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心情日记]她比烟花寂寞,我比她更寂寞

楼主:雾缥缈 时间:2011-02-26 23:32:47 点击:2493 回复:3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夜里好冷,风好大,昏黄的路灯下只有我和我的影子。
  我无力的靠在墙角,任凭寒冷的风刮过,刮过我的身上,刮过我的心上。
  我所能做的也只是把自己的衣服再裹紧一点,不至于使自己感到更寒冷。漆黑的夜空看不见星星,悠长的小巷没有人走过,只有自己和自己的影子无语的对望。
  我颤颤的摸出一只烟,点了好久,才点燃。自己想让这明灭的烟火,在这寒夜里多添一点温暖的感觉,但它做不到,只是狠狠的吸了几口,就像流星划过天际,被自己弹的好远,消失了最后一丝光亮在那角落。
  我来到这座小城已经好几个月了,我从来没有哪一天像现在这样感到这么孤独,感到这么难受。心里像放了块冰,我感到自己的心在冷却,在死去。
  我的泪在眼眶里打转,却怎么也无法落下。
  远处偶尔几声狗叫声传来,很快就安于寂静。抬首远处一座座的楼房,早已漆黑一片,人们正在梦的世界里恬恬的安睡。尔尔有盏灯亮起,一会也很快熄灭了。
  我想哭,我想找个人说说话,我想把我心里的苦和心里的痛说出来。但在这个寂静的寒冷的夜里,谁来听,谁来安慰?
  我知道自己会让人看不起,我知道自己是个不知羞耻的女人,我也知道我是让别人唾骂的人。但我也是人,也是一个女人,也是有父母双亲,姐妹兄弟的普通人啊。
  我知道我的身份让我在许多人眼里是那么的低贱,无耻甚至可恶。可是我也有自己的情感,喜怒哀乐,我也有我的爱。我在心里难受的时候,在心里觉得委屈的时候,我也想像你们一样找个地方倾诉倾吐。
  一个人在心里让痛苦委屈和无奈憋的太久,她的心会死去,她的人也会死去。我还年轻,我不想死,我只想像你们一样好好的活着。我还有爹娘,还有那亲爱的妹妹和弟弟啊。
  
  也许我把自己所有的苦痛,所有的伤痛说出来,我会好受些。
  我不期望你们给我理解,能给我帮助。我只是想把所有的心里的痛诉说一下,我会让自己好过一点。
  虽然我只是你们眼里的那种站街女,但我不忌讳你们怎么看我,我只想自己不要那么痛苦的活着活下去.....
  
  我知道自己书念的少,没有多少文化。我的诉说真的可能只是只言碎语,甚至词不达意,但我还是要把我心里的话心里的痛吐一吐,也许这样我会好受一点。
  我知道我是人们眼里的那种人,你们可以对我侧目,哪怕鄙视,甚至在我脸上吐口水,这一切我都不在乎。也许我真的已经麻木了,我的灵魂早不属于我自己,我只是一具活着的肉体罢了。
  我不想希求你们的理解,来同情我,我也不值得你们这样做。我只是在寻找一个地方,让我痛痛快快的喊出我所有的痛苦无奈,我不想我的心就这么在苦痛里慢慢死去,我知道如果真的这样,哪一天我的人也许也会慢慢的死去。
  
  城市的生活对我来说,有一种诱惑,绝对的致命诱惑。
  村里的小丽去年离开家,去了杭州,说是去打工,过年的时候回了趟村里,那个风光劲迎来了村里老少羡慕的目光,足足让她的爹娘腰板直了几寸。
  对于小丽,我太了解了,模样不说了,光她那身材在我眼里也就像她娘养的那头猪罢了。读书的时候,每次成绩下来,每次回家让她爹揍的哭天喊地。以致后来拿着成绩单不敢回家,常常躲在苞米地里一个晚上,害的他爹求着村里的人满世界找,找到了又是一顿抽。
  不过,我在听她描述大城市里的生活时,眼里透漏出来的满足和惊叹,让我禁不住也产生了好奇。外面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呢。
  我生活的山村里,出门看见的只是一座又一座连绵的山,一座又一座破败的老房子散落在各个山坳里。除了一条潺潺流经村里的小溪,剩下的只是一个又一个苦日子了。
  弟弟妹妹上学要翻越几个山头。手里提着一罐娘准备的咸菜,星星还挂着就起床摸着黑行走在山路,想起来就让人心疼。
  家里穷,本来是准备让小妹念完小学就不念了。我知道小妹喜欢念书,我不想让她步我后尘,我就求爹让她继续念下去,家里是活我来多承担。那晚,爹坐在椅子上,狠狠的吸尽最后一口烟,扔在地上,碾了又碾,扔出一句话:上吧。
  睡觉的时候,小妹搂着我的脖子对我亲了又亲,眼里满是泪水。我却背过脸去,我也禁不住流下泪来,想起自己美好的理想,好好读书有朝一日考上大学,走出这个地方。然而一切都过去了,我上完初中就辍学回家帮家里干起农活,弱弱的肩膀上是忙不完的活,家却依然是穷的依旧。
  有时候我一个人坐在山坡上,常常在想,城市的那一头是怎样的一种生活,是怎样的一种日子呢。
  
  离我的出租屋不远,有一个小网吧,我会在有空的时候去上网。我会把我要说的话慢慢的写出来,只要有时间我一定在这里说一说的。
楼主雾缥缈 时间:2011-02-27 11:55:00
   城市的生活对我来说,有一种诱惑,绝对的致命诱惑。
    村里的小丽去年离开家,去了杭州,说是去打工,过年的时候回了趟村里,那个风光劲迎来了村里老少羡慕的目光,足足让她的爹娘腰板直了几寸。
    对于小丽,我太了解了,模样不说了,光她那身材在我眼里也就像她娘养的那头猪罢了。读书的时候,每次成绩下来,每次回家让她爹揍的哭天喊地。以致后来拿着成绩单不敢回家,常常躲在苞米地里一个晚上,害的他爹求着村里的人满世界找,找到了又是一顿抽。
    不过,我在听她描述大城市里的生活时,眼里透漏出来的满足和惊叹,让我禁不住也产生了好奇。外面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呢。
    我生活的山村里,出门看见的只是一座又一座连绵的山,一座又一座破败的老房子散落在各个山坳里。除了一条潺潺流经村里的小溪,剩下的只是一个又一个苦日子了。
    弟弟妹妹上学要翻越几个山头。手里提着一罐娘准备的咸菜,星星还挂着就起床摸着黑行走在山路,想起来就让人心疼。
    家里穷,本来是准备让小妹念完小学就不念了。我知道小妹喜欢念书,我不想让她步我后尘,我就求爹让她继续念下去,家里是活我来多承担。那晚,爹坐在椅子上,狠狠的吸尽最后一口烟,扔在地上,碾了又碾,扔出一句话:上吧。
    睡觉的时候,小妹搂着我的脖子对我亲了又亲,眼里满是泪水。我却背过脸去,我也禁不住流下泪来,想起自己美好的理想,好好读书有朝一日考上大学,走出这个地方。然而一切都过去了,我上完初中就辍学回家帮家里干起农活,弱弱的肩膀上是忙不完的活,家却依然是穷的依旧。
    有时候我一个人坐在山坡上,常常在想,城市的那一头是怎样的一种生活,是怎样的一种日子呢
作者 :小如果儿 时间:2011-02-27 12:50:00
  祝福楼主 别那么悲观
楼主雾缥缈 时间:2011-02-28 01:17:00
  我不知道城市里的生活究竟是怎样的,但我现在的日子实在是苦捱的,我的美好青春年华就在这个穷山村里一天天的磨去,在日复一日的劳作里抹去。
      山里的夜黑的早,醒的却迟。天还是墨样黑,就听见娘悉悉索索的已经起来了,一天的劳作就开始了。躺在床上的我也不能多睡一会,我知道自己也不得不起来帮助她生火,熬粥。等全家吃过早饭,爹去那块薄田翻耕除草,放水灌溉。弟弟妹妹去上学,而我提着大篮子和娘一起去割猪草,此时天上的星星还在砸吧眼,似乎还不肯入睡。
      但我满头汗水提拉着篮子,回到家,天刚刚露出一丝白眼。到家接着碎猪草,放在大锅里呼呼的煮着,我常常会在灶火前,疲惫的睡去,以致锅里水干了,焦糊的气味把我从梦里惊醒,为此少不了挨娘的一顿痛骂。
      每当我提着喂猪的饲料去猪圈喂它们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还不如这些畜生们,它们只要吃饱了就哼哼哈哈的睡觉,什么也不要做。而我呢,睡意惺惺的喂好它们,接下来还有许多活在等着我。
      而到了晚上,等弟弟妹妹写完作业,洗完脚脸上床睡觉了,爹娘辛苦了一天也早鼾声大作。我还要在昏黄的灯下编织麻杆蒲扇,等编织的多了,就可以拿到乡里的集市上卖些钱,然后换些油盐回家。
      每天的日子都是这么无味辛劳的重复,我都不知道欢乐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了。但我每次看见妹妹睡梦里甜甜的笑意,心里也还稍微好过些。我想只要妹妹好好念书,她心里高兴,我做姐姐的再苦也能忍。
      浑身疲软的我再也架不住睡意,倒头沉沉的睡去。
      
      山村里的苦日子对于我来说好像无法望到头。村里的一些年轻人捱不住这样的生活,许多人都去了外面打工。我家对面山坡上的李小狗兄弟早几年就去了广东一家什么工厂,听他们娘说,每月都能收到兄弟两寄来的钱,他们的爹也抽起了带嘴的纸烟,那杆竹烟杆也在一次上山放羊时被他扔进了山沟。而小丽的衣锦还乡更是让人羡慕不已,那一身的穿戴似乎比那山上开的野花还要鲜艳,每次走过我们身边总要拽拽衣服,甩一甩头。说起城里的生活来,好像她已经是城里人了,那个劲儿我都无法看下去。
      
      不过说句实话,每次看见小丽,每次听她说起那里的生活,我心里还是充满好奇,充满向往,我什么时候也能走出看看,也像他们一样在城里工作赚钱,让我那苦命的爹娘也能过上几天好日子
楼主雾缥缈 时间:2011-03-01 07:56:00
    山里的夜刚刚一抹黑,整个村子就像死一般的沉寂。月亮偶尔在云层里探个头,把水样的月光寂寞的撒向整个村子。不知哪只夜猫踏碎檐角的泥瓦,一声噼啪声传出好远,似乎整个村子都能听见。
      山里的人夜里没什么事可以干,也没那么多剩余的精力,辛劳了一天早就要入梦要紧。
      我干完所有的活,躺在床上,眼睛直愣愣的盯着房顶。小妹淘气的在我耳边呼着嘴里的热气,时不时的来捏捏我的鼻子。
      我知道她今晚兴奋的睡不着,因为这次学校测验数学得了第一。她一到家就扑过来搂着我的脖子,迫不及待的要告诉我这个好消息。我听了也很高兴,为小妹的努力感到骄傲,为了她再苦似乎也不觉得那么苦了。
      我歪过头看看小妹兴奋的劲,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学校生活。
      一直以来我的学习成绩不错,老师们都很喜欢我。特别是学校的王老师,常常会对我说些鼓励的话,他说整个乡里从来没有人考上大学,连考上县里高中的人都很少。希望我努力加把劲,争取考取县里的重点中学,以后再考大学试试,为乡里为父母争点光。
      王老师身体一直不好,上课时经常会捂住胸口,脸色惨白,但他总是坚持上完课,然后一步一挪的去办公室休息。豆大的汗珠落一路跌落,我看着他的背影有时候也会心疼不已,不忍多看。
      由于家里穷,上学时我带的基本上都是咸菜。王老师常常会把我叫去办公室,从抽屉里摸出一个鸡蛋,硬硬的要塞在我的手里。我知道那是王老师的爱人心疼他,给他准备的营养品,而他自己舍不得吃,常常省下来会给我们这些学生。
      我最后一次见到王老师是在毕业考结束时,我没有报名参加升学考呆在家里的时候。爹已经决定不让我继续升学了,说什么一个女娃子读那么多书啥用,家里正缺劳力。还说什么读再多的书,家里也变不了样,也没那么多钱让三个小孩一起上学。我苦苦哀求,甚至大哭大闹也无法改变爹的决定,而娘也只能在一边默默的抹眼泪。
      王老师在得知我不去参加升学考了,就急急的赶来我家。当他满头汗水骑着那辆破自行车一路颠簸到我家门口,顾不得擦擦汗,喝口水,就拉着我爹给他说道理,给我求情。我爹就是一副驴劲,硬是不肯答应。
      王老师无奈的看着我流泪的脸,带着失望跨上车子,摇摇晃晃的向村口骑去。我看着他的背影越来越远的消失在村头,我感到一种莫名的绝望涌上心头,我知道自己是彻彻底底的告别了学校,从此我也将像我爹娘一样在这个破山村里守着几分薄地苦苦的耕种,却无法收获更多的希望。
      我躲在屋里痛哭。平时哪怕帮家里割草收庄稼被镰刀划破手,血流不止。哪怕上山捡柴滚落山坡,被荆棘树条划的满身伤痕的时候我都忍着没哭。这次我却抑制不住心里的难受,泪水打湿了床铺,那天我似乎要把今生的泪水都流尽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王老师,后来听说他在一次上课的时候晕倒,送进了县里的医院。而从此王老师再也没有回来,回到学校。
      
      月光透过窗户的栏栅,斑驳的照在屋里。这时小妹已经睡着了,我看到月色映照下她的笑脸在梦中灿烂的绽放,显得那么的美丽。
      而我心里却有一丝淡淡的哀伤,我闭上眼让自己不去想什么,我也该睡了,第二天还要起早帮娘干活
楼主雾缥缈 时间:2011-03-01 07:59:00
    山里的夜刚刚一抹黑,整个村子就像死一般的沉寂。月亮偶尔在云层里探个头,把水样的月光寂寞的撒向整个村子。不知哪只夜猫踏碎檐角的泥瓦,一声噼啪声传出好远,似乎整个村子都能听见。
      山里的人夜里没什么事可以干,也没那么多剩余的精力,辛劳了一天早就要入梦要紧。
      我干完所有的活,躺在床上,眼睛直愣愣的盯着房顶。小妹淘气的在我耳边呼着嘴里的热气,时不时的来捏捏我的鼻子。
      我知道她今晚兴奋的睡不着,因为这次学校测验数学得了第一。她一到家就扑过来搂着我的脖子,迫不及待的要告诉我这个好消息。我听了也很高兴,为小妹的努力感到骄傲,为了她再苦似乎也不觉得那么苦了。
      我歪过头看看小妹兴奋的劲,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学校生活。
      一直以来我的学习成绩不错,老师们都很喜欢我。特别是学校的王老师,常常会对我说些鼓励的话,他说整个乡里从来没有人考上大学,连考上县里高中的人都很少。希望我努力加把劲,争取考取县里的重点中学,以后再考大学试试,为乡里为父母争点光。
      王老师身体一直不好,上课时经常会捂住胸口,脸色惨白,但他总是坚持上完课,然后一步一挪的去办公室休息。豆大的汗珠落一路跌落,我看着他的背影有时候也会心疼不已,不忍多看。
      由于家里穷,上学时我带的基本上都是咸菜。王老师常常会把我叫去办公室,从抽屉里摸出一个鸡蛋,硬硬的要塞在我的手里。我知道那是王老师的爱人心疼他,给他准备的营养品,而他自己舍不得吃,常常省下来会给我们这些学生。
      我最后一次见到王老师是在毕业考结束时,我没有报名参加升学考呆在家里的时候。爹已经决定不让我继续升学了,说什么一个女娃子读那么多书啥用,家里正缺劳力。还说什么读再多的书,家里也变不了样,也没那么多钱让三个小孩一起上学。我苦苦哀求,甚至大哭大闹也无法改变爹的决定,而娘也只能在一边默默的抹眼泪。
      王老师在得知我不去参加升学考了,就急急的赶来我家。当他满头汗水骑着那辆破自行车一路颠簸到我家门口,顾不得擦擦汗,喝口水,就拉着我爹给他说道理,给我求情。我爹就是一副驴劲,硬是不肯答应。
      王老师无奈的看着我流泪的脸,带着失望跨上车子,摇摇晃晃的向村口骑去。我看着他的背影越来越远的消失在村头,我感到一种莫名的绝望涌上心头,我知道自己是彻彻底底的告别了学校,从此我也将像我爹娘一样在这个破山村里守着几分薄地苦苦的耕种,却无法收获更多的希望。
      我躲在屋里痛哭。平时哪怕帮家里割草收庄稼被镰刀划破手,血流不止。哪怕上山捡柴滚落山坡,被荆棘树条划的满身伤痕的时候我都忍着没哭。这次我却抑制不住心里的难受,泪水打湿了床铺,那天我似乎要把今生的泪水都流尽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王老师,后来听说他在一次上课的时候晕倒,送进了县里的医院。而从此王老师再也没有回来,回到学校。
      
      月光透过窗户的栏栅,斑驳的照在屋里。这时小妹已经睡着了,我看到月色映照下她的笑脸在梦中灿烂的绽放,显得那么的美丽。
      而我心里却有一丝淡淡的哀伤,我闭上眼让自己不去想什么,我也该睡了,第二天还要起早帮娘干
作者 :桃夭妖妖 时间:2011-03-01 08:33:00
  沙发?
楼主雾缥缈 时间:2011-03-01 15:09:00
    一个在苦日子里捱大的人,是不敢去奢想什么幸福甜美的生活的。犹如我的爹娘从来没有想过要走出这块土地,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一个天地。一年洒入这块土地的汗水和艰辛,换取的还是一如从前的贫困和窘困。
    我有时候坐在田埂上,看着那些零星散落在田塍边不知名的野花,常常会想起自己的命运似乎也如同它们一样。这些几乎天天见,年年见的小花,只能在这里默然的绽开,而谁也不会知道它们的名字,谁也不会来嗅一嗅它的芬芳。很多时候只能在寂寞里落败的消亡,最后埋入泥土里。
    小丽的家离我家的那块田地不远,有时我在田里帮爹除草的时候,就能常常看见她站在门前的园子里向外张望。我知道她一定是想逮个人,再次的显耀她似乎城里人的做派。说起来经常眉飞色舞,手足乱颤,夸张的表情让我暗地里忍不住的偷笑。
    上次遇见我非要拉着我说话,说什么城里人买件衣服我家种几年地养上几十头猪还不够。还笑那些城里人真傻,花很多的钱非要买什么难喝的咖啡,那味道还不如她娘熬的草药好入口。城里的汽车和人在过路口时非要傻傻的排队,等街对面的一盏绿灯亮起来了才肯走。
    我每次听她说这些,心里就在笑她。我知道她有时候说话会夸大,甚至说出来的一些话往往不经过脑子。小丽从小就是一个不长脑子的人,心里想说的和嘴里说的常常会乱套,难怪读书的时候笨的要死,常常被同学奚笑老师责骂,到家还要挨她爹的板子。
    不过现在她爹倒好像以她为荣,见着熟人就掏出那盒纸烟分上一支,嘴里说的就是那句俺闺女城里买的,来抽抽试试。上次来我家串门,和我爹聊了半天小丽在城里的事,临走留下了那半盒还没抽完的烟。害的我爹有时候刚刚掏出一支点上,连忙又灭了,小心翼翼的塞回去。接着又掏出自己那杆烟筒,抽上几口,完了又把刚才点过的烟拿出来继续抽,还没几口又灭了塞回去。
    我知道爹这辈子还没过过好日子,也许这辈子也就在这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苦水里到底了。我看着爹娘一日如一日的艰辛劳作,家里一年如一年的穷困,有时候真想我也要去挣许多钱,让他们也开开心心的过上舒坦的日子,再也不要黑天黑地的埋头辛劳,让弟弟妹妹也经常穿上新衣服,每天上学再也不要带那吃了又吃的咸菜。
    然而在这个山村里我能做什么呢?如果我的命运能在这里改变的话,那早也不是今天这种生活和日子了。
    我能走出这里去外面的天地看看,去争取美丽的明天吗
作者 :小如果儿 时间:2011-03-01 16:32:00
  外边的天空很精彩也很无奈
作者 :zhengyi20061213 时间:2011-03-01 17:23:00
  享受寂寞也是生活的一部分了。哈
楼主雾缥缈 时间:2011-03-01 20:30:00
  午后的太阳晒得人发闷,腿肚子发软。我汗水淋淋的在地里和爹一起锄地,我力气小,一锄头挖下去要好久才拔出,而爹早已一路在前面了。他经常放下锄头,朝手心里唾一口沫子,搓搓手又抓起锄头狠狠的向地里挖去,似乎要把所有的劲使出来,心里像是憋了一股气。
  我望着他锄地的背影,我知道爹其实是对这种苦日子的一种发泄。爹一定在心里怪自己不能有多大的本事,让他的儿女和我娘过上好日子,所有的抱怨只能是对土地死命的发泄。
  在以前的时候,我心里还有对爹的怨恨,我不能像其他同学继续我的学习生涯,不能像其他人的孩子一样多睡几个时辰,不能像别人家的孩子有几身漂亮的花衣服。而现在我一点也抱怨他所做的一切,一点也被怪他让我过早的离开学校。只有自己亲身体会了亲身体验了生活的艰辛,劳作的辛劳,才会懂得这一切是那么的不容易。如果无法去改变现实里艰难劳苦的环境,那么就不得不接受它对人的改变。
  我累得实在不行了,爹也坐在锄把上抽烟休息。太阳似乎缓了缓气,还有些微风吹来。我坐在地上抬头看着天,天上没有一片云朵,空旷旷的蓝天里也看不见一只鸟儿飞过。此时我的心也空空的,我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就此把所有的生命消磨在这片没有生命里的土地上,把自己所有的青春美好与梦想就此消失在这日日的重复劳作里,那么遥远的看不到一点希望......
  爹抽尽最后一口烟,站起来拍拍土,又抓起锄把狠命的在土里挖起来,一块块土旮旯在身后铺开。我来也连忙立起身跟着他身后把那些土旮旯敲碎再平整。
  爹说过要在这块地里种上一些番薯,这样可以给猪多一些饲料,也可以作为全家人的粮食,还可以加工一些薯干拿到集市上去卖。当他说完这些话的时候,眼里浮现出几许满足。
  
  正在忙乎着,娘来地里给我们送水了。看着我满头大汗,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心疼的抢过我手里的锄头。
  娘让我在一旁歇息,告诉我说小丽有事找我,让我回家的时候去找她
作者 :小如果儿 时间:2011-03-01 21:23:00
  娘总之最疼我们的人,昨夜跟娘怄气了,以后不会了。
作者 :眼眸印温柔1980 时间:2011-03-02 06:45:00
  期待楼主更新
作者 :晓风残月00000 时间:2011-03-02 18:31:00
  又是一个苦命娃。。。
楼主雾缥缈 时间:2011-03-02 22:17:00
  回到家,浑身像散了架,倒在床上一点也不想动,娘在喊吃饭也懒得搭腔。
  我在想回来前在小丽家里的时候,她和我说的那番话。虽然平时我有点瞧不起小丽,觉得她整个人有点傻不拉机,说话做起事来经常被别人当做笑柄,拿来逗趣。但是她当时说的那些话,我听了还是觉得有些道理,说的也实在。
  她说过几天要回城里了,希望我也能和她一起去。说我要想改变现在这种日子,靠在地里瞎折腾是没用的。要想让爹娘过上舒坦的好日子,还是出去打工挣点钱,守着这破山村没什么盼头的。再说外面的世界多好,出去瞧瞧也不白活了。
  我当时听了也有些触动,不过当着她的面我还是不置可否的笑笑。我知道我爹的脾气,守旧古板,总认为女孩子家就得安安分分的在家里呆着,帮助家里操持。过几年在再找个婆家,生儿育女,稳稳当当的到老。
  要是我提出来走出山村,跑到外面去打工,肯定不会答应,说不定我还要挨上一顿臭骂。
  小丽絮絮叨叨的说着劝着我,后来又开始摆起她的城市生活经历来,越说越来劲。我却没这闲心闲工夫听她唠叨,连忙推脱家里还有活要忙乎,转身迈出门回家,小丽在身后还在喊,让我想想再决定,如果行就和她一起去。
  娘又在喊我吃饭了,赶忙拖起疲惫的身体,来到外面。弟弟妹妹端着饭碗,扒拉着吃的正欢。爹已经吃完,坐在一边抽烟,时不时的咳上几声。我望着桌上的菜,还是那些咸菜,一碗土豆片,满满的一盆白菜汤,煎的两个鸡蛋早已被小弟抢着落肚了。我平时吃惯了这些,并不觉得怎么不好吃,但今天我却没有一点点的胃口。想起这么多年来,家里从来没怎么吃过好菜,一年到头难得吃上几回肉。弟弟妹妹去上学带的只能是那一罐罐的咸菜,脸色都快成咸菜了。
  爹在说话了,让我快点吃,吃完去把猪圈打扫一下。我应声完,拿起碗硬撑着把饭落肚,放下碗筷,正准备起身,娘一把按住我,让我别去了早点睡,她去打扫。
  爹横了娘一眼,也没再说什么,继续抽他的烟了。弟弟妹妹开始做作业,而我也拖着脚步去房里睡觉。
  我愣愣的躺着,身体的累生活的苦我倒不是怕,只是心里那种说不上来的滋味让我难受,憋屈,失望,无奈,看不到头的穷困窘迫等等夹杂着的感觉让我身心疲软。我知道一个女孩子也许不会有太大的出息,但看着自己穷苦的家,劳累的爹娘,还有那好久穿不上新衣服,带菜只能是咸菜的弟弟妹妹,作为一个女儿,一个姐姐却无法给他们多大的希望和帮助。想到这些我的心里就酸楚楚的,眼泪就要下来。
  从小我在爹娘和乡亲们的眼里,就是一个懂事听话的孩子。那时学习又好,家里的活也抢着做,总想着争口气努力让家里的生活好起来,爹娘也常常以我这么懂事听话而感到自豪。
  只是事事并不是都能随人心,你想怎样就会怎样,尤其是在这个又穷又破的山村里。人们的日子并没什么多大的变化,依然穷困的很。直到后来有些人家里的年轻人开始外出打工了,他们的生活虽然不是天翻地覆的彻底改变,至少好过了许多。
  我的心里越想越乱,想起了小丽的那些话,我在想我是不是也要像那些走出山村的人一样,出去看看,找个工作,好好赚钱,让爹娘弟妹,还有我自己生活的好一点呢。
  我想去,我一定要去。但我怎么向爹娘开口呢,他们会让我去吗。
  夜也黑了,妹妹也做完了作业,躺在我身边睡觉了
楼主雾缥缈 时间:2011-03-02 23:41:00
  流经村里的小河,说是河其实不过是一条溪涧,最深的地方也不过到膝边。溪水很清,流的很欢,哗哗的一路唱着歌流向远处。溪底的圆圆的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清晰可见,有时会看见小鱼游来游去,但很快又看不见了。
  村里的女人们都在这条溪边洗衣,男人们在夏天的时候会光着膀子,小孩子光着屁股在溪里洗澡嬉戏。那样的光景也许是村子里最美的时候,东家长西家短,男人和女人们互相打趣,有时来几句山野粗话和荤话引来阵阵笑声随着溪水欢快的流走。
  我和娘一起来到溪边洗衣服。我看着爹那些缝了又缝舍不得丢的衣服,还有弟弟妹妹穿起来明显短一截的衣服裤子,心里真不是滋味。
  娘让我一边呆着,她自己来洗。我把手放在水中,张开十指,水流从我指间流过,无声无息,就像我的青春岁月,美好年华。
  我看着娘搓着衣服,偶尔溅起的水珠打在她脸上,也顾不得擦一擦,只顾自个闷头洗着。我觉得娘的命真的是太苦了,没日没夜的操持,吃的苦那么多却不会向谁说一说。我只恨自己没有多大的本事,让她安心的好好歇一歇。
  我又想起小丽和我说的话,我决定现在就和娘说一说。当我刚刚脱口说出我要出去打工,娘手里的衣服差点掉入水里,惊得她站了起来。
  我把心里所有的想法都说给娘听,并表示我不会让她和爹失望,我一定会让他们和弟弟妹妹过上好一点的日子,为他们争口气的。
  娘木木的站着,说不出话,只是看着我。我能看见她眼里的愧疚,伤心。我知道她心里觉得我太苦了,从小就跟着大人吃苦受罪,没有享受过一天好生活。我的懂事听话在别人眼里也许是一种好的东西,我知道在娘的眼里心里却是一种爹娘对我的愧疚和难受。
  溪水依旧不知所以然的哗哗淌着向远方流去。娘又蹲下继续洗衣服,什么话也没有,只是用劲的搓洗衣服,溅起的水珠更大了。
  娘洗完站起来,叹口气,低身端起木盆对我说:我和你爹商量商量,不管他怎么对你,你都忍着啊。
  一下子我的心就欢快起来,我跟着娘的后面,溪水在我的后面,这时我觉得小溪的哗哗声是在为我歌唱。
  我赶上前,抢过木盆,一路走的欢快,好像前面有美好的希望在等我......
楼主雾缥缈 时间:2011-03-03 18:50:00
  山里说的雨说来就来,刚刚天才阴了一会,豆大的雨点噼噼啪啪就劈头盖脸的浇来。
  很快山村就被雨幕遮掩了,远处的山近处的房子似乎都消失在一片湿漉漉的雾气里,若有若无。
  屋里又开始漏雨了,娘拿脸盆水罐放在地上接雨。叮叮当当的声音,那么响,声声落在我的心里。
  爹坐在凳子上闷头只顾抽着烟,娘在一旁的唠叨埋怨一句也不吭。娘在怪爹这么长时间都不把屋子好好修一修,眼瞅着这下雨的季节要来了,总不能天天拿些家伙守着老天接雨。
  我在一旁听着,心里好不是滋味。我知道爹何尝不想把这破房子修修,只是家里缺的是钱。对面李小狗家的房子自从兄弟倆出去打工以后,去年就开始翻修过了,好像花了不少钱。听说二子家都准备重新盖新房子了,二子的姐姐在一个叫深圳的地方,出去两年带回来许多钱。去年又出去了,还在老地方。我家呢,只守着几分薄地,圈着几头猪,一年到头,除了弟妹学费,全家的口粮,在买些种子和饲料以及一些日常必须的支出,所剩无几了。爹前年生病花了不少钱,到现在还没完全还清。村长家里条件还算可以,加上他和我爹关系较好,也不着急找我爹要。可是欠人家的东西,迟早总是要还的,而且这事在爹娘心里一直是个疙瘩,让他们难受。
  雨很快就接满了,娘倒掉又再放回去。又是接着数落埋怨爹,而爹还是一声不吭,就是闷着头抽烟。只是眉心间越来越紧了。
  我不敢开口向爹提我要出去打工的事,而娘也似乎忘了这事,就是不提起。
  我的心里随着屋里屋外的雨声,渐渐烦躁起来。我看着娘,希望她能看到我时会想起那事,但是娘似乎是视而不见,只顾忙自己的。
  爹站起来转身去了屋里,随手拿了个破罐子。我知道他的房里也漏雨,只是不是很大。
  我轻轻来到娘身边,问她怎么不和他说我的事。娘白了我一眼,现在跟他说不是找事吗,没看你爹心里燥的很,家里破成这样他却没什么法子。
  我叹口气,无奈的来到门前看着那还在下个不停的雨。门前早已是水洼洼的一片,雨落在上面又是一个一个大水坑,密密麻麻的。整个世界除了噼噼啪啪的雨声,似乎再也无法听到什么其它声音了,如同我的世界里除了失望,再也没有什么了。
作者 :晓风残月00000 时间:2011-03-03 19:43:00
  期待。。。
作者 :jrtysq2010 时间:2011-03-03 22:06:00
  看得心酸落泪...
楼主雾缥缈 时间:2011-03-04 21:04:00
  天刚刚露出一丝微亮,这时雨也停了,山村里到处飘散着庄稼,泥土,还有猪羊牛粪的味道。山与山之间雾气缭绕,宛如仙境。
  但生活里断然没有这种神仙的日子,屋漏偏逢连夜雨,昨晚小弟发起了高烧,一直没退,今天也不能去上学了。他是放学回家淋了雨,受了寒。
  爹一早就出门去张大爷家了。张大爷是乡里的一个郎中,乡亲们们有个头疼脑热都去找他。听我爹说,张大爷年轻的时候是在国民党军队里当过医护兵,他家也是中医世家,祖传的。后来国民党战败了,他没去台湾,留了下来,接受共产党的教育,在地方上的卫生院当医生。不知后来犯了什么错误,就离开了医院来到了山里耕起了地,一直到现在。
  我盛了一碗稀饭去娘的屋里。娘昨夜一宿没睡,守在小弟的身边,不断的换湿毛巾,安慰弟弟。弟弟一晚上都在说胡话,经常从梦里惊醒哭喊,而娘也只能把他搂在怀里,默默的流眼泪。
  此时娘正疲惫的靠在床头,眼里红红的,憔悴的模样让我心里酸的想哭。
  娘见我进来,摆摆手,示意轻点别惊醒了弟弟,他大概也累了,正睡去。我也挥挥手,叫娘歇歇喝了稀饭,我来照顾弟弟。
  娘却不肯,让我去忙自己的事。我看着满脸通红的弟弟,疲惫不堪的娘,只好心疼的退出门。
  我坐在外面的凳子上,心里真不是滋味。一年到头,苦日子就像随身的影子,甩也甩不开。如果家里不是缺钱的话,早该让弟弟去乡里的卫生院了,也不要这么捱着。爹一大早翻山越岭去找张大爷,不就是为了省钱吗。张大爷看病从不收乡亲们的钱,一些草药都是自己去山里采的。年纪大了以后,有次进山,摔坏了腿,就不去了。爹去年生病还没全好,就回家了,全靠张大爷的一些草药的调理治疗,慢慢才恢复。
  娘在屋里喊拿点水给小弟,我连忙起身倒上水,端了进去。
  娘让我看着小弟,她要去割些草来,还要去地里看看。我说我去吧,娘却摆摆手说让我仔细看着弟弟,等爹回来。
  我望着她转身离去的背影,此时显得那么沉重,似乎迈不动脚步了,背影也显得那么瘦小苍老。
  弟弟喝完睡又沉沉的入睡。我的小弟啊,姐姐受苦受累都没什么,你和妹妹都要好好的。姐姐没用,不能帮爹娘让你们过上好日子,穿上好衣服,每天都能吃上你爱吃的肉。我的爹娘啊,都是女儿没用,不能分担你们太多的辛劳,让你们舒舒坦坦的享受几天好的日子。心里想着这些,泪水慢慢的滚落我的脸颊。我觉得我不能再看着这样的日子继续了,我一定要出去挣钱,挣好多的钱,让全家美美的过上好日子好生活。再苦再累我也不怕,我已经苦贯了,外面再苦能有现在这么苦吗。
  正想着,爹已经回来了,我连忙起身出去,我知道要熬草药了
作者 :小如果儿 时间:2011-03-04 21:45:00
  生活就是一团乱麻 幸亏有亲情
作者 :晓风残月00000 时间:2011-03-05 20:29:00
  呵呵。。。
楼主雾缥缈 时间:2011-03-06 19:13:00
  屋里到处飘散着草药的味道,苦苦的,挥之不去。如同我生活的苦难如影随身,弃之不去。人都说良药苦口利于病,但谁知道心里的苦只能毁了身体,让你在苦水里慢慢的消磨青春,逝去年华。
  药已经熬第三遍了。从早上起,爹就在屋里闷闷的抽烟,愁云写在他的脸上。娘也一天没什么话说,红红的双眼流不尽的泪水。
  我知道弟弟病的不轻,从爹娘的神态里我也能瞧出。高烧一直没退,除了偶尔进点水,滴米未尽,吃了就吐。
  爹终于腾的一声站起来,我去借些钱送卫生院,话音未落,人已出门。
  娘让我在家呆着,她去二子家,请他开拖拉机送小弟去卫生院。二子家自从他姐姐去深圳以后,家里来了个翻天覆地的变化。二子买了拖拉机跑运输,能挣不少钱。家里的房子都要重新造了,准备娶媳妇了。在以前,二子家也是家徒四壁,屋顶开天眼,墙缝裂的可以钻进一个脑袋。家里的人给他说媒,姑娘来了,人还没进屋,只在外面瞅了一眼,就忙说家里有急事要回,婉拒相亲下去了。这样的事经了好几回,每次气的二子跑到山上大嚎大喊,哀叹自己是个光棍的命。
  想想二子家,小狗家乃至小丽家,再看看自己的家,心里像挂了铅,涂了黄连,说不出的滋味。家里人生个病,能熬就熬,熬不住还要借钱去看,上次没还清,又要背新债,苦日子里循环,苦水和了又喝,始终没个尽头。
  我来到弟弟屋里,原来很可爱的笑脸此时变得那么痛苦不堪。我忍住泪,轻轻抚摸着他的小脸,滚烫滚烫的,我的心也被烫的好疼。人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谁知道这样的早当家是一种无奈,痛苦,不得已呢?谁愿意自己的孩子那么小的就要劳动吃苦,没衣穿,吃不上饭,上不起学,看不起病啊。
  我终于再也抑制不住,哭出声来。弟弟疲乏的睁开眼睛,伸出那双小手,想要为我抹去泪水,我的心更痛了。
  不行,绝对不行,我无法让这种日子一日继一日的继续下去。我一定要做出决定,走出穷苦的山村,去寻找另一种幸福的生活,让我的爹娘弟妹再也不要受苦,再也不要在苦水里浸泡。
  我一定能凭着自己的能力,让他们过上好生活的。我能吃苦,再苦也不怕,我已经在苦水里泡麻木了,还怕什么苦吗。
  一股浓浓的焦苦味传来,我才记起药还在炉子熬着,我跑出去端起药罐,已经熬干熬焦了。我的心一下子落入谷底。
作者 :小如果儿 时间:2011-03-06 19:33:00
  沉重的记号
楼主雾缥缈 时间:2011-03-06 21:15:00
  爹让我在家里守着,他和娘去卫生院。我看着他们坐在拖拉机上,摇摇晃晃的向村外驶去,我的心也随着那颠簸的拖拉机而去。我不知道弟弟是不是会转危为安,刚刚想到这里,我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下,连忙呸呸的骂自己嘴臭。弟弟一定还会像以前蹦蹦跳跳的回家,一到家就会打开碗橱看看是否有什么好吃的,尽管许多是候只是一块或者半块小红薯,有时也什么都没有。
  我提上篮子去割了些草回来,在把猪圈打扫了一下,然后挑上水桶去井里打水,把水缸灌的满满的。所有的活干完,也已是一身大汗了,妹妹还没有回来,如果她回家了,我就该煮饭了。
  我有些无所事事的坐在门前,静静地眺望远处的山。太阳已经疲惫的挂在西边,仍然在播撒他最后的温暖。山野变得金灿灿,风儿吹过树梢,阳光开始流动起来。
  我远远的看见小丽向我家走来,我站起身,我知道她是来找我的,一定是来问我去不去城里的事。
  小丽胖胖的身材在太阳照射下成了一个滑稽的剪影,朝我飘来,我想笑,但我还是忍住了。
  从小,小丽的伙伴就很少,几乎没有谁愿意和她玩,只有我和她最好,我主要还是处于一种同情在当时,而小丽却为此感动的流涕,常常对我说会永远记得我的好,以后要是发财了肯定给我一半。我想在这穷地方还能发财,还有你小丽那脑子,还会发达,我就常常说她,她也不恼。她有什么心里话,或者哪里听来半道消息准第一个告诉我。
  刚刚迈进门,小丽就说了,问我到底怎么想的。我也无奈的说我爹可能不会让我去,我也不知怎么办。
  小丽似乎有点对我如其不争的表现不满,她劈头就道,你就这么在苦日子里熬下去了。你能吃苦我相信,你愿意你弟弟妹妹到最后念不起书,你爹娘看不起病,家里屋顶漏洞比星星还多吗。你出去赚点钱了,你爹娘弟妹就不要死守着这些地,等地里长金子是等不牢的。。。。。。
  我一句话也说不上,平日里看似傻傻笨笨的小丽这时说起话来句句是理,字字落在我心里。我也不知道如何开口向我爹说,娘我已经告诉了,但她还没跟爹说起。
  小丽突然说起二子姐姐来了,脸上一脸的羡慕。她说要不是自己长的像她娘,胖的像圈里的猪,也许比二子姐还要风光呢。我听她自己嘲笑自己的神态,也乐了。
  我说都是双手劳动,人长什么样要紧吗。小丽环顾四周一下,你知道二子姐干那事吗?小丽说道。我望着小丽有点神秘的表情,就觉得好奇怪。
  那事?啥事啊。我好奇的问。小丽凑近我耳朵,我听了不禁耳红起来,脸也泛红。
  小丽说的那事,我虽说是女儿家,但多少知晓一些,我毕竟也念过书。记得我还很小的时候,还不懂事,那是我跟娘睡。有时半夜梦里醒来,常常发现爹不知什么时候也睡在了我和娘的床上,趴在娘的上面呼呼的喘气。我就做起来好奇的看着,等爹一看见我直挺挺的坐在那里,吓的滚落床去,为此我还挨过爹不少手栗子在头上。那时娘总是一把把我抱入怀里,咯咯笑,骂爹活该。再大些,我遇见这事就装睡。再后来我大了,就和妹妹睡一间房,换做小弟和他们睡了。现在想起来,也好难为情的。
  以前村里的那些狗到了发情的时候,满村子里乱来。那些小孩子都围着狗们嚷嚷驱赶,或者跟着看热闹。我那时遇见了,总是低着头,急急的走过,一脸绯红。山里人没什么文化,就话粗,爱说荤话,日子久了时间长了,慢慢的也习惯了,不在那么难为情感到难堪了。
  听小丽说二子姐的事,我不太信。小丽不屑一顾说,爱信不信。不过说归说,小丽对于二子姐还是羡慕的不得了,那种神情摆在小丽的脸上,一目了然。
  小丽对我说了一句,要是你爹不让你去,你不会自己跑出去啊,等赚够了钱回家,看你爹还怪你不怪,到时把你捧上天罗。
  这句话击中了我的心,是啊,我要是有了钱,爹还会怪我吗。我会带很多带嘴的烟给他,让他美美的坐在凳子上或者田埂上,一支接一支的随他抽。我会带许多漂亮的衣服书籍给弟弟妹妹,买许多他们从来没吃过的食物回来给他们。娘呢 ,不用说了,我把所有的钱交给她,由她怎样花,不要省着。再把家里的债还了,还要把房子修修......
  我美美的想着,妹妹回家了,一进门就喊,姐,我饿了。
  我连忙回过神,小丽也要回去了,最后她在我耳边说等我决定。
  妹妹好奇的望着我们,我转身去灶前生火做饭了。
作者 :小如果儿 时间:2011-03-06 21:58:00
  ……
作者 :只做懒羊羊 时间:2011-03-07 12:03:00
  看着文章,字字心酸。
  想着LZ说的那些关于村里头出去后回来的风光,却是另一番沉重。
  还是果果说的,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人生:千金难买我愿意。话虽如此,开始,一句愿意背后的意味,或者会是另一番无法言说的。
  路,自己走的。
  人生,自己的。
  要什么?自己决定。
  
楼主雾缥缈 时间:2011-03-07 19:45:00
  谢天谢地,过了两天,弟弟终于平平安安的回来了。人瘦了很多,但没事就好。刚刚从拖拉机下来,就嚷嚷吵着要吃煮鸡蛋,还说这两天想死我了。
  爹娘也神情不错,虽然脸上挂满了疲惫,但那一丝喜悦还是写在了脸上。最开心的还是小妹,拉着弟弟的手左看右看,似乎遇见了很多年没见的伙伴似的,一会功夫两人就在屋里屋外跑起来,笑声飘开来。
  我连忙问娘,这次要花许多的钱吧。娘叹口气说人没事就好,大人多吃些苦也没什么。爹在叫,让娘煮饭,肚子这几天还没吃饱过呢。
  烟能管饱你,娘一面说一边系上围布去生火了。而爹真的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掏出烟杆,吧嗒吧嗒的抽起来了。烟雾腾腾,在弥漫升起的烟雾里,我看见爹显得有些苍老了,眼里红红的血丝,我知道这几天他一定没睡好。
  娘让我去鸡窝瞧瞧,看看有没有蛋下在那里。这几天没留意鸡窝,今天一看果真三个鸡蛋圆圆的躺在那里,我觉得这蛋比平时大多了,而且营养一定比以前的好。我高高兴兴的拿起,心想小弟吃了,再也不会怕雨淋了,就算淋了也不会生病了。
  今天的晚饭是全家最开心的一顿饭,我觉得。弟弟妹妹在相互争着推让最后一个鸡蛋谁吃,爹娘在笑呵呵的看着他们,我突然觉得弟弟妹妹好像一下子懂事起来了。在以前两个人可是会为一点好吃的东西,争得不可开交,谁也不相让。当然最后的结果总是爹开口让小弟吃,而小妹也只能背过身子抹眼泪。
  晚饭过后,娘带着小弟早早的去睡了。妹妹也拖把椅子坐在那里开始写功课了,爹照旧在一边抽着他的烟。
  夜色黑了下来,我忙完家里的活,给爹打了洗脚水让他洗洗。爹心情还不错,我想开口说去城里的事,但又说不出来。爹擦完脚,顾自进屋去了,留下我一个人呆呆的立着。
  我不是真的开不了这口,而是怕爹生气。他的脾气我是知道的,古板守旧不开化,认准的理十头牛也拉不回。我一个女孩出去抛头露脸,在外闯荡,还不要了他的老脸。他常说山里人不呆在山里,不守在土里,那是忘了本。
  记得上次小丽爹来我家,她爹说小丽会挣钱,可给他老脸争光了。小丽爹走后,我爹愣愣的抛出一句,就小丽那猪样,字认得不过几个,手指头都掰的过来,凭什么本事挣钱,谁知道干些啥花花样。
  嗨,我轻轻的叹口气,关上门,把黑夜堵在了门外。
作者 :晓风残月00000 时间:2011-03-07 20:47:00
  沉重的文字。。。
楼主雾缥缈 时间:2011-03-07 21:06:00
  山里的夜特别长,特别难熬。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瞪眼看漆漆黑的屋顶。爹的鼾声从另外一个屋里传来,一声声诉说着疲惫。
  窗外也黑漆漆的,今晚没有月亮,星星也没有一颗在天上吊着。山村里的人在白天还有忙不完的活,使不尽的力气在田里地里,一到晚上没地方去,没活干,就都早早的钻进被窝里,就等天亮再重复一天的劳作。
  我知道这次弟弟生病花了不少钱,那可是爹抱着丢自己那张老脸去求别人开口借钱的。山里人实在,有困难谁都会帮一帮,可是他们的日子也不是宽裕啊。吃五谷杂粮的,谁能算计到自己什么时候也出现什么问题啊,而每次碰见难事总不能每次都去借啊。要怪就怪自己家穷,没什么挣钱的本事,再说了守着这些薄田,几头猪,几只下蛋的鸡也不能过上什么舒坦的日子啊。
  我读过书,记得以前王老师常对我们说,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可以改变生活。可是在这个山里,在这个村里能有什么呢。对于很多人来说,多读几年书,就是多费些钱,还不如早点呆在家里,帮助家里多干些活,多出点力。
  一年到头只要别饿着肚子,吃好吃差点没什么。一年到头只要不是光屁股,破点旧点也没什么。这就是生活在这里几辈子的村民的生活信念,一直以来以此为本,不会想的太多,也不会去改变。
  自从有些人走出这里,带回来了新鲜的事物,生活的滋味也多了起来。但大多数除了远远的看着,流露羡慕的眼光,再媚俗的套个近乎,不会想到自己也去改变。
  我还年轻,我有自己的想法,我不想就此结束心里美好的理想在这日复一日的困苦的生活里。我要去改变,改变自己的家,改变目前的生活。我要在阳光下放声呼喊,我要在月光里放声呼喊,我也能走出这片穷困的土地,我也能让自己的爹娘弟妹幸福的生活。
  我再也不能忍受这种日子的煎熬,我必须做出抉择了。
  黎明终于撕破夜的幕布,天慢慢的吐出几许白来,我听见娘也起来了。
  而我一夜没睡,眼皮沉沉的开始打架。但我还是一骨碌的起身,我觉得今天一定会有好心情,那些等着我的活再累也不会累了,因为我看见了希望,我看见了夜色已经退去,美丽的黎明已经来了。
作者 :晓风残月00000 时间:2011-03-07 21:16:00
  期待。。。
作者 :小如果儿 时间:2011-03-07 22:29:00
  关注
楼主雾缥缈 时间:2011-03-08 21:58:00
  夜风冷冷的吹来,我的思绪始终法平静下无来。
  回想离开山村,离开家这好几个月以来,我经历过的那么多的难以回首的事,我真后悔当初自己做出的决定。我曾以为会是与过去困苦的生活彻底的告别,会有一种新的美好日子的开始,谁知道这却是我另一种痛苦岁月的开始和继续。
  我想家,我想爹娘,我想弟妹,我也想那曾经在我眼里是那么破败没落的山村,那些可爱的乡亲。
  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走回去。不知道是否还有勇气,还有脸回去,我的心一团麻,乱糟糟。我的心在哭泣,在流泪。
  有时候我站在镜子面前,试图寻找那个从前的我。我发现镜子里只有一个抹着粉,画着眉,擦着口红的一个陌生人。我发疯了,我要寻找到自己的影子,从前的那个我,但除了一地破碎的镜片,和那只流血的手,什么也没有。我只能痛苦的蹲下,抓着头发,拼命的问自己,我到底在哪里,我到底去了哪里。
  我痛苦的知道,那个曾经的我已经死去,我只是过去的一具躯壳,我的心灵不再那么纯洁,我的身体不再纯洁,我是那么的肮脏。再也不能回到从前爹娘眼里的好孩子,众人眼里乖巧的女孩了。
  我踏出了这一步,再也无法踏回来。这一步,真的就是悬崖,真的就是深谷,我痛苦的在坠落,落不到底。
  我该怎么办,我的路在哪里,我能回来吗,我能回去吗?
  
  我很高兴会有这么多的朋友来听我诉说,其实我已经有意无意把过去许多的往事忘记了,我只是不想让朋友们听我太多的絮絮叨叨,会认为我在诉苦给自己辩解自己走出的这一步。我之所以和你们说一些山村里困苦的生活和我穷苦的日子,只是想说我不是你们眼里那种怕吃苦懒惰的女人,我苦水已经泡的太多了,我不怕吃苦,我也想用自己的双手开创美好的生活,只是许多事并不是你想怎样就会如何的。
  我只希望你们在看我们的时候,眼光里多一丝理解,多一些宽容。
  我想如果你知道和我一起的红姐,只是为了多十块还是少十块钱和男人争执,最后被那男人活活的掐死在出租屋里的那惨状。你可知道她家里一双儿女要上学,还有瘫痪多年的爹娘在床上,她的老公从五楼脚手架上摔下一身重伤,你们就会改变一些看法。你可知道区区的十块钱对她来说意味什么吗?
  如果你们知道小丽靠贱卖自己的身体,辛辛苦苦攒起的钱被男人花言巧语甜言蜜语席卷而去时,站在高高的楼顶痛不欲生的想要往下跳时那种痛苦的情形,你们也许就会多些宽容了。
  如果你们看见娟娟被戴上警车,面对围观的人群指指点点骂骂咧咧时,只能把头深深的埋在膝间,你们能了解她内心的羞愧和痛楚有多少......
  我们也是人,也有自尊的人。人们以为有钱就可以恣意的践踏我们的肉体,侮辱我们的自尊和人格,我会在心里恨死的,虽然我是卑微的一个人,但我也有自尊。
  
  夜已经很深了,不知哪里谁在天空里燃起了烟花,那么的灿烂,那么的美丽,只是短短的一瞬里,消失在黑夜无边的天幕里。
  我努力的使心情平复,我该回屋里去了。我不想让自己孤寂的身影留在这昏黄的路灯下,我要回家。
  
  我也会在自己心情平复的时候,再和朋友们说说我的心里话,我一定会勇敢的把我那些难以启齿的故事说给你们听听,只希望你们能给我理解和宽容。
  我所有的诉说你可以把它当做一个故事或者小说来听,但我更希望你们把它当做我的心路历程,心灵的倾诉,这样我会有勇气来面对那些往事,得到你们的鼓励和安慰,这是我最大的心愿。最后要和朋友说的是我那天离开家的情形,如果世上有后悔药的话,我绝不会做出那个让我这辈子都会痛苦的决定。
  
  月色悄然的入窗,我借着月色悄悄的起床。爹娘早已熟睡了。我摸索着找出小妹的本子,借着月光写下了我去城里打工,并让他们放心的话,塞回小妹的书包。我想小妹在做作业的时候会看见的,一定会告诉爹娘的。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些衣服打包,轻轻的开门出去。我和小丽已经约好在村口碰面,然后翻山越岭到乡里搭拖拉机去镇上的车站,坐车去城里,再做决定。
  我永远的记得那晚的月亮高高的挂在头上,那些房子,那些土地,那些树木,还有那条溪涧.....在月色下是那么的美丽,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记忆里。
  
  
  故事还会继续   敬请静候
作者 :小如果儿 时间:2011-03-08 23:10:00
  即使生活再难,也一定舒缓开心结,好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作者 :晓风残月00000 时间:2011-03-09 20:55:00
  不要责备自己,这不是你的错,这是生活所迫,中国历史上曾发生过人食人的惨剧,是他们的错吗?不是。来吧里的人都是你的兄弟姐妹,都伸出手想要帮你的忙。。。
作者 :晓风残月00000 时间:2011-03-16 18:57:00
  惦记雾缥缈 。。。
作者 :小如果儿 时间:2011-03-16 19:46:00
  恩恩  在等
作者 :301301abc 时间:2011-03-24 09:19:00
  文字简洁些,更耐看.真感情,期待中----
作者 :海豚wendy 时间:2013-06-18 13:41:00
  更新左等有等,结果两年都没更新啦
作者 :晓风残月00000 时间:2013-06-19 16:10:00
  问候@ 雾缥缈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