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长短小说](小说连载)一天一封信

楼主:红尘小荷 时间:2013-04-01 16:15:40 点击:2409 回复:1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第一章
  
    又到傍晚天了,晓月告别师傅骑上自行车急急忙忙往大姐家奔去,她想早点知道她心爱的信今天是不是该到了。
  
    晓月离开家二三百里地到成都郊区大姐家来已经快半年了,为的就是能学个理发手艺以后能和心爱的人快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打离开家离开心爱的人——林鑫到这儿来后,林鑫每天都会给晓月寄一封信来,虽然学习很辛苦,晓月还经常受师傅的气,可只要每天都能看到林鑫的信,晓月一天的疲劳和郁闷就会烟消云散。
  
    其实晓月有时想想真有点后悔离开家离开林鑫那么远来这儿学手艺。都是因为当初晓月听大姐说这个师傅手艺很好,晓月也是野心大了点,想出来把手艺学好点,回去后能超过当地的师傅,能够一炮打响也就能和心爱的人快乐地在一起了。却没想到她的师傅是个莫名其妙的人,收了晓月的学费后又不好好的教晓月。总是无缘无故的时不时的找晓月的麻烦,不断的训斥晓月。晓月也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师傅要这样对她,而且她还是个脸皮很薄的女孩,有时气得真想一走了之。可一想到走师傅又不退她的学费,她又再没有钱上别处去学手艺了。这三百元学费也是晓月靠代课三年从每月41.50元的工资里好不容易节省出来的。在这八十年代末,钱这么难挣,农村女孩根本无处挣钱,多亏晓月上完了高中,有点文化才能来代课才攒下了这点钱。晓月如果受不得气离开了,那手艺没学成她回去怎么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林鑫的家人就是嫌她没有正式的工作而不肯同意他们的婚事。晓月逼不得已才忍痛割爱离开爱人跑这么远来学手艺的,没想到却遇上了这么个不着调的师傅。可晓月也打定了主意,她在心里说:”我交了学费,你教我手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由你怎么骂我没学会手艺我就是不走,可没想到师傅不只是不着调而且还是个很卑鄙无耻的小人。
  
  
楼主红尘小荷 时间:2013-04-01 16:31:00
  
    第二章
  
    晓月的师傅的确是个很卑鄙很无耻的人,一天,只有他和晓月在时, 他竟然对晓月说:“现在流行一句话叫:‘要想会,先给师傅睡。’你愿意吗 ?”晓月一听气得真想搧他一个大耳瓜子,然后一走了之。可想到心爱的人,有两句话又从她心里冒了出来:“吃得苦中苦才为人上人”,"能忍常人之不能忍才能成功".所以她就强压下了心中的火,很平静地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当父亲的又怎能欺负女儿。”师傅却说:“你现在是用得着我才这么说,等你学会走了肯定就再也想不起我了。”晓月说:“我不是那样的人,你好好教会了我,我肯定会感谢你一辈子的。”可师傅不相信,他继续说:“你如果惹得我高兴,我想教你,你很快就能学会,否则,你一年都学不会。”晓月不吭气,她在心里打定了主意,不管学得会学不会,反正自己不能对不起爱人,也不能对不起自己,要用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作代价她宁可死。
  
    打这以后,师傅就时不时的有机会就拿话挑逗晓月,一会说:“其实那是很舒服的事。”晓月从此就恨上了“舒服”这个词,一想到这个词她就感到恶心。他一会又说:“你师娘前几年长了病动了手术,打那以后我就和她没在一起过了,”晓月也不懂得师娘长了什么病,反正她觉得那又不是她的过错,为什么要她来承担后果?反正不管师傅说什么她都不为所动,而且为了不太得罪师傅,她也只有一忍再忍。
  
    又一天下午,师傅对晓月和师弟说:“我丈人过世了,我和你师娘现在就要去奔丧,今晚就不回来了。晓月今天就不要回去了,上我家去住把家给我看好。师弟就照看好铺子。”晓月和师弟都答应了,师傅和师娘就走了。到傍晚天时,晓月总感觉有什么不得劲就对师弟说:“师弟,你一直都是在师傅家住的,你对师傅家熟悉,要不我给你换换,你还是回去住,我来守铺子。“师弟说:“好吧”
  
    天黑后,晓月就关好了铺面,从里面锁好了门,因为想念林鑫,所以也睡不着,就坐下来一边看着林鑫的照片,一边把信纸放在腿上给林鑫写信,到了大约十一点吧却忽然有人敲门,晓月问:“谁啊?”“是我,开开门,我给你说两句话 。”忽然传来师傅的声音,晓月吓了一跳。可她对师傅有了戒心,所以只慢腾腾的开了一点小缝,师傅看见晓月戒备的样子,气急败坏的说:“你打开门,你师弟也在这儿呢!”晓月还是不相信地看了看,师傅生气地一把把师弟扯到她的面前,晓月这才打开门,师傅进门就说:“我叫你看家,你怎么给师弟换了?”“我对家里不熟悉连灯的开关都找不到。”晓月回答着,脑子一下反应过来了,她明白了师傅的用意,多亏自己第六感觉好,觉得不对劲给师弟换了,否则今晚就吃亏了。而这铺子在大街市场的,他怎么也不敢乱来。师傅看事已至此就骂了晓月一通就带着师弟走了。晓月虽然挨了骂,可这一回合她又赢了,想着师傅恼羞成怒的样子,她反而笑了。
  
    又有一回,那天也不太忙,师傅就打发师娘和师弟回家去干农活了,铺子上就只有他和晓月,晓月知道他又要说鬼话了,就离得他远远的,师傅说 :“你坐过来,我给你说两句话。”晓月不动也不吭声,师傅一连说了好几遍,她还是没反应,师傅有点火了,可在大街市场的又不好大声吵,晓月也火了,她忍不住小声哭起来,她终于无法克制自己了,这一两个月来,她一边要思念爱人,一边要努力为师傅干很多活,希望师傅能少折磨她,一边还要想法设法的努力学手艺,一边还要时时防着师傅,不给他任何强暴她的机会。这些日子,她的脑子高度紧张,压力特别大,到今天她终于克制不了自己了,她一边哭一边说:“我又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你为什么要这样侮辱我?”师傅一听“侮辱”这个词,反响特别大,他说:“什么?我侮辱你,?我什么时候‘侮辱’你了?我连你的手都没碰过,我怎么侮辱你了?”“你说那些话就是侮辱我”晓月真是哭笑不得,这个没文化的无知粗俗的小人,他还以为只有动手动脚才叫“侮辱”呢。你看他还觉得自己多么冤屈似的。晓月索性继续说:“你在继续这样我就告诉师娘,大不了一拍两散,我学不了手艺我也要搞得你身败名裂。”这一两月来晓月也观察到了:师傅为了生意很懂得世俗里的人情物理,很懂得怎样留住顾客,在人前他总是装得人模人样,彬彬有礼,他很看重自己的名声。很看重金钱。所以晓月就说了这句话,师傅一下就说不出话来了。晓月看他困窘的样子,也不哭了,便象个得胜回朝的将军一样骑上自行车就走了。
  
作者 :晓风残月00000 时间:2013-04-01 20:27:00
  做人难,难做人,人难做。问好@红尘小荷。。。
作者 :嗨沙漠 时间:2013-04-09 22:52:00
  记号
楼主红尘小荷 时间:2013-04-21 14:00:00
     第三章
   晓月终于控制不了自己和师傅撕破了脸皮她反而感到轻松了,之后,她还是照样天天来,该干的活她还是照样干,只是她和师傅谁也不搭理谁,就这样过了些时日,师傅不教她她就自学,她买了几本学理发的书,晚上回家看到半夜,,学完了理论知识,书上的理论比师傅讲的清楚多了。晓月还是个聪明的女孩,师傅的买卖很好,他和师娘师弟根本忙不过来,晓月就很利索的为顾客洗完了头,还有等着的老小顾客她就让在座位上学着师傅的架势给顾客理起来,老小顾客一般都不很挑剔,一些大爷还特别好,鼓励晓月说:“你放心大胆的剃吧,没事的,就是剃破了我也不怪你,没有徒弟哪来的师傅。”晓月很感动,她不紧张了果然发挥得很好。师傅忙不过来,为了多挣钱也就由她干去了。她第一次推的头,师傅看看吃了一惊,没想到她刚学推就推得这么好,师傅想开来这是个可塑之才,心想还是教教她吧,教教她,她很快就能帮忙了。师傅有时也偷着观察她,看她有时受不了自己的训斥就躲到帘子后面去偷着哭一通,哭完擦掉眼泪又出来继续干活,师傅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这么柔弱的女孩竟这么有韧性,心里不由得对她产生了一丝敬意,而且这女孩还勤快,能干,还有文化,她还可以帮着辅导女儿的学习。
      师傅一看斗不了她,留下她也没有什么坏处,所以就改变了对她的态度,打了半个月冷战后,一天又只有晓月和师傅在时,他就对晓月说:“我以前那么对你我给你道歉,,其实我那么做只是想把你折磨走了,我好再收个徒弟,又可以收三百块钱的学费。我并不是真想欺负你,可不管我怎样折磨你你都不走,我真是服你了。以后我会好好的教你,只要你忘记以前的不愉快记得我的好就行了。”晓月说:“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原谅了你。还是那句话: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一定会记得你的好处的。”
      晓月就这样在忙忙碌碌坎坎坷坷中干了三四个月,每天都要用三十四一担的水桶提进提出一二十担水,然后还要为顾客洗头,为师傅做饭,洗衣,洗毛巾围单,教师傅的女儿学习,然后自己还要用心学习手艺,只要到了铺子上,她一天都不会坐一下,因为提水,还经常弄得鞋子湿透,每天傍晚骑车回到大姐家后,她都累得坐下去就起不来,可每天只要回来看到林鑫的信,她就会躲到床上去偷偷读作心爱的人的牵挂和相思,她就感到无比的幸福和快乐,就觉得自己所受的所有的委屈和劳累都是值得的。
      
      
    
楼主红尘小荷 时间:2013-04-21 14:02:00
    第四章
    晓月每天回家读了林鑫的信后都会给他再回一封信,可有一段时间,连续好几天都没有收到林鑫的信,晓月心里很着急,心里七上八下的象掉了魂似的,也不知林鑫出了什么事,好容易挨过了一星期还是没有信来,晓月是真的呆不住了,就给师傅请假想回家看看,可师傅说她正学得快回去就耽误了,可晓月还是执着的要走,师傅只好让她回去了,赶了一天的车晓月终于回到了林鑫的身边,投进林鑫的怀里,没有言语,只有彼此的无尽的相思的痛苦在默默的交融。
    
    原来林鑫这几天也没收到晓月的来信,也正着急着呢,但他还是每天给她寄信,他没想到她也没收到他的信,也不知是哪里出了状况,好歹她回来了,要不然彼此还真不知怎么着急呢。天黑后,林鑫让晓月住在自己的屋里,自己准备去和同事挤一晚上,可晓月没有让他离开,很久以来的痛苦的相思让她不愿离开他一秒钟,长久的压力也让她在见到林鑫以后变得非常脆弱,一向守身如玉的她在那天晚上竟然想把自己给他。而林鑫知她懂她,所以他只是用心的爱她,并没有占有,但为此他非常的感动,他对她说:“我感谢你,我已经满足了,我比得到更满足。”而晓月也非常感谢他,也更加的敬重他,她觉得他是一个真正的好男人,一个很无私又非常宠爱她的好男人,第二天,她又依依不舍的离开他继续回去努力学习,他们还是照样一天给彼此一封信,见信如见人,或许可以勉强的排解一些相思之愁吧。
    
    一晃半年过去了,晓月也学得差不多快出师了,可最近又有好几天没收到林鑫的信了,晓月有些着急,可她安慰自己说:“肯定又和上次一样,又是那个送信的偷懒不给送来吧,她一天天的等着,一天天的盼着,很多天还是没来。
    
    晓月边想着边快速的登着车子,突然她“哎呦”一声,车子一下滑出了路面连人带车掉进了路边的水沟里了,这是一条乡村的机耕土路,因为来往的车辆压得路面高低不平了,又因为才下过雨路面很滑,晓月又因为想念林鑫思想不集中就被滑到水沟里去了。傍晚天了,路上也没有人,晓月好不容易才把车子抬到路上了,浑身湿淋淋的爬起来又继续往大姐家赶。经过差不多半小时吧她终于回到了家,还没来得及换下湿衣服她就迫不及待的问大姐:“信来了没有?”“没有,你不用着急,他肯定有啥事耽误了.”大姐安慰她说。可她心里想:不管什么事都不会耽误他给她写信的。
    
    第二天她就病了,也发烧也头痛,她躺在床上起不来了,大姐给她买药来吃了,到中午时,小外甥放学回家吃午饭,还没进门就喊开了:“小姨!小姨!信来了!”
    
    她猛地从床上跳起来,好像没病的人一样,一把夺过外甥手里的信,撕开就看:“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分手吧!”.......她傻眼了!
    
    晓月欲哭无泪,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只是不相信,不相信他会说这样的话,因为前几天的信里,他还在情意绵绵的牵挂她思念她,才过了几天他怎么就变了呢?她不相信!就是不相信!
    
    于是她给他回了信,她说:“你就那么一句话叫我怎么接受?你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我们一起面对,你给我说清楚说明白呀!”
    
    他很快就回了信,他说:“不要叫我给你说清楚,我说不清楚,我也痛苦得很,总之是我对不起你,是我自私自利。你忘掉我吧,时间会医治心灵的创伤,慢慢地你就好了。”
    
    看了他的信,晓月疯了,看来林鑫是铁了心了。
    
楼主红尘小荷 时间:2013-04-21 14:03:00
  第五章
    
      作者:红尘小荷
    
      晓月提前出师了,师傅还有心留她帮忙,说给她开工资,可晓月一口回绝了。她告别了师傅和大姐一心要回家去问问林鑫是怎么回事?
      可那时正是八九年,很多大学生闹学潮举行游行,再回家时买车票需要身份证,但晓月没有带身份证,也无法买到车票,于是她决定骑自行车回家,看她意志那么坚决,大姐姐夫也无法阻拦,姐夫只好亲自送她回家,收拾好行李,还没等天亮,清晨五点钟晓月和姐夫就出发了,一路上飞速行驶,她好像感觉不到累似的,越过成都平原大约中午后他们到达了邛崃,开始有了山,路也有了上坡下坡,骑自行车就很吃力了,到名山时天也快黑了,晓月的腿开始痛得有点蹬不动了,她只好一手扶住把手,一手捶打着大腿,真是奇迹,经过一阵捶打之后,腿竟不痛了,她又继续的蹬着,终于过了雅安,天便渐渐的黑了,也没什么月光,只是朦朦的能看出发白的路面,因为上下坡,车子的刹车片也磨得差不多了,车速也不好控制,所以她也看不见姐夫,也不知和姐夫拉开了多长距离,到了飞仙关有一个很长的下坡,在朦胧中车子飞速下滑,因为车上还带着二三十斤行李,车子跑到半坡时根本刹不住,车速太快无法掌控,车子就左右摇摆开了,晓月连人带车竟有些飘了起来,她吓得惊叫起来,心想这回完了,如果车子继续摇摆,那么连人带车都有可能冲出路面摔下一二十米深的崖下的河里去,那时就算摔不死也会淹死。晓月一面担心着还是一面紧紧的握住车龙头,只是一瞬间,车子好歹没摔下去终于滑下了坡,经过一段惯性后又有上坡的趋势,车子才慢了下来,她这才松了一口气,心想:“还真是命大!”正好姐夫也在坡口上等着她了,她对姐夫说:“吓死我了,差点摔下去了!”这么一吓也吓得晓月有点精疲力竭的了。可要到家还有二三十里地呢,还有很多的上坡下坡,姐夫是个老实的庄稼汉,他比晓月大十九岁,一直象父亲一样呵护晓月,这时看晓月一脸疲惫,心里着实不忍,就对晓月说:“要不我在路边找一户人家,看看人家肯不肯收留我们住一晚?”晓月无力地说:“好吧”,于是,姐夫找了一户人家问问,可人家不肯收留,只说:“你们再跑跑到前面有一个小镇就有旅馆了。”姐夫解释说:“住旅馆要身份证,我小妹没带着,所以才来借宿。”好说歹说人家就是不留,晓月叹口气对姐夫说:“算了,我们还是慢慢走吧。”于是,晓月和姐夫又继续前行,终于又跑了一二十里,又在一个下坡的道上,因为看不清,晓月的车一下就杀进了路边的一堆补路的小石子里了,砰地一声摔倒了,好歹坡度不大,车速不快,虽然摔痛了晓月,但还是有惊无险,爬起来,姐夫为晓月搬正了车龙头又骑上继续前行,直到晚上十一点过晓月和姐夫才到了家。
      敲开门,六十多岁的母亲把他们让进屋里,又给他们做饭吃。晓月躺在床上也一下睡不着,慢慢地一算,从出门到到家她和姐夫在路上跑了十八个小时还多,全程三百多里路。嗨!这对晓月来说还真是一次不同凡响的旅程。
    
    
    
楼主红尘小荷 时间:2013-04-23 11:24:00
  第六章
    
    林鑫把晓月迎进屋里,看到她委屈而又哀伤的眼神并为他而日渐憔悴的模样,他又情不自禁地将她拥进怀里,他想好好的抚慰她受伤的信心灵,他拥着她,不自禁地吻着她,头又开始发晕,他无意识地把她拥上了床,他 想和她融合在一起,彻底抚平她受伤的心灵。
    
    晓月感到了他的躁动,她一动不动,她不知这个时候她是该接受他还是拒绝他,她知道就凭他的责任心,她接受了他,他无疑就不会再离开她了,但他并不想以此来拴住他,她要的是心甘情愿的全心全意的。她也不想趁人之危,更不想在这种时候结束自己的处女生涯。
    
    也许是没有得到她的回应,林鑫一下清醒了,他跳了起来然后冲出了屋,他恨自己在这种时候还受诱惑,他感到无比的惭愧,他不能伤害她,尤其在这种时候,说真的,他想给她分手的其中一个原因也是怕自己有一天会控制不住自己而伤害了她,他太爱晓月了,太想和她在一起了,可她正象一朵开得娇艳欲滴的花朵,他怕一不注意就碰伤了她,她就会凋谢,他希望她永远这样美丽,永远这样动人心魄,在他的心里她是如此的纯洁美丽,不容对她有丝毫的亵渎。
    
    他不敢要她,因为自己现在还没有资格,一方面自己今年才二十岁,年龄还小,二方面自己要学位没学位,要钱没钱,要功名没功名,虽然她不在乎,可他在乎,他觉得自己现在没有资格享受爱情,没有资格去耽误她。其实自己一早就不想恋爱,都是因为彼此都情不自禁才让这场不同寻常的爱情发生了。
    
    前些天,母亲和大哥又找他谈话,母亲声泪俱下地说:"你爸干了一辈子民办老师,到临了终于转正了,可他没福气,才没几年就去了,我没叫你大哥接班,而叫你接了班,为的就是你比较聪明,我和你哥你弟都希望你能我们家光宗耀祖,不要辜负了你爸一辈子的心血。可你倒好,找个农村户口的女子,将来生的孩子还是农村户口,怎么光宗耀祖?你这不是辜负了你爸一辈子的心血了吗?而且你又不爱干农活,找个农村的你就一辈子脱不开土地。"
    
    林鑫回答说:”她学理发了,以后我们不种地也行的。“
    
    ”不种地?你做梦吧,生成农民土地就是根本,哪有不种地的道理,你看那镇上开理发店的那家也是种地的。而且我听说,她妈也是因为我们家太偏僻也是不愿意的,你看她又比你大两岁,,她都超了婚龄给了,你却还差好几岁,你还想自考大学文凭,你一个初中毕业生什么时候才考得出来,你总不能还没考出来就结婚吧?你几年三年的考不出来,你不是耽误了人家?在农村哪有二十四五还不结婚的女娃呢?
    
    母亲苦口婆心的,大哥也说:“你也大了,好好的想想吧,你看因为我们家穷,我也只好做了人家的上门女婿,以后也不能太多的管你们,以后妈和弟弟都要由你照顾,你在找个农村的,以后怎么照顾得过来?。
作者 :晓风残月00000 时间:2013-04-23 20:36:00
  问好@红尘小荷,流畅的文笔,期待下文。。。
作者 :嗨沙漠 时间:2013-04-24 16:39:00
  记号
楼主红尘小荷 时间:2013-04-24 19:47:00
  第七章
  作者:红尘小荷
      
    林鑫的母亲和大哥给他谈了半天话,他始终低着头不吭气,可他们的话却象一块大石头一样在他心海里掀起了阵阵波澜,他心里明白:全家都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可自从和晓月相爱后,他的心就不能平静,他不能把心思全用在学习上,再继续下去,自己自考大学文凭就会泡汤,自己一个初中毕业生又没资格上讲台,虽然经过这三四年的勤奋学习,自己觉得教个小学生已不成问题,可中国就是这样的国情,你没有文凭就没有资格,而且很多人看自己的眼光都觉得自己在吃遗产饭,林鑫不服气,他觉得自己完全有能力为自己挣得一片灿烂的天空,。不能让别人永远都觉得他在吃遗产饭,不能让别人看不起他。他要能力要拼搏。
    
    所以,在和他同龄的十六七八九的孩子正贪玩的时候,他就因为父亲的早逝不得不接了班,不得不肩负起整个家族的重担。所以人家贪玩之时,他也不得不躲在一边努力学习,有时,他甚至后悔自己接了班,如果不接班他就没有这么大的压力了。
    
    想到这些,林鑫就决定要给晓月分手了,不为别的,至少为了不耽误他,他也得给她分手,因为就凭自己现在这种状况,自己也无法带给她幸福。他不想毁了自己也毁了晓月。而他该怎么对她说呢?因为除了爱情,他就是一无所有晓月也不在乎,只要知道他还爱着她,她就会不顾一切地争取。如果再这么耗下去,彼此受到的伤害会更大。
    
    现在是快刀斩乱麻的时候了,他想起她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连你都不了解我,连你都轻视我,那我们也就无法交往了。”所以,他决定要说一句自己不想说的伤害晓月的话。打定主意,林鑫就回到了宿舍。
    
    
楼主红尘小荷 时间:2013-04-24 19:48:00
  第七章
  作者:红尘小荷
      
    林鑫的母亲和大哥给他谈了半天话,他始终低着头不吭气,可他们的话却象一块大石头一样在他心海里掀起了阵阵波澜,他心里明白:全家都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可自从和晓月相爱后,他的心就不能平静,他不能把心思全用在学习上,再继续下去,自己自考大学文凭就会泡汤,自己一个初中毕业生又没资格上讲台,虽然经过这三四年的勤奋学习,自己觉得教个小学生已不成问题,可中国就是这样的国情,你没有文凭就没有资格,而且很多人看自己的眼光都觉得自己在吃遗产饭,林鑫不服气,他觉得自己完全有能力为自己挣得一片灿烂的天空,。不能让别人永远都觉得他在吃遗产饭,不能让别人看不起他。他要能力要拼搏。
    
    所以,在和他同龄的十六七八九的孩子正贪玩的时候,他就因为父亲的早逝不得不接了班,不得不肩负起整个家族的重担。所以人家贪玩之时,他也不得不躲在一边努力学习,有时,他甚至后悔自己接了班,如果不接班他就没有这么大的压力了。
    
    想到这些,林鑫就决定要给晓月分手了,不为别的,至少为了不耽误他,他也得给她分手,因为就凭自己现在这种状况,自己也无法带给她幸福。他不想毁了自己也毁了晓月。而他该怎么对她说呢?因为除了爱情,他就是一无所有晓月也不在乎,只要知道他还爱着她,她就会不顾一切地争取。如果再这么耗下去,彼此受到的伤害会更大。
    
    现在是快刀斩乱麻的时候了,他想起她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连你都不了解我,连你都轻视我,那我们也就无法交往了。”所以,他决定要说一句自己不想说的伤害晓月的话。打定主意,林鑫就回到了宿舍。
    
    
作者 :晓风残月00000 时间:2013-04-25 20:35:00
  期待下文。。。
作者 :小如果儿 时间:2013-05-22 12:43:00
  好故事
作者 :建筑工人世界流浪 时间:2013-05-22 16:37:00
  问好楼上各位!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