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此情可待成追忆

楼主:焘芫 时间:2014-08-18 22:43:08 点击:147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一)
  今天出伏了,下起了微微雨,一直不停,感受到了阵阵秋凉。很奇怪,今年的夏天感受不到一丝酷暑,所以觉得它过得好快,还没来得及整装待发地迎接它时,它却已离去,只留下阵阵遗憾。人就是这么矫情,热的时候期盼它早点离开,不热的时候却希望它来看望我们,让我们也感受一次汗流浃背。
  面对今天的天气,让我回忆起了七年前刚进大学的时候。时间好快,大学时光仍然历历在目。那时的青涩、黯淡仿佛还在我脑海中浮现,一切的生命都是鲜活的,可它早已披上时光快车飞逝了。逝去的早已逝去,它只会存在于人的记忆中,存在即是合理,如果连记忆也没留存在脑海中,那它也并不存在于人世间。我也并不知道我的脑海里存在的是什么,如果按成就来说,我的大学生涯还算是小有成就,奖学金也拿过,班干也当过,考上了研究生,认真学习过,勤奋过,努力过。可是这些对我来说都没有意义,我的记忆是遗憾,很多的遗憾。我感叹我没有疯狂过,没有和同学做过学生时代荒唐的事情,我没有让自己的人生光鲜靓丽起来,仿佛我的外表始终是黯淡的,缺乏色彩鲜明的一面。也在快毕业时把自己最宝贵的爱情奉献给了不值得的人,这一切在我看来,我的大学是遗憾的,是失败的。可是,我依然怀念着它,无比怀念,即使我知道,我永远回不去。

  (二)
  七年前的秋天,一片古铜色。因为我们的城市盛产铜,所以这个城市仿佛被铜色笼罩着,每当下雨时,同学们总会很担心地说:“千万不要被雨淋到啊,T市的雨都是酸雨啊!”这时我们也惊恐着,“呀,我今天刚洗的头啊!白洗了!”“我们在这城市要待四年啊,中毒了怎么办啊?”担心归担心,可是日子还是要过下去啊,我们的学长学姐刚入学时似乎也会像我们这样惊奇,而他们现在是如此地适应和淡定,看来我们的身上还是洋溢着初生牛犊的活力啊。那个时候的秋天,我们系里在排练走方阵和广播体操。为了迎接十月的运动会,运动会的主力军就是我们大一新生,我们满含着激情报名参加,之后就是每天的训练。给我们训练的是数学系的学长,他戴着黑框眼镜,皮肤黑黑的,仿佛也是古铜色,个子不是很高,1米74吧,但是整体看着很舒服,也很有领导力,每次他给我们训练时,我们女生的心里都是心花怒放的,他可是我们心中的男神。女生每次讨论他时也是一副花痴的表情,我也会和他们一样。我常常会想,如果找个这样的人去暗恋,然后像小说里写的那样默默地为他做一件事,然后去向他表白,也是蛮幸福的一件事。可是,我对他的感觉也只是小女生犯花痴吧,花痴过后还是一样。我很肯定大学四年我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而我刚入学时遇见的就是他,但我从没跟他提起过,也很少和别人提起,而他似乎也是吧,他应该也不会记得我吧。
  (三)
  刚入学,我提到的最多的就是父亲送我去学校。这是父亲做过的最让我感动的事情,虽说父亲有时不算称职,从小对我们的关心甚少,但他偶尔也会关心我们。每当他关心我们的时候,我们心里对他的再多怨言都会转瞬即逝,也许这就是父爱。父亲在我们心里的地位是任何人也取代不了的。大学入学,父亲也并没做什么很感动的事情。我们只是按照正规流程,他买了两张火车票,那是我第二次坐火车。需要六个小时,我整理的东西和携带的零食都是我和我妈整理的,爸爸根本不管我带了哪些东西,他不喜欢我带很多东西,上车不方便,也不喜欢我吃零食,他很讨厌我们吃零食。在火车上时我吃了饼干,喝了饮料,爸爸都没有吃。大概快到中午,饿的时候了,爸爸问我饼干还有吗?有的吧,但是不多了。我们是快到一点下的车,我肚子吃饱了,可是爸爸的肚子是饿的。一下车我们就看着指标上了校车,到了学校。一位学姐很热心地迎接我,带我去领被子、教学费、找宿舍,她一上来会问我是哪的,我说是滁州的,她高兴地说,我也是滁州的。一路上学姐的话很多,一个劲地介绍学校的情况。爸爸看到我认识一位老乡,又看她讨人喜欢,也感到欣慰了,而事实上,这个学姐在后面并没有给予我多少帮助。在去宿舍的路上,爸爸拖着我的行李箱,行李箱的一个轮子不小心坏了,也不知道是行李超重还是什么,它罢工了。不能拖着,我爸便把它扛在肩上,到底上身体不如以前了,刚走了一会父亲有点招架不住,放下来歇息一会。这时遇到了一位学长,就是我前面提到的学长,他和学姐不是一个班的,但都是学生会的人,所以比较熟。学姐叫住了学长,让他帮忙扛下行李。我爸也挺不好意思叫他帮忙的,可他的确热心地帮忙了。我的宿舍在四楼,他一直从小树林的楼梯扛到宿舍门口。爸爸也不知道如何表达谢意,用了男人的方式——递给他一支烟。本来我以为我见到的学长是很普通的一位,后来没想到他无论从外表还是人品,还是能力来说,都算是佼佼者。
  宿舍里住着五位学姐,很显然,我没有和我们班的同学住在一起,因为我来得晚,我们的宿舍住满了,不过也有好处,我们班的宿舍是老式的,住着八人间,而我们的宿舍是六人间的,环境比较好。后来反而是我们班的女生羡慕我和GJ分配到了东区宿舍。安置完宿舍后已经两点多了,爸爸一定很饿,我也感觉到饿了,便一起出去找吃饭的地儿。那时都舍不得花钱,舍不得去饭店吃,认为很贵吧,我们看到有炒饭的,便进去要了两碗炒饭,一共是六块钱。吃完饭爸爸带我去找邮政储蓄,办储蓄卡,方便以后爸爸给我打生活费。一切弄完之后回到学校门口,学校门口对面是地摊,卖许多生活用品,爸爸陪我买了梳子、镜子、牙刷等一些用品。我清楚地记得我选的梳子是淡粉色塑料的,很软,1块还是1块5,不知是因为父亲陪我买的还是它真的好看,我很喜欢这把梳子。后来冬天去澡堂洗澡时把它弄丢了,为此我难过了好久,过后我买的梳子不是容易断的就是齿容易掉,再没有碰到过那把简单而又好用的梳子。最后父亲又把我送到宿舍,这时学校水房可以打开水了,看着女生从宿舍门口进进出出,父亲知道进去是不合适了,便跟我说他走了,去火车站买车票。我相信当时父亲的心里也是不好受的,他把我送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然后让我一个人独立地在这边生活,多多少少他是不放心的。他关照我的新室友,让她们照顾我些。这是我多么熟悉的,小学时爸爸送我去教室,老师他都认识,他会关照老师多多照顾我。初中时也是他送我去教室,找到我的位子,看到我的小学同学让他多多照顾我。高中时,他带我去报名领被子,由于大伯家在对面,他多少也放心些。而现在,他又把我送到了更远的地方,身边没有熟人,他该去关照谁?事实上他的关照也都是心理安慰,他对我是放心的,我在每一个阶段的表现都是很好,我的性格乖巧、成绩优良,这些对他们来说就是放心了。这也是我人生的最后一个阶段有父亲如此照顾着我,从此以后我的路都是自己走了,我不能再依靠着谁,父亲也无法再关照着我。我永远记得夕阳下父亲转身离去的背影,我当时真的很舍不得他离开,可我知道他不得不离开,我好后悔,为什么我当时要克制我的感情,为什么我不能任由我的性格去父亲面前撒娇,就像我小时候一样。为了让父亲放心我,也为了让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不那么难堪,我就这么任由父亲走了,他说,他买到票会打电话给我。晚上,爸爸打电话跟我说没买到晚上的票,第二天就走,他晚上就在火车站附近的旅馆住下,然后说了关照我的话。我嗯了一声,然后也没说什么就挂了电话,晚上也没想去看看爸爸。现在想想,那晚上爸爸的心里也是一番滋味的。
  亲近的人一般都羞于表达情感,我至今没有跟他提起这件事,他也没有记住这件事情吧。今天晚上我不知为什么会回忆这么多,既然回忆了就该好好把它记下,在写的过程我也在慢慢回忆,我十分惊讶我能记住这么多细节的事情,如果不去写,我可能连这么多宝贵的东西都淡忘了,这对我来说比丢钱都更加遗憾。
作者 :坊廊王 时间:2015-01-31 21:55:00
  好长,,一会再细看,,
作者 :北交金宁波营业部 时间:2015-11-01 11:05:05
作者 :带你逛夜店丛 时间:2017-02-18 23:55:24
  不当皇帝的李煜还会写出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的句子吗?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