班师之时途经一座毁于战火的村落。不想在这尽成废墟、到处都是尸首的所在,却发现一个活着的少女。那少女不知在哪里躲藏了许多时候,居然并未罹难。但家人俱丧,无依无靠,如若不是被朱桓他们发现,过不了多久也必遭同样命运。
  若在平时,朱桓也未必会在意这种小人物,毕竟作为多年征战的大将,比这惨上十倍的情状也见多了。然而朱桓打量了少女一番,决定带她回去。
  军士们倒不诧异,因为南征的将领拿个把当地人回去作奴婢并非罕事。朱桓却暗中觉得少女有些与众不同,至于何处不同自己也说不清。
  他问少女叫什么名字,少女低下头去,轻轻地说:“小离。”
  朱桓不知“小离”两字到底是她的真名,还是她感于田园寥落,骨肉流离的惨痛,自己为自己遭遇作的一个注脚。
  不过这种问题本来就不重要,反正从此以后,小离就做了他的丫环,跟随他回朝,进入了他那所大府邸之中。
  刚开始的一两个月,小离与府中众人相处得还算融洽。可不久之后,其他丫环与仆人看她的眼神渐渐异样起来,同时一个有关她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的传言渐渐传开。
  与她同屋的丫环悄悄告诉别人,这个自南疆来的少女,一定是个妖怪。
  那丫环脸色煞白地形容说:自己有一次凌晨醒来,发现睡在一旁的小离有些异样,凑近一看,却发现被中躺着一具无头的躯体!她惊恐地呆在当地,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这时,头顶的窗子一声轻响,被什么慢慢推开,随即有个圆形的东西飞了进来。她抬头细视,那是一颗人头。人头在空中像飞鸟一样转了半个圈,缓缓降落,凑到躯体的颈子上,二者很快合而为一。
  她听着耳边小离的呼吸之声渐强渐稳,心中却乱成一团,似乎置身于噩梦之中。
  等到天色渐明,小离打个长长的呵欠醒来,揉揉含糊的眼睛,向她笑吟吟地询问现下的时辰,又回复了可爱少女的模样,实在难以将之与昨夜的诡异情形联系起来。
  可是那一切她亲眼所见,绝对绝对不会看错,肯定不是在做梦。
  众人听她说得玄乎,也是半信半不信的,正纷纷发问,忽见小离走来,便一齐住口。
  小离像往常一样含笑一一招呼,丝毫没有觉察众人略显别扭的神气。
  当天晚上,几个好奇心强或是怀疑得厉害的仆人放不下这件事,男人家不好窥看姑娘们睡觉,一合计便叫两个仆妇晚上趴在她窗下,察查可有怪异。结果便是第二天众人越发相信小离是妖怪的说法了。
  后来更有人讲,自己半夜曾瞥见窗外有圆球形状的东西飞过,定睛一看仿佛是颗人头。……幸亏那怪东西没有飞进屋来,不然就生生唬杀人了。
  就在不久前的数日,朱桓隐约听见仆人议论,心疑之下叫了几个仆人来问起,于是听到了所有——也许还经过一番大大的添油加醋——的传言。
  此时朱桓看着脚下的几片落叶,始终无法释怀。虽说那女孩平时一无异状,但传言已经说到这个份上,总不会空穴来风。
  也许,确实该查个明白。
  一阵风吹起满地红红黄黄的叶片,朱桓感到微冷,返身回入了屋内。
  ……
  傍晚时分,小离一如既往倦乏地走进自己住房,洗了洗脸,除去鞋袜准备睡下。
  最近那些哥哥姐姐怎么了,都不愿和我说话,老是用好生奇怪的眼光瞧我。然而我的脸一点也不脏,我也没说错过什么话啊。莫非因为我是从南疆来的,和他们终归有些不一样……可这个我也没办法,我从小周围的人都是如此啊。
  小离这么想了一会儿,困意袭来,裹紧被子睡着了。
  与此同时,朱桓走到她门前,早已悄悄侯在一旁的仆妇会意,上前压低了声音道:“将军,她好像刚睡熟,您进去……可千万小心一点,别惊动。”朱桓点头,轻轻拉开房门进去。又带上了门。
  微弱的月光从窗隙中透入,床上少女侧身而卧,长睫下垂,一缕青丝横过脸面,在颊上投下一道黑影。她的呼吸很匀净,睡态透着与她年纪相当的稚气,似乎比白天看到她时还要讨人喜欢。
  朱桓见她毫无古怪之处,不禁怀疑传言的真实与否。
  就在一切看上去都安祥平和之时,变化陡然间发生了。
  小离头两侧一双耳朵忽然同时一动,逐渐拉长,越来越像一对翅膀的形状,当耳朵的大小看起来足以带起她的头颅飞翔时,便一齐扇动起来。等到双耳扇动了十来下,小离的脖子中间出现了一条黑黑的缝隙,却没有流出一滴血。缝隙迅速扩大,很快头颅即与身体彻底分开。
  朱桓默不作声地注视着这一切,一动不动。并非他淡定自若,身经百战的他此时与那些仆人的反应毫无二致——呆掉了。
  那头颅像一只初醒的鸟,又扇了几下翅膀形状的双耳,便飞了起来,熟门熟路地升到窗前,推开窗,向着外面的夜色飘然而去。
  朱桓一切都看到眼里,心中迷乱,只有五个字清清楚楚:
  传言,是真的。
  房门忽然吱吱呀呀打开,朱桓一惊而起,只见几个仆人仆妇探头进来,其中一人问道:“将军……您都看清楚了?”
  朱桓缓缓点了点头,转过去一言不发地近前察看床上没了头的少女。
  一仆人见状忙点起蜡烛,火光下看得分外真切。少女的颈中齐齐而断,毫无血迹或者其他什么流下,倒似在断开的瞬间尽皆凝固了一般,气管的所在隐隐尚有气息透出,微如丝缕却绵绵不绝。
  一个仆妇近前揭开被角,伸出一手探了探她身上:“身体比平时冷了好些,只心口尚有热气。”
  朱桓点头道:“知道了。咱们等天快亮时,再看会如何。”
  ……
  几个时辰已过,东方微露鱼肚白,天就要亮了。
  小离的身体依然一动不动地卧着,不靠口鼻微微呼吸。
  窗外又是喀地一声响,众人知道那头很快便要推窗而入,都不由得神色微动。
  一个仆人忽然一跃而起抢到床边,使劲将被子拉上,严严盖住了她头颈的断面。朱桓见状一怔,似乎要阻止,但终究还是不动声色,静观其变。
  窗户打开,那颗头扇动着一双耳朵飘然而下,敛翼落向头颈所在的位置。
  众人目不稍瞬地盯着。只见头颅碰到了被子,似乎吃了一惊,一鼓耳朵升起数寸,在低空中徘徊游移,寻找着脖颈,却一无所获。过不多时,头颅似已力量渐失,颓然坠地,又不甘心地扇翅跃起,如此数番。
  头颅的口中开始轻微地呻吟,声音不大,却似乎极为痛苦。而床上的身体也发出咻咻的急促喘息,虽隔了厚厚一层被子依然清晰可闻。两方都是一副既焦急、又力不从心的样子,似乎很快就会死去。
  朱桓心下大感不忍。小离自从跟随自己以来,从未见她有过丝毫邪恶的表现,即使当真为妖,也罪不至死。
  他沉吟片刻,倏地伸出手,揭开了被子。
  “将军?”旁边众仆惊道。朱桓摆了摆手,不令他们再说。
  那头颅失去阻碍,轻轻飞起,落在枕上,调整到正确的方位,凑上前去,与身体逐渐合拢,同时两只耳朵慢慢缩短。顷刻间的工夫,颈上的裂痕全然愈合,耳朵也恢复回小巧的原状。
  少女的气息渐渐平稳,神色恬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她很快就该醒了,大家都出去吧。”朱桓早已平静下来,说话时脸上流露出下定了什么决心的表情。
  ……
  “将军,您说什么?”小离难以置信地仰头看着朱桓,“您要……送我走?”
  “正是。”
  “小离做了什么错事,您要将我赶出去?”小离又吃惊又害怕。
  “你并无过失。小离,我问你什么,你一定要如实告诉我,不可有任何隐瞒。你到底是不是常人?”
  “我……”
  “你的怪异之处我已发现,旁人更是尽皆知晓,你也不用再瞒了。”
  小离脸上的惊惧渐去,换上一种落寞:“怪不得大家不理我了。我说吧,我……确实和一般人略有不同。”
  原来小离所居的南疆,有一种族,名曰“落头民”。其民与他人别无两样,只有一般怪异:每到夜间睡寐之际,头颅便会自动脱离身体飞出,四下游荡,至晓方还。而其间所去何地,所为何事,次晨醒转后本人却一无所知。小离当时所居村落即为落头民聚居之地,素来极少与外人往来。
  “将军,我真的不是什么妖怪。过去听家里人说,我们族人常为南征大将所得,最后多半下场不好,很多都给当成妖物处死或赶走了。将军收留我之后,我一直有些害怕,怕我也会落到这个地步。所幸您一直对小离很好,并没有将我视为异数。不想……我的秘密终于还是守不住。”
  小离忍不住掉不泪来,又道:“将军,您还是对小离很好的,当时您发现我身首分离,如果要杀我,不过一举手之劳。可您还是容得我活了下来。如此,我已不胜感激将军之德。”
  朱桓忍不住问道:“一举手之劳……假如你的头受阻,无法接回身上,是不是就会丧命?”
  “是的。曾有族人身首分离之时,被人以铜盘覆住脖颈,到凌晨头颅接不回去,不多时便即气绝而死。在夜间头颅自可四处飞行,但日出之前务必回到身上,一刻也不能拖延。——将军,您还要赶我走吗?我虽说与人不同,但落头之事并不会伤及他人啊。”
  朱桓想了想,抬眼正容道:“小离,你想不想回家?”
  小离垂首道:“回家?……我的家早毁了。现今我已把将军府当成我的家。可是……这里大家都拿我当妖怪,我……”
  朱桓道:“因此我想,让你回到你的族人之中,也许较之待在一群不能理解与接纳你的异乡人里,要好得多。过得几日,我会派人送你回南疆,找一处落头民聚居之所,好生安顿你。”
  小离闻言拜伏于地,不知该说什么,半晌方道:“谢将军。但是离开将军,小离也会舍不得的,将军一直对我那么好……”
  朱桓温言道:“等你回去,在族人之中生活久了,自会慢慢忘却这短短几个月的事。”
  小离摇了摇头,坚定地道:“不,不会忘的。”
  ……
  归去,归去。
  此时正是雨雪霏霏的季节,朱桓站在府门口,凝望着少女远去。
  希望从此你在熟悉的人之中,能够快乐地生活下去。日后你记不记得我,都没关系。从今日起,我不是你的主人,你也不再是我的丫环。我们一个继续做朝中大将,另一个……但愿能变回南方山野间无忧无虑的女孩子。
  但愿如此,小离。
  
作者 :坊廊王 时间:2012-11-17 21:06:00
  先沙发,,,,,
作者 :最近很烦2012 时间:2012-11-18 13:17:00
  这样的事情谁看见都会受到惊吓,回到和自己一样的同类人中比较安全。
作者 :北方仁至义尽 时间:2012-11-18 14:43:00
  真的假的?
作者 :最近很烦2012 时间:2012-11-18 14:59:00
  真的很离奇
作者 :建筑工人世界流浪 时间:2012-11-19 10:34:00
  离奇的故事
作者 :一_捧_沙 时间:2012-11-19 14:46:00
  太吓人了吧
作者 :一_捧_沙 时间:2012-11-22 08:42:00
  其实吧,我很想知道头干嘛去了?约会?开会?
作者 :青春叨砷 时间:2012-11-23 08:48:00
  头的问题,还是读者自己去讲。
作者 :红雨杏儿 时间:2012-11-26 20:16:00
  嗯,很吸引人的一个故事,不过结尾是不是略显仓促?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