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书影]嫦娥奔月

楼主:王雁2006 时间:2012-12-29 12:00:51 点击:2127 回复:2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嫦娥奔月
  
  
  秋阳从苹果树青绿的叶间匀匀洒落,落在林中湿润的土地上,两行浅浅足印沾染秋露,几个转折,通至那棵最高的老树庞大的根系旁边。数枚圆熟饱满的苹果红艳艳的散落地面,一双又红又白、十指修长的手正一一捡拾。
  沙拉沙拉的声音自苹果林外响起,有人踏着初落的秋叶跑了过来。
  “噢,嫦娥,原来你在这里啊。”一个圆圆脸的年轻姑娘笑吟吟地叫道。
  树下的女子回头,身上华美的衣裳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这件衫子是用许许多多珍禽的羽毛织成的,而女子娇艳灵动的脸蛋放出的光彩,更是引得每一个见到她的人都要注目良久。她站起身来拍了拍手,掸掉细小的草屑,挎起藤编的篮子,笑问:“女嬴,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女嬴摇摇头:“不是我找你,是你的……”说到这儿,微微一笑,“你的后羿,他刚刚打猎不知又捞到了什么难得一见的好东西,现下急着要向他的爱人邀功呢。你快去看看吧。”
  嫦娥眼睛一亮,拉住女嬴的手,笑道:“好啊,你陪我一道去,晚上就在我家吃烤鹿肉,怎么样?”一面说一面在篮中挑了个大而红的苹果递给她:“走吧。”
  女嬴老实不客气地咬了口苹果:“嗯,真甜。我也想去你家,但今儿晚上我还要缝补两件衣服,怕是不行啦——嫦娥,你的后羿真厉害,给你射的鸟儿打的野兽全是最好的,你吃的穿戴的总那么让人羡慕。不像我家那个,一年到头,兔子、麻雀,偶尔打只瘦得皮包骨的乌老鸦,回来就敢吹上足足三个时辰牛。再这么下去我就不要他了,哼!”
  嫦娥噗哧一笑,与女嬴一路出了苹果树林。
  这个季节的风既不炎热也不寒冷,吹在脸上十分舒服。嫦娥五彩的衣襟与长袖飘飘拂拂,衬得她宛如仙子一般。
  田野的那一边,后羿英挺秀拔的身影立在他们屋门前,远远向嫦娥招手。
  “你看,他在叫你。快去吧,我不陪着你了,哈哈!”女嬴格格几声笑,朝自己家的方向跑远。
  嫦娥瞧了她一眼,便朝着后羿而去。
  “你今儿回来得真早。射到什么了没有?”嫦娥到了后羿身前,放下篮儿。
  “射到了,在屋里放着呢。”
  嫦娥搂住他的脖子,满脸欢喜:“我就知道我的后羿最最了不起。是老虎还是豹子?”
  “嗯……我也不大认得,是一头少见的野兽,皮毛又厚又暖。我想再过些时日天冷了,正好能给你做件皮袄穿。怎么样?”
  嫦娥笑着答应一声,与后羿手拉手进了屋。
  他们的屋子在族中算得上顶大,墙上挂着强弓利箭,以及几柄锋锐的刀斧。床上与地上都铺陈了斑斓的兽皮。那张黑亮的熊皮是后羿十二岁时第一次打猎所获,弥足珍贵。而嫦娥最珍视的是一张白底黑章的虎皮,两年前,后羿就是靠它赢得了嫦娥的钦佩,从此二人生情的。
  嫦娥坐在虎皮上,抚摩后羿新射猎物柔和的皮毛,后羿抱来几束干柴生火,不时抬头微笑着望一望她:“待会儿天黑了,咱们一起烤肉吃,你喜欢多放盐还是少放?”
  嫦娥侧头想想:“我不大吃咸的。不过你自己看罢,你打猎一定流了许多汗,也该补一点。”
  火光映红了嫦娥的秀脸,嫦娥颈中一条朱红的项链宝光流动——这是后羿用五十头大兽所换来。传说,项链中间那颗最大的美玉,曾为女娲娘娘系在身上的佩饰,是补天之时不慎失落人间的。
  后羿停下了手中的活儿,望着嫦娥,口里喃喃地说:“嫦娥,你真美,真好看。我希望——你永永远远是我的,永永远远不离开我一点半点。”
  也许是木柴爆起的火花太过耀眼的缘故,嫦娥神情间微微一怔,随即笑道:“那可要看你乖不乖啦。”
  后羿摇头道:“嫦娥,我……我好歹是个男子汉大丈夫,可以不可以……不要总用乖这类的字眼来说我,感觉我是没长大傻乎乎的毛孩子。”
  嫦娥有点诧异地笑笑:“你一向不在乎这些。”
  后羿不语片刻,道:“唔……我只是随口说说,你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本来就不在乎。”
  太阳落山,林间的鸟雀纷纷归巢,山野间回荡着它们呼朋引伴的声音。等到天边的红晕彻底淡去,整个世界的动静就一点点停息。月亮挂在云间,放出安静的光,令人在心平气和的同时,感到深藏心底的一部分显露在月光之下,另一个自己正在悠悠醒来。
  ……
  次日后羿像往常一样,天刚亮就持弓挟矢出去打猎了。嫦娥也一如既往地梳好头发,在唇上点了研磨过的朱砂,穿上她那美丽的衣裳。她穿衣之时,想到昨天女伴说过羡慕自己,不禁仰起头,一个幸福的笑浮上脸来。
  “后羿,你真好,我是多么爱你啊。只要你一直这样待我,我就满足得不得了,再也不想其他的事儿。”
  天色很是明媚,一阵风送来极远处猎人们唇边的唿哨,嫦娥凝神倾听,想分辨出其中最雄浑而充满活力的声音,是否属于她的后羿。风向忽然一转,携带的内容一瞬间又与方才不同,似是山间嘹亮宛转的鸟鸣,与山果的香气混在一起,在空中打了几个旋,送入了嫦娥的屋中。
  嫦娥被感染得心情兴奋不已,挽起篮筐出门,去寻找女嬴她们,一起上山采果子。
  她们最喜欢这种劳动,一多半倒似去玩儿。山上除了果子,还有各种四时不谢的缤纷野花,嫦娥戴上特别好看。因为男子们不大去那儿打猎,小兔儿与小鸟都不晓得怕人,常常主动凑上来歪头观察她们忙些什么。现今是秋天,小动物们为了预备过冬,一定长得胖乎乎的,可爱得叫人满心想抱一抱。
  几个女子上山,果然玩得乐此不疲,直至黄昏方才提着沉甸甸装满果子的篮筐回家。
  嫦娥到家后有点儿奇怪,几乎每天都早早归来的后羿怎么没在?嗯,或许打了头格外大的野兽,搬回来比较费工夫吧。嫦娥放下果子,坐在床边歇了歇发酸的双臂,将筐中果子最上面一把带露的山花插进盛了河中清水的细颈陶瓶,闻嗅幽幽野意的花香,等着后羿归来。
  火堆里的柴草添了又添。嫦娥再次拨了拨火,放下柴枝走出门外。
  今夜的月亮出奇地圆满,颜色是干净的银白,最适于被热恋或久别的人当作团圆的象征。但是被大家希冀着团圆的月亮自身,却早已习惯了孤另另一个,每夜自天的一边独行至彼端。三五二八盈又缺,终于瘦成一线月牙儿,随后消失无踪——为了下一次的重生。
  嫦娥静静地看了月亮很久很久,直到听见后羿夜归的脚步。
  “怎么回来这么晚?”嫦娥看见后羿的疲惫神情,那好像是激动过度后产生的,同时发觉后羿猎得的猎物反而比平时要少。
  “今天大伙儿想试试捕猎更新奇的野兽,一不留神跑太远了,所以不能早早回来。你不怪我罢。”后羿有点儿不自然。
  “往后不要跑这么远,很辛苦,我在家也会为你担心呢。”
  两人进屋关上了门。
  “嫦娥,……从明儿起我在外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忙,可能无法每天总陪着你。”
  “什么事儿?”
  “也没什么。你把家里管好就行了,不要想太多。”
  “嗯……那就,记得早些回家。”
  月光将桑树的影子投在屋外墙壁上,扶疏的线条以漫无目的的姿态朝确定的方向延展而去。
  ……
  又是一个晚上,嫦娥将獐子肉烹得浓香四溢,与热腾腾的面饼一起摆好,将采来的果子擦拭得亮晶晶的,等着后羿回来一起吃。
  然而与前几天一样,后羿迟迟不见踪影。
  嫦娥坐了许久,再也待不住了,于是多披了件衣裳,关上门出去寻他。初秋的草木还没有凋零,露水沾湿了她的裙角。头顶的月亮微微缺了一点,像一段留有遗憾的喜剧。人间大部分眼睛仍会对它毫无觉察地心满意足,单纯的诗人依然在月光下结绳记事,当成与夜色的又一则坚韧誓言。
  嫦娥在这若无其事的月光之下反复探访,来到距家数里的一个大山洞附近时,隐隐听见后羿的声音从洞中传来。她连忙向那儿走去,正要进内招呼后羿,忽然吃惊地停下了脚步。
  山洞里几十个大火把点得明晃晃的,发出毕毕剥剥的响声,洞正中搁着一块大石,方圆数丈,便如一座浑然天成的高台。台上雄赳赳气昂昂站着的,不是后羿又是谁。地下乌压压站了百十个男人,从血气方刚到须眉交白,俱是嫦娥族中之人。
  嫦娥明白了,后羿原来每天都是于此处待到很晚。
  “该我说了,”一个矮小的年轻男人大声道,“去年我喜欢一个女的,接连打了好几头山羊送她,她才肯和我在一起。结果没过两天,她看上了另一个,说那人又高又壮,骂我‘小矮子,去你的!’太过分了!”
  “咳——咳!!”他旁边生着一部白胡子的老头儿清清喉咙,“这算什么。咳咳,想当年——”
  众男人中有几个小声道:“又要背诵他的光荣过往了。”
  “——我年轻的时候,多少女人爱我英俊威武,争着跟我生娃娃。我的儿子女儿数目,十根手指,咳咳,再加上脚趾,也不够数呢。”
  老头儿抬起双手张了张十指,又俯下腰点了点脚趾,再直起身时换了副悲哀的脸:“可是,后来我老了,所有女人都嫌弃,将过去说的要好好和我过下去什么的忘得一干二净,一个一个离开我。更可——恨——的是,她们跑就跑,凭啥把和我生的孩子全部一起带走了?弄得我,形单影只,吸溜;形影相吊,吸溜;形销骨立,吸溜吸溜……”
  两个年轻男人忙把老头儿搀到一边:“姬老伯别哭了,我们同情你,真的特别同情。”
  老头儿还淌眼抹泪吸鼻子唠唠叨叨抱怨女人们无情无义,不给他留孩子,台上的后羿已开口道:“方才大家所说,我们男人被女人们欺负,已经到了如此地步……”
  又有人插嘴:“就是就是就是。”
  另一人道:“逢年过节,我们还要穿得鲜亮醒目,跳跳舞舞地表演给女人看,女人们闲得什么似的,在旁边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啧啧啧,品头论足。”
  “真是的,凭什么我们跳,她们不跳?她们也该跳给我们看,那才公平。”
  不知是谁小声嘀咕了一句:“最好叫她们大冬天也只穿一点点儿,扭扭搭搭跳舞,我们却根本不用在任何时候跳,那才……”
  后羿被晾在台上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朗声道:“既然大家都对我们的现状大大反感,那么,大家想不想改变这一切?”
  “想!”山洞中轰隆隆回音不绝。
  “能不能叫女人再放肆下去?”
  “不能!!”再度轰隆隆。
  “我们要不要更多的自由,要不要更大的权利?”
  “要!!!”轰隆隆轰隆隆。
  “大家都赞成么?”
  “是!!!!!!”
  当晚最大轰隆隆。
  嫦娥在一片喧闹嘈杂的呼吼之中慢慢走远,没有一个人发现,只有月亮安静地跟着她。因为夜色深沉,归路的露水更浓重了,原先中正平和的风开始向寒冷倾斜,吹在脸上不再恰到好处的舒服。
  既然已经入秋,就充满着必然会择时弹出的变数,虽然花还没有凋谢,叶还没有枯黄,光阴慢悠悠像饮了半杯醇酒,展露的依旧是静好模样。
  ……
  清露晨流,后羿醒得很早,见嫦娥似乎心中有事,心想自己连着几天早出晚归,难怪她不高兴。
  他坐起拍了拍她:“嫦娥,你是不是不舒服?”
  嫦娥背过身去:“倦得很,别弄醒我!”
  后羿笑了一笑:“我若是再晚回来,你不必等我,直接自己睡罢。”
  “你不在家,我睡不着。”
  “唉,小孩子脾气,非要人陪着才能睡。听话,别生气喔。”
  嫦娥不满地嘟哝:“听话听话,我才不要听话呢!你的话非听不可吗?我自己又不是不会考虑问题。”
  后羿一面穿衣下床,一面安抚:“好啦,我不说了。——你若实在太闷,今儿就不要做活儿了,出去散散心,玩一玩,对你的身子有好处。”
  嫦娥含含糊糊应了一声。
  沿着女子们结伴浣洗衣衫的小河向水流的上游走,小河的出生地是蓊郁的山谷,凡是有泥土的所在都生满了花木。春天是鸢尾蓝紫的传言,夏日是榴花赪红的长歌。秋季,黄菊宛如追忆中春夏的灿然阳光,每一片细长的花瓣都是一句流金的四言诗,花瓣末梢卷起意犹未尽的停顿,作为句读小点。
  一谷的菊,便可成为最美的思无邪。
  无论风雨阴晴,谷中总是云遮雾绕,光线却不肯走向阴暗的极端,一意营造出千丝万缕淡白的轻柔氛围。
  女伴们猜测着,住在云雾极深极深之处的究竟有谁。因为这般令人心向往之,又有一丝儿不可靠近的所在,定非平白无端铺陈于此。
  嫦娥信步所之,不明白为什么会走至谷中。
  足下与身旁的雾闪闪发亮,一路牵引着她的衣角和手腕,心情很像五岁那年被妈妈带着去参加族中盛大的祭典,感觉既陌生又熟悉。那时妈妈边走边跟她温柔地说着话,声音绵得似一片柳絮,又包含一整个春天山野长河的宏大力量,令人安心无惧地前行。
  “孩子,我的孩子。”
  并非幻觉,嫦娥真真切切听到一声呼唤。
  她不由自主加快了脚步,雾气绕过身边,在后方飘飘扬起。
  蓦然之间,眼前的云雾如春河中的冰雪,浮动散开,显出一棵枝繁叶茂的树,褐色枝杈分向两边,正中坐着一个女子。她的容颜极其美丽,同时令人不自禁生出真挚的敬与爱,眼神亲切慈祥,使嫦娥想起自己的老祖母。
  女子的衣服是纷密的树叶缀成,每一片都似乎刚刚从太阳升起方位的枝条采撷,被一整夜虫鸣风语的秘密在经脉间浸润出带着墨意的绿,过渡到她腰中闲闲垂挂女萝丝绦的纹理上,又沾染几缕西风调制的赭。
  她显然是一位女神。
  嫦娥不禁走上前笑道:“神仙姊姊,你真漂亮,我好喜欢你。”
  女神看着她活泼的样子,淡淡一笑,自树上飘然而下,手掌抚过嫦娥脑后的秀发:“我也喜欢你,好孩子。”
  嫦娥高兴得眼睛弯弯:“真的吗,神仙姊姊?”
  女神再次莞尔而笑:“当然。——你叫我姊姊,其实我是此处的神,已经不知经历过多少日月了。”
  嫦娥好奇地睁大双眼:“你是神……那你一定很了不起吧。”
  女神轻轻握住嫦娥的手,手心很温暖:“神的生涯自然有一番乐趣。只不过,”她流露出一线落寞,像是轻风吹动林中游丝,稍稍拨乱了空气:“我多少年来一直独处,未免……太孤寂了。孩子,我看见你后就打心眼儿里喜欢,你是否愿意从此留在这儿,陪我每日里听泉采花,闲看云起?”
  嫦娥没料到女神这般问她,大为意外,犹犹豫豫地回答:“我……很喜欢你,也喜欢这个地方。然而……我不想离开我熟悉的家,更舍不得撇下我所爱的人,后羿。他是个非常勇敢的男子汉,尤其重要的是,他真心对我好,我岂能不顾他呢?”
  想到近日后羿言语间的古怪以及昨夜见到的情景,嫦娥心中有点儿不快,但立即散去了。她爱他,这件事就如日月星辰之行于天空,自然而然,不容质疑。
  女神慈和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孩子,我明白。”
  她绝丽的脸上神光离合,新月般的双眉蹙出悲悯:“不久之后,这个世上将有大事发生,所有规则都要变一个样子……就说你所在的部落,你们的女首领将被推翻,取而代之的是倚仗自身孔武有力的男人们。别的部落也一般无二……男人就要接管整个的世界,他们的野心与欲望会变得越来越大。到那时,女人只能听男人的话,恪守男人为她们量身定制的守则——这些守则的约束必然逐渐严厉。你现下的自由快乐,很快就要一去不复返了。”
  她见嫦娥虽然惊疑,仍是不信这番话,叹了一口气:“孩子,自己看一看罢。”
  女神素手挥过,衣上摇荡的绿叶籁籁然低吟了几句。
  嫦娥眼前一花,清晰地看见了家乡的莽莽山原。
  远处一群武装到牙齿的强壮男人手执刀斧冲来,兵器的刃口冷光闪耀。男人们脸上戴着狰狞可怖的面具,有的瞪起眼睛,有的呲了獠牙,着实吓人。场面忽然一转,方才那群男人们凶神恶煞地站成一圈,恶语相向,逼迫族中的女族长让位给他们中的头领,隐约还能听闻其他女子无助恐惧的哭泣。嫦娥辨出怒叱与悲哭的声音中,俱有自己平时所熟稔的人,或为单纯活泼的姑娘,或为直爽厚道的青年。女族长历尽世事的脸上写满绝望与不甘,深深地刺痛了嫦娥。
  不知何处传来一声叹息,如坠落的羽毛模糊了水中的幻影,波纹分而复聚,化出一方书案,身着繁复衣饰的女子规矩谨慎地端坐,手中摊开一卷《列女传》,低眉垂睫之间习以为常地作出谦卑。案头另外放着几卷书,俱是些《女训》、《女诫》、《女则》之属。
  “孩子,女人们看这些书,便是要努力地学出一副顺从的温克性儿,男人们要如何,她们绝对不会也不敢不同意,不然所有人都会骂她。”
  一阵不同于嫦娥平时所听豪放恣肆歌声,调子娇滴滴十分婉约的乐曲响起,织着细密花纹的帷幕拉开,十几个打扮得粉妆玉琢、花枝招展的少女或奏管弦,或曳长裙,娉娉袅袅表演起歌舞。一位白胡子、戴高而黑的大帽,裹着大红色长袍的男子四平八稳坐在当中,身边几名年轻美丽的女子珠围翠绕。
  “为什么这许多女子,偏偏要老老实实和他在一起?他也不像勇敢善于打猎的样子啊。还有,为什么女子们的脚看上去那么奇怪,伶伶仃仃?”
  女神缓缓地说道:“未来的世上,就是如此规矩。女人不仅要听话,而且必须自幼用布条把脚缠得小小的,男人方才喜欢。”
  嫦娥吓了一跳:“小——小——的?也就是说,再也不能又跑又跳,上山摘果子,在田野中玩儿?不,不会的,我的后羿决不可能待我那么坏,他不可能让这种事发生。”
  眼前的种种幻象消失了,女神坐在大树上,轻轻摇头:“没有什么是不可改变的,只是迟早与快慢不同。我们头顶的日月星辰与足下土地也是一般,何况于人?”
  嫦娥出神片刻,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该走了,我不能回去太迟。”
  女神有些惆怅,衣襟几片叶子倦倦地落了下来:“去吧,孩子。至少,此时此刻,你尚能自己决定方向,再见了……”
  女神的身形在枝叶间隐去,又如与大树合在一起。
  云雾忽然恢复了记忆,一如既往地升腾缭绕,细细摩挲过地面的每一株花草树木。书写篆刻于整个山谷的零篇,交付与它去段段默读。
  嫦娥拾起一片落叶贴住脸颊,追想刚刚看见的,将要发生的事情。
  “后羿,请告诉我,我所知道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你永远是这个你,我永远是这个我,世界同样永远不会变成另外一个。”
  ……
  “嫦娥,喂!嫦娥!你发个什么呆啊你!”女嬴冲着嫦娥嚷道。
  嫦娥反应过来,发现自己早已离开了如梦的幽谷,返回到有着肥美野果、欢畅河流、走兽飞鸟,有着一望无际的田野与蓝天,有情人与女伴的日常生活中。
  “是你啊。”
  “当然是我啦,你干什么不理人,叫了好几声才有动静?”女嬴不满意地道,“莫非后羿不乖惹你生气了?”
  嫦娥笑了一笑:“哪会呢。——你这么说,难道你的那个惹了你不成?”
  女嬴一撇嘴:“可不是!连着几天晚上不知去了哪里,我问得急了,这家伙胆儿倒不小,当场和我吵起来!他过去乖得像只绵羊,近日却三番五次顶我!讨厌鬼讨厌鬼讨厌鬼,我有朝一日非关起门叫他在外头露宿三天三夜不可!”她越说越来气,抄起一颗石头嗵地远远抛出:“去他的!”
  嫦娥安抚几句叫她气平,自己却平静不下来,回了家也只是发闷。
  半夜,嫦娥与后羿睡着睡着,她突然在梦中低低啜泣。
  后羿被哭声惊动,推醒她:“做噩梦了么?别怕,有我保护你。”
  嫦娥呜咽着发火道:“坏蛋!我今后再也不睬你了!”
  后羿点亮了灯,见她瞪着自己,满脸怒色,眼角挂着两道泪痕:“你居然对我那么凶!你真坏!”
  后羿看着她小脸通红可爱又可怜的模样,大起怜惜,抱住她柔声安慰,像抚弄一头受惊的幼鹿:“我怎么会对你凶呢?”
  嫦娥缓了过来,靠在后羿胸膛上:“我梦见你对我凶,逼着我听话,我不愿意,你就……就拿着棍子,要打我!”
  后羿笑道:“不可能的,我只会对敌人凶,对猎物凶,至于对我的嫦娥,我只会尽量更好,更温柔体贴。”
  嫦娥吁了一口长气:“还好只是梦……你说,我们会永远过现下这种日子吗?”
  “是的,永远。”
  “我们老了以后呢?”
  后羿想起了什么,披衣下床:“给你看一样东西。”
  他从屋角的木箱里取出一个以兽皮重重封固的包裹,凑到嫦娥身边解开,里面又是个包裹,直解了三次才露出一只小小的檀木圆盒。盒子像一轮满月,盖上雕着双展翅而飞的凤凰,凤凰图案依木纹而赋形,精巧又合乎自然。
  “这是……”
  “我自从遇见了你,就不想与你分开。但人生有涯,即使厮守几十年,最后仍不免于死丧。于是,我去昆仑山拜见西王母,求得这两颗灵药。服一粒,可长生不老,服两粒,便能飞升成仙。我和你到时挑个好日子,每人服下一粒,日后一百年,一千年,就一直可以快快乐乐地在一起了。”
  他旋开盒盖,露出盒中两颗雪白的丹丸,温润如玉,二人脸上都罩上了一层晶莹的光。
  嫦娥浮出淡淡笑意:“快收好,这灵药珍贵难得,千万不可失落了。”
  “好的,再过一会儿就要天明,你赶紧再睡睡。明儿有精神,才能漂漂亮亮的。”
  灯火被吹熄,月亮也沉沉地将要落下,夜色寂寂呼吸着,黎明的梦越来越浅,小心地透出几丝光,欲开还闭。
  一天过去,两天过去,秋风染过每一片绿叶,浸透每一枚果子,夜来的霜露越发凝结得心事重重,冻住了空气对于和暖的妄想。雨经常不夙则暮地辗转流连,把累累的透明珠串掷满土地与树梢,提醒下一个季节速速启程来临。鸟兽和虫子拣选寒意疏忽之时乘虚而入,享受一年最后一段值得眷恋的故事,各取所需,忙忙碌碌。
  嫦娥还不怎么懂得为漫山遍野的落叶伤感,然而她清楚,后羿踏着落叶归来的声音是越来越难听到了。即使雨下得铺天盖地,他也不肯待在家中。嫦娥知道他去了哪里,却猜不透——或者说不愿猜他去干了什么。后羿对她的态度似乎不像往常,时不时温柔之中带着强硬,令嫦娥疑惑又有点儿担忧。
  她偶尔想起木箱中那两颗药,后羿说,它们可以使他和她永远快快乐乐在一起。可是,嫦娥感到了犹豫。这令她自己暗惊,像亲眼目睹千年古树一枝一叶发黄,刻在巨石上的铭印被风沙擦得锈迹斑斑。
  月亮从桑树枝上升起,又是月圆之夜。前几天风雨如晦,曾经司空见惯的月色因此弥足珍贵。而今夜,听不见青年男女相和着河声像被月光洗过的歌吟,只有蟋蟀怯怯交头接耳。嫦娥独自站在门外,如一个月之前那晚般望月,希冀能得到一点宁静,但心中总是阵阵发紧,似乎有事儿要发生。
  “我这就去找他,和他一道回来,今后再也不让他每晚参与那个什么会了。”
  嫦娥披上后羿上个月为她打来的兽皮缝成的外衣,踏月出门。风吹乱了她的秀发,凉意从旷野上四面袭来。脚下的黄叶无怨无尤地等待回归泥尘,被她的步子惊醒成一小阵一小阵轻微的骚动。
  嫦娥离山洞尚远,火光与喧呼已经充斥于她的感觉。
  她鼓起勇气靠近,没到洞口,只听一声吼叫自洞中传来:“兄弟们,下定决心了吗?”正是后羿,他站在那块大石上,俨然首领。
  “下定了!!!”声音震地,比上次的轰隆隆还要厉害得多,吓得嫦娥心中扑扑直跳,连忙在洞边藏起。
  “他们下定的决心是什么?”她脸色发白地想。
  “事不宜迟,明天大伙儿就行动吧!”
  “好!!!”
  有个愣头愣脑的男人挤开人群跳上台,大声道:“如果女人不乖乖听话怎么办?”
  “打她!打她!”
  众人叫了几声反应过来:“喂,小子快下去谁让你自作主张上台的?”
  男人也反应过来,道:“我下了喔——啊唷!”他站得太靠边,一脚踩空掉了下来,不偏不倚砸中另一人,不免对骂几句。
  “别吵,继续说,如果女首领不肯让位怎么办?”后羿又问。
  “我们有兵器,不怕她!!”
  嫦娥这才发现众男人身上都佩了刀斧,在火光中很是森严诡异。这些兵器看上去比女首领她们储备的锐利多了,可见男人们已经认真筹划了很久。
  “推翻女首领,首领之位今后永远属于我们男人!”众人大声齐呼,山洞顶上的土石籁籁颤动。
  等到众人安静了一些。却听得一个弱弱的男声在人群中蚊嗡:“可是……可是……”
  另一个不耐烦道:“可是个啥?妫结巴快说!”
  “可是……可是……假如我们夺权后,把……把……事情整坏了,别的部落来打我们,怎……怎……”
  “怎么办?那就——”
  “找几个长得好看的女的,送去和亲!”一个最聪明有主张的男人道。
  “万一……万一……比这还严重呢?”妫结巴接着结巴。
  后羿想了想:“到那个时候……大家再找个更漂亮惹人迷恋的女的,将罪责推卸给她,让所有的人都骂她不骂咱们!!”
  “对!”聪明男人应和,“最好再狠一点儿,将她杀了,彻底平息大家的怨气!”
  “有道理。”
  嫦娥不敢相信,这三个字会从后羿的口中说出来,背脊一阵发冷。
  “此事一成,大伙儿要严加管束自己的女人,不能顾情分吃了亏,记住了没有?”
  “记——住——啦!!!”
  嫦娥的心再次剧烈地跳了几跳。
  “我再问一遍,大家愿不愿意干?”
  “愿意!!!”
  “不后悔?”
  “不后悔!!!”
  “好,兄弟们,为表决心,我们歃血为盟!拿上来!”
  后羿一挥手,两个男人到台后扛了一头被绑了四蹄的活野兽出来。这兽看上去甚为珍异,往日后羿一定要忙不迭送给嫦娥过目的。而此次,他却拿了用作歃血为盟,订的又是恁般一个盟!
  嫦娥猛然想起山谷女神的话:“没有什么是不可改变的。”
  三更开门去,始知子夜变。
  后羿执刀而立,寒光一闪割断了野兽喉头,手指沾染新鲜的热血,利落地抹上双颊。其余男人依次上前,逐个照做,每人双颊都印上了两道殷红。血腥气在山洞中蔓延,逸出洞外,满野的草被扰得怔忡不安,纷纷摇落。蟋蟀藏回小小的巢穴,就此一言不发。
  嫦娥看着后羿染血的脸,以及充满野性的闪光双瞳,感觉无比陌生,不由得瑟瑟发抖。
  众人涂血已毕,又搬出几大摞陶碗,一一斟了酒,将兽血滴入碗中。红色的血一入酒水,迅速地扩散,整碗酒蒙上了郁郁红雾。
  男人们举起碗一饮而尽:“凡我同盟,齐心合力!凡我同盟,齐心合力!”
  数百只陶碗被掷在地下,无数碎片发出脆响,东西迸溅,红色的残酒渗入土中,土地也改了颜色。男人们烈酒下肚,酒劲上涌,拿起兽头制成的狰狞面具戴好,挥舞兵器,发出猛兽般的吼叫:“呜——!噢——!嗷——!”后羿脸上戴着最凶残吓人的一副面具,吼声盖过了其他任何人,在嫦娥的耳边激荡。
  嫦娥视线渐渐模糊,看不清后羿的样子,清泪从腮边滑了下来。她转过身慢慢走开,心乱如麻,六神无主。
  草中籁籁有声,一种不怀好意的响动。嫦娥低头,只见一条青色的蛇蜿蜒游过,分开了两边草丛。嫦娥惊得险些叫出来,慌忙退后几步。蛇并没有注意她,自顾自曲曲折折爬向前去,忽然一个猛扑,已叼住一只青蛙,张开大口便吞。青蛙不住挣扎,最终无法摆脱噩运。
  嫦娥怔怔看着青蛙没入蛇口,惧怕而无能为力。
  她的衣衫与鞋子被霜露彻底浸透,湿冷的触感紧紧附着于身,她就这么一步步走回家。
  天,起了凉风。
  ……
  嫦娥伫立门前,手中捧着盛药的木盒。空气中的风声水声仍旧若无其事,而世界已经变了,彻彻底底无可挽回。
  人间总是堪疑处。惟有月光还是当初的月光,一直毫不间断地改易,一夕成环,夕夕成玦,又终不曾真正更换。它在那里,虽然亦不是永远,但在世世代代浮生如寄的凡人心中,已近乎地久天长,把流云与飞鸟皆衬成了匆匆过客。
  柔和的银光一缕缕拭去所有细微声响,万物无言,缄默于即将发生的沧桑剧变。
  嫦娥打开盒盖,拈起莹白色的丹丸,如泪,又如月光。
  “飞升成仙……并不是我想要的,我只须生活宁静平安,不起波澜。后羿……我终于还是离开了你,今后不能再为你洗衣、做饭,不会再伴着月色,等你归来……后羿,原谅我。”
  盒盖上两只凤凰双双飞舞,姿态间似笑非笑,愉悦、含情脉脉。
  嫦娥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自己与后羿的家,脑海中浮现那一年后羿上山伐来树木盖屋,自己在一旁跑来跑去地帮忙,瞧着房屋一点点成形,乐得又跳又叫,为后羿拭去额头的汗水。那一刻,二人相视而笑,莫逆于心,同时决定一生一世,共居于此。
  嫦娥的泪被凉风吹干,柔肠百转,终于一狠心仰头服下了两颗丹丸。
  她的身体开始变轻,飘飘然离地飞起。
  家,故乡,慢慢变远,模糊成一方小小的图画。
  云朵从她身旁掠过,她转过头不忍再向下看,泪水又一次溢出眼眶、洒落人间,化为几滴细细的秋雨。嫦娥抬眼凝视月亮,月亮的光有着呼唤的意味。于是她奋力朝它飞去,长长的衣带拖曳在身后,遥遥向着故乡的方位,却注定,就此远离。
  闭上眼,感觉自己被笼罩在溶溶光中,未知而平和的光。
  月亮,越来越近了。
  
作者 :坊廊王 时间:2012-12-29 13:07:00
  好长,,,先沙发,有空细看,,,
作者 :坊廊王 时间:2012-12-29 13:08:00
  趁没人,,再坐板凳,,,
作者 :坊廊王 时间:2012-12-29 13:09:00
  地板也不能落下,,,,
作者 :坊廊王 时间:2012-12-29 13:10:00
  哦了,,,,一会来细看,,,
作者 :一_捧_沙 时间:2012-12-29 15:18:00
  春天是鸢尾蓝紫的传言,夏日是榴花赪红的长歌。秋季,黄菊宛如追忆中春夏的灿然阳光,每一片细长的花瓣都是一句流金的四言诗,花瓣末梢卷起意犹未尽的停顿,作为句读小点。
  女子的衣服是纷密的树叶缀成,每一片都似乎刚刚从太阳升起方位的枝条采撷,被一整夜虫鸣风语的秘密在经脉间浸润出带着墨意的绿,过渡到她腰中闲闲垂挂女萝丝绦的纹理上,又沾染几缕西风调制的赭。
  人间总是堪疑处。惟有月光还是当初的月光,一直毫不间断地改易,一夕成环,夕夕成玦,又终不曾真正更换。它在那里,虽然亦不是永远,但在世世代代浮生如寄的凡人心中,已近乎地久天长,把流云与飞鸟皆衬成了匆匆过客。
  
  楼主关于风景的文字,让我仰望
作者 :2012的小乔 时间:2012-12-29 15:53:00
  小小年龄,如此有才,难得!
楼主王雁2006 时间:2012-12-29 19:45:00
  作者:坊廊王 提交日期:2012-12-29 13:08:39  回复  3楼
    地板也不能落下,,,,
  ----------------
  坊廊王,晚上好!:)
楼主王雁2006 时间:2012-12-29 19:47:00
  作者:一_捧_沙 提交日期:2012-12-29 15:18:13  回复  5楼
    春天是鸢尾蓝紫的传言,夏日是榴花赪红的长歌。秋季,黄菊宛如追忆中春夏的灿然阳光,每一片细长的花瓣都是一句流金的四言诗,花瓣末梢卷起意犹未尽的停顿,作为句读小点。
    女子的衣服是纷密的树叶缀成,每一片都似乎刚刚从太阳升起方位的枝条采撷,被一整夜虫鸣风语的秘密在经脉间浸润出带着墨意的绿,过渡到她腰中闲闲垂挂女萝丝绦的纹理上,又沾染几缕西风调制的赭。
    人间总是堪疑处。惟有月光还是当初的月光,一直毫不间断地改易,一夕成环,夕夕成玦,又终不曾真正更换。它在那里,虽然亦不是永远,但在世世代代浮生如寄的凡人心中,已近乎地久天长,把流云与飞鸟皆衬成了匆匆过客。
    
    楼主关于风景的文字,让我仰望
  -------------------------
  问好一_捧_沙 ,感谢鼓励与支持!: )
楼主王雁2006 时间:2012-12-29 19:48:00
  作者:2012的小乔 提交日期:2012-12-29 15:53:09  回复  6楼
    小小年龄,如此有才,难得!
  
  ----------------------
  小乔好!: )
作者 :坊廊王 时间:2012-12-29 20:44:00
  仔细看完,,,终于知道为啥嫦娥奔月了,,不过,当初要是男人不造反,,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作者 :最近很烦2012 时间:2012-12-30 15:12:00
  欣赏,楼主有才
楼主王雁2006 时间:2012-12-31 17:57:00
  作者:最近很烦2012 提交日期:2012-12-30 15:11:44  回复  11楼
    欣赏,楼主有才
  
  -------------------
  新年快乐!:)
楼主王雁2006 时间:2012-12-31 17:58:00
  祝朋友们新年快乐!^_^
作者 :一路飚歌521 时间:2013-01-01 22:44:00
  新年快乐
作者 :孤独行者ly2012 时间:2013-01-02 10:04:00
  第一次看王雁的作品,好!!!
楼主王雁2006 时间:2013-01-02 11:42:00
  作者:孤独行者ly2012 提交日期:2013-01-02 10:04:03  回复  15楼
    第一次看王雁的作品,好!!!
  
  ---------------
  谢谢~ 问好孤独行者!: )
楼主王雁2006 时间:2013-01-02 11:43:00
  作者:一路飚歌521 提交日期:2013-01-01 22:44:19  回复  14楼
    新年快乐
  
  -----------------------------
   问好一路飚歌!新年快乐! :)
  
作者 :坊廊王 时间:2013-01-02 11:47:00
  作者: @孤独行者ly2012 提交日期:2013-01-02 10:04:03 回复 删 除 编 辑 15楼
    第一次看王雁的作品,好!!!
  ,,,,,,,,,,,,,,
  欢迎朋友,王雁还是个美女小画家,可以继续关注,祝朋友新年快乐,,
楼主王雁2006 时间:2013-01-03 11:26:00
  作者:坊廊王 提交日期:2013-01-02 11:47:11  回复  18楼
    作者: @孤独行者ly2012 提交日期:2013-01-02 10:04:03 回复 删 除 编 辑 15楼
      第一次看王雁的作品,好!!!
    ,,,,,,,,,,,,,,
    欢迎朋友,王雁还是个美女小画家,可以继续关注,祝朋友新年快乐,
  ---------------------
  谢谢坊廊王的热心支持!:)
作者 :坊廊王 时间:2013-01-04 12:17:00
  楼主客气了,,,
楼主王雁2006 时间:2013-02-09 09:01:00
  @坊廊王  20楼
    楼主客气了,,,
  
  -----------------------------------------------------------------------------
  祝坊廊王新年快乐、心想事成!:)
作者 :坊廊王 时间:2013-02-11 03:14:00
  新年快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