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书影]李寄斩蛇

楼主:王雁2006 时间:2012-11-22 17:52:29 点击:1899 回复:1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李寄斩蛇
  
  
  
  将乐县的居民李诞很早就回到了家里。与妻子和大小六个女儿吃过饭后,女儿们都去自己屋内做针指或是玩耍睡觉了,只余下李诞两口儿在堂屋之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些闲话。
  “听说今年送给蛇妖的女孩还没有准备好。”
  李诞与妻子说了一回,忽然想起几个时辰前在街市上听来的消息。
  “我不明白,为什么非要将人家好好的孩子送去喂蛇呢,听着都不忍心。有的孩子不过和咱们的寄儿一样年纪,就这么没了,多令人难受啊。”
  妻子闻言叹息道。
  李诞也叹道:“你不忍心,别人难道就忍心了?只是每年如不与一个女孩为祭,蛇妖就会让整个东冶地区都无宁日。——你还记得十余年前的情形么?那蛇妖自庸岭上下来,足有七八丈长短,十多围粗细,四处横行,伤人无数,听说都尉以及诸县的县官都被咬死了好几个。那时寄儿还抱在怀里,咱们每日不曾出门一步,到了夜间严闭门户,一家八口挤在一间屋内,不敢有片刻分离。有时我想出去弄点食水,你死活不放我走,说家中就我一个男人,出了事怎么办……”
  妻子想着那时情状,也兀自不寒而栗:“有几日听闻蛇妖已经来到了将乐县外不远处,我们娘儿几个吓坏了,稍有风吹草动就失了魂似的——不过有一事令我十分惊奇,寄儿这孩子却半点也不害怕,照吃照睡。大家都面如土色,她却兴高采烈,在我怀中咿咿呀呀的,一双小手不住拉你胡子玩儿。事后回想起来,大家都觉得这小娃儿一定不寻常。”
  李诞微微一笑:“再不寻常,她也只是个小丫头啊,比不得男子汉大丈夫上阵杀敌保家卫国——我只盼她嫁个好人家,一生幸福平静就足矣。”
  夫妻俩谈谈说说,不觉夜深。他们谁都没有发现,堂屋门外不知从何时起悄立着个身影,一动不动地听着他们所谈论的内容……
  约莫十三四年前,东越闽中几十里高的那座庸岭,西北面的山缝中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蛇妖。
  开始那蛇妖还只祸害岭上往来的行人,后来局面越发不可收拾,方圆百十里的居民都常常遭殃。起初官府还不太重视,不久蛇妖猖獗咬死了几个官吏,官府紧张起来,拿了牛羊祭祀蛇妖,求其作罢,却毫无半点效验。
  那蛇妖修炼日久,颇有些灵性,有时托梦给现任都尉,有时下令于巫祝,命当地人每年八月初旬拿一个十二三岁的女童来献祭与它,否则便继续为患。与此同时它扰乱得愈来愈凶,不仅吃人伤人,还以妖力制造传播疫病,无休无止。最后都尉无法,只得派人征求奴婢生养的女儿,或是罪家之女,事先收养,每逢祭祀之期,便将女孩送至蛇妖所居洞口,蛇便出洞来自在吞食。
  如此九年,已有九个女孩充当了祭品。
  而今年眼看祭祀之期将至,合适的女孩却一直没找到,上至都尉下至百姓,都颇以此为忧。
  “一生平静……可是以最近的情况来看,那蛇妖过不了多久只怕要复出为患,今后会如何……谁也无法断言啊。”
  李诞说到这里,一股愁意缓缓泛上脸来。妻子也叹了一口气。
  “爹爹,妈妈。”门外忽然响起一声甜净清脆的嗓音,听起来稚气未脱。
  李诞正要说话,屋门已被推开,大步走进一个神采奕奕的女孩子,正是他们最小的女儿李寄。
  这孩子年方一十三岁,自会走路起便远较其他女孩胆大,到四五岁上更是比同龄男孩还要顽皮十分。再长大得几岁便不喜女红针指,成日里跑出去跟随那等江湖人物习练武艺,抡刀使剑无所不至。李寄甚是颖悟勤奋,虽然年纪不大,身手却已了得。
  父母实不愿她如此一味效仿男儿行径,却也不能禁止,只得严令她不得四处行走生出事端。李寄倒也听从父母之诫,然内心时常深以“英雄无用武之地”为憾。
  这天饭后,李寄的几个姊姊各自做各自的事,只她闲得无聊。见父母不知在说些什么,悄至门外听时,却闻得方才一篇关于蛇妖的言语。
  李诞夫妇素知幼女艺高胆大,极易多事的一个人,因此这类话题从未在李寄前提起过。此时他二人忽见女儿直入屋内,不知她来意,心中暗自疑虑,四只眼睛一齐望向她。
  “爹爹,妈妈,你们方才说到什么蛇妖,好像是个很坏很厉害的家伙。为什么大家不想法子消灭了它?”李寄问时,一双清炯炯的大眼看着父亲。
  李诞摆摆手:“寄儿你还小呢,又是个女孩子,这些事该由爹妈操心才是。时候不早了,快去睡吧。你不是每天都要很早起来练剑吗?睡得太迟身子会吃不消的。”
  李寄上前一步,皱着小眉头道:“不,爹爹,不要再用小啊、女孩子啊来说我。寄儿天天练功夫,可不是用来胡闹疯玩的。我一直想用我的功夫做一两件大事。爹妈说到蛇妖,不正是一个机会么?”
  李寄的母亲一下子紧张起来,向着李寄道:“寄儿,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寄忽然满脸的严肃认真,一时简直不像一个半大孩子,下定决心般道:“今年八月初旬,我要去庸岭蛇妖洞。”
  “不可以!”
  李诞夫妻几乎异口同声地说,李诞更是霍地站起身来,难以置信地望着女儿。他不告知女儿此事,便由于料定她听到后必会做出不安分的事来。却不想女儿竟如此冲动,轻率地决定要亲去庸岭——去又能如何,还不是填蛇妖的肚子?
  “寄儿,你怎么起这种念头?你虽身有武功与常人不同,但以人的武功抗击妖的法力,还不是以卵击石?况且,你原本就丝毫没有去祭那蛇妖的必要,蛇妖的祭品都是奴婢与罪家之女,和我们决无半点关系。”
  “可是爹爹,难道那些女孩就不可怜了?爹娘方才提到她们都大感不忍,那些女孩被蛇妖吃掉时又该多害怕啊。要是不杀了蛇妖,难道就这么年年让无辜的女孩去送死?寄儿相信,我会终结这种可怕的事的!”
  李寄的小脸涨得越来越红,两只手攥得紧紧的,指节都握得发白了。
  “寄儿,不管你怎么说,我们都不会答应的。终有一天官府会消灭那蛇妖,不用你一个孩子去当英雄。”
  “终有一天,那又是多少年后了?又有多少可怜孩子要被那坏蛋蛇妖吃掉?”李寄更加激动。
  “寄儿,无论如何,妈都舍不得你冒险。”
  李寄听母亲这么说,神色慢慢平静,认真地一字一句说道:“爹爹,妈妈,不要再劝我了。爹妈生了我们姊妹一共六人,却没有一个男孩子。虽然爹妈一直对我们十分疼爱,并没有嫌我们不是男孩,可我还是明白,在爹妈心中,六个女儿,总归还是比不上一个儿子的。妈妈给我讲故事,说当年有个孝女缇萦救父。如今家中并不富足,却需养育我们六个,我空有武艺,却不能以此为父母做些什么。我想,我去寻那蛇妖,幸得胜它,便能令东冶之地从此安宁;如不幸遭其毒手,官府所给抚恤也足以供养全家。希望爹妈能允许我一试。”
  李寄的父母爱惜女儿,仍是坚决不允。
  李寄见无计说动,也不争闹,表情松缓下来道:“既是爹妈不愿,寄儿也不再作要求。已经这么晚了,爹妈快些睡吧,我也回房去了。”说着行了个礼,转身而出。
  “唉,这孩子,越大越不安分。”母亲摇头道。
  “还好咱们将她劝住了。少年人易于冲动,只要等那股劲儿过去,也就没什么要紧。”
  李诞说着,与妻子一同归寝。
  李寄回到自己房中,在床边坐了一会儿,听得父母皆已睡下,五个姊姊也早就进入梦乡。她为了保险起见又等了好一段时候,料定父母睡熟不会听闻自己动静,便开始收拾。
  李寄点起油灯,从衣箱中找出到山间练武时所着的短衣,小心摊开,确定并无污垢破损后换在身上。又将干粮铜钱与一些零碎物什包了个青布包袱背好。本来想拿柄长剑,转念一想又放下,另将一把数寸长短的匕首系在腰间。
  忙完这些,李寄仔细检看一番自己身上的打扮,确定一切都毫无拖泥带水之象后,一口吹熄桌上油灯,轻手轻脚向门外走去。路过父母与姊姊的屋外,李寄不由自主地停步片刻,方才继续前行。她走到一扇扇门户之前,十分利落地开门、开锁,自始至终不发出丝毫足以将人惊醒的动静。
  李寄站在家门外,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自己生活了十三年的,简朴而温馨的家。身上来自那里的暖意还未散去,而前路上的夜色,已经开始营造一种猜不透会如何的寒冷气氛。
  “虽然如此,但我是不会后退的。我已下定决心要做一件事,决不因为感到了一点冷意就从此改变。”李寄不知是对自己还是周遭整个天地,低声而坚定地说。
  “爹爹,妈妈,姊姊们,明日早晨,不要为寄儿担忧。我相信我此行定能成功,你们也要相信。万一我真的没有回来,姊姊们,一定要替我对爹妈尽孝。不过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做,那样,至少不会有后悔。”
  无边的夜色中响起女孩远去的脚步声,起初带着一点迟疑,不久便逐渐轻快起来。每一步,似乎都踏碎了漫漫黑夜的一寸执念。
  
  最近东冶都尉感到特别烦恼。眼看再过几天就该给蛇妖上祭了,蛇妖所要的女孩尚无半点眉目。可以征求的人家都没有女孩,有女孩的人家又不能征。
  那该死的蛇妖到时饿了肚子,非大肆闹事不可。没准哪天就直闯过来,将本都尉变为又一位因公殉职英勇捐躯的都尉大人。就算它一路吃百姓吃饱了不打本都尉的主意,朝廷事后算账我也逃不过去啊。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这这这……这可如何是好?
  都尉坐在公堂上,手扶额头心下发闷,两旁的下属官吏更是一声不敢吱,生恐一个不小心做了都尉的出气筒。公堂之中一片沉寂,惟闻众人呼吸之声。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安静。都尉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小吏匆匆忙忙奔了上来,神情古怪,似乎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
  都尉这些时日忧心忡忡,早已听了风便是雨,一见小吏的慌样,心下大惊:“莫非蛇妖晓得我们拿不出祭品,已经开始闹了?!”连忙一叠声问:“什么事?”
  小吏喘了两口气,禀道:“都尉大人,门外来了……来了一个……”
  都尉惊道:“来了一个什么?”
  “来了一个……一个……女娃儿……”
  都尉吁了一口长气,心说你这家伙真没出息,一个女娃儿就令你舌头打绊子,连累我也吓了一大跳。想到“女娃儿”,都尉忽然心中一动,问道:“那女娃儿什么模样,多大年纪,可有他人陪同?”
  小吏依然一脸异色,说道:“怪就怪在这里。她孤身一人到来,看起来也就十几岁的样子……她口口声声要见都尉大人,不知是什么来头。”
  都尉大感奇怪,道:“那就叫她进来罢。”
  小吏应了,出去传话。
  门外传来靴底一路叩过石阶的响声,那声音并不甚大,既快且稳,闻声便可想见声音主人的干练与做事时的举重若轻。随即门外昂首走进一个一身劲装的女孩。
  那女孩瓜子脸蛋,尖下巴颏儿,两眉入鬓,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神采飞扬,极为灵动,秀美的五官隐隐透着英气。她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身形却挺拔修长,显得蜂腰猿背、鹤势螂形,十分引人注目。女孩的衣着打扮颇为简洁利落,似是练武之人的装束,腰带上插着柄短短匕首,此外别无携带兵刃。
  都尉看着眼前女孩,揣不透她来意,正要发问,女孩已抱拳行了个礼,朗声道:“听说都尉大人忧心于蛇妖之事,我李寄情愿去庸岭见那蛇妖,不知大人可准?”
  都尉听她开门见山说明来意,又是如此一番言语,大感难以置信,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李寄继续道:“我去见蛇妖,假充作上祭的祭品,引蛇妖出来,随后尽展平生之能与它相斗,或可为东冶除此一害。”
  都尉露出极为讶异的神情,结结巴巴地道:“你……你去?就……就凭你……一人?”
  李寄朗声道:“没错。”
  都尉连连摇头:“小孩子家别说大话,想当年以整个官府之力尚奈何蛇妖不得,何况你?”都尉这么说,两旁众人纷纷应和,尽皆望向李寄,想看出她究竟是头脑冲动呢,还是当真有几分能耐。
  都尉见李寄并不答话,只道她心中怕了,于是面露轻视道:“瞧你一个小姑娘,就算会点儿粗浅功夫,只怕也没几斤力气,哪里是蛇妖之敌?还是赶紧回家去吧。”
  李寄闻言微微一笑,躬身道:“既然都尉大人不答允我,那就告辞了。”往旁边一让,转身便要走出。
  堂上众人忽然“咦”地一声,目光齐齐射向李寄适才站立过的地方。只见坚硬如石的青砖地面之上,出现了两个深及数寸的足印,与李寄鞋底的大小形状毫无二致,便似有人精心依照她鞋底的样子雕刻而就。都尉一呆之下想起,能不动声色地在砖地之上踏出足印,非有极高明的内功不可,看来此女果真身怀本事。
  他抬起头来,见李寄走得甚快,已出门外,忙扬声叫道:“请你……请姑娘回转。”
  李寄听得身后叫声,止步回头。都尉已经收起了轻视,起身恭恭敬敬迎她复至堂上,亲自掇坐具放好请李寄坐下。
  李寄坐定,笑道:“都尉大人现下相信我了罢。”
  都尉微感惶恐,连声说了十几遍“有眼不识泰山”之类的谢过之辞,又道:“不敢慢待了姑娘,请在此等候数日,下官会将一切准备齐全,姑娘尽管放心。”
  李寄道:“别的事不用大人费心,李寄只向大人讨两样物事。”
  都尉忙道:“不知是何物事,下官这就去备好。”
  李寄一双乌溜溜的眼珠转了几转,望向都尉道:“其一,我要一把大人所能找到的最为锋利的长剑;其二,我要带一条凶猛的猎犬同去。”
  都尉点头道:“这两件事都容易。姑娘还有何吩咐?”
  李寄沉吟片时,轻声说道:“如若我事不成,望都尉大人善视家父家母。”
  都尉默然。他虽见识了李寄本事,但是李寄此行能否除去蛇妖,都尉还是感觉心中没底。不过就算这女孩子去白白送了命,也是她一个人的事,至少本都尉的贵体并无被食之虞。左右是她自己心甘情愿,没有人逼她。于是都尉点了点头,答应下来,转身吩咐属下即刻去为李寄挑选宝剑和猛犬。
  李寄坐于一旁,自顾自摘下腰间匕首,拔出来细细擦拭一遍。又将匕首举至面前,伸左手拇指与中指轻轻弹了弹雪亮的剑身,铮然有声。
  很快就要一试锋刃了,我已经作好了准备,此刻。
  光阴迅速,转眼已到八月初旬祭蛇之期。
  李寄背负利剑,带着猛犬往庸岭而去。都尉事先派了几名小吏陪同,但几人尽皆胆小,一听“蛇妖”二字便连打哆嗦,匆匆将李寄送至庸岭西北蛇妖洞边一座小庙门前,忙不迭地要下岭。李寄心知这等人留下了也是碍手碍脚,于是令几人将供奉蛇妖的其余物事放置停当,即刻回去复命。
  几名小吏战战兢兢地完成之后,生怕蛇妖自洞中窜出来噬人,连告辞的话也没有说完,就仓皇逃下岭去。他们边逃边念叨,小姑娘,你既然来了,就好自为之吧,恕不奉陪。
  李寄看都不看他们的背影,取出几人携来的数石米糕,以蜜糖拌得甜香扑鼻,置于蛇妖洞口数丈之处。
  她一放好米糕,立即回身进入小庙,将背上长剑解下抱于怀中,在直对庙门的蒲团上坐下,闭目调息,倾听庙外动静。那猛犬似乎也知道将有利害对手到来,全神戒备地守于李寄身畔,不声不响。
  其时正当秋月,凉风自小庙门窗直入,吹得李寄的发梢微微飞动。庙外漫山红叶,有如火焰,又如鲜艳的血色。一种肃杀的气息在整个庸岭上盘旋笼罩,渐渐下降至每一寸土地之中。
  万籁俱寂中,忽闻得一阵极其细微的簌簌之声,山间百鸟惊飞而起,纷纷远避。
  李寄猛地闪开眼来,抬头望向庙门之外蛇妖洞口的方位,右手按住剑柄。她身边的猛犬也警戒地竖起耳来,蓄势待发。簌簌的响声从蛇妖洞中传出,越来越清晰,李寄双眼不敢稍瞬,紧紧盯着洞口,开始的些微紧张很快消失,大敌当前,她的心却静如止水,只余坚定而无畏的信念。
  幽黑的洞口陡起一阵腥气,探出个巴斗大的青色蛇头,如电的眼光四下扫了扫,便向着拌了蜜糖的米糕蜿蜒而去,张口便吞。
  李寄见蛇妖专心吃食,并未防备,心想再不出击更待何时,于是抬起左手向蛇妖一指。猛犬会意,忽然扑出庙门,直奔蛇妖。
  那蛇妖闻得身后动静,正要转头,猛犬来得极快,已至蛇妖身边,两排利齿一合将蛇妖拦腰咬住。若在平时,蛇妖也不把这等狗子放在心上,可此刻它正吃得高兴,不料居然遇袭,一时之间未曾反应过来。说时迟那时快,李寄如箭离弦般飞身而至,凌空扑下,人在半空便已抽出剑来,疾刺蛇妖背后。蛇妖被犬牵制住了,转动不灵,嗤地一声,长剑已刺入蛇妖身上。
  蛇妖惊痛之下,猛然间身子晃了一晃。李寄见情势有异,忙将长剑自蛇妖身上拔出,向一旁跃开。蛇妖又是用力一挣,全身倏地暴长,从头至尾几乎十丈长短,一颗蛇头足有谷仓那么大,每只眼睛径长二尺,直如两盏红灯一般。
  李寄一惊之下连退数步,只见蛇妖长尾摆动,重重击在兀自咬住它身子的猛犬头上,一条勇如虎豹的巨犬登时脑浆迸裂,翻身而毙。蛇妖回头张开大如屋门的口来,将犬尸一口吞之,吞时所露出的蛇牙有如一把把锋利的长钩,闪着白森森的慑人冷光。
  蛇妖吞下犬尸,居然毫不倦怠停留,身子一卷转向李寄攻到。
  李寄见它来势凶猛,不敢硬接,一跃而起避过。蛇妖一击不中,脖子在半空中绕了个弯,微微往后一缩,血盆大口向李寄身上咬来。李寄身甫落地,不及闪开,只得行险,举起长剑对准了蛇妖张开的大口。蛇妖若是一口咬下,固然能伤了李寄,却也不免咽喉中剑。
  蛇妖愣了一愣,侧头绕开来剑,长尾挥起直击,想要将李寄击倒在地。李寄见自己身周数丈都罩在蛇尾一挥的劲力之中,无论闪向前后左右均已不及,便再次运力飞身而起,足有二丈来高,蛇妖的尾巴从她足下扫过,尘土飞扬。李寄尚未落下,蛇妖趁着她上升之势已衰,又是一口咬来。
  李寄人在半空无所借力,见蛇妖极长,一段身子此时正悬在自己身畔不动,危急之中不暇多想,左手伸出,用力在蛇身上一撑,借这一撑之力飘了开去。蛇妖不及再击,李寄已先下手为强,左手猛地拔出插在腰间的匕首,双手各持兵刃,再度攻上。蛇妖此刻已不敢丝毫小觑于她,全力接战。
  一人一蛇来往上下斗得多时,蛇妖虽然凶猛,毕竟身躯太过庞大,时候一长,体力逐渐不济。
  李寄在恶斗之中,心思依然极其灵敏,见蛇妖不再像方才一样行动如电,进退趋避之间已稍显迟缓,心中灵光一闪。想这蛇所以难于对付,乃因击其头部,尾部相应攻击;击其尾部,头部相应攻击;若击其中央,则首尾皆至,自己还没有命中蛇妖要害,已会先被它所伤。
  若想一举杀它,必须比它动作更快。先时蛇妖太过敏捷难于下手,现下便有机可乘。常言打蛇打七寸,然每一条蛇身上所谓七寸各自不同,只要找出眼前蛇妖的七寸要害,当可一招制胜。
  那蛇妖忽见李寄面露胸有成竹神色,想是已有必胜之计,不禁慌乱,猛地扬起尾巴,想要卷住李寄。李寄身形一晃,翩若惊鸿,轻轻巧巧地落于数丈之外,随即纵起身来,如一只青鹤般直上空中,左手匕首对准了蛇妖的要害,凌空扑下,便要将匕首刺落。
  眼见蛇妖无法躲过,难逃一死,忽然之间烟雾弥漫,一切都看视不明,失了蛇妖所在。
  李寄落下地来,双手兵刃护住身子,不敢妄动。
  片刻之后云散烟消,李寄定睛一看,四周原先一片狼籍的乱象都已不见,自己正置身于一座华美的洞府之中。但见一径奇花争艳丽,遍阶瑶草斗芳荣,蜂衔红蕊来岩窟,蝶戏幽兰过石屏。风景花木极其秀异固不必说,单是各处摆设之物,或精致高雅,或富丽堂皇,比画儿上的还强过十倍去。
  李寄近前正要细看时,忽听身后一人叫道:“李寄姑娘。”
  她回过头来,只见身后立着个美貌少年,一袭青绿锦袍,身形颀长,不过十六七岁年纪,正自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李寄虽然豪侠爽利,当此场景也不禁微露女孩儿家的羞态,脸上一红,问道:“你是谁?”
  那美少年笑道:“我是这仙洞的洞主。”
  李寄如何聪明,已然知晓少年必是那蛇妖所化,然而一时之间弄不明白蛇妖用意,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为上。于是李寄收起兵刃,展颜道:“那你为何在这里见我?”
  少年凑近两步,低声笑道:“当真要听?”
  李寄点头。
  少年道:“姑娘这般人品与功夫,又方当妙龄,实是佳偶。姑娘的女伴想来不少已定了人家,姑娘的父母也一定在为姑娘择配。”
  李寄又是脸上一红。她品貌俱佳,这是尽人皆知的了,只是旁人想她一身武功,必难相处,因此俱不敢向她家求婚。此时闻得这番言语,触动心事,不禁低下头去。
  少年含笑欣赏她的小儿女情态,又道:“然而,姑娘若与那等凡夫俗子相伴一生,岂不委屈了?若你心下有意,我愿迎娶姑娘,与你共享这神仙洞府中的所有。”
  说着他有意无意地打开身边的一只精致笼箱,里面皆是金镯玉坠、珠钗宝簪等珍贵饰物,还有芳馨袭人的细巧脂粉,尽皆是女孩子最喜欢的东西。少年又打开一只更大的箱子,箱内放满丝绸罗绮各色各样的少女衣裙,流光溢彩,想来任何一个女孩穿在身上,都将美若天仙。
  少年脸上满是温柔之色,只眼光微微闪了几闪,似乎别有用意。
  李寄察觉他的神色间的古怪,又想起十余年来丧于此妖口下的人不计其数,单是像自己一样大的女孩已有九个。她看着少年青白俊俏的脸色,心中泛起一股说不出的厌恶。
  她强压着厌恶不让它浮在脸上,笑道:“也不知……我爹爹妈妈愿不愿。”说着红晕满脸,走到一块玲珑山石边,坐了下来。
  少年听李寄言语,只道已成功将她心神迷惑,面露喜色,关好箱笼,上前坐在她身边道:“那我去向你爹妈提亲?”
  李寄道:“嗯……什么时候?”
  少年靠在石上,软软地伸了个懒腰:“稍后便去。”
  李寄见他不再提防,右手轻轻撑在腰间,转过脸向他笑道:“好啊——”
  白光一闪,李寄倏地拔出先前已插回腰带的匕首,手一翻,迅疾无伦地刺进了少年的心口之中。
  少年眼见得计,疏于防备,不想被李寄一剑透心。他惊怒交迸,大叫一声,向李寄疾扑过去。李寄侧身躲开,少年重伤之余失了准头,一击不中,便无力再击,扑的倒地。李寄起身低头望向少年,见他一脸凶狠之色,俊秀的面容渐渐扭曲,不甘心地直直瞪视自己。
  李寄也看着他,一字一句缓缓地道:“今日叫你偿还你往昔全部过恶。”
  少年终于彻底失去力气,现出了巨蛇的原形,蛇的七寸之处赫然插着李寄的匕首。
  此时周围奇景已经全部消失,李寄所站立之处乃是阴冷潮湿的山洞。李寄上前在蛇妖尸身上拔起匕首,擦干血迹,还剑入鞘,循路出洞。
  走出数十丈,洞口的光线逐渐透入洞中,李寄发现足边似有一物,俯身看时,却是一个头骨。她蹲下身来,只见这里一共有九枚头骨,散乱地丢弃于地。
  李寄忽然明白:“这是当年被蛇妖吞食的九个女孩。”想起蛇妖之狠,心下凛然,见头骨散落,又不觉一阵悲哀。李寄将九枚头骨一一拾出洞外,以长剑掘土将其葬下,立了个坟堆。
  她在坟前盈盈行下礼去,低声说道:“众位姊姊妹妹在天有灵,我李寄今日已为你们报仇,望你们早日托生,来世……一生幸福平静,再也没有惊恐与绝望。”
  李寄站起身掠了掠秀发,放眼望去,满山红叶艳丽,百鸟自远方飞回,一一重返故巢,此唱彼应,鸣声悦耳。天地间是那么的祥和安宁。
  “该做的都已做到,我这就回来了。”
  李寄将长剑背回背上,缓步下山而去。
  
  
  
作者 :一_捧_沙 时间:2012-11-22 18:53:00
  人妖传
作者 :福鼎星光 时间:2012-11-22 19:38:00
  动人的故事,精彩的文笔!
  品读了,欣赏不已!问好!
作者 :坊廊王 时间:2012-11-23 07:58:00
  十三就如此厉害,,,
作者 :青春叨砷 时间:2012-11-23 08:43:00
  嗯,期待更多好看的故事。
作者 :坊廊王 时间:2012-11-23 13:08:00
  这个拍成个电影,估计也会好看,,
作者 :一_捧_沙 时间:2012-11-27 19:18:00
  小丫头不得了挖,长大了谁家敢要
作者 :2012的小乔 时间:2012-12-06 17:05:00
  小女子,大作为,佩服!
楼主王雁2006 时间:2012-12-10 18:03:00
  我自己也很喜欢这篇! ^_^
作者 :坊廊王 时间:2012-12-12 16:21:00
  @王雁2006 如果你能画个英姿飒爽的小女侠挥剑斩蛇妖的图就好了,,,,
作者 :最近很烦2012 时间:2012-12-12 18:42:00
  等着看图
楼主王雁2006 时间:2012-12-12 21:18:00
  目前我还怕画不好这种神奇诡谲的画面!:)
  感谢【沙窝窝】朋友们的支持!:)
作者 :坊廊王 时间:2012-12-13 11:35:00
  作者: @王雁2006 提交日期:2012-12-12 21:17:39 回复 删 除 编 辑 11楼
    目前我还怕画不好这种神奇诡谲的画面!:)
    感谢【沙窝窝】朋友们的支持!:)
  ,,,,,,,,,,,,
  不要客气,期待你的更多佳作,,
作者 :一路飚歌521 时间:2012-12-13 20:56:00
  好长啊!一会再看
楼主王雁2006 时间:2014-06-13 22:23:00
  @一_捧_沙 6楼 2012-11-27 19:18:00
  小丫头不得了挖,长大了谁家敢要
  -----------------------------
  问好沙沙 ! 好久没有见你了。。
作者 :月桥风袖 时间:2014-08-04 17:37:00
  :)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