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设计师]道德经之我自然

楼主:扁舟一叶1 时间:2009-09-04 12:36:36 点击:1093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上善若水
  
  
  
  
  
  
  
  
  
  
  
  
  
  
  
  
  
  十 七 章
  
  
  
  太 上 , 下知 有 之 ﹔
  
  其 次 , 亲 而 誉 之 ﹔
  
  其 次 , 畏 之 ﹔
  
  其 次 , 侮 之 。
  
  信不足焉,有不信焉。 悠兮其贵言。
  
  功 成 事 遂 , 百 姓 皆谓: “ 我 自 然 ” 。
  
  
  
  
  
  
  
  记得电影《勇敢的心》里,一个苏格兰人,临死时的一声喊叫;“不自由,毋宁死!”
  
  
  
  
  
  《老子》十七章----二十五章,是老子对三章之“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及七章细分了“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后,以此九章来做板块,进一步的量化诠释什么是老子之所谓“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乃至最终将其凝结为二章之“不言以教”。也即“多言数穷,不若守中”。然他又于此九章中充塞满“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功成而弗居”,盖是李老子之“生之、畜之,生而不有,长而不宰。是谓玄德”之“道德”是三而缺一都是不可以完成的原因吧。
  
  
  
  当读完李老子之“上善若水”及七连善到“夫唯不争,没身不殆”这一板块后,我们在回味七章之“外其身而身存”,又等于是执行法律,却不干扰违背法理,也即执行即“身存”,不干扰违背为“外其身”。“非以其无私焉?”这样的行为并不是要你自私,或者需要无私的精神的。“故能成其私”而是为天下的长久稳定也。回过来到“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长生”即长久意,但需要从废私做起来,那么全句就是一个“公”字了,以及“公”的性质,“天长地久”,我们知道“道经”的最后一句是“天下将自定”,所以天下之自定就是李老子之撰《道德经》的真实本意。
  
  如果依照现在“德经”在后的排序,那么“道经”的一道连贯下来到最终目的时,就是“天下将自定”。紧跟的“德经”就是配合如何“天下自定”的“道经”之继续。又人说“德经”本来在前面的,如此了,全篇《道德经》就又是全部以“天下将自定”为完成终结。
  
  
  
  “自定”也就是自然而然的稳定。也就是“天长地久”或者“长生”。
  
  司马迁说;“而老子深远矣!”
  
  庄周说;“老聃者,博大真人哉!”
  
  
  
  我啥都不说了,因为老子二章之“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以教,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及完成到“天下自定”后的社会环境里也是一个循环的“美之为美,其恶矣!善之为善,其不善矣!”的状态,这已经将他其后的一切说教证明的合情合理了。或者也说二章这几句话,就是全篇《老子》文的镇纸。
  
  
  
  至于大儒小儒们从来不去言及“行不言以教,夫唯弗居,是以不去”的身退,都是思维在盲区里,脑残着的智商状况吧,他们是从不值得恭维的。
  
  
  
  先秦诸子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各种学派言论的多言并存,即是当时社会多元之社会的真实写照与《老子》成书的时代的背景,表明老子之道德经并非空穴来风,任意思想。而是他在一个极高的到点上,架构他理论与现实社会如何媾和的人生智慧。
  
  道德经不似吉光片羽,灵光一闪一闪忽然间出现有只言片语现代意识之文字的诸子文章,而是始终的一环一环套将下来的,今天细心体会呢,大体都是暗合今日人们之望念,并与某一些人群族别的实践结果相吻合着。这也说明,我说老子不是越过一楼造二楼的发昏头文字。也因为老子理念的基础非常厚实的,所以我说他老人家呢,也就非常自信着。
  
  老子之精准之推演及我自信,全都建立他通篇《道德经》自始至终是“坚定 ”的踩在“天下,天下之天下也”的民本主义思想上架构的“公民社会”形态。敬佩老人家的“坚定 ”不漂移。
  
  
  
  韩非子直呼老子为“圣人”。我认为,这是当然。
  
  
  
  在略略指道三十七中,我将“不见可欲”之“上善若水”大段落,指略为老子的民主思想与架构,就着前十六章之余绪,于此稍微一回顾,十二章老子说“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 ”,想就是说的诸子之言论,老子说“多言数穷”,认为都不是最嘉方案,也说明老子认为言教是不符合自然规律,扭曲人的天性的,鉴于他所体察到的“美之为美,其恶矣!善之为善,其不善矣!”老子说;“不如守中”能“蔽而新成”,也就是保护这不断产生的,又不断被否定的“美之为美,其恶矣!善之为善,其不善矣”的环境氛围,就是圣人的义务与职责。
  
  那么“行不言以教,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上善瑞水”让“盲、聋、爽 ”等多言的数穷,自己去“湛兮”吧,如果被我们顺演下来呢?或者道拓西方的历史看,这就是民主政治吗,当然老子后面还是会有很多加强补充的,于此处不说了。
  
  那么“上善若水”这大块里是说民主政治的,从我一连串的解读下来呢,他又是在说一套法律,及如何制订法律,及法律的性质与作用。无形的是在诠释什么叫“无为”,也即“人无为”而“法律有为”,也即“无为而无不为”。
  
  
  
  那么民主与法制于今天看来,两者是缺一不可以的,现代社会的框架,都是法律在保证所构建的体制制度与确定其性质。
  
  民主的体制,又在保证法律的“致虚极,守静笃”,也就是“独立与权威”。反过来他又保证民主的公民社会之民本主义得以实行。
  
  
  
  2500年前,李老子的意识与他文字里的方向框架和今日西方社会大体相同,所难言处,无非就是老人家没有把那层纸点破而已。所以说没有神圣人,也无全能人也。
  
  
  
  现在我要说老子是“真真其邪犹龙乎!”所谓“龙”之称谓,也只有此老者配的上呼也。其后那里来的龙,其后多猪也。
  
  
  
  以他哪个年代来说,观今日人类社会的实践结果,到底是他错了呢?还是我们错了呢?
  
  
  
  但毫无疑问着,李老子者,中华民族圣贤人也!
  
  
  
  当然“民主”与“法制”两个字,老子道德经里是无有的,凭此呢,儒林豪杰们就可以按断我乱语的,然后的继续着,从“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或者“唯女人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谤”里去继续寻找孔夫子的,所谓的,“真正”的精义,又可以变化着不断的,诠释着,用来服务于现实。又或者似乎的好象有从马克思,恩格斯,托洛茨基,巴枯宁,伯恩施坦,李卜克内西等等的文章与言行里,开始打算着
  
  在这些尸体里看看了的迹象,看能否发现一块还没有烂掉的肉或骨头什么的,可以用来补疮不呢。
  
  
  
  都是宋明道统的一派遗风,远追则可到孟夫子那里,一直以来这样的精神都是可嘉奖的。
  
  
  
  改良,不断的改良,面对成麻袋的钱时,都就开始放弃根本之计了,一麻袋呢,就不能过激烈呢,继续走走温和的路线吧,因为许久许久都没有用麻袋装过钱了呢。在说还得馄炖囫囵吧。
  
  漠视一麻袋里刺眼的血汗,一直麻袋里满是血汗时候,不知道是那位仁兄在葬送这囫囵呢?呵呵!一群浮在猪油上的呆鸟。
  
  
  
  
  
  
  
  
  
  
  
  “上善若水,百姓皆谓;我自然”,都是李老子在理性的推演人生的本质之自然,是他老人家觉悟到了人类的灵魂深处的那种以生具来的,质朴无华,自然天成的,似乎曾经相识的呼应。
  
  
  
  李老子于根本处,更深刻的,持续的,不断的,追索着这种呼应。当这呼应或深或浅的在与天地汇融,并且不断经过沉淀。
  
  
  
  当这沉淀凝结在《道德经》经文中后,他所发散给我们的,就是他不断萌发,传导,延伸的整体性现象,这现象始终断续的呈现于他的文字之中。
  
  
  
  依次在顿悟的感觉,也依次不断的在递进于我们的视野,影响于脑海中,所谓“无极之外复无极”之“人生”的宇宙之自然。
  
  
  
  
  
  以后不在去说什么原注解,原训诂什么的了,那是很浪费人的感情的东西。
  
  
  
  
  
  老子在十七章结尾处说“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这“功成”二字于老子文中是很莫名其妙的字眼,从他前面文中“夫唯不盈,持而盈之,不如其己”看,他是否定终极成功这个概念的,也是违反他“静曰复命,复命曰常”这个不断被更新着的,一种常态认识之过程的,当然就不能否定是阶段性的目标完成的成功。“成功”于老子文中无引申发展。
  
  因为老子之“天下将自定”里含满不断裂变着更新的新成,今天可以理解为阶段性完成目标。至于“事遂”于文中再无见到,且老子一句“治大国,若烹小鲜”战战兢兢的样子,想人间的事情又是那里有个完结的时候呢。
  
  
  
  “功成,事遂”应该是高帽子之类的,属于废词。不过符合“太上”时,于文中来说,就是天下自定。
  
  如果贯穿老子全文的不断循环更新理念,那是没有“事遂”这个时候的。
  
  “功成,事遂”是老子对自己所构想的“太上”境界目标达到时,百姓在这样社会环境里都说着;“我自然”时,老子说;“功成,事遂”了。是含有老子之目标就是百姓皆曰;“我自然”。也其实都是为了“悠兮其贵言”之“贵”的能成功,之“贵言”的事遂。唉!很多的难言之隐的。
  
  
  
  [太 上 ,下知 有 之 ]“太上”就是老子之“上善若水”之道,也有说至上最后的圣人之道的。人们只感到他的存在,此即“我自然”。
  
  “太上”是老子在幻想他的道德施行于天下社会里时,所达到的状态,也就是前十六章中的道德的理想境界,就是“太上”。
  
  也说明自本章开始的,不过又是老人家对“上善若水”的更加进一步的细致量化之过程也,“太上”也表面老子在无什么新的主张了。
  
  回头看呢,也就是“无为,不言,弗居”三个方向中,反复深入着,环环相扣着,来回着说道德。
  
  
  
  本章老子不仅于全书中第一次描画了他理想中的政治蓝图“太上”,也顺带着讲了讲现实经验认识里及他预想中“言教”的几种状态,上古时候例子应该很多的,但他没有举证什么。
  
  为什么这样子说呢,他本章有无显示什么,唉,我们所读《老子》,他是一个环环相扣,需要紧凑的跟上老人家思维的。文中的三个“其次”其实就是“德经”开篇中的“下德,上仁,上义”,也就是说“下德,亲而誉之,上仁,畏之,上义,侮之”。
  
  
  
  呵呵!信不足焉,有不信焉。呵呵!相信的不能够全明白,很多人压根着,就是不相信。
  
  
  
  信不足焉,有不信焉。
  
  
  
  对于“攘臂而扔之的上礼”老子于此章里不提,大概也是顺着民意给予一个“攘臂而扔之”的待遇吧。想来“礼”在老子眼中是虚伪的。想想也是,道德一经,只有五千余字吗,可以省略“礼”。
  
  
  
  三十八章隔很远的,拽过来对不对了呢?只有五千余字吗,涵盖自然应该就是“道”与“德”两字吧。那能不明确着“道”与“德”呢?
  
  一直被支解为几百个“道”,几百个“德”,全是忘记了“无为,不言,弗居”为一整体的“道”。也即“法制”,也即法律里不以言论思想为导线,也即“天下为公”而已而已啊!更不提“德”即一个“容”字了。“信不足焉,有不信焉。”2500年来依旧如此的“信不足焉,有不信焉。”
  
  
  
  真理需要淬火的。
  
  而我们的先人们早就拆了炉子,砸了风箱,挂着一个羊头,卖了几千年的狗肉了,并且美其名曰;“内用黄老,外示儒术”,就是两张皮也,自然双重性格的,自然是内外的两套规则,规则行为的目的就是用来食肉吸血汗,充满自私欲望为“内用”。“外示”的规则拼命说明“内用”所发生的一切行为皆是“天下为公”着呢。信不足焉,有不信焉,呵呵,唯李老子这两句话用的好,引发苦笑,虽无奈又是能释怀一样,也就是明白老人家为何地方少说话,少写字,最终的西渡流沙也。
  
  
  
  “内有黄老,外示儒术”每想起这几字,我总是能立刻想到“城管”。
  
  
  
  “城管”是个什么东西呢?是不是就是专门对草们说;“如果是来出力气干活流汗的,那就来吧,如果是为了寻找梦想,能装备整齐了,并且是干干净净着,那么能来的,不然不要来”的东西呢?“城管”是个什么东西呢?是不是就是说是专门负责不是流汗出力,就不可以来的东西呢?是不是就是表现我们国家虚荣心的东西呢?是不是就是体现我们民族虚伪的标志性的东西呢?是不是是一种掩藏自己没有做好的东西呢?是不是也就是不打算着去做好的一个东西呢?又人说了“是人,不是东西”。
  
  
  
  哦!是的,我知道是人,不是个东西的。
  
  
  
  唉!希望的“太上”啊!呵呵!希望小学了吧,看这国家的义务,却需要一直的依靠人们的善良行为来帮助的国家义务吧,当我们把行政费用的开支所占到比例贴在希望前面时,希望之光,暗淡了,圣人们把义务用来一直的义务着自己时,希望无有丝毫的希望光芒。
  
  
  
  
  
  没有希望时,我们应该认真的从老子道德经文里寻找“道之德行”。
  
  
  
  三十八章“上德不德,是以有德”,就是说“德”是有的,但治理天下不用具体的已经有理念概括的德,“是以有德”呢?此德就是“玄德”就是“容”,“上德”就是包容,就是包容各种各样的“德”,而不能使用有具体理念概括的德,主要都是体现在法律制度上的意思。不然“上”用什么标准去包容呢?因此说“上”就是治理天下的“道”。此“道”之”德”就是不能有具体概念之“德”的老子所谓的“不德”,也就是包容天下各种的道德。
  
  
  
  回旋的余地,老人家留的非常充足的,但扯不上闲人们的。
  
  
  
  只要“抱一”的读下去,就是基本的连贯通顺的,那里如白痴们的所谓思维逻辑混乱呢。提前说句三十八章,也是为十八章做些铺垫补衬吧,并顺带理解好本章,也就自然进入下一章了。
  
  
  
  老子曰;“百姓皆谓;我自然”。
  
  我是什么?自然是什么?我自然是什么?无形中什么是“人”?“人”是什么?
  
  道德经越发幽微深邃旷远了。
  
  
  
  从本章看“百姓皆谓;我自然”都是建立在“悠兮其贵言”上的,“贵”在这里是反意,也即不,不提倡,不使用,也即“行不言以教”的意思。老子认为这样可以很悠闲的做圣人,呵呵,无为而无不为也。
  
  
  
  “不言以教”于道德经亦是一个非常大的关目,“言”在道德经里纠缠纷乱的,很难理清着,大概是人,人的思想与思维及行动是一切的决定吧,况且这些于现实中的今天之中国社会,也还是那样的乏味空白着。所以为了下章的铺垫衔接顺畅,需要把李老子前十六章里黑着不明白的,一环环套下来套明白了的“道”,在补缀着说说。
  
  
  
  一直的说,老子吗,讲无为,可以出世,可以入世的学问吗。
  
  我一直说;老子讲“无为,不言,弗居”,不是出世的学问,是讲道的德的学问吗。那么现在于十七章开始呢,就要讲“老子的道吗,就是为了使人们能够不断追求真理的道德”。因为“美之为美,其恶矣,善之为善,其不善矣”,因为真理不断被扬弃被更新着成为崭新的真理。
  
  
  
  也即没有永恒的真理。也即“玄之又玄”着成为新的真理,而一连串的“无为,不言,弗居”及“刍狗”精神下来呢?其实就是为保证不断追寻真理的能够追寻而已,不要去干扰这个过程而已吧。也就是说道德经是建立在“美之为美,其恶矣,善之为善,其不善矣”,这个基点上,在讲论的道,弘义说;老子的道德经是应该统一到”追寻真理“之道的。
  
  
  
  扯到”无为,不言“等等,有些俗,境界小。
  
  
  
  因为自从二章进入人类社会后,第一句话就是“美之为美,其恶矣,善之为善,其不善矣”,而且最终他所保证的“故能蔽而新成”及“故强为之容”,也都是保证人们在追寻真理时思维不会被蒙蔽,又保证追求真理时不会引发斗争,从而维护天下的自定。一个“容”字,反映出老子认识到言论思维对于人类的重要,及对社会安定所产生的隐患,这个“容”字,极体现老人家的睿智与博大胸怀。
  
  
  
  而“美之为美,其恶矣,善之为善,其不善矣”,这个真理不是掌握于圣人手中,也不在哪个老百姓的手中,而是产生于人们的社会活动中,也即“真理来自实践的检验”。道理谁都知道的,中国人喜欢握牢他,而忘记了真理来自“不断”的社会实践中,“不断”又怎样会神明呢?握牢就是产生圣人的思维。
  
  
  
  “其贵言”之“言”,老子也有指言论思想所形成的信仰,“其贵言”于本章已透有信仰的味道了,“其贵言”就是不崇尚,或者不指定什么信仰。而信仰于人们来说,似乎就是价值的追求。也不一定非是宗教方面的。
  
  在二十五章里,老子说“失者同于失,同于失者,失亦乐得之”就是涉及到信仰自由的的章节,许多其余章节里也都是内涵而外延,外延而内涵着的。“内涵外延”在一个“容”字里了。
  
  所以人类群体间,价值观念所产生的矛盾争夺,李老子一句“为腹不为目”,一句“故强为之容”,一句“圣人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矛盾就消弭于无形了。
  
  “其贵言”是李老子设想着不用意识形态治理天下的,一种理想的,“太上”状态。也就是“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自然者自由也。
  
  
  
  李老子写出如此不牵缠依附于任何时代,又能随意贴合任何时期各种变化历程的简洁文字,时间越久远,蕴涵越深厚,见素抱朴的让人深深折服。
  
  “言”在老子文中,含义非常广泛,所以当读出老子此言既是说思想与思维,又是说精神时,“其贵言”就是更加的珍贵了,全因为能“容”吧。
  
  
  
  《老子》止于十六章时,我们知道老子所奉行的是法制的社会,“圣人强为之容”及“故能蔽而新成,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似乎他的“太上”是一个高度服务性质的“太上”也,很少考虑或者深入考虑象今天一样的来自外部的环境复杂。从“道经”来看呢,他考虑是考虑了,但不多,也不深入,不过内部稳定了,又是怕什么呢。
  
  那么贴合此块的“不贵难得之货”呢,就是老子在说;“不要搞文化专政吗”。我是总认为应该贴“不尚贤”的,因为总觉得“不贵难得之货”不舒服。而说置“不贵难得之货”于言论吧,自己也在犹豫。也可以肯定不贵的此货也有言论的,庄周之“胠箧篇、盗跖篇”给人影响是太也深刻了。所以老子说“不贵难得之货”一路下来着,我也有些糊涂的。
  
  如果李老子说;只要做到不贵重言论思想,老百姓就是处在我自然的状态了,那么配合上面的话,就是“太上,下知有之,悠兮,”他不用言论思想引导人们,所起到的作用就是“任何事情对于百姓来说,就是本来我们如此”。也即言论自由吧。所以是“行不言以教”。
  
  而且81章老子文,对于“我自然”的百姓,几乎没有任何具象的描述,最多一句“以其智多”和纷争的社会活动现象,对人们的行为没有指明任何的具体规范要求。而三章之“使夫智者不敢为也,为无为”,那么“则无不治”,又是表明老子这套法律不光是约束权利,保证百姓的“我自然”,一套七连善下来,“智者”的含盖就很大了,比如挑战法律的一切人与行为,不光是老百姓,而是“天下,天下之天下”了。那么“不尚贤”就是说;不使用人的才能以从政,因为总会自以为是,因为会擅自改变法律条文。或者也是不崇尚个人的高尚,也即个人的崇拜什么的,从人类的历史看,都是贴切的。所以一个老子的“容”字,就可以道拓历史用各种思维发挥着解释老子,也都是合情合理的,因为他的文字太朴素了,没有任何干扰
  
  
  
  “人”是什么呢?从老子将“贵言”与“我自然”放在一起说话时,显然思维与灵魂的自由与人的自然,也即我自由,关系是很大的。
  
  但“人”是什么,人是复杂的,也是很难明白的。人生不容易啊!
  
  
  
  从“悠兮,其贵言”,在返回到老子的“容”,那么包容一切,不去左右他们,就是我自然,也就是今天所说的;我自由。
  
  
  
  当然这“我自由”或者“我自然”,都是要在“太上”的基础下完成的。“太上”很重要的,不然就是消极退化了,一直以来人们这样子在说的。
  
  
  
  说的很散,很乱,因为“我自然”在老子文中没有关联思维与灵魂的直接衔接,寻找到衔接处,又总觉得无法凝到一齐,或无法将关联的环节说明白了,透彻了,学上的少了,真的不可以的。
  
  
  
  浅浅说说三个“其次”,这三个“其次”应该是老子对三种言教的社会状态的描写,结合他以上的中国历史,应该是没有这些绝对状态的,但或多或少反映一些历史某类似情景,给予他的影响吧,亦有他想象中的效果,就是“其次,亲而誉之﹔其 次 ,畏 之 ﹔其 次 ,侮 之 ”。那么“誉 之,畏 之,侮之”历史里,生活中太多了,也先不说他。
  
  
  
  以今日中国历史,不论正史野史及经典子籍以及奴才熨斗,或者草根愤青,从都是不愿意,也不能够正视承认先秦社会里那种多元状态中的真实存在。
  
  
  
  这都是孔丘与庄周两个王八蛋,大有着关系的。
  
  
  
  “怎么说话呢”。又人诘我了。“呵呵!没骂娘,就不错了”。“你,你,凭什么辱骂圣贤呢”?
  
  
  
  是啊!如果不是成为圣人之道以及遮蔽歪曲老聃之学说,自然是应该夸奖二位的,所骂何来呢?然此两人误中国人近两千多年,我是已经很有礼貌的在说话了。
  
  
  
  老子曰;“民之难治,以其智多”,此“智”就是人们智慧出的“德[非玄德,不是老子所说“容”]、仁、义、礼、忠、信等,老子曰;“上德不德,是以有德”,八个字就是说一个“容”,也即表明老子所主张的一切手段,都是涵盖在一个“容”字中,所以不独尊,就都是“蔽而新成”着,圣人自己持着一部“为腹不为目”的法典,用“刍狗”的精神态度去治理这个天下,就是可以圆满个“容”字,那么“百姓皆曰;我自然,天下将自定,功成事遂”也。
  
  
  
  独尊呢?就是自以为是,蛮横而独断,引发枯萎凋敝,于民族呢,就是思维枯竭僵化了。没有思维,不去思维,导致偏执,习惯偏执,已经狭隘了,民族情结很容易的就形成固化。独尊导致心灵思维被桎窒后,阻碍文明、科学、技术的前进,并且与科技带来的“多元”与“融合”的世界文明未来相抗衡。
  
  
  
  春秋战国时,申韩及其师傅们读老子,读出了刑名法术,而庄周与孔丘呢?剑走了偏锋,两人同时以打磨智慧,修炼操守,净化人的思维出动手了,庄周最终的目的也是要圣人尊重人的天性,却又将人的天性定义为馄饨蒙昧为最甲,说是返朴归真。所以他的思维无明确目标,逻辑混乱,天下里是不可能似玻璃人透明着的,想想又怎么可以呢?但比较孔丘还算善良着。也因为有他,无他的误导《老子》,独尊都是不可以避免的。
  
  
  
  孔丘只劣,徒陈高义,但高明在于方向与目标明确,一个“里仁”,周与丘两人高下优劣立判,也各有所长处,丘不要求圣人什么。周者刻薄体察圣人而已。然净化别人的思维,总就是一丘之貉。
  
  
  
  两千多年独尊下来,中国人什么都是以“论语”角度为思维坐标,从这个角度观察着世界,并对待一切自然的,新生的事物,不断的改良着,与时具进,只是“论语”基点恒定不动摇。近两千年的不动摇,不折腾,国学热不热,其实有何干系呢?反到让人觉察圣人们有些居心不良罢了,也明白圣人们的不自信着而已吧。
  
  
  
  呵呵,中国人。呵呵,传统人,呵呵,繁体字,整形汉字。呵呵,麻烦的要死的人。
  
  
  
  又人说了;“80后、90后,比你们爱国家,是啊!专政文化传统哺育出来的吗,已经无关洗洗干净头的事情了,传统他老人家分秒必争的在浸润着华夏大地,制造着贴有“中国人”牌的“人”。这些人有什么竞争力,“论语”的角度,思维人生的方向,已经将歇斯底里,漫天吆喝的祖传功夫学的很好了,有什么力量争竞去呢?
  
  
  
  当能够看明白老子时,我在见到文章中有“接受新思维”的句字,很难受着,祖先曾经有过的思维,现在是新思维,什么时候不会思维的呢?折中抹杀之功绩吧。那是媲美古希腊、古罗马,文明鼎盛着的先秦时期啊,人们不会思维真的很久很久了。
  
  
  
  1840---1945年,这是一段心酸的历史,所以用来阻挡进步,就是已经绰绰有余着,更别说今天的高楼林立了,酒足饭饱了。那么百年的屈辱、破碎、伤痛 ,教训是什么呢?又人说了;“落后啊,被别人欺负着”。那么为什么落后呢?沉默,无声音。今天先进吗?又人就“膀胱恣肆着,开始水银泄地般了。
  
  
  
  呵呵!就如贵妃醉酒,也似乎嘉道光景。
  
  
  
  以强凌弱,是人类的性格。看不习惯时,喜欢指手划脚,亦是人类的性格。
  
  总是用1840---1945年制造情绪,以高楼的林立阻挡人们的视线,有什么意思呢?
  
  
  
  人们是需要着扬眉吐气,只是建立在不道德,不人道这基础上的自信,随时的都会垮塌,尘埃落定后,我们会发现依旧是凋敝、匮乏、贫穷、思维在迷茫中痛苦。依然是被动的,跟随着别人的脚步,亦步亦趋。却也继续的坚硬着留下自己的印鉴。
  
  
  
  人都是一样的,就是,是“人”。僵硬使人和人不一样的,但也都是“人”。
  
  
  
  老子曰;“悠兮,其贵言,百姓皆谓,我自然”。所以人的行为是跟随着自己的思维意识在行为的,社会由各种价值信仰的精神群体组成着,彼此互有长短,所以老子说;“多言数穷”推崇谁呢?分别好坏已经不是公正的行为了,那么到底哪个是真正的正确呢?天知道的。“盲、聋、爽”难辨别的哦,并且众口难调。不容易,索性就是“不若守中,行不言以教”,“不言以教”而且“不贵难得之货”,也即不负担利益于言论,如科举什么的,“不贵难得之货”是老子预见到两千多年后的今天在说吗?好象是说;“不要给权利染与言论,那样产生利益,就是言论盗国了,而使其他言论死亡,这不合自然,及我自然。”又象是他老人家感觉到会有汉武独尊一样的在提前说话。
  
  
  
  关于“百姓皆曰,我自然”,李老子亦有一句“民之难治,以其智多,”所以他说“不以智治国,国之福也,以智治国,过之贼也”。所以就会“太上,其贵言,百姓皆曰,我自然”。
  
  
  
  2500多年前,老子的思维已经迈进了二十世纪以来的人间社会里了,而我在指道三十七中所说的第三大板块的“不尚贤”,老子的意思就是不主张以智慧治理国家,强调保证法则制度的权威性质,也就是不主张“人治”。
  
  
  
  在加上“弗居”的进一步去处私的观念后,“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于江海,夫将不欲,不欲以静,天下将自定”。“夫将不欲”着不专横,不占有,即“不盈”,“不欲以静”,如此就是自然也。
  
  
  
  需要不断的提醒的是“其贵言”是圣人治理天下的方略与政策法律的内容“其贵言”。
  
  
  
  两千余年来,人们多受到庄周之影响,认为是灭绝知识,铲除文明,然老子也只有“无知,无欲”一句而已,其他处无有此类的,而“无知,无欲”也是上下都有配合关联之句,贯穿老子全篇含盖后,又是理解到了法律需要有剔除人们“争、乱、盗”三个方面的内容。起到效果后就是“无知,无欲”。此也是老子本意也。当于老子文中在也找不到别的什么时候,以此四字下结论,很可笑和愚蠢的,而且以此作为全书的主轴思维去读老子,那么就是庄周的功绩了,中国历史以丘和周二人恶之最深,在独尊后,周产生的迷漫引导,名为精神,实是逃避。而帝王将相,文人秀士,不过是禀承其精旨,来推行老套的“内用黄老,外示儒术”手段罢了。于工业化,热核时代,信息时候,依旧是雷打都不动着。
  
  
  
  文明是什么?为什么在继续?
  
  
  
  又人说;宗教的精神。如果问他是什么样的精神,又人就说;虔诚的信仰。那么信仰的是什么。才发生了效果呢?佛教徒,伊斯兰教也是虔诚在信仰非常的,为什么发生不了呢?又人就说;反正的,总之吧,就是虔诚的信仰。
  
  
  
  唉!人们已经忘记平等,很久,很久了。
  
  
  
  唉!因为从来就没有“有过”。
  
  
  
  
  
  那么提出“平等”的共产国际,社会主义于人类社会的贡献吗,今日我思想,也就是建立了这个工会组织吧。维护工人阶级的利益,或者劳动者的权益的这个工会组织,今天看来呢,反到不是马克思等纯正的后人们继承发扬的最好,似乎可恶的资本社会帝国主义们做的出色许多,也成熟并不断完善着。这出色与不断的完善,又何尝不是对社会之主义理念的发展与延伸呢,老子说;“知常容,容乃公,公乃全,全乃天”。老子说;“夫唯不盈,故能蔽而新成”。多元的社会里,人们在各种的借鉴着。于各种思维里扬弃着也继承受益着。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
  
  如果民主的世界里,也是奉行斩草除根,秋后算帐,这世界里那里还会有什么工会这个组织呢?
  
  呵呵!当然波兰算是个例外的,工会可以团结。想想即使在苏联控制的时期,在波兰统一工人党执政的局面下,波共的党章里可以不写入无神论,并且正式允许教徒入党,在波共领导的军队里依然设有军中教堂和随军神甫,波军总政治部还都设有副部长级别的总神甫,呵呵,当然也是党员的身份。这在全世界,无论是党在执政着,还是如普拉昌达的游记队组织里,都是绝无仅有的,推而及之呢,也就不难理解其后的例外的团结工会,或者1791年的《五、三宪法》了,今天许多人说;“这是因为宗教的宽容传统”。
  
  上帝说;“人人平等”。
  
  为着一个“人人平等”,在宗教宽容的保护下,才是可以去争取,可见宗教内涵之“人人平等”之力量伟大。可见固定人之头脑的孔孟主义们,于中国所犯下的蕞尔,也是一切细恶不绝,繁露般的言之不尽。但原罪总是在孔孟身上的。
  
  
  
  
  
  
  
  
  
  
  
  
  
  
  
  太上, 悠兮其贵言。功 成 事 遂 ,百 姓 皆谓: “ 我 自 然 ” 。
  
  
  
  
  
  
  
  
  
  
作者 :穷野诗语 时间:2009-09-04 16:14:00
  抢头排,听讲课
作者 :楚中浪人 时间:2009-09-04 20:45:00
  学习。
作者 :瑾瑜郎君 时间:2009-09-04 23:04:00
  我的神啊!!!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