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长短小说]嗜血的天空(长篇小说)

楼主:炎梅尊主 时间:2012-09-19 15:19:03 点击:3089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永远醒不来的梦,可为什么我那么清楚的感受到死神的呼吸?它在呼唤谁?!为什么墙上的血玫瑰会有殷红粘稠液体散发着使人窒息的刺鼻腥臭一滴滴的往下掉?!
  24小时早就过去了,妈妈还没有回家。我非常清楚,平时她绝不会这样,因为我时刻体会着和她相同的折磨,就算再不愿意也不会把对方抛弃在炼狱里,独自在外享受安宁。何况,一个月前她才动过阑尾切除术… …
  傍晚,他又出去喝酒。看着四周寂静而凄美的血玫瑰,我绝望的拨出110。公安干警来查勘察现场,简单盘问几句,东翻翻、西动动,在家里查看搜索将近三个小时才离开。午夜,他又喝得酩酊大醉,东倒西歪的撞开家门,一点也没有发现曾有外来者翻动过他睡觉的地方。
  自懂事以来,记忆里就只剩下他的暴戾,只有依偎着妈妈,我才有力量面对他肆无忌惮的绝情。从他和妈妈无数次争吵中,我清楚的知道,是下贱的他捣毁了妈妈原本幸福美满的人生。他龌龊得在新婚之夜强暴了妈妈,无情的将她未婚夫打成失忆,未来亲家认定妈妈是灾星,狠心取消婚约。祸不单行,上天似乎有耍戏单纯善良弱者的隐,妈妈竟在这时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她认为孩子是无辜的,不顾家人强烈反对,顽强生下我。如此,她,雪上加霜被家人麻木不仁的抛弃了。她,举目无亲,万般无奈,只好下嫁给他,我的父亲。
  从8岁开始,我再也没叫过他爸爸,因为自己不想,也因为他不配!想着自己是这么一个受高等教育、是非观极强的人,怎么会有一个黑白不明、欺凌弱小、惹人生气惹人厌的暴躁之人做父亲?!我恨!我真的好恨,好恨上天对我如此不公,好恨为什么总是要看见自己最敬爱的妈妈饱受凄苦却无能为力,好恨自己没有本事保护自己关爱的妈妈受到应有的幸福,好狠自己总是纠结于无聊的问题——一视同仁的善良是不是意味着愚蠢?!
  七天后,公安干警告知我:墙上殷红色的血玫瑰属于妈妈;而且,人如果流失了这么多血,绝对没有可能生还;况且,血玫瑰中含有微量的人类内脏组织… …
  我失魂落魄的从派出所走出来,毫无真实感,怎么也不相信,唯一疼爱自己的依靠就这样永远离开自己了,无情的将自己孤立在暴虐中。我以后怎么办?我生存于世究竟有什么意义?被虐吗?不!报仇!我一定要为自己敬爱的人报仇,这就是我继续活着的意义。
  我回到家,进门一眼就看见他坐在阳台的摇椅上,一摇一摇享受阳光。
  我的脑袋骤然一片空白,朝着他劈头盖脸的怒吼:“我妈呢?!”
  “我怎么知道。”他闭着眼睛,懒洋洋的抛下几个简单的字。
  “我知道… …我知道是你… …”
  “是我!是我什么?!你去跟公安干警说。看我会不会步那臭婊子的后尘?!”突然爆发的他凶横恶煞的朝我冲过来,“我知道!她就是个婊子!你们都以为我是傻子,我不知道,很可惜,我知道,我知道她早就红杏出墙了!我知道她把大半金钱拿出去养男人。你,也是她的帮凶!”说着我脸上就结结实实挨了一记火辣的耳光,“你怎么不告诉我,其实她有钱,但就是不给我!你怎么不告诉我,其实她早想带你离开。你们都耍我!”说着他摔门而出,连让我接话的机会都没留下。
  我知道他经常骑着电单车出去和厂里那个妖艳肮脏的女人幽会。他有什么资格指责妈妈?!他尽过一个丈夫、一个父亲的责任吗?他给过我和妈妈什么?呵呵,有!是啊,有,永无禁止的痛苦和折磨!除了要钱喝酒、耍酒疯、耍无赖、打人闹事,还有什么?!他在工地打工赚来的还不够他一个人买酒喝,不够就找妈妈要,要不到钱就打,倘若在外受气,连我也无法幸免于难,要遭到他的毒打。
  妈妈一个人兼了好几份工作,用她柔弱的肩膀挑起“我”这个重担,仅凭微薄的薪水省吃俭用供书教养,还有,他的生活。看着妈妈的辛劳,看着妈妈血泪齐下,看着人见人夸的妈妈年华逝去,我心如刀绞、情何以堪!虽然,前些时我的确发现到妈妈在外面有个男人,但是妈妈所有的钱都被他无耻的剥夺了,哪里还有可以拿出去贴给外人的?!
  那个男人知道妈妈的艰难,经常资助妈妈、珍爱妈妈,连我也幸运的从那个男人那里得到其爱屋及乌的疼爱。我知道只有跟那个男人在一起,妈妈才可能开心,好几次放学在学校附近,我看见妈妈在那个男人的臂弯里甜美的微笑,那发自内心的笑容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只要她能够从内心开心快乐起来,对我而言,足够了。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最懂我的人,我爱妈妈,所以我选择了隐瞒。
  终于,他,还是知道了。他竟然怒打完妈妈后,残暴的将其分尸,更毫不留情的将其洒得满墙、满地都是。脸上火辣辣的感觉印证了我所有的想法,更告诫我要冷静。
  既然他爱骑车幽会,就骑个够吧,永远不要下车!每天放学回家,夜深人静,趁他酒醉睡觉的时候,我用锉刀在他电单车的刹车线上挫几十下。日复一日,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忍受着他变本加厉的虐待,承受着他如禽兽般的发泄… …
  三个多月后的一天,我收到警方的电话,说他交通事故当场死亡。七天后,又收到警方的电话,说查实由于他没有好好保养电单车,没有注意到刹车线磨断了,他死于交通意外无可疑。他终于永远无法下车了!
  从小生活在家暴中成长的我,早就知道万事只能靠自己、没有人是值得信任的,简单的办理的父母的身后事,完成了继承的相关事宜,平静的走进了劳拉科安儿童福利院的大门,这天正是我12岁的生日… …
  
作者 :晓风残月00000 时间:2012-09-19 21:58:00
  有一股戾气啊,问好朋友,期待中。。。
作者 :单身的小天 时间:2013-03-01 20:11:00
  俺从头看起来,哈
作者 :小如果儿 时间:2013-05-13 16:56:00
  哇,久不读小说。很精彩!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