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故事笑话]柳毅山下的传说

楼主:昆仑悟道 时间:2011-12-18 08:29:08 点击:4707 回复:2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
  从寒亭出潍坊市区东行十五公里,有一座山,山不高也不大,向南绵延数公里。它象一条相伴在潍河西岸的巨龙,翘首遥望着北海
  山下是朱里村,在没有三零九国道以前,这里有一条潍县[潍坊市]至莱州的大道,路上商客来往,行人不断。
  相传,很久以前,有一位道士夜宿山上,子夜时分,他昂观天象,俯察地理,发现此山,上可采苍穹之气,下可取大地之灵,于是,道士念咒语,摇拂尘,灵光之中,天降一座道观于此山。雄鸡报晓,道士便乘鹤西去。
  从此,道观里有了出家修行的道士,不知过了多少年,出了一个名叫柳毅的道士,柳毅道行高深,品德高尚,颇受这一带老百姓的尊敬,有关他与百姓的一些神奇故事也就在民间世代流传。
  后人为了纪念柳毅,把这座山叫做————柳毅山
  [ 二]
  柳毅山的十月,秋意正浓,
  一天午后,忽听有人呼叫,柳毅抬头望去,只见从东南方飘来一朵白云,原来是崂山朱道士,他按云头落在河对岸的青山顶上,今天是应柳毅只邀前来对棋,寒喧之后,一位在柳毅山顶,一位在青山之癫,以大地为盘,以潍河为界,展开象棋的对弈。
  朱里村东,一对夫妻向这边走来,丈夫是朱里村的,名叫马信,妻子孙氏。
  “ 到前面路口树下歇歇脚 吧”马信对妻子说,孙氏也感觉走累了,就点头同意,二人刚到路口,发现树下有个小布袋,打开一看,满是银元宝和少量铜钱,夫妻二人四处望去不见有行人,这个时候以是傍晚,在朱里马家是个忠厚家族,马信也不例外,他对妻子说:“你先回家,我在这里等着”妻子知道丈夫的脾气,自己回家去了。走累的马信坐在树下焦急地等待着,盼望失主早来认领。
  日以西沉,柳毅山的天空,彩云朵朵,红霞满天。
  两山之上,二位道人棋兴正浓,车来马跳,各不相让。
  道童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棋局的发展,突然道童惊叫道:“师傅您看,棋盘上多了一个马子”朱道士:“吆,你的棋子成三个马了,哈哈”连忙掐指算来,笑道:“柳道兄,此马和你有缘呐”柳毅看看棋盘,点了点头。
  二人言和收局,朱道士腾云归去。
  柳毅唤道童:“去,把山下路口树下的那人请来”道童答应,下山去了,不多一会道童领马信来到观内的客厅,柳毅请马信坐下,马信急忙问:“是不是柳师傅丢钱了?”
  “不是我,但我知道是谁。”柳毅说,
  “谁?我赶快给人家送去”
  “不忙,饭后我让童儿陪你一起去找失主”
  柳毅又叫道童去马信家告知了孙氏。
  饭后,柳毅对马信说:“时辰已到,你们去吧”
  道童引马信出了客厅,来到后花园。此时天色已黑,柳毅山上北风阵阵,凉露点点,后花园里,青松掩月,怪石奇立,夜空中,一群鸿雁鸣声而过。
  马信随道童出了后花园侧门,左拐绕过一道篱笆,眼前景像却是让人大吃一惊,二人站在一条大街上,身旁车水马龙,街两边店铺成排,大红灯笼悬挂各家门前,客人们进进出出,一派繁华景象。
  马信细看,只见熟习的街道,熟习的商铺,“这不是潍县城吗?”马信惊道,童子引马信进了一家饭店,指了指一位刚吃完饭的客人,小声说:“就是他丢的银子”
  原来,丢钱的这位是莱州府沙河人,名叫李德,他走了一天的路实在太累了,吃完饭想快结账睡觉,这时发现钱包没了,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马信和道童上前问道:“先生是不是丢钱了?”“是”李德点点头说,马信细问,李德把自己的钱包祥细地说了一便,马信听李德说的和自己拾到的一样,就把钱包还给了李德,李德千恩万谢,忙从钱包里拿出元宝送给马信和道童表示感谢,二人回绝,说:“天色已晚,家人还等我们回去,告辞了。”李德又买来酒送马信带上,道童推开店门,二人走了出来,向右拐弯,马信忽觉眼前变黑,大街没 了,他定了定心神,发现二人又站在柳毅山的后花园里。刚才的事就象在做梦,然而手里实实在在拿着李德送的酒。
  此时,马信明白了,这一定是柳毅师傅使法术帮助自己。
  马信辞别柳毅下山回家,一路上为今天的事感到惊奇,又为把拾到的钱包送归原主而高兴。
  转眼间快过年了,一天李德突然来到马信家里,要重谢马信。
  李德家是莱州有名的富户,他十分敬佩马信和柳毅,这次是专程登门拜访,李德见马信家境有些贫窘,就为他买了一些田地。
  从此,马信家道中兴,子孙满堂,马信依旧以诗书继世,忠厚传家教育着自己的后人
  
作者 :小如果儿 时间:2011-12-18 09:01:00
  嘻嘻 好故事!
作者 :知时知量 时间:2011-12-18 15:15:00
  我佛如来!
作者 :晓风残月00000 时间:2011-12-18 21:58:00
  行善积德。。。
楼主昆仑悟道 时间:2011-12-19 08:12:00
  【三】
  时光飞逝,几十年后,柳毅仙世,马信也已弯腰驼背,满头白发。
  一个风雨的夏夜,熟睡中的马信隐隐听见有人呼叫,他起身走出了家门,寻声而去,不知不觉中沿小路来到柳毅山下。
  柳毅山的泉水蜿蜒而下,在山下形成了一道小溪,一座独木桥横跨两岸,桥头有座土地庙,庙前有一棵小柳树,在风雨中摇摆
  马信绕过土地庙,来到独木桥头,只见柳毅站在那里,这时突然来了一个人,他手拿铁链抛向马信,柳毅手起,一道白幕将而人隔开,柳毅忙把马信推过独木桥,回头对来人说:“黑捕头,回吧,马信济世救人,行善积德,不能下地狱。
  来人是黑无常,他要拿马信归阴。
  马信回头看,只见身后灰蒙蒙,空荡荡。
  独木桥这边却是白昼,清空之上,白云悠悠,白云之下,群燕飞舞,一条小路自山顶弯曲而下,路旁小草绿,山坡野花香,树上小鸟叫,林中金蝉鸣,好一个神仙居住的地方
  柳毅引马信来到观内,沏一杯热茶端来,唤道童取功德簿来,伏案察阅。
  客厅里马信手端茶杯,望着外面的树叶黄了绿了,又黄了,又绿了,黄黄绿绿不知多少次,一杯茶毕,柳毅对马信说:“又是一年花甲子,你回吧,下山带你妻子回来。”
  马信起身,沿来时的小路下山,来到独木桥,发现它已是破败不堪,土地庙前的小柳树已是一搂多粗,来到村里,熟习的街道上尽是佰生的人,人们也好象没看见他一样,来到家门前,两位武士把守家门不让进去,任凭他怎么说也无用,进出家门的人好象全然不知。马德悻悻地走了。他来到自家坟地,想去看望一下长眠地下的父母,只见一座坟前的石碑上刻有马信和孙氏的名字,这时,石碑后走出了妻子孙氏,孙氏对马信说:“你死后我便寻你而去,却不见你踪影,我在这里苦等你整整六十年。”马信安尉妻子一番,他知到自己已不在人世,回想起那风雨之夜,回想起那独木桥头,轻叹道:“一山分两世,一桥隔阴阳”又想起柳毅的话,就收拾行李同妻子上山了,
  道观内,柳毅取出功德簿查阅,说:“马信祖上积德深厚,自己生前多行善举,积德颇多,后又经子孙努力现已功德圆满。”又查吏部,封马信为潍河巡使,掌管槽运。
  马信谢恩,携妻子孙氏赴任去了。
  
作者 :小如果儿 时间:2011-12-19 08:54:00
  关注中!
作者 :知时知量 时间:2011-12-19 10:54:00
  .
作者 :晓风残月00000 时间:2011-12-19 20:28:00
  关注中!
楼主昆仑悟道 时间:2011-12-21 08:03:00
  【 四】
  农历四月十五是柳毅山庙会,方圆几十里的人们会前来赶山聚会,做买卖的也不放过这个赚钱好机会,这一天朱里村象过年一样,家家有酒,户户摆席,招待前来赶庙会的亲戚朋友。
  从山顶到村内,人挨人,肩碰肩。道观内外,香火处处,烟雾燎绕,谦诚的人们怀着不同的愿望跪地叩首,祈求着上天的保佑,有的祈求人寿年丰,有的祈求多子多福,有的祈求除病去灾,有的祈求学业有成--------------。
  山下的买卖市里更是热闹,各中货物应有尽有,外加说书的,唱戏的,耍猴的,卖艺的-------------。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有一个衣着华丽的公子,身后还跟着四个家奴,他东楸楸西望望,看见漂亮女子就摘不下眼来,转来转去,盯上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他上前拽住女子,动手动脚,污言不讳,四个家奴也围了过来挡住女子的去路,女子吓坏了,她大叫着极力反抗,呼叫声引来了围观的人群,从人群里走出一个小伙子,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他走上前把这位调戏女子的公子拉开,由于用力过猛公子一屁股蹲在了地上,“吆呵,多管闲事是不?”公子边嚷着边从地上爬起来,对准小伙面门就打,四个家奴也下手打了起来,小伙是朱里村人,姓刘名坤,在朱里,刘姓是个大家族,可以说无刘不成村。
  刘坤也不是好惹的主,手脚也明白几分,几个人就下了架子,终因寡不敌众,渐渐有些招架不住,从人群又出来七八个人对公子和他的家奴下了手,一顿拳脚之下公子被打的鼻青脸肿,跪地求饶,四个家奴抱头鼠窜,哪里跑得了,四面围个水泻不通,只好趴在地上装死,人们见他们这副狼狈样也就放他们走了,五个人见有一线之路,爬起来便跑,跑远了,这位公子回头恶狠狠地高声叫道:“你们等着,我老爸是县衙的师爷,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说罢,一遛烟地跑了,生怕再被追上挨揍。
  这边人们听的真真切切,坏了闯下大祸了,刘坤摸摸脑袋,觉着也有些后怕,不是怕打架,是怕公子那个当师爷的老爸,他在县衙还不知怎么告自己呢。
  果然,第二天县衙要来拿人。
  刘坤打架的事很快也被道观的柳毅大师知道了,在县衙的人没来之前他就来到刘家,对刘坤父母说:“县衙来拿人我管不了,但我可以帮助你们”,说着,柳毅在地上划了两个“十”字,让刘坤两脚分别踩在两个“十”字上,面向正西,闭上双眼,然后伸出双手,柳毅盘指在刘坤手上分别画了一道“符”,叫刘坤握住,吩咐说:“到大堂跪拜县官的时候双手再放开扶地,能逢凶化吉”,又叫人拿来纸笔画一道“符”交给刘坤父母:“刘坤被拿走后,你们上香三炉,多多备些纸钱与符一起烧发”,说完,回山去了。
  公差来了,锁上刘坤带去县衙。
  家里,刘坤父母急忙准备香纸,安照柳毅的吩咐操办。
  刘坤押到县衙下了大狱,第二天,师爷把县衙门前的堂鼓敲的震天响,他今年六十有余,儿子还不到二十,老来得子,就依望这个宝贝儿子传宗接代了,真是视如掌上明珠,今天他要为儿子出出这口恶气。鼓声引来了观看的百姓。
  县官升堂办案,衙役站立两旁,师爷坐在一边,刘坤被押上大堂,他双手放开扶地跪拜县官。这一跪不要紧,惊动了阴间的指使鬼,他们听到了来自县大堂集合号,齐聚而来,只因昨天收了刘坤家的钱,今天要为刘坤出把力,听从刘坤指使,只要他想到哪他们就做到哪。
  县官一拍惊堂,拉下去先打二十板子再说,刘坤刚想喊冤枉,县官在堂案前倒先喊“冤枉”,喊完,眨吧眨吧眼精“我喊的哪门子冤”“师爷,把你的诉状念给他听听”,师爷把状子念了一遍,刘坤心想全是胡说八道,颠倒黑白,师爷把状子刚念完紧跟着就说:“全是胡说八道,颠倒黑白”县官忙问:“你说什么?你是在胡说八道,颠倒黑白?”刘坤想“是”,师爷对县官说:“是”说完,师爷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嘴巴,那个脑火,心想我今天是怎么了。
  原来是指使鬼们干的好事,他们呼呼拉拉来了一大群,俯上大堂的每个人,还有的没人依俯急地抓耳挠腮。
  县官听师爷承认自己胡说八道,心里那个气呀,厉声喊师爷:“跪下”师爷闻声跑下堂来跪倒磕头如群鸡啄米,“哎吆”不知那个指使鬼手痒痒,搬来一块带角的石头放在师爷磕头的地方,师爷的前额顿时起了一个大血包。
  刘坤跪在大堂上心想:恶人先告状,师爷在一旁边磕头边说:“恶人先告状,恶人先告状”
  现在县官不得不叫刘坤说话了,刘坤把事情的原未说了一遍,面对着大堂外的老百姓县官想钽护也不行了,他一拍惊堂木,“大胆师爷,目无王法,纵子作恶,诬陷好人,拉出去杖责-----------”刘坤心想一百,“一百”县官说完心里一惊,暗自叫哭,一百还不把他打死,衙役们上前架起师爷就往外走,心想这次狠狠地打一顿你个老鳖蛋,平日里尽在老爷面前说我们坏话。见状,刘坤心里十分高兴,这位也是生死不怕的主,要不,在庙会就不以一敌五了,他突发奇想,想什么?想让师爷叫他一百句干爹,暗自说道:叫刘坤一百句干爹,顶一百杖刑。指使鬼倒勤快,马上指使县官,说:“叫刘坤一百句干爹,顶一百杖刑”衙役们听了也觉得好笑,没见过老爷象今天这样断案,想看个热闹,师爷想一百杖还不把我打死,好汗不吃眼前亏,叫吧,师爷就左一声“干爹”右一声“干爹”地叫了起来。精明的班头看出了今天的是有些反常,他凑到县官耳边嘀咕了一番,又想耍弄一下这个恨的衙役们牙痒痒的师爷,小声对县官说:“让刘坤收师爷做个干儿子。”县官也想戏弄起师爷来了,高声叫道:“师爷一百句干爹叫完了,从今天开始就是刘坤的干儿子了。退堂。”
  一时间,二十多岁小伙收六十多岁师爷的笑话传遍县城。师爷羞愧难当,不到一年死于非命。
  话没腿,一夜走千里,这件师爷拜干爹的笑话伴随着公子欺负良家女的事传进了京城,传进了皇帝的耳朵,圣上龙颜大悦,下旨嘉奖了县官,县官大喜,赏了刘坤一道杖刑牌和一支行刑杖,用以惩罚那些搅闹山会的不法之徒。
  居说,以后那杖刑牌和行刑杖保存在道观里,再后来就不知去向了。
作者 :晓风残月00000 时间:2011-12-21 19:36:00
  呵呵。。。
作者 :欧阳非真 时间:2011-12-21 22:06:00
  民间传说有《柳毅传书》与这故事不同!说的是书生柳毅遇龙女的爱情故事……
  
  路过瞧瞧!
作者 :晓风残月00000 时间:2011-12-22 19:23:00
  看了解气。。。
楼主昆仑悟道 时间:2011-12-25 08:10:00
  .                     【五】
  
  道观南不远处有个小山坳,四面崖壁陡峭,只有一小口通向外面,常年很少有人进入,里面野草丛生,狐狸、野兔、黄鼠狼等出没其中,显的十分荒凉。
  不知什么时候山坳里来了要饭的一家 三口,他们在背风向阳的地方搭起一间草屋住了下来,不幸,他们来到没二年丈夫就因病去世了,母子就把他埋在离草屋不远的地方,妻子不愿弃丈夫而去,和儿子依旧住在山坳里,妻子没有名字,人们就叫她无名氏,孩子属猪,父母就给他取名叫猪,二来也希望孩子象猪一样好养活,
  无名氏白天去周围村里要饭,碰上有用工的就给人家打工,这一带的人们大多乐善好施,天热了,有人送给单衣,天冷了,有人拿出棉裤棉袄,母子二人的生活倒也过得去。
  因没钱供孩子读书,猪只好整天在家玩耍,也经常跑去道观听道士们念经颂法,时间久了,猪就象一个编外的小道士,有人还热心的教他认些字,猪总是认真地学习,天晚了,道士们就撵他回家,免得母亲找不到孩子而着急。
  傍晚,回家的路上,猪发现山坳的崖壁下有一户人家,砖瓦房形成了四合院,高高的门楼,两扇大门开着,看上去象是有钱的人家。以前没有见过这里有住户,猪很纳闷,就好奇地走了进去,北屋里点着灯,昏暗的灯光下有人在说话,猪慢慢地靠近窗台,“今天晚上子夜后我们家要历经一次劫难,此乃天意,不可违之,到时候要看各自的造化了”一个好象是老者的声音说,“我们在这里生活的好好地,又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上天为什么要来杀害我们”女人的声音说,“你们不知,自盘古开天劈地,神灵造世间万物,人,为一等,修炼成功者可一步蹬天,兽,为二等,兽类中,虎为王,我们狐为圣,又最贴近人类,我们要想修成人身,需经三次劫难,其中一百年一次,一百年前是兽,劫难后转世为怪,一千年一次,劫难后转世为灵,一万年一次,劫难后为仙,我们离道庙近,整日旁听道法,受益颇深,可转世为灵”女人听了泣声地说:“那只是苦了我们的小女儿”“那只有看她自己了”老者摇摇头,轻叹一声,听来也是依依不舍。
  猪轻手轻脚地走出大门,再回头看时,身后仍旧是陡峭的崖壁,崖壁下有个洞穴。
  夜里,猪怎么也难入睡,心里总觉有什么事。下半夜,一阵狂风刮起,乌云夹带着闪电从西北迅猛而来,霎时暴雨如柱,雷电交加,闪电从天空直击地面,照的整个山坳如同白昼,空气中都有股焦煳的气味,清脆而又响亮的雷声在山坳里回荡,整个大地都在颤抖。,
  黎明,雨过天晴,山坳里又回复了往日的平静。母亲照旧外出讨要。猪想起昨天傍晚的事,好奇地又来到那个地方,只见地上躺着几只死去的狐狸,一只活的小狐狸依偎在死去的大狐狸身边,雨水淋了它的皮毛,看上去又饿又冷,在那里颤颤发抖,两眼看着猪,显得十分惊怕,猪走上前去,用手抚摸了它一下,它也没有反抗和逃跑,就把它抱回了家,把它的皮毛擦干,找了一些剩饭给它吃,按顿好小狐狸,猪又去把那几个大狐狸埋掉,并学着母亲埋父亲的样子,筑了一个坟头。
  从此,猪就收养这个小狐狸,很快小狐狸就和猪混熟了,猪走到那里它就跟到那里,形影不离,猪还和以前一样,经常去道观里玩,听道士们念经讲法,不过,现在多了一个狐狸伙伴。
  时间就这样平静的一天天一年年过去了,猪也渐渐地长大了,从童年长到了少年,能帮母亲给人家干些活了。一天,外出打工回来,猪发现总是来迎接自己的狐狸不见了,进屋一看,一个少女坐在家里,问她也不回话,冲着自己发笑。母亲回来了,见家里来了一个少女,心中十分高兴,也没有下问。家里多了一个人,一家三口和和睦睦,其乐融融,母亲不要饭了,觉着要饭没面子了,和猪一起出去给人家打工,少女在家看守做饭。
  时间久了,猪和少女产生了感情,二人就偷偷成了夫妻,猪又给妻子起了名字,叫茔茔,一年后茔茔生了一对女儿。
  农闲时,猪和茔茔就在山坳里开荒,来年种上谷物,家里有了收成,日子也一天天宽裕起来。
  寒暑更替,无名氏去世了,猪和妻子就把母亲和父亲葬到一起,园了这位饱经苦难的母亲的心愿。
  这年开春,山坳来了几个人,说是要收回他们的田地,还说这里的田地是他们祖上的。这几个人猪认识,是山下有名的恶混,猪便和他们理论起来,吵叫声也引来了道观的人,道士们站在猪的一边,恶混们也不敢把猪怎么样,恶混说:“我家祖坟就在此处”“哪一个?找出来”猪说,“这个就是,这是我家祖爷爷和祖奶奶的坟”一个恶混指着当年猪埋狐狸的坟说,猪心里好笑,说:“你们敢挖开看看吗?”“敢,怎么不敢”恶混们想反正不是自家真的祖坟,只是唬一下猪,随口就答应了,猪找来铁锹,不多会就把埋狐狸的坟挖开了,露出了狐狸的白骨,“这就是你家祖爷爷祖奶奶?”猪和道士们都笑了,这几个恶混还不罢休,又指着猪父母的坟说是他们爷爷的坟,猪更生气了,心里骂道,你们这帮混蛋,这是你爷爷的坟,我不就成你爹了吗,道士们也知道这是猪父母的坟,都一个个嘲笑起来这些恶混。
  茔茔在一旁说:“这样吧,你们说这是你们家祖坟,我们各自点香一支,看一看谁家的香灭掉谁就算输”恶混们不加考虑,满口答应,其实人们不知,那个小狐狸就是茔茔,她自幼随猪去道观听道士讲经论法,悟得了仙术。茔茔去屋里拿出了香,让恶混挑了一支,剩下一支交给丈夫,自己回屋去了,等把香点着,茔莹隐身去把恶混的香灭掉了,恶混们还是耍赖,说:“灭掉个香,那还不是经常的事,有啥奇怪的”茔茔又从屋里走出来,说:“那拿些纸,我们各自一份,看谁的纸不用点能自己着起来,不着的算输”恶混们不加思索就答应了,茔茔又回屋拿了纸,分成两份,各自一份放在坟边,茔茔又隐身点着了纸,恶混们看到纸自己着了,害怕地不得了,知道事情不好,拔腿跑了,再没敢进山坳半步。
  夜里茔茔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面目清秀的道长和她说:“你私自通婚人类,已犯天规,迟早要被治罪”茔茔求道长相助,道长说:“你自幼在道观听经悟法,后又婚嫁人类,吸取人类精华,现已超越三劫,成为狐仙”道长又拿出一件衣服交给茔茔说:“把它给你丈夫穿上,能帮你丈夫凡身脱俗,你们一家离开人间去深山修炼去吧”说完,道长就不见了,茔茔惊醒,果然发现床边有一件衣服,她就唤醒丈夫和两个女儿,一家人离开了山坳,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
  后来,道观的道士梦见茔茔,她说她一家去了东海边的大山里。
  自那以后, 每年的清明节,山坳里时常传出隐约的女人哭声,是那么悲哀凄凉,甚至还有人说看到了一个素衣女子在烧纸,也有人说是猪和妻子来祭拜父母。
  
  
  
  
作者 :晓风残月00000 时间:2011-12-25 14:14:00
  感动
作者 :心语58 时间:2011-12-29 10:04:00
  路过
作者 :王友臣 时间:2011-12-29 16:04:00
  在此路过
作者 :晓风残月00000 时间:2011-12-31 22:25:00
  新年快乐!
楼主昆仑悟道 时间:2012-01-07 20:59:00
  【六】
  深秋的夜晚,冷风驱赶了往日人们秋收的繁忙。深邃的星空,猎户驱赶着金牛自东方缓缓走来。田野里空空荡荡,远处村庄的灯火忽隐忽现。只有黄叶在冷风地鼓动下“沙沙”作响。
  亓匠人外出打工匆匆地赶路回家。顾主盖房今天完工备了酒席, 亓匠人多贪了几杯。突然,前面不远处亮起了一点灯火,此时他感觉有些渴,心想去亮灯处看看,是住户就讨杯水喝,走近一看,是孤零零的一间小屋,没有院墙。
  “麻烦主人,讨杯水喝”他走上去轻轻敲门,说。
  “请进”门慢慢地打开,一个中年女人站在门口。
  亓匠人走进屋,环顾四周,屋内冷冷清清,倒是一干二净,别无他人,几个包袱放在炕边。
  “请”女人端上一碗水,送到 亓匠人眼前。
  “谢谢” 亓匠人把手中的瓦刀放在墙脚下,接过水,一碗凉水。
  “大嫂好像要出门?”
  “是的,明天我儿子要来接我”
  “您儿子-------?”   亓匠人不解地问,
  “儿子在京城做官,丈夫和儿子在一起,前几天丈夫在京郊买了一块地,盖了新房,儿子要接我去和丈夫住一起  ”女人说。
  “谢谢大嫂”  亓匠人喝完水起身告辞,转身走出小屋。
  一阵冷风吹来,亓匠人打了一个冷战,远处村里传出几声狗叫,亓匠人 忽然想起自己的瓦刀忘在屋里,他转身想回屋拿回瓦刀,小屋不见了,眼前是一片平坦的农田。难道遇见鬼了,瓦刀哪儿去了?亓匠人想,还是先找瓦刀要紧,吃饭的家伙不能丢,他弯腰在四周摸了一会,也没找到,“天黑看不清,明天再来找吧”亓匠人自言自语地说,他边说边用手挖起一些土做了记号,也好明天继续找,他又抬头看了看四周,记好大概方位,就赶路回家去了。
  第二天早饭后,亓匠人独自一人又去找他的瓦刀,凭记忆他来到昨晚的地方,找到做的记号, 瓦刀还是没有找到,他纳闷了,自己确定昨天没有喝醉,亓匠人想自己一定是遇到了鬼。
  这时远处来了两乘轿,随行的人有十几个,手里还拿着铁锹,他们走走停停,不时地比划什么。亓匠人顿有所悟,他走过去,这时从轿上下来一个人,这人刚想开口向亓匠人问话,亓匠人抢先说:“你们什么都不用说,一切我都明白”他把昨晚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边,并领来人去了他丢瓦刀的地方,随行的人根据地指点很快挖开土地,土下露出了一具白骨,白骨的一边放着亓匠人的瓦刀,坐轿的人从轿上下来,跪在那里烧了香纸,亲自把白骨轻轻地按原样一一摆放在带来的木棺里。亓匠人也取出了自己的瓦刀。一切准备妥当,坐轿的人拿钱赏了亓匠人。
  亓匠人回家后就一病不起,病床上他把遇鬼的事告诉了妻子儿女,不久就去世了,算卦的说亓匠人开了鬼眼,自然不能活在人世。
  
  
  
  
楼主昆仑悟道 时间:2012-01-07 21:02:00
  第六写的不好,大家不要笑话,只是写着玩的。
作者 :嗨沙漠 时间:2012-01-07 23:09:00
  很精彩啊~
作者 :晓风残月00000 时间:2012-01-08 20:36:00
  期待。。。
楼主昆仑悟道 时间:2013-04-09 15:34:00
  【七】
  初秋,庄稼开始成熟。天气已不像以前那样酷热难耐,晚饭后外出纳凉的人们也不再熬到深更半夜,早早回家睡觉了。周道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他在盘算老王家地里的那些玉米。老王家的玉米点播的最早,现在可以鲜食了。
  周道,为人非常精细,家长里短,街坊邻居,都打点的十分到位,时间久了人们干脆就改叫“周到”了,周道这人有个毛病,看见人家的东西“眼热”。
  他悄悄地爬起来,生怕惊醒了熟睡的老婆,拿起草筐,出村朝老王家的玉米田而去。
  天阴沉沉的,漆黑的夜空,像浸透了墨汁,秋虫躲在草丛里一个劲地鸣叫,不时地一阵风起,四周“沙沙”乱响。周道自小在这长大,轻车熟路,很快就到了目的地,他捡着大的,掰满了草筐,走出王家的玉米田在路旁弄了点青草盖在筐上面,起身回家。
  天越来越黑,风越来越大,此时已看不见回家的路,周道摸索着,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突然,听见一阵铜锣声,紧接着有人高喊:“女王驾到,闪开闪开”周道慌忙蹲在一旁,把草筐藏在身后,一对卫兵手持长矛列队走过,一个个威武凛严,中间是一乘八抬大轿,轿到周道身旁,里面传出娇滴滴的声音:“停下,把路旁的周相公请上来”过来一对卫兵,拉起周道来到轿旁,周道听得真切,却稀里糊涂地被推上了轿,走没多远,队伍停在了一处皇宫门前,女王先下得轿来,伸手把周道搀下轿,挽着周道的手走进了宫门,宫院内灯火辉煌,轩窗相映,外观,楼阁高下,青砖细缝,飞檐重叠,二龙戏珠盘于房顶,双凤牡丹立于殿前。周道偷眼瞧了瞧女王,好一个秀气里带着威严的女人,头戴镶金皇冠,身披灰黄色长袍,女王执周道手双双进殿,殿内龙椅摆在正中,侍女环于四周,文武官员左右两排列队女王脚下,女王把周道领到龙椅旁边,高声宣布:“天赐良缘,周相公是我新选夫婿,今日是黄道吉日,我要与周相公完婚,休朝三日,退朝”文武官员各自退去,有人私下小声议论:前夫刚刚命丧虎口,女王马上另行新欢,淫妇。龙榻前女王替周道宽衣,自己又解衣上床,女王玉体晶莹,熏香四溢,白红的胴体,把个周道迷得神魂颠倒。正当周道搂着女王昏昏欲睡的时候,殿外突然乱作一片,哭喊声,救命声,难分难解,“报-------,报女王,发大水了,洪水涌入宫门,宫殿内已近灌满。”周道惊醒,跳下龙床向宫门跑去,洪水夹着泥浆几乎塞满宫门,这个时候宫内已无叫喊声,只有“哗、哗-----”流水声,周道喝了几口泥水,好不容易爬出宫门,瘫软在地上。
  一阵凉风,周道打了一个寒战,苏醒了一下,发现天在下雨,自己赤裸裸地趴在泥水里,这时,天已发亮,他踉踉跄跄地站起来,回头看了看身后,是一个坟茔,坟茔边是一个大窟窿,通向坟内,雨水顺着窟窿注入坟内,环顾四周,自己在一片墓地里,再细看,认得是王家的坟地,周道惊慌不已,跑出墓地发现自己装满玉米的草筐放在路旁,他拿上草筐拔腿向家跑去。
  家里,老婆发现周道一夜未归,正在纳闷,周道光着屁股跑了回来,老婆怒上心头,“好你个老不死的,居然跑外面寻花问柳,被人家光着屁股打回了家”老婆抄起床头的痒痒挠一顿猛抽,不过看了看草筐里的鲜玉米明白了缘由,喜笑颜开,“干事不利落,被人扒了个精光”,不管老婆怎样数落,周道只有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他知道自己干了什么。
  自那以后,周道整日精神恍惚,茶饭不思,人也日渐消瘦,面色焦黄,更要命的是从此周道不能大便,老婆请遍了周围的郎中为周道治病,请遍了四乡神婆为周道拿邪,可总是无济于事,时间久了,周到的肚子便鼓了起来,痛得他“嗷嗷”乱叫,不得已,向老婆说了实情,两口子认识到事情的严重,只有去柳毅山请柳毅大师救命了。
  两口子备好香火,来到了柳毅山。道童出来迎接,来到客厅,道童问明身世,拿出了一包药和一封信,说:“师父应碧霞娘娘所邀去了泰山,临走时留下一包药和一封信,说是交与先生。”周道两口子接过药和信,摆上正桌,下跪礼拜,打开信,信上用药方式,所忌食物一 一注明,信的最后道:思,非人所想,行,非人所为,故有非人所遇;心正,行正,则百邪不侵。老婆指着周到的鼻子道:“是吧,人在做,天在看”
  两口子遥拜泰山,千恩万谢,道童送至山门。回家后周道照方服药,顿觉神清气爽,当天便拉下了一些像老鼠屎的大便。
  
  
  
楼主昆仑悟道 时间:2013-04-14 10:38:00
  【八】
  
  老徐家在柳毅山周围的几十个村子中算的上是富户,家有良田百亩,商铺数处,可是财旺人不旺,到了徐群这辈已是五代单传,父母希望子孙成群,便给儿子起了徐群这个名字。
  徐群十六岁结婚,娶得媳妇是邻村王氏,可是结婚五年了,王氏没有开怀,急的王家上下团团乱转,无奈之下,徐群父母便商议给儿子娶二房媳妇。经媒人介绍与同村李家的闺女订了婚约,婚期定在秋后十月。
  这一下把王氏闹了个大红脸,王氏也觉得嫁给徐家五年了没给人家生个一男半女,自己觉得也无话可说,可整日总觉得别别扭扭。一日,村里来了一位巫婆,王氏将其请进家,攀谈之中,巫婆了解到王氏的心事,“这个事倒有破解之法,看你敢用不敢用”巫婆小声对王氏说,王氏会意地点了点头,巫婆趴在王氏耳朵上小声“叽咕”了一番,领上王氏的赏钱辞别而去。
  徐群的婚期渐近,徐家要准备彩礼等结婚用品,王氏跑上跑下忙忙活活,更是把铺盖活全包揽了下来。结婚当日,别看是二房媳妇,徐家操办的不亚于头房,徐群和李氏拜完天地,拜过父母,众人簇拥着李氏坐上了二房的炕头,晚上众人散去,父母催促着徐群去李氏房间。王氏也早早地去了自己屋里,静静地坐在炕上,隔窗望着外面的星空,孤独、酸楚、惆怅,恨自己,怨苍天,同时,又盼望巫婆的法术能够奏效。
  按照当地习俗,有妻室的男人如果再娶小,结婚当晚要首先向头房辞别,徐群辞别了王氏转身向李氏的新房走去。新房里,红囍贴窗,红席铺炕,红花被褥,红烛红火焰噗噗乱窜,李氏身穿红袄头盖红盖头,坐在炕沿,整个新房是个红的天下。徐群笑嘻嘻地眯着醉眼推开新房,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腿一软瘫坐在门口,他发现一只火红色大狗坐在炕沿,头上还盖了一块红布,李氏听到响声,掀开盖头见新郎官摔倒在门口,慌忙下炕搀扶,徐群却看见是只恶狗向自己扑来,他顾不上站起来,转身向门外爬去,崭新的裤子尿湿了一片,李氏跑出房门扶起丈夫,徐群环顾四周没有发现恶狗,在李氏的搀扶下进了新房,夫妻恩爱缠绵,新婚之夜就这样过来了。可是,自那以后只要李氏在自己的屋里,丈夫徐群进屋首先看到的是只狗,徐群心里满是狐疑,莫非二房李氏是个狗怪?他便逐渐地对李氏产生了厌恶情绪,并逐渐疏远。王氏看在心里,暗自欢喜。徐群夜宿王氏房间,很少顾及李氏,王氏趁机煽风点火,什么妖妖怪怪的,使得徐群更加憎恨和惧怕李氏。
  一日,徐群见李氏呆在房里,他拿上一根木棍就朝李氏房里走去,心想我要看见你再出狗样,就给你一顿棍子,果然,徐群进屋看见了一只狗,并朝他呲牙咧嘴,摇晃尾巴,徐群二话没说,上去就是一顿棍棒,徐群母亲听见李氏哭叫,慌忙跑进去拉开,徐群愤愤地朝李氏:“这回看你还人模狗样的不” 李氏被打的头破血出,身上青紫。刚过门的媳妇无缘无故的挨了棍棒,事情很快传进李氏本村的娘家,李氏被接回娘家小住。
  娘家人见女儿遭次孽待,便问个缘由,李氏就从头至尾的哭诉了一番,就是说不出什么原因,母亲听罢,怒骂道:“真是造孽,这事不该你丈夫,有人使了坏点子。拿着点小把戏欺负我女儿,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原来李氏的娘家母亲也是一名巫婆,更是行家里手,次日,她买来朱砂、杏黄布,点上香,盘指掐诀,念动咒语,一口气在杏黄布上用朱砂画了一个太极图,她作法完毕,把太极图交与女儿,并嘱咐她回婆家如此办理,李氏回到婆家偷偷拆开大红花新被,发现被的两头分别有两个小布娃娃,两个布娃娃的脖子分别缠有类似狗毛的毛发,李氏两个布娃娃放进画有太极图的杏黄布里包好,托故又回了娘家,将带来的东西交与母亲,
  母亲在院里按“乾”南“坤”北画好八卦图,又按五行相生相克之理设好次序,把火“符”置于中央,支上油锅,锅底点火,口中念咒,不一会锅里的又开了,李氏的母亲又用事先备好的桃木剑将两个带有狗毛的布娃娃挑进油锅。
  王氏在家里突然感觉浑身炽热,似有烈火烘烤,又如油锅煎炸,浑身疼痛难忍,屋里呆不住,跑到院里,痛的她碰头打滚,哭叫连天,大约一刻钟,疼痛消散,一切回归正常。李氏母亲在家说:“我的造化还浅,法术最长一刻钟” 此后,每隔七日李氏母亲
  便作法一次,王氏每隔七日发病一次。李氏回婆家过上了正常的生活。
  转眼到了来年春天,王氏李氏都没有身孕。春夏之交,柳毅山上,溪水潺潺柳绒飞,碧草悠悠花斗艳。四月十五是柳毅山庙会,婆婆带上两个媳妇来到庙会烧香求子,正当她们兴致正浓之时,王氏又感到自己犹如烈火烧身,炽热难当,疼痛难忍,在众目睽睽之下扒净了自己的衣服,赤条条的奔向天池,跑到天池边纵身一跃跳进天池,淹没在池水当中,众人见有人跳水,急忙搭救,王氏被救上岸已是昏死过去,经众人一番捶打,吐了几口水苏醒了过来。香客跳水寻短惊动了宋道长 ,道长让婆婆和李氏扶王氏进入庙内客房,宋道长诊查王氏病因,查看王氏面相,便觉有些蹊跷,又问来生辰八字,掐指算来,明白了缘由,随手书信一封,交与李氏,让其交与娘家母亲,李氏心知肚明,只是不作声, 李氏母亲 看到宋道长的书信,深感惭愧,收起两个布娃娃带到了柳毅山,交与宋道长,宋道长将两个布娃娃拿进玉皇庙,一会又拿了出来,将两个布娃娃分别系上红绸,交与王氏和李氏:“我也做个顺水人情,一人一个,把他们放在自己的炕上,来年一人一个胖娃娃”  徐家婆媳谢恩回家。
  第二年,王氏和李氏各自生了一个儿子,徐家皆大欢喜。
  
  
作者 :晓风残月00000 时间:2013-04-14 11:50:00
  好贴,问好朋友。。。
作者 :爱他人多一点 时间:2013-11-12 22:23:00
  @小如果儿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