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影`祭+++

楼主:夢蠍 时间:2015-01-12 16:17:13 点击:47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扇窗,一方门,密闭的空间,没有光火,徒留一地如霜的月色
  ——题予?祭

  一个人,蜷缩在一寄空间的折角,没有人会晓得看清她的脸,透光的缝隙如此狭小,落地窗与门影的交角,是一圈光圆如柱地倾斜于格窗界隙...
  微倾向前,伸展着掌指,试图竭力抓住光源如驻,她笑了,笑着以为,纤皙的光火能因为她的竭力靠往,而让身前身后的黑暗,拢聚,继而,将其击破...
  可是,渐渐地,双手麻木了,僵硬着,然而,光柱却寥寥地消失了,不见了,像是仅一瞬间的疾驰,又仿若一个世纪的打坐。
  沉默,她再次地沉默,然后,再次蜷缩在暗夜的墙角,哼唱起最为久远的歌。

  —— 闭上眼,我就可以看见,你我的世界,尽管周围漆黑一片。
  我说,那天,你属于了我,而我却不属于你。
  梨花树下,久久吟唱徘徊的歌,很轻,很重,很远,很近,
  我说那天,我真的看见了你,而你却逐渐疏远。
  他们说,我太疯狂了;所以,与白天严重隔绝;只有黑夜,那么的贴心,
  而又那么的温和,似是那亲吻的指巅,那么婆娑,那么游离。
  夜把我搜索着带去,不回头,不止步,不沉默。
  然而,我的影子...对,我的影子...忘记了,迷失了,禁锢了。
  我放开夜暮的手,回头,止步,沉默,追溯。
  影子,我的影子,你在哪,我带你走,你跟着我,跟着我,带你走。
  影子找到了,我自由了,然,抬头,仰望,昂首,泪下来了,
  黑夜与白昼,黑夜与白昼,从不等待,从不守候,从不回首...
  影子,我的影子,失去了,遗失了,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抓住你的手,
  而让我一路地回头,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是选择了消失的尽头,
  我的回首,存在过么?真的存在过么。

  檀门外,是平缓却急促的步伐,只听觉了下肢冰凉的地面磨擦,却视不见上体温暖额空气融和,平缓,匆匆,冲冲,仿似要尽快逃脱一般。

  ...“白夜,吃药了”...


  湖的对岸,灯火通明,一河相隔,间绝了光与暗的融合相汇,也分离了黑与白的相错交汇。

  铁制的门窗,零落半掩,静倚窗墙,尽可能地抬高颜容,阳光倾泻而至,落满了格地,泛着光,却又是如此地虚晃无力。

  —— 她的灵魂要幻灭了,他为了所爱的人,请求女祭司让她轮回重生。
  然而的,
  代价是,他要变成她的影子于光亮中隐藏而永不超生。
  就这样,
  他答应了,而她活得了重生却日日夜夜,夜夜天天地寻找他。
  显然地,
  她不知道。
  且而的,
  他不能说。
  ……
  这就是应有的结局麽?
  ……
  如果是我,
  我宁愿灰飞烟灭也不要所爱的人变成我的影子。
  因为...影子
  所代表的是:永久的黑暗与恒远的相近却不能相依错开的交集。

  轻合书页,睁开眼,阳光刺痛得让泪疲惫,只红肿了边眶的眼睫线。

  梨花树下,祭司的格局,你我,他,三重变奏曲。

  —— 暮风晨雨?爵


  喑哑的啼鸣,呕心沥血般的抖颤,午夜与黎明,黑暗与光明交切宛宛无声。
  梨雪漫天飞扬的组曲,翠水翡蔓交错的织网,隔断纠缠的碧云天漉水云间。

  夜所凝聚的,不仅只是黑暗,昼所扩散的,不只仅是光明。

  ...“白夜——吃药了——药苦么——妳还好麽”...

  ——暮风晨雨?爵




  


  不知何时起,湖河两岸,开始变得不再安静冷清,一啸而过的流影,掀起岸台两边的拂柳纤纤,针绫一般锐利却不失柔美的子叶,簌然飘洒,荡起湖面的波圈连连,鱼儿跃出水面,水花激溅,活跃在久别的喧热之中。

  偶尔会有年幼的乘客趴在光洁的窗面,贴着玻璃,指着水中的鱼儿,问依然忙不可交的先生或女士:“妈妈,那是什么?爸爸,为何它们要跃出水面?”
  身旁的先生或女士会下意识地瞟一眼:“是鱼儿,它们在透气呢。”
  年幼的乘客会约摸着头,不再与窗面更进一步地接触,然,自个地思量:“是吗?可是...”
  身旁的先生或女士依然忙着自个儿的活,也许,再问他们刚才说了什么,他们都不确切地记得了。

  有时候,心细的人也会好奇,河湖两岸,那两座格局突兀的建筑,但也只是刹那间的流连,随着列车的迅驰而过,也不了了之。
  只是那双轨徒有的清脆...突,突,突...也伴着飞驰过后的余音,了了淹没于天地之间,仿若尘埃掷地般的,从不去察觉。

  —— 飞触流苏?悬

  夜渐暗,微弱的光火寻不清白天的影,黑暗笼罩了大地,光阳沉睡故里。
  点亮的烛火,置于房中的阁台,赤褐的书页微微卷折,手中的笔杆僵直地倒立,那细锐的钢芯于昏黄的烛影跳跃,曼美而妖娆,然,烛影以外的落寞零碎,有谁明了与晓得。

  —— 隐藏,总于非一般常态的过渡;真相,基于寻常变异的过滤。
  更何况,只是一线寻常游离的钢芯,与一隙常态循环的气孔。

  暮夜的清风徐徐飘至窗外,绕过窗角,攀过纱帘,暗红暗红的白,让人分不清窗影处的黑夜与白昼,烛火幽幽摇摆平曲,书页“唰唰唰“地剪影折晃。
  微合着双眼,是浓郁却不失淡雅的檀木香,杳杳萦漫,似是亘古远遥的悲剧所独携而有的无声索昧,从不明敞也从不美满。食昧晦暗,却,深就营养。

  ...“墨黎,你要去哪里”...

  梯桥两岸的絮柳飞扬,那片天,思绪飘悬流转,悄然的气息弥漫鼻尖,闭上眼,喑喑言语:“罪的领域,索命的号角声满,子夜版图顶端以北的淹漫天际一方,救赎的印记着痕徐然。”
  清风撩起我的发端,轻声传递的瞬间...你的选择...一掠而驱往北空的蔚蓝,尉洋若有似无的笑意,真实而抽象地叠影着往昔的警训与笃告...难道你已忘记...
  沉默抗拒干扰的电波微粒...我没有忘记也未曾忘记,可也是因为如此原因的毅然抉择...
  尉洋亲吻我的指尖,拥抚的紧凑气息,隔绝了本能本能的思虑挣脱,然那置于脖颈一方虚渺的凸记凹痕,那样的鲜艳,诱惑而致命。
  轻揽他的脖颈,凑近,丝语:“尉洋,墨黎是你最懂的,不是麽?”
  刺目的光阳,折射着一丝锋锐的微寒,上扬的唇线,辨不了弧度。

  —— 绸缪?卜?沦




  


  晨至萧梢,甲麟吟咏畅游,熹微的阳光轻柔错落,此刻,周遭的一切都是安静的,架梭河湖的双轨,此刻,也是宁静的,静得诗意也静得孤寂。


  “是天亮了麽,那天亮的时候,阳光呢?”
  闭封的空维,依然是漆黑一片,她寻不见一处光亮的穴口,就那样子,心中默念着数,借着地板幽幽的本色,尽管依是晦暗的色泽,但此处,它是亮堂的唯一装饰,像是一个身居暗夜的镜影,她看不清自己的轮廓,却能让自己感受到最为真切的存在。

  —— 影子,我的影子,灰乎乎的影子,你在哪里,又到了哪里,
  为什么还不回来,外面的世界精彩麽,是不是很精彩,让你至今
  还忘了我。
  那天,你不是说要带着我,牵着我,狂奔在白天的小巷,穿梭于
  黑夜的大道麽,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却丢下了我,不曾回头。
  我的影子,我的影子,白乎乎的影子,你为什么不曾低头,
  你不是说要带我上天踩白云,驾星星的麽,可是,为什么,为什么
  你就不曾低头,想起了我,我不断地抬头,昂首,抬头,可为什么,
  为什么,你还是不曾低头,你说你要给我缤纷的云状色彩,可为什么,
  为什么,我的眼前,总是黑蒙蒙的一片,不曾有云彩所渲染,
  也不曾有云层巡逻。
  影子,我的影子,你们真的还会记得我要我等麽。
  为什么,那时候,你们要挣脱我的手,然后,不再回头,也不再低头。

  —— 迷锁?舀


  午至,列车轰鸣而来,哨鸣而去,交叉的路口,柱灯青绿青绿地跳跃闪烁。
  临面的司机按着喇叭,挥舞着帽子,向对方致敬问候,拐弯处的交错平行,相近再相区,然后,各自消失不见...
  列车上,一位摄影师调度着焦距,隔着玻璃的窗与门,一一地瞬拍与跳按,然后,列车呼啸而过,间隙的炎热一一淹没在风里。

  暮至,细雨倾斜着闪至窗隙,微微然的光火,有着雨的纤细与寒凉,星星点点的水花活跃在轻薄的书页上,于旁白处编码着大自然的乐谱。

  然

  梦里,剪影的跃动,一恫一恸的颤音眉首,想醒来却愈渐朦胧虚脱无力。

  ——“来,来,来,快和爸爸打个招呼。”
  “不,才不是,爸爸在很早以前就离开了,就是他谋害了爸爸,还有你”
  “啪”的一声响亮,训斥:“你给我礼貌点,不然...”
  捂住红烫的颊脸,仇恨的火光,簌簌如花的惆怅悲伤。
  “不然什么,让我到爸爸跟前替你忏悔麽?!”
  扑朔的泪花点缀着唇角的一线弧度,畅快淋漓的鄙视与痛,震撼了那一场污秽可耻的风雨。
  房门紧锁,美妇人瘫软地跌落,俊男子温柔地搀扶,目光却于灼热的跟随那方的美。
  今雨夜,是谁走近那扇檀木房窗而灵活地攀持直至拥有足够的空间撞开檀木的窗...
  院林,石径深处是一火烫的目光,随着那声尖锐那声轰天的脆响,见着了所有恶劣,愤怒与仇视眼前的一切...

  “——啊——”...“——轰隆——”
  雷声,尖叫声,梦醒了,心有的惊悚与余悸,窗外,是大雨倾盆,电闪雷鸣,连绵不断,声声不竭...
  阁台的烛火,已销过半,桌面是固化的熔浆,暗红的纱帘静止在窗沿下的排扣,烛火隔影照漫,那固化的熔浆,像是盛开的花蕾映血。

  —— 血暮?飓



  



  午夜凌晨,钟楼的庄严与肃穆,擎天击打的声响…当,当,当…时,分,秒,铮铮重叠?00:00?夜的终末,昼的始未。


  那方楼阁,那端仓促的身影,惊慌失措地紧揽着身子,空洞的眸影,是恐惧,是畏惧,是惊恐,是恐慌,竭力似乎用尽全力地快速晃动着头颅,有时候是紧张地捂住自己的耳朵,抓着头发,眼神散乱,目无焦距地喃喃自语。

  —— “不要,不要,我的影子,不要离开我,不要,不要
  我的影子,你在哪里,不要丢下我,不要,不要,我的影子,
  我的影子,我为什么看不清你的脸,我的影子,不要走,快回来,
  我需要你,我的影子,为什么要丢下我,为什么要离开我。
  我的影子,快回来,快回来,我的影子。
  我好害怕,我好害怕,我的影子,你在哪里,在哪里,我的影子,
  为什么,为什么,不牵紧我的手,为什么,为什么不跟紧我的步伐。
  影子,我的影子,你为什么忘了我,为什么离弃我,我的影子。
  我的影子,我去找你,我这就去找你,好不好,好不好。

  嗯,我去找你,我去找你,你要等我,一定要等我,等我。

  ...我先睡会…


  渐渐地,渐渐的,一切都忽然地平静,仿佛任何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很安稳,很安静,安静得只听见一平一缓一屏的呼吸,很轻,很轻,轻得不再繁琐......


  深夜,啸啸鸣笛的列车,都不觉嘈喧,反似一灵动和美的变奏曲。
  只是那上架河湖的双轨的回鸣愈渐惺忪与零碎,仿若撒落地面的钢钉,碎碎拉拉,稀稀偏移,像曲轻快而随性的组曲。


  独酌窗影的美,是忧郁,是惆怆,似嘲讽,似猖狂,是执着与不悔 。

  轻抚书页的埃尘,拭抹灰砾的指端,序页翻开张页一幕一幕。

  金黄金黄的曲菊瓣,如此淡雅而不羁,清雅而不畏,內致而张扬;
  翻页
  细如针的孔管,是细致,是纤细,是刺锐的致命。
  再翻
  熟悉的别墅楼宇,不陌生的庭院竹林,还有那别致湾弯的石径流水,似乎还能听见风竹林影的嬉戏打闹,似乎还能听见哗啦生色的水漫径漓。
  ...那扇门,那扇窗,那盏灯,那轨车道,还有那天的月色...
  很美,很美,不是麽。
  红润的指巅轻轻梳抚掌中的笔杆,上扬的嘴角,一度美仑美奂而凛冽致命的弧。


  —— ...“墨黎,我已经将你妈妈...她终于...我们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我们...”

  轻阖的房门,滑落底端的昏黄,指端的血茧,遮挡厉声咆哮的背叛代价,不惑不解。
  没有的泪,从来就没有过,为什么此刻的脸已被水雾剥夺占据,因了她,也,为了她。
  …“墨黎...听我说...事情并不是...不是...墨黎”…

  门前,身后方...那个我,嗜血一般...尉洋,原来,你并不懂我...母亲,结局,你早已知晓了吧——那个置于脖颈的凸记凹痕——对方僵直的身体,最后倒下了,没有了呼吸。

  …“白夜,我只爱你,你听到了么;白夜,我绝不饶恕伤害你的人“…

  泪何以冰凉清澈,血却已温热腥余。

  掩落那一点昏黄,月色倾轻侵斜,时钟于此刻清脆还击...当,当,当...
  十二曲拍的送行曲,北斗七星瞬间连环,流雨一线,碰击着子叶的脉络,金黄盈曼的曲瓣泛着一零星的蓝,渐而隐隐消失而不着痕迹。



  


  ...出门,向前,向前...

  我的脚踝泥泞的於青,於青地晦暗。
  原来,鞋子所要隐藏与覆盖的,只是那么一些些泥泞残枝的煎熬与折磨。
  因为绝望,所以才更晓得勇敢地挣扎,摆脱,意象所熟悉与留恋的感觉安心,安稳,安全的地方,然,这一切的一切,只是残梦所编织的一个个抽象的假设,没有后悔,没有遗憾,或许,只想着,侥幸的成全而忘了欺骗的伤。

  以后就这么样,外界的竭力虚掩与伪装,真实地暴露在夜月的垄断。
  —— 假象?幻


  ...临近月台的寂静与萧瑟,最早点的列车,应着缕缕风声幽幽而来,仿若生与死的界线...

  红枫树下,正秋炫耀的那收获的灿烂,然,已少却的金黄不再炫目明朗,金曲菊萦绕着站台,零碎零落,萧索萧瑟着,翩翩旋舞,伸开掌指,轻轻捧触的橘黄,握于掌心,似乎有泪,为了谁。
  踏上北上月台,审视,凝望,那一扇未知的气象天窗,晴朗?阴郁?雨雾?雪霜?相行隔远的路轨,延伸,延展,延蔓...天际处的俩两相交的虚幻绽放的真实错位,也仅是层层叠叠的假象?尽管如此作罢,远方依然地很美很美,不是麽?

  姐姐,白夜姐姐,下一分钟,妹妹就要离开。带着你的影子离开,离开这里,离开这污秽的地方。
  而我——墨黎,你的妹妹,最爱你的妹妹,你的影子,不再迷离的徘徊,也不再孤立地存在,因为那消失的尽头,有我——墨黎,还有我们的影子。

  闭上眼,酸涩的味儿,妈妈的颜。明暗深处,切换的你我
  ——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尉洋你这个衣冠禽兽,你走开,走开。”

  风,飘然而来,那样地轻柔,那样的温暖;
  列车翩然而至,那样的沉重,那样的冰冷。

  ...左脚踏至相互碰敲的门栏,空无一人的车厢,仅属一人的列车,于门后于窗前,,相互折映...

  风一啸而过,列车一驰而往,这就是本该的结局吧。

  母亲,许多事情发生了就认定了应有的痕迹,也注定了本该的结局,尽管嵌灌满盈恩情的甘泉雨露,而,惩罚所要诠释的不是鞭策的躯体,而是污秽的灵魂。

  —— 双轨?伐?弑罪



  夜,晃晃而至的星辰,粼粼而圈的河湖,一列车窜烈靠往,凌空于河湖之上的双轨岌岌可危地晃晃颤颤,列车继续疾驰飞奔,直至拐弯处,灯柱红黄红黄红地相应切换,来不及定格,轨道交叉处,一阵凌散的突然,火花四溅,爆破的声响贯彻云霄......炽热的气流于湖面腾升凝聚,似是一网透明的屏障矗隔在湖中央,更像是一网镜影的反映折射虚晃着模糊的影像,分化着两个极端,却又如此地形似,形如一个人黑白应色的相区又相合。

  】】】夜祭?卦【【【



  


  》》》后记?末《《《
  翌日,“110”,“120”,“119”以及各大新闻媒体都赶到了现场。
  路轨交叉交汇交替处是凌乱深陷的断架与列车的残壳,而于此处的对角是两座“浴火焚身”般突兀的建筑,青乌一片,然,借着日光,可见明显于楼宇折角处的刺目光辉与一本原色泽的闪现。

  好奇心趋使着人们一一靠近与向前。

  断裂的车厢路轨,是片片枫叶的红,红得夺目更红得炽烈,然,举目四望,只见绿柳滴翠,茵茵一片,当列车管理部来电确实,昨夜子时并无列车派往前于此处穿行时,这片片的殷红与这次爆破事件而空无一人的车厢,更显扑朔迷离。

  然于

  俩两对望而立的突兀建筑里,是两座灵柩,两名判若一人的女子遗体。
  女子一身白绒的点缀更显她的美与琉璃棺的神幻;而另一方,女子一袭黒绸的点衬更显她的媚与玻璃棺的通透。

  再细瞧之,琉璃棺下的砖瓷是镜面的折映,毫无损坏如白衣女子的遗容一般;而于玻璃棺上四周的墙壁是钢板的温润色泽,而玻璃棺下的空缺早已黯然一片,仅留一角金菊的图文——“最后一针”,便无他物......

  深远处
  喧杂的议论,喧吵的氛围,被一板灰黑所阻隔,毫无外界的回响声漫。

  暗黑的格房,影片叠叠张贴晾挂,唯美的构图,精绝的角度,冷暖调和无挑剔的光影聚散,历历在目,如数家珍。
  经过一列的操作,照片基本完工,只要晾晒一番,就又是一张张引以为豪的杰作了。

  时钟于此时敲击,满满的十二级拍。
  披上外套,驱步出门。

  暗房的门被轻轻的带上,一渐渐清晰纹路的照片上,先而浮现的楼宇窗面是一黑一白的身影曲线,接而是脸,两张一模一样的容颜,相隔对望着,再而是车厢的玻璃窗与对面的门玻璃也出现了面容,只是比楼宇窗面影像更朦胧更模糊也更虚渺,再者她们伸出的掌指渐而贴合在一起,一模一样的两张姣美容颜,像镜面投射的里与外,反方向的同等距离,最后,随着相像的愈渐明朗与清晰,她们也愈渐地虚渺,淹没消失在人群里。
  而
  相像中,车厢外的湖面是跃出水面的游鱼,游鱼周围是七彩的斑影,像是被撒落湖中的颗颗小丸与豆粒,腐蚀那般的绚烂。

  清风吹拂,柳絮洋洋洒洒地戏谑微风过处的余凉。
  岸河边,夕阳的余晖影掠鳞光,于湖中竞相生辉。
  一綄纸绢摇挂水边的苇丛,钻着字:
  ...“不要轻易将自己躲藏在黑影里,而迷失在黑洞的领域,走进晦暗”...
  ...摇晃,摇晃…掀扬,掀扬…若隐,若现的飘渺虚幻...

  风生水起,那綄纸绢滑至湖面,应着流水,幽幽翩荡。


  ))?)折暮?絮((?(

  春末夏至,秋去冬来
  夜所凝聚的,不仅只是黑暗;昼所扩散的,不只仅是光明。

  我将那么一个角落定格,整个世界已被隔绝
  —— 墨黎
  角度把我定格在那么一个角落,隔绝了整个世界
  —— 白夜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