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书影]倪彦思家怪

楼主:王雁2006 时间:2012-11-13 19:13:37 点击:1261 回复:1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倪彦思家怪
  
  就在方才,桌案还放着沏好的一杯碧绿清香的茶。只眨眼工夫,杯中便已涓滴不剩,可是并没有看见谁喝了它。
  类似的情形这几日少说也有十来回了,倪彦思起初的惊愕早已消磨了个干净。此时他再次无奈地摇了摇头,心中苦笑:“那家伙又来了。”
  “老倪啊,今儿的茶真不错,多谢。近来多有打扰,还请勿怪哈。”
  空荡荡的屋角毫无人迹,却有一个声音懒洋洋地说道。
  “这位神圣,能否对我换个称呼?‘老泥’一词听起来……”
  “唉,你管这个作甚,叫什么不一样么?我从来就没有一定的名姓,还不是喜欢叫什么便叫什么,今儿张三明儿李四的,阿猫阿狗也有可能。哪像你们人麻烦,姓甚、名谁、字啥啥,号某某主人,人称……”
  倪彦思听那声音越说越兴奋,大有一路扯到次日之势,忙出言截断:“你说得很是、很是。——对了,我这几日一直不解,为何尊神要下降于寒舍?”
  “不为何,只是兴之所至而已。高兴了住三年五载,不惯了盘桓两日便走。从前我就是这样,有啥大惊小怪。还有,我说老倪啊,可不可以别叫我什么尊神了,听着头疼无比,吃东西会噎着,喝茶会呛——咳咳!”
  倪彦思是三国东吴嘉兴人,颇有家私,在当地也算是一号人物。
  自从几日前有个莫名其妙,不知是神仙还是妖鬼的东西进了他家,他平静的生活就被打破了。那东西成日家蹭吃蹭喝,兴发了就跟人瞎掰几句,可是从来没有谁见过他或它的真面目,连长得是方是圆都一概弗得知。所幸那东西虽说懒惰贪吃贫嘴一应俱全,时不时还捣点小鬼,却不曾真正伤害过人。因此倪彦思家一时倒不想采取什么驱赶的措施。
  这日倪彦思心绪不佳,骂了一名仆人几句。那仆人怀恨,无人处碎碎念了一通,无非是老家伙如何如何坏,他自己怎么怎么样,却对着我这般这般。
  等他叨叨够了,那个神秘兮兮的东西忽然在一旁嘿嘿坏笑起来:“好小子啊,唠唠叨叨吵得我老人家觉都睡不安生,是不是想让我和你家主人谈谈你的事呢?如果你性子急,我这便去,可不可以?”
  那仆人闻言,大惊失色,连忙扑通跪倒:“小人、小人知错了,求上仙,不,尊神,不,大圣,那个……不要给主人讲,要是给主人知道了,小人就……”
  “呵呵,急什么急,我也乏了,且继续睡去。小子听好了,可不许你再瞎吵吵啰。”
  “是,是。”
  仆人又跪片刻,再也听不见那个上仙尊神大圣的动静,方才起身:“呼,晦气,这下连背后说老家伙几句都不能了。——主人?!”
  原来倪彦思恰好经过屋外,听到了两个的对答。于是这一天在仆人的惨叫与哀求中结束。
  经过此番之后,倪彦思家的仆人们再也不敢私下多说什么了,可是与此同时,那个东西在一众仆人的心目中变得甚是惹厌,大家口上不提,肚中开始暗暗管他叫作“妖怪”。然而倪彦思与那“妖怪”的关系还过得去,众仆人不能公然撕破脸,只在妖怪心情好拉他们说话时敷衍了事。
  倪彦思近来新娶一妾,生得貌美姿娇,风韵无比。那妖怪一向无所顾忌,倪彦思也不甚提防,于是妖怪与倪彦思的妾常常能说得上话。
  开始倪彦思以为妖怪浑浑沌沌不解男女之情,不过像往常一般解闷而已。可一来二去,妖怪却越发不正经起来,一会儿风雅一会儿狎呢,净说些容易让女人着迷的言语。而那妾也似渐为所动,不再谨严地申礼防以自持。
  倪彦思可不是傻瓜,他终于发现,原来妖怪也会这一手,敢情要勾引有夫之妇。他想明后顿觉头大如斗,隐隐感到自己的帽子正逐渐绿意盎然青翠欲滴。小妾给妖怪迷了,什么事啊这是?别以为你是妖怪(此时老倪已正式采用这个称呼)我就不敢收拾你,来人,请道士!!
  道士一跨进倪家大门,倪家的众仆人就炸了锅。你上前巴拉巴拉两句,我上前巴拉巴拉两句,拼命告状。诸如那妖怪怎么坏、怎么听窗根,怎么好色贪花……末了都不忘加上:您老赶紧大显神通,把妖怪收拾了吧。
  “依道长看,此怪如何降伏?”
  众仆人啰唆声中传来倪彦思的语音。
  “放心。这不过是只小怪,待我略施法术,即可手到擒来。”道士不紧不慢地道。他大小妖怪总拿过有百儿八十,算得上道行不浅,自不把嘉兴县城中这怪放在眼里。
  “嗯咳,你们静一静,别七嘴八舌的——道长,请再说一遍……”
  倪彦思双手作了个下压的姿势,心中暗骂:笨奴才,吵成这般样子,只怕那怪已有所耳闻,不知为何静悄悄闷声不响,莫非在筹划什么鬼主意?
  ……
  过了约莫半个多时辰,众人已摆好酒肴,准备请道士作法。
  就在此时,忽闻辟里啪拉一阵响声,不知从哪里凭空飞来一堆堆物事,尽数砸在酒肴之上,登时汤汤水水一片狼籍。随即阵阵恶臭传来,熏得众人叫苦不迭,纷纷掩鼻侧目细看,只见满桌酒肴之上落满尿粪,气味中人欲呕。就连神通广大的道士也颇感狼狈。
  “死妖怪,臭妖怪,从哪里搞来那么多脏东西,呃!”
  众仆一边骂一边反胃,只得左手捏着鼻子,右手拿了抹布等物上前收拾,将“香风阵阵”的桌案端了下去。
  倪彦思皱眉与道士对望一眼,均想:当今之计,惟有速速作法除怪,不然天知道还会出什么事。
  待众仆清理完毕,道士立即设坛,摆好大鼓,整衣执槌,上前猛烈敲击,召请各路神仙。
  “砰砰砰砰!”
  道士越敲越起劲,鼓声激荡,震撼人心。然而单有鼓声,其势壮则壮矣,听在耳中,却着实有几分单调。
  “砰砰砰砰!”
  鼓声更是奋烈昂扬,而此时打破单调局面的声音也来了。
  “嘀嘀嘀哒,嘀嘀嘀哒,嘀嘀嘀哒嘀哒哒哒……”
  众人一听,是何人这般有兴致,吹个号角伴奏。可四下一看,并不见吹号的人。心中正疑,忽然看见庄严神座之上有一只便壶。这便壶并非放置于神座,而是大模大样高悬上空,场面又怪异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滑稽。而嘀嘀嘀哒的号声,正是从便壶口处传出。
  这下可好,原本十分肃穆的一场法事,被搅得不成模样,倒似几方丝丝入扣配合着演出一场逗乐的喜剧一般。
  众仆人窃窃私语:“又撒大粪,又吹便壶,骂他臭妖怪当真一点儿也不冤枉。”
  “砰砰砰砰!!”
  “嘀嘀嘀哒,嘀嘀嘀哒,嘀嘀嘀哒嘀哒哒哒……”
  “砰砰砰砰!!!”
  “嘀嘀嘀哒。”
  “砰砰砰砰!!!!”
  “嘀嘀嘀哒。”
  “砰砰砰砰……”
  道士越敲越懊恼,这恐怕是有史以来最令人无语的合奏。要不是面子上下不来,道士早就一扔鼓槌走人了。臭妖怪,怎么一点儿不知趣儿啊,见本道长驾到,就算不束手就擒,也该乖乖滚出去才是,如此放肆,当我是病……
  就在道士不知如何是好的当儿,忽觉背上冰冷,禁不住打了个战。原来那妖怪悄悄挨近身往他背心衣中塞入了什么。道士登时表情极其尴尬,将那物摸出来丢脸,不摸出来又实在难受。众人见他脸上神色,以之前的种种经验教训,便知一定是妖怪暗地里做了手脚。
  最后道士实在难当,只得起身解开道袍,掏啊掏的把那物摸了出来。
  众人一见道士手中那物,又惊又笑。原来便是方才伴奏的那件高雅乐器——便壶。
  道士呆了半晌,重重地将便壶掷下:“对不起,这妖怪太过……难缠,我不拿了。”拂袖而去。
  此番作法,道士连根妖怪毛都没捞到,却结结实实出了回丑,委实太亏。倪家众人见道士罢去,面面厮觑,均感不知所措。
  ……
  是夜,倪彦思与妻子上床安寝,在被中低声谈论:
  “本以为道长一到,妖怪登时降伏,不料连道长也无计可施。”
  “是啊,这可如何是好?”
  于时夜深人静,二人又是身处卧室,悄悄说话,只道妖怪不会有所耳闻。
  “赶明儿派人去再请个法力更大的高人来,请的时候千万不要让妖怪晓得。”
  话音刚落,只听妖怪在屋梁上悠悠地道:“我已经晓得了。”
  倪彦思夫妻闻言,惊得团伏被中,不敢接口。
  妖怪桀桀怪笑:“老倪啊,你怎的这般多事?白天的事看在我玩得高兴的份上,且不与你计较。却不想你一到晚上,打量我听不见,又跟你老婆鬼鬼崇崇不知在说些什么。看来嘛,我必须给你一点儿颜色瞧瞧。让我想一想看,该怎么样呢?这个……这个……唔,就地取材,我把我所在的屋梁截上一截,拿去枕着睡罢。老倪,你怎么看?”
  还不等倪彦思夫妻回答,就听得梁上响声大作:“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敢情妖怪当真在锯梁。
  倪彦思暗叫不好,屋梁截坏,屋子只怕要塌,连忙与妻子一骨碌起身,三下两下披上衣服,摸出火刀火石点亮蜡烛,仰头举烛察看。
  妖怪见到烛光,嘻嘻一笑,噗的一口气吹过,蜡烛顿时一跳而灭。
  烛光一熄,屋中又是一片漆黑,而轰隆隆的锯梁声越发响得利害。倪彦思心中慌乱,怕屋子塌了将自己埋进去,连忙蹬上鞋子,与妻子奔出屋外。
  这么一闹,全家大小俱已听闻,黑灯瞎火迷迷糊糊的也不知妖怪锯的是哪间屋的房梁,都怕自己倒楣。于是众人呼拉拉一拥而出,你推我搡,有没穿上衣的,有赤脚的,有披头散发的,中间夹杂着几个小孩的哇哇哭声,混乱无比。
  等众人通统跑出,重新点起蜡烛,叫几个有胆量的仆人进去察看时,屋梁却完好无损,一条浅浅的锯痕也没有。
  倪彦思惊疑之间,只听那妖怪呵呵大笑的声音传来:“老倪,老倪,怎么样?还说我不?”
  众人喃喃咒骂,各自归寝。
  经过这一场,次日不免伤风者有之,发热者有之。各人在肚中把妖怪及其历代先祖不知骂了多少回,假使背地里挨了骂的人会打喷嚏,妖怪的鼻子肯定一刻不停,早已不堪重负。
  事实上妖怪安然无恙,而倪彦思不胜其扰,心下大为忧虑。这日郡里的一位典农来拜,倪彦思便将妖怪的始末一五一十讲了一遍。
  “这个家伙……应该是狐狸所化。”典农点头道。
  “咦——又是谁在说我?”
  妖怪蓦地不知从哪里冒出一句。
  “又来了!”倪彦思苦着脸敲了敲脑袋,“我的天啊,这家伙的耳朵怎么从来不曾漏听!”
  妖怪不去理他,慢悠悠地向典农道:“听说,你,私拿了官府几百斛稻谷,藏在……”
  “啊?……求求你,不,您老人家别说了,我再也不议论您了!!”
  典农听妖怪要抖出自己老底,惊得神色剧变,连声告饶。
  “就凭你这贪官污吏,还好意思来管我!你干过的好事要给长官知道了,你是什么光景?”
  妖怪越发得了意,居然大声教训起典农来。典农惊慌得手脚都不知往哪儿搁,匆匆向倪彦思告辞而去。
  从此往后,妖怪在整个嘉兴县声名大噪,再也没有谁敢多说他一句。谁没做过一两桩不为人知的坏事呢?要是全抖出来那还了得。
  别的人尚可,倪彦思一家与“鬼”为邻,驱禳无术,愈加苦不堪言。就连夫妻之间也不好意思计较私情话儿。因为在他们心中无时无刻不有个窃听者在,随时都会猛地一声怪笑,唬得众人呆若木鸡。
  除了倪彦思等人自己,谁也不清楚他们是怎么熬过这三年的。
  ……
  三年之后的一天,当众人终于确定妖怪已经彻底离开了嘉兴之后,无不如释重负。
  再后来,骂妖怪的人随着往事的远去渐渐少了,而妖怪的话题却越传越多。据倪彦思家那个当年曾受妖怪连累挨了主人一顿臭揍的仆人转述,妖怪临走之前,一如既往地说了一大篇话,大致是这样的:
  老倪啊,告诉你一个消息,你别觉得我一开口准没好话,这消息你肯定爱听:我要走了。瞧你一副无法相信的模样,我可是说到做到,和以前说吃就吃说喝就喝说睡就睡,说锯房梁就锯房梁一个样儿……
  老倪,你别硬撑,想乐就乐吧,我知道你早盼着我走,走得越远越好。可我走并非由于你想,只是我自己实在待得烦。
  我也不懂得,为什么你们人这么难缠,我明明没有什么坏的意思,却一个一个把你们通统得罪完了。你们一直叫我妖怪,倒也没叫错。我一直没说过我到底是什么变的,是不是狐狸,其实这真的不重要。
  只要是妖怪,就该待在妖怪的地,做妖怪的事儿。不用想成为人,因为本来就非人。况且当真成为了人,未必能像现在自由随意。我想明白了,也就该走了。
  别问我去哪里,问了没用——难不成老倪你还会巴巴儿找我回来?嘿嘿,要不是我多少有点神通,这会儿早不知落在哪个道士的葫芦里,哪个和尚的钵盂下了。
  我选择此时离开人的所在,也许是再合适不过的。老倪,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无期。
  最后再说一次,今儿的茶真不错,多谢。
  
  
楼主王雁2006 时间:2012-11-13 21:31:00
  要不是面子上下来,道士早就一扔鼓槌走人了。
  ------------------------------------
  这句话少了一个字,应该是:要不是面子上下不来,道士早就一扔鼓槌走人了。
作者 :一_捧_沙 时间:2012-11-14 08:56:00
  作者:@王雁2006 提交日期:2012-11-13 21:30:59    删 除    编 辑 1#
    要不是面子上下来,道士早就一扔鼓槌走人了。
    ------------------------------------
    这句话少了一个字,应该是:要不是面子上下不来,道士早就一扔鼓槌走人了。
  
  改过了
作者 :一_捧_沙 时间:2012-11-14 08:57:00
  这个妖怪确实不好玩,不知道神马叫隐私
作者 :坊廊王 时间:2012-11-14 09:45:00
  这故事不错,,,做个妖怪挺好,,做人很没意思,,,,
作者 :青春叨砷 时间:2012-11-14 15:58:00
  偶很喜欢这个故事,很有嚼头,哪天得空就来仔细琢磨这故事。谢谢王雁2006
作者 :一_捧_沙 时间:2012-11-16 08:27:00
  我就想知道,这个故事想说明个什么道理呢?妖怪不好还是人不好,还是生活习惯和思维方式的不同导致妖和人终归是殊图,
作者 :坊廊王 时间:2012-11-16 09:25:00
  我觉得这个文章是再说人性的丑恶比妖精还甚,,,,所以那么多短处被妖精知道了的人,不敢和妖精得瑟了,,,
作者 :一路飚歌521 时间:2012-11-16 14:35:00
  好长,待会细看。
作者 :青春叨砷 时间:2012-11-16 21:30:00
  其实,故事本身不会告诉人啥道理吧,一切中心思想都是老师布置的作业题,哈。
作者 :青春叨砷 时间:2012-11-16 21:31:00
  若明天有1个小时可以上网,偶就来再读读这个故事。
作者 :一_捧_沙 时间:2012-11-17 11:31:00
  作者:青春叨砷 提交日期:2012-11-16 21:30:21    删 除    编 辑 9#
    其实,故事本身不会告诉人啥道理吧,一切中心思想都是老师布置的作业题,哈。
  
  已经被老师不知习惯了,改不掉啊
作者 :青春叨砷 时间:2012-11-17 11:47:00
  倪家怪
  古时候,有一富家翁倪员外,家住姑苏城,平日过些商贾大户的好日子,无灾无祸,颇是悠哉。
  一日,倪员外书房饮茶,刚举杯却空杯,再倒之,初见满,旋即见底,杯中便已涓滴不剩。惊骇下,失声问到:何方神圣,仙人至此?勿怨小民无理扰之,若要供奉在下当大礼奉上。
  只饮你茶,暂住你家,勿要惊慌。一暗沉声自屋梁处飘来。
  倪员外自觉平日敬天地,惧鬼神,未作伤天害理之事,心略安。
  自此,此怪长居倪府,贪嘴偷吃,好戏弄府上诸人,花样繁多,常让女眷头发散乱状若女鬼,使将小厮在后花园疾走,让厨子困在茅厕无厕筹,若有人在敢唠叨或腹诽此怪荒唐,即令其腹痛如绞,臭屁连连,非药石能治,经数日方复原。
  倪翁近来新娶一妾,生得貌美姿娇,风韵无比。此怪乐与妾闲聊,却是风雅狎呢,无所顾忌,妾初惶恐不敢答,后渐为所动,不再谨严地申礼防以自持。此间事迹常入倪翁梦中,惊觉头大如斗,帽子要绿。
  倪翁备马疾驰数十里,拜会一世外高人,倾诉此怪荒唐乖张。高人哈哈一笑,问想何以处之。倪翁忿恨:驱之,高人对曰:此怪驱不得。
  杀之!
  杀不得
  奈何
  修身,容之
  为何
  天机不可泄露,切记不可起恶念,容忍宽待可保平安。
  倪翁愤愤,转求助于另一高手,求得杀怪妙法,得一咒语,甚是简易。
  倪翁夜归,念咒,数遍后渐入假寐,见此怪满脸痛苦道:吾命休矣。
  倪翁大喜,起身大摆宴席,欢饮高歌。酒正酣,此怪传声:吾本是君怨念所化,君终日扮作道德先生,不乱语,不苛责府上诸人,却求无人敢背后腹诽说君不仁不义,吾代君守家舍、责罚诸人,行君不屑为之事,本将相伴至老。不料君生恶意,杀吾,吾命不存,君亦将死,
  次日,仆从见倪翁仆身于地,气绝身亡。
  
  
  
  
  
作者 :一_捧_沙 时间:2012-11-17 12:12:00
  还是菜神看得透,演绎的妙
作者 :最近很烦2012 时间:2012-11-18 13:18:00
  很有意义的故事
作者 :青春叨砷 时间:2012-11-19 08:30:00
  @王雁2006  未经允许,偶偷了你的故事作品,擅自按个人想法改编,实在失礼。前天过于匆忙就在回复里面发出了,现请王雁2006  示下:是否要删除12#回复?
作者 :一_捧_沙 时间:2012-11-22 08:42:00
  不可删,不可删,删了就不精彩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