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众议会]三峡大坝:领袖崇拜,科学迷信和利益集团

楼主:王大麻子 时间:2011-06-02 07:26:24 点击:4505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三峡大坝:领袖崇拜,科学迷信和利益集团
  王大麻子  2011-06-02
  (http://lishiba1.blog.tianya.cn  和 http://lishiba09.blog.163.com/)
  
  一则新闻报道《国务院:三峡工程存在不利影响 应妥善处理》,与湖南湖北(旧社会有湖广熟天下足的说法)和江西正面临五十年一遇的冬春连旱(现在进入夏季了,仍然在旱着)巧遇,引发了质疑三峡工程的新热潮。王大麻子也不看好三峡工程的最终结果,理由很多,最起码有三条(事不过三故不可多说)。
  
  首先,三峡工程是领袖意志的产物,而领袖意志往往被证明是错误的。当年,领袖来到黄河边,念叨了一句“圣人出,黄河清”。古代的一种说法,圣人五百年一出,黄河五百年一清。结果,将领袖当作几千年一出的圣人的下属们弄了个黄河三门峡水库,如今三门峡水库的失败应该没有多少争议。1956年夏,领袖在武汉长江洗澡时想到了巫山神女,于是写下《水调歌头 游泳》一词。词中有云“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于是,在七十年代先有了葛洲坝。然后,最终在第三代的手上,为实现开国领袖的遗愿而开始了伟大的三峡工程。
  
  显然,如果三峡大坝最终被实践证明是一出民族悲剧的话,那这个悲剧是就是由开国领袖毛的一首词引起的,是领袖意志和诗人幻想的结果。也是“圣人崇拜”,“三代无改父之道”的中华优秀传统儒家文化带来的悲剧。在古代,“圣人出,黄河清”一类圣人崇拜,只能是迷信,谁也验证不了。在现代,由于科学技术的进步和生产力的发展,中华大地上与圣人崇拜和领袖意志带来的圣人工程和领袖工程也越来越多。
  
  其次,三峡工程是科学迷信与制度迷信的产物,任何迷信包括对科学的迷信都必然会带来致命的悲剧。五四精神曾经被说成是“科学与民主”,虽然到现在他们对民主不但不迷信而且也不相信,但科学救国和科学迷信早已深入成为他们的治国基因。更重要的,他们认为他们掌握了科学,包括马克思主义这种绝大多数国家都掌握不了的尖端社会科学,从而进入了随心所欲不受限制的自由王国。但是他们却认为科学就是已有的科学知识,从而拒绝科学的真髓即对已有经验和知识的批判精神。他们当然不明白也不愿意明白,已有科学知识和科学理论仍然需要进一步检验的片面性真理。
  
  所以,在生态环境理论和系统理论日渐成熟,并且已有三门峡水库教训的情况下,他们拒绝黄万里等许多科学家的意见。只是为了实现领袖遗愿,为了证明社会主义有集中全国力量办大事的优越性(制度迷信),当然也为了合法性,一意孤行霸王硬上弓式的上马了三峡工程。在上世纪90年代初那年特殊的年份,苏式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优越性的神话在经济方面已经破产,于是只能用不惜一切的方式来验证“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这种优越性,从而为他们获得合法性的政治经济利益。
  
  其后,那些治国的工程师们,又充分利用科学在手使可随心所欲不受限制的自由,不经任何争论和程序,不顾重大水利工程带来的生态安全、气候安全、国防安全和工程安全问题,上马了更大的水利工程。想到上世纪70年代河南那次死亡几十万的惨烈的跨坝事件,就可能想象如今更多更大水库工程和调水工程有多大的国防和工程安全问题。有着科学迷信的著名学者朱学勤(最近据说也有郑永年),将“工程师在朝,文人在野”的工程师治国模式,竟然称作古今中外的最佳政治模式!其实,法学家和经济学家治国的民主政治模式,才是最佳治国模式。
  
  在科学迷信面前,人们丧失了对自然和传统经验的敬畏,丧失了理性,变得更急进(急躁冒进)。由于迷信日益复杂的,难以检验和验证的科学,普通民众更容易拜倒在科学利益集团脚下,整个人类社会轻易的被科学利益集团绑架和劫持。王大麻子认为,正如传统文化道德不能革命一样,传统的生活方式、生产技术也不能急进革命。否则,会带来极大的安全风险,包括生态环境风险。
  
  再次,利益集团将科学技术选择和社会经济发展导向邪路,导向深渊。人类现代史的确向我们证明,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但是,任何科学技术都具有片面性和双重性(在解决某个问题的同时,也带来其他的,也许是更严重的问题。更重要的,科学技术也是如何利用和利用什么样的科学技术的问题。由于科学技术是生产力,掌握科学技术的群体更获得极高社会声誉,掌握和利用科学技术的科学家群体和资本集团更会获得极大经济利益。这种拥有社会声誉和极大经济利益的既得利益集团,会阻碍对科学技术的批评和新科学的发展,会极力掩盖其所拥有的科学技术的负作用。
  
  正是因为如此,水利(科技)集团和相关的资本集团,拒绝有良知的科学家们的批评,甚至隐瞒三峡工程的负面信息(这一点,最有力的证据就是水利泰斗张光斗给某某某的信)。水利既得利益集团,在我国是一支重要的不受制约的政治经济势力,他们决定着我国的科学技术选择和经济发展路径。本来中国人口多土地更重要能源短缺可用开发新能源来解决,北方水资源短缺问题可以用干旱的以色列的节水技术来解决,然而这些技术都会危害水利集团的利益,所以我们只能选择水库工程技术来解决发展中的问题。
  
  科学利益集团和使用已有科学技术的资本利益集团,阻碍科技创新绑架人类社会经济发展路径,并将人类社会导向危害的深渊,不仅是东方社会和中国的问题,也是西方社会存在的问题,更是全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日本核泄露揭示了核科学利益集团对人类社会的危害,国际上的石油科技和资本利益集团更阻碍新能源技术的发明与应用也不是空穴来风,转基因科技和资本利益集团则可能给人类带来毁灭性打击。
  
  最后想说一点的是:三峡工程若最后被证明是悲剧,则这也是资源诅咒带来的悲剧。所谓的资源诅咒,一般是指资源丰富的地区社会和经济发展更缓慢的一种现象。比如,干旱的以色列无处可调水,结果发展出了先进的节水技术,在沙漠上建立起了高效农业。而中国人均水资源虽然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但却比以色列丰富得多,因此我们却选择了带来了破坏生态环境的水利工程技术,包括水库工程和调水工程技术。六十年来,我们不仅在黄河和长江这两条中华民族的龙脉上修了大型水库,从而堵塞了民族的动脉,而且也修了无数大小水库,从而堵塞了民族的毛细血管,从而导致气候迅速变异和大小河流断流。。。
  
  在王大麻子看来,资源诅咒也包括资源要素产权配置不当对社会经济发展带来的不利影响;而且,资源要素产权安排不合理是所有资源诅咒的根本原因。试想一下,三峡水库淹没的土地是当地居民的私有财产而且产权神圣,试想受三峡工程负面影响的地区都有权提出生态环境补偿要求,那些垄断科学和真理的利益集团的随心所欲不受限制的自由王国还会存在吗?一个公共工程的三峡大坝,竟然变成上市公司从而成为少数人的禁脔,给三峡工程的利用带来的不利未来影响正日益体现出来,这也是产权安排不当带来的资源诅咒。
  
作者 :李咏胜 时间:2011-06-02 10:00:00
  固然,三峡是阳光下的罪恶,但更大的罪恶是阳光下的黑暗,——这个黑暗却正是前一个黑暗的生身父母。若不铲除它,国将不国,永无宁日。
作者 :zhangcn6903 时间:2011-06-02 20:34:00
  其他的偶不知道,偶只知道三峡坝一建,长江的生物生态系统遭到破坏,人们餐桌上江鲜遭到灭绝的危险,谁能吃得起?三峡建设之中到处宣传其好处;电价极其便宜还经济安全取之不尽,居民每度电加一分钱支援三峡建设,到头来肥了谁害了谁?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有目共睹
作者 :中医呼噜 时间:2011-06-04 10:31:00
  其实,法学家和经济学家治国的民主政治模式,才是最佳治国模式。
  
  ==============================
  这句话有意思,想想人首先保证别死了,然后吃饱,才算活着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